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六十六章,

    陈安这次没有笑,而是用大大的眼看着他,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不可能叫她来,只是为了叙旧,顺便再把钟立维批得一无是处,他不是那样无聊的人。

    高樵等了半晌,却没有动静,他以为她会回应自己。

    “怎么不说话?”

    他再次看向她,一时有点儿怔住了,她正在打量自己,只是这眼神,多美,跟上学时那会儿一样,清得透亮,象潺潺的溪水,可是那眸子里,多少有点儿疑惑。

    她发觉了什么?高樵心里一动览。阿随大流困境的南宋

    只听陈安说:“为什么跟我说这些,钟立维是什么样儿的人,你又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心里都有一本账,不是随意妄加评论的。”

    高樵懒散地笑了笑:“我以为每个女人都有好奇心,喜欢涉猎男人谈论男人,喜欢八卦和绯闻,原来你有所不同,让我猜猜,因为律师的缘故,你看中证据胜于流言?”

    陈安也笑了:“我也有好奇心,不过目前我更好奇,你对你的婚姻怎么看,你对你太太怎么看。律师不是阎王身边的判官,律师也有成人之美的时候。”

    高樵哈哈大笑:“陈安,你这是想套我供词吗?”

    陈安直言不讳:“有点儿那意思,除非你有更好的理由解释一下,你今儿找我来,不单单为了叙旧这么简单!”

    “跟聪明人打交道,就这点儿不好,什么事都得说出个子丑寅卯来。”高樵摇着头,细长的眼睛里全是笑意,心里也暗自吃惊,有十年的时间了,他不肯低下高傲的头颅面对她,可是现在见了面,仅寥寥数语,那些隔阂似乎微乎其微,一下就消失了,针鼻儿大点儿的事,他耿耿于怀了十年痉。

    他想笑。一时分不清是自己拿它太当回事了,还是太不拿它当回事了。

    陈安稳稳地坐下来:“愿闻其详。”

    高樵反倒不知该说什么,就着手里的杯子,他一边喝着水,一边快速整理着思路。

    喝完了这杯水,他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抬眼看见一束洁白的铃兰,映着淡黄色的再生纸,白的小花们悬垂若铃串,香韵浓郁,莹洁高贵,令人陶醉。

    “这花很漂亮,谢谢。”

    陈安看着他,没有说话,静静等待着。

    他活动着手指,刚才握杯子有些发紧,他指关节发麻。

    良久,他才说:“安安,你知道我多大了?”

    陈安的脑子有点儿抽抽儿,这个问题?本不是问题嘛。

    “你……二十九!”

    “是,我今年二十九了,和钟立维那厮同岁,他比我还大仨月,过了年,我们就三十而立了。”

    陈安不知为何,一颗心蹦蹦跳起来,有些慌乱,高樵清朗的嗓音,在此刻听起来,有点儿低沉,沉得像是一口古刹陈钟。

    他虽然没说什么,可她忽然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

    她震动地看着他。

    高樵笑了一下,“还好,我结婚了,我有家有太太有事业,而且太太也是我自己选的,我希望三十岁到来的时候,我真正立起来,安身立命。安安,你明白吗?”

    陈安不由自主点了点头,再点点头,鼻头却涩涩的。

    那样喜欢拈花惹草的一个人,她竟然……险些被他骗了。

    高樵仿佛看透她心思似的,又说:“我也不是好东西,和钟立维那混蛋是一类人,可哪个男人不花呢,吃喝玩乐,一头扎进温柔乡里拔不出来,你老爹……”

    陈安脸色顿变。

    高樵急忙跳过这句:“我和钟立维一样,从十八岁一直玩到现在,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十多年了,有时候,也烦,可是不玩,除了工作还能干什么?好在,我有家,不想玩的时候,回家去,可老钟就不一样了……”

    说到这,他停了一下,看着陈安。

    陈安攥紧了手心,咬起了小白牙。

    高樵细长的眸子里光一闪。

    天作凉缘,第一百六十六章,

    “老钟心里一直有个人,那个人牢牢盘锯在他心里,从小到大,那个位置不曾换过人。这些年,他疯,他闹,他连吃醋都可以吃得**飞狗跳。有时候,我在旁边看着,也有看不下去的时候,就骂他:这有什么啊,大不了,学土匪那一套,绑了来,索一浑到底,可他没有,他一直在等着她,守着她,等着她来爱他!”

    陈安的头越垂越低,他几乎看不到她的表情了。

    “安安,你不觉得感动吗?你说那个人,心里是不是驻了别人,如果有就算了,索告诉老钟,死心得了;如果没有,那这么些年,怎么轮,也该轮到钟立维那厮了吧,否则老天真是瞎了眼了!”

    陈安倏地抬起头。

    怎么轮,也该轮到他了?

    她真的将钟立维弄到这么卑微的地步了吗?

    ……

    钟立维还没到公司,在路上时眼皮就开始蹦,一会儿左眼,一会儿右眼,要不两个一起。

    他有些搞不懂,高樵这唱的哪儿出啊,把安安提溜过去,无非一件事,谈离婚。

    哼,离得了才怪。再说对象是刘子叶,不是安安。

    这叫什么事啊?

    到了公司,一边处理秘书送来的文件,一边不时看着时间。

    谈了快俩小时了,他不认为他们俩有什么好谈的。

    还好没一会儿,阿莱来电话了,说陈安从高先生病房出来了。

    钟立维看了看腕表,整整两个小时。

    他刚要挂断,只听阿莱又说,那位小姐步行走的楼梯,神有点恍惚似的,在五楼站了好久,才离开医院。

    钟立维嗒一声扔了电话,抓过手边的茶杯就往口里灌,滚烫的茶水所经之处,立即起了一层水泡。

    他愣是咽进了肚里。

    很快,电话又响了。

    “干嘛?”他哑着嗓子没好气道。

    高樵心情颇好,得意洋洋地说:“我初恋情人来看我了呗,那双眼睛,还是那么大,还是那么亮,我这心跳啊,一如当年,卟嗵卟嗵的!”

    钟立维翻着白眼:“你哪天不卟嗵卟嗵跳了,你该去阎王那儿报到了!”

    ~亲们,明儿见啊,喜欢看亲的评论,有种收获的感觉。

    </P>

第一百六十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