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娶(高干) 放手


    江乔的头由于惯的原因随着身子被撞到洗手间墙壁上以至于有些晕乎乎的,不想哭花今天心准备的妆容,只好强忍着眼泪,膝盖已经痛得没有知觉,试了几次都没站起来,幸好有个穿员工制服的小姐看到之后把她扶了起来。src=".res|+_.+?hu+ku./files/article/attat/141272[k((.|n)+?)l78/125g220/3578704/1324566437892095.gif">

    谢宜秋下手太狠了!

    站起来之后好一阵子她的膝盖才有一点知觉,于是又整了整妆容。她将额头上的淤青用一层厚厚的粉底给盖住了,穿的色丝袜被勾脱了丝,趁着腿上的青肿还没有这么快现出来,她索把丝袜脱了扔掉。

    做完这一系列的掩盖措施之后,江乔微笑着对着镜子照了照,很好,除了脸色有点苍白眼眶有点之外,她只是不愿意自己刚刚那个落魄样子被他们瞧见。

    就算是故作坚强她也要坚强给他们看,不甘示弱!

    看到江乔若无其事地走出去,忍着痛微笑,谢宜秋偶尔跟李南楚说笑,看样子心情是比先前好多了。谢浩然看她去了有点久便问她怎么回事,她只是云淡风轻的回答:“刚刚在洗手间不小心踩滑撞到墙上去了。”

    谢浩然心疼,关切的样子溢于言表,小声问:“伤到哪儿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因为他的关心,她心中暖暖的,“地上有水,我没有注意到。”

    两个人像是在说悄悄话一般,谢森夫妇看着俱是一笑,其实他们还是挺喜欢江乔的,至少到现在为止的印象是乖巧懂事的,再加上谢浩然一直不肯正经交个女朋友,现在看上去这么上心总是好的。李南楚自顾自的吃饭,刻意不去看他们俩,脸上完全没了笑容,不过他一向没有任何表情,旁人也无从看出些什么端倪。

    江乔痛得吃不下去饭,这个时候江夏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无疑是一道救命符。

    她在那边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把江夏搞得莫名其妙,到最后挂电话的时候江夏都没搞懂是怎么回事。

    打完之后江乔就借着自己有急事离开了,本来谢浩然准备送她的,可是江乔坚决拒绝,然后飞快的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正巧李南楚这个时候也突然要紧的事情借故匆忙离开了,谢宜秋和谢浩然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情,但是碍于场面都没有发作。

    ——————

    李南楚出了门之后就一路跑出去,正好还赶得及在江乔坐上计程车之前抓住她。江乔没有想到李南楚会追出来,因为身上的痛楚眼眶到现在还是的。

    她今天折腾得有够呛,有气无力地问:“你跟来做什么?”

    李南楚紧紧扣住她的手腕不放,“刚刚谢宜秋对你做什么了?”

    “没什么。”

    江乔试图甩开他抓住她的那只手,可是试了几次他也不放,她知道他的倔脾气又上来了。

    “江乔,我劝你最好不要骗我。你刚刚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一瘸一拐的样子你以为我没有看见吗?你看你的眼睛现在已经得像什么样子了?”

    “我都说了没什么了你为什么还要逼我?你为什么总是要逼我?”

    她搞不懂谢宜秋和他两个人为什么总是这样的紧追不放,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把她耍得团团转很好玩是不是?这样的想法让她的情绪一时间有些激动。

    他飞快环顾四周有没有认识的人,然后拦腰抱起她往他停车的那边走去,江乔连挣扎几下之后连力气都没有了,任由他抱着。

    在他把她安放到副驾驶座上之前她一直很安静,不说话、不笑也不闹。

    一直到她家楼下她都是这个样子,他就看不得她这个样子,一看就要心软,语气柔和下来,温柔地扳过她的脸和他对视,“都跟你说了离谢浩然远一点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江乔扳开李南楚的手,转过头去,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江乔每一次气极都是这个样子,他最讨厌她这个样子,每一次她这样的时候他都无计可施拿她没有办法。

    “乔乔,你说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你才会乖乖听我的话离他远一点?”

    要他怎么做?为什么每一次他都这么说?为什么要她告诉他怎么做?难道他真的不知道她要什么吗?

    心里有些凄凉,凄凉的同时反抗意识也增强了。

    “凭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要我离谢浩然远一点?!我跟他在一起是犯了法还是怎么的,你们是我的什么人,凭什么对我的选择我的人生指手画脚的?!”

    一口气说完之后她轻松了很多,看着李南楚生气的样子,她心里便有一种报复的快感,但很快这种快就被害怕取代。

    她见过李南楚生气时候的样子,但是她从未见过他如此生气,好像下一秒他的情绪就会完全爆发,他紧握的双拳很有可能就握住她脆弱的脖子,她甚至可以感受到那种冰凉的触感。

    很快,当他的情绪舒缓下来之后他只是自嘲般的笑了起来,江乔突然觉得胃里翻腾,口中的味道很是让人难受,跟以前无意识吃下了苦胆一样的味道,又咸又苦又涩。

    他对她说:“江乔,如果那是你想要的,我会放手!”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相识相恋了接近七年的人、纠缠在一起这么久的人、刚刚还在警告她离谢浩然远一点的人,现在说要放手?

    虽然她曾经想过他可能会放手,可是她也从未当真。所以以前无论她怎么胡闹,她都相信转过身就可以看见他站在她身后。

    可是他却说要放手?!

    江乔已经感觉不到刚才的痛楚,心中全是慌乱。

    怎么办,南楚说不要她了?!

    慌乱无措的时候,她手脚都不知道要怎么放,放在哪里,眼神闪躲。

    闪闪躲躲的眼神最终定格在他车中置放的相框,相框里面谢宜秋依旧美丽动人,脸上的笑容像是在嘲笑她这个失败者。

    刚才谢宜秋让她离开谢浩然,现在李南楚也来劝说她,谢宜秋刚才给她身体上的伤害,他却在现在再给她心里一刀!

    她突然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可是又完全迷惑了。

    李南楚跟谢宜秋才是才子佳人,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她才是他们感情的第三者?或者第三者都算不上,仅仅只是一个灰?

    她禁不住问自己,爱他吗?

    爱,很爱,过去是,现在也是,不知道将来是不是。

    恨他吗?

    过去只恨自己,现在恨自己也恨他!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心里的某个地方就为某人建筑了一座爱的城堡,可是现在这座城堡坍塌了,以前的一切在有一天突然变成了海市蜃楼?

    李南楚设想过江乔对此的反应,觉得她可能是大哭一场,或者时哭时笑,再或者笑闹一场,可是她就坐在他身边,不哭不闹,神情木然。

    “乔乔,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回答我,你不想我放手,那我就一直牵着你的手就好。

    “你想要我回答什么?开口求你留在我身边还是哀求你放了我?”

    “都好,只是不要什么都不说。”

    “放手或者不放手,那都是你的选择,我从不强求。但愿这一次不是你耍得什么把戏。”

    她想要的一直都很简单,他是真的不懂还是假装不懂,何必一次又一次地这样试探她?试探得越多两个人之间连起码的信任都会被消磨殆尽。

    因为过去的经历,她从来都缺乏安全感,可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给她过安全感,所以每一次她和他的交锋她都像个刺猬一样,伤人伤己。

    “江乔,你赢了,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纠缠你。”

    “需要我辞职吗?”

    “何秘还在休产假,在等一段时间等她回来之后再说吧!到时候你是想继续留在恒宇,或者离开都如你所愿。”

    江乔应了一声,反正两个人的界限也划清了,必要的疏离还是需要的,“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先回去了。”

    李南楚深吸了一口气,靠着座椅紧闭着双眼,摆了摆手。

    江乔在下车前略微迟疑了一下对他说:“南楚,如果可以回到从前的话我会选择不去碰钢琴,这样我就不会误打误撞地认识你,我不是后悔,只是我们现在的局面太让人难堪。”

    她从没想过这会是他们之间的结局,这也绝对不会是最后的结局!谢宜秋跟她还有新帐旧账没有算,李南楚跟谢宜秋沆瀣一气伤害她一事她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她内心真的只是想要过简单幸福的日子,为什么他们还不放过她,还要这么逼她?

    既然一味的退让妥协换来的只有更多的伤害,那么她的尊严和幸福就由她自己去夺取!

    在车门关上的那一刻她就暗自发誓,从今以后,她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软弱得任人欺凌!结局已经足够让人难堪,她其实并不介意让所有的人都跟她一样难堪!

    src="/files/article/attac((.

放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