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追求


    第二天一大早,江乔一上班就看见自己办公桌上静静放着一束百合花,本来以为是李南楚又是送给谢宜秋的,可是附上的卡片中的收花人的名字却又是江乔没错,并且送花人那一栏挂着的是他谢浩然的大名!

    她十分不喜欢被他这种只用下半部分思考的男人盯上,这家人可真有够难缠,有了一个爱找她麻烦的谢宜秋还不够,哥哥也来凑热闹,这是在买一送一吗?

    她手捧花束嘲讽一笑,还没来得及收上笑容李南楚就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

    她不知道他是怎么理解他刚刚看到的一切的,索不解释,把花往办公桌这么随手一放,把头微微一低,把音量控制到最合适的状态:“李总早!”

    由于她是低着头的,所以从她的角度只能够看到他起伏的膛,以及正准备捂住鼻子以阻挡刺鼻花香的左手。

    他一直很讨厌百合花香,那香气太过刺鼻。

    她再不说话,等着他的责骂。

    可他并没有那样做,只是转过身往他的办公室走去:“我不希望等会儿出来的时候再问道这个味道。”

    正好,她并没有打算把它留下。

    自从那次事件之后,她和李南楚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十分微妙,两人之间曾经的事情明明不能够当作完全没有发生过,可是又因为种种猜疑与嫉妒,于是两人刻意去忽略那些,面上装得十分气。

    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一天很快就过去了,不知不觉又到了下班时间。

    江乔整理好文件,把一些琐屑的事情交给他的助理之后收拾东西离开公司出去走走透透气。

    因为李南楚的事情,她的心乱作一团。恨自己没出息,不是已经跟过去告别了吗?为什么还那么恋恋不舍?不是已经被告知不爱了吗?为什么还是舍不得放手?

    自从遇见他以来,她一直都没有主动过,但是她也一直没有真正地想过要拒绝过他。

    他总是让她这么难以抗拒。

    她紧握着方向盘向着公路上太阳落下的方向驶去,让不觉留下来的眼泪在还没有落地之前跟随着江风一起飘去。

    一路以来,她似乎又看到了他们曾经走过的路,曾经那么青涩的相爱那么甜蜜地幸福着,曾经相互折磨让流年虚度。

    找了一处空地把车停下,然后脱掉高跟鞋踩在光亮的鹅卵石上,起初脚十分疼,可是等到后来找了快大石头坐上去把脚泡在河水中之后却又是前所未有的惬意。

    李南楚以前常常带她来这里。

    每次他都会亲自为她脱掉鞋子,然后拖着万般不愿意的人踩在鹅卵石上。

    记得她每次都受不了踩上去的这个痛楚,却还是咬紧牙关陪着他走,双手紧紧拉住他不放。每次走到一半她都坚持不下去,撒泼耍赖地坐在地上就是不肯走,可是他不会允许她放弃又见不得她难过的样子,所以每一次剩下的半程路都是他背着她走完。

    他不会让她知道他是故意脱掉她的鞋子好让她一直依赖着他,他也不曾知道当他背起她的那一瞬间他就是她的全世界。

    江面不是很平静,她每每丢下小石子还是会荡起层层涟漪,她不停地扔,看着波浪一圈一圈地晕开来,这样自己心中的涟漪至少显得没那么突兀。

    却传来一阵十分突兀的脚步声。

    她想,是他吗?

    有些期待,有些害怕……

    他慢慢走近,微微喘气。

    她回过头,还来不及收起眼中的柔情和忧伤,却看见一身名牌休闲衣裤的谢浩然正慢慢向她走近。

    她的心突然浮躁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你跟踪我?”她有点不敢置信,每一次他都让她表错情。

    他的心因为刚刚她的眼神漏跳了一拍。

    他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在等人?”

    “与你无关。”

    他终于来到她身旁,蹲着和她保持齐平,用几近挑逗的语调:“怎么会跟我无关呢?我以为那束花已经告诉了你正在追求你。今天下班之后闲着无聊,所以干脆就来守株待兔了。”

    他一靠近,她就浑身不舒服,立刻收回泡在水中的脚准备站起来。

    “我已经是有婚约的人了,你这样做不怕别人的闲言碎语吗?”

    “反正名声已经这么臭了,我并不介意。”

    “可是别拖我下水!”

    她可没那个意愿沾染上他的臭名声变成众多桃花中的一朵。

    “花都收了,现在说这话是不是有点晚了?”

    她偏过头冷哼一声:“早上那束花我已经扔了,谢公子以后还是不要送那种无聊的东西了,况且我最讨厌的就是百合花。”

    “那什么东西才不无聊?”

    她心情不佳,看不顺眼的人偏偏又在这个时候出现,她连勉强应付的心情都没有:“无聊的人送什么都无聊。”

    江乔大步一跨转身就走,可是湿湿的脚一踩上鹅卵石就是一滑,整个人重心不稳往后仰眼看就要掉下去。

    谢浩然这个时候正准备拉住她,可是人没拉住反而连同自己也一起掉下去了。

    还好江边水不深,刚刚淹过江乔的部。

    在水中挣扎了几下喝了几口江水之后她就站了起来,谢浩然几乎跟她同时站起来。

    他的手还牵着她的不放,她使劲往后一甩,可是没有甩开。

    “放开!”

    江乔当然不干,死命地挣扎,好不容易挣脱了他的束缚,才刚刚迈出脚步就差点摔倒,脚踝处刀割一般地痛,想是刚刚掉下水的时候踩滑的。

    即使是这样她也不想让谢浩然帮忙。

    “你自己走吧,不用你管我!”

    “你是怕我把你卖了,还是怕我把你怎么样?”

    她是不相信他,可是被他这么□裸地说出来之后却感觉好像是自己疑心病太重。

    “你放心,我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江乔还是坚持己见:“我说了不要你管了,我等会儿会给我未婚夫打电话让他来接我的!”

    谢浩然对于眼前这个看上去成熟这个时候却这么幼稚的女人完全不知道说什么,这么大的人怎么点都不为自己着想?索什么都不说,干脆打横把她抱了起来。

    江乔惊呼一声,挣扎着不依不饶:“谢浩然,小心我告你骚扰!”

    可是他看似并不在意:“江乔,你再这样信不信我真的对你做点什么?!”

    这句话很有用,江乔终于肯安静下来。

    谢浩然十分满意她现在这种状态,忍不住对着她的额头就是一吻。

    “谢浩然!你再动手动脚试试!”

    他讪讪的,他本来就没有打算对她怎样。

    离他们并不远的地方停了一辆并不起眼的私家车,里面的人迅速地拍下这令人浮想联翩的一幕幕。

    然而,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随即,由于两人身上都是湿透了的再加上江乔的脚又被扭到了,谢浩然就先直接带她去了一家比较近的酒店。

    进了房间之后,谢浩然先让江乔洗澡,顺便她洗澡的过程中打电话让人送了两套衣服过来。

    等到两人双双洗完,谢浩然坐在沙发上闲适地看着电视节目,江乔则端着一杯酒站在窗边吹风。

    谢浩然一直开着电视,心思却在那边的江乔身上。

    十分钟之后,他看江乔依然保持那个姿势站在那里,就再也忍不住也端了一杯酒走过去。

    他主动跟她碰了一杯,稍微抿了一口,有点苦涩,味道并不是很好。

    “在想什么,看你想得这么入神?”

    江乔摇了摇高脚杯,看着酒色在阳光下泛着光泽。

    “我在想谢大少可是真会享受,这种情况下都还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好地方,不错。”

    他挑眉:“真心夸我?”

    她又抿了一口,看着窗外,眼神却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谢浩然又陪她站了一会儿,可是考虑到她的脚伤硬是把她拉到了沙发上跟他一起看电视。

    这一刻,他像是进入了只有他们两个的世界,感觉很舒服,是他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平静和安然,甚至好像就这样安然一世。

    半个小时之后,门铃响了,是给他们送衣服的人到了。

    谢浩然没好气地接过衣服,搞得送衣服的那个人莫名其妙,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他把属于江乔的那套衣服丢给她:“快去换上吧,等换好了我带你去医院。”

    江乔拿过来一看,是一套女士运动服,就连内衣内裤都包含在里面,又看了一下尺码,然跟她的差不多,顿时脸就了。

    “你怎么知道大小?”

    “我猜的。”

    “怎么可能猜的这么准?”

    “我刚刚不是抱过你嘛,大概估计了一下。”

    她不跟他争辩了,一瘸一跛地走进卧室。在她进去之后,他把窗帘一拉,把浴袍换下,换上干净得体的衣服。

    前前后后两个人在酒店一共呆了两个小时,不够已经足够让人浮想联翩了。

    谢浩然坚持要送江乔去中心院。江乔的脚伤本来并不严重,可是泡了水又拖得久了,脚踝周围肿了一片,三天之内都不能再次伤筋动骨也不能够沾水。

    这次仍然是由谢浩然送她回去,她本来也想找其他人送她回去的,可是她的电话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不是掉下水的时候掉到水里去的就是谢浩然抱她的时候抖落的。

    还好其他东西都还在,不然她这次真的无家可归了。

    这一次,她真的要感谢谢浩然,要不是他在的话,她这次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换个角度想想,要不是他出现的话,她估计也不会掉下去吧?

    他把她送回家,顺带还熬了一锅粥给她,在她家的冰箱里面找到了点蛋馒头蒸了蒸。

    江乔看着他这样忙过去忙过来心存感激,但是又觉得直接这么道歉显得挺矫情。

    “谢大少爷,你这么‘贤惠’,真是让我大吃一惊。”

    谢浩然把白粥和馒头放在她床头边:“小意思,这点都不会,我在美国那几年还怎么混?”

    “哟,还是海归?没看出来。”她揶揄道。

    他笑了笑,又倒了一杯水拿了一包药过来:“我这么个好男人站在你面前等你垂怜你怎么也没看出来?”

    她被他逗得心情极好,也不急着撵他走。

    “我知道我长得倾国倾城,可是奈何名花已有主。”

    他一边为她吹着白粥一边不怀好意地回答:“名花虽有主,也可松松土。”

    “哦?那我可要好好看看你的能耐了。”

    “你默许我追求你了吗?”

    “是不是我不许,你就能不追求我了?”

    “不是。”

    “那你还废话。”

    她现在觉得谢浩然其实并不是那么讨厌,跟他在一起很轻松,很自由。他似乎在她不经意间就闯进了她的生活之中,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像是从一个世界逃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没有她的过去,只有现在,而她也不得不承认她有些贪恋这种感觉。

    他走后,她独自躺在床上,折腾了一天很累,可是她心里还有牵挂无法安然入睡。

    有三天不去公司,她不得不向李南楚请几天假,可是她又不愿意让他知道她的事。

    犹豫了半天她拨通了他的工作号码,那边处于关机状态。

    纠结了半天之后她拨通了另外一个他以前的私人号码,她自己也没有多少把握他还保留了这个号码。

    电话那边铃声响起,她的心感觉像是被一双手捏紧了让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响了三声之后,一个磁的声音从那头传到她的耳中,她的心终于松开了却泛着苦涩。

    “江乔,是你吗?”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足以让她哽咽:“嗯,是我。这么晚了还没睡?”

    “你不是也还没睡?”

    “李总,我想请三天的假。”

    那边沉默了半响,她可以清晰地听见他的呼吸声,听着听着自己的心跳不知什么时候加快了速度,很烦躁很紧张。

    这一次,他的语气明显冷了很多:“理由。”

    “我不小心扭伤了脚,医生说我需要休息几天。”

    “严重吗?”

    “还好。”

    “知道了。”

    江乔知道他生气了:“早点休息,晚安。”

    那边直接挂了电话。

    她对着手机走神了一阵,回神后关了机,把它放在床头柜下的一个致的盒子上,瘫软在床上直至沉沉睡去。

追求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