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辞职


    次日,江乔依旧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照常上班,只是会在有意无意间躲开李南楚。

    辞职信已经提交给了人事部,现在她就等着公司受理后派人来交接她手头的工作。

    然而,过了几天,交接的工作人员她没有等到,等来的是经常跟在李南楚身边那温柔可人的何秘书。

    何秘书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一开始江乔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一样,直到两人进了电梯以后她看见何秘书的手护着微微隆起的肚子她才恍然大悟。

    何秘书将要成为人母,神色间难掩幸福甜蜜。

    江乔调侃:“何秘书,看你的样子是准备好造人了吗?”

    时间果然是一把杀猪刀,跟她同龄人多半已经结婚生子了,自己的一颗心却还是飘零的。

    何秘书下意识了肚子,微微一笑:“嗯!”

    “多大了?”

    “已经三个月了。好不容易才有了宝宝,我老公整天神经兮兮的。”

    “他这还不是紧张你跟宝宝,何秘书你真幸福。”

    江乔把她说得都不好意思了,正好这个时候电梯打开了。

    她实在是不想进总裁办公室,不知道这一次又要发生什么事只好旁敲侧击的问:“何秘书,你知道李总找我去有什么事吗?”

    她礼貌笑答:“放心吧,是好事,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听她这样一说江乔只好闭嘴,心里开始不安,每前进一步像是踩在她心尖上。

    短暂的敲门之后,江乔进入了那间低调奢华的总裁办公室。

    李南楚并没有在办公,背对着江乔看着窗外林立的高楼大厦,江乔看着他竟然生出一种他在俯视众生的感觉。

    他转过身来,面色如常,依旧滴水不漏。

    他淡淡的,语气如同一杯白水:“你来了。”

    江乔忐忑地走到他偌大的办公桌面前站定,公事公办地问:“李总,不知你找我什么事?”

    他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两手交叉托着下巴,思考片刻才说:“江乔,你准备一下,从下周一开始就由你来接手何秘书的位置。”

    本来准备辞职,却没想到会升职。

    事情太出乎意料,她一时间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为什么是我?”

    他边说边用手抬了一下无框眼镜:“何秘书怀孕请假,人事部在众多推选人中选择了最合适这个位置的人,那个人就是你—江乔!”

    江乔觉得自己被人设计了,她本不知道有人要接替何秘书的位置,又哪里来的推选人之说?

    她不想当面冲撞他只好采取曲线救国政策,低下头诚惶诚恐的推辞:“李总,我以前从没当过秘书,这份工作我是真的不能够胜任,请重新考虑人选!”

    “是吗?”他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和她对视,“可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你很合适。”

    下巴冰凉的触感,和他狼一般的眼神让她心生畏惧。

    “希望李总能够重新考虑!”

    面对江乔的婉言推拒,他的语气仍然不温不火:“你这是在怀疑公司的决定?!”

    她伸出手想要拍开他的手,没想却被抓住了手腕怎么也挣不开。

    “你们小组长极力推荐你,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不能够胜任呢?”末了他还特别加重“胜任”两字。

    “lily姐?可她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起过,况且……”

    她欲言又止,不知道应不应该把她辞职的事说出来,这样做的话又会不会激怒他。现在的李南楚已经不是以前宠她爱她的李南楚了,也不会因为她的几句温声细语就软下心来。

    可是她不说并不代表他不知道。

    “况且你已经递交了辞呈对吗?”后半句,他为她说了。

    这件事他迟早都会知道,她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她还没有想好找什么借口。

    既然这样,她的眼神坚定,语气坚决:“所以请李总重新考虑!”

    他笑了,只不过嘴角弯起的弧度让她害怕。

    “不需要重新考虑,因为我并没有打算要批准你的辞呈!去准备一下下周开始上任吧,我的新秘书。”

    他的逼迫只会引来江乔更加激烈的反抗,加上她急于速战速决,平时的冷静明统统消失不见,对于这件事情也采取了最坏的处理方式。一不留神一句伤人的话就从她的口中滑出:“我的人身自由凭什么要你来干涉?!我会交违约金,今天我就收拾东西离开公司。”

    江乔感觉抓着她手的力度一下子加大,她有些吃痛,不留神被逼到了墙角,高大的身躯几乎全部覆盖到她稍显娇小的身上。

    这一次李南楚是真的生气了,眉毛拧在一起,嘴唇紧泯,全身都散发着骇人的气息,本来就冷峻的一张脸现在如同冰山一般。

    看到她吃痛的样子他不是不心痛,只是想到她在招惹了自己之后还和许诺纠缠不清,再后来又让他发现她要辞职!

    “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以为我的世界如同超市一样是你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的地方?”

    李南楚又岂是会让她用赔违约金这样轻巧的事情解决这个问题的人?江乔这次着实是失策!

    其实她也觉得对不起他,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心中十分委屈:“不然你想怎么样?”

    无论可退的江乔仍然被他步步紧逼,身体被迫和他贴合在一起,躲无可躲,现在就连目光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逼迫的气息围绕着她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想怎么样?哼,江乔,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到底想怎么样?一而再地招惹我,然后一次次地逃开?”

    江乔心里也很乱,一次次的质问自己是她立场不够坚定,是她还对他余情未了,或许她就不应该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现在她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才能够让他放过她,用几近哀求的语气对他说:“如果让你误会了,那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这话不说还好,越解释越说不清反而衍生出更多的误会出来。

    “误会?在伦敦的事是一个误会,在我家是一个误会?你把我当傻瓜吗?”

    李南楚现在的样子,江乔毫不怀疑他下一刻他放在她脖子上的手会一个狠心就这样捏紧。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说:“不然你要我怎么办?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也有未婚夫了,你要我怎么办?”

    嘴唇被他封住,她无法躲开他灵巧的舌,任由他夺走她口中仅存的空气,唇齿交缠间她仅仅靠他口中的空气维系生命,在一阵眩晕之后他终于放开她。

    他温柔地微笑着,眼神却是骇人的锐利和冷漠,手指轻柔划过她姣好的脸颊带起她全身一阵颤栗。

    “辞职申请被驳回,回去准备交接吧!”

    “你觉得我会答应?”

    他又吻了一下她饱满的额头,一只手流连在她颈项,仿佛她在说错一句话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掐死她,冷冷的说:“乔乔,那你觉得有什么事是我做不到的?”

    江乔觉得如今的李南楚太让人害怕了。

    “如果我说我不答应呢?”

    他附在她耳边,温热的气息像毒蛇一样缠绕在她身上,冰凉的语调让她心惊:“如果许氏房产因为你的关系的股价一下子跌数倍的话,你会不会觉得画面会比较有趣?再或者你也不想从此以后没有任何学校敢要你妹妹吧?”

    “你威胁我?”

    江乔没想到有那么一天,李南楚居然会拿许诺和她妹妹来威胁她。

    为什么要逼她?别人逼她,为什么连他都要逼她?

    “别逼我恨你!”

    他深褐色的眼里不知道闪动着怎样的情绪,嘴角泛着残忍嗜血的笑容:“那你会怎样做呢?”

    怎么样?她自己怎么样她可以不在乎,可是她把江夏看得如同自己的生命一样重要,甚至比自己还要重要,哪怕是一丝的威胁都能够让她退让,更何况还牵涉到了许氏。

    这时江乔没有丝毫犹豫:“只要你保证不动许氏,不伤害我妹妹,我什么都答应你。”

    李南楚多么希望他的威胁一点都不起作用,可是江乔为什么总是要令他失望呢?

    他在她耳垂处落下一吻,抱住她轻声说:“傻瓜,有你在我身边我怎么会伤害你的宝贝妹妹呢?至于许氏怎么样,那就得看你的表现了!”

    “李南楚,算你狠!”

    “彼此!今天你就不用工作了,回去收拾一下,等会儿我来接你。”

    “收拾什么?”

    “我为你准备了一套公寓,住进去之后上班之类的都比较方便。”

    她诧异:“你这算是什么?给了我一记耳光又给我一块蜜糖么?”

    她从来都不吃这一套!

    “要怎么想随你。”

    江乔现在突然回想起来昨天李南楚来找她的时候看到她和许诺抱在一起时脸上的表情,依稀明白为什么他今天这么反常了。

    “李南楚,你就是想报复我对吧?说吧,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她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李南楚真的会为了公司的事情特意留她下来,而且还是这么刚刚好?她也不相信他对她还有感觉,否则威胁又怎么可能是留在公司做他秘书这么简单?

    他倒是真的放开了她,嘲笑似的看着她,言语间把她的心束缚得更紧:“放过你?这个游戏等到我玩腻了或许能够放了你!怎么样,对我的答案还满意吗?”

    这句话从谢宜秋的嘴里说出来或许她还能够装作不在意,可是却从他亲口说了出来。

    江乔只觉得心口的位置像有无数银针在扎,很疼很疼,连着喉咙的位置都是痛的,痛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她不敢相信今天发生的一切,她一直以为纵使李南楚有一天不再爱她了他也必然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可是她错了还错得很彻底,或许她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失败者?

    既然他要这么作践她,那她干脆就顺了他的意:“很好,等到你哪一天玩腻了记得把我这双破鞋给扔掉!”

    她不知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脸上是怎样的表情,她不想承认自己这么多年来爱着一个人是个多么荒唐的错误。

    李南楚清晰的看到江乔脸上的失落和绝望,她即使这么伤心难过也还是强忍着眼泪,看着她失魂落魄地走出去并没有说什么。

    可是再一眨眼却看见了放在他办公桌上的那封辞职信,心又狠下来,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叫住了她。

    她开门的手一顿,头也不回的问:“还有什么事?”

    “这封辞职信是你自己拿回去还是我替你扔了?”

    江乔毫不怀疑他现在提起那封没有用处的辞职信完全是在羞辱她为数不多的自尊心,前些日子燃起对他的眷恋统统被掩埋,连同自己的心也一起封闭了起来。

    “扔了吧,反正有些东西留着也没用!”

    不过那些东西包括他们最初的感情在内吗?

辞职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