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竞标


    两江新区黄金地段的政府招标于今日正式开始,地点是位于T市南岸区最繁华的伯尔曼酒店。

    入选的五家公司俱是卯足了劲准备争取这块“肥”,恒宇自然也不例外,全公司上下对于这次招标做了很多准备,连心里稍微偏向于许业房产的江乔都还是不得不观地认为凭借恒宇的综合实力应该能够吃下这块地。

    去伯尔曼酒店的商务车上,江乔公式化地报告着这次竞标的资料以及其他公司大概的状况,李南楚气定闲神地闭着眼睛交叠着双腿双手抱于前也不知道也没有在听。

    江乔不喜欢这个样子的他,因为他每一次这个样子的时候她都无法猜到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在盘算着什么,或许一不留神就会掉入他设下的陷阱之中,这一次又是谁会遭殃?

    直到下车之前他才正眼看她,带着半分疏离半分防备十分的猜测:“江乔,你很希望许诺赢对吧?”

    她没有回答,也知道他不会等她的回答,因为他早在心里为她定了一个罪名,无论她怎么辩解他都不会改变他的想法。

    伯尔曼酒店入口一派车水马龙,青年才俊轮番到来,政行色匆匆,有实力的商业巨头粉墨登场,身边跟着的娇俏秘,大家俱是心照不宣。

    竞标的会场,一眼看过去全是严肃紧张的脸孔,江乔闻到了一股气势汹汹的味道,可是看着旁边气定神闲的人完全没有一点危机感的样子,若有所思的眼神让人觉得他好似在等待一场好戏的上演。

    江乔看着李南楚过分英俊的外貌,再次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本来这一次谁输谁赢与她无关,她完全可以置身世外,可是直觉却无法让她轻松起来。

    刚进会场准备对号入座的时候就听到谢宜秋那独特又尖利的声音,像刀子一样让人感觉特别不舒服。即使是以她“柔情”的语调唤着李南楚为“南楚”的时候,既滑稽又让人讨厌。

    她几乎是飞奔着来到李南楚的身旁,脸上的喜悦让她看起来稍微没有那么做作,撒娇似的抱住李南楚的手臂。

    “你来了,你的位置在哪里呢?”

    他指了指中间靠前的位置,顺便问道:“你怎么来了?”

    谢宜秋有点惊喜:“这么巧,我的位置就在你旁边,走吧我们一起过去。”

    她挽着李南楚的手堂而皇之地走过去,始终把江乔当作空气一样的存在完全无视,现在又自然而然地把她晾在一边。

    江乔从头到尾只是默默地做着她作为一个秘的本分,空气就空气,既然李南楚默许了谢宜秋这样做,她无所谓。

    “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我好歹是公司的一份子就跟过来了,就连我那个不太爱管公司事物的堂哥都过来了。”话语间四处张望了一下,兴许是看到会场门口的花篮了,“咦,刚刚还在这里,怎么一下子就跑不见了?对了,谢谢你今天早上的黄玫瑰,很漂亮。不过干嘛好好的突然送我花?”

    这束黄玫瑰,是李南楚让江乔给她订的。

    只是她不足以和他相配……

    李南楚含笑捏了捏她的脸颊:“你不是说我最近冷落了你吗?那束花权当是我赔罪好不好?”

    他的话对她十分受用,光从谢宜秋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就足以证明一切,果真娇艳得如同一朵花。

    “就这样就完了呀?”

    “当然不,等会儿再给你一个惊喜。”

    “你说的,不准反悔!”

    李南楚无奈地点头。

    直到竞标会即将开始的前五分钟许诺才迟迟到场,带着他的团队向着江乔这边走过来。

    他的神色严肃而凝重,向她走过来的时候不同于以往的表情,江乔看了看旁边空着的位置马上明白了,却又开始疑惑了,他们四个人这样并排而坐难道是个巧合?

    不过这样的巧合她可不信,李南楚不会做这样无聊的事情,江乔看向谢宜秋,应该只有这样的大小姐才有这么多的闲暇。

    她冲着旁边的许诺微微一笑:“不错,还算来得很及时。”

    “看你这个样子,才几天不见就开始想我了?”许诺摆着他那看似严肃认真的表情,继续保持着他玩世不恭的个。

    江乔对着许诺白了一眼:“大帅哥,我都快想死你了!”

    “嗯,应该的,待会儿给你奖励!”

    “这么好?”

    “你是我未婚妻,不对你好我该对谁好?”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音量在合适的范围内略微有些大了。

    一旁的谢宜秋正跟李南楚讲着谢浩然最近的又正在追求哪一位名媛淑女,只是他看上去并不在意,眉头紧锁一双眼睛盯着莫名的某处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她只是以为他是太过于紧张这一次的招标所以很快就悻悻的安静了下来。

    竞标的过程中,有的商家小心翼翼斟酌,有的商家仗着自己雄厚的实力嚣张跋扈,几轮下来有些商家开出的价格令人咂舌,一度引起场上此起彼伏的唏嘘声。

    到最后敲定的最关键时刻,就剩下恒宇、谢氏以及许业三家公司。恒宇算得上是最嚣张的一个率先把价格上升到了8位数的高度,许业仅仅止步于此,而谢氏集团也在犹豫了半响之后在恒宇的基础上加了五百万。

    几轮之后,谢氏的回应越来越犹豫,看样子是快要撑不住了。

    现在关键是看李南楚的态度,如果这一次他坚持加注的话谢氏很快就会撑不下去。

    众人注视的焦点几乎都打在他身上,而他却还是那副吊人胃口不紧不慢的样子。

    司仪在开始在台上叫价:“八千万一次,八千万两次。”

    司仪做了一次略长的停顿,会场针落可闻,在场的人屏住呼吸俱皆是好奇这位商界英会不会再一次把价格提到另外一个高度。

    江乔知道他还会继续出价,因为这个价格离还没有超过预测案的价格区间,在预测案上的终极价格毕竟是九位数。

    江乔等待着李南楚再一次将价格提高,期待着看到谢宜秋脸上彩的表情。

    “八千万三次!”木锤一敲,结局揭晓,司仪宣布这次投标的获胜者是谢氏集团,众人纷纷鼓掌,不可避免的几家欢喜几家愁。

    江乔几乎吃惊得忘了应该怎么去鼓掌,望向一旁的李南楚,还是那张志在必得自信十足的样子。她无法不疑惑,他到底想干什么?他为什么要止步于此?他不可能为了取悦谢宜秋而这样做,那这样做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

    本来等着欣赏别人彩的表情,到头来自己错愕的表情却被别人欣赏了个够!她越来越猜不透这个男人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千金一掷为颜?

    察觉到江乔的目光,他侧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虽浅却让人心悸仿佛暗夜开放的罂粟,危险却魅惑人心。

    他又转过头去附在兴奋的谢宜秋的耳边说:“怎么样,我送你的这个惊喜你还喜欢吗?”

    声音的音量大到刚好江乔能够听得到。

    她已经习惯了这段时间他们之间时不时的亲密举动,却还是忍不住酸了鼻子。

    现在招标已经结束了,等会儿还有一场酒会,会场的秩序并不是很好,她黯然离去的孤单背影至少没有实际上那么寂寥。其实这还多亏了她作为许诺未婚妻的这个特殊的身份,李南楚总是有意无意地不让她出席公开场合。

    走在楼道上的时候,她有些心不在焉,一个不小心被旁边的大花瓶绊了一下,她今天穿的跟既细又高的高跟鞋本来就很不稳,眼看着就要往墙上招呼去。

    这个时候有一双手扶住了她,坚实有力。

    江乔睁开眼看见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此人正是谢宜秋的堂哥,曾经是江乔的校友,毕业之后赴美留学,归国之后在谢氏集团挂了个名字,他是新进的投资人主要投资股票和电影,常常能够在八卦杂志上看到他的花边新闻。与江乔一样,谢浩然早就知道她了,只是一直没有认识,因为他和谢宜秋的关系,他与江乔似乎一开始就是站在了对立的两边。

    江乔心里很失落,她还在期盼着什么?

    一念起,他看似那么轻浮地开口:“是你,看来我们两个还真是挺有缘的,这都能够碰上,不知道今天是否有幸能够结识?”

    江乔一向看像他这种自以为是的花花公子不顺眼,加上他还是谢宜秋的堂哥,就更是厌恶了:“谢总过奖了,很高兴认识你。”

    可是她还是必须表现得优雅大方,她公式化地伸出手,牵出一丝微笑。

    谢浩然伸出手与她挥握:“那不知道江小姐是否介意陪我小酌一杯?”

    江乔迅速抽回自己的手,一刻都不想跟这个人周璇:“多谢好意,不过我还有急事,改天吧!今天谢谢你了。”

    她像躲瘟疫般逃开了。

    谢宜秋找谢浩然有事,一出来正好看到两人握手这一幕。

    等到江乔进了电梯之后她才走向自己的堂哥,满脸戒备:“那个女人跟你握手做什么?”

    谢浩然肩一耸,邪邪一笑:“不做什么?”

    “哥,你想干什么?”

    他换上自己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跟着谢宜秋慢慢走进去,“不想干什么!”

    谢宜秋有些不悦:“哥,你千万别去招惹她,这个人你惹不起!”

    “惹不惹得起到时候就知道了。”

竞标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