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炮弹:惹上腹黑大人物 198-200完结


    第一百九十八章 小媳妇的委曲求全

    更新时间:2012-5-27 9:01:47 本章字数:2912

    没有取得预想中的结果,诸恺奇停下唾骂,用目光的杀伤力狠狠瞪视着她。言慭萋犕

    他明明是在骂她,她到底是在笑什么笑?难道,出车祸的不仅仅是他,她也撞到了脑袋?

    “你生气了,所以,代表原谅我了?”尤欣情神色畅快地问道,嘴角的弧度越咧越大,呈现着向耳后咧开的趋势。也狠也气。

    经过了这次的生死一线,他到底还有什么看不透的?珍惜,才是最大的王道呐。

    滚,滚,滚,就只有他会说“滚”这个字吗?这个可恶的男人,受伤了不起吗?受了伤就可以把别人的尊严踩在脚底下随意践踏吗?

    “你耳朵聋了吗?我、说、让、你、滚!”诸恺奇一字一顿地明确告知道,气结地狠狠瞪着她,若是目光可以杀人,她也不晓得早被重创多少次了。

    “你真是不可理喻!”尤欣情摇了摇头,对于这个无可救药的男人已经失去了任何信心,转身,便向门外冲去,却不期然地对上一张意外的面孔。

    “尤欣情,你想死是不是?”清清楚楚接收到了她的含义,他的整张峻脸都铁青了起来。

    看来,撞了脑子的人,理解能力果然有待加强呐。

    “诸恺奇,你干嘛非得字字带刺啊?你就非得把别人的意思往坏的方面去想吗?”尤欣情烦恼不堪地质问道,没好气地瞪着他,突然感觉自己失去了与他沟通的能力。7528490

    那日,她也在车内,虽然伤得没有某人那般严重,可也是有几处严重的骨折,她怎么不呆在床上好好地休息啊?

    尤欣情不置一词地捡起被他丢弃的枕头,大力地拍了拍尘土,很是具有小媳妇架势地将枕头垫在他的脑后,还极为善良地告知道,“这样舒服些。”

    “你的脑袋有病吗?还是说,你就是个神经病!”诸恺奇恼怒地斥骂道,恶狠狠地瞪着她,不遗余力地表达着此刻的不悦。

    “你不需要自卑,我不会嫌弃你的!”尤欣情恼羞成怒地嘟囔道,将买回的清粥鲁地摔在碗里。既然他大少爷不吃,她干嘛非得自讨没趣啊!

    “没事!”尤欣情嘿嘿地笑着,并没有因他的嘲讽而变了脸色。

    “看什么!让你滚啊!”又是一声“滚”,这一次,真的彻彻底底地将她惹毛了。

    唉,那个男人呐,什么时候能改掉自己的坏脾气?

    “看不起我?你当然要看不起一个残疾人了!”本来就气急的心情,再听到她这一番言论,诸恺奇更是气急难忍了,脖子上的青筋像是也要爆出。

    他们刚才的争吵,不会全部成了现场直播吧?

    他现在是病人,最怕的就是“不舒服”这三个字。因此,她当然要身负重任,好好照顾好这位难伺候的病人喽。谁让,她上辈子欠了他大少爷呢!

    “我说,即使你的腿真的不能恢复,那你也不需要自卑,我还是不会瞧不起你的!”尤欣情好心地进行更深一层的解释。

    “你说什么?”诸恺奇难以置信地僵硬住峻脸上的表情。

    尤欣情脸色微变地望着她,嘴角轻微地抽动着,似是想要爆发,却又在极力忍耐着。

    自卑,瞧不起,阳怪气,自暴自弃……呵,她的用词还真是犀利呐。终于,她还是把心里的埋怨倾诉了出来。看来,在她的心里,他的形象早就贬值得连印尼币都不如了吧!

    她明明是好心地激励,为什么听到他的耳朵里却俨然变了味道?哦不,应该是直接变质!

    若是他再继续无理取闹下去,担保她哪一天真的带着孩子离开他了!成长在一个冰窟里,对孩子本身而言也是一种伤害吧。

    “呃……安迪接,你怎么来了?”

    真是怀疑,她什么变成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了?他都明言让她滚蛋了,她还在这里一个劲儿地示什么好啊?他竟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脸皮竟然练就到如此之厚的地步了。

    “我在隔壁就听到你们在争吵了,声音那么大,也不怕惊动了整个医院。”安迪没好气地说道,侧目看向那个一脸冷气的男人。“恺奇,大难不死,你到底还在埋怨什么?”

    “不过,如果你一直都是这副阳怪气、自暴自弃的模样,那我真的要看不起你了!”唯恐打击的力度不够似地,尤欣情又紧接着补充道。

    既然对他的意见那么大,那她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不干脆滚出去,直接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欣情,不要生气了,你也知道恺奇那个坏脾气,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安迪安抚地说道,握住尤欣情的小手,不想让她就这样带气离去。

    “我倒是宁可死了。”诸恺奇冷嘲地闷声说道。

    一再地忍让他的无理取闹,并不代表她真的没有脾气。就连狗急了都会跳墙呐,更何况是她这个人类呐。

    “安迪姐,你也有伤,怎么随意走动啊?”尤欣情关切地扶住她的身子,让她坐在休息的沙发上。

    到底是她脑袋不正常,还是他的表达有误啊?他明明是在瞪她,骂她,她为何却反而是一副极为享受的模样?

    骂吧,骂吧,只要不是冷漠不语,将她摒弃在他的世界之外,随他如何都可以!

    “不愿意听,大可以滚!”诸恺奇面无表情地吼道,又将脑后的枕头发泄似地向她丢去。

    自卑?嫌弃?这个该死的女人所表达的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含义吗?vAvg。

    “没事就滚!”诸恺奇恼羞成怒地高吼一声,随手便将脑后的枕头狠狠地扔向了她。

    自卑?他该死的自卑?

    与其下半辈子都要成为没用的残疾人,万事需要依仗他人的照料,他倒是宁可死在车祸,那也好过留下无尽的屈辱来得强。

    “诸恺奇,你瞎说什么!”安迪突然反应激烈地站起身来,狠狠地摔倒桌子上的水杯,玻璃破碎的犀利声响在病房里爆发而出,与接踵而来的诡异寂静形成强烈的对比。

    现场,有着说不出的诡异氛围。

    第一百九十九章 没有傻得相信

    更新时间:2012-5-27 9:04:13 本章字数:2897

    许久的沉默之后,这才有一道声响打破了诡异的氛围。言慭萋犕

    “安迪姐……”尤欣情迟疑地轻叫道,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

    虽然说,那个男人确实可气。可是,安迪姐她的反应……会不会太超过了一点儿啊?

    “你……”没有料想到他会如此袒露自己的心事,尤欣情不由地一惊,愣愣怔怔地凝视着他。

    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会陪伴着他的。即使,最后的结果真的可能是不如人意。

    尤欣情将汤勺举到他的嘴边,压抑住心头不断上涌的困惑,决定一心一意地将他喂饱之后再来研究。

    “你还是会离开是不是?”久久没有得到准确的回答,诸恺奇明显变了脸色,说出口的话语也融入了凛然的气息。

    还己还欣。“那如果,我的腿好了,公司的人再次拿我的事业作为威胁让你离开,你还会像三年前一样吗?”诸恺奇仍旧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

    “嗯。”诸恺奇淡淡地应了一声,虽然声音里仍旧没有多少热络,但语气已经改善了太多。

    安迪站起身来,招呼着尤欣情陪她出去。

    “我知道,你一直对当年欣情离开你的事情耿耿于怀。可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那是公司的人搞的鬼。他们去威胁欣情,若是她不离开你,你就会面临着失去事业的命运。将心比心,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你会忍心让她因你而承受失去的痛苦吗?”

    从安迪姐病房里回来之后,这位难伺候的大少爷明显转变了情。不知道是不是被骂得开窍了,总之,一切都是好兆头呐!

    她会吗?她不会吗?这是她一直在逃避着的问题,她真的好怕,好怕那一天的到来。

    “如果你真的爱欣情,你就不要再伤害她了。人心都是玻璃做的,碎了,就合不起来了。”

    她永远没有办法忘记他那一声迷迷糊糊的“喜欢”!虽然是处在意识并不清醒的状态下,可是,那也充分表现出,他对事业的热爱有多深。有时候,越不清醒,越是最真实的答案。

    离开她,真的有那么痛苦吗?比失去他最引以为傲的职业都要来得痛苦?她……真的有那么高价?

    “我……”这一次,她的回答明显有了停顿。

    “你那么爱你的事业,如果失去了它,你这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尤欣情垂下头,闷闷地说道。

    “那你以为,失去了你,我还会有开心吗?”诸恺奇痛心地反问道,眼底流露得尽是受伤的光芒。

    “要喝粥吗?”尤欣情拿出保温杯,问向那个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男人。

    “如果我的腿没有好,你会离开我吗?”诸恺奇对上她的秀眸,郑重其事地问着心底最为紧张的问题。

    *************************************************************vAvg。

    “欣情,陪我出去,让你自己冷静一会儿!”

    临近门口的时候,尤欣情不由自主地转头看了看病床上的男人,却意外地与他的视线恰好相对。

    “当然不会!”尤欣情斩钉截铁地立即回答道,没有给自己一分钟的思考时间,仿佛这个答案,早就成了她脑袋里的自我意识。

    手术……是非成败,全仰仗这一次的手术了。若是成功则已,但若是一旦不成功,他就真的要面对自己是残疾人的命运了。

    “在你的认知里,我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灯红酒绿,桃花不断,还是节节高升?”看着她那一副难以置信的面容,诸恺奇冒火地连声质问道。

    而那个被质疑的男人,躺在病床上,仍旧是之前那一副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容,只是眼底闪烁出的那一抹复杂的光芒,暴露了他内心并不如表面上的平静冷淡。

    “还有你的腿,医生并没有说完全丧失希望。他们正在联系国外的高级医师,这几天应该就会给你做手术。手术之后的复健,要依靠你自己的毅力。若是你自己首先放弃了,即使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诸恺奇堂而皇之地接受着她的喂食,听到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脸色微微绷紧。

    虽然有了之前那几次非常不愉快的经历,但是,吃饭皇帝大,更何况还是一个伤患呐。她大人有大量,也就原谅了这个脑袋被撞坏的男人吧。7528490

    “诸恺奇,你有想过欣情、丫丫、球球的感受吗?你若是死了,任由她们去伤心难过吗?你做人会不会太过自私了?”像是感受不到自己的情绪失控一般,安迪径自发表着质问的言论。

    “啊?哦!”原本听得愣愣怔怔的小女人不期然地听到自己的名字,立即一震,来不及多想,便条件反地做着她的要求。

    可是,为什么心脏还是遭受到重重的一击?

    她不回答,他替她回答!犹豫那么久,还敢跟他承诺永远都不会离开他!呵,幸好他吸取教训,没有再一次傻得相信。

    他……也在看她?那道复杂深沉的目光里,为什么包含着让她心疼的颤动呢?他……也很挣扎吗?

    她从来没有连续说出这么一连串富有教育意义的话,但愿,那个人真的能听进去。

    “医生刚刚跟我说了,后天做手术,要你做好心理准备。”尤欣情聊家常地说道,将一勺一勺的清粥耐心地喂到他的嘴里。

    “恺奇,你不要担心,我、丫丫、球球都会在外面给你打气的,你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察觉到他的异样,尤欣情鼓舞打气地说道,真挚地凝视着他,让他清晰地看到她眼睛里的坚定感。

    终究,她还是会选择离开他!

    她以为,他的人生真的有那么彩吗?

    难道,不是吗?尤欣情在心底狐疑地暗忖着,明明对他那些问题都持着肯定的答案。然而,接触到他那一双饱含着痛意的眸子之后,她竟然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怀疑说得出口。

    难道,真的是她误会了?

    第二百章 大结局篇(七千多字哦!)

    更新时间:2012-5-27 12:01:47 本章字数:11018

    尤欣情呆呆地凝视着他,目睹着他眼底的伤意,没由来地竟然心虚起来,更不晓得该如何开口了。言慭萋犕

    这三年来,他也不晓得登上过多少次的大小报刊杂志,绯闻多到无以数计,不是跟这个当红影星,就是跟那个名媛淑女,还有什么感模特,他的口味多样化到了极致。

    面对如此多的反证,她实在是很难相信,他这三年来到底过得有多么痛苦。

    她竟然……坏心地有了一抹愉悦的情绪。看来,她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呐!

    沉默中的爆发,威力是最强大的。她怕有那么一天,爆发的结果,让她难以承载。

    唉,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明明出来玩是要放松心情的,这么一闹腾,倒是全都变了味道。

    马后,刚刚怎么不说啊,非得让她摔了一跤!虽然说,他接住了她,她也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痛疼啦。

    “还不都怪你女儿啊!要不是她在那里闹个不停,你以为我愿意冒那么大的危险去给她摘个破风筝啊!”尤欣情没好气地反驳道。

    “真的吗?”尤欣情狐疑地打量着他,生怕他是为了怕她担心而故意装出的冷静。

    “这三年来,你有过多少个女人?”尤欣情突然出声质问道,抬眸打量着他,果不其然,看到他峻脸上出现了一抹微乱的迹象。

    他……宁可一辈子不走路,也要留下她?他的爱……竟是这么深厚?

    当年,恺奇的妈咪受骗做了小三,因不肯打掉孩子,只能被逐出家门。就在七年前,安迪找到了恺奇,却得知记忆不多的姐姐已经去世了。由此,她便担当起照顾恺奇的重担,只不过,隐瞒了她的真实身份。

    “我一直都是在坐着啊,真正需要休息的是你吧!”诸恺奇忍不住揶揄道,抬眼斜睨着那张倏然变得紧张的小脸,嘴唇不由地扯出一抹戏谑的笑容。

    “她是你小……”姨,当然会帮你喽!尤欣情猛地住了嘴,暗暗庆幸着后面的几个字眼没有说得出口。

    “哪怕失去你的事业?”尤欣情确认道,对上他坚定的眸子,突然感觉,这一生好幸运,可以遇到一个爱自己的男人。

    “球球,我们以后再买一个,不要了。”坐在轮椅上的诸恺奇柔声地安慰道,然而,得到的却是小家伙不依的反抗。

    白痴!若不是他及时接住,指不定她要摔得屁股开花了呐!她身体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在他不允许的情况下,就连她也没有权利伤害自己!

    但是,为了她,他愿意放弃一切!哪怕真的一无所有。

    尤欣情装作忙碌地收拾东西,暗暗地吐了吐舌头,呼,好险,好险。

    切,别想用转移注意力这一招来对付她,她才不会让他那么轻松地过关呐。若是他想不出来,她是绝对不会让他罢休的!

    早在一个月之前,他还有成竹地准备官司。然而,突然有一天,他告诉她,他愿意放弃了。

    “反正是在空旷的草地里,她们也跑不到哪里去。”坐在轮椅上的诸恺奇安抚地说道,看着两个小家伙嬉戏的画面,忍不住扯出一抹宠溺的弧度。

    她的男人?诸恺奇莫名地一喜,并没有将着力点放在她的怀疑上,反而很是满意地回味着从她的小嘴里说出的那声“我的男人”!

    “诶……”尤欣情忍不住挫败地叹了一口气,没好气地瞪着那个闭着小眼睛,专心致志大哭的小女孩,只能暗暗地给了一记白眼。

    “啊?风筝挂上去了?”尤欣情顺着小家伙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蝴蝶的风筝摇摇欲坠地悬挂在树枝上。

    “不知道谁脑袋坏掉了!”诸恺奇没好气地嘟囔道,没有对她那句失误多做追究,径自侧目看着窗外的风景。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诸恺奇也不再推托地爽快回答道。

    “你真的做出这个决定了吗?”夏之琳看着身边的男人,眸子里写着复杂的凝重。

    察觉到她震惊的目光,诸恺奇不自然地轻咳一声,他知道,她知道了!

    “妈麻,妈麻,你还好吗?”丫丫忙不迭地确认道,从树上掉下来,肯定会很痛吧。

    “呃……呵呵,给你个惊喜啊!”诸恺奇干笑着说道,之前的气势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了如何蒙混过关的念想。

    无论她相不相信,这就是事实,铁一般的事实!他是那种要么不爱,要爱,就要爱到透彻的男人。

    “风筝还没有够到。”球球仍旧在纠结着她的风筝,闷闷地抬高着视线,仿佛并不在意她这个妈麻的摔落。

    “是吗?”尤欣情无意识地喃喃着,没有原因,她就是莫名地想要相信他所说的话。

    她知道,他是真的喜欢尤欣情。只可惜,流水有意,落花却是无情。

    好多次,他气不过想要报复她的狠心,然而,在最后的关头,他总是忍不住煞了车,害得很多女人都以为他得了不举之症,为此还惋惜了许久。

    “我说的是事实,你不相信可以问安迪。”诸恺奇大无畏地说道,耸耸肩,本没有在怕。

    不期然地遭受到男人的低吼,尤欣情一个紧张,双手竟然脱离了树干。

    “你不是恨诸恺奇吗?为什么还愿意把丫丫给他?”是因为……那个女人吗?夏之琳没有将最后一句话问得出口,只是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的表情。

    “当然重要啦,你到底想没想完啊!”尤欣情不耐烦地催促道,又将问题重新引回了之前的话题。

    “虽然我不喜欢我的男人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女人,可是,我更讨厌别人对我故意撒谎。”

    别问了,别问了,别再继续问下去了!

    背影,渐渐远去。

    完蛋了,完蛋了,她要被摔死了!

    安迪不就是她的经纪人嘛,还能是跟什么“小”挂钩的?vAvg。

    两个小女孩相视一笑,嘿嘿然地捂起偷笑的小嘴,识时务地跑开,玩着自己的游戏,不去打扰这对真正袒露心的爱人。

    “情儿!”诸恺奇大叫道,瞪着她的背影,难以置信她竟然真的不要命地想要爬上那棵树。

    不远处,同样站着一对男女。

    “哦。”尤欣情闷闷地应了一声,听话地蹲在草地上铺着餐布,在他的视线无法触及的地方,小脸上满载的忧郁的神色。

    这个称呼,他很喜欢!

    尤欣情没好气地给了那个小白眼狼一记白眼,慢吞吞地爬起身来,坐在草地上暗自哀悼着自己的悲剧。

    “啊——”

    他相信,诸恺奇和小情会真的像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丫丫的。这一点,他不担心。

    他都已经掏心掏肺了,这个女人,竟然该死地不相信他!

    尤欣情这才真正地释放自己的情绪,噙着泪水,主动抱向他。

    她才不要以后再买一个呢,人家现在就要!

    若说是三四个,或许她还会勉强相信。可他,竟然堂而皇之地告诉她“没有”!呵,他是在跟她开国际玩笑吗?

    “可是,爸拔……”球球迟疑地看着坐在地上愣怔的男人,难道,妈麻不要爸拔了吗?

    她说“重要”,这说明,在她的心底,他也是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吧。

    “放下她,她会更快乐的。”邵安圣侧目看着另一边那一个玩得愉悦的小女孩,那抹由心的笑容,他不忍抹杀。

    “好啦,好啦,你别哭了,妈麻帮你去摘!”尤欣情烦躁地低吼一声,站起身来,冲着大树英勇地走去。

    做出这个决定,对谁都好。

    “该不会太多了,你数不过来了吧?需要我再给你半个钟头吗?”尤欣情醋味十足地嘲讽道,嘟着一张小脸,尽显着不悦的神色。

    “嗯……一个月前吧。”诸恺奇保守起见地说道,其实,早在一个月前,他就已经能站起来了。只不过,在最近的一个月,他才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行走罢了。

    至于原因,似乎已经不言而喻。

    可是,他跟那些个女人的绯闻又是怎么说?爱她,却可以左拥右抱别的女人?这就是他所谓的爱情吗?

    尤欣情不怒反笑地扯出嘴角。

    天哪,差一点点,她就死翘翘了!

    好,很好,他整整骗了她一个月!

    “妈麻,加油!”某个小家伙还不知死活地加油打气。

    “你的复健呢?你的复健是什么时候做的?”尤欣情的声音明显冷了几分。

    “不要离开我!拜托!我宁可失去一切,也不要你离开。”诸恺奇动情地说道,紧紧地扣住她,很怕一个放松,她就会消失不见。

    想要推着轮椅前去制止她那疯狂的举动,无奈,在草地上,轮椅真的是寸步难移。诸恺奇只能气急败坏地狠狠拍打着轮子,愤愤地瞪着她的方向。

    “你少糊弄我!别以为我不看报刊杂志,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列出几个人选。”尤欣情口气不善地讽刺道,每次读到那一篇篇声情并茂的文章报道,她的心情总是会难过好久。而他倒好,隔几天就会拥着一个美女,还真是积极地为狗仔的工作提供素材呐。

    邵安圣但笑不语,只是目光深邃地锁定在前方。

    “丫丫是你的女儿,你真的能放下?”夏之琳反问道。

    “反正你爸拔身体健康,肯定会走回去的!”尤欣情嘲讽味十足地说道,低头给了他一记白眼,作势就要拉着两个孩子离去。

    能跑能跳,真的很快乐。而他现在,却只能坐在轮椅上。

    “不行啦,我最喜欢这个了,我现在就要放风筝!”

    “恺奇……”尤欣情心颤颤地轻唤道,无措地咬住嘴唇,小脸上尽是忐忑的神色。

    他不会……受伤了吧?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呐!

    好,很好,除了医生,就连安迪姐也帮着他欺骗她!

    “诸恺奇,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尤欣情板着小脸,拷问味十足地瞪着他。

    三个月后。

    该……该不会要她帮忙摘下来吧?

    “对你而言,重要吗?”诸恺奇不答反问道。

    “妈麻,妈麻,我们的风筝挂到树上去了。”球球咚咚咚咚地跑了过来,指着前方的大树,闷闷地告知这一悲催的事实。

    “也就是说,你现在可以走路了?”尤欣情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以尽可能的和气口吻询问道。

    “我们走吧,这里不属于我们。”邵安圣牵起她的小手,转身潇洒地离去。

    很好,连医生都骗她,害她白白流了好久的眼泪,还得处处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刺激了他脆弱的心灵。

    “安迪,派人买个风筝过来。”诸恺奇掏出手机,简简单单几句话便吩咐完毕。

    “应该……可以了吧。”诸恺奇四两拨千斤地支吾道,不自然地错开视线,仿佛在全神贯注地欣赏着野外的美景。

    “她当然是你的经纪人啊,你脑袋坏掉了?”尤欣情故作生气地反问道,实则心底早就已经擂鼓躁动。

    “错不在他,我真正恨的,应该是我爹地才对。”邵安圣风轻云淡地说道。

    “丫丫,球球,我们回家!”

    “跟你开玩笑的,不用这么紧张吧。”诸恺奇噙笑地说道,似乎找不出一丝不悦的迹象。

    该死的笨女人,她想找死吗?

    “那次手术很成功喽?”尤欣情再次质问道。

    “树太高了,妈麻够不到,明天妈麻就陪你去买一个一模一样的,好不好?”尤欣情同样也柔声地跟小家伙打着商量。

    就在刚刚,她得知了一个重大的秘密。在安迪姐病房里,她忍不住问出,为什么她对恺奇的关心超出了一般的工作人关系,没有想到,得到的答案,竟然是如此劲爆。

    呵,难怪,难怪他大少爷听到手术并不成功的消息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呐。她还担心是他太过压抑自己,不想让她伤心来着,没想到……她还真是会自作多情呐!

    “不要,不要,我就要这一个!”球球固执地摇晃着小脑袋,很是不驯服地甩开她的手,大有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决架势。

    她……是他该珍惜的眼前人吗?!

    这一次,她不会放手了!

    既然敢做,就得敢承认啊!磨磨蹭蹭的,他以为自己是女人呐?

    只不过,那个人不会是她!

    “哇——我要风筝——我要风筝——”被她这么一吼,球球忍不住委屈地扯开小嗓子,大声地哭闹着。

    他决定,要开始寻找自己的幸福了。

    *************************************************************

    然而,基本的判断能力她还是存着的,她绝对不会相信这一瞥脚的谎言的。

    尤欣情吃力地扳着树干,上也上不去,下也不能下,难道要她当无尾熊吗?

    尤欣情只能侧目白了她一眼,完全感染不到那张小脸上洋溢的快乐。

    “我说了两遍‘没有’,这是第三遍!”诸恺奇没好气地说道,她有必要如此怀疑他的人品吗?

    “你看我干嘛?”感受到一道炽热的视线,夏之琳不自然地看向他,他的眼神……干嘛那么奇怪啊?

    “你骗谁啊?”尤欣情毫不犹豫地吐槽道,这明显的谎言,他也不知道掩盖一下。

    其实,真正爱他的人,还有很多。

    哼,还说什么爱她爱她,爱她却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这算是爱她的表现吗?

    虽然她狠心地离开了他,但他仍旧秉持着她的原则,生怕一旦打破,他们就再也没有了未来。

    三个月前的手术失败了,他却并没有预想之中的颓废消沉,反而脾气还改善了不少。面对他这不正常的举动,以至于让她很难相信他的心理是正常的!

    若是放在平日里,他倒是很享受她的依赖。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她需要的是得到教训。

    “你……”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语,尤欣情明显被他震撼住了,也忘记了想要反抗离开的意愿。

    吼,笨蛋尤欣情,你真的是越来越白目了!明明三令五申地告诉自己,不可以提及敏感的字眼,为什么总是时不时地发生突捶的事件?

    咦?接住了她?他怎么会接住她啊?

    没有真心笑过一次,他真的这么痛苦?7528490

    “诶——”尤欣情使出吃的力气,爬到一米多的地方,竟然无故地卡住了。

    “你是白痴是不是?看不到这棵树有多高吗?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就盲目行动,你以为你是人猿泰山啊?”诸恺奇火大地指控道,气不过地狠狠在她头顶上敲了一个爆栗。

    其实,他不会失去自己的事业。他已经创立了自己的演艺公司,不会再受制于人了。

    “不准走!”诸恺奇倏然起身,将她的小身子紧紧扣在怀里。

    哇塞,她从树上跌下来,竟然还活着耶。

    “诸恺奇,别磨磨蹭蹭的,赶快回答啦!”看他那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尤欣情更是火大地催促着。

    “你没有听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GPS导航吗?”诸恺奇没好气地说道,以看傻瓜似的目光斜睨着她。

    还要想多久啊?臭男人!

    若是他爹地不沾花惹草,他们的母亲都不会有悲剧的人生。连带着他们,也不会在痛苦中成长。真正算起来,他们这对难兄难弟,都算是命运的可怜人。

    “就是……每天安迪把你叫出去的时候。”诸恺奇小心翼翼地说道,偷偷地抬眸观察着她的表情。

    “你不相信!”诸恺奇肯定地说道,瞪着她那张低沉的小脸,指控的目光幽愤地从眸子里迸而出。

    “嗯?我……我还活着?”尤欣情仍旧处于愣怔之中,听到头顶上的吼声,这才幽幽地睁开紧闭的眸子,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现在的情况。

    “呃……”诸恺奇闷哼一声,没好气地瞪着那个趴伏在他身上的女人。“笨女人,你到底还要在我身上趴多久?”

    “放开我!你这个大骗子!”尤欣情气急败坏地连踹带骂,一想到这些日子以来的战战兢兢,她就恨不得想要把这个满口谎言的男人揍死。

    “安迪姐知道你在哪里啊?”尤欣情忍不住询问道,他只是说买个风筝过来,又没报出地址,更何况,这里荒郊野外的,又没有坐标,人家知道送到哪里啊?

    第一个原因直接pass,她不认为跟自己同床共枕的男人会是一个具有超能力的非人类。那么,就只剩下了……

    “若是我告诉你,在跟你重逢以前,我没有真心笑过一次,甚至都忘记了什么是真正的发自真心的笑容,你相信吗?”诸恺奇半是询问,半是自嘲地说道。真心真这。

    “你会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女人的。”夏之琳突然说道,自嘲地别开视线。

    她还真是冤枉到家了呐!真是吃力不讨好,两边都指责她,窦娥有她冤吗?

    邵安圣偏头看向她的小脸,小情说,珍惜眼前人,莫要等待失去时,才体会到撕心的痛苦。

    “没、错!”诸恺奇一字一顿地说道。

    可是,她忘记了,她的女儿可并不好说话。

    为了一个破风筝而把她这个妈麻置于危险之中,她还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呐。

    其实,真正说服他放下来的,是那个拥抱在别人怀里的小女人。那日的一番谈话,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理由继续纠结下去了。而事实也证明,放下,真的会比较快乐。

    唉,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妈麻,加油!”球球仍旧在加油打气,坐着说话不腰疼,完全体会不到她的艰辛到底有多少。

    尤欣情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他……他的轮椅还在之前的位置,他怎么到了大树底下的?

    他的心……会不会正在滴血啊?

    “一个月?”尤欣情喃喃念着,自言自语地点了点头。

    “是的!”邵安圣点点头,坚定地回应道,视线仍旧锁定在那一对拥抱着爱人身上。

    笨女人,她最好不要摔到,否则,他绝对要她好看!

    “妈麻,不要了,你下来吧!”与看重于风筝的球球相反,丫丫却是在担心着她的安危。

    “没、有!”诸恺奇又一次一字一顿地郑重告知道,严肃的表情让她差一点儿就想相信这是事实了。

    据她不太聪明的脑袋,她只能想到两个原因。要么,他是神仙高手,一个咒语就可以位置转移。要么,他的腿,本就可以……

    呼,上天保佑,她不要被摔得狗吃屎。

    毕竟,是诸家对不起他,她不想让他心存芥蒂,只要他把她当成一个胜似亲人的经纪人就可以了!

    “情儿!”眼看她真的要作势爬上大树,诸恺奇又是气结地低吼一声。

    “我真的没事啦。”诸恺奇摇摇头,无奈地催促道,“快点,不是要在这里野餐嘛,铺上餐布就可以了。”

    安迪姐竟然是他的小姨,这个就连诸恺奇都不知道的秘密,却被她知道了。

    “你终于想通了。”夏之琳噙笑地说道,她知道,他真正放下来了。

    “没事啦,相信我!”尤欣情只能打肿脸充胖子地说道,给了他一记必胜的笑容,再看向大树时,只能暗暗地吞了吞口水。

    “什么时候能走的?”尤欣情再接再厉地问道,她必须要了然一切,才能决定对他该实行怎样的惩罚。

    “她是我什么?”诸恺奇狐疑的反问道。

    “情儿……”诸恺奇试探地轻唤道,刚欲说些什么,却被她意外站起的身子惊了个愣怔。

    夏之琳震惊地看着两人交叠的双手,愣怔地跟着他前行着,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噙笑着,附上自己的另一只小手,交叠在他的大手上。

    “之所以骗你,还不是因为爱你!”诸恺奇大吼道,让她明确地感受到他的真心。“如果只有残疾的我才能留下你,那我愿意这辈子都坐在轮椅上。”

    达到自己的目的,球球瞬间止住了哭泣,蹦跶着小身子,紧跟在她的身后,完全看不出刚刚才经历了一场嚎哭。

    记得她曾经说过,如果是她很爱很爱的人,她就绝对不会允许跟她开始了之后,再有别的女人,即使是分手之后也不可以。

    那么,她现在问出这个问题,是代表她非常非常在意他吗?

    反正妈麻有爸拔接到,肯定不会受伤的!

    “你……”还好吧?诸恺奇还未出口的话语,直接被她打断。

    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尤欣情只能暗暗地生着闷气,用力地拔着地上的青草,以此来发泄着体内的怒火。

    可是,医生明明跟她说,情况并不乐观。难道,他连医生都串通一气?

    “笨女人!你给我下来!”诸恺奇站在树下,愤怒地大吼一声。

    “丫丫,球球,你们不要乱跑!”尤欣情扯着嗓子,看着那两个越来越肆意的小家伙,不由地大声提醒道。很想冲上去将她们抓回来,却碍于正推着轮椅,只能作罢。

    真的要这样吗?他一旦健康,她就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嗯,很成功。”诸恺奇点点头,如实地告知道。

    “恺奇,坐下来休息吧,我们就在这里野炊。”尤欣情停了下来,商量地问向他。

    “球球!”尤欣情没好气地低斥一声,无奈却惹来了小家伙更是激烈的反抗。

    夕阳西下,草地里,传来一家人嬉戏的欢闹声,久久不散。属于他们的幸福时光,仍旧在上演着…

198-200完结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