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冲突


    隔日是礼拜六,李南楚吃过早饭之后就给谢森打了个电话约他今天下午一起去打高尔夫。src=".re]shu)(J%.+?ku./files/.+?article/attat/12[kl7878/12578g220/3578704/132784566437892095.gif">

    “喂,谢伯父,我是南楚。今天有没有空,下午一起去打高尔夫怎样?”

    “今天恐怕不行,我妻子过生日,再不我们另外约个时间?”

    “嗯,看得出来谢伯父一家很幸福,真是羡慕。”

    那边谢森笑了笑,“李特有你这样的儿子才真是让人羡慕,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老是让人心,这不终于感觉像是要定下来了,今晚说是要把他的小女友带来给我们看,你黄伯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伯父过奖了,对了替我跟伯母带句生日快乐。”

    “好,就这样吧,咱们再约!”

    挂了电话之后李南楚就一直闷闷不乐,思考了几秒之后就给萧信打了个电话。

    “喂,萧信,你去帮我查一下今晚谢森一家在哪里庆祝他妻子的生日,然后把详细的地址发给我。”

    “你想知道这个干什么?”

    “你别关那么多,查到了发给我就行了。”

    他没有想到谢浩然的动作会这么快,更没有想到的是江乔这么快就和谢家人牵扯不清!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

    中午的时候他收到了萧信的短信,地点是位于城南的海域大饭店。五分钟之内他又给谢宜秋打了个电话。

    “在哪儿?”

    “在和朋友逛商场呢!怎么,想我了?”

    李南楚冷笑,“对呀,今晚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吃饭吧!”

    “好啊,那你五点钟在宏达百货来接我嘛!”

    “嗯,不见不散。”

    谢宜秋挂了电话之后就有点出神,在那里自顾自的笑着,一旁的密友看了之后打趣道:“看来是男朋友没错了,瞧你那个样子,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恋爱才甘心。”

    谢宜秋不否认,一副幸福的小女人的样子,“逛了一上午,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吃点东西吧,我请!”

    李南楚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沉着一张脸,谢氏的机密档案被他翻了一遍又一遍。

    ——————

    昨天江乔和谢浩然还没逛多久那些商场就纷纷关门了,没有选到合适又致的礼物。

    隔日整个上午她基本上都是睡过去的,下午再去买很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最后她把那条准备给王柔的那条围巾拿出来作为这一次的礼物,稍微花了点心思包装了一下准备送给谢浩然的妈妈,她不知道这样妥不妥当,但是她已经别无他法了。

    今天江乔特地穿了一件看上去比较大方的淑女系列的衣裙,高跟鞋也没敢穿得特别高,画了一个极淡雅的妆容。

    刚开始谢浩然来接她的时候还不太适应江乔的这种淑女范,寻她开心了一阵儿顺带就问:“你今天买了什么礼物?”

    她其实很不想他误会的,可是这种事情她又不可能撒谎。

    “我亲手直了一条紫色的围巾给伯母,天气渐渐冷起来了,应该能够用得上。”

    她瞄到谢浩然笑得很开心,然后继续为她自己辩解:“你别误会,我实在是没办法这样做的。”

    “我也没说什么,你也别胡思乱想。”

    江乔不解,到头来她成了胡思乱想的那个人了,他也不想想要不是他那些令人误会的举动她能胡思乱想吗?!

    谢浩然还是专注地开车,不过嘴角始终是含笑的,看样子心情很好。

    江乔看着那笑容特刺眼,特匪气地说了一句印象中的特别傻帽的广告词:“再笑,再笑我就把你吃掉!”

    谢浩然这下笑得更开了,“爷,我求你把我吃掉好了!要不要加点调料?”

    “调料你个头啊,专心开你的车吧!”说罢转过头去不理他,整个一大小孩儿。

    他们两到得稍微有点晚了,谢森夫妇都已经到了。

    江乔一到长辈面前刚才那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就消失了,换上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低眉顺目嘴角含笑做淑女状。

    她其实是不太懂怎么跟长辈打交道,基本上都是跟随着谢浩然的步调在跟他们交流,看上去也摇身一变成了小鸟依人那一款。

    问题无非是那些,家庭啊工作之类,江乔说得很含糊,毕竟那样一个家庭那样一个过去谁都无法这样风轻云淡地讲述吧?

    还好谢浩然巧妙的转换了另外一个话题,桌上才恢复轻松和谐的气氛,不过即使是这样江乔也觉得不太自然。

    不太自然的饭桌上空穿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尖利刺耳,“大伯母,大伯!”

    江乔哀叹了一声,怎么到这儿都能够碰上?

    李南楚和谢宜秋手牵手向他们走过来,江乔淡淡地扫了一眼过去,看上去并不在意,只是心脏漏跳了一拍,差点连筷子都拿不住。

    她就是这样,越是在意的东西却要越是装作漠不关心。

    谢森带着长辈般慈爱的微笑,礼貌地站起来问:“是宜秋和南楚啊,这么巧?”

    谢宜秋做乖巧状依偎在李南楚身边,具有深意的看了江乔一眼,“对呀,我和南楚刚好到这边来吃饭没想到能够碰到,真是很巧呢!”

    黄叶也微笑着邀请他们两个一起:“既然这么巧,咱们就一起吧!”

    她的声音甜甜的,带着让江乔觉得作秀的虚伪,“嗯,谢谢大伯母,我记得今天是您的生日,生日快乐!”

    李南楚只是附和着说了几句,随后两个人就坐了下来。

    谢森夫妇并不知道他们本来是认识的,故而一坐下来就把江乔介绍给他们两个。

    其实本来开始谢浩然跟他父母介绍的时候是作为“朋友”的,这下子不知怎么从他父母口中介绍给李南楚和谢宜秋的时候就变成了“女朋友”!

    这中间的误差也稍微大了一点?果然不能跟谢浩然走得太近,太近了真的说不清楚了。

    不过看样子吃惊的人并不止她一个人,李南楚明显也是一愣,谢宜秋脸上笑容灿烂带着揶揄的神色:“堂哥你地下工作做得不错嘛,什么时候找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

    谢浩然咧嘴笑了笑,跟江乔对视了一眼,看到她并没有撇清的意思,于是放心下来说:“前不久从大街上劫回来的!”

    大家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执着于这个问题,各怀心思。

    只是谢宜秋没那么容易放过江乔,笑意盈盈地说:“大伯,大伯母,说起来江小姐和我们也算得上是熟识,她就在南楚的公司工作呢!我们几个以前还是同一个大学呢!”

    黄叶倒不吃惊:“那浩然和乔乔上大学就认识了?”

    谢浩然不知道谢宜秋到底想说什么,就岔开不着痕迹地岔开话题:“没有,学校那么大,曾经看见过,但是没有机会认识。要是我们早点认识的话可能早就修成正果了。”

    他说出这样的话江乔真的一点都不意外,不过在长辈面前她还是了一张脸,默默叮嘱自己:沉默是金,少说少错。

    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江乔去上了一趟洗手间,谢宜秋也称巧肚子不舒服跟了过去。

    李南楚和谢浩然都知道没有那么巧,但面上都装作不知道。

    事实证明,谢宜秋不是肚子疼而是在那里站着守株待兔。

    江乔出来就看到谢宜秋在洗手台那里一脸不善地靠在墙上等着她,她也并不意外。

    “江乔,这么几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魂不散?”

    “这句话我同样还给你。”

    江乔看都没看她一眼自顾自的站在镜子前整了整妆容,把手洗了洗又吹干。

    “想报复我也不必绕到我堂哥这么远吧?”

    “你也太抬举我低估你堂哥了,你与其想这个还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把自己的男人留住才是真的!你们今天还真是碰巧呢!”

    江乔无所谓以及忽视的表情激怒了谢宜秋,待她弄好准备出去才刚刚走几步就不留神被谢宜秋一绊,结果脚跟一个不稳直接就咚的一声跪了下去,头撞上了墙壁。

    谢宜秋满意一笑,“我劝你最好离我堂哥远一点!”,然后理了理头发,趾高气昂地走了出去。

    江乔的头被撞得晕乎乎的,强忍着眼泪,膝盖已经痛得没有知觉,幸好有个好心的人看到之后把她扶了起来。

    站起来之后好一阵子她的膝盖才有一点知觉,于是又整了整妆容将额头上的淤青用一层厚厚的粉底给盖住了,穿的丝袜被勾脱了丝,青肿还没有这么快现出来,索把丝袜脱了扔掉。

    做完这一系列的掩盖措施之后,江乔微笑着对着镜子照了照,很好,除了脸色有点苍白之外,她只是不愿意自己刚刚那个落魄样子被他们瞧见。就算是故作坚强她也要坚强给他们看,不甘示弱!

    看到江乔若无其事地走出去,忍着痛微笑,谢浩然看她去了有点久便问她怎么回事,她只是云淡风轻的回答:“刚刚在洗手间不小心踩滑撞到墙上去了。”

    谢浩然心疼,小声问:“伤到哪儿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地上有水,我没有注意到。”

    两个人像是在说悄悄划一般,谢森夫妇看着俱是一笑,其实他们还是挺喜欢江乔的,至少到现在为止的印象是乖巧懂事的。李南楚自顾自的吃饭,刻意不去看他们俩,脸上完全没了笑容。

    江乔痛得吃不下去饭,这个时候江夏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无意识救命符。

    她在那边乱起早吧说了一大堆把江夏搞得莫名其妙。

    打完之后江乔就借着自己有急事离开了,本来谢浩然准备送她的,可是江乔坚决拒绝,然后飞快的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正巧李南楚这个时候也突然要紧的事情匆忙离开了,谢宜秋和谢浩然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情,但是碍于场面都没有发作。

冲突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