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绯闻


    江乔看着谢浩然在厨房忙来忙去的身影,于是深刻的反省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今天电话也没有一个,他就直接拎了两袋子的超市购物袋就跑上门来了。

    她不是看他不顺眼吗?可是接触之后发现他原来没那么讨厌。

    她跟他的堂妹谢宜秋不是死对头吗?他这是想借机报复她?

    江乔一瘸一拐地过去帮忙,她倒是想看看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她笑容可掬:“大厨,需要在下帮忙吗?”

    谢浩然点头停下切土豆丝的手,拿干净的帕子擦干净之后就把她拉到了门口,又去厅拿了一个板凳放在厨房门口,把她按在上面坐下。

    江乔疑惑地仰头看着他,不是点头要她帮忙吗?

    “你在干什么?”

    “你坐在旁边看着就成了。”

    江乔诧异:“那你还不如把我放在厅看电视,免得还碍着你的眼了!”

    他痞痞一笑:“那不成,你要做的就是观看我的表演。”

    “表演?”

    “对呀,看我献殷勤。”

    她横眉叉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从实招来是不是被本小姐的美貌所迷?”

    谢浩然摇头坏笑:“你要是再说话我就亲你!”

    江乔立马噤声,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抗议,他不能每次都用这招来对付她!

    谢浩然看着江乔把嘴嘟起来,很可爱,忍不住对着额头吻了下去。

    江乔炸毛:“你说话不算话!你太可恶了然欺负伤残人士!”

    她也不应该引狼入室,悔之晚矣!

    谢浩然弯腰与她平视,距离很近,近得她都不敢说话。

    “你是哪门子伤残人士?我看着比较像是智障人士。”

    江乔脚是被伤着了,可是手还是好好的,一把把他推开自己站起来:“你才智障人士,你全家智障人士!从现在开始到这顿饭做好之前都不准跟我说话!”

    她一瘸一拐地走回了卧室,躺在床上,卸下伪装,面露倦色。

    以前李南楚画图的时候她曾经吵着闹着无聊要和他玩游戏,可是他并不理她。

    “李南楚,这一次我们来玩木头人,你要是笑了的话我就亲你!”

    她游戏唱词还没有念完他就停下比转过头来对她抿嘴一笑,然后直接把她往怀里一带嘴唇就贴了上来。

    蜻蜓点水一半,带起了她心中的涟漪。

    少女情怀,羞涩别扭:“李南楚大坏蛋,你犯规!”

    “那好,这次你亲回来?”他说得像是让她见了一个大便宜一样。

    她窝在他李南楚怀里不敢看他,脸上火烧火燎的抗议道:“我才不要!”

    李南楚只穿了一件银灰色针织衫,江乔呼出的气弄得他心猿意马。

    “乔乔,你成心不让我画图对吧?”

    她偷瞄了他一眼,点头。

    “小笨蛋,给我抬起头来。”

    她果真老实巴交地抬头,看样子很是可怜兮兮的。

    “真乖!过来哥哥再亲亲!”

    江乔当然不干,可李南楚不准她避开,最后她还是半推半就的接受了这个法式深吻。

    那是她初尝爱情的滋味,像草莓一样酸酸甜甜的——

    她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在梦中被谢浩然的声音叫醒。

    “什么事?”

    “有人敲门你没听见吗?我这里腾不开手,你快去开开门。”

    “哦!”这到底是谁的家?

    门外站着刚刚在她梦里出现的人,真真切切,有血有。

    她真真不应该开这个门的。

    “你来做什么?”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公司吗?

    他顺手关上门,把手上的食物袋放在玄关的鞋柜上,换上了拖鞋。

    “吃过饭没?”

    她还没有回答厨房就传来声音:“江乔,是谁来了?”

    江乔现在恨不得一把把谢浩然掐死,小心翼翼地观察李南楚的表情,没什么变化除了眉头皱了一点。

    “他怎么在这里?”

    她怎么这么觉得这么像是丈夫抓奸在床?稍微斟酌了一下回答:“哦,他是来看我的。”

    “哦,我来扶你过去。”

    其实她不用人搀扶的,不过为了避免继续在门口尴尬她还是做足了病人的姿态。

    这恐怕是江乔到目前为止吃的最痛苦的一顿饭,原来两个男人之间也可以这么暗潮汹涌,不过按照伦理来说李南楚不是还应该叫谢浩然一声“大舅子”的吗?

    谢浩然问:“听宜秋说你最近很忙,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好像也不是很忙?”

    李南楚给她碗里夹了一块**:“再忙也还是要生活的。不过,谢总是不是现错了殷勤,前两天不是才和林小姐佳人有约吗?”

    谢浩然给她舀了一碗汤:“那李总这是在干什么呢?”

    “关怀员工。”

    谢浩然是个笑面虎,李南楚深藏不露。

    “看来李总真是一个好老板。”

    “谢谢夸奖。”

    ………

    夹在两个人中间太难受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端,吃完饭后江乔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先送走谢浩然这位大爷。

    还没有等她采取行动,谢浩然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行色匆匆地离开了,走的时候脸色相当难看。

    李南楚究竟是何方妖孽?

    独自面对李南楚现在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可怕了。

    她坐在沙发上,李南楚坐在她旁边。

    江乔淡淡地问:“你今天不是单单来探望我的吧?”

    李南楚抱挑眉,偏头反问:“你觉得呢?”

    她觉得很忐忑……

    “还是直说吧!你的心思太复杂了,我猜来猜去也猜不透。”

    他直视她,想要通过她的眼睛看到她的心灵深处去。她也跟他对视,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阵。

    他突然松了一口气,脸上又挂着那无所谓的笑容:“江乔,你变了。”

    她端着水杯的手颤抖了一下,喝了口水平复一下起伏的心情:“随你怎么想。”

    他喃喃地重复她刚才的话,面色嘲讽:“随我怎么想?你难道都不知道自爱吗?”

    她很想为她自己辩解,他凭什么说他不自爱?她怎么不自爱了?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我自不自爱,与你无关。”

    他强忍着怒气:“非要惹怒我你才高兴吗?”

    “那你呢?非要伤害我才能够让你满意吗?”

    李南楚从外套的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放到茶几上,叹了口气:“你自己看吧!”

    江乔有种不好的预感,有些迟疑:“这是什么?”

    李南楚揉了揉眼睛,整个人完全靠在沙发上:“你自己看了就知道了。”

    信封里面放的是一叠照片,看了第一张谢浩然抱着她的照片之后江乔几乎可以想象如果八卦杂志拿到这些照片的话会写成什么样子,特别是她还跟谢浩然一同进入了酒店,出来的时候又双双换了衣服,这次他的绯闻应该还比较彩绝伦吧?

    刚刚谢浩然走的时候脸色那么难看莫非是因为这组照片?

    “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李南楚皱眉:“怎么回事?这个你不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在这件事情上江乔到还比较冷静:“要是我说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你信吗?”

    “那我说我和谢宜秋之间什么都没有,你信吗?”

    李南楚说的每一句话都滴水不漏,她步步为营却一点便宜都占不到。

    她放下杯子,嘴里还觉得苦涩:“我信不信重要吗?”

    江乔的话还没说完就猝不及防地被他拉入了怀中,力气有点大,所以确切的说是撞到怀中去的。

    江乔被他死死箍在怀里,使得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瓮:“重不重要,由你决定。”

    她用手撑在他口,尽量让自己多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李南楚,你可以再紧一点,直接把我掐死好了。”

    他放开她,修长的手在她颈项流连:“你知道我又有多想掐死你吗?”

    江乔倒吸了一口气:“既然把我放在身边会让你更加痛苦,你干脆放了我吧!至少眼不见心不烦!”

    “你就那么想离开我?那为什么还要回来?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会放过你。”

    “你不过是想报复我而已,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如果还不够你还要伤我到什么程度你才会满意?”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没错,我就是这样想的!”

    可是,江乔不知道的是每一次他看到她那么受伤难过却还是要咬牙撑下去还是要装作毫不在乎,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许诺!要不是拿他做筹码,她是不是连看都不会多看他一眼?

    他又恢复到平常的神态,冷血而又明:“照片和绯闻我会帮你处理。”

    她冷笑:“条件是什么?”

    “再留在公司半年。”

    “我能够得到什么?”

    他盯着外面思考了几秒:“自由。”

    江乔觉得真是滑稽,五年前他们分手之前她曾经问李南楚:“跟你在一起的三年我得到了什么?”

    他说:“我的心。”

    她说:“你的心?可惜我在上面只看到了‘呵呵’两个字。”

    每一次她对他说我好喜欢你的时候他总是一笑带过,说她是小孩子叫她小笨蛋,问她什么时候才能够长大;每一次发短信她发一些麻的情话过去的时候回答她的永远只有“呵呵”两个字。

    兜兜转转还是转会到了原点,真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其实还是有进步,这一次他没有用任何人做筹码却开出了她最想要的东西。

    江乔觉得自己真是可笑,折腾了这么久却只落得了个作茧自缚的下场。

    她问:“这次说话算话吗?”

    他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一直都在骗我。

    “一言为定!”

    我愿意再相信你一次,但愿这一次,你不是在骗我。

绯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