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迷惑


    年少轻狂的那段岁月,那时的她还是个任天真的小女生。

    “李南楚,你输了!”

    被指着的青年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吧,想要什么?”

    天真的小公主认真地想了想:“反正你是学建筑的,不如你以后为我设计一套房子好不好?房子要不大不小一室一厅外加一个阳台就可以了,欧式田园风最好,不能够太花哨了,一定要跟我一样简单大方。客厅呢,落地窗不错,一定要有贝壳风铃,这样起风的时候站在窗边听着风铃的声音我就不会太过寂寞;卧房要有一张白色的大床,上面是大红色的床单和被子,衣橱我要滑门式的,这样比较节约空间;最后,阳台的部分我要种上至少五个大盆栽,一定要有一个小秋千!”

    说完后,江乔似笑非笑的看了看他:“楚楚,你记清楚了吗?”

    李南楚一直面带微笑地任她说完,眼里深深的娇纵她那时候并不懂得。

    “记清楚了,那是不是等到那一天你就嫁给我呢?”

    江乔的脸跟熟透的苹果一样红:“谁说我要以身相许了?!你李大设计师这什么道理啊?”

    他喜欢看着她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面红耳赤的样子,特别可爱,所以每一次他总是忍不住去逗她。

    “那你到底要不要以身相许?”

    “鬼才以身相许呢!你想得美!”

    ……

    年少玩笑似的话语,早就随风而逝,要不是眼前这一切这么清晰她可能早就把这段记忆遗忘在未知的某个角落。

    只是没有想到他还记得。

    江乔走进去,拉开落地窗,阳台果然放着一个鸟巢形状的秋千,上面还点缀有白色小花和绿叶,还有五个盆栽,不同的角落还挂得有几盆蝴蝶兰、兰花之类的植物。

    不用去卧室她就能够猜到是什么样子,心里被感动和委屈填得满满的,却还要因为他威胁她的事情装作不在意。

    心里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可是这一刻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南楚悄无声息从背后环抱住她,两个身体紧紧挨在一起,他的头放在她的肩膀上,脸庞时不时擦过她的耳垂,他能够感觉到她身体微微颤动。

    “小笨蛋,喜欢吗?”

    小笨蛋……他以前常常这样叫她,多么甜蜜而美好的称呼,可是现在她却不知道应不应该去回应他,现在的他心机太重太深沉了。

    仅存的理智让她没有立刻转身抱住他告诉他这几年来她的思念和委屈,而是选择了冷静以对:“你还把我当成小孩子吗?先给我一耳光再给我一块蜜糖?”

    她感到抱住她的手渐渐松了,她很想去抓住,可是拳头握紧了又松开,她最终还是放弃了。

    “江乔,那此刻你觉得我在想什么?”

    “你太复杂了,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做什么。我也不想去猜,你的心思我永远也猜不透。”

    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她没有接直接挂掉。

    “江乔,今晚我只想问,当初跟选择跟我分手你有没有后悔过?”

    如果有,或许我可以善良一点。

    从来都无关她后悔或者不后悔,对于他二样或许生活可以有很多的选择,可是她却没有选择的余地。

    “无论有没有,过去的始终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等到我把这里弄好之后就搬进来,我还有事先走了,明天公司见!”

    她匆匆逃开,怕再多一秒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再次被他迷惑。

    “明天见,我们来日方长!”

    你逃得了一时,却始终逃不了我对你一世的束缚。

    ****

    江乔回到滨江路的家中,心里还在为了刚刚发生的事情而感到有些疲惫有些乱。

    在玄关处脱下鞋子后,她一个人蹲在那里狠狠地哭了,为了那段青葱岁月,为了那段不知道怎么破碎了的感情,为他还记得年少时她玩笑似的话语。

    一双褐色的男款皮鞋进入她被泪水模糊的视线中,她抹了抹眼泪保持着现在这个姿势抬头望去,许诺正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江乔立马站起来紧紧抱住他,哭得更甚。

    许诺拍打着她的背,轻声问:“刚才跟李南楚在一起?”

    她点头。

    “他欺负你了?”

    她摇头。

    “不搬家是因为他吗?”

    她点头又摇头,家是要搬,可却不是原来准备搬去的地方。

    他大致有些明白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面上却要装作云淡风轻。

    “我的小乔乔这是怎么了,最近怎么变成了一个爱哭鬼?”

    好一会儿,江乔的心绪终于平复下来之后她才问许诺:“诺诺,我当年是不是做错了?”

    他诧异:“做错什么?”

    “我不知道,或许是我误会他了,他跟谢宜秋之间或许本就没什么。”

    这件事情许诺是知道,但是问题的症结本就不在这里,他们的问题是各种事情夹杂在一起导致的,又岂是一言两语能够解释清楚的?

    “乔乔,你觉得如果没有这件事情你会选择留下来吗?”

    她愣了,这句话一下子让她清醒了不少。

    她反复呢喃着这两个词:“留下来?选择?我有过选择的机会吗?这一切就那么发生了,我的家没有了,我喜欢的人也离我而去,除了坚强我还能怎么样?有能够让我留下来的理由?”

    许诺有些心疼地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双手捧着她致的脸庞,吻上她爱流泪的眼。

    “乔乔,已经这么久了,忘记过去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其实他是来告诉江乔关于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的事情,可是看到她这个样子他不忍心。

    江乔也不想被困在过去,奈何心中有种负罪感,再加上对于有的事情耿耿于怀,一直不肯放过自己。

    可是,她不能够一辈子这样。

    “诺诺,给我一年的时间。”

    再给她一年的时间,去弄清楚那些她五年以来都没有想清楚的事情,这一次如果真的放手的话那就是一辈子。

    许诺紧紧抱住她,像要和她一起融化在水里。

    “乔乔,我就在这里。”

    相识之初,她就一直把他当作哥哥,给他信任和依赖却从没给他最想要的真心。

    她放松地靠在他温暖宽大的肩膀上闷声点头,其实她一直都知道。

迷惑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