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七十四章,

    “可是我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

    “哎哟,小姑,先不说这个,你赶紧的,去找小维,把这个交给他,其他的事,明儿再说!”

    “非得这么做吗?”

    “你有别的办法?”陆丽萍眯了眯眼。

    “我……我要是找一个比钟立维还好的男人呢?”陆然眼神有些躲闪。

    陆丽萍则步步紧逼:“他是谁?”

    “……”

    “你认定了他比小维好?我问你,他到底是谁?”

    “我……没时间了,我以后再告诉您!”陆然转身就走。

    陆丽萍追了一步,一把抓住女儿的腕子,有些痛心疾首:“然然,出格的事,千万别做,那等于自毁前程!”她咬牙:“何况,你是陈德明的女儿!魁”

    陆然接触到妈妈的眼神,美丽而伤感,她不是不知道,这些年,妈妈为什么深居简出,能不露面就尽量不露面,只因为,这世上有个名词,叫小三儿,已婚妇女万分痛恨丈夫出轨的对象,那些遭人骂、被人丢板砖的女人统称为小三儿!

    可又有谁乐意当小三儿来着?

    心里为什么这么慌乱?

    陆然握紧了手里的盒子,匆匆道:“我马上去找立维哥。”

    陆丽萍紧绷的神经略略一松,提醒她:“小维在演出大厅后面的吸烟区。”

    陆然走了,陆丽萍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心里还呯呯跳得起急:然然好象有事瞒着她这个当妈的瀑。

    她抚了抚口,千万别出什么乱子,她幸福地平静了这些年、好不容易维持到现在这种局面,她不想功亏一溃。

    只要然然能找个好的归宿,她基本上没什么奢望了。

    可是然然呢?她有怨气,从小到大一直和安安争,安安喜欢什么,她就破坏什么。作为她的母亲,她坚决反对,这不是明智之举,这分明是在挑衅陈德明。

    但愿经历了这些,然然能懂事,能安分守己,千万别再搞出象六年前那样的乱子了,那时候,她天天心惊胆战,觉得天都塌了,老公头一回大发雷霆,动手打了然然……这些她想都不愿想起来。

    她必须以后,得看牢她,她冒不起那个险。尤其是,董鹤芬回来了,时时张着翅膀护住她的安安,那么,她也得打起神护住她的然然。

    陆丽萍坐了良久,站起来,对着镜子仔细地整理了头发衣服,这才迈着优雅的步子出去。

    每一次出场,她都步步为营,小心谨慎,唯恐落人口实,而今晚,她格外留神注意,那么多人盯着她们母女俩呢。

    陆然蹬蹬跑上二楼,果然在吸烟区找到了钟立维,跟他一起的还有几个男子,个个手里擎着烟,红宝石一样的一点儿微芒,在指尖跃动。

    也许是光线不好,再加上烟雾缭绕,陆然觉得脑袋有些微的晕眩,脚下也腾云驾雾似的。她吸了吸鼻子,那烟味,其实并不呛人,甚至能闻出上等烟草特有的清香绵醇。

    她定了定神,辨出钟立维的方向,然后走了过去。

    “立维哥!”她仰起小脸,灿笑如花。不得不佩服,母亲还是有眼光的,眼前这个男子,一米八几的个头,高大英俊,她穿着五六公分的高跟鞋,足有一米七五了,照样也须得仰视他。

    “嗯,什么?”钟立维眼神一凛,却漫不经心问道。

    她俏皮地歪了歪头,把双手背向身后:“你张开手,给你看样东西!”

    钟立维半天没动弹。

    “哎,你快点啊,放心啦,我没有吓唬你!”她的声带清脆婉转,宛若出谷黄鹂。

    钟立维缓缓伸出手,张开,掌心向上,平伸到她眼前。

    陆然从背后撤回小手,攥着放到他掌心,然后再将他手掌合拢。

    “是喉糖啦,我专门买给你的,还有哦,记得多喝水!”说完,她害羞地看了看一旁吃惊的众人,嫣然一笑,然后翩跹如一只红色蝴蝶飞走了。

    钟立维

    天作凉缘,第一百七十四章,

    的手臂,硬生生僵在了半空。什么状况?他一时有点儿懵。

    众人发出一阵唏嘘。

    钟立维却一阵恼怒,扔了手里的烟,二话不说抬腿便走。心里泛起一股无名火,只想着,他得赶紧把这烫手山芋处理掉。

    沿着游廊往前走,再向右拐,他记得是贵宾洗手间。

    他大步走着,很急很快,仿佛慢一步就会引火烧身似的……迎面一个穿制服的男服务生,手捧一个托盘,托盘上几杯茶水。

    就要擦肩而过时,他叫住了他。服务生顿住脚步,他乘机将那盒喉糖扔在托盘上,抿了抿双唇道:“送你了,我讨厌这种口味儿。”

    服务生诧异地说不出话,钟立维却一阵风走远了。

    拧开水喉,他掬了一捧清水咕嘟咕嘟喝下,喉咙处跟针扎似的,火烧火燎的,被清凉的水一刺激,舒服倒是舒服了,可心里那团火更旺了,噌噌的,从心里一直冒到脑瓜顶。

    他干脆又浇了几捧水淋在脸上,然后双手撑在大理石台面上,巨大的盥洗室镜子里,映出他红通通的面孔,和烧得发红的一对眼睛,连五脏六腑都是滚烫的。

    他不只是生气,还烦躁不安,他觉得自己像是森林里一只散步的美洲豹,无端被包藏祸心的猎人盯上了,端着猎枪一心想捕获它。危险在靠近,它除了逃跑,还想回头狠狠反噬猎人一口,它坚决不能坐以待毙。

    可这会儿,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的拳头狠狠砸在台子上。

    身后有轻微的响动,吱呀一声,然后有脚步走近。

    他站着没动。

    巨大的镜子里多出了一个人,一个中年女人,挽得一丝不乱的头发,端庄大气的面容,简洁合身的晚装。只是在看清镜子里的男子时,中年女人有些吃惊。

    “立维?”

    钟立维重重喘了一口气。

    水喉没有关,细细的水流从曲颈优美的金属管里流下来,溅在白色面盆里,在这阔朗的、装饰美华贵的空间里,显得清晰、宁静、幽远。

    钟立维却充耳不闻,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咚咚的,象一面战鼓,躁动不安。

    </P>

第一百七十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