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六十八章,

    赵嫣无所谓地撇撇嘴,陈安一说约她吃饭,她就猜出来了.

    “瞧你,激动成这样,至于嘛!”

    “他在生病,他已经很不舒服了,何苦这时候还让他雪上加霜!”

    赵嫣弯弯的柳叶眉挑了挑,不客气地说:“你心疼了?心疼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去医院啊,去找他安慰他呀,我拦你了吗?”

    陈安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口像堵着一团棉花,喘不过气来。

    赵嫣有些恨铁不成钢,恨不得一下敲醒她:“搞搞清楚,你们分手了,六年前就分手了,不是现在才分手!再说,他不舒服,是心里不舒服。当初是他选择了一走了之的,隔了这么些年,你的日子才刚刚好过,凭什么他又突然冒出来招惹你,再次搅皱这一池春水,他想分就分,想合就合啊,他太把自己当盘菜了?要我说,他不舒服,完全是他自找的!”

    陈安咬起了嘴唇。

    赵嫣看她这副样子,又不由心软了,她伸手过去,握住陈安的手,她的手,冰凉。

    “那天我还在休假,方师兄打来电话,说乔羽做了一个小手术,可他父母不在身边,让我抽空去照顾他。我就去了,他情绪很好,也没什么不对的。我问他,安安知道吗?他说不知道,他不想让你为他担心,还一再叮嘱我不要告诉你。我当时就觉得不是滋味,不让你担心?他一走了之的时候怎么不为你想想,那何止是担心呢。我脑子一热,就把他出国后你遭遇的那些事说给他听了。其实也不是我头脑发昏,而是很早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受的那些罪,应该让他知道。”

    陈安终于开了口:“你跟他说那些有什么用,都过去了,说了,徒增伤心……”

    “安安!”赵嫣正色道:“那些事是过去了,可心里呢,真的能过去?你心里,他心里,真的能彻底放下吗?所以我跟乔羽说,如果你能让安安放下那一段,完全释怀,那么你们很可能会重新走在一起。可如果换成我赵嫣,我忘不了,也不可能放下,爱一个人,需要用一颗心完整地去爱他,我不可能带着那块终生不可能愈合的伤疤和他走进圣洁的殿堂,未来的日子还很长,我们还年轻,不需要勉强和凑合。”

    陈安心里酸胀,看着好友,就是最后那句要命的话,导致乔羽死了心吧。嫣儿丫头心直口快,完全为了她好,她不能指责她什么,再说,她说的何尝有错。

    只是,一想起乔羽痛苦的样子,她心里也跟着万箭穿心似的。

    不应该是这样一种结局,最起码,她不想他痛苦。

    赵嫣叹了口气:“或许是我多嘴了,看得出历经六年之后,乔羽是真的还在爱着你,那样子情温和的一个人,不但学识好,人品优秀,长得又那么好看,换我,我也舍不得放手……诂”

    陈安放在桌上的两只手,用力握紧,搅在一起。

    赵嫣无语地看着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她一拍自己的头:“呀,安安,我忘了问你了,他跟你究竟说了些什么?不然你不能来找我!”

    陈安闭了闭眼,那时那刻,她有多绝望,想必,他也是吧,生生掐断心头的念想儿,把自己推进绝望里,多残忍。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眸底一片清明。

    “他说,他不会再打扰我了。”

    “妈的,这孙子!”赵嫣恨恨的,“王八蛋,又来一回绝的,安安呀……”

    陈安笑了笑:“我没什么了。”

    “没什么才怪!”赵嫣气得想骂人,随之呼吸一滞,心里疼得跟什么似的:“没什么?没什么你哭个什么劲儿?”

    她抽了一张面巾纸递过去,陈安接过,按在眼睛上。

    “安安呀,既然他这样说了,就由他去吧,他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这样决定的,心里肯定也不好受。他连生病都不愿告诉你,宁可自己难过,也不想让你难过。”

    陈安拭干了泪,刚才她只是忍不住心酸。

    这中间,乔羽可能误会了什么。

    那天,她从钟立维车里慌慌张张出来,他可能看见了,她却顾不上理会他。

    “我总觉得吧,他子太弱了,缺少一种勇气,破釜沉舟的勇气……算了

    天作凉缘,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说了。”赵嫣招手叫来服务生:“帮我准备一份清淡的粥,一笼包子,我要打包带走。”

    陈安看着她。

    赵嫣叹口气:“好吧,算我多管闲事,我一会儿去看看他,也该去看看他了,这人……”简直又气又可怜。

    陈安无语。

    “对了,晚上有场音乐会,你去不去,我有赠票,前些日子社里请Alberta拍了封面,她的经纪人送了几张演奏会的入场券,你不如跟我去吧,当散散心了,据说票不好弄着呢,抢手货!”

    陈安的脸,突得一下子变的很难看,连嘴唇的颜色都褪尽了。

    “不去!”极厌恶的语气。

    赵嫣一愣,安安这阵子,脾气有些不大好,还特别冲动。

    整个下午,钟立维有些心不在蔫,随着时间往后推移,他有种被押赴刑场的感觉。

    母亲已经来过两个电话了,嘱咐他无论如何早些过去,他满口应承下来,心里明白得很,母亲这是怕他,临阵脱逃。

    他还真想临阵脱逃来着,要不,等演奏会奏到一半,逃之夭夭也成。

    心里不是不烦。过去的点点滴滴,他想都不愿意想。

    他索扔了工作,什么也不干,高大的老板椅往后放倒,他身子一仰,两只大脚放在办公桌上,这姿势,有说不出的舒坦。

    手机又响了,打破了一室的寂静。

    他接通,是宝诗。

    宝诗一上来就是一通机关枪:“陆然这是打哪儿冒出来的,她办她的音乐会,关我们什么事,凭什么硬塞门票让我们去!晚上我得值班呢。喂,钟立维,你去不去?”

    钟立维懒洋洋的:“你说呢?”

    宝诗笑道:“你敢不去!不冲那母女俩,也得给陈叔面子不是。”

    ~晚些还一更。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快捷键←)(快捷键→)

    相关阅读:

    (00)

    (00)

    (00)

    (00)

    分享到

    (00)

    (00)

    ()

    更新:2012-2-1715:48:28本章:2199字

    评论标题:发表长篇评论时必填,长评不少于500字

    评论内容:

    用户名:密码:

    CNZZ全景站长统计

    </P>

第一百六十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