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吾爱


    江乔从婚礼上仓皇逃出之后提起婚纱的裙摆奔跑在大街上,她这个“落跑新娘”的形象也成功的引得行人纷纷侧目,好像有一个小女孩子对自己的妈妈说:“妈妈,你看,那是不是公主?”

    江乔从很久以前就曾经想过自己有一天穿着婚纱奔跑在大街上的样子,那也一定是她悔婚去寻找自己心爱的人,而不是像今天这样落魄成为别人眼里被抛弃的新娘。src=".r-ex.+?zshuku./files/article/attat/1l28/1OO20/3573458704/1324566437892095.gif">

    许诺终于和刘嫣走到一块儿,她很高兴,只是在那整场戏中她都是一个局外人,顶多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诺诺和刘嫣终于修成正果了,还是她一手促成的,她也可以自由左右她自己的恋爱,可为什么她这么失落呢?

    因为再也没有人能够像许诺一样无条件的包容她的一切,她在把许诺推向刘嫣的同事也失去了她最坚实的依靠。

    此刻她就像是一购茫浚

    “江乔,你觉得我是瞎子还是傻子?”

    她低下头如同做错事的小孩子,然后抱着他的腰埋在他怀里狠狠哭了起来,谢浩然感到眼泪打湿了他的衬衣沾到他口上。

    江乔的诺诺,再也不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了。她曾经预想到这一切,可是没想到这么快,没想到她会那么难受。

    江乔身上的婚纱是抹式的,又赤着一双脚,谢浩然怕她会感冒就一把打横把她抱起来往他在婚礼前停车的地方走去。

    江乔无论身心都是累极,任谢浩然这样抱着她,双手顺势环绕着扣在他的脖子上,双眼已经没有了焦距,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

    李南楚发动了车子的引擎准备去江乔家里,他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与其没有目的的乱找还不如去她家里守株待兔来得快。

    可是他刚刚发动车子的时候却看到马路的另外一边,谢浩然正抱着江乔准备上车!

    他立马取了车钥匙往那边跑过去。

    当李南楚捉住谢浩然的手臂的时候他才刚刚把昏昏欲睡的江乔安置到附车位上准备关上右边车门。

    谢浩然非常不悦的转过头来看了眼李南楚,怕吵到江乔就只是严肃着一张脸小声问:“你想干什么?”

    李南楚忍住一拳挥到谢浩然脸上的冲动,只是用力握了握拳头,“让我跟她说几句话。”

    “她已经睡着了。”谢浩然拒绝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其实江乔刚刚只是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意识还是很清醒也并没有睡着。

    这个时候是继续装睡当鸵鸟还是去面对李南楚全在她一念之间。

    最后她还是睁开了眼睛,偏过头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你想说什么?”

    李南楚看到这个样子的江乔心立马软了下来,深情的凝视着她柔声问:“乔乔,别闹了,跟我回去好不好?”

    “即使我跟许诺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跟你也一样没有关系!浩然,咱们走吧!”

    谢浩然对于江乔对他的“昵称”显然还没有适应,不过听起来还真比叫他全名舒服,于是非常积极乐观的响应了她的“号召”。

    他想关上车门,可是李南楚始终禁锢着他的手腕不放,眼神利如刀,“我不想找你的不快,但请你也别来跟我作对!”

    李南楚最后还是放开了手,他已经不是年轻的小伙子不知进退,况且江乔没有和许诺结婚往后他们有的是机会,并不急于一时。

    谢浩然上车启动车子,李南楚冷眼看着他们离开,附车位上的江乔看着被照在后视镜里面的身影突然诡异地抿嘴笑了。

    李南楚,我永远都不会让你有机会知道我江乔会不会为了你而悔婚!

    ——————

    在车上,谢浩然边开车边问她:“想去哪儿?”

    “去你家。”

    谢浩然因为她的话而稍微分了分神,看了她淡定的脸一眼之后继续看着前方的路,“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我的样子看上去很想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吗?不过你可别想歪了!我只是暂时还不想让人找到我。”今天的事情她不想对任何人做任何回应。

    他半玩笑半认真地问:“你就这么相信我?”

    “嗯,你是个好人,我相信你!”

    谢浩然带她来到了东区的高级住宅区,他住在最顶层,可能住在这里的人很少,她基本上都没有看到什么人。

    谢浩然的家采取了楼中楼的设计,整个屋子的颜色以白色为主色调,墙壁上挂了很多有关风景的油画,各种绿色的植物让这里看上去很有生气,各种美的装饰品让江乔不得不佩服谢浩然的眼光。

    谢浩然以前虽然风流当时并不放荡,他很少带女人回家,家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女人的衣服。好在江乔事先预料到了,刚刚路过商场的时候让谢浩然据她的尺码给她里里外外买了一套衣服。不过江乔还是要求谢浩然给她找一套他的家服,因为才买的衣服她都要洗一次之后再穿。

    江乔洗完澡之后换上了谢浩然大号的家服,她自己在浴室的镜子前看着好像是穿的一帐篷似的。

    谢浩然已经在另外一件房间洗了澡,江乔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他穿着家服在自家超大的阳台上端着一杯咖啡沐浴阳光,看上去惬意极了。

    说起阳台,这个阳台应该算是她见过的最美的阳台。阳台面积几乎已经相当于整个厅的大小,地面上铺满了各色的鹅卵石,阳台的上空是白色窗棂的玻璃窗,最靠边的位置打造了一个小型的喷泉,左边靠近门的位置放了一组咖啡桌,与之相对的另外一边放着一个竖直的鸟巢形状的秋千,秋千上面缠绕着假的藤叶和小花。

    谢浩然看着江乔穿着宽松的衣服大大咧咧地就往秋千上面一坐,真像一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儿,傻傻的很可爱。

    江乔在秋千上面坐稳之后自己荡了荡,感觉还不错,心情也好了,“谢浩然,地方不错,看样子你还很会享受嘛!”

    谢浩然调笑着问:“甩掉了大麻烦就改口叫我全名了?既然地方不错,那有没有兴趣当这里的女主人来玩玩?”

    江乔荡着秋千心情很好,“浩然小盆友,千万别爱上姐姐我,否则到时候伤神伤心了我可不负责。”

    “哦?这可不一定,万一到时候是你爱上我死命要我负责呢?况且我未娶你未嫁,这个机会还是平等的。”

    两个人的游戏太无聊了,要不要加一个进来?

    这个时候江乔提议:“要不咱们就来打个赌,如果一年之内你能让我爱上你我就嫁给你,到时候你就把这套房子作为订婚礼物送给我好了!”

    谢浩然一听来了兴致,“如果最后我爱上了你,你又不爱我呢?”

    这个选项太难了,江乔想不出来怎么办,觉得自己爱上他的可能还挺低的,他太不划算了,“算了,还是不赌了。”

    “不行,不能反悔!要不这样,如果是后者的话你就让你孩子认我当干爹好了。”

    “那我岂不是占了一个大便宜?”

    谢浩然一副“你以为呢?”的样子自顾自的喝咖啡,其实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恐怕会给她以后的生活带来不小的困扰吧?至少对于某人应该如是,江乔完全没有意思到这一点。

    江乔还是一副不确定的样子,“浩然,你不会后悔?”

    “乔乔,我好歹也是个男子汉,怎么会说话不算话?”

    “那好,咱们就说定了!”

    谢浩然偷笑,无论江乔最后能不能爱上他,事情都会很有趣。

    ——————————

    对于李南楚来说,今天并不好过。

    他之所以纵容江乔这样胡闹,那是因为即使这场婚礼许诺不悔婚,他也不会让他们顺利的完成仪式。他在等的无非是江乔最后的一个态度,在最后一刻她是要选择跟许诺在一起还是要回到他身边?如果在最后一刻她能够反悔的话,他可以当作以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也可以继续像以前一样把他能够给与的宠爱全部统统都给她,哪怕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他李南楚也要为她想办法去摘!

    可是为什么每一次他给她机会,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推开?

    看着江乔和另外一个男人一同离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江乔然宁愿跟着另外一个她甚至并不了解的人走也不愿跟他走!

    又是午夜时分,江乔再一次成为他失眠的原因,也是一直以来唯一的原因。

    李南楚坐在地板上,背靠着白色的大床,看着手中照片上灿烂的笑颜,他现在只想去撕碎它!

    可最后他终究还是紧紧地捏着那张照片,看着照片就好像看着她在说话一般,爱怜、眷恋却充满恨意,“江乔,你利用一个许诺来试探我还不够,现在然还要扯上谢浩然!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放走你,我们之间真正的纠缠才刚刚开始!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声音回荡在角落里,孤独冷峻,让人既伤感又害怕。


吾爱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