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六十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六十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六十章,

    但赵嫣,还是告诉他了:.

    安安,站在宿舍十几层高的窗台上企图跳下去……

    安安,有半年没有笑过……

    安安,有半年极少说话…魁…

    安安,看了半年的心理医生……

    他既惊且痛,他怎么能这样,成功地做了一回陈世美,就将安安置于水深火热中!

    他坐在那里,长时间的不说话,心里一点儿一点儿地刺痛起来,然后慢慢累积,积成厚重的负债,重重压下来,另他不能喘息,不能轻松。

    要怎么样,才能不让安安痛,要怎么样,才能剜去那块心病。

    赵嫣叹了口气,难得认真地说:“你现在这样病歪歪的,我知道有些话儿不该眼下说,不合时宜,可是我怕以后,更没机会说出口,乔羽,不是我挤兑你,我赵嫣,打心里瞧不起你,这叫什么事……”

    他心里一沉,他们一直是好同学好朋友,她和安安是亲密的死党,她瞧不起自己,是应该的,那安安呢瀑?

    “你说吧,你骂我都成,我都听着,那是我……自找的!”他咬牙。

    赵嫣看着他沉默了一下,又笑了:“骂人就算了,再说我也骂过你了,不骂了,泼妇我早当腻了,我还想做淑女嫁人呢。我知道你心里不好过,可安安更难过。如果我是安安,我不会选择破镜重圆,古人忒TM虚伪了,什么诚不我欺,屁,全是屁话。破了的镜子固然可以粘合,但那道缝呢,能烣复如初吗?不能!每日介化妆时,对着镜子里好几个自己,哪一个都不是完整的,这里一块那里一块,拼凑起来的,心里能好受?你想想,得多别扭啊!”

    他沉默,心头是一阵胜过一阵的绝望和空落。

    “当然了,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我不知道安安是怎么想的,那丫头从来也不谈这个。但安安不快乐,却是真的。乔羽,你明白了吗?我说这些,并不是让你引咎辞职完全放手。给安安一些时间,让她自由选择,别逼她,如果是你的,终究会是你的,不是你的,那就祝福她,上天总会给她安排一个男人,得之,你幸,不得,你命!”

    他早已泪流满面,仿佛预见了结局。

    他不舍得,他怎么能舍得……

    他的大手反被一双细腻柔软的小手握牢了,紧紧的。

    “乔羽,你……”陈安吃惊,他竟然哭了,长长的泪痕从清凌凌的眸子里溢出来,扑簌簌落下。

    他将脸扭向一边,吸了吸鼻子:“安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陈安几乎摒住了呼吸,看着他痛楚的样子,心里忽然也跟着绞痛起来。

    他不是刀口在疼,不是的。

    但那痛,是千真万确的,来势汹汹,她也感觉到了,一颗心简直负荷不起。

    但她忍着,柔声安慰道:“别说傻话了,都过去了。”

    真的都过去了吗?

    即使真的过去了,可他们却留了严重的后遗症。

    他重新握紧她的手,她的手,还是这样凉。

    他心如刀绞,不知不觉用了力气,刀口在疼,一阵疼似一阵,也许崩线流血了,他不管,却也抵不过心口的疼。

    这样疼,真不如死了算了。

    他眼前已模糊一片,他不需要她安慰自己,连这样的安慰,他也会觉得她分了心,受了累,他心疼。

    他要他的安安,没有一丝一毫的负累,只有快乐和幸福,满满的快乐和幸福。

    他说:“安安,对不起……其实六年前那天,那天早晨我不辞而别走了,在机场,我看到了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了消息赶去的,但我还是狠心掉头走了……”

    陈安在一刹那,有种震憾心灵的诧异,他看到自己了,但还是走掉了,是吗?

    怎么那么狠心,那么绝情绝义!

    她的眸子瞪得大大的,身体也在一分一分僵硬。

    她缓缓将手从他掌中抽出来,乔羽本能地想跟过去抓牢,却硬生生僵在

    天作凉缘,第一百六十章,

    半空,他不能,他不能再这样。

    她追去机场,不就是希望他看到她,能回心转意吗?可他,再次将她打回绝望里。

    掌中空空的,他的心也空落落的。

    原来结局,注定是一场空。

    原来破镜,注定是不能重圆。

    那么,他是不是该考虑,放手了,让她也重获新生,她值得有一个更好的男人爱她,但会是钟立维吗……

    可他又不甘心啊,明明深爱着,明明舍不得。

    明明知道舍不得,明明知道绝离痛彻心扉,所以他选择悄悄走掉,不,是逃跑,眼不见为净吧。

    在候机时,他千头万绪,孤单一个人,想着她肆意飞扬的笑靥,想着和她的点点滴滴,他几次拉起箱子,回去吧,回到安安身边吧……可最后还是没有。

    办了行李托运,换了登机牌,他还是不想走,他还有时间来得及反悔。

    他象一木头桩子似的,满腹的心事。

    然后他意外看到了安安,她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满面的泪痕,他听到她嘶哑的声音在叫他,乔羽……乔羽……

    那一刹那,他掉头就走,他心虚得要命,他不能让她看到自己。

    他并没有去登机,而是偷偷躲在立柱后,伤心欲绝的,看着他的安安。

    安安抓着栏杆,一道铁栅栏挡住了她,她不能再往前走一步,她在哭泣,泪水象漫天滂沱的大雨,哗哗的流下来、流下来,一直落进他心里面。

    他眼前也是一片汪洋,其实什么也看不清,只知道,那里小小的一团,是他的安安,他的安安在哭泣,趴在栏杆上,哭得那么伤心。

    他肝肠寸断,痛恨着自己:什么时候,他让安安哭过?

    注定这辈子,他要失去她、对不起她?

    受不了,受不了啊。

    广播里一遍一遍地催促旅客登机,他缓缓从立拄后走出来,朝他的安安走过去……可走到一半就停下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靠过去,安安立即抱住了他,哭倒进了他怀里……然后安安被男子抱走了。

    天意如此?

    可老天就这样安排了。

    幕落了,人散了,心伤了。

    尘埃落定,自然是尘归尘,土归土。

    ~明儿见吧,接下来码啊码。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六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