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炮弹:惹上腹黑大人物 41-50


    第四十一章 女人中的战斗机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4 本章字数:1547

    尤欣情捧着小腹辗转反侧着,腹部的一阵阵痛疼让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连躺下来,也没有任何缓解的作用。言芑瞟噶

    最最最让她无语的是,那个男人进门之后,她的小腹似乎更痛更痛了。难道,它也不喜欢那个嚣张的男人?

    “喂——你到底是怎么了?需要我叫救护车吗?”看着她那副痛苦至极的模样,他也没由来地紧张了起来。

    她不会是要死了吧?脸色怎么越来越白煞了吧?

    “不用,我……我没事……”尤欣情虚弱地说道,她又不是想要上囧人报刊的头条新闻,那种事情叫救护车,她是疯了不成?

    “那你先吃药吧,昨天我给你买的药呢?你放在哪里了?”诸恺奇怪异地斜睨了她一眼,虽然暂时还不清楚到底哪里不对劲。

    “呃……我……我暂时不能吃药。”尤欣情支吾地否决道,尴尬地调开视线,不愿与他探究的双眸相对。

    她的痛苦,才不是那些药能够拯救得了呢。

    “喂,你到底是怎么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是故意在耍我是不是?”诸恺奇终于没了耐,如若不是她的脸色过度难看,他倒是真的会以为她在故意耍着他玩呢。

    尤欣情送给他一记大大的白眼,连嘲讽都懒得出口,干脆辗转地换了一个姿势,不愿与这种机车的男人多费唇舌。

    她恨大姨妈!可恶的臭亲戚,干嘛来得那么勤快啊?每次来都会把她折腾个半死,不痛上一整天绝对不算什么。

    “啊——”痛啊——

    尤欣情忍不住咒出声来,才刚在心里骂了骂它,它就给她来了一次超级大痛,真是小人!

    “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你死在这里,损害的可是我的名声。”诸恺奇口气不善地说道,都病成这样了还在逞能,她是想病死了再去医院吗?

    尤欣情背对着他,所以并没有看到他脸上过度的担忧。

    “我没有听过大姨妈来会死人的。”尤欣情没好气地嘟囔道,安然地躺在床上,对于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举动很是不以为然。

    虽然痛得要她的命,可是,终究不过是女人的习惯而已。她每月都会痛上一次,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要知道,一个月流血七天还死不了的生物,除了女人,绝无仅有了。而她,绝对是女人中的战斗机!

    “大姨妈?你大姨妈要来?”听不懂她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话,诸恺奇不解地皱起眉头。

    这跟她现在生病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咳——我这是女人每个月必经的生理期,死不了人的。你关上门就好,不用管我。”尤欣情红着脸,一字一顿地解释道。

    既然已经开了头,那就干脆走到底吧。反正,他们都是成年人,生理期,应该也不算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吧。

    虽是如此安慰着自己,可她还是有一种想要钻进地缝里的冲动。

    “生理期?”诸恺奇一窘,显然没有料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峻脸上不由地也泛红起来。

    原来,是她的生理期呐,他刚刚还在那里瞎紧张呐,可真是……够丢人!

    第四十二章 一定是着魔了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5 本章字数:1664

    “咳——你出去吧,我没事了,我想睡一会儿。言芑瞟噶”尤欣情尴尬地打破了弥漫的诡异沉寂,闭着眼睛,执意不肯看向他的方向。

    这可是她第一次跟异说她的生理期呐。那种私密的事情,她竟然告诉了一个谈不上熟悉的男人,吼,尤欣情,志大条了!

    “嗯。”诸恺奇同样也没自然到哪里去,尴尬地瞥了她一眼,而后便急匆匆地关上了门。

    天!这是神马情况?他可是诸恺奇唉,竟然……尴尬了?

    不就是一个所谓的生理期嘛,他又不是不谙世事的国小男生,又不是对女人没有了解,怎么会……

    呼——一定是着魔了,那个房间里一定有鬼,所以他才会变得那么不像他!

    脑海里不期然地浮现出临走之时那最后的一瞥,她……真的不要紧吗?

    脸色那么白,痛得那么惨,怎么可能会不要紧?

    拧了拧眉,诸恺奇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机。

    “Andy,女人生理期来了,怎样才会减少痛疼?”

    “什么?”电话的另一端,明显被吓了个半死。

    生理期?诸恺奇问女人的生理期?

    “快说!我不要废话!”诸恺奇毫无耐心地命令道,显然不想探究对方脸上的震撼有多么之大。

    “你怎么会问生理期啊?是跟你住在一起的女士生理期来了?”安迪八卦地问道,跟这位大明星相处那么久,从来没听他问过有关女人的一切话题。今天,算是破天荒了吗?

    “我说过,不要废话!”诸恺奇一字一顿地声明道,低沉的口气彰显着他已经达到爆发的结点。

    “咳咳——需要热水袋敷在肚子上,泡点儿红糖水让她喝下去,如果有柠檬,割开两半放在房间里,气味也有助于缓解痛疼。”安迪把自己能想到的绝招全部倾囊相授,虽然,某人的口气还真是超级的不讨喜。

    算了,不问就不问,惹毛这位大牌可是罪孽深重啊。反正她是他的经纪人,早晚会从他口里套出来的。

    得到想要的答案,诸恺奇二话不说地切断通话,甚至连一句“拜拜”都懒得多言。

    热水袋?红糖水?柠檬?

    呼——他一定是疯了!

    *************************************************************

    “喂——女人,起来了!”诸恺奇摇了摇那个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女人,等不及她有所反应,便直接将她由躺着的姿势变为倚坐。

    “嗯——”尤欣情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眸,愣怔地看着意外出现在她眼前的红色体,还没有办法适应得了突然的位移转换。

    这是……虾米啊?

    “快点,喝了它。”诸恺奇以惯有的语调命令道,直接将杯子向她的嘴巴里灌去。

    “诸恺奇!你搞什么啊?”尤欣情嫌恶地移开嘴巴,她都搞不懂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他就一个劲儿的让她喝,逼人喝毒药也没有这么积极的吧。

    “少废话!你不是肚子痛嘛,我问过人了,喝了这个就可以缓解了。”说话间,诸恺奇还丢给她一个热水袋。“把这个敷在肚子上,也能缓解一些。”

    没错,他是着魔了,否则,怎么会做出这种怪诞可笑的举动?

    第四十三章 他也会关心人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5 本章字数:1787

    “这是……”尤欣情愣怔地眨巴着双眸,难道,这是女人经期必备的红糖水?

    “发什么呆,还不赶快喝!”诸恺奇不耐烦地命令道,提醒式地敲了敲她的脑袋。言芑瞟噶

    再让她耽搁下去,杯子里的水都要凉了,到时候还缓解个什么劲啊。

    来不及多想,尤欣情条件反地一饮而尽,味蕾清楚地告知她,这就是红糖水!

    吼,难道,那个男人特地为她泡了红糖水?他……也会关心人?她是在做梦吧?!

    察觉到她的诡异目光,诸恺奇不自然地轻咳一声,收起喝空的杯子,装作淡然地嘱咐道。“如果实在忍受不住了,没必要撑着,医院里我有一个认识的朋友,他可以给你安排秘密检查。”

    “不……不用了,我已经感觉好多了。”尤欣情受宠若惊地说道,一杯热水下肚,她已经感受到了明显的缓解。更何况,她实在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进医院唉。

    “那你休息吧,有什么事情叫我。”诸恺奇状似随意地说道,意味深长地瞥了她一眼,便推门而出。

    不要误会,只是好心泛滥一次而已。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尤欣情若有所思地凝视着他离去的方向,当机的脑袋久久没有办法正常运作。

    他……这算是在关心她吧?

    情不自禁地抬起小手捏在她的脸颊上,啊——痛——

    是真的!不是梦!那个男人,真的在关心他!

    嘴角不由自主地轻扬起来,就连她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发笑。

    *************************************************************

    “你……好了?”诸恺奇意有所指地望了望她,能下床了,神色也没有之前的难看,应该……是好了吧!

    尤欣情徐步走到沙发的位置,察觉到他注视的目光,不自然地拽了拽衣角。“嗯,好多了。”

    静谧!简单的寒暄之后,空间里只剩下了无声的静谧,尴尬的气息流动在两人之间。

    “你……”

    “你……”

    企图打破沉寂,诸恺奇打算开口说些什么,而与此同时,尤欣情也默契地有了这样的打算。

    于是,两道声音交织在一起,尴尬地对望之后,两人又是同时偃旗息鼓。

    房间里,又是布满了沉寂。

    呃……好尴尬啊——

    尤欣情偷偷地拧了拧眉,暗自对自己进行了一番唾骂。

    吼,搞什么嘛?她到底是在尴尬个什么劲儿啊?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就是她素来鄙视的嚣张倒霉鬼嘛,也不过就是给她送了一杯红糖水,她犯得着表现得如此不自在吗?

    “那个……明天,是你的生日?”诸恺奇打破沉默,虽然他的脸上也洋溢着不少的尴尬。

    他从来没对哪个女人体贴过,面对这个“第一次”,他似乎完全没有办法做到如他所想的那般泰然自若。

    “咦?你怎么知道?”尤欣情不可思议地瞠大了双眸,过度的惊讶让她暂时忘记了尴尬。

    “没事,只是不小心知道了而已。”诸恺奇不愿多谈地敷衍道,转开视线看着屏幕上的画面,似乎又将她当成了陌生人。

    尤欣情没好气地呶了呶嘴,这个男人又恢复到最原初的状态了,还真是死不改呐!

    若有所思地凝视着他,她的第六感有预知,似乎,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将要发生。

    第四十四章 生日当天的意外惊喜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5 本章字数:1662

    “叮铃铛——叮铃铛——叮叮叮铃铛——”一道欢快的手机铃声凌空响起,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女人受到干扰皱了皱眉,伸出一只手,在桌子上茫然地索着响得欢愉的噪音体。言芑瞟噶

    “喂——”有气无力地按下接通键,心里老大不爽地咒骂着,到底是哪个没品人大清早骚扰人家的睡眠啊。

    “小情啊,生日快乐哦,爹地一定是第一个祝福吧。”电话的另一头,传来抢头香成功的男人激动的声音。

    “爹地啊——”尤欣情应付式地嘿然一笑,眼皮沉重地垂了下去。

    好——困——哦——

    爹地不是在外半工作半旅游嘛,记得她的生日做什么啊?郁闷了!

    “小情啊,妈咪也祝你生日快乐哦,你在家里乖乖听话,妈咪还有半个月就可以回家喽。”通话的对方发生了转移。

    “不急不急,你们可以再过一个月的。”尤欣情由衷地建议道,如果妈咪回来了,她的耳子又不得清静了。

    “嗯。”

    “嗯。”

    “嗯。”

    ……

    余下的话语,尤欣情几乎仅用一个单字敷衍完毕。待到她再次恢复意识,这才发现,通话早已挂断了猴年马月,而时间,已经要接近了中午。

    “嗯——”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吐出体内残留的污浊气体,神清气爽的一天,又开始了!

    咦?这是什么啊?

    尤欣情好奇地打量着桌子上包装美的盒子,里面装的,该不会是她的礼物吧?

    爹地妈咪是不可能了,他们远在十万八千里的地方,能记得给她打电话慰问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

    除了他们之外,还能有谁送她礼物啊?

    脑海里还在搜索着可疑目标,手指已经不由自主地将包装剥了个光。

    管它呢,反正在她的家里,就肯定是给她的东西。至于里面装的是什么,那就只有打开之后才知道了。

    轰——

    尤欣情被震得全身战栗起来,双手颤抖地捧着盒子里的物体,整个人都处于一副极度震撼的状态。

    怎么会?怎么会是……她最最最爱的东西?可是,当初这个东西……不是已经打破了嘛!

    “咳咳——”诸恺奇不知在何时已经现身,不自然地清清嗓子,刻意以一副淡淡的口吻随意解释道,“我把它拿去修了,虽然有些痕迹不能消除,但修理师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当然,他肯定不会说当初他可是费了多大的威胁才让可怜的修理师接下了这次的艰巨任务。

    “你……把它修好了?”尤欣情激动地问道,眼眶瞬间盈满了水汽。

    “不是我修的,我没那么好的技术。”诸恺奇故意否决道,双手在裤兜里,表现出一副极为慵懒的神色。

    “还是谢谢你。”尤欣情由衷地说道,她还以为那些碎片已经丢掉了呐,没想到,还可以看到它们完整地组合在一起。

    虽然说,当初就是他打破的。可是,若不是他,她的宝贝绝对不可能修理得那么好。

    诸恺奇淡然一笑,意外接收到她的感谢让他极为不自然。

    房间里洋溢起一股暧昧的氛围。

    第四十五章 曲将要结束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5 本章字数:1738

    “为了感谢你把我的珍宝修好,我特地找出我家收藏最久远的红酒给你喝。言芑瞟噶”尤欣情捧着一瓶看上去年代久远的红酒,屁颠屁颠地端到他的面前。

    “93年?不错哦。”诸恺奇主动拿起红酒打量着,嘴角扬起一抹满意的弧度。

    “那当然了,这可是我爹地的珍品呐,一直储藏着舍不得喝。”尤欣情骄傲地说道,不过,如果被远在澳洲的爹地知道了,不晓得会不会有想要杀死她的冲动咧。

    “为了庆祝我离开,不用浪费这么好的红酒吧?”诸恺奇故意揶揄道,慵懒的目光打量在她的身上,似乎想要从她的脸上找出一抹异样的神色。

    “啊?”庆祝他离开?他又是从哪里得到的讯息啊?

    “你不会忘记,我已经住在这里快要一个周了吧。”诸恺奇好心地提醒道,回想起前几天的点点滴滴,那是他人生里从未经历过的曲。而明天,这一段小小的曲就要彻底结束了。

    “对吼,一个周了。”尤欣情愣怔地喃喃着,脑海里同样也在上演着这几日的种种画面。没想到,这就要结束了。

    “怎么了?不会舍得不我吧?这么快就拜倒在我的西服裤下了?”诸恺奇调侃地说道,又恢复到之前的痞样,眼下的温情氛围也随之彻底打破。

    “我舍不得?呵,你是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啊?打从你住进来的第一天,我就巴不得你立即离开了。”尤欣情不甘示弱地回击道,虽然,她确实有那么一咪咪的舍不得了。

    毕竟,七天唉,除了爹地之外,她从来没有跟哪个男人单独相处七天的时间。人都是感的动物,尤其是宅女,生活里突然少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男人,她多多少少也会有一丝不适的。

    “很好,我也正好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了,这辈子我也不想再踏进你这个小破屋半步。”诸恺奇不怒反笑,笑着发狠的威慑力要远远超过横眉冷对。

    亏他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不舍呢,如今看来,完全是白费嘛。

    “最好是这样,我这间小庙,承载不起你这尊大神!”尤欣情咬牙切齿地对抗着。

    可恶——她怎么会对这个嚣张跋扈的臭男人产生不舍的感觉?她绝对是疯了!

    “我!想!也!是!”诸恺奇同样也是咬牙切齿,峻脸上的肌已经绷紧了起来。

    “哼!”

    “哼!”

    两人异口同声地冷哼一声,不屑彼此地背过身去,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此刻的行为有多么孩子气。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扑哧——”

    “扑哧——”

    又是不约而同,两人同时失控地溢笑出声,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多么幼稚。

    “咳——我明天要离开了,今天又是你的生日,我们暂时摒弃矛盾,好好地庆祝一下吧。”诸恺奇决定发挥绅士风度,转过身来,率先打破了眼下的尴尬。

    原本,他也没想跟她争吵起来。

    尤欣情也没有过多扭捏,顺势下了台阶。“好,我们今晚好好庆祝一下,把矛盾留到明天再解决吧。”

    没错,今天是她的生日,所有的矛盾统统滚蛋吧!

    (因为一些因素,文文暂时删掉了一部分,之后会在几天内传上来滴哈。如果给亲亲造成不便,还请见谅哦,不要拍死偶。不懂的问题可以找小幽撒,扣扣:1060361253  备注:小幽)

    第四十六章 她是酒鬼吗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5 本章字数:1657

    “干杯——”给两人的杯子里倒上红酒,尤欣情作势就要一饮而尽。言芑瞟噶

    “喂,你……不是那个来了嘛,能喝酒吗?”诸恺奇抓住她的手腕,略有顾虑地制止道。

    昨天不是还痛得死去活来嘛,今天就可以像梁山好汉一样豪饮了?

    虽然他不是女人,也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可也知道,经期是需要特别小心翼翼的。身为女人的她,不会连这点儿自知都没有吧?

    “今天是我的生日唉,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喝。”尤欣情豪气地摆了摆手,借以掩饰心底那抹不知名的闷闷之气。

    至于为什么,她完全不想探究!

    “干杯——”重重地碰在他的杯子上,尤欣情一饮而尽。

    哗——凉凉的,好爽啊——把这几天的所有不快统统爽掉吧!

    诸恺奇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糟蹋了这瓶上好的红酒呐。这个女人,完全当成水一样往嘴里灌嘛。

    “干杯——”话音刚落,又是豪气的一杯。

    “喂,不能再这样喝了,你会醉的。”察觉到她已经喝了不少,诸恺奇拉下她的手腕,将杯子直接从她手里夺了下来。

    “不要——我要喝——”尤欣情固执地抢夺着她的酒杯,语调已经有了明显的醉意。

    讨厌,这个男人干嘛管她啊?又不是她妈咪,管那么多做什么啊?

    抢不到酒杯,尤欣情呶呶嘴巴,把脑筋动在了酒瓶上。趁着他没有注意,干脆直接抱起酒瓶狂饮。

    杯子她不要了,酒瓶更好!

    “别喝了!”诸恺奇皱起眉头,瞪着她这副不驯的模样,再次费力地将酒瓶从她手里夺过。

    她是酒鬼吗?还抱瓶狂饮咧!

    “还给我——还给我——”尤欣情不悦地吼叫道,一张酡红的小脸上满是愤愤不平。

    坏男人,不仅抢了她的酒杯,就连酒瓶也要抢,简直坏死了!

    “喂——”瞪着她那两只胡乱挥舞的小手,诸恺奇费力地抓住它们,不满地冲它们斥责道。

    “没有礼貌!人家有名字,你干嘛一直喂喂喂地叫人家啊?坏蛋!只管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尤欣情突然静了下来,皱起眉头,醉意朦胧地指控道。

    他这个超级大坏蛋,总是喊她是“喂”,几乎从来没有正经八百地喊过她的名字。她的名字就那么不堪入口吗?

    想当初,她喊他“喂”的时候,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像是要把她吃掉似地。怎么轮到他,他就变得那么理所当然了?

    “尤欣情,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房。”诸恺奇识大体地顺势说道,不去计较她的无理取闹。

    这个女人,确实醉了。

    “不要!你还没有祝我生日快乐呢!”尤欣情进一步要求道。

    再怎么说,他们也朝夕相处了七天的时间呐,赚他一句“生日快乐”,也不为过吧。

    诸恺奇无奈地吐出一口气,不愿与醉鬼讲什么道理,终于忍辱负重地咬牙说道,“生日快乐!”酒鬼!他在心底暗暗地加上了称谓。

    尤欣情傻笑地望着他,眼睛里已经找不到具体的焦距。

    嘿嘿,他的脸上干嘛贴上那么多星星啊?奇好奇怪哦!

    第四十七章 开始脱了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5 本章字数:1538

    “好了,已经祝过你生日快乐了,现在我扶你回房间,好好睡一觉。言芑瞟噶”诸恺奇以最大限度的温柔语气诱哄道,企图扶起她的身子,将她送回房间里。

    谁知,尤欣情突然激动地站了起来,出其不意地让他一愣。还没明白个所以然,她就失控地大声嚷嚷了起来,手舞足蹈地胡乱挥打起来。“我没有醉——我不要睡——不要睡——”

    只是,软软的身子早就因为酒醉而站不稳,全靠诸恺奇及时将她扶住,才没摔个狗吃屎。

    馨香的身子与他突然亲密地紧贴在一起,呼吸之间,酒气夹杂着她独有的体香,教人很难不想入非非。

    然而,从她那张一开一合的小嘴里蹦出来的话语,就显得格外煞风景了。

    “我没有醉,诸恺奇,你听到了没有?你这个坏蛋明天终于要离开了,我要庆祝,我要庆祝啦——”尤欣情眯起一双迷蒙的杏眸,凑近瞅着他,却仍旧看不真切。

    这半是埋怨半是娇嗔的语气惹得他哭笑不得,敢情,她那么巴不得他离开啊?

    注视着她那一张泛红的小脸好一会儿,诸恺奇这才无奈地摇了摇头,一个弯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若是靠扶的,指不定要耗到什么时候呢。干脆把她直接打包送到房间里来得比较快捷!

    将她放在床上,诸恺奇转身离开。

    尤欣情费力地撑开一道眼缝,恍恍惚惚地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嘴巴一瘪,心里很不是滋味。

    臭男人,真没同情心,白白让他住了那么久,应该跟他要房租费的!

    待到他再次返回,尤欣情则是像猫咪一样蜷缩着身子,哼哼唧唧地小声呻吟着。

    “来,喝杯开水,醒醒酒。”诸恺奇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体贴地扶起她的身子,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

    “嗯?嘻嘻……”尤欣情伸手揉了揉惺忪的双眸,酡红的俏脸笑嘻嘻地对着他,调皮地道出了清醒时本不可能说出的要求。“你喂我啊。”

    他没有走,呵呵,他没有走!

    诸恺奇难得好脾气地爽快应了她的要求,将杯子送到他的嘴边。经历了今晚,他还真是感觉到自己不像诸恺奇了。

    “啊——”迷迷糊糊的小女人惊呼一声,感受到前一片热热的感觉,这才意识到,似乎有一半的水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色色地淌到了她的部。

    吼,原来水也是色的哦!

    一探究竟,却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么一副撩人的光景,衣隐隐欲现。若不是知道这个女人不屑于他,他倒是真的会以为她是在故意勾引他。

    “擦……擦一下吧。”诸恺奇提出建议,总不能让她湿着衣服睡觉吧。

    “嗯。”尤欣情听话地点点头,微闭着眸子,却也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

    那A按捏?她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要他擦吧?

    诸恺奇无奈地啧了一声,干脆直接推倒她歪歪倒倒的身子。“我帮你把衣服脱了,你直接睡好了。”

    好了,开始脱了!他竟然破天荒地有了紧张的情绪。

    第四十八章 意乱情迷的夜晚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5 本章字数:1651

    清凉的指尖滑过她泛热的肌肤,尤欣情情不自禁地嘤咛一声,酡红的小脸,再加上若有似无微张开的小嘴,无疑让气氛变得更是暧昧。言芑瞟噶

    咳咳——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呐。诸恺奇进行着自我心理催眠。

    虽然说,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可是,这个女人没没脑的,哪里能惹来他的欲望啊?

    可该死的,他就是感受到了体内不停上涌的热浪。

    在某人的极度不肯配合之下,诸恺奇总算脱下了她的上衣,准备为她盖上被子,远离这令人遐想的氛围。谁知,床上那个不安分的小女人再次意外地一跃而起。

    “酒——我还要喝酒——”

    尤欣情迷迷糊糊地大喊道,趔趄着步伐,东倒西歪,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摔倒。

    “给我回来!”诸恺奇不耐烦地一把拽回她的小身子,正在思忖着要不要把她绑在床上之际,一具温热的躯体不期然地附在了他的身上,连带的,两人同时向后倒去,随着软床震动了几番。

    “喂——女人,你……”诸恺奇正欲发泄出满肚子的不满,视线却在这个时候准确无误地对上了她的酥,所有的话语不由地堵在了喉咙口。

    她……还是蛮有料的嘛!

    一股清爽的气息钻入她的鼻尖,尤欣情闭着眼睛,嘴角扬起一抹舒心的弧度,像是在表达着对身下这个“软垫”的满意度。

    明显地感受到下腹的紧绷,诸恺奇一个翻身,反客为主,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

    一个半裸着酥的女人明晃晃地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身为正常男人的他,再不起任何反应,那就真的不正常了。

    情不自禁的,他俯下嘴唇,与她的娇唇相对,不由自主地捻转吮吸。贪婪着她唇舌上残留的酒香,他欲罢不能地想要进行更深一层的探索。

    “嗯……”不自觉的娇吟声从身下的小嘴里溢出,仿佛感受到身体的灼热,尤欣情伸起纤细的双臂,缠绕在他的脖颈,小脑袋一拱一拱,下意识地寻找清凉的途径。

    “我想要你。”诸恺奇离开她那诱人的唇瓣,慢慢地移至她的耳畔,吐出的热气暧昧地喷洒在她的肌肤上,原本酡红的肤色更是幽深了。

    “嗯……”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尤欣情只能不由自主地呻吟着,他的吻技更是让她这个不谙此时的小女生毫无任何招架之力。

    她的不自觉呻吟听在他的耳里俨然成了最好的催情药,诸恺奇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大手向着她更深层探索着。

    在这个意乱情迷的夜晚,这个女人竟然该死地吸引他!

    大手抚弄在她的肌肤上,他竟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感。

    “诸恺奇——你这个超级大坏蛋——明天终于可以滚蛋了,终于可以滚蛋了——”暧昧的氛围之下,某张小嘴里再次爆发出不合时宜的吼声。

    诸恺奇动作一僵,脑袋里像是响起了惊雷一般炸得他的七魂八魄全部归位。

    他这是在做什么?

    Shit!

    宛如抓到了烫手山芋,诸恺奇迅速起身,直接冲向门的方向。

    这绝对是一个错误,他不应该让错误继续!

    关门之际,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床上的女人,眸子里闪了闪星光,而后不再有任何留恋地消失在暧昧的氛围之中。

    第四十九章 再见是路人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5 本章字数:1824

    “嗯——”尤欣情费力地睁开惺忪的睡眸,不适地挡住刺目的太阳光线。言芑瞟噶

    吼,怎么头那么痛啊?昨晚有谁用锤子敲了她的头吗?

    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她努力地回想着事情的始末。

    昨晚,她的生日,喝了红酒,然后……

    然后怎么着咧?

    用力地捶打着混沌的脑袋,尤欣情继续以迷糊的状态站起了身,准备向门外走去。

    “啊——”一道惊恐味十足的呼声从她的小嘴里意外地溢出,尤欣情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半裸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中,一时之间,所有的迷糊都消失不见了。

    这是神马情况?她……怎么会裸着身子?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找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虽然眼下没有第二个人,可她还是感觉自己仿佛赤裸裸地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又迷糊了!难不成是她昨天晚上喝醉了酒把自己脱了个光?

    似乎有什么重要的因素被她遗忘在记忆的深渊,到底是什么来着?貌似,跟某人有一定的关系吧。

    抬眼望了望时间,已经……十一点了呐?!

    Oh,Mygod!那个男人什么时候那么有良心了,竟然不喊她起床做饭。

    咦?空荡荡?

    甩甩头,她继续以行的速度前进着,到那间曾经属于她,目前暂时属于侵略者的房间里探查。

    咦?也不在?

    那个臭男人是去哪里了?

    尤欣情一边摇晃地向沙发走着,一边继续思忖着她的去向。

    他能去哪里啊?这些天唯一一次出门,是给她买药的那一天。除此之外,这七天的时间里,他都没有……

    倏然,一道惊雷将她的脚步硬生生地制止住,尤欣情震惊地瞠大了双眸,脚步再也无法移动半步。

    七天?换而言之,今天,已经期满了!

    那么,他……走了?

    “诸恺奇——诸恺奇——”尤欣情试探地验证道,期待着那一声痞味十足的回应,而不是眼下这空荡荡的回音。

    他……真的走了!

    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苦笑。连一声“再见”也不愿多说,由此可见,他是多么巴不得早日离开这场乌龙事件呐。

    不期然地,茶几上一张白色的便条纸吸引了她的目光。

    “超级大宅女,你解放了,恭喜你。我想,我们应该不会再见了。”

    这……这算是什么?就这样子完了?

    臭男人,在她的小窝里莫名其妙地住了七天,连房租都不付,就给了这么几句没有任何情感,还超级令人窝火的话,这就算是结束了?

    半是恼火,半是生气,尤欣情二话不说地便将便条撕了个光。

    最好别再见,一辈子也别再见!

    气恼地打开电视机,企图让空落落的房子里增加一丝人气。然而,第一个镜头便是某人那张欠扁的拽脸。

    吼,不是说不会再见了吗?干嘛还要魂不散地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果断地切上电源,窝坐在沙发里,空荡荡的氛围,竟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感伤。

    以后,他们就是路人了。踏出了那扇门,他们或许这辈子都没有交集了。他是金光璀璨的大明星,而她,只是窝在小空间里的宅女小观众一枚罢了。

    没想到,适应他的存在难,要适应他的离开,也是那么难呐。

    第五十章 变得不像他了

    更新时间:2012-4-24 15:46:05 本章字数:1473

    “Ken,这几天委屈你喽,接下来,让我好好慰劳你吧。言芑瞟噶”某位衣着暴露的女人亲热地悬挂在男人的身体上,娇艳的红唇毫不扭捏地朝着他的峻脸贴去,火辣的身材很难让人不想入非非。

    “晚上有活动,别让我的化妆师为难。”诸恺奇面无表情地推开她的身子,优雅地端起桌子上的一杯红酒,轻啄一口,仿佛完全感受不到身旁的诱惑。

    “那我们不要留下痕迹嘛,人家好想你哦。”娇嗲嗲的声音从两片娇唇里溢出,女人秉持着八爪鱼的脾,刚一被推开,又自动地黏了上来。

    在她的左抚右之下,诸恺奇总算把目光看向了她。只不过,这目不转睛的注视让贴在他身上的女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双手下意识地移开了几毫米。

    “好嘛,不要就不要嘛。可你要答应我哦,等你忙完了,一定要第一个来找我。”女人故作识大体地说道,委屈地瘪瘪嘴,我见犹怜的可人模样足以征服所有的男人。

    然而,其中却不包括诸恺奇。

    慢条斯理地放下酒杯,他总算好心地将目光移开,也不回应她的要求,径自让她一个人唱着独角戏。

    女人抿了抿嘴角,双眸冒火,却也不能当场发作。

    可恶,多少男人甘愿臣服于她的迷你裙下,只有这个男人,总是对她爱答不理,简直让她又爱又恨。

    她艾玛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若是换做别的男人,她早就一拍桌子气结走人了。可是,他是诸恺奇,一个她想要征服的男人。

    “你回去吧,我想休息了。”诸恺奇不冷不热地说道,毫无愧疚地下着逐客令,宛如在说着外面的天气一般自然。

    艾玛明显感受到自己的面孔发生了扭曲,他……真的欺人太甚!

    知道他回来,她没有任何耽搁地立即赶来,甚至还差点儿得罪了广告商。可他倒好,人家屁股还没坐热呢,他就赶着她走,这是把她当成了挥之则来呼之则去的妓女吗?

    “好啦,人家走了,记得想人家哦。”虽然心底有再多的咆哮,但表露在外面的,仍旧是一副善解人意的娇媚模样。艾玛给了他一记飞吻,不情不愿地踩着铿锵的步伐离开。

    诸恺奇没有任何反应地注视着他的红酒杯,甚至都不给她投去送别的一眼,脑海里尽是闪现着昨晚那副旖旎的画面。

    如果,昨晚他一时失控与她做了,那么今天,又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她会死死地巴住他要他负责,亦或是哭天喊地地上吊自杀?这些,都无法得到验证了。

    因为,他逃了!

    没错,昨晚,他确实逃了!他诸恺奇竟然不敢跟女人做爱而逃跑了!

    呵,说出去,这可是天大的笑话!

    他变得越来越不像他了!对于艾玛的身子,他向来是满意的。可是刚刚,他竟然一度产生了厌烦的感觉。

    还有桌子上的红酒杯,他竟然还在思忖着,什么时候去刷洗它们。

    这……还是他吗?

41-5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