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六十二章,

    经理一愣,马上又笑了:“呀,原来嗓子不得劲啊,那得勒,您这慢慢喝水吧,咱有的是好茶叶!”.

    钟立维笑着道谢,看着经理将茶水满上,摆到眼前。

    这时手机在口袋里振动,他有心想不理,可是那儿跟抖筛糠似的,让他闹心。他从兜儿里出来,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摁掉,然后扔桌上。

    何经理幽默道:“咱这一台戏,可顶十个美人儿呢,哪儿也没咱这热闹,您说是不是?”

    钟立维大笑,睨了一眼台上,戏台上唱的是黄梅戏《五女拜寿》,五个女儿,五个女婿,都是女士扮演的。

    经理又道:“我的老板也是个昆曲的戏迷,地道的上海人,见咱这边人气旺,他打算请上海几位昆曲界名角儿前来助兴,热闹上三天,唱它三天大戏,同时也邀请热心的票友同台演出,钟少,您有兴趣没?有兴趣的话我提前给您报个名?”

    钟立维笑着说:“那敢情好,有劳了!览”

    “这有什么麻烦的,大家都图个乐子,那什么吧,给您安排《游园惊梦》,还有《断桥》,这两出如何?都是您最熟最拿手的。”

    “成……”

    正说着,桌上的手机又吱吱晃动起来。

    何经理笑了:“那您忙吧,不打扰了!”

    经理走了,钟立维拿起手机走到僻静的角落接听。

    他一手捏着嗓子,蹙着眉尖,一手举着手机:“我说,有完没完啊?痉”

    对方乐了:“没完,谁叫你小子不接大爷电话呢!”

    钟立维气乐了:“我是你大爷!这都几点了,赶紧洗洗睡吧!”

    “我TM睡得着才行,白天睡了,晚上还接茬儿睡,我成什么了?这破医院静得跟个坟场似的,我倒情愿它闹鬼……喂,你哪儿呢这么热闹?”

    他没好气道:“唱大戏呢!”

    “嘿,我一耳朵就听出来了,你也不嫌闹腾!不过我就搞不懂了,哼哼唧唧的有什么好听的,还三天两头往那儿跑,怪不得你喜欢那个阮什么玉,干脆娶回家放炕头得了,想什么时候唱就什么时候唱,半夜鬼哭狼嚎都没人管!”

    钟立维想象着对方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心里恨恨的,那回在密云就应该好好修理修理他,不过上午出了那档子事,让他没了心情,分了神。

    “滚丫的,我喜欢什么关你何事,甭废话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吧,我挂了!”

    高樵急了:“咳,别介,我这不是睡不着嘛,烦闷,陪我说会儿话呗!”

    “呸,拿我当什么了,三陪?滚一边去!”

    “哎,我哪敢啊,我知道你,心情也不怎么好,不如咱俩互相陪聊多好哇。瞧瞧,嗓子都哑了,傍晚那会儿我就听着不太对劲,就这德儿还唱戏呐,赶紧的歇了吧,回家去,找你那位青梅竹马……”

    “高樵!”钟立维有点恼,喝住他下面胡说,哪壶不开提哪壶。

    高樵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得,您继续唱您的柳梦梅吧,我幽会我的小倩去!”

    钟立维讽刺道:“好好养着吧,早好早了,别折了第三条腿!”

    高樵大笑:“那不能够,在医院里也挺好,有的是人陪,我明儿就找我的律师!”

    ……

    钟立维没看多长时间的戏,就有些倦意,站起来回楼上自己包间,今天,他是不回去睡了。

    冲了澡,躺下又睡不着,脑子里异常清楚。

    闹心。

    看见了闹心。

    看不见还是闹心。

    记得有一回过年,安安也有八.九岁了吧,他带她去地坛逛庙会。熙熙攘攘的人流,各具特色的小吃,还有好玩热闹的杂耍儿……她一双大眼留恋在那些美味吃食上,而他却盯着艺人们舞龙耍狮子。

    刚给她买了烤串,她一边吃着一边蹭到做扒糕的小摊前,蹲下来,边看制作扒糕,边飞快扫荡着烤串……扒糕买到手后,再挪蹭到卖灌肠的摊

    天作凉缘,第一百六十二章,

    位……他就奇怪了,一个女孩子,小小的一张嘴,大大的一个胃,真贪吃,名副其实的小猪,胃口比男孩子还要好。

    那次,他就纵了她子,吃什么买什么,结果回了家,她就闹肚子痛。母亲问了原因,立即慌了神,傻儿子,她小小一点儿人,肚子能有多大,这热的、凉的、酸的、甜的一下招呼进去,搁谁也受不了啊……

    所以那次纵容的后果,安安三天没吃下东西。

    他就想了,纵着不是,不由她子也不行。

    多数时候,他愿意宠着她,只要她在他身边,他愿意一直宠下去。

    可是那一年,她脱离了他的视线,象脱了缰的小野马……他连接近她的机会都失去了。

    钟立维回忆着,忽然有些后悔,今晚应该回去睡的,他得守着她。

    第二天早上,阿莱过来接他上班。

    他换了干净衣服,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回了雅园,他必须见她一面,这一天才能安生踏实。

    上楼出了电梯,没走几步,迎面恰好碰到陈安过来。

    “早!”他哑着嗓子,一边仔细端详她的脸,呃,比昨天还要糟,面容有些浮肿,连眼圈也是肿的。

    哭过了?

    ……谁干的?

    他皱眉。就说嘛,昨晚应该回来看着她。

    “早!”陈安勉强笑了一下,一对眸子水盈盈的。

    他心烦:“笑不出来就别笑!”

    她目光在他脸上逡巡,然后问道:“你嗓子坏了,吃过药了吗?没感冒发烧吧?”

    “我没病,吃什么药!”他瓮声瓮气的,心里冒出一丝丝的甜,却还是担心她。

    她穿了一身米白色的套服裙,一副上班的妆扮。

    他再度皱眉:“今儿别去了,休息一天吧,你瞧瞧你,一脸的菜色,走路都打晃,晕了怎么办!”

    “不行,我有事必须得去!”

    他嘴角一弯,有几分讥诮,必须去?至于那么卖命嘛。

    “反正你两天没上班了,不在乎多这一天!”他过去拉她:“走,回屋躺着,今儿一日三餐我包了,免费周到服务!”

    “我去医院,跟人约好了!”她坚持。

    钟立维的脸,呱哒一下立时沉下了。

    ~明儿见。

    </P>

第一百六十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