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炮弹:惹上腹黑大人物 181-190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喜欢猜哑谜

    更新时间:2012-5-21 9:11:46 本章字数:3015

    “诸恺奇!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尤欣情倏然变了脸色。言慭萋犕

    她不是白痴,岂会听不懂他这句意有所指的嘲讽?

    呵,哪种帮忙?他心里的,又是哪种帮忙?

    “你不需要去,你只要乖乖呆在楼下不要添乱就好了,妈麻上去看他。”尤欣情扳正她的小身子,郑重其事地制止道。

    “嗯,我会看住球球的。”丫丫信誓旦旦地说道,重重地点着小脑袋,尽是一副高度配合的小模样。

    前一秒钟还在为自己辩解,下一秒钟就公然趋向别的男人,这个女人,真的把他当成傻瓜一样玩弄吗?

    诸恺奇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她,暗忖着稍后要开口的话语。

    “如果你认为你的认知是对的,那你大可以明明白白地跟我讲出来。但是,如果这仅仅是你的气话,只是为了纾解心中的不满而随意诽谤,那你现在必须跟我道歉。否则,话一旦说出口,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诸恺奇,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刚刚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尤欣情双手摊在他的书桌上,大有一副泼妇骂街的英勇态势。

    “就是你心里想的那个意思。”诸恺奇面无表情地说道,抬起慵懒的眼皮,峻脸上尽是一副嗤之以鼻的冷笑。

    挂断电话,尤欣情急切地转头说道,“裴毅发生车祸了,他家人都在北部,暂时联系不上,我得去看看。”

    爸拔他……怎么会发那么大的脾气啊?他从来没有这么生气的!

    “裴毅?你怎么了?”听到对方的回答,尤欣情不由地一惊,小脸上尽是恐慌之色。

    “我相信你明白。”诸恺奇冷冷地哼了一声,鲁地推开未吃完的食物,砰地一声踹开椅子,大步凛然地朝着楼上走去。

    尤欣情这才放心地向楼上冲去,那个可恶男人,她来算总账了!

    这是她的底线,如果他犹不知把握,那她只能说一声“再见”了!

    连敲都不敲,尤欣情直接鲁地推门而入。

    什么意思?哼,这个女人还真是会装傻!

    诸恺奇看着她,明明心底有很多的不满,然而,看着她那张小脸,没由来地,他竟然说不出心底的那些臆想的话语。

    如果他愿意淡忘,那她可不可以不要再跟那个男人联络?

    若不是有两个孩子在场,她真的要破口大骂了!可恶的臭男人,他的脑袋里装得都是脑浆吗?

    她实在是被那个可恶的男人气疯了,这个小家伙最好不要再惹怒她了,否则……她无法预知自己会爆发到何种情况。

    “你……”气怒地瞪着他那一抹绝然的背影,耳畔里仍旧回荡着他那冷嘲热讽的话语,尤欣情窝火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能用重的呼吸来排解着体内疯狂上涌的怒火。

    “妈麻,爸拔他……”丫丫小心翼翼地问道,小杏眸瞅着诸恺奇消失的方向,小脸上仍旧布满了愣怔的表情。

    “我希望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清楚,我不喜欢猜!”尤欣情一字一顿地咬牙说道,不过,在此之前,她必须慎重地提醒他一点。

    顾不得理会小家伙的怨气,尤欣情径自朝另一个说道。“丫丫,帮忙看住这个小丫头,不要让她上楼哦。”

    他的意思到底是什么,还不清晰嘛,用得着她费力地追上来询问吗?

    “球球,你听话,跟姐姐在楼下玩,暂时不要上去,可以吗?”意识到小家伙被她吓到,尤欣情僵硬地缓和了几分,以尽可能的和善语调跟她商量着。

    “为什么我不可以?”球球很是不平地反驳道,为什么妈麻可以,她却不可以?

    “你……你干嘛瞪着我?”不期然地对上他那一副怒容,尤欣情不由地一怔,莫名其妙地回望着他。

    “我要去看看爸拔。”球球挣脱着她的束缚,两只炯炯有神的小眸子紧盯着楼上的方向。

    被她这么一吼,球球愣怔地闭上小嘴,茫茫然地瞅着她,眨巴着无辜的小眸子,像极了一个受欺负的小可怜。

    现在那个男人正在气头上,若是球球吵吵闹闹地过去烦他,指不定他又摆出一副怎样的臭脸咧。为了这个小丫头的人身健康,还是不要去得好。然恺然要。

    “你说话啊!”尤欣情不满地催促道,要么像刚才一样嘲讽,要么知错跟她道歉,他闭嘴不言,这是什么意思啊?

    “哦。”球球闷闷地点了点小脑袋,垂下小脑袋,明显闷闷不乐。

    “好的,好的,我马上去。”

    至于她嘛,没办法,谁让她是这件事情的关键呢,自然就得由她担当起这个艰难的重担喽。

    “如果……”诸恺奇刚欲开口,一道不期然的铃声打断了他的话语。

    “球球!你不要惹妈麻生气了,可以吗?”尤欣情僵硬起脸色,说话的语气也失去了往常的耐。

    “哦,他……他没事,只是吃饱了而已。”尤欣情苍白无力地解释着,尴尬地嘿然一笑,说着就连自己也无法信服的理由。

    他必须清清楚楚地把话说明白,她脑袋不聪明,向来不喜欢哑谜。更何况,很多误会都是由哑谜开始的,她不想再做第二次冤大头了。

    早在她冲着手机喊出那一声“裴毅”之后,他的脸色就开始越变越黑,再到她做出肆无忌惮地抛下他,去找那个男人的决定,他的脸色已经可以媲美包公。

    诸恺奇凝重着面容,指控的眸子毫无保留地瞪着她。她越是心急,他的怒火就越是旺盛。

    她还嫌她现在不够烦是不是?还要去哪里给她添乱啊?

    他可是倒好,心情不顺,拍拍屁股走人,留下她一个人还得替他处理后事。混蛋!

    “ 球球,你干嘛?”尤欣情及时抓住那个滑下凳子,作势要去什么地方的小女孩。

    她……又惹到他了?该不会,他又要以为什么了吧?7528490vAvg。

    可是,裴毅出车祸了啊,情况非常,他就不能暂时收起他的小肚**肠吗?

    诸恺奇仍旧一言不发地瞪着她,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他的世界,只剩下瞪她。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不好惹的主

    更新时间:2012-5-21 9:14:00 本章字数:3132

    “我……我要去喽。言慭萋犕”尤欣情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小脚不着痕迹地向门口处移动了两步,视线仍旧仔仔细细地盯着他的峻脸。

    没有反应唉,她该继续吗?

    “我……我只是去看看他,确定没事之后,我就会回来了。”尤欣情谨慎小心地说道,然而,回应她的,仍旧是一片沉默。

    这两个人,能不能不要那么高调啊?这里可是医院的病房呐,他们……

    “我走了。”不想忍受他这种冷暴力,尤欣情索转过身子,直接向门口冲去。

    “齐锐,裴毅还好吗?”尤欣情关切地问道,院方都打电话通知她了,可见不轻松吧。

    她以为他不会遂了她的激将法吗?很抱歉,他会!

    “而那个伤患,恰好就是我的情敌。你说,我该不该计较?”诸恺奇冷着脸,愤愤地回击道。

    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尤欣情二话不说地率先走在了前面。

    呃……这不是昨天那个把欣情带走的男人吗?他们充其量只是第二次见面,貌似也没有什么血海深仇吧?

    “只是轻微的划伤,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方裴毅风淡云轻地说道,不期然地感受到一股炽热的目光,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困惑地望向怒光的源头。

    “如果你走了,就代表你选择的人是他!”久久沉默的男人倏然出声,每一个字眼都透着无尽的冷。

    “好……”一个“好”字还没有落下,尤欣情早已急匆匆地冲了出去。

    瞧她那副急切的模样,干脆坐火箭过去算了。

    “齐锐,你在啊?”尤欣情嘿然一笑,脑海里不由地浮现出之前尴尬的画面。

    算了,谁让人家是司机的,还得依仗他到达医院呐。

    “如果你不相信,你跟着我去好了,省得你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尤欣情恼羞成怒地说道,如果他真的有那么多疑虑,直接去做个调查不就行了?

    “咔嚓——”一声不期然的声响,病房门缓缓打开,从里面探出一个可以媲美女人的男人。

    “哎呀,他呀,没什么大碍,死不了的。”齐锐没好气地说道,随之欠身让他们进入。

    “你是伤到哪里了?怎么会出车祸啊?”尤欣情关心地问道,上下打量着他,除了脸上那一道轻微的伤痕,似乎再无其他了。

    她只怕,到时候若是他发现了真相,会悔不当初地求着她的原谅。那个时候,哼哼,她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诸恺奇,你现在能不要无理取闹吗?人家现在受伤住了院,你犯得着跟一个伤患计较吗?”尤欣情气急败坏地低吼道,转过身子,指控地瞪着他。

    “裴……”找到病房,尤欣情毫不迟疑地向里冲去,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她那个亲爱的邻居到底如何。然而,视线刚一落入,却被一幅不适时宜的画面打退了出来。7528490

    如果她选择的人是那个男人,那他……放手吗?

    不是急着看望她的情郎嘛,现在到了,装什么矜持啊?

    不过,依照刚才的情景,貌似,也严重不到哪里去吧。

    *************************************************************

    这人……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啊?

    “李嫂,拜托你照顾丫丫和球球了,我们要出去一下。”尤欣情简单地吩咐道,亲昵地了两个小丫头的脑袋,暗示着她们不要淘气。

    这个虚伪的男人,明明早就知道人家是谁了,还虚假地做个什么介绍啊。

    算了,算了,不管了,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再说!至于他嘛,等回来之后再解决吧!

    尤欣情又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说话不会留口德的吗?

    呃……不是出车祸了吗?怎么还……

    吼,刚刚那幅画面,实在是太劲爆了。

    “好啊,我跟着去。”诸恺奇也不推辞地爽快答应道,目光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的小脸,仿佛要从她细微的表情变化上找寻到一丝内心的波动。

    “怎么了?干嘛不进去?不好意思啊?”诸恺奇困惑地质问道,他还没踏进房门呢,就被她往回冲的身子堵了回来。

    “欣情,麻烦你了。之前某人的电话打不通,才选择通知你的。”方裴毅半躺在病床上,神色看似并没有什么大碍。

    尤欣情撇嘴看向他。

    “到底为什么啊?”诸恺奇更是疑惑了,里面到底有什么啊?

    “你不是要去看你的朋友吗?还不进去?”诸恺奇出声提醒道,推推她的肩膀,示意着她的下一步举动。vAvg。

    算了,想去就去吧,反正她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有哪个正常的男人会对自己的情敌仁慈?那样的男人,只能面对失败的下场!

    “呃……”诸恺奇一怔,原本作势推门的手僵硬在原地。

    “不行啦!现在不方便进去!”尤欣情紧紧地巴住他的胳膊,小脸上印着一个大大的“不”字。

    诸恺奇跟在身后,慢悠悠地走着,嗤之以鼻地发出嘲弄的冷哼。“不必这么心急吧?那个男人应该死不了。”

    他可以不要这么番吗?什么叫做她走了,就是选择别人啊?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别人,有的,只是他心里的那个心魔而已。

    “没事啦。”尤欣情窘红着一张小脸,不断地向后倒退着。

    “到底怎么了?你不进我进!”诸恺奇烦躁地推开她的身子,刚欲推开病房门,却被她在心急火燎地制止住。

    站在门口有什么意思?他最想看的,是她跟那个男人见面的场景是如何。

    “情儿,不介绍一下吗?”诸恺奇将目光看向那个问个不停的小女人,她就那么关心那个男人吗?是不是压儿就遗忘了他的存在?

    “欣情,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方裴毅同样也好奇地问道,这位男士,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啊,欣情可要吃苦头了。

    “才不是呢,我又没有男朋友!”尤欣情条件反地反驳道,话语落地之后,这才意识到现在的情况非常。

    呃……貌似,她否定得太快了点儿!看诸看去。

    第一百八十三章 去汽车旅馆

    更新时间:2012-5-21 12:51:27 本章字数:3074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她立马感受到一股冷的怒光朝她直而来。言慭萋犕

    尤欣情只能僵硬着头皮,紧缩着脖子,认命地等待着判决。

    “你是欣情的男朋友吧?我们欣情脸皮薄,你不要介意哦。”齐锐主动化解着尴尬的氛围,煞有介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有一副哥俩好的态势。

    她的脸算是被他丢尽了啦!

    “为什么不告诉我?”诸恺奇不悦地质问道,如果她早早告诉他这一真相,那他也不会误会这么久啊。

    “我没事,你回去休息吧,路上小心。”方裴毅噙笑地说道,也不多做挽留,毕竟,他自己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完毕呢。

    诸恺奇若有所思地将目光移向那个低头不语的女人。

    “基于你的不坦诚,今晚必须补偿我!”诸恺奇不由分说地重新牵住她的小手,扣住她的小身子,寻求安抚的意图异常明显。

    “谁?”诸恺奇不由地一怔。

    原来,那个男人是同恋!这就说明,他跟情儿没有关系喽?

    “今晚我们不回去住了,我们去汽车旅馆。”像是听不到她的反驳一般,诸恺奇径自说着自话,完全一副告知的态度。

    眼下这个氛围太诡异,还是趁早逃脱了得好。

    “就这样走了?不用陪陪你的邻居了?别忘了,不久之前你还是急得着火呢。”诸恺奇故意揶揄道,竟然没有要离开的架势。

    白目男人,他可以有点儿智慧吗?虽然现在的社会开明了许多,但大家对于同恋还是带有很深的有色眼镜。他这样大喇喇地喊出来,不是摆明吸引众人的目光嘛。

    “裴毅,既然你没有什么大碍,又有齐锐照顾你,我们就不打扰了。”尤欣情幽幽地说道,心急地想要转移地点。

    人家欣情都要离开了,这个男人还要在这里做什么啊?难不成是看上了他家的小毅毅?

    “干嘛啦?”尤欣情没好气地瞪向他。

    “哦,我们是欣情的邻居。”齐锐爽快地回答道。vAvg。

    “喂,你懂不懂什么叫做隐私啊?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喇喇地喊出来啊?”尤欣情每一个字眼都带有着强烈的不满,目光也以最犀利的杀伤力瞪向他。

    “那你就任由我误会?”诸恺奇闷声指控道,想到自己生的那些无辜的闷气,还真是觉得冤枉呐。

    “等一下我!”诸恺奇三两步追上她,一把搂过她的小身子,下颚亲密地抵靠在她的肩膀上。

    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他知道,是她的那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邻居嘛。那么这个男人又是谁?跟那个女人又是什么关系?

    “是你自己愿意误会的,解释又不听,我能有什么办法啊?”尤欣情不以为然地说道,拽开他的钳制,径自向前走去。

    “你们是她的……”诸恺奇困惑地眯起眸子。

    既然他愿意不识时务地留下,那就让他留下好了,她可不奉陪了。

    太好了,他没有失去她!

    他不是嚣张嘛,那就继续嚣张下去好了。她早就说过,得到事情的真相之后,她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哄了。

    为了弥补他白白发出的怒气,她有义务替他做好安抚工作。

    他劳心劳力地跟她来了,哪可能没有任何收获就打道回府啊?如此,岂不是白费了!

    “是啦!”尤欣情没好气地回应道,甩开他的束缚,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呵,她的邻居还真是多呐。一个接一个,真是让他应接不暇呢。

    敢情,他愿意莫名其妙地生气,还怨得着她了?真是不可理喻!

    当一个男人称呼另一个男人那种恶心死人不偿命的昵称时,通常可以判断这两个人有着极为不正当的关系。7528490

    “不、用!”尤欣情咬牙切齿地挤出两个字,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作势就要越过他走向病房门口。

    终于将他拖出病房,尤欣情这才重重地甩开他的手掌。“你以后能不能不要那么机车啊?很丢人唉!”就什就这。

    “走了啦,笨蛋,不要在这里当电灯泡了!”尤欣情没好气地斥责道,趁着他愣怔无意识之际,索拉住他的大手,直接将他拖走。

    而留下的男人,则是一半震惊,一半欣喜地交错着面部的表情变化。

    这个碍事的男人,没看到人家都赶人了嘛,他还在那里做什么啊?白目!

    “走开啦!不要碰我!”尤欣情可没有遗忘之前他对于她的种种怀疑猜测,一想到他那副不相信她的恶劣态度,她就没办法接受他此刻虚伪的柔情蜜意。

    小……小毅毅?

    “什……什么?”尤欣情难以置信地停住了动作,汽车……旅馆?这个男人脑子坏掉了吧?

    “有我在这里陪我们家小毅毅,不必麻烦欣情了。”齐锐开口说道,暗示着某个碍眼的人可以离开了。

    “补偿你个头啊!”尤欣情忍不住爆出口,还补偿给他咧,那她所受到的冷暴力又有谁来补偿啊?

    “他们是同恋?”诸恺奇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舌头,立即难以置信地寻求着准确的答案。

    “他们两个……他们两个……”诸恺奇难以置信地喃喃道,意识仍旧没有缓和过来。

    “拜托,这种攸关他人的隐私是随随便便可以说的吗?”尤欣情没好气地反问道,她又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呐,干嘛没事道出别人的隐私啊?

    “他们是那种关系吗?”也顾不得追究她恶劣的态度,诸恺奇抓住她的胳膊,径自问着最为关注的问题。

    他现在是痴了,还是傻了?说句话都说不清楚了!

    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吗?

    “我们去汽车旅馆,体验不一样的方式。”诸恺奇贴近她的耳际,故作暧昧地轻声说道。最后,还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舔她的耳垂。

    “喂——你走开啦!”尤欣情浑身颤栗地推开他的身子,却被他不由分说地拉着前行着,前往那个令她震惊的汽车旅馆。

    然而,两人都没有察觉,尾随在他们身后的,始终有一台锲而不舍的镜头,抓拍着每一幅暧昧的画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她的存在这么重要

    更新时间:2012-5-22 8:56:00 本章字数:3027

    “爸拔——妈麻——你们怎么才回来?”看到进屋的两个人,球球终于发出不满的质问。言慭萋犕

    昨天妈麻明明说很快就会回来的,可是为什么她都已经睡醒了,他们还是没有回家啊?

    “呃……妈麻去看望方大大啊,所以,回来就晚了些。”尤欣情心虚地解释道,竟然不敢跟女儿那双纯洁的小眸子相对。

    看着那两抹忙碌的小背影,尤欣情忍不住无声地摇了摇头。

    她现在要回房间收拾小书包,还要带着她最喜欢的小太阳眼镜。

    “你不要乱教小孩子!”尤欣情按捺不住地出声斥责道,指责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变换脸色,温声地对女儿说道,“方大大没事的,今天去工作了,所以球球不用过去了。”

    “爸拔,你说,今天要带我去游乐场的,不可以骗人哦。”球球小大人似地郑重其事声明道,说到“游乐场”,整张小脸都亮出了采光。

    没在情声。一时之间,尤欣情只能愣怔地来回查视着他们的面容,敢情,她的存在还这么重要啊?她还是头一天知道呐。

    “怎么了?爸拔抱着不好吗?”诸恺奇又是不满意了,他想跟女儿亲昵一下,这个小丫头怎么还不领情了?

    三道异口的声音同时响起,在场的其他三个人,没有一个人同意她的要求。

    人家已经好久没有去过游乐场了,好想坐旋转木马哦。最最最重要的是,这是她第一次和爸拔妈麻一起去唉,好期待哦。zfkr。

    “不准!”

    “那……那你们三个去吧,我就不去了。”尤欣情推拒道,抱歉至极,她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力疯狂了。

    呵,真是好笑,好人都是他来做,坏人的角色永远都是她在扮演。他在孩子面前永远都是白脸形象,而她这个黑脸,还真是不招人喜欢呐。

    “如果妈麻不去,我也不要去了。”丫丫绝然地说道,仿佛她能不能去得成游乐场,主要全在于她了。

    可是,又不是她承诺的,干嘛把她加上啊?奇怪!

    “女人,你不会那么狠心地扫了大家的兴致吧?”诸恺奇故意激将道,若是她执意不肯,那去不了的责任可就不在于他了。他敢保证,球球绝对会念死她的。

    “妈麻——妈麻——”球球嗲着声音,声气地撒着娇。

    “既然要去,那还不快点儿?现在已经快一点了唉,游乐场不是六点就关门了了嘛。”尤欣情忍不住出声提醒道,被她们这么一耽搁,没等到了游乐场,人家就已经关门停业了。

    “到底是谁狠心了?要不是你,我现在会那么没力气吗?”尤欣情没好气地反问道,指责的目光愤愤然地瞪向了他。8400407

    对于男人而言,让女人在床上累到,这是对他们最大的褒奖。

    “呃……呵,对哦。”诸恺奇支吾着嘿然一笑。

    “为什么?”球球好问地望着他,奇怪,明明方大大也很好看啊,为什么爸拔不让人家看?

    两个小家伙又是异口同声地大叫一声,两人忙不迭地向楼上冲去。

    唉,没办法,谁让她是人家的妈麻呢,总不能让她真的无视于那两个小家伙期待的眼神吧!

    “现在要去游乐场?”尤欣情难以置信地大叫道,摇着头,巴不得听到一句反对的声音。

    “你是她们的妈麻,你若是不去,万一我一不小心把她们弄丢了怎么办。”诸恺奇理所当然地说道,摆明强势地给她戴上了责任重大的高帽。

    诸恺奇但笑不语,心甘情愿地承受了他的指控。

    “球球,你那个方大大没什么好看的,你只要看爸拔就可以了。”诸恺奇醋味颇大地声明道,一把将沙发上的小人儿抱起,扳正她的小脸,让她正视他的话语。

    “哦。”球球点了点小脑袋,突然挣扎着小身子,想要落到地面上。

    “好啦,好啦,去就去!”尤欣情无奈地只能应允,不着痕迹地再次瞪了一眼那个笑得很是得逞的男人。

    “球球也想去看望方大大。”球球很是不满他们撇下她的行为,明明她也很喜欢方大大,为什么她不可以去看望他?

    “不行!”

    “不要!”

    “妈麻,我要你陪我一起去!”球球用两只小短胳膊巴住她的大腿,可怜巴巴地要求道。

    她实在是搞不懂,明明他们就住在一起,他还非得去什么汽车旅馆,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你是爸拔的女儿,不是他的女儿,球球当然只需要看爸拔就好了!”诸恺奇理所当然地说道,总之,不管这个小丫头同不同意,他绝对不会再让他们有所接触了。

    这才几天啊,这两个小家伙就这么有默契了?血缘关系,真是斩不断呐。虽然说,并不是同母。

    “哇——”

    拜托,不要吧?她被劳了一整夜,现在很想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番,他们可不可以不要再折腾她了?

    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儿跟那个男人走得太近,万一传染上他的同恋倾向,那可就悔之莫及了。

    说实话,他还确实忘了呐。

    “为什么不准,不行,不要啊?你们去玩你们的,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尤欣情莫名其妙地环顾着那三张持反对表情的面孔,还真是……如出一撤的一致呐。

    实际上,看望病人早就结束,她是被那个男人死拖硬拽到汽车旅馆,惨遭蹂躏了一整晚加一上午,直到临近下午了,他才肯意犹未尽地放她回来。

    “等一下!”

    一大一小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地欢呼道,抓着彼此的小手,完全不顾形象地蹦蹦跳跳着。

    “对咩,对咩,爸拔答应我的,不可以反悔。”球球兴奋地点着小脑袋,还伸出一小手指,煞有介事地摇了一摇。

    诸恺奇噙着笑意地凝视着她注视着孩子的表情。

    难怪别人都说,“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此刻在她的身上,散发着充足的母光辉,美到了极致!

    如果时间可以停留,他希望永远保留在这一刻,不再变更。

    第一百八十五章 绝对不会有事的

    更新时间:2012-5-22 9:01:03 本章字数:3099

    “啊——”一道犀利的尖叫声倏然划破嘈杂的氛围,游乐场里嬉戏欢闹的众人都因这一道不期然的响声而停止了动作。言慭萋犕

    坐在长椅上的诸恺奇和尤欣情同样听到了犀利而又熟悉的叫声,两人忙不迭地冲到声源处,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幅一生难以忘怀的惊心画面。

    “哇——”球球一动不动地僵硬着小身子,除了嚎哭,似乎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动作。

    “恺奇,怎么办?丫丫会没事吧?”尤欣情茫然地喃喃着。她好怕,好怕再也看不到那张可爱的小脸,好怕再也听不到她甜甜地喊她妈麻,好怕……

    “我是A型。”诸恺奇无奈地摇摇头。

    丫丫才八岁,怎么可能舍得这么早就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更何况,还有那么疼爱她的亲人,丫丫才不会那么傻的。

    “恺奇,放心,我和丫丫都会没事的。”尤欣情噙笑地安慰道,她有预感,丫丫一定会健康地恢复的。

    尤欣情紧紧地攥住他的大手,虽然他没有明言,可是,她能够感知得到,他在恐慌。

    原本并不想搭理路人甲乙丙丁,然而,这一道声音实在是似曾相识。诸恺奇转过视线,峻脸上同样也出现了震撼的神色。

    夏之琳?她怎么会在这里?

    “诸恺奇?你怎么会在这里?”一道惊讶的声音不期然地响起,女人震惊地看着熟人,显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面。

    丫丫,一定要加油,爸拔会陪着你的!

    “丫丫一定会好起来的!”尤欣情附和道,情不自禁地握上他的大手,两人互相给予着最大的安慰。

    最近意外状况发生的太多了,用血需求量极度增加,再加上义务献血行为的减少,血库供血已经严重不足。

    那是……是……是丫丫?

    那姐个没。“在儿童游乐场大约中间的位置,从高台上摔了下来,对,现在,马上!”诸恺奇冲着手机急切地吩咐道,看着那个昏迷在地上的小女孩,眸子里尽是一片凝重。

    该死的,怎么还不来?他们是蜗牛爬吗?

    “咦?这位小姐,你还在诸大明星的身边呐,蛮长久嘛。”夏之琳半是揶揄,半是调侃道,想不到,这一次,这个男人还来真的了。

    “血库B型血告急,请问亲属有没有B型血?”小护士急匆匆地从手术室内跑出,心急地询问着在场的亲属。

    “让一下,让一下,我们是游乐场的医务队,先给她做一下简单的包扎,等救护车来了之后再做进一步的护理。”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挤进人群,将地上的小人儿抬到担架上,打开药箱做着处理。

    “怎……怎么会?”尤欣情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躺在地上,了无声息的小女孩,竟然恐慌地不敢向前走动一步。

    “哇——姐姐——姐姐——”球球仍旧在嚎哭着,第一次爽快地叫着“姐姐”的称呼,却没有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该死的,不匹配!

    “一定会没事的!”诸恺奇肯定地回答道,虽然,他心底有着无尽的茫然。

    高台……诸恺奇目光沉重地望了望那个台子的高度,接近一层楼的高度!别说是一个八岁的小孩子了,就算是个大人,在毫无预警地情况下摔落在地,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吧。

    “哇——姐姐——”球球仍旧嚎哭不断,亲眼看到她摔落下台阶,给她的震撼无比的广大。更何况,她还是个罪魁祸首呢。

    丫丫,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否则,爱你的人会难过终身的。

    一个……受伤的小女孩?

    她可以吗?抽血不是小Case,她的身体能够负荷吗?

    *************************************************************

    她好怕,好怕姐姐死掉了,以后再也没有人陪她玩了,爸拔妈麻也会讨厌她的。

    “没事的,丫丫绝对不会出事的。”诸恺奇安抚地拍拍她颤抖的小手,用极大的肯定来化解着内心的无法预知。

    上天,请你告诉她,她这只是在做梦而已。不是的,不是的,那个躺在地上流血的女孩子一定不是她的丫丫!zfkr。

    放心,他绝对不会指望她有什么同情心的。早在三年前,她将丫丫爽快地卖给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对她失去了所有的信心。

    “小姐,等一下,请先跟我做化验,然后进行消毒。”小护士制止着她的急切,向另一个方向做着指引。

    只不过,不知道为何,明明她是一个再胆小不过的人,第一次进入手术室,竟然没有任何恐慌唉。8400407

    诸恺奇白她一眼,便毫不迟疑地转过视线,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诸恺奇看着担架上那张惨白得毫无血色的小脸,峻脸上的沉郁更是加重了。

    “我是B型,抽我的吧。”尤欣情激动地站起来,忙不迭地掀开自己的衣袖,迫不及待地想要往手术室内冲去。

    “真的吗?姐姐会没事?”球球不放心地确认道,瞠开哭得通红的小眸子,眼泪汪汪地抽噎着。

    “我是O型。”夏之琳同样也摇摇头。

    “情儿……”诸恺奇轻唤一声,担心地凝视着她。

    即使丫丫真的出现什么不测,恐怕她也不会掉下一滴眼泪吧。

    “球球,姐姐会没事的,医生很快就来了。”诸恺奇抽空安慰道,虽然说,他在心底早已把那些个慢吞吞的医生骂了无数遍。

    都怪他!若不是他太疏忽,太大意,又怎么会让丫丫从高台上摔下来?

    幸好,幸好还有她符合!

    “你们……在看什么啊?”夏之琳困惑地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

    “丫丫?丫丫?你怎么样?”诸恺奇一个箭步冲上前,小心翼翼地蹲下身子,轻唤着,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孩子不随她。

    难道,这就是母的伟大?

    诸恺奇注视着她离去的方向,眸子始终尾随着她的身影,直到完全消失不见,也没有移开的倾向。

    丫丫,情儿,一定要安全地回到他身边。他绝对会保护她们到底,不会再让意外发生的!

    第一百八十六章 抽血救女的伟大女人

    更新时间:2012-5-22 9:02:29 本章字数:3035

    “丫丫——丫丫——”尤欣情紧闭着双眸,嘴巴一张一合地叫唤道,神色有着说不出的恐慌感。言慭萋犕

    高台……摔下来……不……不要……

    “情儿,情儿,你醒醒,你只是在做梦而已。”诸恺奇轻声唤道,想要将她从噩梦的困扰中拉出来。

    “在那里啊。”诸恺奇欠开身子,让她看到身后的方向。

    “哇,我们刚刚说话那么大声,竟然没有把她吵起来捏。”尤欣情心有余悸地小声庆幸道。

    “好了,你别想太多了。她是她,我们是我们,她喜欢出现在哪里,不管我们的事。”诸恺奇不予多言地总结说道,对于那个女人,他已经失去了任何的信心。现在,他们只是陌路人而已。8400407

    从现在开始,她必须老老实实地呆在床上,不许走动一步,他会寸步不离地紧紧盯住她。

    去欣这要。不亲眼看一下,她实在是不能放心。

    要知道,那个小丫头跟某个男人一样机车唉,最讨厌的就是饿肚子和睡不饱。一旦挑战了这两个极限,那爆发的脾气可不是一般般呐。

    “丫丫已经完全脱离危险了,她的生命是被你救活的,你是最大的功臣。”诸恺奇肯定地回答道,就连眸子里都沾满着庆幸的光芒。

    “那……你确定,丫丫真的没事了吗?”尤欣情犹不放心地再次追问道。

    上天保佑,他最爱的三个女人都没有离开他。还好,还好一切都安然无恙。

    “丫丫在睡觉,不要去打扰她了,由李嫂照顾就够了。你现在的身子太虚弱了,乖乖躺下不要动。”诸恺奇制止住她不安分的小身子,郑重其事地命令道。

    这世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前一秒钟还在恐慌得哭哭啼啼,下一秒钟就能闲然地与他调侃揶揄。聪明的男人呐,永远都不要跟她们讲“道理”这两个字。

    “太好了!恺奇,太好了!我都快吓死了!”得到他这么有力的保证,尤欣情忍不住激动地欢呼道,眼睛里不由自主地冒出了晶莹的泪珠。

    “对了,那个……丫丫的妈咪呢?”尤欣情又是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什么,在她茫然的意识里,丫丫的那个失职的妈咪似乎曾经出现过吧。

    “我去看一下她!”尤欣情忙不迭地想要起身。

    难道,她是知道丫丫会出现在那里,她的目的是想要重新夺回丫丫吗?

    尤欣情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倏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很是重要的问题。“对了,球球呢?如果李嫂在照顾丫丫,那球球去哪里了?”zfkr。

    他所说的……是真实的吗?

    “是是是,我不懂,我哪有你学识渊博呐。”诸恺奇故作调侃地说道,无奈地摇了摇头,摆出一副不与女子争辩的大人物态势。

    他就知道,她肯定承受不住抽血的负荷。从手术室出来之后,她就昏迷了过去,对于这个好消息,她本不曾知道。而造成这个好消息的结果,她功不可没。

    “可能是今天实在是哭得太多了,累坏了吧。”诸恺奇感慨地说道。

    “女人,我敢以我的生命保证,丫丫绝对绝对脱离了危险,她现在安全得很。”诸恺奇一字一顿地坚定说道,扳正她的小脑袋,让她仔仔细细地看清他脸上的肯定神色。

    丫丫有这么一个妈麻,真的足够了!

    “情儿,没事了,丫丫已经没事了。”诸恺奇忙不迭地跟她分享着这个好消息,温柔地轻拍着她的身子,让她紧绷的气息得以顺畅起来。

    若是丫丫真的出现什么意外,他现在怎么可能会闲然地守在这里呢?

    “这叫喜极而泣,你懂不懂!”尤欣情鄙夷地告知道,得知丫丫安全的消息,她也有了开玩笑的兴致。

    当然是确定那个小丫头已经完完全全度过了难关,他才会放心地前来照顾这个抽血救女的伟大女人呐。

    “你怎么了?”两手指扳起她低垂的小脑袋,诸恺奇斜睨着注视着她变暗的小脸。

    “没事嘛。”尤欣情仍旧是闷声闷气地回应道,侧了侧小脸,甩开他的手指,重新低垂了下去。

    她现在哪儿能下床走动啊!一次抽了400C,即使是一个大男人也挺不住啊。

    在她病床的不远处,多加了一张小床。而她的女儿,正安安稳稳地睡在上面。

    “可能真的是吓坏了。”尤欣情也喃喃地附和道。

    “不要——不要摔下来——”尤欣情猛地一声大叫之后,眼睛也缓缓地睁了开来。

    万一,他是为了让她安心而故意骗她呢?

    这个女人,又在多想了!

    貌似,对于那种冷血的女人而言,游乐场是应该避之不及的场所吧!她意外地出现在那里,不是太奇怪了吗?

    “哭什么?丫丫已经脱离危险了。”诸恺奇故作埋怨地责斥道,大手温柔地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满是宠溺地注视着她的小脸。

    他们之间有丫丫的牵扯,怎么可能路是路,桥是桥呐?他是不是只是在敷衍她啊?

    呼——真好,她此刻的心情好舒畅哦!

    “回去了。”诸恺奇言简意赅地回答道,峻脸上似乎找不出任何的波澜。

    “她……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游乐场啊?”尤欣情困惑地喃喃着。

    “哦。”尤欣情闷闷地点了点头,显然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

    从丫丫摔下去的那一刻,她就在哭,一直到丫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她才勉勉强强停止了抽泣。他还从来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的感情已经那么深厚了呐。

    “没事了?丫丫没事了?”尤欣情不敢置信地再三确认道,双眸满是期待地注视着他。

    他们太担心丫丫的伤势了,以至于忽略了球球的恐慌。没有人安慰她,眼泪自然流了不少,辛苦这个小家伙了。

    没事……才怪!

    怎么可能没事啊?他们可是旧情人呐,再次相见,谁能担保不会擦出再一次的火花?偏偏,她又在关键的时刻失去了意识,万一他们做出……

    没错,她就是小心眼,她就是不大气,怎样?

    第一百八十七章 脑袋不会转弯

    更新时间:2012-5-23 14:30:51 本章字数:3113

    “女人,你到底是怎么了?”诸恺奇极为困惑地追问道。言慭萋犕

    丫丫已经脱离了危险,他实在是想不透,还有什么值得她烦恼的!

    “我说了没事没事,你还一个劲儿地问什么问啊!”尤欣情口气极为不善地烦躁低斥道,本着打死都不能承认的原则,硬是装出一副受尽冤枉的态度。

    是什么动力,让他不顾明星的身份而跟一个女人生下孩子呢?那该是一个他多爱的女人,才能让他有如此大的勇气?

    “就……就是……你们怎么会有丫丫的?”尤欣情锲而不舍地追问着,她才不会被他的鬼话蒙骗过关呐。

    显然没有料想到他就这样走出了她的视线,尤欣情愣怔地望着门口处,小脸上仍旧洋溢着一片呆滞的表情。

    “白痴!”看她那副呆呆愣愣,仍旧没有头绪的模样,诸恺奇又是没好气地重唾一声。

    “不然还得怎样?”诸恺奇不满地反问道,他并不认为,他和那个女人的过去还有什么值得解释的。

    若仅是大学同学,能制造出一个孩子吗?他骗小孩子啊!

    到底情况是怎样啊?她真的好想知道答案!

    “丫丫她……真的不是你的女儿?”尤欣情仍旧不敢相信,她一直以为,丫丫是他跟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如果不是,那她之前的那些个纠结又成了什么?

    没错,他承认自己是一个小心眼的男人。惹他不高兴的人或事,不论是谁,他统统都会报复回来!

    “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件隐私啊?”尤欣情小心翼翼地问道,两只小眼睛满是期待地等着他的回答。

    “吱——”被惨遭摔打的病房门意外地重新开启,尤欣情愣怔地转过眸子,诧异地对上那抹不久之前绝然离去的身影。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地烦不烦啊!”诸恺奇故意学着她之前的态度,以牙还牙。

    “你跟……丫丫的妈咪,是怎么认识的呀?”尤欣情决定忽略他不善的语气,径自问着自己最为关切的问题。

    “我怎么了?”尤欣情不明所以地反问道,她只不过是在实话实问嘛,干嘛骂她是白痴啊?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尤欣情震撼未消地惊问道,丫丫不是他的女儿?她真的可以这样理解吗?

    他……他怎么又回来了?

    抽血……抽血……

    现在才想明白,会不会太晚了些啊?

    那个女人又出现了,她是不是想要把属于她的一切统统夺走?球球,她现在是不是只剩下球球了?

    “没事才怪,瞧你那张脸,明明写着大大的‘不爽’二字。”诸恺奇没好气地指出,伸出食指煞有介事地指在她的脸颊上,提醒着她那张不会做假的小脸不要受到嘴巴的蒙蔽。

    “你终于想通了。”诸恺奇忍不住调侃道。

    “恺……恺奇……”做了好长时间的心理建设,尤欣情终于鼓起勇气,小声地叫唤道。vAvg。

    他……干嘛脾气这么大啊?

    尤欣情瞠大了圆滚滚的眸子,意识越来越清晰,小脸上洋溢一片恍然大悟的神色。为会为道。

    她真的很好奇,三年前就很好奇,只不过当时没有立场询问而已。

    “你……你是白痴吗?”诸恺奇倏然转过身子,难以置信地瞪着她,峻脸上尽是洋溢着一片嗤笑的神色。

    “我们是大学同学。”诸恺奇言简意赅地说道,仍旧背对着她,似乎没有转头的趋势。

    人家摆明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嘛,他到底在这里执意个什么劲儿啊?

    他是A型,丫丫的妈咪是O型,丫丫怎么可能是B型血咧?

    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讯息被她遗忘在记忆的角落里了?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呢?

    尤欣情默不作声地注视着他的后背,他之所以回来,是不放心她吗?

    对了,血!

    空气里凝聚着诡异的静谧,房间里只能听到三道深浅不一的呼吸声。7528490

    不是嫌他烦吗?那还叫他做什么?就当他不存在不就得了!

    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呐。亏得他一门心思只想守在她的身边,人家可倒好,还堂而皇之地嫌弃他烦人!呵,他又何必在这里自讨没趣!

    诸恺奇一言不发地径自走到球球所在的小床上,背过身子,侧躺在空余的位置,留给她一抹冷漠的背影。

    “我从来没有说过丫丫是我的亲生女儿啊!”诸恺奇无奈地说道,自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在那里自以为然,他从来没有向她声明过啊。

    “快说啦,为什么!”尤欣情心急火燎地追问着,本没有闲情逸致跟他瞎扯什么。

    “尤欣情,你今天白给丫丫抽血了是不是?”诸恺奇颇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这个女人,她的脑子不会转弯吗?

    一股被抛弃的冷清感不期然地袭上心头,尤欣情凝视着对面小床上熟睡的女儿,眼眶不由地被泪水浸湿了。

    “……”诸恺奇静默地没有回应,就在尤欣情快要绝望地闭眼睡觉之际,一道低沉的声音不善地响起。“干嘛?”

    “就这样?”尤欣情不愿被敷衍地追问道,他的解释,会不会太过苍白无力了?

    也就是说,丫丫她不是……

    “是!我是很烦!既然你那么烦我,我干嘛还要留在这里招惹厌恶啊?”诸恺奇倏然直起身子,冷着面容,迈开绝然的步伐向外走去,用大力的摔门声彰显着他的怒意旺盛。

    “你……你很烦哎!”尤欣情恼羞成怒地低吼道,皱着小眉头,大力地甩开他肆意的手指。

    看在他主动回来的份儿上,她是不是也应该做一下让步?

    像是被突然骂醒一般,尤欣情猛地一惊,脑袋里意外地涌现出一道记忆的灵光。

    “不、是!”诸恺奇一字一顿地严肃声明道。

    他承认,之前确实坏心地做了错误的诱导,可是,那个时候他又没有喜欢她,自然也不会在意她的感受。

    现在可不同了,他可不想让她认为他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坏男人,这是绝对的清誉问题。

    “诸恺奇!你这个混蛋——”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又被曝光了

    更新时间:2012-5-24 14:25:21 本章字数:3068

    尤欣情倏地大吼一声,指控地狠狠瞪着他,一转头,将自己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不想让自己任何一个细胞与他有所接触。言慭萋犕

    房间里,又洋溢起诡异的静谧。

    “喂——”诸恺奇按捺不住地发出声音,从丫丫睡觉的小床上站起身来,推推另一张床上的那一团。

    就是这个讨厌的坏阿姨,明明姐姐本就不喜欢她,她还非要说是姐姐的妈咪,真是讨厌!

    可是,他说的以后,他们之间能有以后吗?

    “恺奇,你有看今天的报纸吗?”安迪如火如荼的身影倏地冲进医院的病房,手上拿着一份被攥得紧紧的报纸,脸上的表情满是谨慎。

    “不要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们该想的是以后,OK?”诸恺奇安抚地说道,他真的是搞不懂女人的心思,为什么总是爱胡思乱想呢?7528490

    报纸?不就是那些八卦媒体的捕风捉影嘛,他向来不看那种垃圾的东西。

    但愿,上天不要再考验这一对了。

    什么情妇,什么玩伴,他绝对要起诉这家报社!

    明明是她自己笨嘛,干嘛反而成了他的责任了?天地良心,这种事情怪得了他吗?

    “是吗?我怎么记得,丫丫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完全是我的女儿了呢。”诸恺奇面无表情地冷冷说道,他搞不懂这个女人的用意是什么,也本不想搞懂。只需要,她转身离开就够了。

    “你……”夏之琳被堵得有些窘然,毕竟,她今天真的是单纯来看望丫丫的。

    原来,丫丫不是他的女儿呐。原来……

    Shit!无论他如何小心,也难逃那些如苍蝇般的狗仔!终究,还是被曝出来了!

    “……”被子里的小女人一声不吭地任由他推扯着,只是偶尔地蠕动几下,彰显着自己的不满情绪。

    “怎么办?会不会对你的事业造成影响啊?”尤欣情不安地追问道,如果,他的老板再次拿当初的条件要求她离去,那她……

    自从丫丫发生跌落事件之后,这个小家伙就一改之前的狂傲本,跟丫丫的关系变得很是融洽,终于做好了一个听话妹妹的角色。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能够让这个小家伙收敛一下本,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嗯。”尤欣情点了点头,回给了她一抹僵硬的笑容。

    “你和欣情的事情,又被曝出来了。而且,连带着丫丫和球球,也被曝光了。”安迪无奈地说道,索将报纸直接递给他,让他自己看个清楚。

    “爸拔——爸拔——你快去看姐姐,一个坏坏的阿姨要抢走姐姐!”球球迈着小断腿急匆匆地跑进来,小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

    尤欣情彷徨地望着他,眸子里尽是一片无奈的痛苦。

    “没事的,我会处理的,你不要担心了。”诸恺奇不愿深谈地总结说道,推倒她的小身子,体贴地替她掖好被角。

    “没事,你不用担心。”诸恺奇不着痕迹地收起报纸,显然不想让她看到里面的用词。

    再不去,姐姐就要被坏阿姨带走了!

    *************************************************************

    这一次,她有了球球,让她如何潇洒地离去?

    “球球……”诸恺奇无奈地轻唤道,看着她人小志不小的架势,只能宠溺地摇了摇头,迈开步伐,跟着她前进。当然,也不忘转头给了床上的小女人一记安心的目光。

    这个女人,又想做什么?

    “没有啊,怎么了?”相较于她的满目忧心,诸恺奇则显得淡然许多。

    “欣情,你不要想太多,一定会没事的。”看得出她眼底的痛苦,安迪温声地安慰道。

    “狗仔拍到我们了吗?”尤欣情紧张地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天,三年前的情景,不会又要上演吧?

    “你怎么在这里?”看到对方的面孔,诸恺奇不由地一怔,随后立即板起脸来。

    嘻嘻,不知道为什么,她貌似更爱他了!

    “怎么?我来看看自己的女儿不可以吗?”夏之琳被他这副质问的态度所气恼,敢情,她就不能有关心孩子的时候了?

    “喂——到底怎么了?你不会真的希望我跟别的女人有一个孩子吧?”诸恺奇无语地反问道,虽然说,他很希望丫丫是他的亲生女儿,但是,若给他生孩子的女人不是她,他倒宁可不是。像现在这种状态,他觉得很好。

    “坏阿姨?”诸恺奇困惑地反问道,看着这个自愿到隔壁病房担当陪护的小家伙,搞不懂她这句没头没脑的求救从何而来。

    但愿,真的可以如他们所言,会没事的!

    现在对她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将身体恢复到如初,而不是担心这些已成定局的琐事。

    “才不是……”被子里面终于嘟嘟囔囔出一道声音,偷偷地掀开被子的一角,闷闷地望着他,露出可怜的小表情。

    “嗯。”尤欣情听话地点了点头。有人有恺。

    “快!快跟我来!”见他仍旧不行动,球球索直接伸出小手,使出吃的力气拖着他前进。

    “怎么会这样?”诸恺奇大力地翻阅着报纸,随着时间的推荐,峻脸上的冷更是加深了。

    诸恺奇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很想好好地鄙视她一番,但终究还是不忍心地抱上了那一团被子,将她拥护在自己的怀里。

    依照这些照片来看,应该是已经跟踪了他们很长时间了。

    “爸拔,你看,就是这个坏阿姨!”刚一走入隔壁的病房,球球就忙不迭地向他指着坏人的方向。

    除了这个动作,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vAvg。

    原本以为,自己是不爱她的。直到亲眼看到她躺在血泊里的那一瞬间,她才知道,终究是血相连,她没有办法真的做到对她漠视生死。

    当年之所以可以把她毫无犹豫地卖给诸恺奇,那是因为,她很清楚,丫丫跟着他,会有更开心的日子,所以她不会担心。

    但是现在,他有了自己的女儿,还会一如既往地爱护丫丫吗?

    第一百八十九章 算是偏爱吗

    更新时间:2012-5-24 14:25:21 本章字数:3059

    “现在,请你离开!”诸恺奇直接赶人,绝然的神色仿佛没有任何置喙的余地。言慭萋犕

    “坏阿姨,你快走啦!”球球也加入了赶人的阵营,依照小人儿的优势,直接抡起两只小拳头,用力地打向她的大腿。

    “喂——哪儿来的野孩子?滚开啦!”夏之琳恼羞成怒地低吼道,作势就要抬起腿,将那个没大没小的小鬼一脚踹开。

    “你是我的女儿,说什么谢啊。”尤欣情故作生气地说道,嘟起嘴吧,对那一声疏远的道谢很是不满。

    真是两个笨女人!

    “我没有必要跟你解释,我做到问心无愧就可以了。”诸恺奇冷冷地说道。

    她知道,妈麻才不会生气呢!

    如果姐姐被坏阿姨带走了,那就没有人陪她玩,陪她睡觉,陪她吃东西了。

    “你怎么下床了?”诸恺奇忙不迭地扶住她的身子,埋怨地指责着她身旁的女人。“情儿现在不适合走动,你就不会劝着点儿吗?”

    “可是,妈咪她说……”丫丫不安地偷瞄向夏之琳的方向。

    最最最重要的是,姐姐没有告诉爸拔妈麻,是球球不小心把她推下去的。姐姐那么好,她才不要她被带走呢。

    “恺奇,怎么了?”一道好奇的声音不期然地响起,尤欣情望着着房间里的情形,暗暗思忖着事态的发展。

    “嘻嘻——”丫丫偷偷地抿着小嘴,完全没有因她的板脸而有所紧张。vAvg。

    “就是她的责任!来,到这边来坐下。”诸恺奇固执着己见,虽然面色不善,但还是体贴地搀扶着她安稳坐好。

    “爸拔,是不是……我要被带走了?”丫丫心慌地问道,刚刚妈咪说,不要把她留在这里了,是不是她又得和爸拔分开了?

    “已经两天了,我哪有那么娇弱啊?”尤欣情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男人呐,算是偏爱吗?

    算了,反正她的任务已经完成,还是不要留在这里招人嫌了!

    那天的意外,是他所不愿见的。他承认是自己的疏忽,但是也轮不到这个女人来多言指控。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经丧失了这个资格。

    “可是,你可以问问丫丫,她更喜欢哪一种生活!”诸恺奇咬牙切齿地低吼道。

    “你敢踢试试看!”诸恺奇猛地低吼一声,及时地将小家伙护在自己的怀里,冷眸警告地瞪着那个胆大的女人。

    这个房间里,没有一个人站在她的立场上,就连她亲自生出来的女儿也本不帮她。那她又是在这里做什么?当小丑吗?

    “不管安迪姐的事啦,是我非要来看望丫丫的。”尤欣情打抱不平地说道,明明不是人家的过错啊,他这样会不会太不明事理了?

    竟然敢踢他诸恺奇的女儿,她活腻了不成?

    明明,她说得很笃定,真的不会吗?

    之所以会不合时宜地出现在游乐场,就是因为太孤单,太无趣,想要在那里寻找孩子的影子。却没有料想到,会碰到意外的那一幕。

    “妈麻,谢谢你给我输血。”丫丫懂事地感激道,满是激动地凝视着她,这算是劫后重生以后第一次跟妈麻见面唉。

    “哟,对待自己的女儿还真是好呐,怎么不见你对丫丫也这么上心了?如果你能好好保护她,她又怎么可能从高台上摔下来?”夏之琳愤愤不平地指控道,她敢肯定,他绝对不会像爱自己的女儿一样爱丫丫。7528490

    “丫丫,怎么了?”顾不得理会那个女人的挑衅,诸恺奇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握住她的小手,轻声地询问着她的事由。

    虽然对安迪姐有些不公平,可是,人家就是有那么一丝丝的窃喜唉。

    “谁敢把你带走?爸拔第一个不允许!”诸恺奇坚决地承诺道,加力攥了攥她的小手,无形中给她最大的安慰。

    “我喜欢爸拔,我要跟爸拔生活在一起。”没有等到她询问,丫丫便忙不迭地回答道。要心要么。

    他绝对不会让丫丫再重蹈童年的覆辙,他绝对不会把孩子还给那个没人的女人的。

    “问心无愧?呵,真是好笑!”夏之琳嘲笑地冷哼一声,脸上尽是不以为然的嘲弄神色。

    原本以为,给了她足够的金钱便可以填满她的欲望。却没想到,她又给他来这么一招。她那么想重夺丫丫的抚养权,是为了谋取更大的福利吗?

    妈咪本不理她,她才不想跟她住在一起呢。而她现在的家里,有疼爱她的爸拔妈麻,还有最近一直很听她话的妹妹,她很喜欢这个家。

    “我第二个不允许!”球球腆着小脸,惦着小脚,很是小大人地承诺道。

    “爸拔……”病床上的小女孩支支吾吾地轻唤道,小脸上蔓延着无尽的惧意。

    “丫丫,你是爸拔的女儿,不论别人说什么,你只要相信爸拔就好。”诸恺奇她的小脑袋,总结地说道。

    怎么这么热闹啊?呃……也没有很热闹啦,只不过是多了一个人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拥有了足以享受一辈子的金钱,孤独的感觉却显得愈发强烈。她越来越不想孤单一个人下去了。

    问心无愧?他自己的女儿在地上健健康康地跑来跑去,让别人的女儿受伤骨折躺在病床上,这就是他所谓的问心无愧?

    “诸恺奇,别忘了,由于你的疏忽而导致丫丫受伤惨重的。我当年虽然对丫丫不太关心,但起码从来没有让她受伤过。”夏之琳振振有词地说道,摆明不想承认他的指控。

    “你……”夏之琳气结地干瞪着眼睛。

    “喂,诸恺奇,你自己的女人自己照顾,我只是来打酱油的!”安迪没好气地反驳道,敢情,她好心搀扶还扶出罪过来了?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现在,你和球球都一样,身体里都有妈麻的血了,相信也没有人再敢说,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了吧?”尤欣情意有所指地说道,就是将这一番话故意说给某个人听。

    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位不速之客的目的,她同样也不会将丫丫还给那个人的!现在,丫丫就是她尤欣情的女儿!

    (小幽昨晚很晚回来之后,还是很勤劳地码出来两更,早早地传上来喽。PS,今天有四更哦,还有两更在下午,等小幽上课回来再传上来哈!)

    第一百九十章 妇唱夫随

    更新时间:2012-5-24 14:27:40 本章字数:3048

    诸恺奇不可思议地注视着她,峻脸上尽是洋溢着浓浓的震撼。言慭萋犕

    这个女人,是他所认识的尤欣情吗?什么时候,她变得如此勇敢了?

    夏之琳同样也难以置信地瞪着她。

    “……”

    “哦——”球球拖长声音,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重新站起小身子,跟在她后面移动着。

    “情儿,你刚刚好厉害!”诸恺奇由衷地夸赞道,他真的一度怀疑,刚刚那个舌战恶妇的女人到底是不是他认识的尤欣情。

    她们已经走了好久好久,好累咩。

    给姐姐过生日咩,一定要买好多好多东西才可以!

    今天早晨,他被召回了公司,是针对绯闻的事情吗?她不敢问出口!

    “如果夏小姐没有重要的事情了,我们就不多送了。”尤欣情恭敬地站起身来,实则却是绝然地下达逐客令。

    “妈麻好——坏阿姨赶走了——”球球很是给力地拍打着小手,小身子激动地巴住她的大腿,还不忘小狗腿地发出赞美。

    是他!

    “如果再让我知道丫丫受伤,我绝对会告你们的!”夏之琳恼羞成怒地低吼一声,踩着铿锵有力的高跟鞋怒气冲冲地离去。病房里,这才恢复到了平静的氛围。

    “夏小姐,既然您当初已经做好的决定,那希望您可以遵守承诺。同时,也希望您可以考虑一下小孩子的意愿,而不是主观的认为做出决定。”尤欣情持着温柔的嗓音,却透露着不容置喙的坚定感。

    “哪有?”尤欣情不好意思地轻捶他一拳,什么刚刚好厉害啊?难道,她之前就不厉害吗?

    “球球,我们得加快速度了!”尤欣情打起神,牵上女儿的小手,作势就要继续前进。

    “哟,还真是温馨呢。陪着自己的女儿出来逛街,把我的女儿丢在家里,这就是你所谓的公平?”夏之琳环嘲讽道,果不其然,又一次被她抓住把柄了吧。

    “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手机另一头,传来焦急的男嗓音。

    有一种甜蜜,叫做被人牵挂。

    “我还在百货超市啊,我们还没有买完呢。”尤欣情如实地回答道,虽然对方的口气并不慈善,但她的心里还是甜甜的。

    “妈麻,有坏阿姨……”球球支吾地说道,两只小杏眸警惕地瞪着一个方向,大有一副随时准备作战的架势。

    这话说得太有歧义了吧!

    “我去找你。”诸恺奇霸气地说道。他们已经分开了一整天,他现在好想念她。

    坏阿姨怎么又出现了?上次不是已经被妈麻打败了吗?

    试问,有哪个女人愿意抚养别人的孩子?她提出的要求,这个女人应该双手赞成才对啊!7528490

    “嗯……”球球迟疑地僵硬着小身子,似乎并没有移动的趋势。

    “不要啦!万一再被拍到,那就不好了。反正有司机在,我们也不会很累。”尤欣情制止道,之前的绯闻还没有平息,她实在是不想再为他添上什么败笔。

    *************************************************************

    “我们还没有买完呢,这是我们第一次给丫丫过生日,当然要好好布置喽。”尤欣情安抚地说道,虽然说,她也已经走得很累很累了,可是,她们确实还没有置办完毕,当然就只能继续前进喽。

    “怎么了?还是很累吗?”尤欣情低头询问着,刚刚不是已经安抚好了嘛,不会又要反悔了吧?

    若不是为丫丫庆生,这个小家伙肯定早就发飙了。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被她意外强势的语调所震慑,夏之琳窘着一张脸,只能愣怔地瞪着眼。

    “夏小姐,请便!”诸恺奇妇唱夫随地站起身来,赶人的意味很是明显。

    然而,面对个例,面对切身的权利,她绝对不会容忍自己的善心发作。

    一个小时,撇去路程半个小时,也就是说,她要在余下的三十分钟里全部置办完毕。哦麦高,这也太具有挑战了吧!

    手机的另一头思忖了N久,这才勉强做出了让步。“你们要快点儿回来,一个小时之内如果还没有回家,我就直接杀过去喽。”

    尤欣情宠溺地笑了笑,真切地能够体会到,自从丫丫受伤住院之后,两个小家伙的感情突飞猛进。

    “妈麻,我们可不可以回家了?”球球蹲下劳累的小身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捶打着自己的小腿。

    “另外,我相信夏小姐身为人母,也不希望孩子怨恨自己吧?如果您对孩子有一丝爱意,请不要再来打扰她幸福的生活。我可以跟您保证,我们绝对会很爱很爱她的。”尤欣情继续坚定地发表着言论,压迫的目光紧紧地盯迫着她的身上,让她的狼狈一时之间无处遁逃。vAvg。

    尤欣情宠溺地了她的小脑袋,嘴这么甜,想要把她腻死吗?

    “嗯?”尤欣情困惑地转头,不期然地对上夏之琳挑衅的面孔。就身就这。

    “咳——你……你好。”尤欣情不自然地打着招呼,经过了上次的不欢而散,她实在是装不出一副好友相逢的激动感。

    “知道啦,知道啦。”尤欣情没好气地承诺道,无奈地摇摇头,切断了通话。

    她这是在公然跟她呛声吗?她……脑袋有病吗?

    “你……”夏之琳难以置信地瞪着她,想要反驳什么,一时之间却说不出一个字眼。

    她一向秉持着和善的为人处世原则,尤其是对于同。若是她们没有惹到她,她向来不会咄咄逼人。

    “铃铃铃——”一道手机铃声不期然地响起,尤欣情看向屏幕显示,嘴角忍不住咧开一抹欣喜的弧度。

    “丫丫的小腿骨折还没有痊愈,我带她逛商场不是折磨她吗?”尤欣情无语地反问道,小脸上尽是一片无奈的表情。

    这个人,怎么那么不讲理啊?见过无理取闹的,可真是没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

    唉,丫丫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妈咪呢?真是为她伤心呐!

181-19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