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炮弹:惹上腹黑大人物 171-180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只会完蛋了

    更新时间:2012-5-17 14:57:46 本章字数:3035

    “天哪,完蛋了,完蛋了!”尤欣情震惊地紧盯着门口处,耳畔里响起那不间断的敲门声,哀莫大于心死地无措喃喃着。言慭萋犕

    一大清早用得着如此考验她的心脏承受能力吗?她……她受不住刺激呐!

    “妈麻——妈麻——”连环敲门声之后,传来小女孩不耐烦地叫唤声。

    “完蛋了,完蛋了,真的是球球。”尤欣情更是惊慌了,轻咬着嘴唇,呆坐在床上,十只手指无措地交织着。

    “女人,你要是再发呆下去,那可是真的完蛋了。”诸恺奇没好气地揶揄道,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已经手脚麻利地下床穿上了衣服。8400407

    她就只会喊“完蛋了”吗?就不会动动脑子,想一些补救的措施吗?

    “哦,对了,衣服,我的衣服。”尤欣情像是猛然从混沌当中惊醒一般,忙不迭地翻身下床,直冲着自己的衣服而去。

    妈个女可。不期然地看到她的全身裸体,诸恺奇不由地眼神一黯,停下穿衣的动作,眸子里闪烁出激情的火焰,而下腹,也有了明显地冲动。zfkr。

    这个女人,她难道不知道,早晨的男人是最不应该撩拨的吗?

    他很想不顾外面的嘈杂,将她扔到床上狠狠地蹂躏一番。可是……

    “就跟你说让你早点儿离开,你不听吧!现在可好,球球就在外面,看你怎么办!”尤欣情没有察觉到他眼神的变化,径自一边飞速地套着衣服,一边闷声指控着,将责任全部归结给他。

    如果他早走几分钟,也就不会遇到这么尴尬的场面了!可恶,都怪他!

    “我们的关系有那么让你见不得人吗?”诸恺奇神色不善地反问道,原先被她激起的炽热已经被怒意所全然替代。

    他们的关系有那么登不上台面吗?这个女人,还真是拥有瞬间把人惹怒的本事!

    “这不是明摆着嘛,你现在不是也一样在穿衣服!”尤欣情没好气地反击道,仍旧忙着套上衣物,期间还忙里抽空地白了他一眼。

    诸恺奇明显感觉到自己上下起伏的心跳,犀利的锐眸愤恨地瞪着她,还没等她完全穿戴完毕,便直接走到门口处,大喇喇地拉开房门。

    别以为他起床穿衣服就是代表怕人识破他们的关系,他只是不希望在女儿面前表现尴尬而已。他们之间的认知,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啊——”听到开门的声音,尤欣情条件反地惊呼一声,急忙拉下刚套入脖子的上衣,只差那么几秒钟,她就**了。

    在门外敲个不停的小女孩也是不期然地感受到门的打开,呆呆地愣怔了几秒钟,变傻的小模样甚是可爱。

    “球球,怎么了?”诸恺奇难得温柔地询问道,一把将那个费力仰着小脑袋的小女孩抱起。

    这么早就来敲门打扰,若不是他的女儿,他非得将那个不识趣的人轰出去。

    “爸拔——”球球甜甜地叫道,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两人好不亲昵。

    虽然昨天才刚刚相认,可父女俩的感情却得到了飞速的猛进。

    仅是这一声甜甜的叫唤,即使他心中有着再多的不满,也瞬间化为了平静。

    尤欣情没好气地瞪着两个人亲昵的画面,敢情,是把她当成了透明人?

    “妈麻,你为什么不开门啊?”球球终于将注意力看向在一旁受到忽视的女人,只不过小脸却是板出了一副不满的表情。

    人家的小手都敲得好酸哦,敲了那么久也不开门,气死她了!

    “干嘛问我啊?你怎么不问你爸拔?”尤欣情不平地质问道,这个房间里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干嘛非得她去开门啊?这个小丫头,差别待遇会不会太明显了?

    “爸拔有给我开门啊,你都没有给我开。”球球振振有词地说道,小脸上的表情似乎更是凝重了。

    妈麻一定是故意的,不想让她进来,哼!

    “懒得跟你计较,丫丫呢?”尤欣情不想被这个小白眼狼气死,索寻找着她的另一个女儿。

    球球很有骨气地把小脑袋一摆,完全漠视了她的提问。

    她也懒得跟妈麻计较,哼!

    诸恺奇看着这一对母女的互动,忍不住嗤笑出声。

    那个女人,还真是比他想象中的要幼稚许多呐。

    “妈麻,你们起床了吗?”一只小脑袋从门外探了进来,丫丫露出小脸,张望着房间里的情景。

    “已经起床了,丫丫进来啦。”尤欣情招招手,示意门外的小人儿向前来。

    还是丫丫比较可爱,不像那个臭丫头一样,年纪小小,脾气却恶劣到要命!

    “我有跟球球说,让她不要敲门,可是她不听我的话。”丫丫无奈地说道,颓废地垂下小脑袋。

    她知道爸拔妈麻在睡觉啦,可是,她本管不住球球,只能任由她把爸拔妈麻吵起来。

    “球球她就是那么霸道,只要她醒了,非得让所有的人就起床,也不知道像谁。”尤欣情意有所指地说道,眼神正大光明地看向唯一的男人,指控的意味甚是明显。

    女儿的所有劣,无不遗传到那个男人,真是歹命!想她这么好的基因,为什么那个小丫头没有一丁点儿遗传到呢?唉——

    “像我才好呢,对不对,球球?”诸恺奇寻求着战友,无疑得到了小家伙重重的点头支持。

    “嗯——对——”小声音里有着无比响亮的力度。

    “对了,丫丫,你今天早晨是不是也被球球吵起来的?”完全不理会那一对父女的过度自恋,尤欣情突然想到什么,忙不迭地确认道。

    依照那个小家伙的霸道格,跟她同一个房间里的丫丫,怎么可能幸免于难?

    “嗯……”丫丫微微地点了点小脑袋。

    早晨睡得正香呢,突然有一只小手一直在打她的脸,直到把她打醒,她才知道罪魁祸首是她的新室友——球球。

    看到她醒来,球球不但没有任何愧疚,反而还快乐地拍拍手,转而将战地移向了另一个房间,再次成功地将爸拔妈麻吵醒。

    于是乎,就有了现在的场面。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为什么要睡在一起

    更新时间:2012-5-18 9:01:02 本章字数:2957

    “球球!你这个坏孩子,以后若是再敢随便吵醒别人,妈麻就把你送到外面的草地上睡觉!”尤欣情气结地朝着那个一脸无辜状的小家伙低吼道。言慭萋犕

    她太清楚自己女儿的劣了,大家都宠着她,以至于她愈发放肆。之前由于只是吵醒她一个人,她倒也不在意什么。可是现在,已经不是只有他们母子俩的世界了,这个小家伙还是不要做得太过分得好!

    “为什么不可以吵醒?”球球颇为不驯服地反问道,明明太阳公公已经升起来了,他们干嘛还要睡懒觉?

    这两个家伙,真是……真不愧是父女呐!无良的脾,一个比一个可恶!

    诸恺奇清清嗓子,决定尽一下作为父亲的义务。同时,也为自己谋些福利。以防早晨他致到来的时候,却被这吵人的敲门声硬生生地打断。

    “妈麻,你不要生气,丫丫站在你这边。”丫丫出声说道,很是阿沙力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膛。

    “我……我们……”没有料想到他会有这么一招,尤欣情毫无招架之力地支吾着,小脸上的窘然神色更是显著了。

    快说,快说,她好想知道哦!

    “看啦,都是你干的好事!”尤欣情羞窘地指控着那个在一旁看戏的无耻男人,骂不得小的,就拿大的开涮。

    “你……别人在睡觉,你干嘛非得把人家吵起来?这样会让别人很烦唉!”尤欣情愤恨地咬牙说道,这个小丫头,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烦人啊?

    不吵就不吵,她才不要在脸上留下丑丑的疤痕呢。

    “那球球以后不要吵别人睡觉了,好吗?”诸恺奇趁机引诱道,就料到这个小丫头一定会妥协的。

    球球背叛了妈麻没关系,她永远都会站在妈麻这一边的。

    “因为……你妈麻害怕,非得让爸拔陪着她。”诸恺奇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谎话,甚至还大喇喇地直接对上尤欣情质疑的目光。

    诸恺奇满意地点点头,斜眼看了看某个女人,让她清楚地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教育。

    “妈麻,你不是说,你不怕的吗?还要爸拔陪,羞羞脸!”球球毫不掩饰地嘲笑着,可爱地刮刮自己的小脸,嘿嘿的乐个不停。

    “爸拔已经有球球了,我要跟妈麻一个阵营。”丫丫坚定地说道,紧紧地巴住尤欣情,比革命者的意志都要坚强。

    “嗯。”权衡轻重,球球只能闷闷地点了点小脑袋。

    “丫丫,爸拔也对你不错吧,你要叛变了?”诸恺奇故作打击地说道,虽然很不愿相信,这种幼稚的话是由他嘴里发出来的。

    妈麻不是说,她一个人不害怕,要自己睡嘛。为什么爸拔会陪着她啊?

    “呃……这个……”诸恺奇故意看向某个同样被点名的女人,果不其然,她的小脸上又浮现出一抹窘态。

    看来,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他会越来越同化的。

    早睡早起?那也不是代表可以随便吵人好不好!有谁一大清早被人吵醒还会心情好啊?若不是她才刚刚三岁,她真的很想狠狠地教训她一顿唉。

    教育不是严肃地板起脸训斥,而是应该抓住孩子的弱点,运用技巧,攻而取之。既不会让孩子产生反感,又能让自己树立良好的形象,何乐而不为呢!

    没错啦,她是承认,他这一次的教育比她高明了一些。可那又怎么样啊?最苦最累的,还是她好不好!

    “婆婆说,好孩子是不可以睡懒觉的,早睡早起才会身体好。”球球小大人似地讲诉着大道理,一板一眼地颇有架势。

    “我怎么了?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嘛,对不对球球?”诸恺奇再次寻找着同谋,朝女儿使了使眼色。

    “是——”小同谋很是给力地立即回答道,重重地点着小脑袋,一个单字拉了好长的长音。

    “为什么呀?”球球锲而不舍地追问着,大有一副不问出答案誓不罢休的架势。

    “诸恺奇,你别在那里传播谣言,鬼才害怕非得你陪咧。”尤欣情没好气地吐槽道,鄙夷地给了他一记大白眼。

    看来,球球的臭美也是有遗传的呐。

    “爸拔,你为什么会和妈麻睡在一起啊?”球球歪着困惑的小脑袋,突然语出惊人地询问道。

    尤欣情没好气地瘪了瘪嘴,果断地移开他那双得意忘形的眸子。

    “不要——不要——不要留下丑丑的疤痕。”球球反应激烈地大声反对道,两只小手紧紧捂住自己的面颊,生怕一不小心就真的会留下丑陋的疤痕。

    还非得让他陪着她咧,真是天地良心呐,明明是他死皮赖脸着不肯走,还可恶地将她引诱到欲望的浪潮里,她都还没来得及找他算账呐。可他倒好,还敢恶人先告状了!vAvg。

    麻意麻要。今天她也要爸拔陪,才不要妈麻一个人把爸拔抢去呢。

    “怎样?我说得不对吗?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们睡在一起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诸恺奇故意邪狞地说得,将问题原封不动地抛给她,他倒是很想看看,对于这个问题,她有什么更好的见解。

    “呼——”尤欣情气结地长吁一口重气,被她这一连串歪理所彻底打败,只能摇着头,脸上尽是挫败的情绪。

    他……他怎么那么可恶啊?臭男人,就会欺负她!

    “咳——球球,早晨吵别人睡觉是不好的习惯哦。别人在梦里的时候,你若是吵他,他有可能会梦游打人哦。到时候打到球球,可就不好了。球球愿意在脸上留下丑丑的疤痕吗?”

    “吼,丫丫,妈麻就知道,还是你最好。”尤欣情大受感动地搂过她,刻意用感慨的语调,还煞有介事地抽了抽鼻子。

    尤欣情没好气地瞪着这一对同一个鼻孔出气的父女,长吁着错乱的气息,而人家两人,却是无关痛痒地洋洋得意着。

    尤欣情扯开嘴角,得意地朝他呶了呶嘴巴,颇有一副小人得志的架势。

    怎样?哼哼,她尤欣情也不是没有群众基础的!他们一比一,暂时,平手!7528490

    总有一天,她要将他彻彻底底地赢过!

    第一百七十三章 更加完美的身材

    更新时间:2012-5-18 9:01:02 本章字数:3102

    “我好累啊——为什么要逛街啊?”尤欣情烦躁地再一次问道,拖着两条趋于老龄化的小腿,有气无力地跟在那三个兴致勃勃的大人小孩身后。言慭萋犕

    吼,他们三个会不会走得太快了点儿啊?她昨天可是运动了一晚上唉,对于一个许久没有做过激烈运动的“老人家”而言,第二天逛街是一项多么严重的惩罚啊?

    “妈麻,快快!”丫丫转过小脑袋,朝她招招手,也是三人之中唯一一个会理会她的人。

    一般就一般吧,不满意更好,她也懒得去应付他的那个什么宴会,更乐得逍遥。

    “嗯嗯,漂亮!”两个小女孩异口同声地点头说道。

    “诸恺奇,你……”尤欣情气结地瞪着他,这算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吗?从他的嘴里,听到一句关于她的赞美还真是困难呐。

    “怎么了?”诸恺奇故作无辜地反问道,好整以暇地斜睨着她,眸子里丝毫不掩饰噙笑的意味。

    不得不说,即使是生过孩子,她的身材还是那么完美。哦,不对,是更加完美了,该突出的地方,突出的更是明显了。

    “把那件晚礼服拿下来给她试穿。”

    “真的吗?真的漂亮吗?”尤欣情不敢相信地确认问道。

    “女……女伴?我?”尤欣情更是难以置信了,她什么时候还有担当女伴的功效了?

    想不到,不止是小的爱美,就连大的,也是这么爱美呐。

    “就只是不错吗?”尤欣情略显不满地抬头望向他。

    “哇——小姐,这套礼服真是太适合你了,简直就像为你量身制作的一般。”店员夸张地说道,还配合着夸张的动作。

    尤欣情不予置否地扯了扯嘴角,她懂得店员的职责,即使是不好看,也会把她说成天仙一般。她们的话,只能听听,却不能信然。

    难不成,三年之后,她又得身兼数职了?

    “喂,女人,你过来看一看这件晚礼服。”诸恺奇突然意外地转过身来,难得将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她,而不是之前的一直用斜眼看她。

    “你……你让我试衣服,还不让我多说话了?”尤欣情难以置信地质问道,他……他会不会太不可理喻了?

    “咳——确实还不错。”诸恺奇站起身来,隐藏着眼底的惊艳,强迫自己以平常的语气对待。

    “很美,美到我现在就想把你剥光。”诸恺奇突然靠近她的耳际,紧贴着她的耳朵,以极其细微的声音喃喃道。

    “没错,就是你!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乖乖地换上这件礼服,让我看看适不适合。”诸恺奇坚定地说道,趁着她还处于茫然的状态之下,索直接将她推到了试衣间。

    尤欣情虚弱地朝她干笑一声,愤愤然瞪着另外两个漠视她的背影。敢情,把她拽出去,就是为了让她当随从?

    “呃……我们不是……”尤欣情下意识地想要解释,却被一道低沉的声音再次打断。

    “让你看,你就看,哪儿那么多废话!”诸恺奇口气不善地斥责道,看着她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索直接将她推到了店内。

    “没事!”尤欣情没好气地将脑袋别开,赌气地看向别处。

    他会不会太莫名其妙了点儿啊?这次逛街,不是给两个小孩子买衣服嘛,什么时候把重任落到了她的头上?

    尤欣情羞赧地轻笑一声,偷偷地抬起眸子,小心翼翼地看向他的方向。

    “明天晚上有个宴会,我需要女伴,由你担当。”看着她这副绝不妥协的架势,诸恺奇只能无奈地告知道。

    看得出她眼底的期待,诸恺奇故意与她唱着反调。“那就一般般吧。”

    除了,在床上之外!

    “欢迎光临,先生太太,需要什么?”店员尽责地招呼着,看到两个大人两个孩子,理所当然把他们归结为一家人。

    看来,不告诉她缘由,她是绝对不可就范的。

    “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变得跟妈麻一样漂亮!”丫丫也跑了过来,满是激动地看着她的礼服,似乎恨不得将它穿到自己的身上。

    “怎么样啊?我要换回来了!”尤欣情不自然地低头支吾道,明显地感觉到四周炽热的视线将她包围着,却不敢与任何注视的视线有所相对。

    也不会啊,试衣间里有镜子,她自认为还过得去啊。

    能让她家小魔王说出她漂亮的赞美之词,可见……7528490

    “等等,等等,我们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尤欣情抱歉地对店员点点头,而后看向诸恺奇,“你搞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说要试衣服了?”

    “看晚礼服干嘛?”尤欣情困惑地问道,貌似,她一个宅女,用不着这么高贵的服装吧?

    怎么那么安静啊?该不会是她穿上太难看了吧?

    尤欣情在半推半就地拿着礼服,低叹一声,只能认命地换上。

    “妈麻好漂亮哦——球球也要——”球球一蹦三尺高地向她冲了过来,抓住她的礼服下摆,小脸上尽是一片瞻仰之意。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让你试,你就试,磨磨唧唧什么啊!”诸恺奇压低声音,以仅能两人听到的音量责斥道。

    若是目光存在杀伤力,他们的背后早就灼起了一大片。

    “咳咳——换好了。”尤欣情重重地咳嗽一声,提醒着她的存在。

    所有的人都觉得她穿得漂亮,他呢?他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表态?

    那么,他呢?他又是觉得如何?

    “好的,小姐,请跟我到试衣间。”店员微笑地指引着方向。

    她期待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不错”的评语呐。

    这个女人,还真是磨叽,是本着他在外面不能当场对她发飙是不是?vAvg。

    原本在跟两个孩子嬉戏的诸恺奇闻声转过头来,视线接触到那一抹俏丽的身影,眼神不由地瞬间幽深了起来。

    不期然地感受到脖子后的一阵暖流,又接收到如此劲爆的话语,尤欣情一惊,只能僵硬地眨巴着双眸。

    他……他说……很美?美到他想要……

    坏蛋!脑子里就是泛滥着这种黄色思想!美还美个。

    第一百七十四章 胆量仍旧没长

    更新时间:2012-5-18 11:52:58 本章字数:3028

    “真的……真的非要参加吗?”尤欣情不安心地又一次确认道,拉住他作势开车门的手,惊恐地张望着,仿佛前方有什么刀山火海的磨难等待着她一般。言慭萋犕

    “女人,你做事都要经过这么多次的确认才死心吗?”诸恺奇没好气地反问道,斜睨着她,对于她这锲而不舍的追问很是无奈。

    从昨晚到现在,单是这一个问题,这个女人就已经询问了近百遍。她的问题自始至终只有那么一个,而他的答案自始至终也只有一个,她犯得着浪费那么多口舌吗?

    “嗯……”尤欣情轻微地点了点头,朝他展开虚弱的一笑,虽然心情仍旧紧张地要命,可也比之前稍微缓和了不少。

    “我是这场宴会的主厨啊,你呢?你又怎么会在这里?”方裴毅仍旧是不解地看着她。

    “哈哈——欢迎两位,里面请。”听得出他口气的不善,中年男人干笑一声,侧身招呼着两人。

    若是再被传出什么绯闻,那她……岂不是又要曝光了?最关键的是,这次曝光的不仅仅只是她,恐怕球球也难逃狗仔的法眼吧。

    “你确定真的要带我去吗?会不会你又被传出……”尤欣情纠结地喃喃问道,小脸上尽是一片郁结的神色。

    诸恺奇瞬间被一群虎女围住,不是想跟他搭讪,就是在推销自己,完全不在意他的身旁是否早已有了女伴。

    呃……她的确很想落跑啦,可是,哪儿可能啊?外面有不少的狗仔,若是落了单,不是摆明掉入狗堆里嘛,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终究,这里是不适合她的。就说嘛,不需要她参加,他也一样可以有各种女伴的。他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了!

    “呃……”尤欣情不由地一惊,伸出小手躲着闪光灯,在镜头之下,显得无力许多。

    “裴毅?你怎么在这里?”

    “你觉得可能吗?谁怕了?”尤欣情抬起小脑袋,反应激烈地否决道。

    “赫——怎么里面也有这么多人啊?”视线刚一落到会场的内部,尤欣情又一次顿住了脚步。

    “姓尤。”诸恺奇冷漠地替她回答道,直觉地不喜欢那个老男人看她的眼神。

    好——多——人——啊——

    “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你觉得我有可能反悔吗?”诸恺奇嗤之以鼻地反问道,她以为他是她们这些女人吗?随随便便就变来变去,一丁点儿原则都没有!

    她还是觉得很不妥,毕竟,他们当年可是传过绯闻的。现在若是他携着她现身,指不定什么流言蜚语又会从八卦杂志中传出呢。

    “可是,我们……”尤欣情绞着手指喃喃着。

    “不知道这位小姐该如何称呼?”中年男人下意识地看向他旁边的女人。vAvg。

    三年了,这个女人的胆量跟她的头脑一样,都没有任何长进呐。

    不怕的,只不过是大白菜而已,又不会吃人,不要怕!

    “走啦。”诸恺奇直接不耐烦地打断她的支吾,优雅地下车,绅士般地替她打开车门。

    “啊,欢迎,欢迎,欢迎诸大明星的光临呐,这次宴会增色了不少呐。”一个像是主人的中年男人笑呵呵地迎了过来,尽是一片热络。

    “这个女人似乎有在哪里见过的,是谁啊?”

    “咔嚓——咔嚓——咔嚓——”早已潜伏在门口的照相机疯狂地响起按快门的声音。也那也会。

    到时候若是曝出他有一个私生女的存在,那对于他的演艺事业而言,这该是多大的打击啊。三年前的窘境,又将重演。如此,她当初的牺牲岂不是白费了?

    尤欣情如履薄冰地走着,原本就忐忑不安的心情,耳畔里又回荡着那一系列毫不掩饰的评论声,心中的恐慌感更是强烈了。

    “看她的身高,也不像是模特圈里的。”

    尤欣情紧跟着他的步伐,强迫自己将那些疯狂涌上前的记者当成一颗又一颗的大白菜。

    “欣情,你怎么在这里?”一道惊呼的声音倏然响起,尤欣情条件反地回头,看到来人,也同样地瞠大了双眸。

    如果他刚刚没有眼花的话,这位向来冷情的诸大明星是在安抚身旁的女伴吧,这可是之前从未有过的神奇画面呐。由此看来,这两人的交情不一般呐。

    尤欣情被一群疯狂的女人挤到一旁,尴尬地看着她的男伴周旋在各类女人之间,小脸不由地浮现出一抹落寞的痕迹。7528490

    “是我的荣幸才对。”诸恺奇淡淡地扯了扯嘴角,点头表示致意,虽然礼貌有余,可也与别人的热络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你们看,诸恺奇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啊?”

    据他所知,参加这次宴会的人,不是权贵,就是名流,因此饮食方面必须严格检验。作为主厨,他必须兼顾整个会场的餐食,没想到,竟在这里不期然地遇到熟人。

    “不知道啊,好像不是演艺界的吧。”

    “怎么了?不会现在要落跑吧?”诸恺奇故意反问道,好整以暇地斜睨着她,眼底不由地显露出一抹嘲弄的光芒。

    “只要注视着前方就好,不必理会她们的言辞。”诸恺奇小声地安抚道,不着痕迹地拍拍了她的小手。

    呜呜,她悔死了啦!她上了大大的贼船啦!人家昨天明明不肯答应的,他非得把她诱惑到床上,然后,趁她意识不清之际……

    ……

    “既然这样,那……我们进场吧。”诸恺奇绅士般地伸出手臂,用眼神示意她将小手挎在上面,而后迈开优雅的步伐,带着佳人,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之中,缓缓地进入会场。

    “别怕,有我在。”诸恺奇在她耳边轻声地安抚道,不着痕迹地搂住她的腰际,携着她向宴会厅走去。

    唉——总之,悔之晚矣!

    “我……我跟朋友一起来的……”尤欣情轻描淡写地喃喃回应道,尴尬地一笑,不想就这事做太多的探讨。

    解释不清,反而更乱,还是算了吧。

    “情儿,你朋友吗?”一道亲昵的声音倏然在她的耳畔响起,一张隐忍的铁青面容入了两人之间,诸恺奇斜睨着他们,探究的目光在两人脸上穿梭着。

    第一百七十五章 真的聋了

    更新时间:2012-5-19 12:45:16 本章字数:3182

    “欣情,这位是……”方裴毅困惑地看着他肆无忌惮放在她肩膀上的大手,他们两个人……很熟?

    “一……一个朋友……”尤欣情支吾地说道,对着他嘿然一笑,转而侧目将指控的怒光瞪向那个放肆的男人。言慭萋犕“喂,你干嘛啊?把手放开啦!”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全场的焦点吗?哪怕是移动两步,全场的视线也会随着他移动着。单是他把手搭在她肩膀上的这一举动,就足以让无数道嫉妒的目光朝她来。

    “听……听到了,听到了……”尤欣情忙不迭地回答道,这一次,她终于识了时务。

    这算是什么?**同鸭讲?他算是被这个女人的死脑筋所打败了。

    完了,完了,这一声叫喊,她的耳朵彻底要废了。

    呜呜,悲催啊,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到处都是呐,为什么她要平白无故地遭受到这种压迫?

    “现在——听到了吗——”诸恺奇拉下她护住耳朵的两只小手,对准她的耳洞大声叫道,怒气已经全然被她挑起,也顾不得自己的声音到底放大了多少。

    “那个男人是谁?”漠视她的指控,诸恺奇决定开门见山地问出关键。

    “啊——痛啦——”尤欣情吃痛地轻叫道,皱起眉头,指控地瞪向他的峻脸。

    “为什么要放开?依照我们的关系,我有必要放开吗?”诸恺奇故意暧昧说道,宣权般地瞪向那个不识趣的男人,手掌施力扣紧尤欣情的肩膀,仿佛在无形中宣示所有物一般。

    “我说停下!”诸恺奇又一次咬牙切齿地低吼道,迈开大步,直接向她冲去。

    “就是邻居的关系啊,还能有什么?”尤欣情无奈地瞪向他。

    “啊?什么?你说什么?”尤欣情堵住耳朵,听不清楚地反问道。

    “喂——你干嘛啊?我还没有跟裴毅告别呢。”尤欣情甚是不满地嘟囔着,想要回头礼貌地挥挥手,却被那个晴不定的男人硬生生地制止道。

    “啊——啊——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尤欣情惊恐地大叫道,颤抖着小身子,想要远离他,却被他钳制得紧紧,硬是无法逃脱。

    他又在发什么疯啊?莫名其妙地生什么气啊?

    好不容易等到可以算总账的时间,她以为他会如此轻易地饶过她吗?

    “好到哪种程度?**了?”诸恺奇眯眼质问道,峻脸上的怒火已经隐隐发怒。

    “听不到我的声音吗?啊?”诸恺奇故意将嘴巴对准她的耳朵,放大声音,冲着她的耳洞大叫一声。

    听不到?真的聋了?

    “……”清晰地知道他在叫她,也知道自己若是不回应将会造成多大的威力,但尤欣情仍是头也不回地前进着。

    “女人,你的耳朵聋了吗?”诸恺奇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鲁地拽到自己的怀里,冷眼看着她从他的膛上弹开,又弹入。

    “邻居?你们的关系呢?”诸恺奇进一步地质问道。

    敢情,这是把他当成情敌了呐?看那个男人那么在意的程度,他应该很爱心情吧?

    “我问你们关系好不好!”诸恺奇咬牙闷声低吼道,额前的剑眉已经拧成了一团。

    “啊——”尤欣情吃痛地呼叫着,脑袋被撞得嗡嗡作响,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稳定了下来。zfkr。

    至于总账,他会留着,慢慢地与她清算!

    因为,若是停下,她将要受到的危险更大!

    “现在有没有听到?”诸恺奇又一次追问道,只不过这一次决定好心地放低音量,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停下!”诸恺奇火大地瞪着那个只顾着埋头向前进的女人,声音里隐忍着过度的怒火。

    “啊——我的耳朵——”尤欣情又是受惊地一呼,条件反地捂住自己的耳朵,心有余悸地满目指控着他,耳洞里仍旧回荡着他高昂的分贝。

    诸恺奇眯起锐眸,狐疑地在她的小脸上打量着。

    哼,停下才有鬼呢!

    “……”仿佛听到后面的脚步震动声,尤欣情迈步的速度更是加快了。

    *************************************************************

    这个女人,真是欠收拾!

    上奇人有。“什么?我怎么听不到你在说什么?”尤欣情一脸茫然状,用极大的声音反问道。

    好痛哦——他……他……他不是人!

    就算是要偷情,也该换个隐蔽的地方吧。光明正大地在他眼皮底下给他戴上绿帽子,这显然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嘛。

    “我们去那边。”诸恺奇仍旧冷着一张脸,薄唇里吐出几个字,不容她有置喙的余地,径自搂着她的小身子离去。

    邻居?近水楼台先得月吗?

    “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我先回房间了。”尤欣情说完便转身,还没有走出两步,身子便被硬生生地拽拉回来。

    他……他是想要谋杀吗?

    呵,他绝不相信!

    “当然好啦,好到不能再好了!”被他这么一吼,尤欣情也涌上了怒火,板着小脸,狠狠地瞪着他。

    “不、需、要!”诸恺奇咬牙切齿地顿声说道,强势地扣住她不安分的小身子,硬是拉扯着她离那个男人更远的方向而去,脸上挂着应酬的笑容,周旋在每一个热络的面孔之中。

    方裴毅愣怔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反应过后,忍不住一笑。

    “我说,那个该死的男人是谁?”诸恺奇一字一顿地咬牙说道,由原先并不低的分贝又扩大了几倍。

    “他是……我家的邻居啦。”尤欣情没好气地告知道,只不过是一个邻居而已嘛,他到底是在大惊小怪什么啊?

    他所期待的结果是什么?臭男人,脑袋里尽是垃圾思想!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跟你有什么关系?”诸恺奇冷声质问道,大有一副问不出结果誓不罢休的架势。8400407

    “啪——”一声脆响,让一触即发的现场瞬间冷冰了起来。

    尤欣情冷眼看着被打歪脑袋的他,声音里尽是冷意。“我不像你,可以随随便便跟人**,别拿你的肮脏思想来侮辱我!”

    绝然地转身,诸恺奇只能瞪着她的背影。

    第一百七十六章 被他为所欲为

    更新时间:2012-5-19 15:25:31 本章字数:2939

    “你又想做什么?”尤欣情冲着那个挡在门口的男人大吼道,原本想摔门而入的,他在这里碍什么事啊?

    “把话想清楚!”诸恺奇冷声命令道,在她打了他一记狠狠的耳光之后,还能潇洒地走掉吗?

    “我跟你没有任何可说!”尤欣情一字一顿地咬牙告知道。言慭萋犕

    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他绝对不可以让同情心影响了自己的判断力。

    混蛋!依照他们现在的敌对状态,适合做出那种亲密到极致的举动吗?男人,果然是可以将和理智分开的动物呐!

    “不要吗?”诸恺奇邪狞地反问道,手指故意在她的敏感处画上一圈又一圈,满意地看着她的身体因为他的触而发生的变化。

    “唔唔——唔唔——”尤欣情扭动着脑袋,却依旧逃不开他的束缚,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地对着她的身子又吸又啃。

    “随你怎么想,你愿意就好!”尤欣情又是一字一顿,费力地施力在门上,想要关门彻底摆脱他那张可恶的面容。

    “女人,想要吗?”大手的温热掌心抚弄着她的柔软肌肤,由臀部缓缓上移,来到敏感的纤腰,再滑向感的双,而后,又来到女的敏感地带,毫不停歇地在她的身上点着欲火。8400407

    她才不要说出那种难为情的话语呢,太……太尴尬了!他最好立刻就走,现在就走!

    混蛋!她所说的“随他愿意”指的是想法,而不是动作啦。

    在他面前,她的身体不需要任何的掩盖。

    尤欣情觉得自己已经在劫难逃了,但还是不愿认命地就范,伸出两只小手抵住他的膛,使尽全身的力气,却怎么也推不开他,只是使自己更累而已。

    天,她刚刚就这样一直大喇喇地裸体呈现在他的视线里?羞死人了!zfkr。

    “啊——你走开!你走开!”尤欣情在不知觉中进入到了他的怀里,却无法轻松地逃脱他的钳制,只能抡着小拳头,愤愤地拍打着他的胳膊。

    尤欣情条件反地想要抓过被子,挡住自己裸露的身体。然而,毫无疑问,某人自然不会让她的愿望达成。

    “我……我不要……”尤欣情摇头否决着,发丝凌乱地垂在枕头上,更是增添了一股狂野之美。

    既然话已经出口,何有收回去的道理?今晚,她注定被他为所欲为了。

    尤欣情扭动着身躯,双腮酡红地挣扎着。在他高超的功力之下,早已溃不成军。

    话音一落,他便低头向她吻去。

    她与那种满脑子都是劣质思想的男人,没有任何可以沟通的语言。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他们两人早就已经全裸相见了。

    他要从她口中听到不能没有他的事实,而不是他一头热地赖在她的身边,就像,是倒贴一样。

    两具赤裸的身躯交缠在一起,他用手从身后托住她的臀部,让她抬高身体,紧紧地抵住他的坚挺,清晰地感受着他欲火的旺盛。

    “不……不要……”尤欣情痛苦地呻吟着,想要逃开他的折磨,可身体却完全无法移动分毫。

    “来不及了!”诸恺奇惋惜地告知道,倏然弯腰,一个挺身将她横抱而起,堂而皇之地朝着大床走去。

    诸恺奇轻而易举地直接扳开她的小手,将其置于头顶的两侧,冷淡的话语幽幽从薄唇里发出。“女人,说过的话,要自己负责,别人帮不了你!”

    既然随他愿意,那他可就不客气了!

    “随我愿意?希望你不会后悔!”诸恺奇抓住她的语病,锐眸一眯,猛然向前一推,将碍事的房门大喇喇地推开,同时也将她的小身子轻而易举地圈绕在自己的怀里。

    “不需要遮。”诸恺奇一把将被子抛空,华丽丽地落在了地上,让她伸手不可触碰。

    诸恺奇徐步缓缓地步向她,像是盯着砧板上的猎物一般,眸子里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感受着她的柔软,迫不及待想要将二者合为一体。诸恺奇再接再厉地褪下自己的衣物,这一次,动作快速了不少。

    刚刚的话,确定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吗?这也……太不符合他的个了吧!那想奇然。

    感觉到他的唇径自朝她压来,尤欣情猛烈地摇晃着脑袋,想要躲避开他的侵压。“走开啦——”

    “如果你承认需要我,那你就开口让我留下。”诸恺奇意有所指地说道,不理会她小脸上的困窘,执意要她亲口说出他的重要。

    尤欣情像是听到外星语一般睁开眸子,不确定地凝视着他,仿佛想要看穿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不要……”尤欣情无力地喃喃着,闭着朦胧的眸子,仿佛并不知晓自己说了些什么。

    “如果你的身体诚实,就不会得出这样的答案了。”诸恺奇嗤笑地说道,斜睨着她那副明显被撩拨到极致的模样,一股坏心突然在脑海里产生。“既然不要,那我离开了。”

    诸恺奇将唇舌转移向她敏感的脖颈处,熟稔地在她的身体上点火,满意地感受着她一阵又一阵的战栗。而与此同时,大手也没有空闲,轻而易举地褪着她的衣物,在她的意识朦胧之际,她的身体很快已经被剥得光。

    “啊——不可以!你不可以!”尤欣情被放置在大床上,惊恐地看着他关门的动作,此刻,除了大叫,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没有任何可说?还是找不出任何借口?”诸恺奇嘲弄地反问道,故意忽略她那张泫然欲泣的小脸,强迫自己的心脏狠下来,不受到她的任何干扰。

    诸恺奇却抓住时机,趁她张嘴愤声之际,舌头探入她的口中,用力地吸吮,仿佛要把她的一切吸干一般。

    “你……”尤欣情只能恼羞成怒地捶打着他的膛,用指控的目光愤愤瞪着他。

    这个坏心的男人,他……真是可恶呐!

    “啊——”尤欣情猛然一惊,忘记了捶打,身体一动不动地僵硬着,惊恐地感受着他的手指伸向了她的……

    第一百七十七章 欲为继续中

    更新时间:2012-5-19 17:29:50 本章字数:3022

    “你早就有反应了,还想否认吗?”诸恺奇邪恶地调侃道,将手指从她的私密处抽出,大喇喇地举到她的眼前,让她清晰地看到自己分泌出的汁。言慭萋犕

    都已经这么湿了,这个女人还在说谎!

    “你……你这个变态!”尤欣情难以置信地瞪着他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气急败坏地唾声骂道。

    “怎样?现在更有感觉了吧?”完全没有愧疚感的罪魁祸首径自扯着肆意的笑容,峻脸放大到她的眼前,肆无忌惮地询问着她的感受。

    “不要——不要——我不要你——”尤欣情疯狂地大喊道,体内的倔强细胞一时之间涌了上来,就是不肯对他屈服。

    “你希望我走,可是,你的身体却不希望。”诸恺奇意有所指地将她从头看到脚,暧昧的视线滑过她的肌肤,赤裸裸的情欲让她又是一阵阵战栗。

    “诸恺奇,你不是要走了吗?为什么还不走?”

    当尤欣情第二天转醒,身旁的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徒留她一个人躺在宽阔的大床上。

    带着邪恶的笑意,诸恺奇不由分说地打开她的玉腿,将脑袋置于她的双腿之间,对准她的私密处印上深深的一吻,这才余有回味地慢慢抬起了头。

    哼,她绝对要把他的所有气味统统洗掉,丁点儿也不剩。至于那个可恶的男人,等找到他,再跟他算总账!

    “才没有!”尤欣情大声地否定道,但全身的炽热感却出卖了她的真实。

    “女人,你想要的是不是?”诸恺奇仍旧执着着那一个问题,扳过她的小脑袋,呼吸的热气喷洒在她的唇上,执意让她的小嘴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诸恺奇,你不要再了!”尤欣情恼怒地制止道,这个男人,他就只能用这种邪恶的方式逼人屈服吗?

    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梳洗,却不期然地意识到原先雪白的肌肤如今却是映满了粉色的斑斑点点,吻痕,牙印布满了她的身体,真是让她想要遗忘昨天的暴行都难呐。

    “你……你要做什么?”尤欣情突然有了一股不妙的预感,他……他的眼神为何突然间变得那么邪恶?他……他想要做什么?

    “说!你想要我!”诸恺奇仍旧霸道地要求道,大手不遗余力地挑逗着她的情欲神经。

    在他宣誓般的话语过后,尤欣情只能无助地任由他对她的身体展开一连串的征服举动,为所欲为继续进行中。

    听到门口处的响声,正在淋浴的诸恺奇转头看去,不由地勾了勾嘴角,戏谑的视线上下打量着她的裸体。

    球球竟然没有吵她起床耶,她居然可以安然睡到九点多,这算不算是一个历史的大进步啊?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会坚持到什么时候。8400407

    “女人,你要完蛋了!”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诸恺奇便直接置身于她的双腿之间,猛然挺进,疯狂的律动由此展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则是地板上被撕扯破的衣服,无比在提醒着他们昨晚的疯狂举动。

    被她这一连串的喊叫所气恼,诸恺奇也渐渐地冷下了面容,一股征服的欲望油然而起。

    迈着气愤的脚步,愤愤然地走向浴室。

    带着睡饱的心情,尤欣情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这才幽幽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可恶的男人,竟然使用暴力让她屈服,在他的坏心折磨之下,终于满意地听到了她的妥协。而后,一室春光,惨不忍睹,她被他折磨了很久很久,直到最后完全没有意识。

    尤欣情整个人都震惊到无以复加,僵硬着身子,久久也没有下一步的反应。

    *************************************************************

    这个男人……太邪恶了!

    明明刚刚说什么若是她不留他,他就滚蛋。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说出一个“留”字啊,那他干嘛还要在这里赖着不走啊?

    无意识地伸手试了一试身侧的温度,已经冰凉了,这说明,他起床已经有些许时间了?

    吼,干嘛空虚啊?之前的三年,她的身侧不是照常没有他的存在嘛,她总归要适应啊。这才重逢短短几天啊,她干嘛对他产生那么大的依赖啊?

    一股空虚感没由地朝她袭来,尤欣情深感莫名其妙地摇摇头。

    尤欣情像是猛然回神一般,震撼地瞪着他,对于他的恶劣行径已经完全无语。

    “这样就算变态吗?那如果……”诸恺奇邪狞地一笑,峻脸上的邪气更是显著了。zfkr。

    他……他真的很变态唉,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拿那个当证据啊?

    尤欣情疲倦地闭上眸子,一方面是不想看到他得意的表情,另一方面则是本没有力气与他对抗。

    在他戏谑的目光之下,尤欣情恨极了自己的不争气,没好气地将头扭转开来,不想与他炽热的视线有所相对。

    “说话,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诸恺奇故意撩拨着她,努力想挑起她的激情。

    这样不好,真的不好!

    咦,想到女儿,尤欣情猛然意识到一个现实。

    裸……裸男?一大清早,没必要让她看这么血脉喷张的画面吧?

    她现在已经筋疲力尽了,他怎么还不放过她?

    恶着意么。不愿再多想那个男人,她决定起床找她那两个亲爱的女儿。

    “啊——”惊恐的尖叫声从她的嘴巴里呼出,尤欣情震惊地看着浴室内的光景,整个人都呆立在了门口处。

    臭男人,太鲁了,那件礼服可是五位数字唉,就被他三两下撕碎了,简直就是挥金如土嘛。她绝对要鄙视他的这种恶劣行为!

    呦呼,经过了他一整夜锲而不舍的调教,这个小女人终于在事方面开放了起来吗?一大清早就身无寸缕地裸身呈现在他眼前,是在引诱他的意思吗?

    “啊——”又是一声尖叫,在他那满是戏谑的目光之下,尤欣情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她……她竟然也是赤身裸体?!

    第一百七十八章 伺候她洗澡

    更新时间:2012-5-20 9:42:29 本章字数:3016

    尤欣情忙不迭地窜逃,在浴室内发出的那一道狂傲的笑声中,仓促地为自己裹上一层床单。言慭萋犕

    吼,丢大了,丢大了,原本以为他不在房间里,反正也是要冲洗的,也就没必要穿衣服了。可谁能想到,他竟然……

    “喂,如果昨晚没满足你就直说嘛,用不着不好意思的。”诸恺奇围着一条浴巾优雅地步出,健壮的身材勾勒出肌的线条,完美地展现了力度的美感,却又不像是那种大支的肌男,让人道尽胃口。

    除了那两个小家伙,应该再没有其他人了吧?

    混蛋男人,他简直就是个怪胎,看到别人难受他就那么开心是不是?瞧他眼睛里的笑意,快要把他的眼球都填满了。

    “我都说了不用你帮我洗澡,出去啦。”尤欣情烦躁地踢打着他坚实的小腿,双臂紧紧护住部,企图做一丝力所能及的掩蔽。

    这算什么啊?裸男的诱惑?呃……虽然说,也不全然是裸男啦,不过,依照他现在的模样——全身上下仅围着一条似掉非掉的浴巾,膛上还沾着几滴晶莹的水珠,这简直比裸男都要来得诱惑嘛。

    “应该吧。”

    “现在就想到我了吗?刚刚不是让我滚开吗?”诸恺奇大有一副秋后算账的架势,环抱着胳膊,冷眼旁观地斜睨着她。

    “他们在里面吗?”

    浴室外面,传来两个小孩子一问一答的声音,不用说,那个询问的小霸王肯定是球球小朋友了。

    “啊——痒——痒啦——”尤欣情像泥鳅一般左扭右扭着身子,却因为他搭附在她腰际的大手而不能完全摆脱,只能尖叫着,抓挠着,用小嘴撕咬着。zfkr。

    “走开啦,我要去洗澡!”尤欣情围着被单,恼羞成怒地推了他一把,作势要越过他碍事的身子,洗净自己全身上下有关他的气息。

    “你……”瞪着他那一副典型的强盗行为,虽然有再多的微词,可在这裸露的条件下,她还是没由来地丧失了所有的底气。

    不期然的,门口处似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尤欣情一惊,迅速地制止着他的举动。

    “别闹了——门外有人啦——”尤欣情没好气地低吼制止道,狠狠地朝他的肩膀捶了一拳。

    诸恺奇不言多语地侧身让她经过,却在她想要关上浴室房门的那一瞬间挤身而入。

    诸恺奇像是越玩越起劲一般,挠痒的范围更是扩大了,听着她犀利的叫嚷求饶声,嘴角坏心地扯出一抹愉悦的光芒。

    他……他不是已经洗完澡了吗?干嘛突然闯进来啊?

    昨天晚上确实够折腾她了,虽然说,她也是罪有应得。可是,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过意不去。

    然而,人家大少爷像是玩上瘾一般,硬是不肯停止,仍旧肆无忌惮地挠着她的痒痒。

    虽然说,他们早就已经坦诚相见了很多次,可是,大白天地赤身裸体,她还是感觉好难为情唉。

    “我帮你洗澡啊。”诸恺奇理所当然地说道,一把拥入她的小身子,两人之间仅隔了一条被单与一条浴巾。

    没啊你子。“喂——你干什么啊?”尤欣情惊慌地大叫道,目瞪口呆地瞪着他这莫名其妙挤入的身子。

    笑吧,笑吧,最好把他的大牙也给笑掉,看他以后拿什么面对他成千上万的花痴粉丝。

    ……

    他的听力不一向很敏锐嘛,这次怎么失灵了?

    “啊?喂——喂——球球在推门了!”明显地感觉到门板的推力,尤欣情惊恐万分地大叫道,眸子求助地看他看去。

    “不知道耶。”

    他承认,他确实够变态,很喜欢享受欺负心爱女人的愉悦感。

    他这个坏蛋,竟然故意挠她的痒痒,太可恶了!

    “不……不需要啦……”尤欣情恼怒地直接拒绝道,用力地推拒着他不断向前探来的身子,小脸忍不住涌出一抹绯色的痕迹。

    “为什么爸拔妈麻把衣服乱扔啊?”

    虽然门是关着的没错,可是,万一一个不小心,真的被她推开,这里面的场景……实在是有够劲爆呐。

    “我就是要帮你洗澡!”诸恺奇霸道地直接否决了她的意见,索用一只胳膊直接紧紧地扣住她的小身子,将其束缚在自己的膛里,而另一只手,则是肆意地在她的肌肤上游移着。美其名曰帮忙洗澡,实则却是吃足了豆腐。

    “好像……好像是丫丫和球球……”尤欣情迟疑地喃喃说道,贴近浴室的房门,倾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啊——好痒啊——不要闹了——”尤欣情忍不住难耐地扭动着,不满的呼叫声回荡在整间浴室里。

    她有手有脚,又不是小孩子,谁用得着他帮忙洗澡啊?更何况,醉翁之意不在酒,谁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啊!

    “昨晚我就说过,在我面前,你不需要有任何遮蔽。”诸恺奇对着她敏感的耳后幽幽地说道,果然又引发了她身体的无助战栗。

    “谁在外面?”诸恺奇终于好心地暂停了下来,看向门口处,眉头尽是不耐的神色。

    没办法,她天生不如人家的脸皮厚,就算是赤身裸体,也可以谈笑自若。

    “你会需要的。”诸恺奇似笑非笑地斜睨着她绯红的小脸,清晰地知道自己的身体会对她造成多大的诱惑。8400407

    轻而易举地便将她的床单扯下,果不其然立即惹来她惊呼地大叫,疯狂地跟他玩着抢被单的游戏。“你干嘛啊?还给我啦!”

    “奇怪,怎么打不开啊?妈麻——爸拔——你们在里面吗?”球球扯着小嗓子大声叫嚷道。

    “OK,现在,轮到我伺候你洗澡了。”故意忽视她那张怒气冲冲的小脸,诸恺奇神态自如地喃喃说道,拉着她的小身子,来到淋浴的蓬蓬头下。

    “你……别闹了,过来挡住啦,我去披上一条浴巾。”尤欣情没好气地命令道,她现在全身赤条条的,完全没有一丝安全感。

    诸恺奇慢悠悠地走了过去,与她交接完毕,眼底不期然地涌上一抹邪恶的光芒,低沉的声音倏然在浴室里响彻。

    “门开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 杀的就是他

    更新时间:2012-5-20 13:19:09 本章字数:3018

    “啊——”又是犀利的一声尖叫,尤欣情忙不迭地拽下浴巾,七手八脚地挡在自己的前。言慭萋犕

    门开了?进来人了吗?

    “哈哈哈——门没开,逗你的!”欠扁的嗤笑声毫不保留地响起,诸恺奇戏谑地拍手大笑道,揶揄地看着她那副忙乱失控的模样。

    现在,她只祈求着,让折磨来得更快一点儿吧,早死早超生!

    “那你还不出去啊!”尤欣情没好气地瞪向他,既然知道危险随时存在,那他还不快出去预防着啊?

    她以为,他的女儿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吗?没准儿一分钟之后,那个小丫头又会在敲打房门了。

    如果只有她们母子俩,当然没问题啦。可是,这里面还有一个臭男人唉,万一球球问出,“为什么和爸拔一起洗澡,不是男生跟男生,女生跟女生”这种高深的问题,她又该怎么回答啊?

    “都怪你!”尤欣情没好气地瞪向他,确定不会出现预想的尴尬了,原本压抑的火气也涌了上来。

    “我也想跟妈麻一起洗澡。”球球大声地说道,完全没有离开的架势。

    别忘了,他们身上只有浴巾蔽体呐!

    “丫丫,球球,我们在里面!”像是故意与她唱反调一般,在她的制止声刚刚落地之后,他那低沉的嗓音就紧接着响起。zfkr。

    “喂——喂——你干嘛?”尤欣情忍不住大呼,他……他不是在伺候她嘛,干嘛把自己仅存的那一条浴巾脱下来啊?

    房间里再次恢复到安静的氛围,浴室里的那两个人这才幽幽地松了一口气。

    “洋娃娃没有了?”球球倏然瞠大两只圆滚滚的小眸子,小脸一僵,也顾不得想要打开房门的想法,忙不迭地转身冲了出去。

    “爸拔——开门——”终于听到回应,球球立即激动起来,惦着小脚,拍打房门的力度更是加大。

    “你……”尤欣情只能干瞪着杏眸,看着他径自打开蓬蓬头,修长的手指滑过她的肌肤,真正做到“伺候”她洗澡。

    “喂——你不要闹了,我自己涂沐浴就好了。”尤欣情忙不迭地制止道,依照他这样涂下去,他们哪可能只是洗澡这么简单啊?

    她最喜欢洗澡了,尤其是跟妈麻一起。

    “喂,女人,你谋杀啊。”笑得颤抖的膛不期然地遭受到重重的一击,诸恺奇不免吃痛,峻脸上的笑意也僵硬起来。

    “爸拔——妈麻——你们在里面吗?”浴室外面,球球仍旧锲而不舍地巴着门把。

    “我说过,要伺候你洗澡的。”诸恺奇锲而不舍地说道,这一点,相信球球是遗传于他吧。

    这个女人,还真是手下毫不留情呐。这一拳头,她是使出了吃的力气吧。

    “诸恺奇,你要死啊!”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被骗,尤欣情恼羞成怒地大吼一声,抡着拳头,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在他膛上打上重重的一击。

    开尤个丫。奇怪,打不开咩,门坏了吗?

    尤欣情狠狠地瞪向他,眸子里仿佛在说着,“哼,还敢不平?活该痛得就是你!”

    对待小孩子,要用对待小孩子的办法。关于这一点,他适应得很迅速。

    混蛋!就知道欺负她!

    算了,算了,不跟他计较了,反正怎样都不会赢得过他。他愿意伺候,就伺候吧,只要最后别变了质就可以了。

    “球球,你快去玩具房看看你新买的洋娃娃,它好像不在那里了。”诸恺奇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着谎话,冲着那个用鄙夷目光瞪他的女人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不可以!球球,你先跟姐姐一起出去玩,等妈麻洗完澡再找你。”尤欣情先声夺人地拒绝道,唯恐他再发出与她相悖的言论,索直接当他的代言人算了。

    “杀的就是你,混蛋!”尤欣情愤恨地咬牙说道,犹嫌不舍气,抬起小脚,狠狠地踩在他的脚背上,还煞有介事地捻转了几番。

    他只不过是跟她开了一个玩笑而已嘛,她犯得着把他置之死地吗?女人,果然是心狠手辣呐!

    “爸拔,洋娃娃明明还在……”丫丫迟疑地喃喃道,今天早晨球球还抱着玩呢,怎么可能突然不在了?

    “你……”尤欣情气结地瞪着他那一副得意的表情,敢情,他都不知道“尴尬”二字怎么写吗?

    可是,他现在的行为,又该如何解释?这也是伺候的一个项目吗?

    她惊慌失措的模样还真是好笑呐,时不时地逗逗她,还真是有益于身心健康呢。

    “好。”得到命令,丫丫也冲了出去。

    “伺候你洗澡啊。”诸恺奇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将沐浴的泡沫涂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将她的小身子拉近,两人亲密地贴合着,让泡沫由经他的身体顺势涂在她的身体上,达成完美的过度。

    “如果你再在这里继续磨蹭下去,等球球发现她的洋娃娃还在,指不定又要返回来呢。”诸恺奇好心地提醒道,丝毫不在意她的历历指控。

    “啊——女人——”诸恺奇忍不住吃痛地大呼道,被她这一连串的上下攻击,他还真是吃不消呐。

    呼,小孩子果然很难对付呐,时不时就会化身为小恶魔,让人防不胜防。8400407

    明明他早就已经洗完澡了,若是他肯出去照顾那两个小家伙,她们又怎么会到这里来啊?都是他的错!

    “丫丫,你去照顾一下球球,不要让她再进来了,爸拔和妈麻要穿衣服。”诸恺奇嘱咐道,但愿丫丫能制服得了那个小大王吧。

    “不可以啦。”尤欣情窘红着小脸,喏声地拒绝道。

    “嘘——不要说话!”尤欣情煞有介事地将手指放在嘴边,小心翼翼地紧贴着浴室房门的玻璃,心里不断地祈祷着那个小霸王赶快离开。

    尤其是,她现在已经清晰地感受到有一个什么东西硬硬地顶住了她的下腹。不必考虑,那一定是……

    “没关系,我帮你。”诸恺奇堂而皇之地继续依照他的方法涂着沐浴,浴室内,春光一片,两人许久也没有走出。

    至于那两个离开的小家伙,竟然识时务地没有打扰。

    第一百八十章 解决未完的话题

    更新时间:2012-5-20 16:37:06 本章字数:2959

    “球球,你慢点儿吃,不要被咽到了。言慭萋犕”尤欣情好心地提醒道,看着那个狼吞虎咽的小女孩,还真是没由来地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那张小嘴又不大,犯得着咬那么一大口吗?更何况,食物充足得很,她到底是在急切个什么劲儿啊?

    “嗯嗯。”球球忙里偷闲地回应道,小嘴仍旧咬得很是大力。

    尤欣情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学一下丫丫姐姐嘛,你看人家吃得多优雅。”

    “妈麻……”

    别说是那两个小孩子了,就算是她这个大人,乍一看,也会心慌一番呐。

    这个男人,小肚**肠的本领会不会太强了?

    “方大大就是方大大啊,住在我家隔壁,经常给球球好多好多糕糕和点点。”球球知无不言地告知道,一想到那些甜美的糕点,忍不住又流了口水。

    “就算是在孩子面前说出来又怎么样?我行得正,坐得直,还怕你不成?”尤欣情气急败坏地质问道,敢情,他真的把她当成了偷汉子的妇?zfkr。

    “我们只是邻居而已,邻居之间互相帮忙,难道不可以吗?”知道他已经完全误会了,但尤欣情还在做着最后的补救。

    他已经好心给过她改正的机会了,她为什么要一再地挑战他的底线?

    裴毅?哼,叫得还真是亲切呐!

    “球球,你所说的方大大是谁?”诸恺奇狐疑地问道,余光注视在她的小脸上,直觉告诉他,那个所谓的方大大极有可能是他认为的那个人。

    “呃……球球……”尤欣情想要阻止,虽然说她自己问心无愧,可谁能知道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口中能说出怎样的话语啊。为以防引起那个卑鄙男人的话柄,她还是趁早制止得好。

    不是在吃饭嘛,怎么突然间来了这么一出啊?

    “方大大吗?妈麻,你有见过方大大吗?”听到熟悉的字眼,球球突然发出声音,睁着黑白分明的小杏眸,也忘记了暂时的害怕,很是期待地等着她的回答。

    “对妈麻也很好啊……”诸恺奇冷笑地喃喃着她的童语,抬起目光,对上那个一脸扼腕的女人,心里的冷意更是扩大了。8400407

    “你……你什么意思?”尤欣情仍旧是一片愣怔,虽然大致已经猜出他指意为何,可是,她真的不愿意相信,仅是那种无关紧要的问题,竟然能让他铭记那么久。

    “那个方大大对妈麻好吗?有没有经常照顾你们?”诸恺奇进一步引诱道,他已经确定,那个什么该死的裴毅和球球口中的方大大是同一个人。

    “好啊,方大大对球球最好了,对妈麻也很好。”球球点着小脑袋,不疑有他地爽快回答道。

    然而,她的预想却没有达成,制止的话语还未来得及出口,某个小女孩就已经快速地做出了回答。

    同样都是那个男人的女儿,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啊?难道是她的基因问题?

    “没错,才没有呢!”尤欣情附和道,挑衅般地瞪了对面的男人一眼,咬了一口松饼,用力地咀嚼,像是把口中的食物当成了他的化身。

    他早就说过,那个问题不解决,他绝对不会罢休的。既然昨天留下了,那就今天一并结束吧。

    “才没有呢。”丫丫不平地反驳道,人家她小时候才没有吃得很丑呢。

    然有情说。“昨天的问题,你的记忆力没有那么差吧?”诸恺奇嗤笑地调侃道,抬起慵懒的眼皮,戏谑的目光正对向她。

    “小孩子嘛,长大之后就好了。你忘记丫丫小时候了?也好不到哪里去。”诸恺奇护短地说道,就算她的女儿吃成小猪的模样,在他眼里也是可爱的。

    “对了,昨天的问题,我们还没有解决完,记得待会儿自行来报到。”诸恺奇领导般地开口说道,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语气很是风轻云淡。

    诸恺奇眯着锐眸,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听着她那亲昵的称呼,忍不住又是一阵嗤之以鼻。

    “需要我在孩子面前说出来吗?”诸恺奇冷下脸,瞪着她那一副明知故问的虚假模样,口吻里已经出现了极大的不耐。

    两个小孩子异口同声地轻唤道,小心翼翼地看着两人紧绷的面容,意识到战况的白热化,也不由地停下了进食的动作。

    他们……是要吵架吗?

    “你不是说不怕孩子们知道吗?现在回避什么啊?”诸恺奇故意抓住她的语病,虽然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可是,一想到在这三年来,她有过其他的男人,心底的抑火就难以舒缓。

    “呃……丫丫,球球,你们好好吃饭,我们没事的。”意识到现场的气氛并不适合争吵,尤欣情强迫自己扯出一抹笑意,轻轻拍了拍两个小家伙的脑袋,示意他们不要担心。

    别说不是了,就算是,又如何咧?他们现在的关系连男女朋友都不算,他凭什么不允许她有另外的发展?

    餐桌上原本闲然的氛围,由此发生了更变。

    “呃……”尤欣情尴尬地抿了抿嘴唇,在这个危机的时刻,这个小丫头能不要添乱吗?

    诸恺奇气怒地狠狠摔下叉子,长吁的气息充分彰显着他此刻的愤懑。

    “爸拔……”

    “你……”她算是让他打败了!“诸恺奇,你听好,我跟裴毅没有任何关系,你爱信不信!”尤欣情愤愤然地告知道,反正她是实话实说,至于他信不信,那就是他的问题了。

    “拜托你注意一下,他们被你吓到了!”尤欣情转头瞪向那个满脸不善的男人,他是要吃人吗?

    “什么?问题?”尤欣情愣怔地反问道,一时之间并没有从之前的话题转换过来。

    终究还是被他知道了吧?事实就是事实,无论她如何掩饰都无法更改,亏他之前还想相信她呢。

    就这样被他误会,实在是太冤枉了,绝不要!

    “帮忙?就怕,不知道他是帮你什么忙呢。”诸恺奇意有所指地冷嘲道,锐眸里的冷意愈发加深。

    解决欲望需求,也算是帮忙的一种,她所谓的帮忙,是指这个吗?

171-18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