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无戏言 41-45


    ☆、Chapter 41.

    眼皮沉得抬也抬不起,周沐满脑子想得都是挨在这张大床上再多睡一会儿。

    浑身上下是满涨的酸痛与绵软,周沐轻轻地抻了抻了脚趾头,一股子酸胀感立马就潮水般的袭涌而来,这感觉实在是太过清晰,连带着昨天晚上的情景与片段都蜂拥而至,直回忆得周沐满脸通红,脑袋里也仿佛充了血一般。

    周沐从来不知道原来人的欲*望可以强烈到那种程度。

    缠绵得凶了,需索得狠了,她的记忆似乎也都蒙上了情*欲的气息,朦朦胧胧得回忆不真切,然而那肢体纠葛的鲜明触感却又是如此令人难忘。

    那个时候的林修整个人都蛊惑一样的靠近,他把周沐抵到墙上,灼热的掌心箍住她的腰,那么轻而易举的,林修控制着周沐所有的行动,感受到她的颤抖与战栗,他用了力气,实实在在而又稳稳当当地摁着她。

    “不许躲。”林修喷着淡淡的气息倏地衔咬上周沐那圆润而小巧的耳垂,他单手制着周沐的下巴,舌尖儿迅速而灵巧地刮过她的耳廓,那热度却结结实实地烙进周沐的内心。

    最后一丝力气仿佛也被抽空了,周沐轻轻地哆嗦着,脚底一软,眼瞅着就要顺着墙壁滑落并跌坐到地上去。

    长臂微舒,林修一把将周沐抵摁在墙上,腰身不自觉地向前狠狠地一顶。

    那里……已经兴奋了。

    这个认知让混沌中的周沐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谁知那吞咽的动作却惹得林修眼中的欲*望气息又浓烈了几分不止。

    林修硬得要命,偏偏眼前这人还满目潋滟面色缭乱,那样纯属自然表露的媚态让他的内心忍不住“腾——”的一声就着了火。

    靠得越近彼此的呼吸就越紊乱,周沐喘息着,胳臂紧紧地攀着林修的背,察觉到对方正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磨蹭着自己的下*身,原本就汗流不止的周沐顿时整个人都绷紧了。

    腰窝是酥的,脊椎骨是麻的,再这样下去周沐只怕自己连一秒钟都挺不住,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状况一样,林修径直将双手从她宽松的衣摆下探了进去,略带薄茧的掌心一路向上,在触到那柔软的瞬间,林修亦清楚地感受到了周沐肌肤之上渗着的那层薄汗,强势而不失温柔地将周沐身上的衣物顺势祛除,下一刻,伴随着周沐身子的剧烈一颤,林修将自己笔挺削直的鼻梁扎进那温香暖玉般的浑圆当中,薄唇缓缓一勾便将那细密的汗珠尽数席卷至自己的口中。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强烈,周沐喉头嘤咛一声,下意识地便抱住了那人的头。

    双臂微紧,林修稳稳地一使劲儿便将周沐打横抱起,反抗不能的周沐任由他那样抱着,只觉自己被林修抱着才迈了几步就已经到了他们的卧室。

    目标是那张柔软舒适而无比宽大的双人床。

    带着灼热温度的吻密密匝匝地印了下来,林修深深浅浅地吸吮着啃咬着,每每攻陷了一处,那雪白的肌肤之上就留下了一大片浅红深紫的印迹。

    好似勋功章一般。

    那样的吸咬是有技巧的,周沐只觉浑身上下都是无边的震颤与酥麻,出口的呻*吟已然开始变得细碎而又绵长。

    是梦境又是现实——周沐觉得自己在燃烧。

    隐秘的地方有滑腻的体一点一点地缓慢溢出,说不出的违和感。

    周沐觉得自己就像是喝了雄黄酒的白蛇,她忍不住开始慢慢磨蹭着自己的双腿,身体的某处难受得可以。

    想忍耐,又想需索,站在临界点的位置,周沐觉着自己被折磨得几欲疯狂。

    这样的细节被林修瞬间捕捉到,他伸出手去抓住周沐纤细的脚踝,只轻轻一个施力便将那人拖到了自己身下。

    身体的某处涨疼得好像要爆炸一样,林修眼眸深深瞳色尽显,在垂眸望向周沐的同时亦伸出手去执过她的柔荑牵引着一样来到了他的腰间。

    “像这样……”林修的手轻轻覆盖在周沐纤手的上方:“对,就这样……”

    感受到手中的灼热在瞬间又涨大了几分,周沐的脸色简直要滴出血来,然而还未待她从这样的情绪中解脱出来,下一刻,她已然陷入了更大的刺激与难耐之中——

    敏感的花心不知何时被那人掌握在手中,那修长的手指才刚一探入,周沐整个人便弓起了身子,嗓子眼儿里隐忍了多时的惊呼也终于破口而出。

    灵巧的长指轻动,林修坏心眼的略略一勾,引得周沐的身体止不住地战栗。

    “这里……还是这里?嗯?”林修的指尖深深浅浅地轻摁,另一边也不忘了关注周沐的表情。

    这样的挑*逗实在是太过折磨人,周沐小猫一样地蹭蹭林修,细致的肌肤上有不容忽视的滚烫温度。

    她的喉底有隐隐约约的哼唧声儿,直听得林修燎原的火起,终于深深地吸了口气,径直地沉入了她的身体。

    林修的双臂撑在周沐鬓发的两侧,他分开她的腿,不容分说地压向她。

    周沐的双腿缠绕在林修瘦的腰间,她的柔软环抱着他的悍,她的□禁锢着他的饱满,周沐用自己全身的每一丝毛发每一个毛孔去深深体会林修强势的温柔,他温柔又野蛮地掠夺,他彻底又激烈地冲撞,她被他贯穿,被他缠抱,被他拥吻,被他爱抚……他们就好像是生来就交缠在一起的枝悠地笑着转眼望向女儿道:“沐沐,你跟妈妈过来一下,让小修陪你爸唠一会儿。”

    ……

    “妈,您喊我进屋干嘛来了?”眼瞅着要嫁人了,周沐最近黏人黏得紧,她挑挑眉毛贱兮兮地蹭到周妈妈耳朵边儿,用蚊蚋一般的嗓音问道:“出嫁在即,难不成……这是要传授点儿闺房秘术给我?”

    “啪——”某人的脑门儿上不轻不重地挨了一记。

    周妈妈好气又好笑地瞪她,随即竟是轻飘飘地斜了女儿一眼缓声开口道——

    “那个你还用我教?”

    噗——正在喝水的周沐瞬间就呛着了,咳嗽的架势好比即刻就要撒手人寰。

    “哟,这是被我说中了?”一脸坏笑的人变成了周妈妈:“放心。妈妈很开通的。”

    开通……额……

    那带着点儿桃粉色的暧昧眼神算是怎么回事儿?!

    那不住地往自己颈间瞥过来的笑模样又是怎么……

    等一下,颈间???

    周沐心惊胆战哆哆嗦嗦地伸手抚上自己的脖子,只怕自己转过头去面向镜子就能看到那上面鲜红而刺眼的草莓印儿……

    空空如也。

    “呼——”周沐把快要蹦出嗓子眼儿的小心脏重新塞回肚子里。一转头却对上周妈妈调侃不止打趣不已的神情。

    周小喵顿时就羞窘地想要挠墙——咱当小辈儿的脸皮儿薄,禁不起您这么耍棱啊!!!

    抬手轻点周沐的额头示意她放松。周妈妈指了指床边儿排排摞放着的大收纳箱。

    “想着你不久后就要嫁去别人家当媳妇儿了,我跟你爸方方面面的给你添置了些东西。都是能用得上的——你们年轻人整天忙东忙西的,日子怕是过不那么细致……”周妈妈轻顺周沐的长发接着道:“小修虽然细心,但毕竟大多时间都在部队待着,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别过得那么糙,女孩儿家家的,对自己好一点儿……”

    “嗯嗯嗯……”眼瞧着长篇大论式的思想工作又要开展,周沐忙不迭地点头,点完头又扬着脸冲周妈妈一呲牙道:“妈,您这算是给我置办嫁妆了?”

    “合着你在自己个儿心目中就值这么点儿分量啊?”周妈妈轻笑:“说到嫁妆——”

    说着周妈妈转身,自床头柜的最底层拿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箱子来。

    这架势怎么跟放置最高机密的密码保险柜似的?

    瞅着这箱子那颇有几分莫测劲头的外表,见多识广的周沐微微有些愣怔。

    难道这里面装着的就是传说中的传家之宝?

    “啪啪”地输了密码进去,周妈妈轻轻一掀箱子的顶盖——

    “刷”的一声,整齐有序地摞放在一起的,是满满的一小箱金条。

    周沐顿时被那金灿灿的光芒晃得眼瞎。

    “妈你去抢银行了?”话语脱口而出的瞬间,某人再度挨揍。

    “那难不成你是背着我爸收了别人的……”

    “再胡说我就用哥俩儿好把你嘴给粘上。”

    “别,我可是您亲闺女。”周沐这才收了势老老实实地坐好:“可您能给我解释一下您这土财主暴发户一样的气魄是打哪儿来的吗?”

    “太小瞧你妈我了不是?!”周妈妈轻笑,眼中却有某种伤感的情绪一闪而逝:“好歹当年……你外祖家也是名门大户。”

    “所以说这箱子里的东西是……”

    “嗯。”周妈妈点点头肯定了女儿的猜想:“你外婆心软,不忍心让我跟着你爸受苦……我临走前她偷偷地塞了这只箱子给我。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留着这个,就是等着有这么一天,能送给你当嫁妆。”

    周沐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后面的话音儿却蓦地被母亲打断——

    “不许说你不要。惹火我赶明儿我就去金店把这些玩意儿都熔喽然后打俩大金镏子套你手脖子上!”

    金镏子……周沐抖着睫毛畅想了一下自己穿金戴银环佩叮当的模样……

    金饰上了她周沐身喜不喜庆暂且不说,这么结实的分量能熔铸成多少种首饰也撇开不谈……可一想到自己极有可能会变成满身金光闪闪的大金花模样,周沐顿时就蛋腚不能了。

    我说……嘴角抽搐着,周沐的眼梢都打着颤儿——咱能不那么惊悚吗?!

    ……

    回到家,上了楼。周沐开了门锁先一步踏进门去,拖鞋还没来得及换上,整个人却已经被身后那位抱了个结实。

    林修整个人挨过来,清新和煦的气息成片的袭来,周沐被他紧紧抱着,满心满眼都是那令人怦然心动的触感与气息。

    最近,他们总是这样。

    林修制着周沐的双手,她动弹不得,反抗不能,就连抽空去开灯的机会也没有。

    林修一只手稳稳地护在周沐的腰间,另一只则迅速利落地带上了房门。

    不拘泥不急迫……他们在一片漆黑的客厅里热烈而亲密地拥吻。

    那么难得的,这段时间林修与周沐几乎每天都待在一起,然而即使是这样,他们也恨不得拥有彼此双方的时间能够不断地延长。

    两个人都不是什么腻歪的人,但眼下,他们却无比珍惜对方在自己身边的每一分钟。

    是想要填补之前空缺已久的时间,更是想要铭记他们彼此相拥的每一时刻。

    长指翻飞,林修的指尖开始沿着周沐的后颈缓缓下滑,周沐脊柱的凹槽处开始随着林修越发娴熟的动作而微微颤抖,一只手从下摆处探进去,林修将身子又与周沐靠紧了几分,同一时间,双方的呼吸频率开始随着他的这个动作而同时加快。

    周边的空气开始燃烧,林修心中的火焰也逐步升腾,长腿逼近,只消几个动作他就惹得周沐的喉头低低地出声,周沐不自觉地后退,身形却蓦然一个摇晃,林修紧揽着她的腰暗暗一个施力将她带起,谁知这时自己的脚下竟也是一绊,最后终究是以护着周沐的姿态倒在了地上。

    揉着额角的林修起身去开了灯,望着客厅里大包小卷的箱袋满地,他即刻便了然于心。

    “是颖姨他们来过了吧?”周沐的脸还烫着,这会儿更是粉扑扑的无比惹人喜爱。

    “嗯。”林修点头:“说起来,我倒把这茬儿给忘了……下午我妈刚跟我通过电话。”

    家长对儿女总是会有不完的心。被褥、床单、厨具、衣物……大到家用电器,小到锅碗瓢盆,客厅里阻阻囊囊满满当当地堆了个结实,望着小山一样的各色物品,周沐与林修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起身开始拾掇。

    “我妈那儿还备了一大堆呢……你给腾出点儿地儿,回头咱还得把那些箱子给倒腾回来。”

    “啧……”林修扬着眉冲周沐弯唇轻笑:“到底还是社会主义大家庭更温暖些……两家长辈把这些常用的不常用的奢侈的不奢侈的都给咱备齐了,咱俩这小日子得怎么个顺风顺水声色犬马……”

    “……”周沐抄起一旁袋子里的卫生巾就冲林修脑门儿砸了过去:“贫!丫最近又去许尉那儿蹦跶了是不?”

    “那可是我好姘头……那哪儿能不去。”说着林修顺手接过周沐砸过来的东西:“这也是我妈给你备的?”

    “是。”周沐揉揉眉心无比尴尬地丢了另一个袋子给林修:“颖姨还备了你的份儿呢。”

    我?卫生巾?林修扬眉。

    周沐充耳不闻中。

    顺着袋子的封口处林修向里面略略一瞥,当他看到那满袋子花花绿绿包装迥异的进口安全T时,好看的嘴角瞬间就扬了起来。

    “沐沐,我得纠正一下,这袋子东西,那绝对是我爸办置的。”

    话音方落,N米之外,正在家中看球赛的林述彰忽然就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

    作者有话要说:乃们期待的婚礼就在下一章~

    酱油夫妇乱入乃们懂的~

    霸王们,都来冒个泡让我知道乃们木有在看盗文仍在支持正版呗~~~

    话说又到了短裙短裤露大腿的季节了……每天穿梭在校园里各种闪耀各种养眼> <

    ☆、Chapter 44.

    如果要周沐与林修给二人婚礼的当天下个定义,他们绝对会简而毫不犹豫地用四个字来概括——**飞狗跳。

    场景之——新娘起床后。

    天色微亮晨光熹微,公**还没打鸣儿呢,被委以“化妆师”重任的江语晴就拎着她那砸人后座力堪比迫击的大箱子来到了周沐房间门口“咣咣”凿门。

    瞧瞧那没心没肺劲儿的……江语晴一边拍门一边感叹。

    眼瞅着这墙皮都拍掉了能有好几层,屋里那人却依旧是悄么声的没个反应。

    您说说,有这么不靠谱的新娘吗?!

    急火攻心的江语晴干脆拎起箱子直接砸门,一进屋就看到那人还裹着被子蜷着身子躺在床上睡得正酣。

    见到此景的某临时化妆师顿时很有几分磨牙吮血的冲动。

    “我说周大小姐,今儿个您大婚,眼瞅着都这个时候了,怕是也该醒了吧?你再这么死猪一样地睡下去,耽误了吉时林姑爷可是要上门来抢人的!”

    “唔……”周沐把身子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哼哼唧唧的被好友吵得直皱眉:“……我要睡觉……让我睡觉。”刚说完就软趴趴地接着倒下去不省人事。

    “睡你妹!”江语晴瞬间炸毛,以誓要将地板踩穿之势锵锵几大步跑去浴室里接了一大盆凉水——

    “周大懒蛋你给我听清楚喽,丫要是再敢跟那儿挺尸不挪窝,老娘就一盆凉水浇到底,泼不死你小丫挺的!”

    什么叫醍醐灌顶?什么叫一语中的?

    闻言周沐一个鲤鱼打挺就翻身下床,赶忙老老实实利利索索地跑去洗手间把自己刷洗了个干净利落。

    “属驴的……不抽不走。”江语晴恶婆婆一样地放下了手里端着的大盆。

    简单的收拾过后,江语晴开始给周沐上妆。

    “哟,晴子,你这活儿可够齐的。”望着大喇喇摊着的化妆箱,周沐是越看越眼晕:“宝刀未老啊你这是……”

    “快给我拉倒吧。”江语晴一个大眼白过去:“刚刚还一副半死不拉活的模样搁床上趴着呢,觉醒了就改跟我耍贫嘴了是吧?!”

    “没、没。”周沐很狗腿地蹭蹭她:“发自肺腑真情流露那是。”

    “这给你贫的……”江语晴略略一扬脸,小样子立马就美滋滋的颠儿起来了:“不过我还真告诉你周沐,我还是化妆师的时候找我的人就排到二里地开外去,我不干那活儿了以后这预约的电话也没断过。不过大妞儿我早就封笔收山,倒着数三年,这新娘妆啊……你这是独一份儿!找个没人地儿偷着乐去吧!”

    “那是!”周沐很大爷地一扬脖颈:“御用化妆师这是!”

    “美得你!”江语晴拍她:“这妆可不能白化!得给钱!从你们家林副团那儿出!”

    “钱狠子啊你!”周沐瘪瘪嘴:“咱这关系提钱得多伤感情!”

    “瞧瞧”江语晴啧啧道:“要怎么都说女大外向呢……这还没过门儿胳膊肘就朝外拐!怎么着,心疼你家中校同志的那几个津贴了?”

    “那倒不是……”周沐歪头瞅瞅她:“不过你太大牌了,我担心你漫天要价他就地还钱……回头我嫁过去以后不得吃糠咽菜啊?”

    “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江语晴戳周沐:“你当你老公公是吃素的啊?老底儿厚着呢,可劲儿享少福吧你就!看见没,我身上穿的这衣服,这俩大口袋!我告诉你啊,这就是为了‘堵门’而准备的!今儿个要是不把这兜塞满,他林大少可甭想进这门儿!”

    ……

    场景之——新郎出发前。

    去接新娘的车队已整装待发,立在车前的许尉从头到尾略略扫了一眼,不疼不痒地用胳膊肘拐拐发小儿林修道——

    “不错嘛小伙儿,大阵仗啊!”说着乌黑的眸子挑挑:“老爷子安排的?”

    “非也。”林修扬唇轻笑:“老爷子原本说是想用解放牌卡车直接运的。”

    “好家伙……”许尉轻轻“啧”了一声:“你怎么不直接招呼99式主战坦克啊?!那多牛X啊!还带响儿!礼都省了。”许尉扯着唇角笑:“不过话说回来,就按你们家宴请宾客的那人数来看,要是没几辆‘大解放’护驾还真是不够经济实惠……还是老爷子有经济头脑。”

    “消停点儿吧你!”林修一边整了整领带一边轻轻叹了口气:“我这正担心着去接新娘时那帮女同志们要怎么折腾呢……我说,你不是‘妇女之友’吗?怎么样,来给我支两招?”

    “你丫才妇女之友呢!”许尉笑骂:“不过吧,依照我的经验来看,红包、好话,首先这两样你得给备齐了。带着一颗宁折不弯宁死不屈的心,必要的时候再利用一下你那非同寻常的美*色,哪怕那些个姑娘们再无理取闹再刀枪不入,怕是也得拜倒在你林大少的西装裤之下啊!”说完许尉呲着一排小白牙笑得直肝儿颤。

    “……”果然是个靠不住的货。新郎官同志顿感惆怅。

    场景之——“堵门”进行时。

    事实证明,“娘家门”果然是块儿久攻不下的“高地”,而接新娘不仅仅是一场硬仗,更是一场神以及体力都受到极大摧残的拉锯战。

    现在的状况是,江语晴、安禾、由邻家的妹妹担任的伴娘以及身为新娘子的周沐,四个女人在屋里结盟成为“娘家军团”,将对抗的矛头直指门外的“新郎大军”。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瞅这架势,这四位姑娘凑一起简直都能演一出电视剧了!

    “美女们,行行好,开开门吧……”伴郎谢涛擦擦脑门上沁出的汗,出口的话语那叫一个哀切,那叫一个凄苦。“你们说拿了红包就放人,我们这会儿鼓鼓囊囊的都塞了四个进去了……你们要寓意——3344是生生世世,8888是财源广进,9999是天长地久,10001是万里挑一……这,老天看了都得被这诚心感动得下雨哇,你们就做做善事儿把门开开吧!”

    “古人云‘好事多磨’……这么点儿道理都不懂,这么点儿耐都没有?”门里头的人憋笑板着嗓子一本正经道:“伴郎同志,革命的胜利那是要经过长期的艰苦奋斗的!这么点儿困难就临阵退缩畏葸不前,这可不是人民解放军的做派哟!”

    得,听这话——合着人民解放军该着娶个媳妇都得要费劲巴力!!!

    “我们新娘子说要听伴郎唱歌!说是唱得好她就出来!”屋里头传来安禾中气十足的一嗓子。

    “啊?伴郎?不是新郎?!”谢涛顿时抓挠得厉害:“嫂子啊,您可快饶了小的吧!我打下生那时起就五音不全,走音走了这么多年,什么着调什么靠谱我都不沾边儿!我这要是一嗓子吼出来,五线谱听了都得哭!再给你们吓出个好好赖赖,那林副团还不得劈了我啊!”

    “噗哈哈……”一屋子的女人顿时笑作一团。

    “咳……我们新娘子说了,她就爱听跑调儿的歌!不跑的听着还没乐子呢!麻利儿开唱,不然新郎刚刚那些个红包可白递了哈!”

    一席话说得谢涛背后的汗都淌流儿了,伴郎同志搜肠刮肚地想了半天,什么《小小弹壳》《团结就是力量》最后连《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种压箱底儿的曲目都搬上来了那房门却依旧是纹丝不动。

    最令人生气的还是新郎官林修,这位本该比谁都急的正主此时哪有一丁点儿火烧眉毛的样子?别人都要给折腾趴了,偏偏他却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饶有兴致地在一旁听战友兼哥们儿出洋相,这把谢涛气得直想把这门板子卸下来拍死他。

    最后,伟大的伴郎同志终于发了威,拳一握脚一踏,谢涛钢牙一咬终于“嗷——”的一嗓子爆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句“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这下子,不止屋里的女人们笑得歇了菜,屋外的新郎队伍也瞬时笑倒了一大片。

    门口的林修也止不住乐,不过乐着乐着他却眼神儿微变——许尉已然晚一步赶来。

    很好,救兵赶到!如此一来,破门而入,指秒可待!

    林修对谢涛使了个眼色,又微微侧身给许尉让出块儿地方,隔着薄薄的门板,林修带笑轻轻巧巧地开了口——

    “各位美女,容我单独跟我家新娘说几句话行吗?我不进门,就隔着门板说就成。”

    “不行!”伴娘妹妹与江语晴气势满满。

    “我说……”一旁的安禾这时笑盈盈地开口:“你们难道不想听听我他俩说些什么吗?”

    额……嗯……或许……经此提点,八卦女们顿时满眼闪亮,红心直冒。

    “不许现在叛变”“不许现在开门”……带着伴娘妹妹与好友江语晴施加给自己的一身嘱咐,周沐“咯咯”笑着走到门前,眉眼弯弯对门那边的林修道:“新郎官这是要对我表白呢吗?”

    话语方落,只听“咔——”的一声,门锁处传来了轻微的声响。

    许尉冲林修略一扬眉,抬手便做了个“上”的姿势。

    于是,林修毫不耽搁地破门而入,干脆利落而光明正大地将还没反应过来的周沐一把扯进了怀里。

    “众位亲友团……辛苦了。”俊眉微扬,林修冲房里的那几个女人微笑,转眼间已然打横抱起新娘子进了电梯。

    “你们耍诈!!!”望着许尉手中的小铁片,江语晴与伴娘哀嚎状。

    “兵不厌诈。”特种兵兼开锁专家许尉笑得一派欠揍。“多亏有娘子里应外合。”

    江语晴与伴娘妹妹这才反应过劲儿来……

    敢情她们这盟军里还有安禾这么个卧底在???

    传说中的反间计?!

    “嘿嘿……”安禾盈着笑意望向石化的那二位盟友:“林修是我表哥,这……嫂子要过门,你说我怎么也得帮衬帮衬不是?所以……不好意思啦!”

    于是,“堵门”这一关,男方完胜!

    作者有话要说:闹洞房神马的留在下一章……

    本文篇幅预计会在20W左右,婚后的章节依旧还会有滴,所以亲们可以继续期待一阵子~

    日更持续中~~~

    撒——花——花内个冒——泡——泡唷欸!!!

    ☆、Chapter 45.

    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无论是搁现实还是在梦中,林修以为自己对周沐早已足够了解。

    无论是她微微扬眉时眼梢带起的弧度还是她眉眼弯弯时两颊陷落的梨涡,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只要稍稍一回忆仿佛就清晰得纤发毕现。

    林修不止一次地想象过这人若为他披上婚纱会是哪般模样,然而这会儿,当他真正把目光落到周沐身上的时候,他又忽然间觉得所有映入眼帘的影像都在一瞬间飘忽起来——

    太过耀眼。所以……美好得不真实。

    洁白的光面软缎衬得周沐象牙色的肌肤更似皎月。清眸深深美目盈盈,她小巧的耳垂上嵌着他送的钻石耳钉。海藻一样密实的长发悉数挽起,如若凝脂的修长脖颈上却执拗地不肯再多加一条项链……但即便是这样,那形状漂亮的锁骨业已成为眼下最美好的饰物。

    “哎、哎……”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被林修这样没有间隙地抱着,周沐只觉自己的耳子一阵阵的不住地发热:“嘛呀你……放开,我自己能走!”

    “身为新娘子你不想法儿放你老公进门不说,反倒还伙同‘叛党’来了个‘一致对内’?怎么着,周小喵你这是要造反呐还是要起义啊?”林修悠悠然轻飘飘地斜睨她一眼,要命的薄唇缓缓挨过来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蹭周沐的下巴尖儿:“沐沐,我是你老公。打今儿起你得给我记好了——撂躺千万家只为向着我,听见没?”

    周沐闻言“扑哧”一乐,扬扬脸蹭他:“林副团,口号喊得够响啊,怎么着,我要是不依你,你还要关我禁闭啊?”

    “你这是瞅准了今儿个我拿你没招儿是吧?”林修瞥她:“敌我立场没分清,念在你是初犯,这算是略施惩戒——”说着林修捏着周沐的下巴不轻不重地啃了一口。

    彼时电梯里只有这对新人在,狭小的空间,二人的独处,一个是俊雅无俦,一个是清美无双。场景正好,气氛正好。望着怀里那人清澈透亮潋滟生姿的眼眸,林修心中微动,他略略一俯身,刚想在那粉唇之上落下一吻,哪知下一秒却被周沐一把推开。

    “呀!”周沐一边捶他一边咋咋呼呼地直嚷嚷:“隔着层蕾丝手套我都能感觉到下巴颏上的那圈儿牙印儿,林修你丫别不是把我下巴上内层粉底给刮花了吧?!”

    这厮还能更煞风景点儿吗……林修默。

    ……

    由无比闪亮无比风骚的新娘车打前阵,周沐去林家父母那里敬过了茶改过了口后,林副团麾下的车队开始浩浩荡荡地向当地最气派的酒店进发,所有迎亲的车辆从前到后穿成串儿,那长度是相当可观了。望着眼前这牛X冲天声势浩大的阵容,道路两旁的行人们又羡慕又眼红,止也止不住地议论纷纷,就连马路上行驶着的车辆里也不住有司机向外探头,俩眼直勾地瞅着人家迎亲队伍的车子标志直吞口水。

    瞧瞧,这大手笔……不知又是本市的哪位二世祖办酒席。

    下了车进了门,一路上连绵不断的赞美恭喜听得周沐一个头两个大,一张张笑脸盈着冲天的喜气晃得周沐直眼花,饶是她心里早有准备但这会儿也有些招架不住。

    早起到现在周沐就喝了小半杯水,肚子里空空如也再加上睡眠不足,此时的周沐哪怕再喜不自胜也避免不了被四周聒噪喧闹的气氛吵得有些不耐,然而甜美的笑容却悬挂依旧,周沐撑着嘴角笑得僵硬,却还是维持着礼数一一点头微笑着回过各式各样的宾客的各种祝福的说辞。

    为了造型美好,鞋跟儿的高度略微有点儿夸张,周沐一个不留神,脚下被裙摆蓦地一绊,身形微晃,眼看着便是不可避免地一个趔趄,便是在此时,身旁的林修蓦然伸手,略略一使劲便将周沐稳稳地护至怀中。

    周围的人群忽然就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喝彩与叫好声,林修轻颦浅笑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然而周沐却望着那人的脸微微有些动容。

    在那么漫长的岁月里,类似的动作似乎早已重复了百回千回,或许在周沐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林修却早已把护着她这件事进化成为了一种本能。

    这双手,打小儿便牵着自己。发顶面庞,眼角眉梢,那温润的指尖儿带着点儿若有若无的凉意萦着丝若隐若现的温情轻轻抚过每一寸,明明是那样自然而熟悉的动作,偏偏每次被他做来,周沐都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怦然心动。

    而一直到不久之前,周沐才知道,原来这种感觉,我们把它叫□。

    周围的宾客还在持续着起哄,而周沐的眼中却都已落满了林修的身影。

    稳持的手臂微动,林修对周沐轻轻一扬眉,在带着她重新迈开步子的同时亦不动声色地凑到周沐耳旁缓缓地开了口——

    “我虽然不介意让你一直这样看下去,不过,或许我更乐意让你把这个动作保留到晚上再做。”

    如同火箭升空一般,周沐的脸“腾——”得一声涨得通红。她半喜半羞地嗔了林修一眼,刚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开,一个软软的童音却出其不意地从旁边儿传了过来。

    “周小沐!你竟然敢背着我跟别的男人结婚!”

    哟,这台词可真够彪悍的——本就是标准的婚礼现场横刀夺爱的戏码啊!

    这桥段可真是既狗血又经典,一干人等齐齐将目光转向声源处,下一秒却都止不住地大笑起来。

    只见担任今日花童其一的冬冬冬小胖正提个花篮儿掐个小腰儿拦路虎一样的站在林修与周沐对面,此时小家伙一边对新娘子周沐横眉怒指,另一边则“唰唰——”地往新郎官林修身上招呼眼刀。

    哟,没曾想——这还是一个“卧底”泛滥的时代。

    敢情这敌方的渗透工作做得也不赖啊!

    “小帅哥”林修弯弯腰,抬手小胖子的脑袋:“叔叔待会儿切蛋糕时给你挑块儿大的,现在你就暂且放行,成交不?”

    “不要。”某小胖干脆利落地拒绝:“我要她!”

    说着,短胖的小手指直指某新娘。

    “冬冬乖,周阿姨忙完这会儿就去找你玩好不好?”周沐戳戳他的小脸蛋。

    “不好不好……你骗人!”冬小胖抽搭开了:“呜呜……周小沐你骗人,你明明答应了要给我当新娘的……瞎话包……骗人……呜呜……”

    哪家来的这大宝贝……一旁的人群见此情景顿时笑得更欢乐了。

    “合着你还背着我答应了人家这事儿呢?”林修压低嗓音嗤嗤地笑:“行啊周小沐……敢情不知不觉之间,我这情敌都遍布各个阶层各个年龄段了啊……”

    “额,那是哄他打针时候逗闷子呢……就他……充其量也就算一情敌预备役吧……咳。”周沐抬抬眼。

    “别人家那都是桃花满天飞,这好嘛……你是干脆就拔了棵桃树吧?”林修挑眉,转眼看了看那个正涕泗横流满地打滚儿大鼻涕泡儿都快满溢到周沐裙摆上的小花童:“瞅瞅,你这追随者可够痴情的……”

    一席话逗得周围的人再度捧腹,一个高调的声线却适时了进来。

    “来,借过借过,让小爷过去先……”许尉的声音由远及近:“新郎官,我这救驾的可来了,话说那……”话音儿方落,许尉的视线便被一旁哭得人神共愤的冬小胖吸引过去。

    “嘿,我说,你这情敌长得可够敦实的啊。”许尉一乐,走过去直接把小家伙从地上捞起来扛到了肩头:“我说小胖墩儿,怎么着,敢情这砸场子的就是您小人家啊?”

    “你起开呜呜呜……”某小胖宁死不从,麻花劲儿一样地在许尉肩头扭动着:“周小沐你个大骗子呜……”

    “哈哈,嫂子,您这是魅力四横扫千军啊!”后赶来的安禾打趣,说着又走到丈夫许尉身边:“你丫轻点儿,别摔着人孩子!来吧,换我抱吧。”

    说来也怪,许是因着所谓的“美女效应”,这安禾一上手,冬小胖的嚎啕声立马就小了不少,连带着抽搭得也不那么起劲儿了。

    安禾柔声细语地哄着笑着最后抱着小家伙慢慢走远,另一边也不忘掏出纸巾擦干净那花里胡哨的小脸儿。

    “得,我看出来了,敢情这小狼崽儿这是把目标转移到我媳妇身上了!”许尉转头望向林修与周沐:“你俩赶紧继续吧,可别辜负了我家娘子的舍身相救!”

    作者有话要说:今儿个双更,所以,闹洞房神马的延后至下一章~~~

    亲们稍安勿躁哟~~~

    双更神马的,难道木有银要来撒花表扬咩?

    你,你,你……不许装作木看见!【抱大腿】


41-4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