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诱惑


    此次英国之行不能够张扬,人员方面一律简而,所以算下来共有六人,除了江乔和欧阳瑾两个翻译人员之外还有李南楚、他的助理、营销部经理和技术总监。

    到的时候伦敦的天还没亮,江乔看伦敦机场的时间是早上五点一刻。

    出了机场便有专车接送,目的地是位于伦敦Regent大街旁边的Langham酒店。

    谈判被安排在明天,江乔和欧阳瑾还有足够的时间熟悉这次收购的谈判资料,但首先要做的就是倒时差。

    ***

    有李南楚这个谈判高手在场,收购过程虽然说有一点小波折但总统来说还是进行得很顺利。江乔是第一次见识他压价的手段,手段十分高明,态度绝对强硬,她甚至都怀疑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李南楚,而不是某个商业奇才重生到了他身上?

    两天后,其余四人都坐上了飞往T市的飞机,李南楚以手头还剩下一点事情没完成为由,只留下了江乔。

    可他并没有立即给她安排其他的工作,而是让江乔休假二天,搞得她既是意外又欢喜。

    江乔利用这一天的时间去拜访了她在伦敦大学读研究生时带她极好的一个女老教授。

    老教授已经六十有余,看上去身体依旧健康,气色不错,还是跟以前一样慈爱安详,她看到江乔很高兴,一再很感激江乔来看望她。

    无论是课业上还是在生活上,杰瑞教授无疑都给了她很多帮助与启发,而江乔也将永远铭记这位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指引她方向的老师。她喜欢陪在教授身边,每一次跟教授在一起时,她的心就像停泊在一片宁静的港湾。

    记得她有一个很恩爱的老伴,但是这次来江乔并没有看到他,想都没想就直接问:从刚才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到你的丈夫,他去哪里了?)

    她依旧是安详地笑着,只是那眼神似是在缅怀一个人。

    他去了天国)

    我很抱歉,杰瑞老师,你还好吗?)

    她的样子看上去并不介意,牵着江乔的手走到卧室里面,指着一束看上去仍然娇艳的玫瑰花说:昨天是我的生日,我收到了我丈夫送我的一束玫瑰花。而事实上,我丈夫已经逝世将近一个月。)

    你的意思是他早就知道自己活不到那一天,所以提前为你生日预定了一束玫瑰?)

    江乔是知道的,每年这位老先生都会在她生日的那天亲自送他最亲爱的妻子一束玫瑰,他们结婚四十多年了,从未变过。

    她又缓缓开口了:不管他在哪里我都能够知道他会永远爱我,我的生命已经了无遗憾,那就足够了。)

    江乔眼中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留下来,因为这对老夫妻,也为她自己。

    她擦干江乔的眼泪,有些费力地说:江乔,时间稍纵即逝,别让幸福从身边溜走,我祝福你。)

    江乔陪着她喝了下午茶,在公园散步,一天就这样安静地过去了。

    陪杰瑞夫人这一天,江乔的感触很深,甚至一时间不明白自己一直坚持的到底是为什么,又或者那些自己认为是对的真的有意义吗?

    有一瞬间,她真的好想原谅自己,可是终究还是做不到,她踏不出这一步。原谅之后怎么办?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到那个人面前告诉他:“我们重新开始!”吗?

    光是想想就觉得滑稽。

    晚上,江乔独自一人来到以前留学的时候最爱去的那间酒吧。

    那间酒吧的调酒师罗斯是个中国人,长得十分艳丽,一双棕色的眼睛挑起眉来魅惑无比,是个同恋,和江乔一向谈得来,勉强算得上朋友。

    穿着紧身黑色皮衣裤的罗斯在吧台一见到她就扭着水蛇腰热情地打招呼:“嘿,Joe!好久不见,听说你回国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来这里了。”

    江乔坐到吧台前面,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罗斯,你这是说什么呢?我不就是回国而已又不是荣归故乡!”

    “今天想来点什么?要不要尝尝我最近调制的新品种?”

    她感到有些疲惫,一只手撑在吧台上另一只手扶在额间,看上去有些颓废:“你看着办吧!”

    “我看你今天心情不太好,你情人惹你生气了?”

    “我哪有什么情人?不过是孤家寡人一个!”

    罗斯风情一笑:“Joe,你虽然年纪轻轻的,但总是这么理智冷静,生活需要刺激。那我今儿个就给你来点‘狂爱烈焰’让你疯狂一下如何?”

    他这番话正中她的下怀,可是她的酒量一向不行,推辞道:“那我要是喝醉了怎么办?”

    罗斯是个爽快的人,立马拍脯保证:“我那里空着,你如果真醉了我就把你撂我那里去,对我你还不放心?况且一杯酒哪能醉人?”

    对你一个同志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正好,她也想要找个名目发泄一下最近有些郁结的心情。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没想到这杯酒太烈了,入口极辣,下肚之后还能够感觉到一把火烧,整个人都热起来了,没过多久头脑开始有些不清醒。

    想是江乔和罗斯太高估了她的酒量,平时喝一杯啤酒或红酒就能安睡一晚上的人,这杯酒会不会太猛了?

    罗斯看江乔趴在吧台上,有些难以置信地拍拍她:怎么才一杯就撂下了?”

    江乔真是醉了,还不安分的直嚷嚷:“我还醒着呢!再来一杯!”

    他手脚迅速拿开高脚杯,嘴上振振有词:“这我可不答应,这个可不能喝多了。看来我得把它调淡一点。”

    江乔不说话了,自顾自的趴在那里,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像是飘荡在云里雾里,轻飘飘的没有重量。

    期间有几个外国人来找她搭讪,都让罗斯给挡开了。

    “我还有两个小时才换班,你就在这里等我吧!看你这个样子我真不放心,等会儿我再送你去我那儿。”

    她“嗯”了一声,感觉手机在震动,拿起来也不看是谁的来电就接了。

    一个充满怒气的声音立马冲击着她的耳膜:“江乔,这么晚了,你还在哪里鬼混?”

    那么磁的嗓音,在江乔的记忆中好像只有她的“楚楚”才有的。“楚楚”是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江乔偶尔打闹撒娇的时候对李南楚的昵称。

    软软的声音夹着着醉意回答:“楚楚,我好想你。可惜我人在英国看不到你。”

    “你在哪?”

    江乔迷糊了,她在哪儿?头好像闷沉沉的?想不出来。

    “在哪里?对呀,我到底在哪儿呢?”

    罗斯眼疾手快,这个时候从眼前这个类似“智障儿童”的手里接过电话,说了一个让江乔觉得很熟悉的地址,然后又把电话挂上了放回她包包里。

    江乔接过电话之后,傻笑了半天,虽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傻笑什么。罗斯在旁边直摇头,心想她这八成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到这里来买醉的。

    醉了之后的江乔感觉没过多久她的“楚楚”就出现了,她奇了怪了怎么她的“楚楚”一下子变得这么成熟了?

    江乔看到他之后直接站起来作势准备扑到在他怀里,可是脚使不上劲,一离开吧台就差点直接扑向地面,还好他即时接住了她。

    江乔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坏笑:“我的楚楚出落得越来越楚楚动人了,连我看了都要脸红呢!”

    李南楚对着罗斯说了声谢谢,江乔的理智和思绪统统不在服务区,傻傻呆呆的问:“南楚,为什么要谢罗斯?”

    “乔乔乖,我带你走好不好?”

    李南楚的语气好温柔,即使醉了江乔也觉得心好痛,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呢?

    “南楚最好了,带乔乔走吧!乔乔早就不想留在这里了,乔乔想跟南楚走!”她窝在他怀里肆无忌惮的撒娇,她记得这好像一直是她的特权。

    特权?好像不是!她好像看到过别的女人在他怀里,那个女生好漂亮的,连她都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想到此处江乔突然发脾气:“不!我不要跟你走!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你不要我了!妈妈,妈妈,我该怎么办?南楚不要我了!”

    江乔在哭的时候,被模模糊糊的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正是他们入住的宾馆。

    把她放在床上之后他松了一口气,坐在床边认认真真地端详她,仔细的用手描摹她脸上的轮廓,最喜欢的还是那双眼睛,当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的时候像是能够把他的魂魄勾了去。五年没见她出落得更加成熟美丽了,不知道又俘获了多少男人的心,想到这个可能他像吃了醋一样心里酸酸的。

    她睁着一双美丽的眼睛用婴儿般无辜地眼神望着他,像一个瓷娃娃让人忍不住想去呵护。

    他吻干了她脸上的眼泪,诱哄着:“小笨蛋,我没有跟其他女人在一起,我没有不要你。你忘了了吗?是你先不要我的。”

    “真的?我怎么会不要我的南楚呢?我一定是疯了。”江乔觉得好高兴,她的南楚没有不要她,他原来还在她的身边。

    “南楚,你记不记得你二十五岁那年生日,那时候我才二十岁,我本来准备把我自己送给你的,可是你不要我。”她坐起来紧紧搂住他结识的腰身,感觉很踏实。

    “天知道我有多想要你,只是不敢要你,万一你以后后悔了埋怨我怎么办?”

    “我才不会怨你,我爱你还来不及。现在我把自己送给你,你敢不敢要?”

    江乔完全不知道她自己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她的意识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怎么感觉血气往上涌?

    “乔乔,你到现在还不清楚你对我的诱惑有多大吗?你这样做是在引火**!”

    江乔笑得妩媚,主动贴近李南楚,魅惑着说:“那到底有多大呢?”

    “你无法想象的那么大的吸引与诱惑。”

    她咧开嘴笑得灿烂:“是吗?我不相信。”

    “江乔,记住这是你自己惹的祸!”

    李南楚的气息张狂而霸道,如同一场狂风骤雨。忘情的亲吻,霸道的口齿接触,唇舌交缠,只想能一举搅动到她心灵深处。她攀附在他怀里,心甘情愿的沾染他的气息。

    脖颈处的细腻,是他想念已久的,一点一点的吻下去,直到前,顺着她的心跳,膜拜般的亲吻。即使她在推拒他,但这次他不会,再也不会放手。

    拿捏刚好的力度,足够撩拨得她心跳加速,他的吻随着她的心跳加重力度,她害怕地挣扎,不断的往后躲去,但是他的双手紧紧扣着她的后背和双手,她本无法动弹。

    他把头抬起来,她看清楚他眼中倒映着她,和他□裸的**。

    “让我吻你好吗?”

    于是热情再度倾泻,也搅动着她的热情。

    她勾住他的颈,身子紧紧贴合在一起,一样狂热的心跳,激烈的唇齿交缠,全身仿佛有火在烧,没有尽头。

    李南楚慢慢的吻了上来,她不再拒绝,身体里面有一团火焰被点燃了,越烧越高,几乎将所有的理智焚烧殆尽。微弱的火焰霎那撩起原野,他急切暴地扯开她的衣服。他的手包裹住她的,心跳一样激烈。

    但是,他的动作突然停止下来,□尚未退却的眼眸郑重的问:“可以吗?”

    她只是迷乱的呻吟和点头,心脏几乎从心口里面跳出来,不知道是期盼还是害怕,但是随着他的渐渐深入,她仿佛获得了力量,不再害怕。

    她在他的冲击下满足地喟叹,微笑,他俯身吻下去,她毫无保留的,肆意的回应着他。

诱惑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