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七十八章,

    “这是怎么了?”陆然抬手,轻轻帮妈妈拭去泪.

    陆丽萍说:“咱回家吧,你爸爸先回去了!”

    “好,好,好!”

    回到家里,陆丽萍冷静下来。

    客厅里,卧室里,都亮着灯,只是不见陈德明的身影,书房的门却紧闭。

    她洗了手,换了衣服,沏了一杯茉莉茶,用托盘端着,去敲书房的门。

    没有动静。

    她又敲。里头有人说话了:

    “我还有事情没处理完,今儿就睡书房了。”陈德明的声音,低沉厚重。

    “老陈,我沏了茶水给你。”

    “今儿不想喝了,你也累了,去睡吧。诂”

    “可是已经沏好了,倒掉浪费,我进来了啊……”

    她说着去扭门把手,门不开,原来里面锁了。

    陆丽萍有些难过。

    丈夫有时候忙到很晚,一般会宿在书房过夜。

    可这反锁了门,显然是在闹脾气。

    “老陈,你开下门啊,我送进去就出来,不会打扰你工作的。”

    没动静。

    她等了很久,心头凉嗖嗖的,象凝了冰屑。

    连话都不愿讲了?

    “那好吧,你早点睡,别熬得太晚了!”她叮嘱了一句。

    听了听,里面还是没动静。

    她叹了口气,是自己太心急了吗?

    可是她就想知道他这会子在做什么。

    她想了想,把托盘放回客厅,然后出了上房。

    上房一共三间,中间是大客厅,两头是书房和他们的卧室。

    她站在廊子下,不禁咬了咬牙,书房玻璃窗上垂下了一层白纱帘,本看不清里面。

    还好,有一边角,没拉严实,她弯下腰眼睛朝里探。

    陈德明坐在书桌后,身子笔管条直——至今还保留着军人的习惯,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

    面前没有任何文墨纸张,什么都没有,只是放在桌上的手里,一手端着一个相框。

    陆丽萍只觉得脑袋,嗡一下头大如斗。

    因为那镜框里,一个是年幼的安安,一个是成年的安安。

    书房重地,她很少进去,帮佣也只是清扫时趁他不在才进去,这是家里最清静的一处,也是他待的时间最多的一个地方。

    书桌上,除了摊着的报纸书籍、文件和电脑电话外,就只有这俩镜框是比较私人的东西了。

    陆丽萍攥起了拳,她不是不知道那东西的存在,她早就想砸烂了。每进去一次,她就跟自己较量一次。

    尤其这会儿,她真想冲进去给他扔的远远的。

    可她又不能。除非不跟他过了。

    那碍眼的物件儿,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一直研磨着她的神经,细砂纸一样硌着她的眼睛,却只能眼睁睁的,忍着,忍着那疼痛,看着他把它放在最清静的角落里、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

    他这是在想他的大女儿,还是透过依稀相似的面庞,在思念照片背后那个女人?

    陆丽萍掐着手心,狠狠地想着,头又隐隐疼了。

    不想了,真不能再想了,自己若魔怔了,更得不偿失……

    一款阿斯顿马丁一闪而过,象飞起来似的,在流火的街头宛若一块闪亮的黑水晶。

    钟立维拨了陈安公寓里的座机,半天无人应答——显见家里没人。

    安安从董家出来没有,还是已经在路上了?他心里盘算着。

    不过,想立马看到安安的愿望,在这刻尤为强烈。陆然的那盒喉糖,反倒起了反作用,

    天作凉缘,第一百七十八章,

    刺激得他片刻也等不下去。

    明知很可能会在路上和她岔过去,可他还是义无反顾找过来了,冥冥之中,他感应到,他一定会顺利接到她,接她一起“回家”,一定会的。

    音乐会的两小时,他受了多少“苦楚”,身体和大脑严重脱离,印象里虚无飘渺的全是她,这份心意,他觉得她会感应到的,她在那里等着他,然后他们一起“回家”。

    手机闪了几下,有电话进来。

    他接起来,很意外,竟然是董非。

    心里就是一动。

    董非和他的关系一般,谈不上深交,但董非和二哥、小六叔,他们三个关系最好。

    董非傻乎乎笑了几声,这才说:“你那边完事没?”

    钟立维眉尖一挑,嗯了一声,手不由握紧了方向盘。

    “我这边,今晚上家宴,姑姑和安安都在,一家人凑齐了,这一高兴呀,就多喝了几杯,日本清酒,前儿一朋友从日本带回来的,刚倒进嘴里跟饮料似的,没成想后劲挺大,这会子有点晕,那什么,你有空吗,有空就过来接安安吧,咱这边的人面儿浅,留不住人……”末了又加了一句:“反正你也顺路。”

    “那……好吧!”他嘴角一翘,顺路?打从哪儿说是顺路呢。

    “你小子好福气啊……到哪儿了?”

    “已经下了三环了。”他听出董非话里有那么点儿醉意了。

    “哼,霍二那厮,真真儿吃饱了撑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跟他说,我说立维那小子如果在十一点到不了,我只管叫他一个星期,不,半拉月见不着我妹子!”他啪啪拍着脯子,拍得山响,立维不由皱起了眉。

    “我跟他说,我董非是干什么的,不知道嘛,想藏一个大活人,简单啊,任你找上一年,任凭你磨细了两条腿儿,也甭想找到……嘿嘿,你猜,你猜霍二这厮怎么说的?”

    钟立维没言语。

    “他说,你没……没这机会,只要摊上安安的事,只要你勾勾手,立维就能上小翅膀儿飞过来,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不信?不信咱打赌。我说赌什么?他说如果我输了,我就把我家藏獒送你了。我笑他:得了吧,大黄是你媳妇儿的眼珠子、命子,大黄若没了,你还有什么能留得住她的?听听,听听……他霍二威风吧,成天牛B哄哄的耍横,那是外面!家里可就不一样了,一个小媳妇儿就治得他服服帖帖的……立维,你可别这样,不过我家安安还是好孩子……”

    钟立维的眉峰,锁了起来,这人,真喝高了。

    不过,他还是在前面钻了小胡同,抄近路赶过去。

    ~抱歉更晚了,今儿眼睛疼,脑子也木,天的关系?就这一更吧。

    </P>

第一百七十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