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酒醒


    第二天,江乔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李南楚一张放大的俊脸。

    “乔乔,你醒了。”

    李南楚脸上荡漾着温柔的笑意,跟若干年前一模一样,她搞不懂是在做梦还是穿越了?

    但小腹的胀痛,和双腿的酸软让她立即清醒的认识到事情严重了,这并不是在做梦!

    喝酒误事,可是她明明只喝了一杯而已!况且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江乔宿醉后头痛欲裂,昨天晚上的事情完全都想不起来了。

    他一把拥她入怀,一股洗浴后的香味儿扑鼻而来,这个味道总有种让人着迷的魔力,连他的声线都是及其磁诱人:“乔乔,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我想先洗澡。”江乔突然清醒过来,一把挣脱他温暖的怀抱下床,太过突然的举止让她差点没有站稳摔倒在地。她红着脸趴在地上看到一地被撕碎的衣服,觉得更加无地自容。

    洗澡的时候她冷静下来想了很多,从开始认识他到现在,很太多的事情横在他们中间,又岂是一句“重新开始”就能够当一切从没发生过的?

    当江乔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穿戴整齐了。

    她拿起包包,准备回房找一套衣服换上。

    “江乔!”

    “李总,请问有什么事要交代的吗?”她背对着他冷淡疏离的问。

    “够了!江乔,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必戴上你那恭敬的面具,你非要惹怒我才高兴吗?”

    感受着他微怒却克制的情绪,江乔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风情万种的笑了,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你上次不是说了要和我划清界限吗?”

    “这下子想着和我划清界限了?!都划清界限了你为什么要在恒宇做事?昨晚又是那么主动热情?”

    她摊摊手,坦言:“我事前并不知道你是这家公司的总裁,所以这件事纯属巧合。”

    他软下来:“算我自作多情,那昨晚算什么?”

    她红唇微启:“酒后乱。”

    他嗤笑:“谁会拿自己的第一次来酒后乱?江乔,我不是傻子。况且我不是说过我在乎的人只有你吗?说到这个地步你就承认了吧,我都说了这么多次我只在乎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如果还不够的话,还要我怎么喜欢你,你才会重新接受我?”

    庆幸她一直是背对着他的,不用看到他让人心碎的样子,好不容易压抑下心中的感动,她咬着嘴唇说:“昨晚,就当是我以前欠你的。”

    “江乔,你欠下债,这辈子你都还不起!”李南楚嗜血的表情是江乔最害怕看到的样子,即使背对着他仍感到颤栗。

    她不忍地闭上眼睛“无论如何,忘了我吧!”

    *****

    回国下飞机前他们一直处于冷战状态,可是在飞机上李南楚一反常态地紧紧拉住她的手不放。

    江乔不禁怀疑他为什么这么突然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

    “放开!”

    “不放!”

    “放手!”

    “不放!”

    在飞机上她不敢大声喧哗,只是瞪他:“李南楚,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

    其实,她心里也舍不得放下。

    他以前恋爱时爱耍赖的脾气又上来了,面无表情却说着有些无理取闹意味的话:“出了机场大厅我就放!”

    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扭劲……

    她由着他,反正也不差这么一小段距离,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么一小段距离中出岔子。

    “南楚,这里!”一个她做梦都不会忘记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江乔看见不远处的一个丽人正在朝着这个方向挥手。

    江乔心口一痛,立马甩掉李南楚的手,刚才那么难以挣脱的手没想到现在这么容易就被摆脱掉,她心中失落更甚。

    谢宜秋看上去还是那么亭亭玉立,V字脸柳叶眉,大而水灵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樱桃般的嘴唇,长长的板栗色卷就这样自然披散着很好看。看到江乔,她也是心中一惊,挽着苏梦的手紧了紧。

    苏梦感受到她不安的情绪,用温柔的笑来安抚她。

    苏梦正是李南楚的母亲,T大隔壁师范院校的音乐教授,身上有着岁月沉淀之后的成熟优雅使人看着特别舒心。

    江乔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抖,到现在还是没有办法从容地面对与过去有关的一些人,况且这个局外人也是时候退场了,勉强地笑了笑故作镇定地说:“李总,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一家团聚了,再见!”

    他答得干脆:“好,明天公司见!”

    她逃也似的离开,没有力去计较为什么他在那种情况下要说出那样看上去正常实际上又暗藏杀机的话,为了不和他们再次碰上江乔在取了行李之后还特意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的出口。

    江乔走了之后,李南楚走到他母亲苏梦身旁,主动拿起她手上拎着的各式美的购物袋,关切地问:“妈,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谢宜秋秀气的眉毛一拧,她不明白明明他昨天给她发了短信说了今天大概这个时候会抵达,而她也回短信说了今天会和伯母一起来接他。

    莫不是忘了?因为江乔?脑中又浮现出刚才两人十指相扣的画面,李南楚刚刚脸上流露出来的幸福那么真实,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未看见过他这种笑容。

    苏梦望着自己的儿子温柔一笑:“昨天听你说今天回来,我反正也没事就过来接你,正好宜秋这孩子说好久没见着你了,就和我一起过来了。”

    李南楚对着谢宜秋礼貌的点头微笑:“宜秋,谢谢你陪着我妈。”

    谢宜秋看上笑得去甜美可人,熟稔地说:“南楚哥哥,对我你还谢这些什么?”

    苏梦看在眼里,有些担心:“南楚你跟宜秋客气什么,人家可是半年后就要成为你妻子的人。”

    谢宜秋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李南楚,又看着她的未来婆婆,害羞地微微低下头,尽显小儿女情态:“伯母!”

    李南楚虽然嘴上扬起的弧度看似在笑,可是眼里却是一片冰冷。

    “我还要去那边取行李,你们先等我一下。”他暂时离开了一阵。

    谢宜秋有些不舍的看着他的背影,眼角瞥到江乔正在往那边的出口走去,心中一酸,乖巧地对着苏梦说:“伯母,我想去洗手间,你坐在那边等我好不好?”

    苏梦点头,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尊贵。而她并没有一眼就认出江乔,儿子的风流韵事只要在合理范围内她并不介意。

    *****

    江乔有些心不在焉地往机场出口走去,在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就迎面而来火辣辣的一巴掌,引得行人纷纷侧目。

    她捂着自己一张脸,强自镇定下来,不畏惧的眼神直直望向谢宜秋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在她面前江乔从来都不需要收敛。当然,谢宜秋在她面前也从不会掩饰她最不堪丑陋的一面。

    “怎么样,打得爽吗?”江乔捂着脸冷笑发问。

    “贱人,都过了那么久了,你还回来干什么?为什么还纠缠着南楚不放?!”

    江乔心情不错的欣赏这张黑白脸,刚才在李南楚面前那么甜美的一张白脸,在她面前居然扭曲如此。

    “谁是贱人你心里不是最清楚不过吗?况且,李南楚喜欢谁,我喜欢纠缠谁,是你谢宜秋管得着吗?”

    谢宜秋作势一巴掌准备扇来,江乔在中途截住了她。刚刚被她打是个意外,现在还被她打的话那江乔就是白痴。

    手上无法逞能,这丽人就想占得嘴上的便宜,还是那副大小姐的做派:“江乔,你不要妄想了!我跟南楚哥哥还有半年就要结婚了!”

    江乔一把甩开她的手,玩味的问:“你就是为了说这个吧?那我要是说,我不在乎这个呢?”

    谢宜秋让她难过,她也不会谢宜秋好过。

    “江乔,破坏人的姻缘你当心死后下地狱!”谢宜秋嘴上功夫最大也只能有这点能耐了。

    “是吗?可我不怕下地狱!”

    她曾经身处的又何止是地狱?

    “贱货,不要脸!”江乔瞧着一张美丽的脸孔被扭曲成丑恶的样子,心中不忍,还是假装生气一下满足她。

    “你……”

    谢宜秋见江乔的样子有些生气了,便咄咄逼人:“江乔,怎么了?不服气对不对?不服气你就打我啊!量你也没这个胆子!”

    戏做全套,江乔伸出手去装作要打下去的势头,在触碰到她脸蛋的前一刻停了下来,温柔地拍拍这张看似温柔淑女的脸。

    “就是有这个胆子我也不想打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江乔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附在她耳旁悄悄说:“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因为我怕脏了我的手!”

    “你本配不上他!”

    听着这话,江乔并不否认谢宜秋的却有这样说的资本。

    谢宜秋的爸爸是谢林,三木建材集团的总经理,是李南楚的爸爸的战友,退役之后就回到家族企业做事,两家关系向来不错。早在两人还小的时候双方父母就有意撮合,谁知一来二去李南楚不在意,谢宜秋却当了真,从小就想着有一天能够成为李南楚的妻子。

    这样一个从小就被人捧在手心的千金很容易动怒,也不肯服输,看样子还不肯走。

    江乔却没兴趣和她纠缠下去,最后说了一句:“谢宜秋,咱们走着瞧,你曾经加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会一点点还给你的!还有,五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接着她直接离开了,否则到时候李南楚和他妈妈看见了这一幕,她就真是想说也说不清。

    谢宜秋,我的确是今时不同往日两人,这一点我会在以后让你慢慢感受的。

酒醒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