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善后


    江乔为了准备这一次和许诺的婚礼,总共向公司请了半个月的婚假,包括度蜜月的时间在内。src=".r9es!#D.+?huku./files/article/attat/102[kl78/125g220/3578704/1324566437892095.gif">

    现在婚没有结成,她也不打算立刻回公司上班。

    虽然看上去婚礼已经告一个段落,与许诺和婚礼有关的事情她也始终保持着一个缄口不言的做法,但这却并不意味着这件事情的结束,至少就当下而言,她和许诺必须给王柔一个交代。

    整件事情中,江乔觉得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王柔。她欺骗和隐瞒的是一个信任她、宠着她的长辈。

    王伯母肯定对她很失望吧?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给王柔交代,如果如实开口说她一开始是为了试探和刺激李南楚,而从旁侧击让许诺在他们两个的婚礼上向他心爱的女人求婚的话,她开不了口!

    其实,她真的也不是什么好人。

    无论如何,此时此刻江乔和许诺已经站在了王柔面前。

    王柔正带着眼镜在房里看文件,看到他们两个过来了头也不抬继续自己手里的事情,偶尔还会接到公事或者打听他们两个事情的电话。

    江乔从来没有见过王柔对她生气,既害怕又愧疚,低着头不敢上前说话,偶尔悄悄抬头看看王柔的表情。

    沉默的够久,久到足以让人心生忐忑。

    比起江乔的张皇无措,许诺倒是能够应对,整件事情中他所担心的无非是这件事会产生的流言蜚语对江乔的伤害。

    “妈,隐瞒这件事情是我不对,希望你不要怪乔乔!”

    许诺独揽责任只是加重了江乔心里的愧疚,她正打算说出真实情况,王柔却把签字笔往桌上重重的一拍,着实把心弦本来就绷得很紧江乔吓了一跳。

    王柔几乎是指着许诺的鼻子怒骂:“你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做事难道不考虑到后果吗?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乔乔以后怎么出去见人?”

    江乔急得眼泪已经在眼眶里面打转:“王阿姨,求您别怪许诺了,这件事情真的是我的主意,许诺他怎么可能想得出这样的事情?都是我不对!”

    王柔曾经独立经营那么大一个公司,还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开明的人,下一代的纠葛纷扰她本来是不会强行介入,缘分这个东西向来由不得人,她只是不想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们胡闹,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重要?重要到值得江乔这么把自己的名声拿来当筹码去冒险?

    王柔失望地望着江乔,看着她的眼睛很不忍心,语气不知不觉就放柔了:“胡闹!乔乔,就算许诺再不懂事,可是你怎么也不为你自己考虑考虑?”

    “王阿姨,请你就再纵容我这最后一次,我真的是情非得已!”

    纵容她,她只想押上自己的全部赌这最后一次。

    王柔最终还是无法对江乔完全狠下心,剩下的只有哀叹和怜惜:“乔乔,这么久了,你还没有忘记那个人吗?你还在妄想能够回到他身边吗?”

    江乔心中一紧,眼泪夺眶而出。

    王阿姨,她都知道吗?

    “我不知道!”

    许诺本来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话的,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妈,你别问了,总之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做错了。”

    王柔看了看一脸无措又难过的江乔和尽力维护她的许诺,她到底是应该因为自己多了一个乖巧的女儿而开心,抑或是为了自己失去了一个钟意的儿媳妇而失望?一下子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年轻人的事情他们自己会解决,她又何必去手管那么多?无论怎么躲避,该来的始终还是会来。

    “以后,无论怎么样都不准做伤害自己的事情!算了,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去折腾吧!我管不了也不想管。今天就留下来吃了晚饭之后再回去吧!”

    ——————

    谢老头子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谢森自从谢林接管公司之后就几乎“卸下”了所有有实权的职位,做起了公司的股东之一,除了股东大会之外几乎不涉及公司的任何事务。

    谢森的儿子谢浩然从小叛逆,一开始就不喜欢谢氏,成年之后更是毅然决然的拒绝去谢氏工作而直接去了国外,回来之后开了自己的投资公司,但是谢林还是为他在谢氏挂了一个闲职。

    谢老头子虽然偏心于小儿子谢林,但毕竟还是希望家族和睦,看到谢森没有因为他的偏心而有任何不满,谢林也这么关心照顾侄子,确实是十分欣慰,于是放心的将公司的全部实权都交给了谢林。

    公事上的清闲让谢森的生活进入了提前退休的状态,现在常常可以看到他和夫人黄叶一起去打高尔夫。

    恰巧李南楚也在这里。

    李南楚的父亲李特跟谢林交情不浅,谢森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见过他,后来又和他有过合作,加上他和自己侄女谢宜秋的关系,所以两人的关系算不上好却又绝对熟悉。

    阳光照下来,一身白色休闲运动服的李南楚握着球杆,立于青草地上。谢森看着一表人才的李南楚,很是赞赏侄女的眼光。

    谢森向他走过去,黄叶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

    李南楚看到他们走过来也停下打球,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看着这个印象中谦虚和蔼的长辈,“伯父,这么巧?伯母也一起来了?两位看上去真是恩爱。”

    谢森笑着看了看黄叶,又单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下午不用见户?”

    “嗯,算是吧!”,其实你就是我今天的“户”。

    “你也喜欢打高尔夫?”

    这倒是真的。

    李南楚点头提议:“来一局?”

    谢森欣然接受邀请,拿了一球杆跃跃欲试,黄叶在一旁观战,看上去优雅知。

    两人最后打了个平手,不过李南楚感觉到谢森有意让着他。没有分出胜负,两人约好另外找个时间再来一局。

    他们两个才刚刚打完,谢浩然就出现了。今天是他们家家庭小聚的日子,他把江乔送到王柔那里之后就直接过来这边接他们了。

    李南楚还真是魂不散。

    谢浩然接过谢森手里的球杆放好,谢森看他来得比约定的时间晚了点便问:“怎么现在才过来?”

    本来他是想好好回答的,可是转念想到自己和江乔做的约定,恰好李南楚又在这里,于是心痒痒,“哦,刚刚把我的小女友送回去。”

    谢森一听不高兴了:“浩然!你要胡闹到什么时候?人家南楚都跟宜秋订婚了,你要什么时候才肯定下来?”

    李南楚还是微笑的,只是那笑意没有达到眼里。

    “爸,我保证,我这次真的是认真的!只要她答应,我明天就可以把她娶回家!”

    黄叶看着谢浩然那个怂样笑了出来,打趣道:“你也不想想你丰富的情史,经常都能够在娱乐报纸上看到某人的花边新闻,人家小姑娘能愿意跟你吗?”

    谢浩然一改以前对于对象一事的态度,较起了劲儿,“妈,这次我可是动了真格的,你想我以前什么时候带过女孩子回家?”

    谢森碍于还有李南楚在眼前,咳了咳:“那你什么时候能够把你的女朋友带回来给我们看看?”

    父母的态度很乐观,谢浩然心中欢喜:“不会让你们等很久的!我们走吧,约好的时间都快到了。”

    他们一家人跟李南楚匆匆道别之后,李南楚还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很久,球杆一直被他紧紧握着,青筋毕露。

    ——————

    许诺送江乔回去的时候,她接到了李南楚的电话。

    “你在哪?”,李南楚的声音有点沙哑,完全没有任何起伏,应该是不太开心。

    “外面。”

    “谁在你旁边?”

    江乔看了看许诺,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什么事?”

    “明天回来上班吧!”

    “可是我请了半个月的假。”

    “婚都没有结成,哪里来的婚假?回来销假!”

    “不要!我的假期完了,我自然会回公司。”

    “江乔,你别把我当傻子,这次婚礼上的故事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一手策划的?把你自己的名声拿来当筹码换取我的态度,你是越来越挺能耐了!”

    “李南楚,你可别把我想象得那么蠢,你的态度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要和谁结婚,我要和谁交往,都已经和对方无关了。我们已经分开快六年了,别人说身体里面的细胞七年会全部换新,你有多少把握我到现在还对你保存着一丝爱意?”

    江乔话说完之后李南楚没有生气,反而很平静,“既然是那样明天就回来上班吧!”

    她挂了电话之后,许诺才开始跟她说话:“不是还向着回到他身边吗?为什么要这样说?”

    “我离他离得远了,他或许才知道我江乔并不是非他不可,这样他或许能够早一点结束和谢宜秋之间的关系。”

    “万一,他最后还是选择的谢宜秋呢?你该怎么办?”

    江乔望着车窗外的霓虹闪烁,眼神是许诺许久未曾见到的那样坚定,“只要他敢跟谢宜秋结婚的话,我江乔就一定能够将李南楚这个人永远地从我心里赶出去!”

善后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