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订婚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没发文,我也终于回来了~~~

    鲜花与砖头都欢迎,雁过留毛,人灰过还是留个爪……

    江乔站在二楼,向下望去。

    楼下水晶殿般的大厅里衣香鬓影,华服男女三五成群的高谈阔论,一派歌舞升平的场面。

    光线寂寥的角落里,她独自一人倚着二楼的雕花栏杆冷眼看着,微笑。视线对准吊灯下面,那里站着一名高大的男子,侧脸的线条深刻俊朗。和五年前一样,面对不是很熟悉的人时李南楚话并不多,谁和他说话,他就微笑着看着人家,认真的听,偶尔微微点头,俨然一副好教养的样子,过去在她的面前会露出的那倔强又别扭的一面仿佛变成了她的幻觉。

    定睛看了好一会儿,她别过脸去,调整好情绪,下楼端起一杯香槟来一饮而尽。

    一别五年,她终究还是回来了。

    今晚江乔身着一袭的淡蓝色晚礼服,微露香肩,前缀着星星点点的碎钻,看上去特别成熟美丽。

    周围的人群自动离她有一定距离,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她,都在猜测她是不是就是今晚订婚宴的女主角——T市许业房产唯一继承人许诺那神秘的“未婚妻”。

    江乔并不在意周围人的窃窃私语,扫视了一圈,视线之内看见许诺放下手中的香槟走了过来。她抿唇一笑,也向着他走过去。

    没过多久,台下就响起一片掌声,一身黑色及膝长裙的许业集团的现任董事长王柔站在话筒前开始讲话:“非常感谢诸位来参加犬子许诺和我故人之女江乔的订婚宴!今晚我感到十分欣慰,盼了许久的事情今晚终于能够实现。今晚大家尽兴!”

    接下来的时间许诺带着作为未婚妻的江乔穿梭在宴会中,往来于形形□的人之间。

    “李总!”许诺牵着她的手走过去,用他的另外一只手拍拍李南楚的肩膀,一副熟稔的样子。

    李南楚是T市最大的龙头企业李氏集团的董事长李特的儿子,母亲是著名的钢琴教授苏梦,不仅如此他爷爷还是前南方军区参谋长。许诺也是高干出身,两人从小就认识,勉强可以算是朋友。

    李南楚笑着和许诺碰杯,寒暄了两句,再看向他臂弯里的女人时微微一笑,好像和在场的局外人一般无二,可是握着酒杯的手指尖,却因为用力收紧而泛着白。

    许诺亲密地搂着江乔,春风得意地对李南楚介绍:“李总,你今天来真是赏脸,郑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妻——江乔。”接着附在她耳边状似亲昵的低语“乔乔,今天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江乔毫不迟疑的率先伸出手去,脸上是无懈可击的微笑:“你好,李总!”

    李南楚略微迟疑了一下,但很快伸出手,轻轻一握,手中久违的细腻与柔滑让他禁不住心头一动。

    她的眼里满满都是笑意,他的表情却冷了好几分。

    当许诺认真打算当作江乔不认识李南楚一般准备详细介绍给他的时候,王柔却优雅从容地走了过来,跟李南楚打了声招呼之后关切地对着这对“璧人”问:“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司仪已经在那边准备好了,大家都等着你们俩去切蛋糕呢!”

    就这样,江乔还来不及和李南楚“寒暄”片刻就被拉去扮演公众眼里幸福而甜蜜的“灰姑娘”。

    还没等宴会结束,江乔就觉得极累在休息室坐了一会儿,等到人散的差不多了,她未来的婆婆王柔走过来温柔的拉起她的手,有些心疼的说:“乔乔,今晚累坏了吧?”

    她心中一暖,王柔是江乔已故的妈妈生前的好友,早些年的时候嫁给了T市的党委书记,后来以格不合离婚了。之后她就没有再婚,由于她很喜欢女儿却只有许诺一个儿子,所以一直对她视如己出,江乔十分喜欢和感激她,在私下无人的时候,江乔还时常会叫她“王妈妈”。

    “王伯母,我不累,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否则冻坏了我该心疼了!”她顺势挽着王柔的手,完全是一副乖巧女儿的样子。

    江乔的话显然很受用,王柔看了看自家儿子后感叹:“还是乔乔关心我!以后要是许诺什么时候欺负了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替你教训这个臭小子!”

    许诺在旁边感叹:“妈,这句话你都说了二十年了!我怎么可能欺负乔乔?!”

    “你这小子!你们什么时候玩够了也该正正经经把婚事给办了,一家人住在一起多方便,又方便乔乔照顾小夏。好了,许诺你快送乔乔回去,我让司机送就成!”

    江夏是江乔的亲妹妹,自从以前的家被毁之后,她不放心交给江家那群人凉薄的人就交给了王柔照看。

    而比江乔小十岁的江夏是江乔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要不是有王柔照料的话,她也不可能安心的去留学五年。

    ***

    回到家之后,江乔喝了一杯宁神茶,可是心还是疼,最后还是忍不住打车去T大看看。

    这个城市变了,T大变了,他也变了很多,她也不知道他那颗心是否依旧。

    甩甩头,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个念头可笑,在经历了那些之后,难道她还指望他能够对她余情未了吗?就算他余情未了,但是她决定的事情可能改变吗?

    熟悉的建筑被夜色笼罩,路上学生并不多,霓虹微弱的光亮点点本温暖不了这沉重的夜色。

    江乔木然的一步步走,往日重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辆银色的奥迪,极缓慢的跟着她,她起初并不在意。

    走了一段她有些累,停下来准备打车回去,那辆银色的奥迪也随之停了下来。

    李南楚皱着眉坐在驾驶室里,明明跟江乔隔了一个玻璃窗的距离,却让人感觉隔了好几个时空。

    她站在原地不动,不知道是不是这浓重的雾气,她感到有些冷止不住微微发抖。

    今时不同往日,要是换做在以前,她也许早就跑过去扑倒在他温暖的怀里撒娇了。

    不过,那终究只是过去,而她只是笑着对他招了招手,他却轻轻别过了脸去。她也不恼,径自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上,李南楚转过来看了看她,神色有些无奈。

    “李总,这么巧!”一面拉上安全带,江乔冷淡而疏离地问。

    李南楚冷笑:“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我面前何必带上你那虚伪的面具,江乔,你累不累?!这么晚你不是应该和你的未婚夫一起享受甜蜜时光吗?怎么被抛弃了?”

    江乔并不理会他尖酸刻薄的话语,岔开话题:“你身上有酒味儿,还能开车么?”

    李南楚看了她一眼,继而淡淡的说:“我那点儿酒量你还不清楚?”

    江乔愣了愣:“那只是以前,现在不是一切都改变了吗?”

    他冷言:“既然一切都改变了,你也走了那么久,为什么突然回来?”

    江乔摊了摊手,装作毫不在意:“关于这个问题,我想我并没有义务回答你吧?”

    李南楚把车窗拉下,头靠着座椅,微闭着眼,好像有点累的样子看得江乔心中一沉。

    “我爸过惯了闲散的日子,我一毕业就把权利交到我手中,没办法,公司只好由我先接手。”

    “我看你的样子也没有不情愿吧?”

    李南楚听完江乔的话,皱了皱眉头一声不响,江乔的心也一声不响地抽痛着。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她对他还是念念不忘。恨他吗?江乔更恨她自己,恨自己还爱着他。

    正想再换个轻松的话题,他却突然伸出手勾住了她的脖子,江乔被他拉的趴在了他肩膀上,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这是干什么呀?”

    李南楚看着她眨巴着眼睛故作委屈的魅惑样子,扯了扯嘴角,“我知道,现在有许氏做你后盾。江乔,你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两个人凑的极近,他说话时,带着酒气的温热气息扑在她脸上,一阵酥麻。江乔有些心慌往上挪了挪,柔软的身体贴合着,手绕上他的脖子,靠的他更近些,细细吐气如同灵蛇:“哦?那你说说我到底是哪里不同了?”

    时隔五年,他不再是那个把她捧在手心呵护的李南楚。而她,也不再是那个眼里心里全是她,连接吻都会害羞的小女生。

    李南楚的嘴角几不可见的抽搐了一下,冷冷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推开了她,转头看向窗外,神色淡漠的说:“我今晚是想来告诉你,我考虑再三,我们之间还是应该说说清楚,这样以后见面也不会尴尬。毕竟同在T市,还是经常会遇到的。”

    江乔坐正了,拨弄着自己的长发,神情漠然,“需要说清楚什么?我们以前的那点儿破事儿吗?”

    李南楚嗤笑:“江乔,对于过去,你未免也太自信了。”

    “是吗?”

    “你觉得呢?”

    “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江乔“啧啧”感叹,“也好,我本来还担心你会不会记仇呀?不过既然你早就忘了过去的话,现在对我也没什么感觉了吧?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说到最后,她就转开头,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下去。

    还是没有办法坦诚的面对他,面对这样一段过往。

    “不过,我这个时候回来还是多亏了李总你,要不是你,我也不可能走那么久。”

    他眼带嘲讽:“江乔,当年的事情,难道你认为只有你一个人伤得最深吗?你一走就是五年,你到底有没有心?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同样受伤的人还有他,可惜她本就不在意!

    “你觉得呢?”她不答反问。

    “无情!”

    “谢谢夸奖!”

    沉默半响,他发动了车子后问:“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这个“家”字刺痛了江乔敏感的心,让她想起了一些痛苦的记忆,面上却要装作坚强:“去滨江路香榭雅舍!”

    自从她脱离那个“家”之后,她怎么可能还住在那里呢?!

    一路上两人各怀心思都没说话。

    到香榭雅舍小区门口,江乔道了声“谢谢”之后准备离开,却发现车门已经被他锁上了。

    李南楚的表情现在看上去有些挫败:“乔乔,我不想再为过去而挣扎,我不想再为过去而努力,我不想再为过去而努力牵挂……”但这都只是不想。

    “你完全不必如此!”她向来惯用无情来掩饰不舍,只为怕自己一心软下来就会不顾一切的回到他身边。

    “乔乔,当初你要离开我,我留不住你,我知道你一定有你的理由。事到如今我只想知道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么轻易就割舍下我们三年的感情?”

    “没有为什么,或许是腻了吧!你难道也不是一样吗?”虽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割舍的,江乔也不想让他知道那段最不堪的过往“李南楚,不要这样耿耿于怀,放下吧!”

    “江乔,有朝一日你绝对会后悔你曾经的选择。”

    他怎么知道她没有后悔过?不过还好,他不知道。

    “即使后悔我也不回回过头再来找你。”

    他把车门一开,神情间满是疲惫:“你走吧!”

    江乔背对着他向公寓走去,李南楚再一次目送她离开,他看着她的背影不停想要是这一次江乔能够回头看看他再回到他身边的话,他就能够不去计较过去的种种,也可以想办法让许氏取消婚约,只要她江乔今晚能够回过头再看他一眼。

    不过,没想到江乔再一次的让他失望了。

    李南楚自嘲似的笑着猛地关上车门,眼角闪过一丝狠绝和果断。

订婚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