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炮弹:惹上腹黑大人物 21-30


    第二十一章 豪奢凯行为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4 本章字数:1468

    “你是为了……那个才……”尤欣情颤抖着身子,体内的怒气比先前更盛了。言芑瞟噶

    他的意思是说,他是为了不被她赶出去而有目的地吻她的?他竟然该死地因为这个狗屁理由而夺去她的初吻?他……

    不对,什么理由都不可以,他就本不应该对她做出那件混蛋的事情!

    “谁让你一直大哭大闹个不停,如果你肯好好地听我讲话,我也不必要使出这一招啊。”说到底,还是她的错嘛。他只能感慨一声,唉,女人呐……

    “你……”尤欣情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全身的细胞都气得颤颤发抖。

    敢情,还是她的错咯?他打破了她挚爱的珍宝,她不应该生气发火,反而应该立即磕头谢恩,拍手叫好喽?这个该死地男人,他的意思是如此表达吗?

    可恶,他那张臭脸是什么表情?还有他的口气,是什么意思?吻她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情是不是?还真是把他大明星委屈得够呛呐!

    尤欣情愤愤地恼怒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最在意的,竟然不是初吻被意外地夺走,反而却是他吻她的原因,以及态度问题。

    “你的情绪现在恢复过来了吧?说吧,你的东西多少钱,我赔给你。”诸恺奇保持着完全的理,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地上的残骸,毫不掩饰地展露着他的豪奢凯行为。

    之所以表现得那么难过,不就是想要从他身上狠捞一笔嘛,那就让她如愿以偿好了。只要数目不是太过分,他也没有必要跟她继续折腾下去,反正不过是钱包里从多抽出去几张而已嘛。

    “你以为,有些东西,用你的臭钱就可以买到的吗?”尤欣情毫不留情地唾弃道,之前的心痛再次蔓延全身的细胞,不仅仅是因为心爱的宝贝被打破,还有对这个男人豪奢凯行为表示无比的愤怒。

    怪不得他叫诸恺奇呢,名字里就夹杂着一个“凯”,给他起名字的人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呐,准是料定这个人成人之后绝对是一个败家仔!

    “女人!你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忍耐,我一旦发火,并不是你能承受得了的。”诸恺奇冷下声音,隐忍的怒气明显达到了发作的边缘。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了,他已经够低声下气地跟她求和了,甚至愿意做出最大的让步,赔款任她开口。可是她呢?能不能见好就收啊?

    “对不起,我也不想承受你所谓的怒火,请你现在离开。”尤欣情仍旧是之前那一副冷冰冰的口吻,唯一不同的是,眼眶里的泪水已不再涌出。

    就算要哭,她也会关起门来偷偷地哭,绝对不会在这个没心没肺的男人面前掉下一滴眼泪。

    “友情奉劝一句,再演下去,戏就过头了。”诸恺奇“好心”地提醒道,环抱住双臂,用犀利的锐眸注视着她,无形中已造成了巨大的迫力。

    身为亿万票房的影视咖不得不提醒她一句,她的演技和剧本实在是太烂了。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是一个正常人的思维,都会顺水推舟地狮子大开口,而后在钱的辅佐之下,意外划上圆满的句号。绝对不是像她一般,仍旧在那里高喊着什么“请你离开”!

    第二十二章 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4 本章字数:1516

    “演?戏?”尤欣情微微愣怔地喃喃着那些奇怪的词语,据这只言片语的线索,她竟然破天荒地破解出了他话中的涵义。言芑瞟噶

    该死的,他……他的意思是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演戏给他看喽?而目的只是为了……讹诈他的钱财?

    我靠咧,她可不可以脱下鞋来丢到他的头顶上啊?

    “我没有心情跟你打马虎眼了,老实说吧,到底要多少才可以平息。”诸恺奇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就料定了今天会被她大宰一笔。

    现在,他只希望能够尽快解决这遭该死的意外,然后顺顺利利地度过余下的几天,最后彻彻底底地离开这个令人无比窝火的鬼地方。

    “一千亿!你拿得出来吗——”尤欣情愤声地大喊道,双眸泛红地瞪向他,没有等他有所反应,出其不意地推开他的身子,径自跑去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狠狠地摔上房门。

    不行,她又要哭了。不过,她可没有忘记之前暗忖的志向,才不要在这个豪奢凯面前掉一滴眼泪呢,绝对不要!

    所以,她逃……哦不,是离开了。

    “砰——”的响声之后,宛如得到特赦令一般,尤欣情这才敢真正释放自己最真实的情绪。

    后倚着檀木房门,身子顺势倒下。泪珠像是失去重力一般扑簌而下,没有任何间断,也没有任何的停留。

    那个滚蛋男人,他懂什么?他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可以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是不是?

    摔碎了她保留了十几年的珍宝,夺走了她守候二十多年的初吻,他却是那么一副用钱摆平一切的可耻模样,这要她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无耻!可恶!混蛋!白痴!笨蛋……

    而正在这时,被她用尽贬义词语谩骂的男人正干杵在门外,愣愣地不知所措。

    那个女人……她又是发什么神经啊?她到底是在玩得什么把戏?

    挫败地扒了扒垂在额前的发丝,诸恺奇气闷地踱着步子,瞪着不远处那紧闭的门扉,真的很想一脚踢开,看看那个女人的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

    诸恺奇鲁地撕开包装袋,掏出一片他曾经最为鄙视的饼干食物,像是看着毒药一般与它对视了长达一分钟之久,最终还是无法抵挡得住胃酸的威力,成功地迈出了饱食的第一步。

    那个女人喜欢玩自闭,他可没有义务陪她一起疯。从上午闹僵之后,她就一直窝在房间里没有踏出门外半步。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而她,竟然可以不吃不喝地呆那么久,是成仙了不成?她都不会感到饿吗?

    可是,他饿了啊!

    虽然是他最讨厌的干饼干,但是,好歹也算是食物的一类嘛,最重要的是它可以填满他的肚子,这才是首要任务。

    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本没有必要为了跟那个臭女人斗气而牺牲自己的肠胃吧。不过,这笔账他会牢牢地记住,日后,有机会一定会还回来的!

    第二十三章 南辕北辙的报道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4 本章字数:1540

    百无聊赖地吃着饼干,诸恺奇决定打开电视来转移他的注意力。言芑瞟噶

    “正处于如日中天的影视歌三栖明星——诸恺奇日前受邀XX公司‘一周甜蜜恋人’活动,幸运儿从百万参与观众中抽选而出,完全公证。十一日上午,活动如期举行。明星诸恺奇日前正住于幸运者的家中,展开为期一周的甜蜜生活,粉丝可谓福利赚到最大,同时也让众多失之交臂的少女羡慕梦碎。而明星与幸运者的甜蜜故事后续如何,敬请继续关注本台报导,我们会为您追踪最新资讯。”

    平稳的报道声从电视机里传出,诸恺奇自我嘲弄地撇了撇嘴角,对于那女主播的说辞不予置否。

    呵,甜蜜福利?有待商榷吧!如果她看到她口中所说的大明星正在受屈地吃着饼干,而那个所谓的福利幸运儿无时无刻不在漠视着他,她就绝对不会说出那一番可笑的言语!

    换台!

    诸恺奇重重地按下遥控器,这种不实的报道,只能骗骗那些笨蛋花痴们。

    “大明星诸恺奇参加‘一周甜蜜恋人’活动,日前……”

    该死的,再换台!

    “幸运儿与当红明星诸恺奇共度甜蜜生活长达一周的时间,无疑羡煞了数万少女的芳心……”

    换台!换台!换台!

    “近日,明星诸恺奇参加‘一周甜蜜恋人’活动,与幸运儿展开甜蜜蜗居……”

    “砰——”屏幕息影,遥控器惨被无情地丢到了桌子上,而某人那两道高耸的剑眉直接皱到了一起,许久没有分开。

    Shit!还真是魂不散呐,为什么每一个电台的报道都是如出一撤,而事实,却是南辕北辙?

    该死的,想想还真是觉得有够窝火呐。他诸恺奇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待遇了?生来,他就被众人追捧长大,只有那个神经质的女人才对他不屑一顾。

    不屑一顾,呵,多少可笑的词语啊,从来没有想过它会在有一天应用在自己的身上。

    不由自主地瞪向那一扇仍旧紧闭着的门扉,越想越是气恼,诸恺奇加重了咬着饼干的力度,将所有无处发泄的恼火都转移到嘴下无辜的饼干上。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真的不得不感慨一句,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呐!当初,为了赌那一口气偏要留在这个小地方,现在可好,终于尝到后悔的滋味了吧!

    重重地长吁了一口气,诸恺奇仍旧得咬着硬邦邦、没有一丝滋味的饼干。

    “叮咚——叮咚——”一道不期然的门铃声倏然打破了寂静的氛围,窝在沙发上生着闷气的男人意兴阑珊地望了望门口的方向,暗自猜测着这个时间段会有谁来找那个神经女人。

    她男朋友?那种白痴也会有男人喜欢?

    安定神闲地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他似乎没有任何想要前去开门的意念,仅是将视线不着痕迹地移向了那一扇不晓得瞪了多少次的房门,一味猜测着某个女人到底会坚持闭关到什么时候。

    他是客人,她是主人,没有理由要他一个客人替主人开门招呼吧?

    诸恺奇毫无心虚地无视那响个不停的门铃,在这个时候,他倒是很有身为客人的自觉。

    第二十三章 他完蛋了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4 本章字数:1627

    “叮咚——叮咚——”似乎料定了房子的主人肯定在家,门外的按铃人完全没有任何停止的架势。言芑瞟噶

    诸恺奇呼出一口闷气,挠了挠快要爆炸的耳朵,终究忍受不住门铃的疲劳轰炸,只能起身烦躁地向门口走去。

    该死的,到底还有完没完了?没人开门直接滚蛋就好了,一味地按个什么劲儿呐。

    最好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如果门口站着的是什么无聊的阿猫阿狗,那他绝对会要他好看!

    “哇——大明星亲自开门呐,呜呜,我赚到了——”一道花痴的声音激动地响起,伴随而来的,便是另外两个花痴的激动附和。

    “赚到了,赚到了!偶像竟然帮我开门呐——”

    “呜呜——我要记住这历史时刻,以后每天这个时候都要纪念一下——”

    ……

    诸恺奇冷视着那三位不断发出“豪言壮语”的花痴,直挺挺地站在门口,并没有让人进屋的架势。

    Mygod!不会又来了吧?

    “恺奇哥哥,呵呵,我们表姐不在啊?”三人的视线不断向里瞄着,想要进屋的意味很是明显。

    其实,她们才不管表姐在不在家呐,她们可是冒死从学校里逃出来的,没多久就要返回去了。在这最后的时刻,当然要跟她们的偶像哥哥好好地话别一下下喽。

    “不知道。”诸恺奇面无表情地敷衍道,之所以之前耐着子对这三只麻雀和颜悦色,纯粹是因为在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面前争出一口气。而现在,观众又不在,他又何必违心地演绎。

    “呵呵,表姐这个大宅女怎么可能不在家呢,表姐——表姐——”三人扯着嗓子大喊着,有意识地忽略大明星脸上的抗拒,径自没皮没脸地向前硬挤去。

    “喂——你们……”诸恺奇身子一晃,目瞪着三人像泥鳅一般滑了进屋,他的守卫宣告着完全失败。

    Shit!又要被噪音干扰了!

    “耶耶——我们成功了——嘻嘻——”三人围成一团小声地叽歪着,而诸恺奇,则是百无聊赖地重新坐回沙发,峻脸上找不到一丝和善的气息。

    “啊——这是……”倏然,一道犀利的叫声凌空爆发而出,三个原本唧唧歪歪的小花痴均呈现惊恐状地牢牢盯着地上的惨状,仿佛果真看到了遍地遗骸的凄凉景象一般。

    诸恺奇不满地掏掏耳朵,皱眉瞪向发声的来源。

    叫什么叫啊?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里面发生了碎尸案呐。他就知道不能让这三只麻雀进入到他的视线范围,否则,眼下就是后悔的后果。

    “这个……怎么会碎了?是谁……是谁打破的啊?”某位花痴结巴地问道,其余两个人脸上的震撼感也未见任何消退。

    天哪,谁把这个稀世之宝打破了啊?

    她们不知道!可唯一肯定一点的是,打破它的人,死定了!

    “就是不小心打破的,怎么了?”诸恺奇不以为然地说道,看着她的震惊很是莫名其妙。

    这家人的反应,能不能不要都是这么如出一撤的神经质啊?

    “你……该不会是你打破的吧?”花痴二号小心翼翼地问道。

    天哪,千万不要啊——否则,她就只能为挚爱的偶像深切地哀悼了。

    第二十四章 背后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4 本章字数:1569

    “嗯哼。言芑瞟噶”诸恺奇没有任何疑问地点头承认道,他并不觉得自己需要为了打破一个破玩意而缩手缩尾。

    “什么?真是你打破的?”三位花痴异口同声地追问确认道,六双眸子瞪成了堪比牛铃般的大小。

    真的……是他?

    “没!错!”诸恺奇一字一顿地声明道,微缩的下巴已经彰显着他濒临不耐烦的先兆。

    这家人还真是奇怪呐,不就是一个破烂玩意嘛,犯得着一个莫名其妙地发疯赶人,三个比看到UFO景象更要惊讶吗?又不是多么值钱的珍品,他敢确定,那东西绝对超不过两百块。

    “那……表姐她……在哪里啊?”三人像是遭到电击一般浑身战栗起来,没头没脑地找着房子主人的踪影。

    完蛋了,完蛋了,这下真的完蛋了!

    “……”被她们突如其来的激动搞得莫名其妙,诸恺奇一时之间显然无法正常思考。

    他是住在了一家神经病人的房子里吗?这些人,怎么越来越奇怪啊?

    “怎么办?表姐肯定会发疯的!”

    “她现在会不会已经疯了啊?”

    “呜呜,表姐发疯好可怕的!”

    ……

    三人惊慌失措地喃喃着,难得没有理会就在眼前的大明星。

    “我有提出赔钱,是她不要。”诸恺奇突然意外地发声,不晓得为何,他感觉有必要为自己的清白声明一下。

    东西是他打破得没错,可是他有想过要补救啊,是那个女人在无理取闹罢了。

    “这并不是钱能够赔偿得了的。”三人叹了一口气,不能苟同地摇了摇头。

    闻言,诸恺奇又是深锁起眉头。

    搞什么?钱不能赔,难道要他用命赔啊?

    “这是外婆送给表姐唯一的礼物,没多久,外婆就患癌症去世了。表姐跟外婆感情最好,这个礼物,就是表姐思念的寄托。”花痴三号好心地告知道,看着地上那碎成一片一片的残骸,再次无力地摇了摇头。

    估计,是没有办法拯救了!否则,表姐也不会绝望地把它们丢弃在这里啊。

    没有想到一个破烂玩意的背后竟然会有这般深情的故事,诸恺奇不由地一僵,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那一道指控的目光,不由地感觉更是犀利了。

    原来,背后的原因竟是如此。原来……

    “咳咳——那个……我们还要上学,大明星哥哥,我们日后再会哦。”某位花痴像是想起什么似地,不自然地咳嗽一声,不再有过多的留恋,拉着另外两位花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消失。

    再不离开案发现场,难保表姐不会殃及池鱼。一想到表姐发疯的威力,三人的脚步迈得更快了。

    至于她们最最最挚爱的恺奇哥哥,那就……只能暂时Sorry了!呜呜,Sorry,Sorry,Sorry,Sorry……一万个Sorry啦!

    诸恺奇没有理会她们的变脸离去,蹲下身子,若有所思地望着地上的残骸,而后抬眼看了看那一扇紧闭已久的房门,眸子里闪烁着不明的光芒,复杂,而又深邃。

    第二十六章 难道有鬼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4 本章字数:1897

    同样的早晨,某人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心情。言芑瞟噶

    昨天,他还在餐桌上吃着热腾腾的早饭,而现在,他竟是窝在沙发上吃着硬邦邦的干面包!

    伴随着一道道低沉的叹息,诸恺奇时不时地瞥向那一扇紧闭的房门,完全失去了当初用力拍打它的勇气。

    距离她上一次吃饭,时间已经快要过去二十四个小时了。那个女人,真的要成仙了吗?不吃不喝就可以过活吗?

    要不要破门一查个究竟啊?没准儿她早就已经饿晕了,若是她饿死在里面,他也多多少少需要付点儿责任的。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多管闲事了?

    “咚咚咚——咚咚咚——”

    脑海里还在做着天人交战,拳头已经不由控制地敲在了那扇让他犹豫不决的门扉上。

    然而,门内的寂静,是对他唯一的回应。

    “咚咚咚——咚咚咚——”这一次,节奏不由地加快了。

    然而,除了寂静,还是寂静。

    不服输的细胞被彻底激起,诸恺奇更是大力地拍打在门板上。

    该死的,他就不信那个女人还能呆得住!

    门内,尤欣情虚弱地撑开一道细细的眼缝,想要回应,干涩的喉咙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谁啊?那么吵,不知道她好难受吗?

    “喂——开门——”长久的敲门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诸恺奇干脆加入了嗓音的辅助。

    尤欣情拖着沉重的眼皮,用仅存的一点儿意识保持着清醒,一不小心,眼皮就会关闭。

    开门?她也想制止那些该死的噪音啊,可是,怎么开门啊?她本没有力气起床唉。

    “开门——”诸恺奇叫嚷着,声音里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怒气。

    该死!他非把这扇门敲碎不可!

    床上的小女人无力地给了一记白眼,谁能把这个白痴的男人带走啊?

    “Shit!”门内没有传来任何的回应,诸恺奇不由地更是气结了,抬脚狠踹在门板上,大手恼怒地挥打着把手的位置,猛拽,硬拉。

    一个不小心,门,竟然自己开了!

    傻眼!就这样……开了?

    可是,视线飘进房内,那个女人仍旧窝在床上啊,显然给他开门的人并不是她,难道……房间里有第二个人不成?

    小心翼翼地环顾着四周,出奇的寂静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没有其他人,除了她,还是她啊。是谁给他开的门?难道,是……鬼?

    “刚刚……你给我开的门?”始终无法释怀心中的困扰,诸恺奇终究还是问出了口。

    尤欣情摇摇头,这一摇晃,让原本混沌的脑袋更是难受了,一张苍白的小脸皱得更紧了。

    “没有?那谁给我开的门?你房间里又没有别人!”诸恺奇绷起身子,煞有介事地瞄了瞄四周,心脏没由来地打了一个突兀,暂时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

    难不成,真的是……鬼?

    “诶……”尤欣情费力地撑着沉重的眼皮,想要出声解释,干涩的喉咙却发不出任何的声响。

    难受,真的好难受。

    “你怎么了?”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的异样,诸恺奇皱起眉头,狐疑地打量着她。

    这个女人的脸色怎么如此苍白啊?难不成,气到快要断气了?

    可是,至于吗?

    切——

    等等,诸恺奇脸色一僵,莫不是,她被鬼附身了?

    如此想着,全身的寒毛瞬间立了起来。

    第二十七章 突如其来的生病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4 本章字数:1549

    “咳咳——咳咳——”尤欣情突然失控地咳嗽着,伴随着沙哑的嗓音,像是要把肚子里的肠胃咳出来一般。言芑瞟噶

    她生病了,生了一场很是突然的病。

    诸恺奇猛然意识到一个事实,这个女人,真的生病了!

    “喂,你还好吧?”一个箭步冲到她的面前,诸恺奇扶正她的身子,一时之间竟然无措起来。

    他还真的没有独自面对过病人,现在是怎样?要他照顾吗?

    “水……咳咳……水……”尤欣情费力地挤出关键的字眼,重新闭上惺忪的双眸,现在的她,就连睁眼的动作都很是费力。

    诸恺奇不做声地凝视了她几秒钟,虽然不相信自己会伺候别人,可是,当视线触及到那一张虚弱惨白的小脸,一股陌生的愧疚感竟然油然而生,双腿也似乎不由控制地自行行动起来。

    毕竟,他确实不小心打破了她外婆留下的礼物,于情于理,递给她一杯水,就当做是赔礼道歉了。

    “给。”扶起她的身子,将杯子亲自送到她的嘴边。

    “嗯——”尤欣情迫不及待地喝着,一时情急,又是一阵咳嗽。

    “咳咳——咳咳——”好呛!

    “放心,我不会跟你抢。”看着她那一副几十年没喝过水的心急模样,诸恺奇没好气地出声揶揄道,可手掌却是不受控制地拍打着她的后背。

    白痴女人!

    喝完了整杯水,干涩的喉咙宛如下了一场及时雨一般,终于有了轻微地缓和,发出声来,也不再像之前那么费力。

    “我还要一杯。”主动把空杯子送到他的手里,尤欣情很是自觉地开口要求道。

    诸恺奇难以置信地瞪向这个把他的委曲求全当成是理所当然的小女人,而人家,干脆自动地闭上眼睛,决定不接收他的目光指责。

    脸部的肌变形地扭曲了一番,诸恺奇这才迈着不情不愿的步伐,再次为她倒了一杯水。

    他疯了,他一定是疯了,他诸恺奇什么时候伺候过别人啊?真应了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呐!

    “给!”这一次,口气明显恶劣了许多。

    尤欣情也不做任何扭捏,径自接过杯子,又是一次迫不及待的急饮。只不过虚弱的身子配上不符的狂饮,不免又是一阵呛声咳嗽。

    她真的很缺水,喝下去的水像是浇灌了干涸已久的土地一般,没等到进到胃里,它就已经被干涩的喉咙渗透了过去。几秒钟之后,喉咙又是一如既往的干涩,就像一个填不满的无底。

    没好气地接过空杯子,诸恺奇重重地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虽然喉咙还是干干的,但总归舒服了好多,她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喂——那个……刚刚是谁给我开的门?”房间静了下来,诸恺奇猛然又回想起那一个被他险些遗忘的问题,脸色不由地再次紧绷起来,探究着房间的四周。

    对了,那个……鬼……

    (亲们,小幽的文文换名字咯,希望可以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哈,亲们都出来冒个泡,要不然写得真的木有动力呐,么么哒!)

    第二十八章 取笑他的代价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4 本章字数:1570

    没有得到她的回应,诸恺奇心头的紧张度不由地更是加深了。言芑瞟噶

    难道,真的是难以名状的……鬼?

    “门本来就没有锁好不好!”尤欣情鄙夷地揶揄道,给了他一记无语的大白眼,心底暗暗地骂了声“神经”!

    明明内锁没有关,只要扭动外面的转手就可以打开。是他自己笨,还疑神疑鬼的,少污蔑她的小窝了,这里干净得很,最不干净的,就是他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男人了。

    “没有……锁?”诸恺奇猛然一颤,喃喃地咀嚼着这几个字眼,峻脸上出现了难得的尴尬之色。

    原来,是因为门没有关呐!他还以为……

    尤欣情像是意识到什么似地倏然皱起眉头,以一副打量的眼神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一会儿锁眉,一会儿皱脸,像是在很认真地考虑着什么。

    他……该不会是……

    “看什么?”被她怪诞的注视目光盯看得有些发毛,诸恺奇冷下脸,不善起了口气,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蚊子。

    瞧她那副怪样,准没好事儿!

    “你……该不会是怕鬼吧?”思忖了好久,尤欣情这才试探地问出了声。

    轰——某人的脑子出其不意地响起一道惊雷。

    “你真的怕鬼!”尤欣情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激动地说道,这一次,口气透露着无比的坚定,不再存有任何的疑问。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这个男人绝对怕鬼!她——肯——定——

    “Shit!你胡说什么!”诸恺奇恼羞成怒地低吼道,一张峻脸由红变青,再变黑,目光嗜血地瞪着那一脸窃笑的女人,峻脸上的鸷不由地更是加深了。

    “哈哈,我知道了,原来你的罩门是怕鬼啊。一个大男人竟然怕鬼,哈哈……”尤欣情很不厚道地大笑不止,对于他那欲盖弥彰的辩解完全不予理会,甚至还大大地取悦了她。之前虚弱的模样一时之间没有一丝复存,比吃了灵丹妙药都要有效。

    诸恺奇拉长了脸,起伏不止的膛表露无疑地彰显着他此刻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在计划着将她拆吃入腹。

    她找死是不是?竟然拿他最大的禁忌取乐,他岂会让她好过下去?

    没错,他是怕鬼!可是,这个事实绝对不是让她拿来当笑话消遣的,绝对不是!

    上一个笑他的人,也就是第一个笑他的人,如果没有意外,那人的脑袋被他敲得,至今都不会太灵光吧。至于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她想要跟上一个人一样的后果吗?

    “啊——你……”一道犀利的叫喊声突然从狂笑的氛围里爆发而出,这一次震惊的人,换成是她了。

    “你干什么啊?”尤欣情双手护住头部,轻揉着刚刚遭受到暴行的地方,两只眼睛则是愤愤不平地指控着施暴之人。

    可恶的男人,他干嘛突然莫名其妙地打她啊?不会提前告知一声啊?又笑又痛,害得她差点儿岔了气!

    “这就是你刚刚娱乐的代价!”诸恺奇宛如撒旦降临一般冷冷地告知道,而后抬起手,继续做出一个爆栗的姿势。

    既然敢嘲笑他,那就有义务承受娱乐之后的代价!

    第二十九章 打在她的屁股上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4 本章字数:1617

    “啊——你疯了啊?喂——”尤欣情难以置信地大叫道,一边还要抱头乱扭地抵挡着他的施暴。言芑瞟噶

    然而,无论如何卖力,终究不敌男人的攻略。更何况,她又躺在床上不能有大的动作,阻挠显得宛如螳臂挡车,好几个又重又狠的爆栗在她的头顶开了花。

    “痛啦——”尤欣情痛呼地大叫道,无奈至极,只能向上拽拉着棉被,想要它盖在头顶。然而,这一个空闲,脑袋上又成功地盛开了几个爆栗。

    这个男人,会不会太狠了?下手又重又狠,真的没有一丝忌惮的余地唉。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男人啊?

    不就是怕鬼嘛,那是他的问题。自己胆小,还怪得了人家了?

    不就是被她不小心识破而恼羞成怒了嘛,是他自己掩饰的功力太低,干嘛找她算账啊?

    总而言之,这个该死的男人,真是有够没品!

    “把头伸出来!”诸恺奇冷声命令道,大手硬拉猛拽地对付着她用来蒙住整个身子的丝被。

    蒙在被子里的尤欣情鄙夷地瘪了瘪嘴,呵,她会自动出去才是笨蛋啦咧,又不是脑袋进了水,哪可能没事出去找挨揍啊?哼,还把头伸出去咧,伸他个球啊!

    “OK,你觉得这样子我就没辙了是不是?给你最后三秒钟,你出来跟我道歉,我就饶了你。否则,后果可就要自负了。”诸恺奇冷哼地说道,看着她那副标准鸵鸟的样子,竟然不怒反笑地点了点头,还不计前嫌地大方赠送给她了一次回转的机会。

    然而,并不是每一次机会都有人能够把握得住。譬如此刻蒙在被子里的小女人,犹不知道所谓的“后果”到底为何。

    她只知道,像他那种小人,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如其到了外面被他打得爆栗开花,倒不如窝在被子里,虽不至于刀枪不入,起码可以隔绝一部分痛楚。

    所以,不出去!绝对不出去!

    三!

    二!

    一!

    很好,她还是没有出来!显然,她并没有识得他的好心。

    诸恺奇在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她以为,有被子的阻隔,他就没辙了吗?那她也太小看他诸恺奇了!

    抬起大掌,正欲以一个爆发力十足的爆栗开放在她脑袋的位置,却在这时,脑海里不期然地闪过一道灵光。然后,一个意外的想法,也在脑海里缓缓地成形。

    大手改变了方向,一个加速度用力,朝着她屁股的位置大力地拍下。

    “啊——”尤欣情半是吃痛、半是难以置信地一跃而起,掀开被子的小脸写满了浓浓的指控意味。

    他……他怎么可以……打在哪里?

    那可是……屁股唉!

    “我说过,后果自负!”诸恺奇毫无任何愧疚地得意宣告道,仿佛在闲适地告知外面的天气现在如何一般。

    “诸恺奇,你……”尤欣情气结到只能干瞪着他,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堪以媲美烧开水的锅炉。

    她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如此下流,打在她的……屁股上!

    他难道就不懂得,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吗?他们这些小明星私生活不检点早已不是例外,可是,人家她还是个清清白白的黄花小闺女呐,他怎么可以……

    第三十章 免费劳夫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4 本章字数:1740

    “怎么了?还很不服气是不是?想让我再打几下?”斜睨着她那一副有气无处发的模样,诸恺奇故意扯出一抹得意的冷笑,做出摩拳擦掌状。言芑瞟噶

    “你敢!”尤欣情绷起全身的细胞,神经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他……不敢吗?

    诸恺奇凛然一笑,“那你就来亲自验证一下,我到底敢不敢!”

    话音刚落,大手再次来到了她的屁股边,眼看就要毫不留情地落下。

    “你……你……”尤欣情呈现惊恐状地瞠大了眼眸,反抗又不得,一股怒火倏然上涌,喉咙一干,咳嗽声再度失控地响起。而且,比先前更烈,仿佛要咳出肺来一般。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该死的男人,他可害死她了!咳嗽好难受,谁能让它停止下来啊?

    “喂——你没事吧?”诸恺奇收起戏谑的表情,凝重起面容,忍不住发出了关怀的询问。

    她……应该不像是装出来的吧。

    “咳咳咳——你看……咳咳——看……”尤欣情断断续续地挤着字眼,就连脸色都咳得虚弱发白。

    很显然,应该……不是装的!不对,不对,应该把“应该”也去掉,或者换成是“肯定”。总之,不是装的!

    “好了,你别说话了!”诸恺奇没好气地说道,虽然一脸的敬而远之,但是,大手却是不由自主地拍在了她的后背上。

    “水……咳咳——”咳嗽的空档,尤欣情费力地挤出。

    接收到讯息,虽然百般不情愿,诸恺奇还是得认命地前去执行任务。

    水!水!水!要得可真是理所当然呐,还真是把他当成免费水夫了。

    “你真病了?”递给她一杯水,诸恺奇以一副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她。

    “咳咳——废……废话!”尤欣情没好气地给了他一记白眼,虽然她也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可是,事实终究是事实,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天知道,她尤欣情从小到大向来都是一个健康宝宝,虽不至于说不识医院为何物,可是,打针吃药次数屈指可数这绝对是一个无法争辩的事实。

    然而,如此一副健康的体魄,竟然被那个莫名其妙出现在她小窝里的混蛋硬生生地气出病来,她冤不冤啊?!

    “那……要去医院吗?”面对她明晃晃的指控目光,诸恺奇竟然破天荒地尴尬起来,眼神也不免透露着心虚的神色。

    毕竟,他也多多少少该负那么一咪咪的责任嘛。

    “不用。”尤欣情没好气地嘟囔道,她也只不过是有些上火而已,这种小病也要去医院,那还不笑掉人家的大牙啊。

    最最最重要的是,她对医院有抗拒,毕竟,她最爱的外婆就是从那里进去,却再也无法回来的。

    “那……你就这样子干杵着?”诸恺奇闷闷地反问道,很不幸,他向来也是属于健康宝宝的行列,对于生病这种虚弱的东西并不熟悉,还真不晓得如何跟病人相处。

    “你替我去药店买点儿消炎药,跟医生说,我喉咙痛,还有咳嗽。”尤欣情一边咳嗽,一边虚弱地说道。

    看来,只靠抗体是承受不住了,她得吃那三分毒的药片了。

    诸恺奇窘然,呵,她要求得还真是理所当然呐,现在不仅把他当成免费水夫,连跑腿小弟的工作也由他一人承担了,干脆,直接升级为免费劳夫了。

    诸恺奇闷闷地瞪着她。烦!难道,真的要他出去破天荒地为一个女人买药?

21-3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