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炮弹:惹上腹黑大人物 191-197


    第一百九十一章 对手的女朋友

    更新时间:2012-5-24 16:35:59 本章字数:3002

    “哼,谁知道啊?”自知理亏,但夏之琳仍旧不愿妥协地冷嘲道。言慭萋犕

    没错,丫丫现在确实不适合逛街。可是,她绝对不会认为,一个女人不会差别对待自己的孩子与他人的孩子。总有一天,会让她抓到把柄的!

    “如果夏小姐没有什么事情,那我们先走了。”尤欣情礼貌地点了点头,作势就要转身离开。

    “球……球球?”尤欣情愣怔地喃喃叫道,此刻,她消失的女儿正举着一大大的甘蔗,朝着夏之琳一下又一下地挥去。

    “球球——球球——”尤欣情大声叫唤道,一股莫名的恐慌感再次袭上心头。

    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几分钟之前还在她大腿旁打转呢,怎么一眨眼的功夫,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啊——”一道不期然的尖叫声意外地奏响,夏之琳惊恐地大叫道,忙不迭地左闪右躲着突然的攻击。

    “呃……球球!球球!快停下来啊!”尤欣情后知后觉地意识过来,这才忙不迭地出声制止道。

    怎么会是他?那个男人?

    “怎么?将我搞到手,就不记得我了?”夏之琳又是一阵嘲讽。

    呵,真的可笑!她曾经为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他,却本不记得她姓甚名谁。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为讽刺的笑话吗?

    “夏小姐,您先离开吧!我快控制不住她了!”尤欣情无奈地催促道,吃力地搂住小家伙的身子,仿佛下一秒钟她就要冲破束缚,再次向敌人发动进攻。

    若是当年没有受到他的诱惑,她现在一定不会对爱情充满着绝望吧。可惜……

    她分明是不把她放在眼里,充其量,她也不过是诸恺奇的地下情人而已,没有一天登过台面!而她,再如何不济,也光明正大地担任过他的女朋友!

    这……这是一副什么情况?

    “那个小鬼能去哪里啊?”意识到事态的紧张,夏之琳虽是不情不愿的嘟囔着,但视线也加入了寻找的阵营。

    上一次是妈麻把坏阿姨赶走了,这一次该轮到她了!

    “球球?球球?”原本作势绝然离开的身子意外地停了下来,尤欣情猛然意识到那个小家伙的消息,脸上顿时惊起一片恐慌。

    “小情,好久不见。”忽略了她眼睛里的疏远,邵安圣仍旧习惯地微微一笑,用那个亲昵的称呼打着招呼,仿佛时间并没有隔断他们的情感一般。

    曾经算是朋友的人,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让她认识到他的另一面。再见面,该以什么姿态见面呢?

    “诸恺奇的女朋友?”邵安圣微微变了脸色,原来,她就是当时诸恺奇的女朋友,也就是,他当初想要抢夺过的女人。

    “你是……”邵安圣仍旧是一副困惑的表情,他该认识她吗?

    不会又莫名其妙走失了吧?就像上一次,她也是在毫无预警之下离开了她的视线范围。可是,这一次,她能幸运地再次回到她身边吗?

    听到迟疑的惊问,邵安圣转头看向声源处,困惑地眯起了眸子。

    “呵,大学时期的夏之琳,诸恺奇的女朋友,现在想起来了吗?”夏之琳嘲讽地做着自我介绍,视线盯迫在他的脸上,打量着。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睛的?走路向别人身上撞啊?

    “我……”虽然还想争辩些什么,可依照现在的架势,她还是识时务得好。“咳——我改天会去拜访的!”里来里个。

    “坏阿姨要抢走姐姐,我要把她打跑!”球球挣扎着被束缚的小身子,仍旧瞪着两只小眸子,蓄势待发地举着超过她个头的甘蔗。

    “你……”夏之琳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却也找不出什么拒绝的借口。

    如今的英才干,与当初的校园王子所重叠,她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纯真时光。只不过,现在都是空话了。

    她时间紧迫,可没有空闲与她做口舌斗争。赢了又如何,输了又如何,事实还不是摆在那里!

    他……认识她吗?

    “你不认识我了?”夏之琳嘲弄地紧盯着他,原本的震撼感已经被怒意与不平所取代。

    呵,原来,这个改变了她一生的男人,竟然真的将她忘得彻底!

    “是……你?”被遗忘的女人震惊地望着来人,原本正欲破口大骂的架势,却在看到对方的面孔之后震撼得停止了所有的举动。

    原来,在他心里,她的位置终究不过是对手的女朋友而已!即使在他耳边说出“夏之琳”这三个字,他也未必会有任何印象吧。7528490

    天哪,她的球球什么时候变成小疯牛了?她的小力气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转身,一道惊呼的声音又一次不期然地从她的嘴中爆发而出。“啊——”

    “球球——你在哪里?”视线在人群之中穿梭着,顾不得理会那些打量的目光,尤欣情一门心思地将目光锁定在低处。vAvg。

    天哪,她的女儿疯了吗?之前的消失,该不会就是去找武器了吧?

    “呃……好久不见。”尤欣情尴尬地一笑,没有想到,他还能如此坦然地与她交谈,是她太过在意了吗?

    拜托,球球,你赶快出来吧,妈麻现在就带你回家!超市里这么多人,万一真的走失……她不敢多想了!

    “坏阿姨!打你!打你!”球球一边费力地挥打着甘蔗,一边振振有词地宣泄着。

    不是刚刚还在那里没有教养地喊她“坏阿姨”嘛,不会这么快就被别人拐走了吧?

    “呃……是……你?”看向声源处,却意外地对上一张相识的面孔。尤欣情不由地一愣,呆呆地望着他,不知所云。

    “夏小姐,好久不见。”邵安圣礼貌地打着招呼,理清了一切之后,又恢复到了往日的淡漠神色。

    “夏小姐?呵,这是对一个上过床的亲密女人的称呼吗?”夏之琳痛心地望着他,一个夏小姐,将她彻彻底底打回了原形。

    尤欣情愣怔地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几个敏感的字眼让她的心头忍不住一颤,震撼的认知逐渐在脑海里成形,壮大,蔓延。

    第一百九十二章 这不是乱伦嘛

    更新时间:2012-5-25 15:05:39 本章字数:3100

    大学?女朋友?**?

    他们说,夏之琳是诸恺奇的女朋友?夏之琳曾经跟邵安圣上过床?

    这……这也太混乱了吧!

    女儿?她有个女儿吗?那父亲是……

    “那丫丫的父亲……该不会是他吧?”一个可怕的意识逐渐形成,尤欣情无意识地道出了心中的困惑。言慭萋犕zfkr。

    “你有一个女儿?”邵安圣不容许她就此敷衍过去,执意拉扯着她的手腕,质问的语气很是明显。

    “没错!”夏之琳高傲地回答道,冲着她露出挑衅的弧度。

    “妈麻——妈麻——是那个叔叔帮球球拿下棍子的!”球球知恩不忘图报地告知道,如果不是那个叔叔,她还拿不下那个长长的棍子呢。

    “嗯……我们现在就回去。”尤欣情思忖了两秒钟,终于做出了伟大的决定。

    “你指的是什么?”邵安圣无畏地对上他的怒眸,完全不被他的气势所压迫。

    “她叫你妈麻?”邵安圣难以置信地询问道。

    “没有……没有谁的女儿,你放手啦!”夏之琳满是慌张地挣扎着,越慌越乱,越乱越是彰显出她的做贼心虚。

    “小朋友,打人是不对的,不可以再拿棍子打人了。”邵安圣柔声说道,之前看这个小女孩拿甘蔗费力,他才好心地帮她一把,却没想到她的用途竟是如此劲爆,害得他也莫名其妙地成了她的帮凶,真是躺着也中枪呐。

    儿可问夏。虽然已经是过去式,但起码是光明正大的关系。不像他们,还得偷偷地谈什么地下恋情。这一点,她绝对胜出!8400407

    当初,他没有做好安全措施吗?实在是没有印象了!

    “你……你怎么来了?”尤欣情诧异地问道,他……不是在家里等她们嘛,怎么会……

    “等一下,把话说清楚,什么谁的女儿?”邵安圣倏然抓住她的手腕,制止住她急欲离去的身子,执意要把不清不楚的问题了解个清楚。

    她只是随口说说的,不会就这样成真了吧?

    她……她知道了?这个秘密,就连诸恺奇都不清楚,她又怎么会……

    “这个问题不需要跟你汇报吧。”夏之琳恼怒地责斥道,她真的怀疑,这个看似无辜的女人,是不是在故意给她难堪!

    “那个……我能不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啊?”尤欣情思忖再三,还是按捺不住心头涌生出的好奇。

    怎么会遇到他呐?八年都没有重逢,怎么会在这种境况下相遇?

    “可是,那个坏阿姨要抢走姐姐,我要把她打跑。”球球振振有词地辩解道,眨着无辜的小眸子,显示着她也是事出有因。

    “啊?嗯。”没有料想到他会就这个问题进行提问,尤欣情愣怔了几秒钟,会过意,迅速地点了点头。

    “你……”像是多年的秘密突然间遭到曝光一般,夏之琳惊恐地瞪着她,一时之间竟连反驳都说不出来。

    邵安圣点点头,悉听尊便地凝视着她。

    “可是,你当时的男朋友既然是恺奇,为什么会和……”尤欣情意有所指地看向邵安圣,对于他们这种错乱关系很是困惑。

    邵安圣但笑不语,呵,怎么这么可爱?

    不过,那个该死的男人竟然没有告诉她!

    刚刚的那个棍子不知道去哪里了,坏阿姨还没有赶走,她需要再拿一个。

    天哪,那丫丫岂不是……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夏之琳此地无银三百两地低吼一声,作势就要急切地转身离开这个窘然的境况。

    “叔叔,你可不可以帮球球再拿一个?”球球腆着小脸,甜甜地恳求道。

    “不会……是真的吧?”察觉到她的激动,尤欣情愣怔地反问道,没想到自己的一句无心之语,竟然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的女儿,当然是叫她妈麻喽,不然还能叫她爸拔吗?

    “呃……是哦……”尤欣情尴尬地嘿然一笑,不自然地看向女儿指的方向。

    诸恺奇与夏之琳是当时的男女朋友,诸恺奇和邵安圣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到了最后,为什么夏之琳会和邵安圣滚到床上去?这不是**了嘛!

    “妈麻——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球球忍不住询问道,她已经好累好累了,实在是走不动了。

    她是三年前那个没教养的小鬼吗?记得,那个小鬼,也是叫她妈麻的。可是,不对啊,现在,那个小鬼也得有八九岁了吧,怎么可能不但没有长大,反而缩回去了呢?

    “你就是那个男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诸恺奇径自瞪着另外两个人,质问的目光在两人之间穿梭着。

    若是指当初他的挖墙脚,那么他承认。可若是指其他方面,他倒是要好好地考量一下了。

    对于这个帮忙,她是该表示感谢吗?貌似,这并不算什么好事吧?

    “你就是那个男人?”一道低沉的声音不期然地响起,诸恺奇意外地出现,将他们的对话已经听得七七八八。

    “夏小姐曾经跟恺奇……交往过吗?”尤欣情小心翼翼地问道,听他们的“叙旧”,貌似情况确实如此。

    怎么会?这个小女孩怎么可能叫小情是妈麻?是真实的关系,还是仅仅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邵安圣若有所思地凝视着矮矮的小人儿。

    怎么会这样?她只不过是来替女儿讨回公道的,怎么会把丫丫的身世曝了出来啊?不可以!不可以的!

    原来,当初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真相,竟然是如此呐。

    “没有!我没有什么女儿!你误会了!”夏之琳急急地反驳道,久久也挣脱不开,不由地更是气恼。

    算了啦,买的东西也差不多了,庆祝生日足够使用了。现在这个状况,真的不宜多留啊。

    “让她怀孕的男人,是你吗?”诸恺奇鸷着面容,一字一句地质问道。

    当年,夏之琳只是说自己被强奸了,并没有说出那个男人是谁。为了不让她再重新回忆起那段不堪的过往,他选择了沉默。

    可是,若当年的那个男人是邵安圣,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这一切,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谋!

    第一百九十三章 出来混的,终究要还

    更新时间:2012-5-25 15:05:39 本章字数:3150

    “怀孕?你怀孕了?”邵安圣将探究的目光看向夏之琳,难道,仅是那一次,她就怀孕了?也就是说,他真的有个什么女儿?

    “我……”夏之琳很想大声地否认,然而,诸恺奇这个有力的证人在场,她的反驳也就成了没有力度的空谈。言慭萋犕

    “你强迫她,就只是为了报复我?”诸恺奇冷冷地质问道。

    “下次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太幼稚了。”尤欣情没好气地责备道,瞪着那个满脸挂彩的男人,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夏之琳急声地制止着,可杀红了眼的两个男人完全意识不到外界的声响。

    “你说,我有一个女儿?”邵安圣决定忽略他那副不善的面容,径自问着自己最为关切的问题。

    “总之,当初那个玩弄她感情的男人,是你吧!”诸恺奇压迫地盯视着他。

    两个大男人你推我打地扭成一片,完全不顾越来越多的注视目光,互不罢休,似乎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

    报复他承认啦,只是这个强迫嘛,还真是有待商榷。

    夏之琳满目忧心地紧跟在身后。现在打架的问题解决了,余下的,该是解决什么?

    尤其是诸恺奇!他可是个公众人物呐,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打架斗殴咧?更何况,球球还在现场呢,他就不能维持一下良好的爸拔形象吗?

    尤欣情猛然从愣怔当中回过神来,忙不迭地加入到劝架的行列。“恺奇,恺奇,不要打了,停下来啊!”

    两个男人仍旧打得浑然忘我,直到惊动了超市的保安,两人才被迫地得以分开。

    “诶——”

    “哐——”伴随着一道闷哼,邵安圣不期然地倒在了地上。

    经过了繁杂的手续,几人终于有惊无险地走出了警务处,在经历了严格的训话之后,尤其是两个罪魁祸首,显得尤为安静。

    “诸恺奇!”邵安圣突然出声叫住那个作势要离开的男人。

    邵安圣没有回答,仅是噙笑地与他对视着,两人在无声之中做着男人的较量。

    “球球,那个人是个坏蛋,你不要靠近他!”诸恺奇不厚道地做着诋毁,也不算诋毁,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不好意思,各位,请跟我们到警务处走一趟。”保安条例化地说道,话音刚落,便架着两个扰乱秩序之人向警务处走去。

    略带指控的目光看向另一个男人,呃……抱歉,她收回刚刚的那句话,某人下手貌似更重!

    “唉,看来,明星的素质越来越低下了呐。”

    虽然他还没有承认,可是,事实的真相已经快要呼之欲出了。

    如若真的如此,他绝对不会饶过这个可恨的男人!

    “爸拔……”球球困惑地转向诸恺奇,嗯……是爸拔的错吗?

    ……

    “大明星当众打架?这估计会上民生新闻吧。”

    他……他怎么可以打人啊?

    “嗯?”球球瞠大困惑的眸子在两人之间打量着,坏人吗?原来这个叔叔是坏人呐。

    “呀——”8400407

    “啊——”尤欣情瞠大双眸大叫道,愣怔地呆立住,努力消化着眼前这一惊心的场景。

    *************************************************************

    诸恺奇默不作声地冷着一张脸,对她的指责没有任何的反驳。

    明明是那个男人莫名地攻击了他三拳在先,他才不得不自我防卫,他是逼不得已好不好!

    虽然说,他对夏之琳在一开始就不算是爱情,可是,终究她也曾经是她的女朋友。尤其是,她的遭遇是因为他而形成,那他就更不能坐视不理了。

    明明刚刚叔叔还帮她拿棍子的,她还蛮喜欢他的呢。可是为什么他要打她的爸拔呢?

    “喂——喂——”尤欣情冲着背影大叫道,与夏之琳对视一眼,两人迅速地紧跟而去。

    就奇她两。随后出来的,是邵安圣同样挂彩的面容。手指抚着嘴角,不必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脸上有多彩。

    诸恺奇斜眼瞪向他,无声地质问着“干嘛”。

    下手……未免也太重了吧?

    “嗯——”一连被莫名的打了三拳,邵安圣顾不上吃痛,使出全身的力气奋力抗击,将他推开,一个旋身,顺势在他的膛上给予重重的一击。

    有些问题,他必须搞清楚!

    “恺奇,我们赶快回家吧,这里已经汇聚了太多的人了,我担心没多久记者就会出现了。”尤欣情忧心地提醒道,公众人物打架斗殴可不是一件小事呐,这足以毁掉一个明星毕生的努力。

    天哪,怎么会……怎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啊?这两个人,以为自己是幼稚园的小男生吗?

    代价,就是要他知道,出来混的,终究是要还的!

    “咦?你看,那个穿黑色衣服的男人,是不是诸恺奇啊?”一道迟疑的声音在围观的人群之中响起,由此,惊起了千万层的涟漪。

    邵安圣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诸恺奇便直接欺身,将他重新按倒,又是在他的脸上狠狠地补上了两拳。

    “强迫她?是这样吗?”邵安圣不由地嗤笑,目光不着痕迹地看向那个极力想要逃避的女人。

    “恺奇,你怎么样?”尤欣情忙不迭地冲向被警卫架起的男人身边,关切地注视着他那张俊脸上的青一块紫一块。

    “是啊,真的很像啊。”

    “叔叔,你为什么要打我爸拔?”球球带着强烈的指控目光,愤愤不平地瞪着那个打她爸拔的男人。

    “是你爸拔先打我的!”邵安圣不平地反驳道。

    诸恺奇默不作声地紧盯着他,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他这个事实。

    “我到底有没有女儿?”邵安圣忍不住追问道,视线在三个知情人之间徘徊着。无奈,没有任何人给予他准确的答复。zfkr。

    Shit!意外得知自己莫名其妙有了一个女儿的存在,这种感觉,还真是该死的不爽呐!他相信,没有哪个正常的男人能够坦然接受的!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宗交通事故

    更新时间:2012-5-25 15:08:14 本章字数:3124

    “有没有女儿又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你本不爱她!”诸恺奇风轻云淡地说道,摆明并不想把丫丫介绍给他。言慭萋犕

    丫丫是他的女儿,跟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男人没有任何的关系,他是绝对不会把她让给任何人的!

    “也就是说,有喽?”邵安圣打量着他,看着他那一副极力想要掩饰的表情,他已经敢确定,那个所谓的“女儿”确实存在。

    他竟然……真的有一个女儿!如此算来,也得八岁了吧!

    “我有见过?”邵安圣诧异地反问道,是吗?他为什么没有印象?

    对恺见就。“咳——邵先生。”尤欣情识时务地立即改了称呼,“其实,你有见过她的。”

    “恺奇!你停下来!停下来!”安迪惊慌地制止道,拍打着他的胳膊,想要让他恢复意识。

    是那个鲁的小鬼?

    简直就是个……白痴!

    早在三年前,他们父女俩不是就已经见过了嘛,而且,貌似交情还不深呐。虽然说,当时并不知道彼此的身份啦。

    “你、做、梦!”诸恺奇冷着面容,怒意已经一触即发。

    “我要见她!”邵安圣看向诸恺奇,对方正在用杀死人不偿命的眼神瞪着他。

    “是……她?”邵安圣不可思议地瞠大眼睛。

    “诸恺奇先生,请问您针对邵先生发表的言论有何想法吗?”

    “她……在他家里。”夏之琳支吾地说道,没敢说,其实是被她卖掉了。

    “恺奇,你还好吧?”安迪不放心地询问道。zfkr。

    “邵乾波,他竟然真的那么狠心!”诸恺奇咬牙切齿地瞪着不知名的方向,拳头狠狠地捶打在方向盘上,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扰的冷酷感。

    “不、可、能!”诸恺奇一字一顿地告知道,峻脸上尽是不容置喙的坚定神色。

    “诸恺奇,我不会放弃的!”撂下这么一句话,邵安圣头也不回地转身而去。经过尤欣情的身边时,眸子里涌出一道复杂的光芒。但没有停留多久,便消失不见,徒留给他们一抹绝然的背影。

    一下通告就被记者围攻,任由谁的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吧。看他那紧绷的面容,也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低沉的心情。

    他……他不要命了吗?车速开得那么快,万一不小心跟哪辆车撞在一起,那……

    “恺奇,你小心一点儿,不要超速!”安迪忍不住提醒道,她错了,她不该让一个意识失控的男人担任司机的。

    “Shit!”到达车内,诸恺奇这才完全地展露真实的情绪,冷的面容,像是要吃人一般。

    他的眼神……是想吃掉她吗?貌似,她也没做什么坏事吧!

    “我是她的爹地,我有这个权利!”邵安圣同样郑重其事地告知道,他从来不知道,亲生父亲见自己的女儿,还需要一个外人的阻挡。

    ……

    “她在哪里?”邵安圣索转头看向夏之琳,是她的女儿,他没有理由去问一个不想干的男人。

    “诸先生,您抚养邵家的孙女,真的是为了报复吗?”

    现场,又洋溢起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迫架势,火药味弥漫在空气里,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

    “你干嘛告诉他?”诸恺奇不满地指控道,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他的峻脸也愈发冷。

    他绝对不会让这个卑鄙的男人荼毒他的女儿,绝对不!

    *************************************************************

    “砰——”

    不会放弃?不会放弃是什么意思?

    该死的,他有说过“有”吗?

    诸恺奇眯起锐眸,神色不善地瞪着他。

    不过,他以为,他真的会就此屈服吗?呵,他会让他后悔的!让他整个邵家都彻彻底底地后悔!8400407

    像是完全听不到她的声音一般,诸恺奇仍旧加大时速,跑车在马路上划出一道飞驰的节奏。

    第一次见面就对他拿着水枪喷个不停,后来的几次见面,不是像个小疯狗似地乱叫,就是像个小野猫似地乱抓。那个小鬼,竟然是他的女儿?

    “啊——”

    女人,难道不知道那个男人跟他有仇吗?她竟然还敢在他的眼前公然跟他畅谈,是摆明想气炸他吗?

    “我……怎么了?”尤欣情无辜地喃喃道,莫名地承受着他的指控,被他盯看得浑身发麻。

    “呃……安圣……”尤欣情企图出声做着和事老,然而,话音还没有落地,一道炽热的指控目光朝她毫无预警地来。

    他够狠,狠到连他最后一抹希冀都给无情地抹杀掉。私生子,这个名词从他的口中亲自说出,还真是无比的讽刺呐。为了达到目的,他竟然不惜公开他私生子的身份,邵乾波,你好样的!

    “诸先生,您会迫于舆论的压力将孩子还给邵家吗?”

    “我要见她!”邵安圣又一次地重申道,没理由他邵安圣的女儿却寄养在别人的家里,尤其是那个别人还是他最讨厌的人。

    诸恺奇没好气地给了她一记白眼,索转开目光,不想与这个白目的女人有所相对。

    诸恺奇头也不回地继续走着,仿佛完全没有听到记者的种种犀利问题,只有拳头的微微攥起,暴露了他此刻的无法平静的心情。

    余下的人,各有心思地久久没有动作。

    见她?说得还真是轻巧!一天的父亲责任都没有尽,他就想白白捡到一个可爱的女儿?而且,还已经被他养大了八岁,他到底是凭什么说见就见?

    “就是丫丫啊,三年前,你们在海边见过面的。”尤欣情噙笑地说道,只不过她没有想到,这不对盘的两个人,竟然是父女俩。

    伴随着车子碰撞,人声呼喊,飞驰的跑车骤停了下来,车内恢复到了静谧的氛围,弥漫着死一般的沉寂。

    “出车祸了——这里出车祸了——”

    车子外面,爆发出惊恐地大叫。而后,形形色色的人群经过,时不时地眺望着车内的惨状,徒留下一句感慨,唉,又是一宗交通事故!

    第一百九十五章 活着干嘛

    更新时间:2012-5-26 9:23:43 本章字数:3090

    “恺奇,你不要吓我好不好?拜托你赶快醒来啦,不要再睡了!”尤欣情不知道第多少次地喃喃恳求道,紧紧攥着病床上那个紧闭着眸子,一动不动的男人的大手,此刻的他,完全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酷感,反而尽显憔悴之色。言慭萋犕

    “恺奇,醒一醒嘛,拜托你!拜托你了!”尤欣情锲而不舍地喃喃低语着,虽然病床上的男人仍旧一如既往的紧闭着双唇不曾回应一声,但她仍旧不放弃地与他交谈着。

    “恺奇……”尤欣情颓废地垂下头,声音已经夹杂了浓浓的哭腔。

    她知道啦,他向来不喜欢医生。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呐,有伤不看医生,这不是摆明找死吗?

    “活着干嘛?亲情没有,爱情也没有,留在这个世界上浪费什么粮食!”诸恺奇自暴自弃地说道,想要侧过身子将自己蒙在被子里面,却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几乎无法移动。

    手指又微微地撬动了一下,尤欣情激动地双手合十,满目期待着他更多的活动。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她说错话了!

    明明告诉自己要坚强地等待着他醒过来的,可是为什么,她的眼泪总是不受控制地乱流?

    “恺奇,你怎么样?需要我叫医生吗?”尤欣情立即被他的痛苦所震慑,忙不迭地站起身来,作势就要冲出去寻找外援。

    “你刚刚说的,还算数吗?”顾不得回应她的激动,诸恺奇径自追问着他最为关切的问题。

    “你说,如果我醒来,你以后什么都会答应我!”诸恺奇扯着干涩的嗓子,费力地告知道。

    “我的下身怎么了?”诸恺奇惊恐地质问道,想要坐起身来,却是有心无力。

    “为什么不叫医生啊?你能扛得过去吗?”

    “恺奇,拜托,拜托快醒过来啦!”越想越是恐慌,尤欣情更是着急得不知所措。

    他绝对不接受敷衍,无论她那句话是真是假,反正他是听见了,他就会把它当真!

    “啊?什么啊?”太沉浸于重获的激动喜悦,尤欣情对于他这一句突如其来的问题表示不解。

    吼,原来,她的自言自语都被他听到了呐。

    “我没事,谢谢你。”尤欣情虚弱地一笑,感激地扯出一抹弧度,视线在下一秒钟又重新回到床上的男人脸上。

    小护士无奈地摇了摇头,多说无益,她就只能轻手轻脚地退出了病房。

    拜托,拜托,睁开眼睛吧。

    他……醒过来了?

    “恺奇……”尤欣情忙不迭地攥住他的大手,眼泪掉得更凶了。

    “呃……”尤欣情支吾着,敢问,她现在可以反悔吗?

    他醒了,他真的醒了!没有离开她,没有!vAvg。

    很不幸,无论她如何不愿相信,病床上的男人仍旧没有了下一步的举动,寂静得一如既往。

    “恺奇……”尤欣情蹙起眉头,不愿相信这就已经宣告着结束了。

    他……他要醒了吗?

    怎么会这么痛苦?他……确定能够度过危险期吗?

    他……不会对她那么狠心吧?

    尤欣情像是遭受到雷劈一般浑身一颤,机械地抬起头,难以置信地对上他已经睁开的眸子。

    “你不是在骗我的吧?”诸恺奇眯眸威胁道,只不过,对于一个病人而言,威胁似乎并不能构成很强的力度吧。

    刚刚说的?她刚刚有说什么?貌似说了很多话唉!

    医生说,今晚是关键,若是能醒的过来,那就度过了险关。若是不能醒过来,那……

    “恺奇,醒来好不好?不要逗我了!如果你醒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尤欣情颓然地趴伏在床边,眼泪唰唰地掉了下来。此刻的她,像极了一个走投无路的没路者。

    从伤者住入病房以后,这位小姐就没有休息过。虽然感动于他们之间的感情,可也要考虑实际的情况啊。照这样下去,即使是铁打的身子,也不能承受得住啊。

    “不用叫了!”诸恺奇冷冷地制止道,说话的声音却不带有任何咳嗽的意味。

    然而,像是在故意跟她唱着反调一般,在她满是期待的目光之下,诸恺奇不但没有有更大幅度的活动,反而连最基本的撬手指动作都不再显现了。

    “咳咳——咳咳——”撕心的咳嗽声蓦地响起,诸恺奇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膛,像是一口气没上来,快要抽过去一般。

    “你不要乱动啦,你撞到了脑袋,发生了脑震荡,不可以这么激烈啦。”尤欣情忙不迭地拉下他急欲坐起的身子,紧张地连声制止道。

    世界上什么感受最痛苦?那就是在上一秒钟得到了希望,下一秒钟就面临着破碎的打击。

    “嗯……”一道嘤咛声不期然地响起,尤欣情震惊地目睹着他手指的撬动,屏住呼吸,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一般。

    然而,处于极度恐慌中的尤欣情却完全忽略了这一疑点,满脑子都是思忖着如何让他减少痛苦。

    不会的,他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难不成,还要让他失去健康的身体吗?

    “恺奇,你还要继续睡吗?醒醒好不好?”护士走后,尤欣情又开始了之前的工作。7528490

    “恺奇?恺奇?”尤欣情小心翼翼地叫道,眼睛不敢眨巴一下,生怕一个慌神就会错过他活动的迹象。

    “你发誓?”一道哑的声音意外地响起,久未开口的嗓子充满着干涸。

    她已经自言自语了七八个小时,他真的不肯理会她一声吗?恺奇,你真的那么狠心吗?

    “呃……你听见了啊?”愣怔过后,尤欣情尴尬地垂下了视线。

    以后真的什么事情都答应他吗?

    “小姐,您休息一下吧。”查房的小护士好心地建议道。

    这个男人,都伤成这副模样了,怎么还不消停啊?

    “我的下身怎么不能动?”顾不得脑袋有什么震荡,诸恺奇仍旧不予配合着做着挣扎,鸷的目光紧紧地瞪着自己僵硬的下半身。

    如果,真的如他所想,那他活着还真是没有任何意义了!残废地度过一生,还不如死掉算了!如子如来。

    第一百九十六章 赶着她走

    更新时间:2012-5-26 11:43:28 本章字数:2996

    “没事啦,只是麻药还没有完全失效,所以才会没有知觉而已。言慭萋犕”尤欣情安慰地说道,费劲全力制止着他不安分的晃动,真的好怕原本没事的身体被他折腾出毛病来。

    “你没骗我?”诸恺奇狐疑地盯着她,想要从她的小脸上找出异样的神色。

    为什么他的第一感一直在告诉他不是这样?他的腿,真的只是麻药的原因?

    如果他不想被打扰,那她先告退好了,留给他安静的空间。

    天,她不敢想象,一个意气风发的男人如何忍受得了自己可能会失去的双腿,她真的没有办法说出口。

    没错,医生说,他的双腿受到了很严重的创伤,很有可能……

    诸恺奇仍旧在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她,空气里弥漫起诡异的沉默。

    “恺奇……”尤欣情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他……还好吗?

    “不是的!恺奇,不是这样的!”尤欣情忙不迭地反驳道,可是,反驳什么咧,为什么她的脑袋还是一片空白。

    “你走吧!”冷酷的话语又一次从薄唇里幽幽地发出,诸恺奇冷冷地斜睨着她,眸子里却找不到一丝温度。

    被他冷冷的眼神盯迫得浑身发颤,尤欣情强迫自己打起神。若是她都没有了信心,还怎么指望他能心存希望?vAvg。

    上天,不要再给她考验了,让他的双腿好起来吧,不要再折磨他们了。

    “恺奇,你先好好休息,我去给你买点儿清粥。”尤欣情站起身来,仍旧是一副和善的态度,告知完毕,这才轻手轻脚地退出了病房。

    她怕……

    “恺奇,你醒了?”故意不去理会他心情不好所说出的气话,尤欣情径自讨好地走向他,并在心底不断地提醒自己,他是伤患,不可以对他大吼,她要管住自己的脾气!

    病房门合上的那一瞬间,紧闭着双眼的男人慢慢地睁开了眼皮,看着她离去的方向,眸子里的痛意这才彰显了出来。

    “那个……恺奇,你要不要吃苹果啊?我削给你。”尤欣情主动请缨地说道,讨好地望着他,不想看到他如此沉寂的表情。

    “其实,医生也不能确定啊,还是有机会恢复的!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持良好的心态,医生一定会尽最大努力的!”

    “要不要我去给你买点儿清粥,比较好下胃。”尤欣情直接忽略他的冷淡,秉承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和善格。

    还在骗他!若是真的没有大碍,为什么她会如此小心翼翼?分明……

    “我没有胃口。”诸恺奇又是淡淡地说道,千篇一律的语调里听不出任何的波澜。

    然而,她的隐忍并没有换来如期的感动。这一次,病床上的男人索直接闭上了眼睛,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虽然很想像往常一样大吼对抗,然而,现在这个时期,她不能!

    该死啦,到底可能是什么啦?

    “当然没骗你啦,赶快躺下!”尤欣情不耐烦地说道,错开视线,故意不对上他探究的眸子。

    “你不需要再编造理由了,我刚刚已经问过医生,我这两条腿,要废了!”诸恺奇直接打断了她的支吾,凛然地向他告知这一事实的真相。

    尤欣情尴尬地呆立在原地,小脸上还维持着之前讨好的表情,因他的冷漠以对,笑意完全僵硬起来,显得格外滑稽。里会里有。

    “我不想吃。”诸恺奇淡淡地说道,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视线仍旧保持着之前的姿态。

    *************************************************************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尤欣情锲而不舍地问道,他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一直靠生理盐水维持着能量,这样不好啦。

    他疯了吗?她出去之前,他不是还安安静静的嘛,为什么仅是半个小时的时间,他就变成了暴怒中的狮子?

    他……他会不会太过分了些?

    “可能,可能是……”尤欣情冒冷汗地支吾道,闪烁着目光,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

    “尤欣情,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如果是麻药还没有失效,那为什么其他地方的痛意都能感受到,而偏偏双腿没有任何知觉?”诸恺奇质问地说道,她以为他是三岁的孩子吗?若是这点儿异样都想不通,他也太不配活了这三十年了吧!

    “走去哪里啊?恺奇,你不要闹了!”尤欣情故意装傻充愣地责斥道,将清粥倒在碗里,举到他的嘴边,体贴地喂着他。

    废了,如果真的废了,那倒还没有直接在车祸里死掉算了!

    再被他盯迫下去,她真的好怕自己会露出马脚。

    “诸恺奇,你到底在发什么疯?”尤欣情气急败坏地低吼道,快速地抽出纸巾,擦拭着被他打在身上的汤水。

    “你走吧!”带着清粥回到病房,尤欣情得到的却是这么一句冷酷的话语。

    走!她走!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我说你走!”诸恺奇倏然像是发疯了一般打掉她举到他嘴边的汤匙,用力地推开她的身子,声音比先前更要冷上几分。

    “尽最后那百分之一的努力吗?”诸恺奇冷嘲道,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失去双腿,这个赌注,他如何能赢?

    “需要我让医生当面跟你说清楚吗?”诸恺奇冷冷地反问道。呵,事到如今,她还想演什么?

    “哎呀,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啊?你赶快躺下啦,不要伤了脑子。”尤欣情故作发怒地低吼道,紧皱着秀眉,大有一副算总账的架势。

    诸恺奇终于躺下,一言不发地望着天花板,眸子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恺奇……”尤欣情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冰冷的话语无情地打断。

    “你走吧,不必在这里可怜我!”诸恺奇面无表情地冷冷说道,厌恶的眼神仿佛她有多么讨人厌一般。7528490

    他太骄傲,承受不起她可怜的眼神。趁着他还没有完全丧失形象之前,她最好尽快离开。

    第一百九十七章 疯了的残疾人

    更新时间:2012-5-26 14:19:34 本章字数:2962

    “谁可怜你了?诸恺奇,你不要这么妄自菲薄好不好!”尤欣情没好气地瞪着他,虽然依照现在的情况不适合跟他计较,可是,他是不是有点儿太过分了?

    还可怜咧,就他这副恶霸的模样,有什么值得可怜的?

    “我有名有利,身体健康的时候,你可以毫不留恋地离开我三年,现在却要对一个残疾人百依百顺,这不是可怜是什么?”诸恺奇句句在理地指控道,试问,有那个思维正常的女人,甘愿舍弃一个高富帅,而选择一个失去双腿的残疾人?除了可怜,他想不出还有别的理由。言慭萋犕

    “我……”尤欣情不由地窘然。

    好——烫——啊——

    她当然知道这前后的行为差异到底有多大,也不怪他怀疑她的动机。可是,天地良心,她真的不是因为可怜他而屈就自己呐。

    诸恺奇沉默不言地僵硬着身体,复杂的眸子里让人始终无法看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尤欣情凝视着他,遭受着他的质问,竟然没由来地扯出一抹微微上扬的弧度。

    诸恺奇刚欲张嘴关切,一股制止的力度硬生生地将他拖拉回来。

    她还以为,得知了她这一忍辱负重的事实真相,他会感动地痛哭流涕呐。没想到……

    瞪着那一团鼓鼓的被子,尤欣情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我还能相信你吗?”诸恺奇失魂地喃喃着,不知道是在问她,还是在自言自语。

    “没错,我是疯了,那么请你赶快离开我这个疯了的残疾人吧!”诸恺奇一字一顿地咬牙说道,紧攥的拳头彰显着他此刻隐忍的火气。

    什么时候他也变成鸵鸟了?他不是最厌恶这种作风嘛,怎么现在自己也践行了这一理论了?

    “三年前,你也曾经这样说过。”诸恺奇毫不留情地指出,在他心里,她的发誓对于他而言早就已经失去了信用度,他不可能再像三年前一样相信她了。

    他心情不好,她理解,她也不愿意为了这种小事而乱了心情。

    他……仍旧不会原谅她吗?

    即使真的无药可治,他就真的不能坚强起来吗?世界上比他凄惨的人多得是,他已经做了那么多年的天之骄子,为什么不能合理地看待人生的挫折呢?

    “啊——”尤欣情大叫一声,这一次,连带着碗里的清粥,也倒在了她的身上。

    “恺奇,无论如何,我,丫丫,球球,我们都会永远爱你的。拜托你,也要爱自己好吗?”尤欣情伸出小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难得深情地直接倾诉着内心的爱语。

    呃……呸呸呸,她又在说什么胡言啊!他们全家人一定会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现在我残疾了,连说话的权利都失去了吗?”被她这一副无关痛痒的模样所气结,诸恺奇又是狠狠地拍掉她手中的汤匙,质问的声音透露着浓浓的霾。vAvg。

    “你是弱智吗?”房间里终于不再仅是呼吸的声音,虽然这道低沉的声音透露着无尽的寒意,但还是让尤欣情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

    “当然喽,我发誓。”仿佛嗅到了一股希望之光,尤欣情忙不迭地伸出三手指做出承诺的状态。

    “如果我跟你说,当初我并不是真的想要离开你,而是,你公司的主管要我离开的,你会原谅我吗?”思忖了很长时间,尤欣情终于按捺不住地道出了三年来最大的心事。7528490

    医生并没有给他宣判死刑,为什么反而是他一个劲儿地在病床上自暴自弃?他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他的思维为什么就不能理智一下?

    空气里,仍旧弥漫着诡异的静谧,被团里的男人一动不动,仿佛对于她的话语没有产生任何的涟漪。

    “诸恺奇,你发疯了吗?”尤欣情恼羞成怒地冲他吼道,臭男人,不但没有任何愧疚,反而仍旧摆着那一张谁欠了他几百万似的臭脸,还真是让人有一股想要挥打几拳的冲动呐。

    “明明还有希望,你为什么非要把自己逼入绝境?即使真的没有了任何希望,你就打算一辈子这样颓废下去吗?你可是丫丫和球球的父亲,这就是你为他们树立的榜样?”尤欣情痛心疾首地质问道,被他这一连串的不平待遇所彻底气恼,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汇聚。

    “那……那是……”那还不是被逼的!尤欣情没好气地在心底暗忖着。

    尤欣情颓废地垂下头。

    不,不可以关心。否则,她更不可能离开了!

    “既然无话可说,你可以离开了。”诸恺奇面无表情地下达驱逐令,鲁地拽过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蒙在里面,像是要与她完全隔绝一般。

    当然,面对一个残疾人,她自然不会再害怕什么了。以至于,现在他所说出的话,统统都可以成为耳边风。

    “你没长脑袋吗?”又是一道冷的质问。

    为然为欣。这算是“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那是什么?想不出理由了吧?那就麻烦你收起你过剩的同情心,转身右拐,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诸恺奇冷地嘲讽道,还真是可笑,他诸恺奇竟然会沦落到让女人可怜的地步。

    “恺奇,你不要胡闹了,我喂你吃饭。”尤欣情决定忽视他的冷脸,从餐具盒里又找了一个汤勺,将清粥举在他的嘴边。

    是,她是曾经承诺过不会离开,但是最终却违背了誓言。可是,那并不是她的意愿啊,真的要把责任全都归结给她吗?

    没错,她说得统统没错,他的确不应该自暴自弃!可是,他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尤其是要在他最爱的人面前展现他最为丑陋的一面,他无法接受!

    终究,是她太抬高自己的身价了吗?

    别说是他少了两条腿,就算是变成植物人,她也绝对会不离不弃的。

    他跟她讲话了,不再将她摒除在他的世界里!

    “简直就是个白痴!”重重唾骂声接踵而来,尤欣情不但没有感受到难过,反而还像是在享受一般扯开了嘴角的弧度。

    (明天冲刺大结局哦!多多加更撒!)

191-19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