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八十四章,

    她不由伸出手去,指尖触到黄绒绒的鸭身,仿佛听到一群吱吱乱叫的小东西,欢快地在水中扑打着嫩嫩的鸭掌,互相追打着嬉戏…….

    “很可爱是吧?”乔羽问。

    “嗯。”

    “我很喜欢它们,每天都看,看它们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永远也长不大,多好……”他无比羡慕似的,轻轻叹了口气。

    陈安的心尖不由一颤。

    “瞧我,又在痴人说梦了,可别笑话我。”

    “都会过去的!”她喃喃说道,似乎是在安慰他,也在安慰自己。

    “把它留给我,好吗?”

    陈安的手,立时僵在了那里,这只是几只小鸭子,只是一个保温筒而己。

    又似乎,不仅仅是几只小鸭子,一个保温筒这么简单。

    “我想保留它,可以吗?”他又问。

    陈安呆呆的,呆呆的,看着那个东西,眼前渐渐朦胧诂。

    半晌,她才说:“你怎么那么坏呢!”

    乔羽苦笑:“我是很坏,真的很坏,简直坏透了。”

    安安是热情的,也是善良的,所以,他爱了她这么些年,即便是隔了千山万水。

    他做错了事,却让她背负了六年的时间,她那花儿一样的芳华,从20岁到26岁,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年龄段,就这样,毫无生机地凋零了,他有多罪恶,多罪大恶极……安安却说,你怎么这么坏呢。

    他怎么不惭愧?

    如今他让她卸下了这包袱,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更爱。

    他不禁有些哽咽了。

    “安安……”

    陈安匆匆打断他:“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

    她没有回头,没有回头再看他,她不敢,因为她怕自己忍不住扑进他怀里,痛哭一场。

    那个怀抱,她留恋难舍。

    可是却不再属于她了。

    她更怕,他会挽留她。因为他还爱着自己,而自己呢,也还爱着他。

    可是她却不能了。

    赵嫣说的对,破了的镜子终归是有裂缝的,不能当它不存在。

    她和赵嫣是一类人。

    瞧瞧,多矛盾的感情。

    快接近门口时。

    他叫她:“安安!”

    她几乎崩溃了,多想没听见,多想假装没听见。

    可她还是顿住了。

    “一定要好好的……我们都会好好的!”他字字千斤。

    她除了点头,还是拼命点头。

    她飞快地拉开门,走了出去。

    门又阖了。

    乔羽盯着面前的一小碗粥,微笑。

    可是泪珠子却掉下来,扑簌簌落进小碗里。

    “安安,如果我们永远过那几年,该有多好!如果时间能重新来过……”

    他端起碗,温热的粥,就着他的泪水,一饮而尽。

    上次是分手,这次是祝福。

    下回见面时,他们会是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陈安跑进楼梯间,整个人仿佛被一下子抽空了所有力气,浑身软绵绵的,连胳膊也抬不起来,她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怎么也吸不够氧气似的。

    泪水狰狞地爬了满腮满脸,她更想大哭一场,嚎哭一场。

    她用了五年时间爱上一个人,又花了六年时间再慢慢忘记他。

    可是却发现,她怎么也忘不了,因为爱,所以忘不了。

    但是,她却不能再和他在一起。

    一边爱着,一边抵触着。

    就象两只刺猬,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结果却扎得彼此满身伤痕。

    她哭着哭着,忽然又笑了,他们终于解脱了彼此。

    可是笑着的时候,又难过起来。

    如此反复。

    楼梯间的门,咣当一下,打开了,声控灯亮了。

    陈安一惊,原来是清扫的阿姨。

    “要落锁了,小姑娘赶紧离开吧。”

    “哦哦!”陈安应了一声,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急忙上楼。

    她忘了,还有第二个病人要探望呢。

    她钻进楼上的卫生间,洗了把脸,又扑了粉化了妆。

    仔细端量了端量,应该瞧不出来了吧。

    她乘电梯到了高干病房这一层。

    前几天走廊里摆放的那些花束花篮,已经全部清理掉了,相对之前的繁华热闹,这会子这里显得过于冷清了。

    还没到病房门口,就听到一通嚷嚷,仔细一听,原来只有一人,是高樵在发大少爷脾气,底气足得很。

    陈安觉得可笑,这些年,不但年纪见长,连脾气也跟着长了。

    直到房里消停了,她才敲了敲门。

    “滚进来!”

    这么客气?

    陈安推门进去,朝病床上一瞅,高樵躺那儿,呼呼直喘气。

    她笑吟吟的:“哎,谁惹大少爷了,这台风刮的,直飙十二级了!”

    高樵抬了抬脑袋,意外看到陈安,有些吃惊。

    “安安?”

    “是我。”

    “你怎么来了?”

    “来探望一朋友,顺便过来看看你!”

    “切,我附带的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您千万别客气,您要客气了,就不是高樵本人了。对了,你怎么一人,特护呢?我刚才只当你跟特护吵吵呢。”

    一提这,高樵又来了脾气:“还特护呢,特护个鬼哟!被我吼了几嗓子,吓得人不敢来了。”

    陈安笑了笑。

    高樵一伸手:“哎,快扶我起来,躺这半天了,腰间盘都突出了!”

    “怎么不吱一声医生护士,那还不是就手的事儿?”

    “叫她们?不是年老的,就是长得砢碜,看着都碍眼,懒得使唤。”

    “什么毛病啊?”

    “就这毛病,钟大少更过分,他那破公司,你是没去过,整个一俊男靓女营,连清扫的阿姨,都快赶上亚洲小姐了!”

    搭着话的工夫,陈安小心扶他坐起来,又在他背后垫了两个软枕,调了病床一头的高度。

    高樵这回舒服了,美美地喘了几口气。他看了看陈安。

    “喂,你空手来的?”

    一时弄得陈安有些不好意思,心想,有这么直接表达的吗。

    她来时还想了:送花吧?那还不如不送。送吃的?他大少爷前呼后拥一大帮,所以她啥也没带。

    “你缺什么啊,我这就下去买?”她好心问了一句。

    “缺烟啊,今儿一天没抽了,这憋闷的。”

    ~~~~~今儿三更完毕,诸位晚安。

    可累死了。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八十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