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炮弹:惹上腹黑大人物 11-20


    第十一章 赶不走的狗皮膏药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3 本章字数:1698

    “一周甜蜜恋人”活动第三日,正在进行时——

    “喂,你到底要在我家住多久啊?”吃过早饭,尤欣情闷闷不乐地问道,眸子狡黠地闪动着,打算进行第N次的赶人行动。言芑瞟噶

    他已经侵入她的小窝三天了,这个赶不走的狗皮膏药却没有一丝想要离开的意味,让她越看越是心急。他该不会赖在她家不肯走了吧?那可真的志大条了!

    “第一,我不叫‘那个’、‘什么’。第二,我想走的时候自然会走。”诸恺奇言简意赅地回应道,优雅地叠着双腿坐在沙发上,像是主人一般随意拨弄着遥控器。

    “那……你叫什么来着?朱……”尤欣情努力地回想着,却还是不能串联起来他的名字,最终,只好不耻下问了。

    唉,没办法,对于她不上心的东西,向来记得很慢,忘得很快。

    诸恺奇眉头瞬间耸起,浓烈的责备瞪向她的方向。

    该死的女人,她……

    尤欣情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好整以暇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诸!恺!奇!诸子百家的诸,中心物恺的恺,奇思妙想的奇!给我记住了!”诸恺奇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告知道。

    若是她下次再敢忘记他叫什么名字,那……他不确定自己还能否像现在一般保持理智。

    “哦。”尤欣情淡淡地应了一声,没有过多的热络,只是有些感触。

    原来,不是朱元璋的朱啊,还以为他会跟明朝挂那么一点点钩呢,如今看来,她多想了嘛。

    就……只有一个“哦”?完事了?

    从没有如此挫败过,诸恺奇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眼角的肌已经开始了隐隐抽搐。

    不识抬举的女人,若是换在别人的身上,他能跟她讲这么多话,那人不乐疯了才怪呢。这个女人可倒好,一个“哦”字就敷衍了事,还真是不在意得彻底呐。

    “那个,你什么时候离开啊?”对他的名字不做过多的探究,她比较关心的是,他到底什么时候能离开她的小窝。

    “谁叫‘那个’?”诸恺奇铁青着脸色,眸子里的怒气已经很是明显。

    死女人,别逼他!

    尤欣情皱皱眉,不满之色尽显在小脸上。

    什么嘛,他还真以为到了这里仍旧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大明星啊,瞧瞧那副目中无人的模样,她还真想把他一扫帚轰出去呐。

    哼,叫他“这个”“那个”又怎么样?没让他立即滚蛋,那已经是相当给他面子了!

    诸……诸什么来着?

    诸恺奇面无表情地斜睨着她,大有一副若是她再敢叫出“这个”“那个”就让她好看的架势。

    长呼一口气,确保自己不至于存在爆口的趋势之后,尤欣情这才郑重其事地道出,“诸先生,请问你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这样总没错了吧,虽然记不得他叫什么,可是这个称呼,全天下姓诸还有姓朱的男人统统适用,那个毛的家伙该应该找不出什么骨头了吧。

    “咳咳——有没有咖啡啊?口好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要求一般,诸恺奇径自轻咳一声,做出一副口干舌燥的模样,明显在故意折磨着她的焦急。

    “姓诸的!你不要逼——我——”尤欣情眯起烧得发红的秀眸,她仿佛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

    死男人,他……喝咖啡?!

    第十二章 不是让您品尝咖啡的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3 本章字数:1607

    “怎么了?有何贵干?”诸恺奇装出一副故作无辜的模样,嘴角扯着弯曲的弧度,仿佛对于她的怒气来源完全不知。言芑瞟噶

    尤欣情深呼一口气,这才勉强冷静地道了出声,“这里是我家,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知道啊。”诸恺奇不予置否地点头同意道。

    他当然知道这里是她家咯,他又不是像她一样记忆力那么低弱。再说,这种小地方,配是他家吗?

    “你不认为你的行为很过分吗?”冷静,保持冷静,不能爆口。尤欣情自我心理安抚着。

    “我只不过是要一杯咖啡嘛,这不是待客的基本之道吗?还是说,你家连咖啡都没有?”诸恺奇成功地完全了黑白颠倒的任务。

    “当然有!”受不得激,尤欣情立即条件反地反驳道。像她这么有小资情调的宅女,小窝里怎么可能不储备咖啡这种必需品?

    “那就去准备吧。”诸恺奇大刺刺地坐在沙发上,像一个大老爷似地开口命令道,找不出任何扭捏之色,彷佛这里原本就是他家,而她,则是伺候他的女佣。

    “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尤欣情抿着唇,不得不再次重申一个严峻的事实。

    然而,霸道的声音硬是毫不留情地将其打断。“不好意思,我口干的时候没有参与讨论的欲望。”

    呼吸,呼吸,再呼吸。尤欣情闭上气红的双眸,静默着。

    一、

    二、

    三、

    ……

    无数的天人交战之后,终究是无可奈何地妥协在他的可恶之下。

    “拿铁,还是蓝山?”睁开眼睛,询问的口气很是不善。

    她是倒了多大的霉才会遇到这个可恶的男人啊?她实在是搞不懂,人家她成日里窝在自己的小窝里,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冒出来一块赶不走的狗皮膏药啊,她尤欣情是招谁惹谁了啊?

    “嗯……蓝山好了。”诸恺奇毫不客气地回应道,达到自己的目的,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了。

    迈着愤愤的步伐,她只能委曲求全地泡着咖啡,她简直就比当年签订《马关条约》时期的大清帝国都要受辱。

    唉,想她尤欣情优哉游哉二十载,谁能料想得到,今日竟然落魄到此般地步?家门不幸啊——

    “请——喝——”尤欣情咬牙切齿地挤出两个字,将散发着醇香的蓝山咖啡重重地放在他的面前,眼神似乎在咆哮着“最好喝完赶紧滚蛋”的讯息。

    诸恺奇自动无视于她紧绷的面容,径自优雅地端起咖啡杯,轻轻地吹着表层,待热气散开,慢啄一口,闭上双眸,眉宇间抒发起享受的气息。

    咦,还……真的不赖耶!看不出来,这个女人长相和格不怎么讨人喜欢,倒是这泡咖啡的手艺,不得不令人称赞呐。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现在不是让您品尝咖啡的时候。”打破宁静,尤欣情恼怒地再次郑重提醒道,一张秀脸尽是满满的怒意。“如果可以,我想,我们有必要严肃地进行一番谈论!”

    臭男人!死男人!混蛋男人!尤欣情把一切恶毒的词语全部附加在他的身上,甚至恨不得立即制造出一个小人布娃娃出来,在他的身上扎上十万八千针,看他还能不能继续嚣张下去!

    第十三章 三个疯狂的花痴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3 本章字数:1714

    “讨论什么?”诸恺奇故作无知地随意问道,全部的神情意志仍旧致力于品味咖啡上,甚至连余光都没有瞥向说话的主人公一眼。言芑瞟噶

    “敢问,您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尤欣情不厌其烦地再次重复问道,故作恭敬地愤愤盯着他。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准确的答案,以便接下来的日子有盼头地度过。

    “这个嘛,当然是要看我的心情了。”在她的急切目光之下,诸恺奇仍旧是一副悠哉的神色,再次啄一口咖啡,品味着香醇的余味。

    “你……”尤欣情气结,但理智还是提醒着自己要保持冷静。“你不是大明星吗?难道你这一期间都不需要工作?”

    她对他之前的言论提出严重的质疑!若真是大明星,他哪会这么清闲啊?摆明是在信口开河嘛,幸好她当时并没有上当受骗。

    “嗯哼。”诸恺奇不予置否地耸耸肩,对于无知之人,他向来不愿做出过多的解释。

    “你……”他这一副无赖的模样,成功了惹毛了她。尤欣情急欲发作,却在这时传来一阵不期然的敲门声,速度,很是着急。

    谁……谁啊?那么着急,莫不是家里着火了?

    打开门,一阵强风席卷而来。

    “啊——”尤欣情忍不住一惊,身子随着力度向后倒去,趔趄了几步,这才勉勉强强稳住了身子。

    “诸恺奇在哪儿?诸恺奇在哪儿?”三个没头苍蝇般的女生急匆匆地冲进房内,左顾右看地找寻着目标物。

    “啊——诸恺奇——诸恺奇——”不晓得是谁叫了一声,接下来,引发了可怕的连锁反应。

    “啊——”

    “啊——”

    “啊——”

    ……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在房间里爆炸而开,尤欣情受惊地堵住耳朵,一张小脸恐慌得紧皱了起来。

    这是……发生了神马情况?命案现场吗?

    “是他!是他!真的是他!”一号花痴双手合十地举在前,一朵朵桃花从眼睛里冒出。

    “呜呜,我们终于见到诸恺奇本人了,好激动哦!”二号花痴附和着。

    “对咩,对咩,我现在感觉呼吸都困难了,激动死了。”三号花痴也不甘示弱,淋漓尽致地展现着花痴本色。

    被三个小女生品头论足的男人依旧安然地坐在沙发上,虽然起初也曾有过一丝微乱,但绝不至于像某个女人一般,至今仍旧没有缓过神来。

    “喂!你们三个怎么来了?”耳畔传来一道戏谑的冷笑,尤欣情这才从愣怔当中回过神来,伸手赐给她们一人一个爆栗。

    这三个丫头怎么莫名其妙来了?若是要蹭饭,也应该是到楼下爹地妈咪那里去啊,她们跑到她的小窝里做什么啊?奇怪了,她的小窝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

    “呜呜——好激动哦——”三人仍旧沉浸在花痴的氛围之中,完全没有理会头顶爆栗的痛感。

    咦?尤欣情一挑眉,难得哦,她们竟然没有跟她反抗,这算是天下红雨了吗?

    “喂——你们三个白痴到底来我家里做什么啊?”尤欣情大吼出声,故意把嘴巴贴近她们的耳朵。

    虽然很不想理会她们,可终究要知道她们的目的在哪儿吧。

    当然咯,她绝对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她们是来好心看望她这个表姐的,这三个白眼狼才不会有这种好心呢。那么,这个房子里除了她,也就只有……

    第十四章 打狗还要看主人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3 本章字数:1521

    “我们当然是来看大明星的咯。言芑瞟噶”三个花痴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冒着桃心的双眸仍旧没有移开沙发的位置。

    “看……大明星?”尤欣情忍不住一愣,目光顺着她们的方向幽幽地望去。

    该不会,是来特地看那个男人的吧?

    “表姐,都亏了我们吧,要不然,你怎么可能有幸跟这么一个大帅哥相处一整周的时间啊。如若不是我们还需要上学,才不会填写你的资料呢。”花痴一号颇为遗憾地说道,换而言之,这就是说,尤欣情困惑了好久的罪魁祸首终于浮出了水面。

    原来,确实是这三个花痴的杰作!受——死——吧——

    “啊——表姐,你干嘛打我们啊?”三道声音同时响起,捂住脑袋,终于把视线转移向了正在张牙舞爪向她们施加暴力的小女人。

    “你们还敢说!莫名其妙地给我塞进来一个男人,你们难道不晓得我最讨厌生物打扰了吗?想死是不是!”尤欣情疯狂地叫嚣着,下手完全不留余地。找到罪魁祸首,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她们的脑袋爆开花了。

    臭丫头,死花痴,害得她那么惨烈,都是她们的过错!

    “吼,表姐,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跟诸恺奇亲密接触啊?早知道能够被选中,就算是逃课,我们也应该填写自己的信息嘛,才不会让给你呢!”质疑的声音填满了不平的意味。

    坐在沙发上看戏的男人赞同地点了点头,总算有个明理的人了,不像那个疯女人,脑袋像是被灌了水似的。

    “你以为我稀罕是不是?我巴不得打包送给你呢!臭丫头!”尤欣情气喘吁吁地挥着拳头,她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有这么三个花痴表妹。

    诸恺奇峻眉一挑,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在膝盖上。无可厚非,他很不欣赏她这句白痴的话语。

    “大明星,偶像哥哥,救救我们啊——”一道声音向悠哉坐在的男人飘去,下一秒钟便获得了另外两个人的认可,争先恐后地向他寻求着庇护。

    诸恺奇一挑眉,英雄式地站了起来,将三个小花痴护在身后,成功地抵挡住了某个疯女人的追击。

    打狗还得看主人呐,这个女人公然在他面前欺负他的粉丝,岂不是摆明欺负到他的头上?

    “你让开!”尤欣情隐忍着怒气,咬牙切齿地说道。

    她今天非得好好地教训这三个死丫头不可,否则,下次指不定什么时候被她们卖了还不自知呢。

    “她们是我的粉丝,你认为,我可能让你当着我的面随意地欺负吗?”诸恺奇慢条斯理地说道,环抱住双,锐眸里散发着一道威胁的光芒。

    “你们三个,给我滚出来!”与他强势的气魄无法对抗,尤欣情只能把矛头指向低一层的生物。

    臭男人,长得这么高大干什么?碍事!

    完全不理会她的叫嚣,后面的三个得势小人则是挤眉弄眼地朝着她吐舌头,得意洋洋地做尽一切小人的举动,压儿没有把她这个表姐放在眼里,无疑又是让尤欣情好一阵气结。

    该死的男人,为虎作伥,把她的生活都搅乱到什么程度啊?

    第十五章 3D蒲团海报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3 本章字数:1680

    “恺奇哥哥,你真的长得好帅哦!”

    “恺奇哥哥,你平常都会去哪里啊?”

    “恺奇哥哥,你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都会做什么啊?”

    ……

    三个花痴围绕着某个鹤立**群的男人问个不停,娇嗲的口吻让杵在一旁无聊看着电视机的小女人第二百零一次地反胃了一番。言芑瞟噶

    余光淡淡地瞥去噪音的方向,尤欣情不着痕迹地做出了一个作恶的姿势,不予苟同地摇了摇正义的脑袋。

    唉,世风日下呐,瞧瞧看,这是神马画面啊?活生生的一张3D蒲团海报嘛,真是有够香艳。那个臭男人,还真是会享齐人之福呐,把她那三个花痴表妹迷得团团转!

    就在尤欣情瞥向他的瞬间,诸恺奇的目光也看向了她,眉毛一挑,似乎是在向她宣示着什么。

    咦?他的意思是什么?

    “恺奇哥哥,我有好多同学都很喜欢你呢。”

    “恺奇哥哥,你喜欢的女生类型是什么样子的啊?”

    “恺奇哥哥……”

    ……

    噪音似乎没有停歇的趋势,尤欣情扭曲着小脸,极力忍耐着嘈杂的声音。然而,面对愈演愈烈的架势,她终于忍无可忍地摔下遥控器,冲着那三个唧唧歪歪的麻雀大声地吼道,“你们三个!立即滚出我的视线范围!”

    该死的,吵死她了,她的耳膜都要被这三个白痴吵破了!

    “才不要,我们要跟恺奇哥哥相处嘛。”三人异口同声地否决道。

    她们好不容易休假,明天就要被抓回学校的囚笼里了,当然要趁着空档争分夺秒地跟偶像相处咯。

    “闭嘴,这里是我家,现在立即滚出去!再敢啰嗦,你们的那个什么偶像我一并把他赶出去!”尤欣情一副包租婆的架势大吼道,就差没有拿着一把菜刀当众威胁了。

    “不要啊,不要赶走我们的偶像。”

    “表姐,不要这样啦——”

    “表姐——”

    哀嚎声四起不断,三人双手合十抵在前,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尤欣情恍惚地以为自己是一个逼良为娼的恶毒老鸨。

    然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想到她们给她造成的种种麻烦,仅存不多的小愧疚轰然而灭。留下的,只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果断。

    “如果不想你们的偶像被我赶走,现在,你们三个,立即滚出我家!”

    如果她表露出一丝仁慈的意味,这三个臭丫头绝对会蹬鼻子上脸地要求今晚留下来的。她莫名其妙多了一个麻烦已经够了,可没有那么多心绪招待这三尊大神。

    三个花痴女立即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乖巧地点点头,留恋地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偶像,这才迈着不情不愿的步伐朝着门外走去,生怕超级大偶像因为她们的关系而被流落街头,那她们可就罪孽深重了。

    重重地关上门,送走了三位尊神,尤欣情终于有机会对仅剩下的男人进行说教了。

    “诸先生,你想勾搭未成年少女没有关系,但是最好别打那三个白痴的主意,否则,你走不出这扇房门的!”尤欣情一本正经地宣告道。

    身为表姐的她,多多少少也应该尽那么一咪咪义务的。要不然,若是她们三个傻乎乎的白痴被这个大色狼骗了身心,那妈咪一定会砍了她的!

    第十六章 知道他有多红吗?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3 本章字数:1528

    “这番话,你应该跟你那三个花痴表妹说吧?”诸恺奇嗤之以鼻地冷笑一声,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言芑瞟噶

    “花痴表妹?”尤欣情难以置信地瞠大了双眸。

    这个男人他……他敢不敢再虚伪一点儿?

    虽然她也确实承认那三个丫头过于花痴,可是,他也不必要说得那么直白吧?

    “什么样的女人我没见过,你真以为我会觊觎三个黄毛丫头?”诸恺奇继续发表着高论,对于她那些没必要的担忧不予置否。

    之所以放任那三个花痴在他耳边叽叽喳喳,主要原因就是为了惩戒眼前这个女人。若是放在平常,他早就甩袖而去了,哪会干坐在那里任凭她们在他耳边制造噪音呐。

    尤欣情咬咬牙,气急败坏地瞪着他。

    这算什么?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真是搞不懂那三个白痴怎么会迷上这种没品的男人!若是那三个丫头听到她们崇敬至深的偶像对她们的评价如此糟糕,指不定要伤心到猴年马月呢。

    “下次阻止一下你那三个花痴表妹,我可不想增添一些不必要的应酬。”诸恺奇趾高气扬地告知道,这种意外,一次就足够了,他可不想再有一次这种难以脱身的机会。

    “你……”死男人,拽什么拽!

    “她们喜欢你,那是你的荣幸。能有个人认识你,你应该庆幸才对。否则,像你这种没名气的小明星,很快就会被淹没在娱乐圈的浪潮里了。”

    “女人,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红?”诸恺奇眯起锐眸,颇有架势地质问道。

    她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啊?他诸恺奇在地球上的知名度何其之高,就差没有红到火星去了,她竟然敢质疑他的名气会陨落?

    “能有多红啊,我之前连你的名字都没有听过。”尤欣情不以为然地说道,甚至现在,她都没有办法记起他的全名。

    诸……诸什么来着?忘了!

    “你真没听过我的名字?”诸恺奇不愿相信地再次确认道。虽然之前也曾听她如此说过,可是,他只是当做赌气之话对待罢了。毕竟,像她这个年龄的人,只要不是活在穷乡僻壤,都应该知道他的大名吧。

    “呃……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你,确实是这样的,诸先生。”尤欣情故作惋惜地说道,在最后三个字上着重加强了特殊的语气。

    “你最好别在这里给我玩文字游戏,从今以后,要么直呼我的姓名,要么就叫我的英文名字。”诸恺奇紧绷着面容,体内的怒火蠢蠢欲动着。

    别以为他听不出这个女人的深层含义,此诸非彼猪。可是,就是有那么一些人愿意曲解,就比方说眼前的这一位。

    每次听到她喊诸先生的时候,他总会有一种她在光明正大骂他的感觉。而他也知道,这个女人确实做得出来。

    “切,谁知道你的英文名字是什么啊?”尤欣情故作呕状地伸伸舌头,眼底毫不掩饰地迸出一抹嘲笑的光芒。

    还英文名字咧,崇洋媚外的家伙,再过几年,他是不是就把自己的本名给忘了啊?

    更何况啊,她连他的中文名字都记不全,还去记他的英文名字咧,恶——

    第十七章 啃什么啃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3 本章字数:1537

    “Ken。言芑瞟噶”将她小声地碎碎念全然收入耳底,诸恺奇“好心”地替她解答了疑难。

    他的英文名字跟中文名字一样出名,只要是说出Ken,绝对可以跟他诸恺奇对号入座。

    “啊?”尤欣情一头雾水地抬起视线,他……刚刚说了句啥?啃?啃什么啊?他该不会是狼人,想要把她啃了吧?

    给了她一记大白眼,诸恺奇挫败地长吁一口气,没好气地再次对这个反应迟钝的女人重复道,“我的英文名字是Ken!”

    白痴,她简直就是一个明晃晃的白痴!

    尤欣情皱皱眉。

    啃?这是什么狗屁英文名字啊?哪个正常人会叫自己是“啃”啊?莫不是,他把自己当成Dog了?

    “那……你的中文名字叫什么来着?”趁着这个机会,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再重温一次,省得他日后再毛地找她的麻烦。

    呵呵,没办法,谁让她对这种不重要的事情很容易忘光光呢。要怪就只能怪他太不出名了,要是像她的承宪欧巴一样高知名度,那她还需要费力地记住他的名字吗?

    “你这个女人……”难以置信她竟然会问得出这种脑残的问题,诸恺奇恼怒地瞠大了锐眸,把所有骂人的词汇都汇集在了喉咙口,似乎一触即发便要全然向她袭去。

    她……竟然不知道?他曾经清清楚楚地跟她宣布,而她,竟然又问他叫什么!崩溃了——

    然而,诸恺奇最终还是以强大的自制力抵抗了下来,没有让自己失去形象,成为一个满嘴爆口的低文化人。

    “你给我听好了,牢牢地记在你的脑袋里,我,诸恺奇,Ken!这一次,记住了吗?”诸恺奇咬牙切齿地重申道,锐眸牢固地盯迫在她的小脸上,无形中早已形成一股强大的压力。

    若是这个白痴女人再敢忘记,他不确定自己下一次还会不会有如此大耐心。毕竟,他的脾气向来没有被如此挑战过!

    “哎呀,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称而已嘛,叫什么又有什么关系。”与他的正经八百完全相反,尤欣情则是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对于他的毛作风很是不予赞同。

    这个男人会不会太机车了啊?一开始,喊他“喂”的时候,强烈要求不可以!现在,她礼貌地喊他一声“诸先生”,嘿,人家大明星又不干了。

    管他什么诸恺奇,什么啃不啃的,说到底,不就是一个破名字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啊,就连总统都没有他来得毛,他一个小小的明星又算得了什么啊?

    “你下次可以试验一下有什么关系!”诸恺奇咬牙切齿地威胁道,对于这个不受教的女人愤恨倍至。

    “喂——你到底有没有搞错啊?凭什么要求别人一定要按照你的意愿行事啊?”尤欣情不由地来了火气,他又不是高高在上的君主,他以为他的每句话都是圣旨啊?他有下达命令的嗜好,她可没有奉命遵从的软弱呐。

    “因为……我是诸恺奇!”诸恺奇信然自负地告知道,环抱着双,故意扯出一抹高傲的嘴角,像是要表达嗤之以鼻一般斜睨着那个矮他近一个头的女人。

    没错,因为他是诸恺奇,向来没有人能够违背他的意志,而他,也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女人打破他的传统。

    第十八章 奇怪的收集物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3 本章字数:1574

    “咳咳——先生,抱歉地提醒您一声,就在一分钟之前,我还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主人到底是哪葱。言芑瞟噶”尤欣情同样也好心地告知道。

    虽然跟他相处了也有三天之久,可是,谁让他那么不红的,她对他的名字实在是不算敏感。

    “你……该死的女人,你以为你是哪葱?”被她的不驯彻底气翻,就连指责的话语都断断续续起来。

    她竟然敢说他是哪葱?这个该死的女人,她是向天借了胆子不成?

    “我哪葱都不是,我是人啊。”尤欣情慢条斯理地说道,耸耸肩,完全不理会他的怒容,成心就是想要把他气死。

    呃……气死倒是不必,把他气得滚蛋就可以了。瞧瞧看,她够善良吧!

    诸恺奇恶狠狠地瞪着她,这一次,他完全被气得说不出一句话了。

    这个女人,她……该死的,他竟然找不出一个可以形容得出她可恶的词语!

    视线平移地看向他那高低起伏不平的脯,尤欣情噙笑地抿紧了嘴唇,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憋屈着自己,勉强放任心中的小人儿暗自咆哮着。

    哈哈,如果不是迫于他的恼羞成怒,她现在真的很想放声高笑呐,像他这种嚣张的男人也有被堵得哑口无言的一天呢,他这副滑稽的表情,真的是太好笑了。

    诸恺奇紧绷得一张面容,嘴角的肌一抽一颤,锐利的眸子里似乎闪烁着某种复杂的光芒。

    看来,他有必要抽个时间给她恶补一下了!

    *************************************************************

    新的一天开始!

    吃过早饭,某人又是一如既往、日复一日地蜗居在电脑桌前,目不转睛地盯看着屏幕上心仪的偶像。

    而某位被长期忽略的大明星则是百无聊赖地四处走动着,宛如参观动物园一般左瞧右看。

    “这是什么?”诸恺奇拿起柜台上的奇异物品打量着,像是喃喃,也像是在询问。

    她家还真是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呐,脏兮兮的还要摆在客厅的位置。难怪这个女人个孤僻,就连她收集的物品也是让人难以理解。

    不远处的小女人充耳不闻地继续紧盯着屏幕,就连余光都没有做出任何的转移。

    诸恺奇无趣地冷哼一声,重重地将物品放回原地。然而,意外,总是来得那么突然。

    “砰——”伴随着一道摔落的犀利响声,在所有人的意识都来不及反应之际,刚刚还被他拿在手上的物品,如今已经……四分五裂地陈列在地板上,粉碎的细末似乎在狂声地向人类宣示着,没有任何补救的可能。

    “呃……”诸恺奇脸色僵硬地抬起视线,果不其然,对上了一张震惊十足,怒气非常的小脸。

    Shit!那个破玩意也太脆弱了吧,不就是一摔嘛,犯得着给他来一个粉骨碎身吗?

    “诸恺奇!你……”尤欣情难以置信地看着地上的残骸,想不到,第一次喊出他的名字,竟然是用了这么恨之入骨的情感。

    他……把她的宝贝摔碎了?而且,还是摔得碎碎的!

    第十九章 臭钱配臭脸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3 本章字数:1652

    “咳——多少钱,我赔给你。言芑瞟噶”诸恺奇轻咳一声,缓解了自己尴尬的情绪,随后掏出钱包,爽快地抽出几张百元大钞。

    有必要反应那么大吗?不就是一个破玩意嘛!

    “诸恺奇!你这个混蛋!”原本就气急的心情,在看到某人那副打算用钱摆平一切的嚣张行径之后,尤欣情的怒火更是燃烧得旺盛了。

    不行,坐不下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他的面前,硬狠狠地夺过他那几张侮辱人的臭钱,出其不意地大力摔到了他那副自以为是的臭脸上。

    臭钱配臭脸,真是绝配!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该死的女人,你做什么!”诸恺奇终于意识过来,恶狠狠地瞪着眼前那个造次的女人,皱起剑眉,难以置信地大吼道,脸颊上的微痛感清晰地提醒着他刚刚所受到的屈辱待遇。

    她竟然敢用钱砸他的脸?他向来最珍重的就是他这一张脸,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在上面增添过一道伤痕,而这个该死的女人,她竟然……

    尤欣情毫不理会他的叫嚣,径自蹲下身子,哀悼着她逝去的宝贝。

    姥姥唯一送给她的礼物,她最钟爱的纪念品,就被那个该死的男人打破了。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喂,我都说赔给你了,有必要吗?是不是钱不够,我再给你好了。”不理解她到底为什么如此在意,诸恺奇犹不知死活地再次掏出钱包。

    按理说,那个破烂玩意几十块钱也就能买到一个,刚刚他已经拿出了五张百元大钞,却被那个该死的女人丢到了他的脸上。

    难不成,她还嫌不够啊?算了,算了,反正他不差钱,被她讹一次就讹一次吧。

    尤欣情干脆半跪在地上,置若罔闻地继续哀悼着她保存了N年的礼物,泪水忍不住失控地爬出眼眶。

    当初她特地把它放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就是为了每天可以看到它的存在。却不晓得,正是这个原因才导致了它的粉身碎骨。如果当时把它封闭地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那个可恶的男人绝对不会有机会碰触到它的。

    呜呜呜,她……是罪人呐!

    手掌持续保持着给钱的姿势,而某人显然将他完全忽略了过去。诸恺奇悻悻然地收回手臂,言语里充满着鄙夷的意味。“切,不就是个破烂玩意嘛,碎了就碎了,我正嫌它污染我的眼球呢。”

    “你滚出去!马上滚出去!”尤欣情倏然直起身来,气势汹汹地冲着他大吼道,小手也恶狠狠地连拖带拽着,活像是一只被惹毛了的小狮子。

    她不想再听到这个男人的任何话语,不想再看到这个男人任何一秒,滚出去,现在就让他滚出去!

    当时同意他入住就是一个错误,现在,她已经为犯下的错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就让一切都恢复原状吧,他彻彻底底地滚离出她的生活,最好一辈子再也没有偶遇。

    “喂——你这个女人……”正欲恼怒地指责她的莫名其妙,诸恺奇却不期然地对上她那张满是泪水的小脸,不由地倏然一颤,心脏仿佛被什么揪住一般。

    她……哭了?

    可是,就因为那么一个破东西?

    值得吗?

    (收藏的亲亲咧?肿么冒泡的人那么少咧?小幽好孤单,哪位亲亲出来现现身捏?)

    第二十章 有效的一招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3 本章字数:1743

    “你走!现在就走!”尤欣情使出吃的力气,卖力地推着他的身子,动作之间,泪水还不住地向下涌出。言芑瞟噶

    “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哭什么?”诸恺奇感到很是莫名其妙,他不就是打破了她的一件摆设嘛,她犯得着出现如此激烈的反应吗?甚至还要把他赶出去,至于吗?

    “请你离开!马上离开!”虽然是有礼的话语,可说出来的语气却是带有着无比的冰冷。

    她不想再看到那个男人一眼!

    诸恺奇屹立不动地杵在原地,某人的卖力推扯似乎没有任何的成效。

    “女人,你到底是怎么了?”诸恺奇双手按住她的肩膀,制止住她那一副恰北北的行为。

    只要是一个有头脑的正常人,都可以看得出她此刻的行为有多么不正常!

    他不相信她是因为一件摆设碎了而哭成这副惨状,其中,必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因素。除非,她有病!

    “放开我——你放开我——”挣脱不开,尤欣情只能气急败坏地大喊大叫着。当然,眼泪,仍旧不忘继续淌着。

    这个该死的男人怎么还不滚离她的视线?她好怕自己会一时失控让他的下场跟地上的残片一模一样。

    诸恺奇皱起眉头,他不是没有见识过女人的哭功,但是,这个女人,成功地让他做到了心烦意乱。

    又一个第一次,她再次挑战成功!

    “放开我——放开我——”尤欣情仍在锲而不舍地叫嚣着,卖力地扭动着身子,迫不及待地想要逃出他的钳制,然后狠狠地将他扫地出门。

    诸恺奇目光倏然幽深下来,既然她不愿意正常沟通,那么,就只有……

    倏然,两片紧抿的薄唇出其不意地向下袭去,与那一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准确无误地相对。

    “唔唔——唔唔——”尤欣情瞠大了惊恐的双眸,脑袋顿时空白一片。

    他……在……吻……她?

    轰——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诸恺奇终于抬起薄唇,若有所思地看向眼前这个目光迷茫的女人。

    总算停下了,这一招果然有效,瞧瞧看,现在她不是就安安静静地杵在那里,不再大吼大叫,张牙舞爪嘛。

    不过,目的达成之余,他竟然意外地有了一项重大发现耶。

    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刚刚吻过的嘴唇,回味着不久之前那份甜蜜的触感。

    原来,不仅仅是她泡的咖啡附和他的口味,就连她的嘴唇,也蛮适合他的嘛。

    又是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喂,女人,你傻了不成?”诸恺奇抬起手掌,在她目呆的眼前晃动了几番。

    虽然他的目的确实是想让她闭嘴安静,可是,现在未免也太安静了吧?母老虎到小呆瓜质的转换,速度之快,还真是让人无法适应呐。

    “你……你竟然……”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尤欣情猛然打了一个激灵,朦胧的意识渐渐地回笼,小脸的颜色也由爆红转为青紫色。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对她……

    “防止你继续吵闹下去,我也就只能想到这唯一的办法了。”诸恺奇理直气壮地做着解释,脸上尽是一副坦然之色。

    本来就是嘛,之前他好声好气地给她赔偿这一招,对她而言没有任何作用,那他也就只能使用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办法了。而事实证明,这一招,确实有效。

11-2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