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1-10


    楔子:失恋而已

    “小桐,他不要我了。”

    电话里,女孩的哭声传来,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足以令人心碎。

    “苗苗,想哭……就哭出来吧。”轻柔微哑的安慰声让电话里的女孩彻底的嚎啕大哭起来。

    苏桐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10点,法国是下午6点。

    “他怎么可以这样!呜呜,小桐,他混蛋!他怎么可以这样!”

    毛苗是苏桐的高中死党,苏桐从没想过活泼到近乎泼辣的毛苗会有一天哭成这个样子,毛苗经常说,天下的男人就像地上的草一样,要多少有多少,谁在意了谁就是笨蛋!

    “小桐,他说过,来了法国就和我偷偷结婚的,呵呵,可是他还是妥协了……”毛苗觉得自己的心抽疼抽疼的,看着街上浪漫的霓虹灯,她心痛得遏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呵呵,原来真正的誓言是无声的。

    “苗苗,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听着电话里有些迟疑的声音,毛苗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是心却如刀割。

    听到笑声,苏桐握紧了耳旁的手机,这句话连她自己也觉得可笑,眼睛也跟着酸酸的。

    “小桐,我们是和平分手的,就在香榭丽舍大街。”

    香榭丽舍大街,是法国乃至世界都是最浪漫的一条街,路上情侣的亲吻随处可见。香榭丽舍是意大利语,又被译为天堂乐土和极乐世界。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苏桐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一个月前,苗苗还兴奋拉着她说,应锦书会在香榭丽舍大街跟她求婚,他们也要在那里偷偷举行婚礼,等有了孩子再回来。

    到时候就算应爸爸不同意,也晚了。

    “他怎么可以妥协……”

    电话里,毛苗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这次听得出,苗苗喝酒了。

    “小桐,伯母说得对,那些世家高干公子都是薄情寡的,他们的诺言不可信……小桐,我真傻,怎么他说了我就信了,呵呵,我信了……”

    她还记得樱花树下,锦书抱住她,要她跟他一起去法国,他说那里才是他们的极乐世界。

    “他怎么可以妥协,他怎么可以妥协……”

    毛苗不断呢喃的声音让苏桐不禁惊慌,“苗苗,你在哪里?”

    “呵呵,小桐,没事的……你说过……要高傲的离开,没事的,身为毛家的女人……呵呵,我没事的……”

    嘟

    电话那头,毛苗将电话挂了。

    “苗苗……”

    苏桐立马打了回去,可是毛苗却关机了。

    苏桐就快毕业了,此时正是为毕业论文忙碌奔波的时候,可苏桐不得不在晚上出㊣(3)来工作,补贴家用。靠在‘陷阱’外(PUB酒吧)的墙上,想起系主任对自己说的话,苏桐莫名的烦躁。

    “苏桐,这学期的奖学金名单还没有下来,本来你是最有希望,不过最近有些流言对你很不利啊。苏桐啊,本来这些都是你的私事,我不该提起,只不过……”

    今天系主任突然说要找她谈话的时候,她就意识到了。

    “小桐,到你了!”今晚的领班在门口提醒苏桐。

    苏桐将电话放进口袋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算了,该来的事情,怎么躲都是没用的!

    给读者的话:

    开新文O(∩_∩)O~希望大家喜欢,准备了好久,费了不少心血的说。1月1号起z正式更新!

    0001 相遇

    ‘陷阱’里,DJ刚下来不久,疯狂的吧客开始慢慢让自己的情绪平复,闪烁的灯光下,指尖拿着一杯酒,四处调侃说笑。

    虽然她才来这里一个月,但是这样的场景她却已经习惯了。

    也许有些人不喜欢PUB里的喧嚣,但对她来说,却是帮她放松思绪的良方妙药。吧里的客人有多疯狂,她就有多冷静,就像是自己心里所有的烦躁都得到了释放。

    随着手指的跳动,一首《雨中漫步》在吧中缓缓流淌。

    这首钢琴曲是苏桐最喜欢的钢琴家Daydream的作品,他的曲子弹起来就像是在讲述生活故事,有悲欢离合,有爱恨缠绵……

    苏桐脑海中不自觉的想起他们相遇的那个午后。

    校园樱花飘洒,她躺在樱花树下将书盖在脸上,懊恼的想新来的策划部学长一定是故意刁难她,一下午怎么可能赶出校庆策划来。

    听到有脚步声靠近,她抬手准备拿开书看看是谁。

    可是手还没碰到,刺目的阳光已经了进来,随后一个身影挡住。

    “在偷懒吗?”

    声音透着磁悦耳,听起来清澈如泉水,她当时愣了一下,才看清来人正是突然‘空降’的策划部部长。

    “是又怎么样?难道部长还打算处罚我?”她睨着眼毫不示弱的反击。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秦萧扬笑着伸手,道:“学长我要好好想想怎么处罚不听话的学妹。”

    苏桐笑了笑,伸手让秦萧扬将她拉起。

    只是他拉起她后并没有放手,而是握着她的手,笑意悠扬的看着她,如泉清澈的声音飘扬。

    “我叫秦萧扬。”

    苏桐红了一下脸,“我叫苏桐。”

    “我知道,因为我入策划部为的就是一个叫苏桐的女孩子。”秦萧扬笑着紧紧的看着苏桐,不让她有回避半分。

    苏桐挣了挣手,却没有挣开。

    不久,他们成了男女朋友。

    想到这,苏桐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钢琴曲弹完,一个漂亮的收尾,苏桐轻快的盖上钢琴盖。‘陷阱’是S市的高级酒吧,可即使在这里,钢琴也只是陪衬品,用来增加吧里的格调罢了。

    DJ休息的时候她就上来弹一两首,对她来说,这个工作简单轻松工资一个礼拜只需要来三天,更重要的是工资不低,所以虽然学校明令禁止学生来这种地方,她还是偷偷的来了。

    “要不要来一杯贵妃泪?我新调的。”调酒师笑着询问。

    苏桐笑着摇头,她心情不好有那么明显吗?

    “给我来一杯Frozen吧。”

    Frozen指的是㊣(3)FrozenDaiquiri,也就是冰雪黛克瑞,这个酒苏桐没有喝过,只是听人说这酒就像是爱情的味道,初入喉时是甜的,入侯后便是酸涩的味道。

    果然真是这样,苏桐喝了一口,忍不住皱眉。

    “给这位小姐来一杯‘天使之吻’,我买单。”

    这个声音也如泉水般,但是磁悠扬的感觉却更重,一听就是适合勾搭女人的声音。苏桐抬头,炫目的灯光时不时的打到来人身上,最后金色的光芒定住。

    半长的头发垂在肩部,耳朵处一个蓝色的光芒时不时闪烁,狭长的眼眸含笑的看着她,看起来透着几分桃色轻佻,高挑的鼻梁挺立,好看的薄唇微弯。

    又是个世家公子哥吗?

    “对不起,我不陪酒。”苏桐说得有些漫不经心。

    为了避免让人认出来,苏桐每次来‘陷阱’都会给自己画上浓妆,也因此惹来不少误会。

    郗箫韶微讶,笑得眉目弯起道:“这么说我不用另外给你钱?”

    说吧,郗箫韶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黑夜之吻’。‘黑夜之吻’和‘天使之吻’一般是情侣喝的酒,如果在吧里看到,人们都会默认这两人是情侣。

    可惜,此时的苏桐并不知道。

    苏桐狠狠的瞪了郗箫韶一眼,下一刻却笑得妖娆道:“当然不是,我刚才不过是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吧?”

    郗箫韶挑眉,哦,原来他并没有看错。

    0002卡被冻结

    “自然不会,能让到这么美丽的小姐陪我喝酒是我的荣幸。”说罢,郗箫韶拿起手中的酒示意。

    刚才他还未进‘陷阱’就看到一抹身影在炫彩的灯下打电话。女子低着头,眉头微皱,眼中露出几分着急,凤尾妆下,那双瞳眸透着妩媚,就犹如黑夜里开放的罂粟,让他有些着迷。

    他刚转身进酒吧,就听到身后有人喊她上去弹琴。

    苏桐眼眸微眯,眸中闪过几分恶作剧。

    “我的费用可不便宜。”苏桐拿起吧台上的‘天使之吻’,眸中透出几分高傲。

    她的钢琴就像她此刻的人一样,处处都让感到意外。

    原来钢琴师还兼职陪酒啊,他就陪她玩玩。

    “你是怕我没钱吗?”郗箫韶坐在苏桐旁边,有几分贴近的说着。

    苏桐脸微红,除了秦萧扬,还没有异那么靠近过她说话。

    苏桐微微后靠,喝了一口‘天使之吻’,借着酒劲道:“当然怕,万一你不过是假冒的有钱公子哥,那我不是亏大了。”

    郗箫韶额头微抽,还没有人敢这样说他。

    郗家家教森严,又是书香门第,虽然他自问不是‘饱读诗书’,但是举止修养却还是有的,即使他平素为人低调,也没有人这样质疑过他的身份。

    调酒师听到苏桐这么说,后背冷汗连连。

    “三少,她刚来不久,不要生气。”

    郗箫韶瞪了调酒师一眼,他用他提醒!

    三少?

    苏桐心中冷哼了一声,果然是那些装腔作势的公子哥,还什么三少,都什么年代了。

    “你要多少?”郗箫韶一口将‘黑夜之吻’喝完,恶劣的问着。

    苏桐差点被酒呛到,愣愣的看着郗箫韶。

    唇瓣潋滟,双眸透着几分迷离,今晚她穿的是一件V领的黑色长裙,从郗箫韶的角度看,前的盈柔尽入眼底。肤如凝脂,雪白光滑,黑色长裙透出妩媚妖娆,她的头发散下,尾部微微卷起,波浪点点,风情入媚。

    “你要多少,我都给你。”

    暧昧不清的话在耳旁响起,苏桐满脸通红,郗箫韶的俊脸突然放大在眼前,狭长的眼眸如狐狸般透出狡黠,吻住了苏桐的唇瓣。

    微凉的唇瓣让苏桐立马清醒,妩媚的眼眸冷冷的瞪着郗箫韶。

    郗箫韶眸中透出如狐狸般的光,然后舌头长驱直入的侵入苏桐口中。舌头灵活的侵犯着每一处,阵阵酥麻传来,苏桐耳发热,狠狠的咬了下去!

    舌头退出,修长的手一带,两人都站了起来。

    “啪!”

    一巴掌扇了过去,只可惜还没到那双可恶的脸,就被郗箫韶伸手握㊣(3)住。

    “今晚陪我,多少钱我都给你。”郗箫韶意犹未尽的恶劣笑着说着。

    苏桐此时满脸通红,微微喘息,口还有他刚才抱住自己时传来的热度。

    苏桐清楚的看到郗箫韶眼中的得意,也在他眸中看到此时的自己,双颊通红,眸色潋滟,唇瓣水泽波动,怎么看都容易勾起人的侵犯**。

    “不如你先把刚才的钱给我。”苏桐伸手,怎么都不肯这样哑巴吃亏。

    郗箫韶拿出钱包,打开,里面是慢慢的卡。

    抽出一张递给酒保,笑得像狐狸道:“不如一会一起算。”

    微热的气息吹拂着苏桐的脸,此时苏桐才真正看清这个人。眼眸狭长如凤,面容俊美带着几分柔,长发半垂,更显得缺少成熟的感觉,俨然是还没长开。

    耳朵上镶嵌的东西依旧晃眼,透着几分蓝光。

    这张脸她的确是没见过,只是为什么觉得有些熟悉。

    “三少,这张卡被冻结了。”

    酒保的声音像钟声一样,清晰的传入两人耳中。

    苏桐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嘴角微扬目光嘲讽。

    郗箫韶神情尴尬,俊脸微红。

    给读者的话:

    每个人对Frozen的感觉不一样,如果去了PUB真的可以尝尝,不过不要喝多了。

    0003三百八

    “三少,这张卡也冻结了。”酒保有些同情的看着郗箫韶,那目光让郗箫韶恨不得一下子掐死他。

    苏桐放下酒杯,嘴角微扬,笑得有些云淡风轻的对着郗箫韶道:“看来,我说对了。”

    还真是位冒牌的有钱公子哥。

    “结账。”苏桐说完,拿出自己的钱包。

    “一共三百八。”

    苏桐手一抖,看着自己钱包里的单薄红色小人头,咬牙道:“多少?”

    “三百八,一杯frozen,一杯天使之吻,一杯黑夜之吻。”酒保确信自己没有算错。

    苏桐冷静道:“你算错了,我只点了一杯frozen。其它两杯,是他点的。”说完,苏桐指了一下身旁的人。

    郗箫韶此时哪里还有刚才的轻佻桃色,脸已经全黑了。

    “三少?”酒保觉得苏桐说的也没错。

    郗箫韶咬牙切齿的道:“连同她这一杯都先欠着,下次我会一起给你。”

    酒保有些为难,毕竟‘陷阱’从来都是不赊账的。

    郗箫韶看出酒保的为难,恶狠狠的道:“怎么,你还怕我不给你吗?!”

    酒保摇头,算了,他自己先垫着好了。

    他听说郗老爷子正在四处找三少,看来是没找到,所以就派人将他的卡都冻结了。等三少回去认错,应该就会来还钱了。

    苏桐没想到郗箫韶还有些风度,看他的眼神也不再那么轻蔑,透着几分探究。

    “喂,你不会就是传说中那种㊣(2)离家出走的世家公子哥,然后被家人冻结了银行卡吧?”苏桐有些微醉,笑得有些好玩道:“我劝你啊还是赶紧回家去认错比较好,不然这样真的很丢人。”

    郗箫韶始终笑着,只是眼中透出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还真是让她猜对了,这么大的脸他还真是没丢过。

    “等我回家认完错,怎么才能够找到你呢?”郗箫韶让自己尽量听起来没什么不对,只是心中却是早就打算好了一定要找机会扳回这一局。

    苏桐睨了郗箫韶一眼,道:“你还真能装,你这个年龄喜欢装酷的人不少,不过像你这样坚持到底的人还真是少。只是你这样做一点都不酷,反而有些掉渣。”

    说完,苏桐就款款转身,准备走了。

    掉渣?

    郗箫韶眼眸敛起,勾了勾手指,让酒保靠过来。

    “她叫什么名字?”

    “三少,她还只是个学生,是正经人家的……”郗箫韶不满的斜视着酒保,难道他就不是正经人家的?

    “我只问你她的名字。”

    酒保吞了吞口水,道:“苏桐”

    刚才的那一刻,他居然被这个年轻人的眼神给镇住了,真是可怕。早知道郗家的人不简单,只是没想到小小年纪就已经是这般。

    苏桐?

    郗箫韶看着苏桐的背影,眸中透出几分玩味的光芒。

    “苏桐,你先别走,刚才明少点名要你弹一首。”领班的从匆忙拦下苏桐。

    苏桐放下包,虽然今晚她喝多了脑袋还有些晕乎,但有人点可以多赚一点,何况这是工作。

    苏桐刚要上台,台下就有人走过来,“苏桐,你电话,是一个叫吴叔的人打来的。”

    吴叔,难道是妈出事了?!

    苏桐飞快的跑去接电话,不顾领班的叫喊。

    “小桐!你妈晕倒进医院了!”电话里,吴叔大声吼着。

    给读者的话:

    1月1号开始正式更新哈O(∩_∩)O~这几天不定更新

    0004谢我的方法很多

    苏桐的神经一怔,妈进医院了。

    苏桐一下子拿起包,“吴叔,你们在哪个医院?”

    “A大附属医院。”

    苏桐匆忙挂了电话,直接跑出‘陷阱’。

    可是才到门口,便被人拦住。

    “苏桐,明少要的曲子你还没弹完,这样走了,你知道不知道会得罪客人!”领班毫不客气的斥责苏桐。

    苏桐着急着几乎要哭出来道:“对不起,我妈住院了,我必须要走。”

    她知道不能丢下客人,但是她妈住院了,她怎么可能还安心弹琴。

    “既然你妈住院了,你就更应该好好弹,如果你今晚就这样走了,你就等着被辞退吧!”领班的说得毫不客气,一点情不都讲。

    苏桐咬牙道:“我走了!我回来会自己向经理解释的!”

    “站住!”

    领班的瞪了一眼苏桐,朝后笑着道:“明少,我们还有一个钢琴师,不如让她弹给明少听吧。”

    齐子明推开领班,拉起苏桐的手道:“你给我弹一首,要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

    苏桐脸色顿白,一定是刚才他听到她和那个陌生男人的说话了。

    苏桐道:“对不起,明少,我现在必须走,请你放开!”

    齐子明笑着挑起苏桐的长发,手紧紧的抓着就是不放道:“呦,我还没见过这么辣的女人,怎么,就只有三少能入的眼,我就不行吗?”

    苏桐怒道:“放手!”

    美眸含泪,但却倔强的不肯滴落㊣(2)下来。妆容微微散乱,却更加美得让人忍不住想侵犯。衣服在挣扎时微微散开,看得齐子明两眼喷火。

    “我还以为是谁在这叫呢,原来是明少啊。”

    一道清亮的声音如山间泉水,透着力度直降人心尖。修长有力的腿不紧不慢的迈着脚步,挺拔的身材肌紧致完美,温柔的面容光芒四,仿若神邸。

    “是三少啊,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会出现在这里!”

    齐子明虽然色念冲头,但是还不至于昏头到看不清谁不能得罪。

    郗箫韶嘲讽了看了齐子明一眼,他分明早知道他在这里。不过把事情闹大了对他不好,他可不想让人知道他在这里。

    “桐桐,你怎么惹明少不高兴了?小坏蛋,让你先走,就惹事。”说着,郗箫韶将苏桐拥入怀中,笑着看向齐子明。

    “原来她是三少的人啊,三少这次眼光不错,这个是个尤物啊。等三少不玩了,记得给我啊。”齐子明毫不掩饰眼中的欲念。

    郗箫韶察觉到苏桐的挣扎,搂得更紧,语气不像刚才的轻佻,透着冷色道:“明少,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明少不要祸从口出。”

    齐子明一怔,没想到郗箫韶居然说得那么不客气。目光顿时狠毒的看着两人的身影,哼,要不是仗着郗家的权势,他也不过是个废物!

    走出‘陷阱’,苏桐低声道:“谢谢”

    郗箫韶并未放开放在苏桐腰间的手,恶劣的低头道:“要想谢我,有很多方法哦。”长长的尾音透着暧昧。

    给读者的话:

    我们的郗大少爷终于又开始耍无赖了~

    0005bra号太小

    苏桐抬眸瞪向郗箫韶,此时她眸中含泪,美眸潋滟,美得令人窒息也透着让人不忍的悲伤。

    郗箫韶尴尬收起笑容,抬手道:“我的错,你不是有急事吗?赶紧走吧。”

    苏桐转头,看也不看郗箫韶一眼,着急着去拦车。

    可是就好像连车也跟她作对一样,以往车水马龙的街道此时却连一辆空的的士都没有,苏桐着急着擦着自己的眼泪。

    妈,你千万不能有事。

    为了将她抚养长大,妈受了太多的苦,干了太多的活,如果不是这样身体也不会垮掉。这些年,妈的身体越发的不好,她虽然努力赚钱但是对比那庞大的医药费,却还是杯水车薪。

    苏桐觉得有些绝望,明明是夏天,但是她却觉得有些冷。

    如果妈出事了,她该怎么办。

    苏桐止不住自己的眼泪,麻木的拦着过往的车,可是没有车停下来。

    “上来吧!”

    车灯的光芒让苏桐有些恍惚,还有光亮吗?

    郗箫韶打开车门,狭长的眼眸善意邀请。

    苏桐飞快的坐进车里,一进车,便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包,静静道:“A大附属医院。”

    郗箫韶有些讪讪的开车,也不介意自己被人当成了免费出租车司机。

    余光处,一道相机的闪光闪过。

    “怎么了?”

    “没什么。”也许是他多疑了。

    A大附属医院

    郗箫韶刚停车,就见苏桐打开车门飞快的下去了。

    真是急。

    郗箫韶摇头,在停车场停好车后才漫不经心的走下来。

    等郗箫韶慢慢悠悠的走进医院,苏桐已经在门口等他了。

    “那个,今晚谢谢你。”苏桐有些不好意思。

    郗箫韶看向苏桐,上下打量了一眼,才笑着道:“你不会打算穿成这样去看你妈妈吧?”

    苏桐酒已经醒了,她也知道自己这一身不合适,所以才在门口迟迟没有进去,“我想先跟你说声谢谢,然后再去换,我妈已经没事了。”

    郗箫韶笑得有几分狐狸样,大量这苏桐的包包,道:“你带衣服了?”

    苏桐脸色酡红,不满的瞪了郗箫韶一眼。

    “眼神好了不起吗?!”她是来跟他道谢的,又没让他揭穿她的窘迫。

    郗箫韶拉起苏桐的手,恶劣的道:“是挺了不起的。”

    “喂,你带我去哪里?!”

    苏桐觉得她一定是疯了,才会特地来向这个人道谢。

    苏桐挣扎着道:“我还要去洗脸,我妈看不到我一定会着急的,你放开我!”

    郗箫韶突然停下来,食指放在自己双唇中间,对着㊣(3)苏桐眼眸含笑的道:“嘘,医院禁止喧哗。”

    苏桐脸一红,刚才他一笑,居然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你在这里等等。”

    苏桐愕然的看着郗箫韶推开了护士长办公室的门,不过片刻,便见他鬼鬼祟祟的探出头来,然后将苏桐拉了进去。

    “喂,你在做什么?”她怎么觉得像是在做贼。

    “这里是洗手间,去换吧。”郗箫韶说完,将几件衣服给她,长发后耳朵上的光芒闪了一下。

    “你……”苏桐有些愕然,他不会是偷了女护士的衣服吧,此时苏桐觉得,也许他不是什么是世家公子哥,而是哪家黑帮大门没看好,不小心跑出来的。

    郗箫韶见她拿着衣服不动,又来了句道:“哦,对了,那些Bra号码太小,没有适合你的。”

    苏桐面红耳赤的狠狠瞪了郗箫韶一眼,谁要他说这个!

    再说她的多大,他怎么知道!

    郗箫韶打开门,笑得有些邪恶道:“刚才吻你的时候我顺便量了一下,没错的。”

    如果不是紧握着衣服,苏桐怀疑自己真的会一巴掌扇过去,苏桐跺了一下脚,进洗手间换衣服。

    打开门出来时,郗箫韶正坐在椅子上,椅脚一边翘起的看着洗手间的方向。

    郗箫韶眯着眼,看着这个不小心跌落人间的灵。

    浓妆洗去,露出铅华洗尽后的美。

    白皙的脸如凝脂,细嫩干净。失了凤尾的双眸,纯净天然。随意扎起的头发,微微有些匆忙的凌乱,看起来倒是随活泼很多。

    给读者的话:bra是什么不用我解释了吧,咔咔~~

    0006郗家三道门

    “这衣服我一会就还给你。”

    郗箫韶坐起身,笑着道:“你打算不洗就还回来?”

    苏桐转身收好自己的东西,一鼓作气的走出护士长办公室的门,身后传来的笑声恶劣得让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

    没过多久苏桐便出来了,虽然医院允许一个家人陪同,但是想起郗箫韶苏桐还是出来了。

    苏桐轻轻关上门,找了一圈,却没有看到郗箫韶的身影。

    也好,他们本来就是过客。

    苏桐心里有点说不出的落寞,唇上还有他的气息,就连鼻尖仿佛都还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苏桐拍了拍自己的脸,红着脸颊朝镜子里的自己吐了吐舌头。

    省军区大院

    一座守卫森严的阁楼耸立,檐角有力勾起,透出磅礴的气势。层层的岗哨预示着阁楼内主人的重要身份,绿色的军衣和周围的草木巧妙融合在一起,明暗皆有人把守。

    这一条道上只住着一户人家,郗家。

    在S省可以说几乎没有人的势力可以大过郗家,军政各一体,郗家在S省可以全然不收管制。郗家的老爷子郗济国是抗战时期的猛将,如今虽然年事已高,但在S省还是无人能撼动他的地位。更何况,郗家的长子嫡孙在S省也都各有职位,旁人要想对抗郗家难度可想而知。

    后门,敲门声传来。

    老徐偷偷的开门,“少爷,你怎么又从后门进来,要是让首长看到了,又该罚你了。”

    后门是以前让家里的仆人出入的,通常家里的少爷都是从正门进来。虽然现在已是开放年代,但是郗家老爷子依旧严格要求着这里。

    郗箫韶撇了撇嘴,有些不在意的道:“徐叔,你不说的话没人知道的,而且这后门比前门好走多了。”

    前门有高的门槛,小时候他总是要很费劲才能迈进来,有时不小心还会摔得鼻青脸肿。郗箫韶邪恶的想,哪天他就把那个门槛砍了。

    “爷爷还生气吗?”

    “少爷偷偷跑出去这么多天,不止是首长,连夫人都生气着呢。”徐姨走过来,有些责备的出声。

    郗箫韶暗自糟糕,连也生气了,一会只能靠自己了。

    “徐姨放心吧,没事的,我进去了。”

    走进内院,满园的竹子郁郁葱葱,让整个院子透出几分清贵之色来。

    无竹令人俗,亦云竹无俗韵。

    可见郗家老爷子对郗家子弟的要求,不可自恃自身身份而为非作歹,更不可以以郗家的名誉来做危害国家的事,郗老爷子的家法对任何人都没有例外。

    也是因为这样,虽然郗家如今有一位将军,一位省公安厅厅长,一位省商业局㊣(3)长,但郗家从未弄出什么不好的流言来,一直都是奢华得低调。

    这样的气质风骨,郗箫韶自然也是传承了下来,不过比起其他郗家人,我们的郗少爷还是另类外加令人不省心了点。

    “少爷!”

    郗家如以前一样设有三道门,最里面的那道只允许自家子弟进去。

    郗箫韶刚要跨进去,就被门口的陈老副将拦下。

    郗箫韶嬉皮笑脸的压低声音道:“陈爷爷,几天不见,您还是那么年轻俊朗!”

    陈老已经习惯了郗箫韶的不正经,板着脸道:“少爷,一会可不许这样说话。少爷,您忘了取东西了。”陈老示意郗箫韶耳朵上的东西。

    郗箫韶心领神会,将耳朵上东西摘下来,然后抬头挺的走进去。

    给读者的话:郗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家族,下一章亲们就会看到了。

    0007‘萧’字辈

    “箫韶”清濯的声音透着几分严肃。

    郗箫韶刚进去,就遇到了秦萧扬,“哥,你也在呀。”

    秦萧扬是郗家长女郗画梅和秦嘉磊所生,虽然不是纯正的郗家人,但是因为郗画梅的缘故,还是占了个萧字。

    “先去见。”秦萧扬见郗箫韶的笑颜,清俊的脸上也露出点笑容,提醒他要先过老太太那一关。

    郗箫韶行了个军礼,表示明白。

    “”

    到孙香琴的房间,郗箫韶甜甜的出声。

    孙香琴此时正坐在紫木藤椅上看着珍贵的善本,抬头看了孙子一眼,又低下头去。檀木的香气在四周萦绕,即使年事已高,但是依旧能看出孙香琴年轻时的书香小姐气息来。

    郗箫韶轻轻的关上门,靠在藤椅旁,狭长的眼眸邪气微扬,语气伤心的道:“孙儿才离开几天,没想到最疼爱孙儿的都对孙儿视而不见了,早知道孙儿就不回来了。”

    说罢,慢悠悠的又朝门口走去。

    孙香琴抬起头,有些不满的道:“还想去哪里?”

    郗箫韶一脸得意的笑意,迈出去的脚步一个转弯走了回来,“只要不生气,说让孙儿去哪就去哪。”

    孙香琴放下善本,笑着道:“你呀,整个一个猴儿。”

    因为父亲郗凯国在J省任职的缘故,母亲段琴竹只能跟在身边。而郗箫韶因为身体不好,自小便被接到孙香琴这边抚养。

    孙香琴对他可以说是疼到骨子里去了,有人疼,自然就要有人管,郗老爷子扮演的就是这样的角色。

    “孙儿再猴儿,也逃不出***五指山啊”

    “好了,你爷爷现在正在书房练字呢,进去给他认个错就好了,出了事还有呢。”

    得到了这个保证,郗箫韶乐呵着道:“得令,孙儿就这去见郗老将军了。”

    郗箫韶刚走,孙香琴就亲自泡了一杯龙井,拿进郗济国书房里。

    孙香琴茶放下后,老爷子才放下狼毫笔。

    “爷爷,您这个字大气磅礴,形神皆备,越来越有上人的风骨了。”郗箫韶趁着机会开口。

    郗济国冷哼道:“怎么,玩够了,肯回来了?”

    “孙儿让爷爷担心了,孙儿有错。”

    “哼!要不是我令人将你的信用卡冻结,你是不是还不打算回来?!”

    郗箫韶收起笑脸,眸微垂,并不说话。

    郗济国又说了一些,郗箫韶都不吭声的听着,反正听了那么多年了,来来回回也就那些话,忍忍就过去了。

    “爷爷,您消消气,别气坏了您的身子。”

    郗济国瞪了郗箫韶一眼,平常人要是被郗济国一瞪,早就蔫儿,可郗箫韶依旧是眼眸好笑,拖那张脸的福,让人怎么看怎么没办法生气。

    “过来,陪爷爷写几个字。”郗济国不冷不热的说着,但板起的脸却是缓和下来了。

    郗箫韶是如今郗家血统里唯一的内系子孙,郗济国就算再怎么生气心里也是疼他的,而且这次他离家出走情有可原,能自己回来,也就足够了。

    吃完晚饭后,郗箫韶便坐在院子里无聊的看着天上的星星。突然想起白天酒吧里发生的事情,嘴角不禁弯起露出几分笑意。

    “箫韶,还在生气?”林雪走过来,轻声说着。

    郗箫韶笑容顿失,眸色有些暗淡的道:“你知道,我是不会对你生气的。”

    林雪,是林其璧和周君如的女儿。

    段、林、郗三家本是世家,所以林雪虽然不是郗家人,但是依旧出现在阁楼里。如今林雪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秦萧扬的未婚妻。

    萧字辈的五位公子和林雪都是打小的玩伴,大家都看得出来郗箫韶喜欢林雪,但林雪心里却是喜欢秦萧扬,所以提出让她嫁给秦萧扬的时候,她并没有反对。

    也是因为这样,郗箫韶生气的离家出走。

    “我就知道,箫韶你一直对我都很好。”林雪坐在郗箫韶旁边,那闪亮愉悦的目光让㊣(4)郗箫韶心里沉了一大半。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还要嫁给我哥?”

    清亮的嗓音透着好听的磁,就像琴音一样,悦耳却透着几分萧瑟。

    林雪愣了一下,有些尴尬的道:“箫韶,这不一样,我一直都只当你是最好的朋友。”

    没错,虽然郗箫韶对她很好照顾她,但是她却更喜欢秦萧扬。虽然秦萧扬总是对她板着脸,但她就是喜欢。

    给读者的话:

    不要说乃们已经忘了萧扬是谁哈~那个,郗家萧字辈有五位公子,这里出现两位了。1月1号起正式更新!

    0008风姿梧桐

    S大,苏桐回到宿舍。因为他们是大三即将结束,所以如今宿舍里就只剩下她。她最好的朋友毛苗本来说好要留在宿舍的,但是跟应锦书走了。

    想起那天的电话,苏桐又拨了拨毛苗的号码,但是手机依旧关机。

    “苗苗,你还好吗?”

    发完这条苍白的短信,苏桐就有几分落寞的收起手机。

    今天她没有收到他的短信。

    苏桐紧紧握紧自己的手机,几乎要将它捏碎,心痛的感觉让她几乎喘息不过。三年的时光,竟然什么都敌不过吗?

    “苏桐,系主任找你。”聂思圆重重的敲了下门,然后满脸嘲讽的走了。

    苏桐站起身,收敛起自己的悲伤走了出去。

    即使遍体鳞伤,也要高傲的离开。她不会在一心想看她笑话的人面前示弱,别人越是想看,她就越要坚强。

    “主任,你找我。”苏桐扬起好看的笑脸,礼貌开口。

    这个系主任一向不喜欢她,苏桐知道,是因为她记恨她总是将奖学金拿走。别的事情苏桐可以退让,但是奖学金的事情不行。

    家里的家用都是靠她,妈还要住院,这个奖学金即使会得罪主任她也要得到。

    更何况,她今年就要毕业了,更不怕了。

    “苏桐啊,你的保研申请我看了。”

    苏桐握紧自己的手,刚才的高傲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窗外阳光透进来,苏桐看向窗外,一整排的梧桐树排列,叶子时不时飘扬,漂亮极了。苏桐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她叫苏桐,也许是因为名字和梧桐有一个字相同,苏桐尤为喜欢梧桐树。

    尤其是现在,阳光洒下,梧桐叶仿佛浑身都披上了金光,看起来神圣而美好。

    梧桐树素有凤凰树之称,‘梧桐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凤凰亦非梧桐不栖。

    “苏桐!”

    见苏桐居然还笑得出来,系主任怒喊。

    苏桐收回眼,笑着道:“主任,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以她的条件申请留校读研本不是什么难事,主任特地拿这件事说事,不够是用来威胁她罢了。

    她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得懂。

    没想到苏桐那么直白,系主任顿时有些尴尬,声音微低的道:“苏桐,你不要不知好歹。秦萧扬是什么身份,是你高攀得起的吗?没过多久S省就都会知道他订婚的消息,我劝你最好有自知之明,不要丢了S大的脸!”

    郗家并不是好惹的,这种攀龙附凤的事情她见得多了,因此语气也没有丝毫的善意。

    苏桐看了梧桐一眼,嘴角微弯,秋天就快到了,到时候梧桐应该会很漂亮。

    苏桐云淡风轻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没想到苏桐是这个反应,系主任一愣。苏桐拿起包包,走出了办公室。

    如果当初知道秦萧扬是这个身份,她一定不会答应的。妈从小就告诫她,不要和世家公子哥接触,他们都是薄情寡无情无义,在利益面前可以放弃一切。

    妈说的话真的对吗?

    苏桐笑得有几分凄凉,从她被主任问话的那天开始,她就在等他的解释,可是没有。手机不知道被她翻看了多少次,她甚至拿去修理的地方检查,都没有问题。

    难道,三载情份,真的就这么散了吗?

    苏桐觉得眼眶有些酸涩的感觉,口仿佛被什么压着让她无法喘息。樱花树下,秦萧扬的温柔还犹如昨日。

    苏桐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樱花树下,看着漫天的樱花,她控制不住的逃了,跑出了S大的大门。

    “桐桐,妈没事了,你坐吧。”苏启兰见苏桐一回来就嘱咐她好好休息,连忙出声安慰。

    苏桐在苏启兰身边坐下,头靠在苏启兰肩上。

    “妈,你给我讲讲你和爸爸的事情吧。”

    苏启兰目光一怔,脸上笑着道:“我和你爸有什么好讲的,和其他人都一样,当年他追我我答应了,然后我们结婚就有了你。”

    这么简单的故事㊣(4),苏桐已经听了很多遍了,也耳熟能详,但她就是想听。也许只是单纯想听妈的声音,想让自己的心有些温度。

    “桐桐,你怎么了?”苏桐甚少撒娇,今天的样子样苏启兰有些担心。

    苏桐坐起来,笑靥如花的道:“没什么,妈,我出门了!不然工作就要迟到了!迟到了回扣奖金的!”

    见苏桐走远,苏启兰眉头蹙起。

    桐桐刚才的样子和她当年何其相像,但愿是她多虑了。

    给读者的话:遇到恶势力很难不低头啊~

    0009再次相遇

    ‘陷阱’

    悠扬的钢琴声再次想起,今天苏桐穿的是一件紫色的裙子,和脸上的浓妆相称,看起来就仿佛黑夜里的妖,让人垂涎欲滴。

    灯光炫彩非常,苏桐看着台下,却没有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心中微微失望。

    指尖跳动,一首《daydream》飘散在吧里的每个角落。有些人看得有些失神,也是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在‘陷阱’里弹琴的女子。

    一身紫色长裙,白皙的肌肤,眸色纯淡干净,时而像妖,时而又像闯入人间的灵。

    苏桐一曲完毕,心中闪过几分疼痛。

    刚走下台,就有一抹白色晃过,瞬间刺痛了苏桐的眼。

    卡萨布兰卡。

    卡萨布兰卡是世界上最美的百合花品种。

    “你喜欢这种花?”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在苏桐耳旁响起,让苏桐回过神来。

    郗箫韶狭长的眼眸微敛,玩味的打量着苏桐。

    “你错了,我并不喜欢。”苏桐红着脸,咬牙反驳。

    卡萨布兰卡,它有许多美丽的爱情花语,但是此刻闪过苏桐脑海的却是:负担不起的爱。

    郗箫韶看出苏桐脸上的悲怆,不禁皱了皱眉,心中闪过几分不悦。

    “刚好,我也不喜欢。”说吧,随后扔了。

    苏桐透过郗箫韶的眼睛,看到了此时的自己。

    脸色微白,眼中含泪,软弱得让她不愿意去看。

    见苏桐居然这样无视自己,郗箫韶撇了撇嘴,难道她就没什么要和他说的吗?看她的样子,就跟被人甩了一样。

    等等

    被人甩了?

    郗箫韶眼眸微缩,这么说她心中已经有人了。

    这个认识让郗箫韶微微有些发怒,只是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层不悦的怒意到底是什么。

    苏桐进入后台,拿过自己的包,想将那天的衣服还给郗箫韶。

    “呦,怎么成这个样子了,该不会是三少不要你了吧?”

    讨厌得如苍蝇的声音在苏桐身后响起,苏桐知道上次的事情已经得罪了明少。

    “明少,请你放尊重点,我和三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苏桐拿起袋子,就要离开。

    齐子明打了一个响指,三个块头比较大的男人出现在后台。吧丽和DJ都在前台,现在后台除了她就没有别人。

    “你想做什么?”苏桐冷声开口。

    齐子明笑着道:“既然三少不要你了,你可以选择跟我。”

    “对不起,我只负责弹琴,不负责陪客人。”苏桐冷声拒绝,其实她心里紧张得要死。但是现在孤立无援,如果她不救自己就没有人了。

    “不识好歹㊣(3)!给我按住她!”齐子明已经失去了耐。

    今晚看到她在台上弹琴,他就恨不得上去占有她!哼,上次如果不是郗箫韶那个小子阻拦,他还用等到今天!

    这种事情在酒吧里时常有发生,时候都是不了了之。更何况齐子明是S省土地办审查处主任的儿子,酒吧的老板通常也不会傻傻的去得罪。

    “救、救……”苏桐嘴巴被人堵住。

    由于只是简单的长裙,所以齐子明一下子就撕开了。露出粉红的Bra来,锁骨致圆润,脖颈细嫩香甜。

    齐子明觉得自己就要喷火了。

    苏桐死死挣扎,可是她怎么敌得过四个成年男子的力量。心中的绝望越来越深,地板的冰凉让苏桐想缩紧身子,但是却动弹不得。

    齐子明的手索着苏桐的锁骨,准备低头向下,却被人从侧面踢了一脚,一阵杀猪般的叫声响起。

    0010被偷拍

    苏桐愣愣的躺在地上,就像破碎的娃娃一样,耳旁听着一道道惨叫声,却毫无反应。

    齐子明被狠狠的摔在地上,而其他三个人有的甚至断了手腕。

    谁能想到,不过二十岁的郗箫韶居然有这样的力度和身手,这和他平时的形象完全不符,可是出手的狠辣却是真实的。

    “郗箫韶!你给我走着瞧!”齐子明说完,带着三个人走了。

    如果不是齐子明走得快,郗箫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住不折断齐子明的手。

    “没事了。”郗箫韶将外衣披在苏桐身上,轻声开口。

    苏桐一下子将衣服弄开,冷冷的坐起来。

    “你以为这样很伟大吗?!”苏桐任由眼泪掉下,拉紧自己的衣服,“你走,我不需要你帮忙!”

    郗箫韶没想到自己的好意居然换来的是一阵骂。

    “那就算我多管闲事好了!”

    说完,郗箫韶离开了后台。

    苏桐沿着墙壁滑下,她知道她不能怪她。可是她最狼狈的样子都被他看见了,这种羞耻感让她控制不住自己。

    苏桐擦干眼泪,换上袋子里本来想归还的衣服。

    “三子,你做的好事。”电话里,林萧音有些玩味的说着。

    林萧音是林家的唯一苗子,和郗箫韶的地位差不多,要说有差别的话,就是林家在商界的地位高于郗家,但是政界就完全不行了。

    因为林萧音的爸爸和伯父当时不顾林老爷子的阻拦,齐齐下海经商。好在至今小有所成,所以也林老爷子也不好说什么。再说政坛上还有郗家,所以在S省林家也算是风生水起。

    郗箫韶不明所以,笑着道:“怎么了,难道你的秘书喜欢上了我?”

    “闭嘴!”说到自己的秘书,林萧音就恨得牙痒痒的,不过下一刻却是看好戏的道:“三子,你被人偷拍了。”

    郗箫韶眼眸微敛,如狐狸般散着光的眼眸闪过冷意。

    “不过你放心,被我们及时发现了。不过就算我们没发现,量那个小小编辑也不敢将照片发出去。”毕竟,一个小小报社不会傻傻的得罪段、林、郗三家。

    郗箫韶玩世不恭的笑着道:“那些照片呢?”

    林萧音道:“给萧扬了,我让他交给你。”

    “哦,回去我找他要。”

    “三子,不得不说这次你的眼光不错。还有啊,你居然带她上阿姨的医院,你胆子不小啊你。”

    郗箫韶知道林萧音误会了,但是就是不想让他知道真相。

    “有机会你也试试,可是很刺激的。”

    林萧音还想说什么,电话那头已经挂了。他这头刚挂完电话,办公㊣(3)室的门就被人敲开了。

    “经理,你该开会了。”小秘书尽责的报告,面无表情。

    林萧音愁眉苦脸的道:“小高,我很不舒服你过来帮我看看。”那声音要多哀怨就有多哀怨。

    高小然冷冷的看了林萧音一眼,放下文件,款款的走了。

    林萧音拿起桌上的文件,神情那个郁闷!

    他的小秘书怎么油盐不进,他好不容易才把她拐来,她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心理学术语:指人质爱上绑架自己的绑匪)到底什么时候才发作啊!

    给读者的话:又出现一个萧字辈了。新年快乐!

1-1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