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喜欢安安,也爱安安,所以,我想娶她!”.

    “你在请求我?”

    “不是请求,是陈述。您是安安的生母,出于对您的尊敬,我必须告诉您一声,知会您一声。”

    “还有什么呢?”

    “没了!”

    “这就没了?”董鹤芬暗自吃惊。

    “是的!”

    “就为了这一句话,你把我约出来?”

    “是,我想如果过后,换成您约我,恐怕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

    “你倒是聪明得紧!棂”

    “不是聪明,是因为我爱她,就要把所有的因素都考虑进去。”

    董鹤芬漂亮的杏核眼光四,咄咄逼人:“如果我不同意呢?”

    立维不慌不忙:“那不能成为阻止我娶她的理由。”

    “年轻人,说话不要太狂妄了!”

    “董阿姨,我没有。现在这个社会,不再像您和我父母那辈人了,不流行包办婚姻了。另外,我和安安一样,都受过高等教育,也反对那一套,我们有独立的见解,独立的行为,也早早出来独立生活,所以我想,只要我们想要,就没有人能阻止!”

    独立,独立,又是独立,董鹤芬就觉得一口气提不上来,那刺冷不防又扎在心坎上,狠狠疼在心窝子里,这是她这辈子最软弱、最薄弱的一环。

    钟立维好厉害啊,不着痕迹几句话,却分明是在说:生而不养,您是好母亲吗?现在轮到婚姻了,却跑出来横加干涉,说三道四,凭的是什么啊,您有什么权利呢?

    她攥紧了手心,却不能迁怒于他,事实上,她也不怪他,错了就是错了,她就是这样一个母亲,只能怪自己。安安最恨的,不愿开口叫一声妈妈,也基于这点。

    董鹤芬很快平静了,不得不另眼看待这个年轻人。传言中的他,花心,风流,挥金似土,漫不经心中总带着几分玩世不恭,再加上几次亲眼所见,她几乎认定了这个事实。然而现在面前的他,诚恳,认真,稳重,坚决。

    董鹤芬笑了笑,颌首道:“立维啊,你让阿姨无话可说了。”

    立维挠了挠眉心,倒显得有些局促了:“董阿姨,我刚刚若有什么冒犯的,请不要介意。”

    董鹤芬一摆手:“天下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儿女能够幸福,我也一样。”

    立维笑了:“我约阿姨出来,不为了谈事情,是真心实意想陪您吃一顿简单的早餐。”

    董鹤芬低头用小叉子切下一角蛋糕,心想,这小子嘴巴够甜的,但是能打动和她一样倔强的女儿吗?不得而知。

    一想到女儿,她心里又是一阵泛苦,暗暗下了决心,安安的婚姻,关系到一个女人一辈子的幸福,她这个当母亲的,得睁大了眼睛,在旁边好好盯着。

    她尝了一口蛋糕,抿了抿:“唔,味道很不错。”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我只要安安幸福,只要是她的想法,我一律支持。”

    陈安接到钟立维的电话时,她还懒洋洋窝在家里没出门。

    立维心情愉快地说:“哎,我昨天预订了雪凤轩的蛋糕,凯宾斯基的CheeseCake,你喜欢的,一会儿就派助理送回家,你晚上就能吃到了。”

    她一时无语,有些小感动。

    “怎么,不高兴了?”

    “怎么会呢,谢谢。”

    “再说那俩儿字,我恼了啊!”他瓮声瓮气的。

    陈安笑了笑:“瞧我,这么好命,感动死了!”

    “那是,这辈子遇到我,是你的造化!”

    陈安张口结舌,这人,真狂……她觉得脸上躁起来。

    顿了一顿,他小心又问:“什么时候,从那边出来?我今天比较闲,过去接你。”

    一提这事,她立时有些心烦:“看情况吧,说不好几点,怎么也得下午了。”

    &

    天作凉缘,第一百九十二章,

    nbsp;“那好,到时给我电话吧。”

    “哎钟立维……”

    “打扮漂亮点儿,别给我丢脸!”

    不待她说话,那头已经挂了。

    陈安坐下来,把脸埋进掌心里,心神不宁,她该接受吗?

    心里,明明,明明有那么点儿小欢欣,小雀跃,可是又被她狠狠按下去了。

    她该要吗,她还要得起吗?

    她爱过,也懂爱情是怎么一回事。

    心里清楚,自己的心思,不在他身上。却一味承受他的付出,他的给予,她愧疚,而且这对他太不公平。

    可是,可是,他每一次的靠近,她越来越不忍拒绝,不是不忍,是不想。

    她只是忍不住想要,自私地汲取那点温暖。

    陈安照例将车停在帽儿胡同口,下了车,她瞥了一眼,父亲那辆黑色的奥迪在,旁边还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小跑。

    想必,那“一家三口”已经到了吧,她觉得浑身的血开始变冷,凝滞……

    提着一个食盒往小巷子里走,她的脚步缓慢、沉重,多少年过去了,她又一次重新面对。

    这对她,很难,太难了。

    进了大门,她对着警卫室的人笑了笑,心里很感激,若不是上次这个小伙子,她指不定得烧成什么样子呢。可是那人,真真儿跟个泥人似的,仿佛没看到她,照旧目不斜视。

    陈安真想笑,原来木雕泥塑,是这样解释的。

    穿过垂花门,南房倒座里,传来劈里啪啦的爆锅声,她顿了顿,往南边走过来,边走边叫:“张妈妈,张妈妈……”

    张阿姨从门里跑出来,笑吟吟的:“哎,安安,哎哟,瞧瞧这小脸,发了一场烧就瘦成这样了……”

    陈安上前,拥抱住她:“安安想死您了。”

    张阿姨却用手推她:“咳,我这一身油点子……快去,你等你呢,还有你爸……”她使了个眼色。

    陈安把食盒塞给她:“您和爱吃的蛋黄南瓜饼。”说完就跑了。

    刚走到天井当中,就听到上房里传出的说笑声,陈安呼一下,觉得冷掉的血又开始暖了,热了,烫了……这笑声,多刺耳。

    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夺走似的,她心尖上的东西……她撒腿就往上房跑,她得去阻止,这里,是她拥有的最后的东西了。

    ~这2章传半天,呀,红红啊,不带这么玩人的。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九十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