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夜宿


    午夜时分,万家灯火辉煌。

    高新区兰花雅苑的楼下停着一辆红色保时捷,静谧的夜色与里面沉重的气氛隔着车玻璃存在一个狭小的天地里。

    江乔没有把车开到车库,她压儿没打算送李南楚上去。

    她越过他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李总,请吧!”

    李南楚转过来,脸微微泛红,柔和的轮廓让人心头一软,一双眼睛不算大可是却十分深邃极易让人深陷其中,薄唇一翕一阖在此情此景下特别诱人。

    “都不挽留一下我,真无情!”

    江乔不管他的一语双关,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好心的为他解开安全带,边解边说:“李总,怎么这样说呢?要是我真无情早就把你扔大街上凉快去了,哪里还会大老远费心费力的把您老人家给送回家呢?”

    他一把抓住她揭开安全带的手搂住她的腰与他紧紧贴在一起,两张脸再近一点的话就能够亲密接触了。

    “乔乔,要是你现在解开的不是我的安全带而是我的衣服的话那该多好?”

    江乔挣脱不开就索调整了一下在他怀里的位置好让自己舒服一点,顺势偏开头去免得一不小心嘴唇就会擦过他的脸。

    “我猜你还在想要是刚才我不是去开车门而是主动亲你的话,你的心情是不是会更好?”

    她说这话的时候嘴唇有意无意的擦过他的耳朵,配合着这个姿势和暧昧的话语整个车里的温度似乎都升高了。

    磁的声音现在夹杂着感和温柔:“那你会怎么做呢?”

    “我要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关键是是你想做什么?”

    她安全带也给他解开了,门也给他开了,让他走的意思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果然,他听到这话之后毫不犹豫就放开她,步履虚浮地下了车。

    江乔还是有些不放心,看着他离开。可没想到大门口的路还有一大半他就狠狠地摔了一跤,看样子摔得不轻。

    “该死!”她大骂了一声,尽管不甘心不情愿,她还是不放心他。

    江乔把车钥匙一取就跑过去扶起他检查他的伤势,也顾不得面子脸上担心的神色表露无遗。

    摔得不轻,还好没有什么大碍,这点伤她还能够处理,她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伤到筋骨,只是腿上可能明天会青一块,手上擦破了皮,稍微处理一下不被感染很快就能够好。你在这里等我,我把车停好了就过来!”

    李南楚在那里安静地看着江乔为她担心忙来忙去的样子,眼里全是深情和眷恋。

    临去开车前江乔对上他的眼,心里一阵悸动。

    江乔第一次看到李南楚这样可怜的乖乖等她的一面,像一个等着被大人领走的小孩儿一样,她的心变得柔软起来。

    她蹲下去扶起他,用哄小孩儿的方式说:“来,大小孩儿,阿姨带你回去!”

    他别扭的看着她,乖乖的依靠着她尽量不让自己压到她。

    “早就跟你说过酒是毒药你不听,现在好了自食恶果,不会喝酒就像我一样不喝酒就好了逞强做什么?”在电梯里江乔还是忍不住唠叨几句。

    今晚李南楚异常温顺,“我错了,我认错行不行?”

    江乔不做声了,她意识到现在他又不是她的谁,她有什么资格去教训他?于是沉默着开了门,把他扶到卧室里躺下,没必要尽量就不说话。

    “医药箱?”

    “客厅茶几左边的抽屉里面!”

    她按照他所说的找到了小医药箱,不仅如此她还在旁边看到了几瓶安眠药。

    尽管有些狐疑,她还是克制了自己去问他。

    江乔出国在外几年基本的防护治疗还是不成问题的,她很细心的为他挑去嵌入在里面的沙子,尽量放轻柔一点不弄痛他。

    清理好伤口收拾好之后她有些乏了,打着哈欠准备走了,一个不留神把床头柜上的东西全部打翻到了地上。

    她急急忙忙的捡起,还好地上有地毯玻璃制的相框并没有摔坏,相片里不是别人正是她江乔,应该是大二时候的照片,因为那时她留着齐刘海。还有一个小药瓶,她一看又是安眠药,这个人活腻了吗?干嘛放这么多安眠药在家里?

    心中好多问题搞得她不知道从何说起,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开始说话。

    “经常会睡不着吗?”

    “嗯”

    “睡不着就吃安眠药吗?”

    “还好。”

    “那张照片你还留着干什么?不是说了又傻又丑吗?!”

    “不会,我觉得很好看。”

    她有些艰难有些哽咽地说:“你是舍不得扔掉还是忘记了扔?不过,那些没用的东西你还是扔了吧!”

    他也沉默了许久:“连同那些记忆一起扔掉吗?”

    “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新的生活。”

    “办不到!”他斩钉截铁。

    “你跟谢宜秋不是要结婚了吗?定下来吧!”

    他望向她的眼睛想要直达她的内心看看她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

    “我的心早就定下来了,这辈子可能都没办法离开那个地方了。”

    “或许那个地方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并不值得你留恋!”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你是胆小鬼吗?你到底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一天,一年,还是一辈子?”

    她步履维艰,他步步紧逼。

    江乔还没准备好这样正面的去面对他,这样逼她只会让她觉得很崩溃,带着哭腔:“我求你不要再说了好不好?!对不起,我要先回去了。”

    “我答应你今天不再提起,但是今晚你必须留下!”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强硬那么咄咄逼人,似乎从来就没有给她留条后路。

    江乔并没有回头,背对着他说:“我去拿毛巾给你擦擦身子!”

    她并不是第一次跟他独处一室,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她也不会在他面前装清纯。

    给他弄完之后她也去洗了个热水澡,全身放松下来之后觉得很疲惫,穿着他宽大的衬衣就缩进了他的大床,手抱着他瘦的腰耳朵靠着他的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他有一搭没一搭的着她柔顺的秀发,相当享受这种感觉,“坏东西,这么折磨我你以为我是柳下惠吗?!”

    “对呀!如果我叫你柳先生你介不介意?”

    “当然介意!我才不想当柳先生,我要当采花贼。”

    “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这朵花儿就在你面前你也力不从心啊!”

    “那我这朵花儿给你采行不行?”

    “那我不是亏大了!”

    ……

    就这么轻松愉快的聊着聊着江乔就睡着了,李南楚在她额间落下一吻也安心入睡。

    今夜的夜色似乎格外美好。

夜宿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