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451-452完结

天作凉缘 451-452完结


    第四百五十一章 正文结尾3(5000)

    晚上的红眼航班,凌晨时分抵京,沿着舷梯下去时,陈安哆嗦了一下,北京的天气,真冷啊,很干脆的一种冷。

    可这样的冷,竟让她没来由有些激动。

    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马嘉嘉打着哈欠,嘴里嘟嚷着:“讨厌,我最烦晚上坐飞机啦,我不当护花使者啦。”

    陈安想笑,刚要把外套还给他,他已经揽住她肩膀,转而笑嘻嘻的,“你要感冒了,回头,我妈还不骂死我。”

    她不动声色的,移开了他的手。

    上了出租车,马嘉嘉又昏睡过去,睡得象个孩子一样无邪……快到雅园时,陈安叫醒了他,“你在我那里凑合半宿吧?”

    马嘉嘉迷糊地擦着唇角的一点儿涎水,摇头:“不去了,万一我表哥……”顿住了,眼睛也睁开了。

    “你说什么?”什么表哥?

    马嘉嘉无辜地眨眨眼,“没说什么啊,我说不去了,男女授授不亲,以后有机会吧。”

    陈安翻了翻眼睛,这个马嘉嘉,说话比立维还不靠谱。

    上了楼,用钥匙开了门,屋内黑漆漆的,她半天不敢进去,这是她的家,她竟然不敢进去。

    她在门口站了好久,神经质的,用眼睛打量着客厅里的轮廓,那里放了什么,这边又放了什么,全盛在脑中。

    她终于迈步进去了,按了墙上的面板,灯光大亮,她闭了一下眼,再慢慢睁开,熟悉的一切又回到眼前。

    她看了看,地板是干净的,纤尘不染,小几上,也是亮晶晶的,甚至电视柜旁边的一盆绿萝,哉游哉的,已经向公司申请了婚假了,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布置新房和准备结婚用品上,每一样都事无俱细,每一样都十分认真,而且她开始享受这种过程,原来结婚的感觉,竟是这么美好。幸福愉快的同时,心里,又有些酸楚和不舍。看她的目光,是那样的;母亲看她的眼光,又是那样的……那是阅尽各种人生百态、苦尽甘来后,把所有的情感统统化作了对她的祝福。

    这几天晚上,她没有回雅园留宿,不是住在那边,就是住在母亲那边,全当是出嫁前在娘家最后的日子吧。这些疼她爱她的人,是舍不得她出嫁的,可又恨不得,她马上嫁人才好,这么矛盾的人,这么矛盾的心理。她爱她们。

    白天立维在公司,两人也不得见面,让她不免想念他的同时,又拒绝和立维约会。立维说,小安子,咱俩好象还没有正式约会过呢?她越发有几分难受,为他难受,于是推说自己很忙,拒绝约会,这让立维心里,更加没着没落似的。忙?可忙得过他?一来二去的,立维心里,渐生恼火,真是的,想见自己老婆都这么难。

    这天,立维又打电话过去,陈安说辞照旧,他对着电话直瞪眼,他这儿都火蹿房了,她还跟那边振振有词的。而且母亲那边,也没有传来婚礼确定的日期。

    陈安就在电话那头笑,笑声清脆,他心里的火,依旧又泄去了大半,他没法和她生气,就听陈安解释说,说过了,结婚前有讲究的,准新郎和准新娘,不宜在结婚前一天见面,否则一生都不吉利。他咕哢道,明天又不是我们的婚礼,今天见见又何妨?她收了笑,顿了顿,又缓缓的、认真说道,立维,我也很想你,但我更想知道,如果换作是我,我究竟,能等你多久?几个月,还是一年,两年……我只是想尝试一下,那种等人的滋味,会有多辛苦,多么煎熬……这几天,我大概体会了些,但不够深刻,因为我知道,你就在前面等着我,和你那时,是完全不一样的境况。

    立维沉默了,是的,不一样的,他那时,是傻傻的等待,没有希望的、没有盼头的等待,他也曾想过,不如放弃吧,可一想到要放弃,就觉得更加痛苦,索不如继续等下去吧。

    小安子,我不要你这么辛苦,因为我是男人,多付出一些,没关系的……他微笑,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等到你了。

    电话挂断之后,他依然有些焦虑不安,再这样下去,他人要崩溃了。

    会议一结束,他站起身就出去了,后边不知哪位高管叫他,他也没留神,只听秘书小声嘀咕道,咱们总裁,可能是婚前恐惧症吧……他嘴角一撇,可不就是恐惧嘛,还不是一般的恐惧,大概要等婚礼结束,尘埃落定那刻才能治愈吧。

    回办公室没一会儿,母亲的电话就进来了,告诉他,陈叔身体不适,今早又入院了,你找个时间,过去瞧瞧他。

    他好久没有回应母亲,心里想着事情:自从他和安安失掉孩子后,这一年来,陈叔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陆然再坏,可是却自杀了,对陈叔来说,仍是一个沉重打击吧,而且陆丽萍后来也远去了他乡,陈叔身边虽然彻底清静了,可心里并不好过吧,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女儿,失去了一个家……身体上的病痛,是由心理直接引起来的吧。

    他对母亲说,我一会儿下了班,就直接去医院看看,可是妈妈,我和安安的婚礼……他还没有说完,母亲就在那边笑,说昨天,你董阿姨和陈叔,彻底长谈了一次,眼下你陈叔生病住院了,就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了,而且日子,我们也选定了,就在一周后。

    尽管母亲没有说太多,但他大概也就明白了,略略放了心,陈叔这病,一半真的一半假的,但姿态,是一定要做给别人看的。他不禁同情起陈叔来,女儿的婚礼不能参加,想必一定很难过和遗憾吧,今生就这么一次机会呀。

    傍晚时分,立维在花店,心挑选了一束漂亮的康乃馨带去病房,陈德明的气色,果然很不好,面色青黑,人也显得有些枯瘦,仿佛一副巨大的身板儿塌了架子,躺在那里虚弱极了。立维心中不好过,把花束放在旁边,俯身低低问道:“您觉得可好些了?”

    陈德明在看到立维的一刹那,无打采的眸中,有一丝亮光闪过,大概这一辈子,他唯有这一件事情做对了,给他的安安,寻了个好人家,好丈夫。

    他微笑,“还可以,就是这些日子,拖拖拉拉的,身体一直不见好转……”他停了一停,气息有些不习似的,喘着气,“别担心我,我没事儿的,好好的,专心的,做你的新郎倌儿。”

    他眼神中浮起欣慰之色,倒令立维更加难过了,可是反过来,他却不知如何安慰他。只是回了陈叔一个微笑:“我会好好的,而且安安,也很好。”

    “哦。”陈德明侧了一下头,大概是姿势久了,有些累人,他歪着头,打量着立维,见他神态沉稳,没有往昔的神采飞扬和跋扈,可这样的他,更令他放心,人嘛,总是在经历一些事情,才慢慢成熟起来的。

    他问:“安安呢,今天做了些什么?”他心里关注的,就只有这些零碎的琐事了。

    立维笑了笑:“说是上街购物,和刘子叶一起……哦,就是高樵的太太,她们关系很要好。”

    陈德明听了,也笑了:“她朋友一向不多,可一旦认定了,就是一辈子的,安安的个,和她妈妈十分相像,但是有时候,又分明不象她妈妈。”说到他里,他不由自主叹了口气,立维是幸运的,比他幸运……他不禁有些落寞,又觉得在晚辈面前表现出来,又有些不合宜,忙说道:“日后,对安安好些,我也就没有什么心愿了。”

    “我会的。”立维用力点了点头。在别人面前,他或许不屑于说这个,对安安好,还用得着别人提醒嘛,可面前这人,是陈叔叔,又是这样一个情况,所以他有必要保证一次,而且,仅此一次,日后,看实际行动的。

    从医院出来,一路上,立维还在琢磨着陈叔那句话,安安一旦认定了,就是一辈子的……他和她,也是一辈子。

    一定是的,

    回到雅园,开了门,没想到房间内灯光大亮,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喊了声:“安安!”

    “哎。”清脆的应答后,陈安从卧房里转了出来,天凉了,她穿了一件浅浅粉色的绒布衣服,明亮的大眼,熠熠有神,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透着粉嫩,那么好看。

    她安静地看着他,站在那里对他微笑。

    立维被那一声应答,闪了神,他也定定的瞅着她,时间好象在这一刻定格,他们都没有激动,没有兴奋,没有意外的样子,就仿佛这么多年的分分合合,没有发生过,乔羽、陆然……那些不痛快的,统统不存在似的,他一直在她身边,而她,也一直在他身边相随,他们就象是,认识多年的一对老夫老妻似的。

    老夫老妻?立维忍不住笑了,为什么忽然之间,就有了这种念头了呢?

    可是,他站在她背后的岁月,可不就是足够成为老夫老妻的时间吗?

    他笑了,说:“安安,我下班回来了。”

    她也微笑:“吃过饭了吗?”

    他点头,隐去了陈叔那一段。

    他们又相互对视了一会儿,这种感觉……立维抓了抓头皮,这种感觉,就象是喝了一点儿红酒的微醺,是最愉悦的状态,真是极了,简直是妙不可言的一种好。

    或许是他古怪又滑稽的样子,陈安“扑哧”一声,就笑了。

    这一笑,立维顿时觉得,满室生辉,鸟语花香。他又抓了抓头皮,咧开嘴,也笑了,脑子里不由蹦出一句台词:娘子,你真好看……这是哪句来着?

    哪句?

    陈安款款走过来,伸手就戳了戳他的脸:“呆子!”

    “啊?”他呆住了。

    “我说你是呆子!”

    他再度“啊”了一声,终于想起来了,就那段,《西游记》里猪八戒高老庄娶亲那段,难怪上午自怨自艾的想起唐僧来了,原来他不是唐僧,他是猪八戒。

    他握住她调皮的手指,眼神灼灼地盯着她问:“你喜欢呆子吗?”

    她扬起小脸,神色紧绷绷的:“不喜欢。”

    他笑着,一低头,吻住她的手指:“昧着良心说谎话,这可不好。”小时候,她比较喜欢一边嚼着豌豆脆,一边津津有味看《西游记》,还用沾了唾的小手,指着电视画面,笑,哎呀,太逗了,我最喜欢猪八戒了……他在一旁翻着白眼仁儿,偷吃人参果嘛,呵呵,志同道合呀,一样的……吃货。

    他嘴角翘了起来。

    陈安显然也想到了这段,奇怪,以前的那些画面,这几天,总是在脑中不时闪烁,盘旋,让她突然之间,仿佛开了窍似的。

    “喂!”她瞪他,这口红唇白牙里,一准没好话。

    他忍着笑意,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嗯?”

    她微笑:“俗语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可倒好……”

    他感慨着咂着嘴巴:“是你这只兔子,瞧不上我这蓬乱草。”

    她的小脸,泛起薄薄的绯红色,故意冷声说道:“恭喜你,终于心想事成。”

    “不,应该说恭喜咱俩,终于勾搭成功了。”他喜滋滋的。

    她翻了翻大眼睛,“算了,让你过过嘴瘾好了。”

    他嘿嘿一笑,嘴巴凑了过来,“成,听你的,过过嘴瘾。”

    他轻柔地吻住了她。

    陈安:“……”


451-452完结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