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无戏言 46-50


    ☆、Chapter 46.

    繁复层叠的婚纱终于得以脱下,在酒席开始之前,周沐由伴娘陪着一起来到了事先准备好的更衣间去换敬酒服。

    周沐一只脚刚踏进门槛,手臂却突然被人抓住。

    转过头去,却是林修拉住了她。

    “把这吃了。”林修递了个小油面包过来:“好歹能扛一阵子。不然一会儿敬酒你那胃该受不了了。”

    “贴心的哟……”一旁的伴娘妹妹见状羡慕得直冒泡。

    然而早就饿得眼珠子发蓝的周沐哪还管得了这么多,三下五除二便把那小面包吞吃入腹,周沐意犹未尽地拍拍肚皮,却不得不抓紧时间赶忙进去换衣服。

    “美啊……”年轻的小伴娘绕着换完礼服的周沐直打转儿:“还是晴姐有眼光……沐姐你穿旗袍真是太漂亮了!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品质就是高,瞅瞅这修颈翘臀长腿纤腰的……要身型有身型要曲线有曲线……这凹凸有致的样子可比老外们那些个晚礼服要漂亮多了!”

    “是吗……”周沐对着镜子正了正领间的盘扣,又偏偏头端详了下自己高高盘起的长发:“别说……我穿这衣服还是挺喜庆的是不?这么瞅着倒也真是红苗正的一标致少女啊……”

    “你要说红苗正那还将就。”林修的声音自背后传来:“但要说‘少女’——您怕是不沾边儿喽。”

    “啧!”仗着旗袍侧面的大高开衩,周沐“嗖嗖——”几步就走到林修面前,结果还未来得及张嘴便被那人扳着后脑勺吻了下去。

    啊啊啊……意识到伴娘妹妹还在现场周沐顿时脸似火烧。

    “发什么情啊你……”说到后来周沐的声音简直要低到尘埃里去。

    奈何始作俑者却轻轻舔了添嘴唇继而无比蛊惑地冲周沐挑眉——

    “嗯,不错……油的味道。”

    周沐挠他。

    “我没吃饱!我还要!”某人气哼哼地撒泼。

    “还要?”林修嘴里这样说着,眼光却看似无意地沿着周沐的小腹逡巡了一圈儿:“虽然我不介意别人怎么说……但瞅你这肚子,再多一个面包下肚估计旁人就该说咱俩是‘奉子成婚’了。”

    说着林修轻飘飘斜她一眼,带笑开口道:“怎么样,还要吗?”

    某新娘内牛满面。

    ……

    中午的酒宴众看官手下留情让新娘周沐以茶代酒,到了晚上这一餐,同辈人们雀跃了起来,于是,什么男女有别什么礼让女士都被抛到了脑后,一群猴崽子变了法儿的折腾,劝酒拼酒样样来,周沐跟林修喝了半圈下来,脑袋里开始发飘,连带着脚下也时不时地打起晃儿来。

    林修是部队里锻炼出来的老兵油子,他喝酒不上头,酒量那是相当可观。这次婚宴上,宾客席上你方唱罢我登场,一轮又一轮一圈又一圈,眼瞅着他林副团一杯接着一杯下肚,偏偏人却脸不红心不跳,连脚下的步子都稳得跟能扎马步似的。

    跑到卫生间去逼着自己吐了一回,缓得差不多了,周沐换了她今晚的第三套礼服接着出来敬酒。

    “别逞强,难受就说。”林修用嘴唇试了下周沐额头的温度,抬手拂起她耳边掉落的碎发:“机灵点儿,别往死里喝……我给你挡着。”

    适逢俩人正敬到女席的军人家属这一桌,一桌子的女人莺莺燕燕巧笑嫣然,无一不说些吉利话体己话恭祝二位白头偕老云云,偏偏这时一个略显突兀的女音却横进来响彻整桌——

    “新娘子,我敬你一杯。”

    周沐抬眼,正对上何筱透着光映着影的眼眸。

    “恭贺新婚,我祝你们……白头到老。”说着何筱拿过酒瓶“咕嘟咕嘟”地斟了满满一大碗。

    嗬,瞧这架势!

    周沐挑眉,这是要跟她拼酒?

    碰见这情景还畏首畏尾的她还能叫周小沐吗?!

    于是,不带多一句废话的,周沐二话不说就抄起桌上的酒瓶。

    “砰——”的一声脆响,两人象征地碰了下杯,还未待林修出手阻止,小半瓶的体已然顺着喉管咕咚咕咚进了周沐的肚。

    又辣又呛……周沐死死撑着眼眶,眼圈儿都被呛红了。

    豪气干云地将空瓶子放回到桌上,周沐望着对面同样被呛得晕头转向的何筱微微一笑,继而神态自若而又字句清晰地开口道:“如此我便代表我夫妻二人谢过何军医了。”

    座席是按照男左女右的规则排列的,经此一“战”,坐在左边的目睹了全过程的林修的战友们无一不被勇猛无比的新娘子吓到。

    这……这酒量,这气势……也太惊人了!

    这哪里是女人啊……分明就是女侠!

    不外乎人家林副团啥啥都好,不服那是不行滴,瞅瞅人家这媳妇儿,那是那些个凡夫俗子们能比的吗?!甭说别的了,酒桌上第一轮就给你成团撂趴下!

    纯洁的解放军同志们哪里知道其中的隐情呀!此时的他们对周新娘的景仰之情那是一如滔滔江水——奔流那个不息啊。

    相对应的,经此一役,在声名大噪的同时,周沐这个半调子酒量算是彻底歇菜了,最后几桌的酒她是死活也敬不了了,不得已,林修只得抓了伴郎来凑数,可怜他谢涛谢伴郎本来就没什么酒量还被那群酒疯子撒野一样地追着狂灌,最后,周沐都已经从挺尸模式切换为打坐状态了,他谢涛却整个人横着就给人抬到沙发上躺着去了。

    当伴郎难,当他林修林副团的伴郎——难上加难啊!

    酒席到了尾声阶段,各路英雄好汉山毛野兽都陆续撤离了现场,英俊潇洒的新郎同志酒都喝到脖颈处了可脚下却依旧是止不住地生风,带着一身的酒气他转身过来寻新娘,谁知一抬眼却瞅见了令他气血冲头的一幕——

    “害什么羞啊你……”周沐没骨头一样地趴在许尉的身上直往上凑:“装你妹的纯情小处*男啊……你什么样姐姐还不知道啊?!”一边这样说着周沐一会儿掐掐许尉耳朵一会儿捏捏许尉肩膀的,那两条白皙修长的大腿简直要横着坐到人家怀里去。

    虽说这美人的裙底春光无限好,可架不住这主人公不是他许尉心爱的老婆大人。尽管许尉平时以厚脸皮闻名整个X军区,但从来都是他对别人耍流氓却从来没遭遇过别人染指他的状况,于是,当周沐酒后摇身一变成为了女流氓,向来以老辣著称的特种兵同志竟然破天荒地臊成了大红脸。

    真是没看出来啊……平日里不声不响悄么声儿的周沐小朋友耍起酒疯来竟然会如此凶残……

    望着杀气全开的发小儿大踏步而来,许尉小心肝颤颤巍巍,赶忙冲他摊摊手以示自己的无辜。

    林修冲许尉摆摆手,又交待了他把已经醉死过去的伴郎同志送去休息,之后便动作利落地将色胆包天乱耍流氓的某人抓进怀里扬长而去。

    同一时刻,在安禾刚坐到许尉身边的一瞬间,许尉一个猛子扑过去,小媳妇状狂蹭安禾的手臂道——

    “嘤嘤嘤……老婆,你老公我被人轻薄了!”

    ……

    停了车进了楼,瞅周沐的架势有十分她得醉了能有九分九。林修抱着她上了楼,刚一进门却被周沐一把推开。

    浴室里传来周沐咳嗽与呕吐的声音,林修急急忙忙跨过去想要开门,门却被反锁着。

    “沐沐,把门打开。我进去帮你。”

    “不用……”周沐的声音有些模糊:“没事儿……”

    “乖,开一下,你喝那么多别在里头摔跟头。”林修劝她:“我给你倒了热水,你多少喝一点儿,喝完胃就舒服点儿了。”

    “没……”又是一轮呕吐与冲水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周沐洗了把脸开了门。

    “没事儿了。”

    肚子里吐空了整个人也舒服了很多。周沐接过林修递过来的温水喝了几口,缓了一会儿后她去冲了个澡,渐渐的,酒劲儿消了不少,困劲儿却微微泛了上来。

    彼时林修也刚洗完澡走了出来。他的上半身未着丝缕,此时此刻还挂着些许尚未干涸的水珠,然而周沐却想也不想地就挨了上去,不仅这样,在闻到林修膛里那清新的浴后气息时,她甚至还主动地用脸颊蹭蹭那温热的肌肤。

    “腾——”的一声。林副团觉着他刚刚才消散了些的酒气顿时全回来了。

    念在她折腾了一天的份儿上,本来今晚是想放过她的……然而望着此刻依旧在自己怀里磨磨蹭蹭动来动去的那个人,林修的眼眸骤然缩紧,终于还是忍不住地弯腰覆身——

    “唔……”宽松的罩衫轻松地被撩起。林修轻车熟路地探进手去,完全不给周沐反应时间地直接就袭上了那重点中的重点。

    “啊……嗯……”周沐战栗着挣扎着,奈何敌我力量太过悬殊,这小小的反抗在某人眼中反倒成了欲拒还迎的标志。

    林修被她的声音刺激得火起,薄唇直接就覆了上去,手下的动作也越发的急切暴了起来。

    喝完酒的周沐身子更绵软,手臂更柔顺。她的嘴巴里有淡淡的酒香,混合着薄荷味儿牙膏的清新气息交织成了一种比酒酿更诱人的味道,林修急不可耐地吸吮辗转,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一样反复地啃咬厮磨。

    “嗯哼……”周沐细碎地轻吟,长腿无意识地蜷缩,却好死不死地刺激到了林修早已火热紧绷的某处。

    某人酒气上头,之前的那副笃定模样尽数消失。

    身子覆上去,长腿分开来,林修沿着周沐的脖颈开始一路吻下去,灼热的器*官膨胀叫嚣着想要索取,他方要步入正题,桌上周沐的手机却吱哇乱叫地响起。

    赶上这么个档口来电话……这可真够闹心的……

    “喂——”神志不清的周沐神志不清地开口。

    “沐沐啊,怎么样,还难受吗?”听筒那端传来江语晴的声音:“我听说你到后来都直接对瓶吹了……海量啊……哎我说你怎么不说话?!”

    “啊……”周沐迷蒙着眼睛呆愣愣地开口:“晴子啊……我这……要睡觉了,要是没别的事儿……咱明儿个再聊哈……”说着周沐挂掉了电话。

    被打断的激*情再度被续上,林修的手臂撑在周沐的身体两侧,细密的吻再一次落了下来,谁知俩人的火刚被勾起来,林修的手机也“嗡嗡——”地震了起来。

    林修瞄了眼屏幕上硕大的“尉子”俩字儿,二话不说就关了机。

    先前没能完成的“事业”继续,林修箍住周沐的细腰,身子开始一点儿一点儿地往前顶,结果八字还没一撇呢,周沐的手机再一次欢快地唱了起来。

    这一次林仙森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抬手拔了电池。

    这下子该消停了吧……

    双手交握十指相扣,林修缠着周沐的脖颈细细地吻,周沐轻哼出声,双臂环上去,身体靠上去,下一刻,俩人却被客厅里蓦然嚎起来的座机铃声惊得一怔。

    本想静待对方自动放弃的,谁知那铃声像要跟他们作对一样响个不停,那执着劲儿就别提了。

    丫的!林副团开天辟地头一回动了真怒,直接冲到客厅去一把扯下了电话线。刚想要抱着周沐回卧室,门口却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哄笑声与拍门声。

    我OO它个XX它个筐筐它个篓篓的!!!

    合着这群王八蛋这是轮番闹洞房来了!!!

    向来淡定的林BOSS顿时很有要放大招全秒的冲动。

    作者有话要说:热乎乎香喷喷滴大篇幅双更双手奉上~

    嗷呜——

    求撒花表扬——求冒泡安慰——

    【得瑟 得瑟】

    ☆、Chapter 47.

    林修从一片和煦的暖意之中睡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是空的。

    床边有不甚清晰的、细小的褶痕,枕畔也还萦绕着周沐身上那柔柔浅浅的清香。婚宴上被灌得实在是太夸张,林修的头到现在还揪紧一样地隐隐作痛。他半阖着眼帘愣了会儿神,半晌才缓缓起身下床,换上了一套轻松休闲的居家服。

    想要迈开步子的时候,分明的俊眸略略一停,林修的视线停落到床头柜上摆着的那杯浅色的体之上。

    抬手拾起杯底压着的那张小纸条,林修唇角微扬,轻轻地笑。

    喝掉!!!

    倒是干脆利落的一句话,句尾的三个惊叹号更是气势惊人。

    林修不喜甜食,不单单是不偏好,本就是完全抗拒。但在看到这张字条的时候,一点儿犹豫也没有的,他抬手将满满的一杯蜂蜜水一饮而尽。

    解不解酒倒是次要,主要是,不想要辜负那人的细心。

    浴室里的架子上整整齐齐地摆着他的剃须刀、剃须水。摆放的位置有小小的变动——是更加触手可及的方位。

    另一边,同样款式的漱口杯并排而立。右边的杯子里有粉色的牙刷静静地斜置着,左边的那一只却盛满了温水,连蓝色的牙刷上也被人悉心地事先挤好了牙膏。

    再放眼望去,拖鞋、毛巾、浴巾、洗浴用具……成双成对的身影比比皆是。

    原来,他们共同生活的痕迹早已如此明显。

    洗漱完毕,收拾得当,林修循着细细的香气信步踱到餐厅里去,正赶上周沐端着两个做工巧的荷斯矗褪瓢蚜中扪沟乖诖采稀

    哟,这可够主动的。林某人扬唇轻笑。

    “怎么着啊?”被压着的副团同志带笑望着此刻爬到自己身上的那人:“饿狼扑食啊还是猛虎下山啊?这一大早的你这神头可够足的……难道是我昨天晚上没满足你?”

    “你、你流氓!”周小喵被林修一席话说得满面通红,瞬时就怒目圆睁。

    “我流氓?”林修凉凉地瞟了她一眼:“看清楚,现在这状况……谁流氓谁啊?”

    周沐语下一窒,半晌又故作姿态地冲林修扬了扬下巴:“怎么着吧!我乐意!”

    “那妥了。”林修不怀好意地一笑,瞬间便上演了大逆转来了个“反客为主”“咸鱼翻身”。

    顷刻间攻守易位,推搡不开挣脱不能,被反压在床的周沐顿时很是郁闷。

    “你欺负女生!你不是好汉!”

    “对,在你面前我就乐意当小人。”此时的林修特别没脸没皮:“再说了,这也不能叫‘欺负’——得叫疼爱。”

    噗——周沐内心里喷出二两血。

    “我不管,反正我不起!”说是说不过人家了,于是某人开始撒泼耍赖。

    “成啊。”出口的语气无比轻快,林修伸出指头戳戳那人的脸蛋儿,另一边带着笑意的声音也在空气中清晰作响:“那么你躺你的,我挂个电话,让老两口连同着我父母一起来咱家聚。”

    此话一出,刚刚还蚕蛹一样扭来扭去的周沐立马就蹦了。

    新媳妇怎么也得给婆家留点儿好印象啊……对对,好印象!

    于是某人终于乖乖起床跑去洗漱收拾。

    简单地解决了早饭,林修一切收拾得当,转过头去看到周沐已经穿好了外套站在玄关处等他。

    是标准的妻子等待丈夫的姿态,林修看得心中一暖,于是缓步走过去轻舒臂膀将周沐拥入怀中。

    温软在怀,满腹馨香。

    林修把下巴颏轻轻搁在周沐的发顶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磨蹭她那柔软淡香的发丝。

    过了今天,他就要回到部队里去,于是,这个家里,便也只剩下她一个人独处。

    淡淡的愁绪自内心升腾而起,林修紧了紧拥着周沐的手臂,近乎贪婪地深深吸了口气——

    想要把她的味道留在记忆里。

    察觉到林修的异样,周沐鼻子一酸,身子也控制不住地轻轻抽搐了一下。

    不行,她得控制。

    缓缓地吸进去一口气,周沐竭力抑制着眼底汹涌不息的热意,顺势环在林修腰间的胳膊微垂,周沐抬眼望向林修,嘴边浅浅地弯出个笑来。

    “走吧。回头长辈们该等急了。”

    ……

    “你看这还新婚燕尔的就……小修,要不你跟你们团长说说,让他看看有没有办法把你这假期再……”饭桌上,安颖一边给儿子儿媳妇夹菜一边试探着问道。

    “部队这假期要是能像你说得那样,那铁打的纪律还从何而来?!”一旁的林述彰皱眉望向妻子道:“你别跟这儿裹乱。”

    “你说得倒是轻巧!合着你这又不是天天跟我见不到面的时候了!”安颖筷子一放气呼呼道:“沐沐刚进门才几天啊,好歹得让孩子适应适应啊……”

    “你心疼儿媳妇是应该的,但是部队的规定也不能因为你的私人情绪说改就改。你让人武团怎么办好?!我看你就是习惯了,一天到晚的无组织无纪律!”林述彰摇摇头。

    “哎我说你……”

    “妈。”林修的声音适时地打断了父母亲的争执:“吃饭,咱好好吃饭成吗?那些事儿等回头再议论。”说着眼光往老爷子老太太那儿一递。

    “沐丫头。”半晌无话的安国勋望着周沐突然开了口:“说说你的想法。我要听实话。”

    “实话是……舍不得。”周沐牵着嘴角笑笑,手里的筷子也静静地放下来。她抬头望了眼身旁的丈夫,转而又把目光迎向了几位长辈:“但是我并没有希望他延长假期的想法。军纪严明,这个道理我懂,况且我也知道林修他是打从心底里拒绝搞什么特殊化的。”

    话语到这里微微一顿,餐桌下,座位旁,林修的手缓缓地伸过去,轻轻地覆在周沐的左手上。

    暖意融融的,桌子下方不为人知的十指交缠。

    二人的掌心轻柔而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温热,温柔,一如他们彼此的内心——紧紧相依,从未远离。

    望着长辈们对自己投过来的欣慰又担忧的眼神,周沐温婉一笑,继续开口道:“外公、外婆、爸、妈,你们放心……林修不在的时候,我会好好地照顾自己。不让他担心,也不让你们担心。”

    这姑娘懂事如此,他们做长辈的又能多说些什么呢?

    “好丫头。外公没看错你。”安国勋颇感欣慰地感叹。

    闻言周沐只浅浅地笑笑,目光却胶着身旁的林修迟迟没有移开。

    ……

    是平静而又短暂的一天,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吃过饭洗过澡,林修去座机那里接了一通电话,而周沐则回到了卧室收拾起明天林修回部队时要带的衣物。

    不得不说,这种时刻,心里还真是难受得可以。

    熨衣板上摊着的是林修明天归队时要穿的军装,周沐拿了熨斗一点儿一点儿悉心地熨,等到全部熨完的时候,额头上早已渗出了一层薄汗。

    板正、熨帖,周沐拿了衣架过来把手里的军装挂好,只是这样看着就能想象的出明天林修穿上身时的感觉。

    那个人的身姿,永远都该是耀眼夺目的。

    而那样优秀的他,却是属于她周沐的。

    她是该以他为傲的。意识到那样的他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周沐觉着,自己身上的担子也更重了些。

    林修要守卫的,是我们的国家,而她要守着的,却是他们的家庭。

    想得有些出神,周沐一个不留神,不小心把林修的一个记事本碰掉到了地板上。

    弯下腰捡起本子的那一刻,一张字条飘然而下,落到了周沐的脚边。

    这是……

    看着字条上那熟悉的字迹,周沐的嘴角不可抑制地微微上扬。

    同一时间,隐忍了多时的眼泪也终于忍不住滴落到纸张上面。

    用力吸了吸鼻子,周沐抑制住不断涌出的泪意,将那张字条重新夹回到笔记本中,然后缓缓地合起来。

    接着,她去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了纸张和笔,“唰唰”地动笔开始写起了什么。

    林修回到卧室的时候,明天出发所需要的所有物品都已经备好备齐,而此时的周沐正身着睡衣坐在床边,手里捧着一本书,身旁的托盘里放着一杯热牛。

    林修抬脚走到她身旁坐下。

    相视而对,竟是默默两相无言。

    暖色的床头灯将周沐美好的轮廓映得更显柔和,她的瞳仁儿亮得透彻,脸上的表情却是叫人止不住心疼的。

    像是被人戳到了软处一般,林修的心里拧着劲儿的难受,多看那人一眼,心里就多一分不舍与不安。

    “沐沐。”饶是心下有千言万语,出口的语气却是不想影响到她情绪的闲适淡定,林修轻轻地抱了下周沐,修长的中指轻刮她挺翘的鼻梁:“不早了……睡吧。”

    那么温润那么清澈的嗓音,周沐侧着头轻靠在林修的膛,心中不舍的情绪却随着这话音的扬起而不住地翻腾。

    一瞬间,她有很多话想说。

    想告诉他她把他们的结婚照夹在了他笔记本里的最后一页,这样他想她的时候就可以随时拿出来翻看;想告诉他公婆外公那里都请不要担心,因为有她在,她会时常去探望时常去陪伴时时刻刻都帮着他照料看护;想告诉他要记得每天都打电话来让自己知道他的情况,因为如果听不到他的声音她会吃不好睡不着;想告诉他如果可能的话他一定要记得给她写信,因为看到他的字迹她会觉得生活中还是存在着他的印迹的……

    想告诉他明天离开的时候请一定不要回头,因为如果让她看到他回头的动作,她一定会不管不顾地扑上去在他的怀里泣不成声……

    有这么多的话还没说出口,有这么多的事情还没有告诉给他知道,然而,明天一早,他却已经就要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逛论坛的时候看到一个军嫂写的一句话——老公把青春奉献给了国家,我把青春奉献给了老公。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反复看了两遍,眼泪却不知不觉地掉下来。无怨无悔——是军人对祖国的态度,更是军嫂对丈夫的态度,在这里还是要对各位军嫂们说一声——辛苦了!

    【亲们最近冒泡冒得貌似不很嗨皮丫……偶本来还合计着,乃们表现好的话偶明天接着双更捏……现在偶表示犹豫踌躇打滚傲娇……乃们看着拌吧……飘肘~】


46-5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