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八十七章,

    他摆摆手:“不管什么理由,我不计较了,今后,我们也不要再见面了。”.

    “不!”陆然吸着鼻子,忽一下站起来,不会这么快吧,这么快和她摊牌?她还没开始呢!

    “Alberta,你想上位,你要出名,这些我都可以给你。但现在不同了,你换了身份,你是陆然,是陈德明的女儿,我能给你的,你父亲都能做到,甚至还能给你更多,而且名正言顺。我的意思,你该懂得了吧?”

    “不不,高樵,名利浮华,我不看重,我也不要,我要的不是这些凡俗的东西……”

    “那你想要什么?”高樵心里一沉,有些不痛快,脸上就带出来了,细长的桃花眼不由眯成一条线。

    “我……”陆然抖着两片唇,只觉脊梁沟发凉,她不敢说的,她没那个胆子直接要,却又希冀着,他能给她。这滋味,难受死了。

    “天不早了,回去吧!”

    “不……高樵,我爱你呀,我打小就喜欢你,一直喜欢你……你知道的!”她哽咽着,泪又滚下来,透明的,晶莹的,珠子一般。

    “我给不了你!”

    “可是,你在协议离婚……”

    “Alberta!”他厉声打断她,脸蛋子呱嗒摞了下来:“那不是你该谈论的!”

    陆然闭起了嘴巴,只是委屈的泪水,对着他,哗哗淌个不停诂。

    高樵不由搓火,他讨厌女人纠缠,讨厌女人使子,更讨厌女人在跟前儿哭哭啼啼,他没那个耐应付她们,他的禁忌比较多。

    让他哄女人,休想,他这辈子大概都做不来。

    正因她是陆然,他不能把她怎么着,不然,他一早让她滚蛋了。

    高樵了鼻尖,觉得心烦。

    “哭什么,这就受不了了?”

    陆然张了张嘴巴,泪眼迷朦地看着他,甚是狼狈,脸上的妆花了,被泪水冲得沟沟壑壑的。只是那饱含水雾的眸子,凄楚涩然,我见犹怜。

    若说不恼,那是假的,她心说高樵,说句安慰人的话,你会死啊!

    高樵转开了脸,没心情看她,他看了看墙上的钟表。

    “吃晚饭了吗?”

    陆然顿了顿,一阵狂喜,他还是不忍心了吧?

    “没……没有。”她抽噎着,愈发显得娇柔可怜,她此时一副梨花带雨春含露的样子,大概没几个人能抵抗得了。

    “那就去洗洗脸,陪我吃顿饭吧,我家老太太送饭过来,这会子该到了。”他说得漫不经心。

    陆然希冀明亮的眼神,又一下子黯淡了,破灭了,他分明是在撵人。

    她再怎么执拗,也不可能在高老太太面前放肆吧,这不是她露脸儿的时候。

    “那我先走了。”她依依不舍,却也有些恨意。

    高樵掐着眉心,没看她,也没理她。

    房门打开了,然后又阖上,归于沉静。

    直到眉心都掐红了,高樵才停手,他知道自己这会子,是彻底郁闷了。

    他在想:如果刘子叶也这样黏缠着他,哭着闹着不离婚,大概他早铁了心,大笔一挥:离。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在他这里,不好使。

    ……

    钟立维坐在车里接电话,始终没一句话,静静听着,容长的白净面皮也还算平静,只是渐渐的,那神色越来越不耐,他刚刚才发现,原来高樵絮叨起来,快赶上一个老女人了,也是如此的鸹噪烦人。

    他抬起另一只手,在脖颈处捋了捋、顺了顺,然后再次抬眼往楼上瞧了瞧……那灯光还在那里,还是那么亮,于是,那股子不耐又多了一点儿,心口上,又添了一点儿堵。

    高樵说,安安今儿下午去看他了……他后面啰嗦的什么,钟立维再没听进去。

    他就知道,她一准是去看那个人,高樵只是顺带的。可能怎样,眼睁睁的,自己

    天作凉缘,第一百八十七章,

    却阻止不了,只能由着她去。

    这种无力感,令他挫败和焦躁,他觉得烦。

    今儿公司有些重要事情,还有几个视频会议……他忙了一整天,顾不上喝一口水,好在有安安给他的喉糖,他时不时拿出一颗来,压在舌苔下,感觉嗓子好多了。可这会儿,他又隐隐觉得疼起来,还很干,干得象裂了一道缝儿似的。

    右耳发烫,他把手机倒到左手里。

    只听高樵说:“……哎,你说做人的差别咋这么大呢,同是一个老爹播的种儿,子却差了十万八千里,模样儿也不像,安安吧,一看那眼睛就是随了陈德明的,自不必说。陆然呢,和陈德明没一点儿相似之处,大概随了她那个妈吧,我都怀疑,她是不是老陈家的种儿?”

    钟立维一皱眉,没心思搭理他,简单说道:“胡说什么啊,这是你该关心的事儿吗。得了,该心什么心什么吧。”

    高樵没好气地说:“也是,我自个儿还一脑门子官司呢。”

    “我得吃饭了,饿着呢,那回头联系吧。”

    高樵却没有马上收线,抱怨了一句:“我这没躺几天呢,就想重返江湖,再展雄风了,这苦哈哈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儿啊!”

    钟立维撇了撇嘴:“自个儿作的,熬着吧!”

    “今儿你可没上我这儿报到呢,有异没人的东西!我说,这会儿你跟哪儿甜蜜呢?”

    钟立维气乐了,啐了一口:“好象你多大脸似的,再说我不是刘子叶,更不好同志那口儿!”

    高樵嘎嘎就乐:“哎,你说奇怪不奇怪,我就跟安安打了俩照面儿,就觉得好象,我们打上辈子就认识了似的,无话不谈,谈什么都行!唉,真是种奇妙的际遇,没有过,没有过哇!”

    钟立维半天没接话,仿佛看到那厮摇头晃脑的欠扁样儿。

    高樵问:“哎?受打击了!”

    “没!”

    “切,我还不知道你!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姐俩儿同时出现在我房里,你说我该向着谁?越想吧,心里越别扭,然后我就特能理解,那天你去机场替我接人,事后为何会发那么大火!”

    钟立维沉默了一下:“懒得跟你说了,挂了啊,回见!”不待对方回应,真的就挂了。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八十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