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家变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最后一章回忆部分结束,正文正式拉开序幕,请大家谅解,后面肯定比回忆彩~有些事情,即使江乔不想去记起,也会她脑海中挥之不去。每次午夜梦回时,独自一人在被窝里流泪到天明。

    那年夏天,大三暑假,那时候她跟李南楚确立关系大约两年半,两人之间的感情一直很好,偶尔小吵小闹权当是感情的催化剂。

    期末考试之后,江乔不得不告别李南楚独自坐上回家的列车,满心欢喜的希望看到她最爱的妈妈和可爱的妹妹,祈祷着她这一次回家的时候家里是平静的。

    那天是农历六月十五,碰巧是江乔爸爸的生日,虽然他对江乔的妈妈不好,但是对待江乔还是不错的。

    江乔还特意去皮具店为他买了一个钱夹,里面放上了她美美的照片,好歹他们也是一家人,只是希望他以后能够对她妈妈好一点。

    江乔的家位于R市城东,现在住的这幢小洋房还是江乔的妈妈嫁给她爸爸时候她外公送给江乔妈妈的嫁妆。

    江乔妈妈的家族本来是C市算得上体面的家族,只是好景不长,外公去世之后就由他舅舅接手家族生意,有一段时间几乎垄断了C市的生意,也正因为如此招来了祸患。她舅舅在接受生意两年不到的时光内就被人谋杀,整个家族只剩下江乔的外婆、妈妈、舅母、舅舅的儿子——她的表弟。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妈妈在家里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现实有时候就是这么残破不堪。

    当江乔晚上回到家门口转动门把的时候,脸上还挂着压抑不住的笑意。

    当她打开门的时候却看见室内一片狼藉,想到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江乔心中一沉。

    她听到二楼传来吵架的声音,立马丢下手里所有的东西往楼上冲去。

    她果然没有猜错,她爸爸江川今晚过生日出去跟那群社会上的人渣,他的狐朋狗友喝多了,回来又打她妈妈。江乔的妈妈并不会任由他打,两人打住一团。

    出现这种情况江乔立马跑过去抱住她爸爸,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哽咽着问:“爸爸,我求你你别打我妈妈了!你要打我妈妈就先把我打死好了!”

    江川喝得满脸通红,眼睛瞪得圆圆的,眼白里面布满了红血丝,给了她一巴掌使劲甩开了她。他的那个杀人般眼神让江乔心惊胆战,她甚至毫不怀疑下一刻他会用力掐死她。

    江乔只是被用力甩开撞到墙,她吃痛的把手捂在头上,有些晕乎乎的。

    江乔的妈妈眼见自己的女儿被这样对待,情绪一下子更加激动,一巴掌扇到江川脸上,斥责他:“关女儿什么事?你打女儿做什么?!”

    江川是个大男子主义者,感到自尊完全被践踏了,一脚使劲踹到江乔妈妈孙芳身上。

    孙芳吃痛地闷哼了一声,本来就离楼梯口不远,江川这一脚让她往后退了几步,最后导致她脚一滑直直的滚下楼梯去。

    “妈妈!”她惊呼,已然来不及。

    江乔才缓过神来就看见自己的妈妈被打到滚下楼梯,连忙跑下去看看妈妈被伤得怎么样了。

    本来这座房子的楼梯就高,再加上转角处还有花瓶,孙芳这一次跌倒不仅撞翻了花瓶从碎片上面滚过去不说还撞到了玻璃制的茶几的尖角。

    江乔小心的取下她妈妈身上沾上的花瓶碎片,检查她身上的伤势,却发现新伤旧伤不止一处,头被撞破了流血不止。

    江乔六神无主,哭得像个泪人儿,恐惧和心疼笼罩了她整个身心。

    “妈妈,你不能有事,对了!打120!快打电话!”

    她马上拿起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孙芳看着自己的女儿着急的样子眼泪也不住的掉下来,她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

    “乔乔,你回来了,妈妈真高兴。不要难过,如果妈妈这次有什么事的话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和你妹妹,如果有什么事就找王柔伯母帮忙。”

    江乔已经泣不成声,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下来了。

    “妈妈,你在说什么?妈妈你不能有事,你是世界上那个最爱我的人,你要是要什么事的话我和妹妹怎么办?妈妈,我求你了,你一定要撑下去,你还要看着我结婚,你还要看着妹妹长大,你不是说将来还要给我带孩子吗?”

    孙芳了自己女儿的脸,用最后一口气说:“乔乔,记住妈妈永远爱你和江夏。一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看着妈妈倒在自己怀里,江乔觉得她的世界已经崩溃了,她什么都没有了,她放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在那里,手被花瓶刮破了也毫不在意、毫无感觉。

    急救人员到来的时候,孙芳由于撞到了要害部位加上失血过多已经断气了,医生当场宣布死亡。

    本来江乔还抱着一丝希望,现在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此时她仅存的理智都被这个噩耗夺取了,拉扯着医生准备盖上白布的手不放,哀求着:“医生,我求你救救我妈妈!我求求你,我给你磕头好不好?!”

    医生看着眼前哭得不成人样的这个女孩儿直摇头:“孩子,节哀顺变吧!”

    江乔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双手捂着耳朵摇头:“不,我不相信,我一个字都不相信!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带走我妈妈?为什么?”

    哭到最后江乔连声音都说不出来了,摊在冰凉的地板上看着虚无的某处,多么希望自己现在也是虚无的。

    一切都短暂的归于沉寂,江乔听到了哭声这才想起自己的妹妹江夏,连忙爬起来去找她。

    在客厅窗帘的角落里,江乔找到江夏,一个十岁的孩子瑟缩着小小的身子,哭得全身发抖。

    江乔强忍着眼泪小声的哄她:“小夏,来,过来姐姐抱。”

    江夏一看到她姐姐立马扑过去,哭得更厉害了。

    她不停地拍打着江夏小小的肩膀:“小夏,姐姐在这里呢!乖孩子不怕。”

    “姐姐,爸爸打妈妈,妈妈全身是血!他们带走了妈妈!”

    毫无逻辑断断续续的语言透露出她刚刚收到的伤害。

    “姐姐,妈妈什么时候才回来?”

    江乔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再也止不住了。

    江夏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问:“姐姐,妈妈是不是不回来了?是不是小夏不乖妈妈才不回来了?”

    “怎么会呢?姐姐的小夏最乖了,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做天国,在天国妈妈会很快乐很快乐,所以妈妈再也不回来了。”

    江夏哭得更厉害了:“妈妈不回来,那小夏怎么办?”

    “姐姐会一直陪着小夏好不好?”

    “那我想妈妈怎么办?”

    “妈妈知道了就会在梦里来看我们小夏的!”

    “姐姐,姐姐不要离开小夏好不好?”

    “不,姐姐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们小夏的!我们来拉勾勾好不好?”

    ……

    终于把江夏哄睡着了,江乔走到江川面前。他佝偻着背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抽着闷烟。

    “爸爸,把我妈妈弄死了,开心了吧?我告诉你,从此以后我要跟你断绝关系!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这个‘杀人凶手’的!”

    于是,江乔走到座机前,拿起听筒,按下了三个数字。

    “1”“1”“0”

    ****

    第二天,在舅母的帮助下,她给妈妈办了一个简单的葬礼,然后把妈妈葬在外公和舅舅旁边。外婆已经七十几岁了的脸上老泪纵横,几次晕厥过去,可怜白发送黑发。

    第三天,几乎江家所有的人都出现在了警察局。

    江乔一口咬定是江川推她妈妈下楼,并且将江川喝酒之后就殴打她妈妈一事添油加醋的告诉给警察,想起之前检查妈妈伤势时她身上的伤痕就更狠下了心。

    “不行的话,我妈妈身上现在应该还有一些旧伤痕,你们可以去验证!”

    在警察取证做笔录的时候,江乔是这样说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

    出了警察局的门之后,一群江家人围过来。

    江家的老爷子江威是江乔的爷爷,他一看到她从审讯室里走出来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江乔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五个手指印,可是她却一点都没有感到痛,脸上还挂着嘲讽的笑:“怎么?心疼了?那我失去妈妈这笔帐怎么算?!”

    江威呵斥:“他是你爸!”

    江乔恨每一个江家人,每一个个从来都知道她爸爸打她妈妈却从来都是袖手旁观,那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为他的行为找各种各样听上去就荒谬的借口!

    “我不承认我有这个爸爸!”

    “你这是不孝!”

    江乔昂头:“我就是不孝怎么了?!”

    江威另外的几个孩子,江乔的叔叔伯伯过来拉走了老爷子,但是却并没有打算放过江乔。

    接下来那些满嘴仁义道德实际上却是败类的人轮番对她“教育”。

    首先是她的大伯父,看上去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他那“苦口婆心”的话江乔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他是个什么东西?在外面养女人,对自己的老婆左右不是,要不是大伯母强硬的后台他能有今天吗?要不是大伯母的家族恐怕她早就被休了!

    接下来是两老最宠爱的小儿子江汉,从来就不长进,要不是江家早就出去要饭了,轮得到他花天酒地吗?

    最令江乔不耻的就是一群跟这件事情不想干的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也要扮成孔夫子来教训她?

    她只是冷笑了一声,然后离开警察局。

    一个月后,江川被判刑十年有期徒刑。

    江乔在当天跟江家人断绝了关系,独自带着妹妹江夏去找王柔。那一夜之后,她只看过江川一次,还是在法庭上宣判的时候。她真的再也不想看见他,再也不想原谅他。

家变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