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六十一章,

    尘埃落定,自然是尘归尘,土归土.

    如果他早一点儿,如果他跑过去,如果他喊她,是不是就是蓝天朗朗,又一重睛天?

    一念之差啊。

    乔羽调开头,颇有些狼狈地用袖子拭了拭眼睛,再看向安安时,已平静不少。纵有千言万语,却不能再说我爱你。

    “安安,我很抱歉打扰了你这么久……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陈安极力压抑着什么,极力让自己看起来镇静,但长长的羽睫在簌簌抖动,身体里似乎有只怪兽横冲出来。

    “抱歉打扰了我这么久?什么意思!”她听到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几乎咬到一起似的:“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乔羽在一瞬间几乎溃不成军,他知道自己再次伤害了她。

    他克制着拥她入怀的冲动,克制着心底疯狂滋长的念头:我反悔了,我反悔了,我只要你,安安,这辈子我只要你……理智上,他却闭紧了嘴巴,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在这刻,他不能前功尽弃览。

    陈安忽然一俯身往前探,狠狠望着他的眼睛,这双如水的眼,曾经令人温暖的眼,这会子,伤人!

    “从此楚河汉界,各不相干,是吗?”

    乔羽身子猛地一颤,脸色霎时灰白,有个字几乎冲口而出,不,不……他想喊,他想叫,可又象被什么勒住了脖颈,吐不出来,他喉结一滚,那个字又滑下去了。

    陈安向后退了一步,竟然笑了:“好,你说得再明白不过了,我不会为难你,也不会再为难自己!”

    所谓的烦恼,只不过是庸人自扰。

    乔羽几乎不敢看她,手指在薄薄的被单下对掐着,掐出红线来……再痛一次吧,就这一次了,最后一次痉!

    她又向后退了几步,脸上依然挂着笑,笑靥如花,这个陪她走过青葱岁月的男子,这个她用生命爱着的男子,还是,褪出她的生命了。

    她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温柔地说:“乔羽,保重!”然后旋即转身,快步走出门外。

    房门合拢的刹那,乔羽几乎跌下床来,手直直地伸向她消失的方向,安安啊……

    而陈安早已泪痕湿面,脚下千斤重,头顶的白炽灯照下来,刺得她眼睛睁不开……高考放榜的那天,太阳也是这般大,红纸黑字的光荣榜上,她和乔羽的名字并排写在一起——P大,他们心心念念的P大法律系,录取了他们!

    他们高兴地抱在一起,人生目标的第一个约定,他们做到了,心脏蹦得近乎发虚,然后她看到他的脸慢慢低下来,很近很近的视野里,他的睫毛真长啊,又黑又密,却象泰山压下来,她犹如施了定身术一般,眼睁睁看着他的唇落下来,压在她上面,两唇相触的刹那,她觉得自己就象沸腾的油锅一样,轰得冒出火花来……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他们以为抓住了一生一世,握牢了彼此,却不想这一生太漫长,还没来得及开始,爱情就已夭折。

    陈安虚弱地坐在长椅上,那时年少,岁月静好,现在却直叫她生出绝望来……

    钟立维从南池子出来,已是半夜了。

    心里拧巴成了一团,被老头子训了俩小时,能舒坦吗?这倒是其次,反正他也习惯了,如果老头子不开口训人,就不是钟家老大了,换成是那些叔叔们,照样也得蔫头耷拉脑挨着。

    钟立维象个闷葫芦似的,母亲在旁边虽然也劝了父亲几句,但基本上没给儿子帮腔儿。

    老头子最后骂累了,口干了,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茶水。

    钟立维站起来:“天色不早了,父亲和母亲早些歇了吧,我也该回了。”

    父亲哼了一声:“明儿的事,说定了,甭找借口!”

    钟立维向外迈的步子滞了一下,没有停留,然后出了正房。

    母亲追出来:“甭太在意你爸说的,拉拉一个人,就知道扯着脖子瞎吼吼儿!”儿子打心里往外不痛快,连话都懒得讲,做母亲的当然看出来了。

    别说儿子不痛快,就连她,也不痛快着呢。

    钟立

    天作凉缘,第一百六十一章,

    维笑了,拥了夫人一下:“哪能呢,他是我爸,再说爸年纪大了,也爱唠叨嘴了,由着他去吧,还不是为了儿子好嘛。”这是他今晚说的最长一句话。

    夫人却吃了一惊,马上转移了注意力:“哟,儿子,你嗓子哑了,肯定很疼吧……”回头问道:“小沈,家里还有泡腾片吗?”

    “有,有,有不少呢!”沈阿姨一迭连声,赶紧着急忙慌奔上房,一边走一边说:“小维,等着啊,别走……”

    钟立维本想喊住她,一看这架式,又忍下了,他不由挠挠头。

    夫人看出他的不耐,伸手打了他一下:“瞧你这躁,引火烧身了不是,活该!”

    钟立维撇了撇嘴。

    夫人絮絮地叮嘱着,沈阿姨出来将一个小药包交给他,又详细说明用法……钟立维赶紧抽身走了,再不走,得后半夜了,这女人一旦啰嗦起来,真可怕……

    钟立维伸手捋了捋脖子,这火上得,真不小,傍晚还没什么感觉,这会子嗓子眼跟针扎似的疼。

    可他能不窝火吗?

    要说最不舒服的,就是明天的事,他总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面的感觉。所以他心甘情愿忍着老头子数落他。

    烦,很烦。

    他降下了车窗。

    徐徐的凉风灌进来,浑身舒坦,头脑也象涂了一层清凉油似的清醒了。

    这会儿,他可不想回去睡,回去面对那张脸,他很容易失控。

    到了泰和茶楼,灯火通明,宾朋满座,戏台上战斗正酣,吆喝叫好声响成一片。

    充满诱惑的夜色,才刚刚开始。

    钟立维坐下,朝四下看了看,多数还是熟悉的脸孔,不过年轻人比例少。

    茶楼的何经理走过来亲自上茶,笑着说:“钟少,今儿全是票友亮嗓子,您一会儿,也来一段?”

    钟立维摇头,一张口嗓子跟打鼓似的嗡嗡响:“今儿算了,我瞅那老几位兴致挺高的。”

    ~抱歉昨发烧了,下午还有更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六十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