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得失


    屋内帘幕重重,清晨的阳光漏不下分毫。

    李南楚的样子看上去睡得很安稳,整个眉头都舒展开来,嘴角还带着微笑。

    平时那么强势霸道的一个人现在静下来看上去那么温润如玉,江乔喜欢看到这样子的他,就像是看到了古时候的翩翩公子。

    她轻手轻脚的拿开他环绕在她腰间的手,忍不住弯下身偷偷亲了亲他弯起的嘴角后迅速躲开,顿时感觉自己像是偷吃糖的孩子,脸红了好一阵。

    她并没有悄无声息的离开,而是准备留下来和他一起度过这一天,就当作是纵容自己一次。

    江乔还是穿着昨晚从他衣橱里“搜刮”来的白衬衣,她喜欢穿他的衣服,因为上面有属于他的味道,让人安心幸福的味道。

    厨房看上去还是比较干净,但是那种感觉完全是没有人烟的那种干净。江乔打开冰箱一看,里面全是速冻食品和一些饮料之类。虽然有牛,但是全都过期了!

    这个人到底有多久没在自己家的厨房吃过饭了?

    没办法,她只好把该扔的全都扔了,又换了衣服去最近的超市买了一些时令蔬菜和一些制品。

    今天她只想做自己,做一个深爱自己男友的小女人。

    ****

    李南楚其实一大早就醒了,一直装作还在熟睡的样子就是希望她能够和他在一起久一点。

    江乔早晨起来的一吻让他开心至极,差一点就让他失去自控力把她按在怀里狠狠“折磨”她,可他没有,他不想在这个时候逼她!

    当他还躺在床上沉浸在她给与的幸福之中的时候就听到了脚步声,他闭上眼睛听见江乔换衣服的声音、拿包包的声音、继而门被关上了,脚步声渐渐远去,又是一阵开关门的声音。

    李南楚感觉就像是从天堂一下子被抛到了地狱,心情一落千丈,睁着的一双眼睛如同豹子一样明亮得骇人。他一把抓起床头柜上的相框狠狠地摔到墙上,一阵刺耳的破碎声仿佛是某人内心的真实写照。

    终究还是不舍,终究还是走过去捡起了珍藏多年的照片,那里面有一个被他的心珍藏多年的人。稍显圆润的脸蛋儿,秀气的眉毛,水灵明亮的大眼睛,微挺的鼻子,红润的嘴唇,那娇憨的模样只要他一闭上眼睛就能够看得到却总是难以触及。

    走到酒柜拿了一瓶85年的拉菲,却又在拿起高脚杯的一瞬间似乎又看到了当年她叉着腰教训他时那稚气专横的样子。

    “李南楚,我要跟你打赌,我赌你再喝酒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记忆越清晰人就会越痛苦,他用力捏碎了玻璃酒杯,酒夹杂着血留下,心中的痛楚让她感觉不到手被割破的痛。

    ****

    江乔一回到这里就看见李南楚肃然的站在那里,神情简直像要把她吃了一般,衬衣沾上了零零星星的红酒,手上还在流血,以及散了一地的玻璃碎片。

    她的心像被人捏住了,呼吸都有些困难,手上的购物袋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落在地。

    她压下怒气,翻出昨晚用的医药箱,沉声命令:“把手掌摊开!”

    李南楚在她一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从她手中的购物袋,看到她看到他受伤的时候难过的神情,他的心马上软了下来,乖乖听她的话。

    江乔忍不住念叨:“李南楚,老天爷是有多对不起你让你这么虐待你自己,还是你有自虐倾向?!”

    看着李南楚不说话委屈的样子,江乔的怒气才消了大半。

    她拧着眉毛吹了吹他的手问:“还疼不疼?”

    他摇头。

    她心疼得要死,又问:“饿了没有?”

    他点头。

    “在这里好好坐着,我去给你做好吃的!”

    至始至终他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上。

    ****

    江乔今天做了他最喜欢吃的白斩**、青椒丝、炒小白菜和酸辣汤,两荤一素一汤是他最喜欢的搭配。

    吃饭的时候两人一直默不作声,这五年他变了好多,无论什么时候她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一个劲给他夹菜,谁让他的手不方便呢!

    饭后她洗碗收拾,俨然一个贤妻良母的样子。

    洗碗的时候他从后面抱住了她,头埋在她的颈间。他呼出的气就在她的脖颈间来回,让人心痒难耐。

    她耸动着肩膀以图别让他干扰自己,无奈地笑着说:“别闹了,等会儿把碗摔坏了你负责吗?”

    “不行,我刚才没吃饱,你要负责!”

    江乔明明看到他吃了那么多,怎么可能没吃饱?好吧,就算她勉强承认他的饭量超级好,可是她都已经在洗碗了!

    她没好气的问:“你要我再给你做一次饭?”

    他悄无声息地解开她的围裙,磁诱惑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我不要你做的饭,我要你!”

    她尖叫着被他打横抱起,进入卧室。

    “大坏蛋,你放开我!”

    她的反抗声淹没在他的唇舌之中,他的舌头灵动得如同水蛇一般在她口中自由穿梭来去。修长的手毫不温柔地撕开她身上的衣服,一只手覆盖在她柔软的丰盈上大力的揉动,另外一只手不断在她的大腿内侧来回摩挲。

    沿着洁白光华的颈项而下细细舔咬缠绵,肌肤的每一处,手指不时揉捏着前悄然绽放的的粉嫩。

    即使是这个让人意乱情迷的时刻她都还保持着一丝理智,用力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李南楚看着她隐忍的样子,嘴唇转移到她的口中与她抵死缠绵,再次让她心神迷乱。

    他一边继续加深手上的力度一边诱哄:“乔乔乖,不要忍着,叫出声来。”

    “不要,好丢人!”

    李南楚嘴角勾起一抹坏笑,那可由不得她了。他一只手继续揉捏刚才的粉嫩,另一只手托起她的腰肢,稍稍一用力,将那点粉嫩含在嘴里,细细舔咬,慢慢逗弄。江乔经不起他这样的逗弄,理智全然丧失,嘴里发出让他为之疯狂的低吟。

    他吃的很急,她完全跟不上节奏,汹涌的至高点像潮水一般汹涌而来,以至于忍不住发出娇媚入骨的呻吟声,凹凸有致的雪白身体柔软的被摆成温顺跪下的姿势,随着身后男人雄浑有力的撞击而前后来回。

    她的脸颊和前的柔软摩擦在床单上,一下下一下下,脸的一侧被磨的发烫,前更是如同火烧,她吃力的撑起身子换一边脸,却被他从身后伸来的手抓住了随着动作晃荡的丰盈,大力的揉动。

    江乔难耐的呢喃,李南楚越加兴奋,拍着她如雪的臀,刺激她绞的更紧。

    她颤抖着无力支撑,热而湿润的小嘴饥渴的吮,李南楚仰着头吸气,半晌,忍过了那阵冲动,他恶劣的揉按她还敏感不已的身子,用低哑的声音撩拨着她:“真紧……咬的我发疼……小笨蛋……真想就这么弄死你……”

    他边说边大力挺动,她这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累又麻又晕,终于还是哭了出来,手握成拳无力的敲着枕头,嘴里忿忿的骂“大坏蛋”。

    他听她哭,他的心也疼,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心疼越是控制不住要更用力把她往死里弄。明明想着怜惜着她,身下却一记比一记深,一记比一记重。

    江乔闭着眼,嗯嗯啊啊的媚声唤,没多久,她微张着嘴再一次长吟,李南楚立刻感觉到里面一阵温热浇在他敏感的头部,她变的更湿热勾人了勾销。

    快感尖锐,从深埋她体内的那个点开始传递,像是最热烈的火,辟啪有声的烧,迎着奔腾血里刚烈的风,迅速的燎原,点燃了李南楚内心最深处,对身下正媚声哀叫的小女人那些深沉的……爱意。

    他有力的冲刺,火热的拍打声和暧昧的水声急促的响起,中间夹杂着他的低吼,还有江乔无力的哀叫。他全部的意识都集中于一处,只觉得包裹着他的软热越来越紧,他便忍不住的越来越快,妄图想把自己全部都跟她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再不分离。

    她的吟声被他的节奏打乱,切成破碎的呼喊。连嘶叫都不能的江乔无可发泄,仰着头甩着长发剧烈的晃。她的手紧紧地捏住身下的床单,感觉都快要承受不住他那样的力度。

    最后的时刻,李南楚抓住她紧紧拽住床单的手与她十指相扣,狠狠的一记,仿佛顶到了灵魂的最深处。江乔猛的仰起上半身,闭着眼僵硬了两秒,而后颓然倒下。

    那样浑然忘我的颤栗中,他无意识的闭着眼,贴着她的耳侧深深的叹息。

    江乔被他高大沉重的身躯压住,呼吸受压迫的慌乱感觉紧紧环抱住被他顶弄至极乐的尖利抽搐,她无力的吐出最后一口强撑的气,整个人彻底的软下去,瘫软在他□壮硕的膛上。

    休息了一阵之后,她不满地控诉:“李南楚,大坏蛋!”

    他爱怜地抚着她光洁的背安抚她的情绪,柔声说:“小笨蛋,你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

    她瞥见自己散落一地的衣服有些难为情的问:“现在衣服都没有了我还怎么回去?”

    李南楚笑得十分得意:“不用回去了,因为我要金屋藏娇。”

    “你就是故意的!我不管,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在她脸颊轻轻印下一吻:“嗯,我明天会让人送衣服来的。”

    “不要,就现在!”

    他威胁着说:“你是不是还想要一次?”

    江乔立马噤声,躲在他怀里哼哼,还负气咬了他一口。

    结果就是她整晚都没有一丝主动翻身的机会,直到最后她被他做晕过去他都一直是俯视着她的。

    看着她沉迷,看着她失神,看着她失去自我,永世不得超生……

得失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