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11-20


    0011再次英雄救美

    北京时间22点,秦萧扬从医院回来。

    秦萧扬是今年从S大毕业的医学研究生,现在在S省最好的医院实习。秦萧扬主修脑神经方向,在校时成绩优异,又曾去外国当过交流生,医术方面在年轻一辈中可以算是佼佼者。

    他母亲郗画梅是A大附属医院的副院长,父亲秦嘉磊则是省监管局的局长,雄厚的背景加上秦萧扬的自身努力,前途可以说是不可限量。

    打开家门,客厅漆黑一片。

    淡淡沉香萦绕鼻尖。

    天然的沉香尤为珍贵稀少,虽然有许多地方都声称可以合成沉香木,但至今并没有任何权威机构承认合成沉香的实验成功,并允许投入量产。

    郗画梅一直有熏香的习惯,每每在夜里等丈夫和儿子回来时,都会点一些熏香,画一幅画好让自己凝神排解寂寞。

    夜晚的寂寞对于郗画梅来说早已习惯了,秦嘉磊出身普通,虽然有郗家但他们毕竟不是直系,所以外人虽然给他们几分面子,但也只是看在郗家的面子上。正是这样,所以秦嘉磊和郗画梅都努力的想证明他们的能力。

    “妈”

    秦萧扬打开客厅的灯,轻声敲门。

    郗画梅打开门,客厅的灯让她有了几分暖意,秦嘉磊最近回来得越来越晚了,而每每回来他们也说不上什么话。

    “爸还没回来吗?”

    笔尖的墨渍滴下,弄花绽开的梅花。

    “你爸最近比较忙,他跟我说今晚不回来。”

    看得出郗画梅的失落,秦萧扬道:“妈,儿子陪你。”

    苏桐走在路灯下,眼睛里的泪水仿佛流干了。六月的晚风并不算冷,但是她的心冷。苏桐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给秦萧扬打个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苏桐又连续打了五六个,但是每个打过去的结果都是一样的。秦萧扬不是那种能和人用电话聊天能聊超过半小时的人,现在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他是在和林雪打电话。

    苏桐狠狠的关了自己的手机,早已过时的手机似乎不听使唤般,硬是摁了好久才关机。

    还是打不到车。

    苏桐靠在华昌大桥上,任凭海风吹拂。

    “苏小姐,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海风中,一道让苏桐恐惧的声音传来,还未偏头,人已经被两个人抓住,死死的摁在桥上。

    “你放开我!”

    刚经历过的可怕还残留在身上,此时齐子明的稍微触碰都让她惊恐万分。无助的感觉弥漫,她知道这次再也没有人来救她了。

    “我就喜欢你这种辣的,你给我摁住了㊣(3),等我办完了,她就是你们的。”齐子明说着,手大力的撕扯着苏桐的衣物。

    苏桐拼命挣扎,换来的却是一阵阵笑声。

    嘶!

    衣服撕裂的声音在夜晚尤为刺耳,苏桐泪流满面,身心俱颤。

    “***,谁那么不长眼!”

    一道刺耳的灯光刺了过来,让苏桐几乎睁不开眼。

    车上的人下来,眼神凌厉的看向齐子明。手中的动作,让摁住苏桐的人都有些害怕。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凌厉的气势。

    “你们谁先来?”郗箫韶冷声挑衅。

    齐子明早就看郗箫韶不爽了,“你们给我上!把他给我往死里打!”

    苏桐看着郗箫韶的动作,已经忘了刚才的恐惧。

    动作凌厉有力,狠绝果断,一招一式干净利落更像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即便是学校里最好的武术老师,也没有这般伸手。

    “还来吗?”

    郗箫韶冷冷的看着齐子明。

    给读者的话:萧韶可不是无用公子哥,嘻嘻

    0012毛苗回来

    齐子明身上的伤现在还没好,见郗箫韶靠近,拔腿就跑。

    “郗箫韶,你给我记着,我跟你没完!”

    虽然郗家的势力庞大,但是郗家子弟家规森严,郗箫韶打架的事情如果让郗老爷子知道了,后果一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郗箫韶从没把事情闹大,而齐子明也是吃准了这一点。

    郗箫韶柔声道:“没事了,他们走了。”

    苏桐抬眸,此时郗箫韶半垂的发丝微扬,背后星辰满布,耳朵上的蓝宝石散发微蓝,俊美的面容如工笔刻画,狭长的眼眸温柔的看着她。

    郗箫韶将苏桐拉起。

    “谢谢。”苏桐别开脸,有些别扭的说着。

    “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缠上你,应该我说抱歉才对。”郗箫韶笑得有几分狐狸味道的说着。

    苏桐看向郗箫韶,坚定道:“这是两码事,总之是你救了我。我还是要说谢谢,刚才的事……对不起。”

    “哈哈哈”清亮悦耳的笑声比晚风还要袭人,郗箫韶有几分恶劣的道:“我说过,要报答或是感激我的话有很多方法哦。”

    苏桐咬牙,怒瞪着郗箫韶,最后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

    “你怎么那么讨厌!”

    郗箫韶笑着邀请她上车。

    苏桐坐在车上,灯光下,郗箫韶耳朵上的蓝宝石熠熠夺目。

    “这里就是你家?”

    胡同深巷,郗箫韶指着一个普通的平房询问。

    苏桐点头道:“我自己走进去就好了,今晚多谢你。”

    苏桐还未下车,手就被人拉住。

    “我的电话。”一张纸张夹在好看的修长指尖,郗箫韶笑得有些暧昧不清。

    苏桐手握紧车门把手,笑得很轻的道:“不用了,我妈不喜欢我和你们交往。”说完,就下了车。

    郗箫韶坐在车上,看着苏桐走进房子里。

    夜晚的风吹散,让人有几分迷乱。见她不肯接过他的电话,他竟然有几分不悦。他可从来没有这样热心的帮过一个人,现在帮了,可人家却还是那么戒备他。

    郗箫韶啊郗箫韶,你以后还是少多管闲事吧。

    郗箫韶发动车子飞驰而去,脑海中闪过的是苏桐似妖又似灵的妩媚干净。

    “桐桐,送你回来的是谁?”

    苏桐偷偷换好衣服下来,就被苏启兰拉住询问。

    苏桐含糊的道:“那是一个朋友,他顺道接我回来的。”

    苏启兰板着脸道:“桐桐,不要忘了妈说的话。我们是平常人家,高攀不起他们。”

    “妈,我知道的,我们只是遇到了而已,什么关系都没有的。”

    苏启兰㊣(3)这才放心。

    她知道这三年一直有人送桐桐回家,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自己女儿在做什么她这个当妈怎么可能完全不知道。只不过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那孩子也从没有进来向她打招呼。

    第二天,苏桐照旧去学校。

    虽然她保研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但是昨天一个帮忙过的教授告诉她,化工系的吴教授正在招一名助理,让她可以去试试。

    苏桐走进S大,虽然只是简单的白色T恤和喇叭裤,但看起来却干净宜人。

    电话铃声响起,苏桐接下电话。

    “小桐!我回来了!”

    电话里,毛苗的声音有些吓人。

    给读者的话:桐桐党的各位,一定要坚守阵地啊,不要被苗苗带跑了!握爪!

    0013苗苗何许人?

    苏桐兴奋的道:“你在哪里?”

    “哈哈,就在你身后目测200米远的地方,你的正前方还有一个大帅哥,你的左边是我们可亲可敬的食堂!”

    苏桐早习惯了毛苗的口无遮拦,也没有抬头直接转身。

    “苗苗!”

    毛苗兴奋的放下行李箱,和苏桐抱了个满怀。

    “小桐,我告诉你,刚才那个帅哥好像是大二的郗箫韶耶!”苗苗抱着苏桐眼睛四处张望,不过已经看不到她相见的帅哥了。

    郗箫韶?

    苏桐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不过也没在意。

    “苗苗,你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也不通知一声。”苏桐有些抱怨,不过心里的开心却是压制不住的。

    毛苗顽皮的道:“当然不能告诉你,我要给你一个惊喜嘛!”

    苏桐见毛苗全身完好,甚至还白了不少,也就放心了。

    “小桐,我给你带了很多东西,这个符是我去拜访一位朋友的时候顺便替你求着,你好好带着。”毛苗神神叨叨的道:“我告诉你,这道符带着,保证你桃花满天飞。”

    苏桐莞尔,顺便翻了个好看的白眼。

    毛苗吐了吐舌头,道:“当然了,你已经有你的秦大帅哥了,不需要这个。”

    苏桐拿起行李箱,并没有告诉毛苗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毛苗和她一样是单亲家庭,和母亲相依为命。

    不一样的是,毛苗的母亲是个女强人,在S省也算是有名的女商人,所以毛苗的吃穿用度都不用愁,而毛苗的母亲也不怎么管毛苗,说是让她爱怎么疯怎么疯。

    “小桐,我听说我们的郗大帅哥加郗大才子似乎是因为失恋,所以已经罢课好几天了,没想到刚才还能见到他。”

    苏桐摇头,毛苗整个一个花痴,连自己的学弟都不放过。

    毛苗突然‘啊’了一声,然后怒吼,“你给我立马消失!”

    每当毛苗突然这样大吼的时候,苏桐都会起**皮疙瘩。

    中国自古以来,毛马两家便是有名的驱魔世家,所谓南毛北马。毛苗正是如今毛家唯一的传人,毛马两家并不像电视上演的一样传男不传女或传女不传男,只不过如今毛家只剩下毛苗这一直独苗,所以传承上也没什么选择。

    毛苗说,就是因为他们世代驱魔,所以积蓄了大量的怨气。毛马两家就像受了诅咒一样,每一代的传人都活不过40岁。到了如今,毛家就只剩下毛苗了。而马家则下落不明,也许已经灭绝了也说不定。

    毛苗说,该来的躲不了。

    所以她极尽快乐的过每一天,大概也是这个缘故,所以毛苗的母亲并不怎么管㊣(3)她。

    至于毛苗是不是真的能看到那些东西,苏桐从来不问。

    他们从高中起就是死党,自从毛苗第一次去了她家后,苏桐就再也没有邀请过毛苗去她家。

    她还记得当时他们才上高二,苏启兰让毛苗去家里吃饭。

    刚走进门,毛苗就来了句,“小桐,你家太挤了。”

    这句话差点没把小桐吓得魂飞魄散!

    要知道当时妈去买菜,而偌大的房子里只有她和毛苗两个人,她居然说太挤了!而且连走路都是左闪右闪的。

    给读者的话:所以、所以,你们依旧是桐桐党对不对?

    0014诺言

    苏桐当场石化,想开口让毛苗走路正常点,但是却一句话也收不出口。后来毛苗怒了,不知道做了什么,就又恢复正常了。

    “小桐,现在宽敞多了。”

    苏桐继续石化。

    自从这件事之后,苏桐便不再打算邀请毛苗去家里。好在毛苗也不喜欢去别人家里,这个理由嘛,苏桐不打算问。

    晚上的时候,毛苗基本上不出门,不过也有例外,比如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或是太好的时候。

    用毛苗的话说就是:“她出门找东西散心发泄一下。”

    毛苗和应锦书在一起两年,应锦书一直以为毛苗只是喜欢灵异。

    “小桐,以后宿舍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太爽了!”毛苗一回到宿舍,就开始鬼哭狼嚎。

    苏桐无奈的道:“你先在宿舍休息,我要去见一下化工系的吴教授,中午我们一起吃饭。”

    毛苗躺在床上,摆摆手道:“去吧去吧,中午你陪秦大帅哥吃饭就好了,不用管我了。”

    苏桐脚步一顿,最后淡笑着去了化工系。

    化工系办公室

    “苏桐,我看过你的资料了,你什么时候可以过来?”吴教授说话简单明了。

    苏桐开心的道:“教授,我明天开始就可以过来。”

    吴教授点头道:“那好吧,明天我上课的时候你过来,我把你介绍给学生。”

    苏桐鞠躬道谢,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没想到教授那么好说话,而且为人也亲切,太好了,如果她能留校帮忙的话,那就能多一份收入而且也有保障。

    “苏桐”

    清淡的声音,让苏桐停下了脚步,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

    “苏桐,你怎么了?不高兴见到我吗?”

    苏桐别开脸,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苏桐,我打电话给你,可是你手机一直关机,发生了什么事吗?”秦萧扬柔声询问,一如以往的温柔。

    苏桐本来坚定的心因为这一句而动摇了。

    是啊,从昨晚开始她就关机了,刚才才想起来开机,可是接完苗苗的电话后,要来见吴教授所以她又关机了。

    “没有,我只是忘了开机了。”苏桐脸微红笑着说着。

    秦萧扬亲昵的拉过苏桐的手,道:“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在生我的气。”

    秦萧扬的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如萧清扬。他的举止让人感觉很舒服,不会有突兀的感觉,说话也轻柔有礼,让人不得不喜欢。

    秦萧扬是S大的一个传奇人物,喜欢他的女生数不胜数,但是秦萧扬偏偏只看中了苏桐。不过碍于他的身份,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公开。

    现在这㊣(3)个时间,学校里来来往往的人不多,他们小心点,也不会被发现。

    苏桐握住秦萧扬的手,脸微红的道:“没有,你不告诉我定然有你不告诉我的原因。”

    “我是不想让你为这件事烦恼,”秦萧扬拉着苏桐的手,带她到樱花树下,拥着她柔声道:“这件事情交给我就好了,我母亲那边我会劝说的。”

    苏桐轻声恩了一声。

    秦萧扬是个孝子,对他母亲的话基本上不会反驳,苏桐虽然听着秦萧扬的保证,但是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心。

    0015雨过天晴

    食堂

    秦萧扬的出现让食堂有了些许骚动,秦大才子已经毕业了,今天却突然出现而且是和流言之外的人在一起。

    “你找地方坐,我去打饭。”秦萧扬拉了拉苏桐的手,笑着开口。

    苏桐坐在位置上,假装没看到别人的眼光。

    “小桐,好样的!”

    毛苗突然闪过来说了一句,然后迅速离开,她可不想当电灯泡。

    苏桐知道,以毛苗的八卦子,她一定是听说了最近S大发生的事情,秦萧扬和林雪订婚的事情必定是首当其冲的。

    苏桐笑了笑,知道秦萧扬身份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这些事情迟早会来的。只是没想到是三年,这三年来他们的关系从未对外人承认过,也没有去公开。

    今天秦萧扬的做法,还让她有些不适应。

    苏桐撑着脑袋,目光追寻着秦萧扬的身影。

    看到林雪和秦萧扬说话的时候,苏桐面无表情,秦萧扬转身的时候她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林雪也像她打着招呼。

    林雪也是世家之女,是S大有名的钢琴公主。

    校庆联欢上都少不了她的身影。林雪是S大有名的名媛淑女,一头长直黑发,总是穿着淡色的长裙,得益于良好的教养,她笑起来总有种淡淡的仙气,就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一样,是S大很多才子的梦中情人。

    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林雪已经要和秦萧扬订婚了。

    “刚才才想起来我没饭卡,所以向小雪借了一下。”秦萧扬解释着。

    苏桐扑哧的笑着道:“怎么,难道你还怕我吃醋。”

    秦萧扬这才放心下来,笑着道:“我知道小桐不是这样的人,但身为男朋友,我有责任向你解释。”

    苏桐脸微红,瞪着道:“快吃吧,什么时候也学会油腔滑调。”

    苏桐吃着饭,心里泛起一丝丝甜蜜。

    此刻仿佛所有的事情都拨开云雾了一般,雨过天晴。

    A大附属医院,副院长办公室。

    “什么,他被人拍了照片?”郗画梅没想到居然会有这种事情。

    电话那头,林萧音道:“恩,照片我已经拿给萧扬了,让他交给三子。”

    林萧音并不知道,秦萧扬还没来得及将这件事情告诉给郗画梅,郗箫韶的父母亲不在身边,所以管教他的事情就落到了郗家其他人身上。

    郗画梅身为郗家的女儿,自然有这个权利。

    不过其实她还有一个私心,那就是郗箫韶样样都不如秦萧扬,但是却因为他是嫡孙的缘故,郗老爷子竟有意将一切都给他,郗画梅不服,她自认她的儿子比郗箫韶强一百倍。

    如果不㊣(3)是有他们罩着,郗家的声韵早就让这个没用的东西败坏了。

    “我知道了,我会问萧扬的。”

    林萧音讪讪的挂了电话,郗画梅时不时的回像他打听消息,他都已经习惯了。不过看郗画梅的反应似乎他刚才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小高!”

    高小然面无表情的走进来,“经理有什么事?”

    林萧音道:“我们要出差,你回家拿好东西,两个小时后我去接你。”

    高小然看了看日程表,道:“经理,我们日程安排里并没有出差这个事情。”身为秘书,有出差她一定会知道的。

    林萧音道:“这是突发行动,总之你去订两张机票。”

    高小然瞥了林萧音一眼,随后漠然的走出去。

    林萧音愕然,他的小秘书刚刚否决了他的要求。

    给读者的话:林萧音其实也很萌的说O(∩_∩)O~

    0016照片

    “秦先生,这是林先生要我们送来的东西。”报社的总编辑有几分担心的将东西交出来。

    秦萧扬接过牛皮纸袋,重重的扔到了檀木桌上。

    檀木香气萦绕,棕色的大桌在偌大的办公室里透着肃然的感觉。

    这个举动让总编变了脸,“秦先生,是我们的小记者不懂事,以后不会了。”

    秦萧扬淡笑着道:“这不是送回来了吗?辛苦总编了。”

    秦萧扬虽然只是个医院的实习医生,但是他名下已经有了好几家公司,气势上自然远胜总编许多。再加上他出身名门,又刻意不压自己的气势,说起话来让人不得不臣服。

    “不辛苦,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小李,送一下总编。”

    那总编知道,秦萧扬本不将他放在眼里,所以连他姓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总编总编的喊。他们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报社,本得罪不起郗家人。

    这口气,他只能吞下去,然后回去好好告诫那些不睁眼的小记者!

    秦萧扬拿出牛皮纸袋,翻看里面的照片。

    看到‘陷阱’两个字,秦萧扬微微皱眉,这种地方即使再怎么高级,也是不入流的地方,箫韶未免太过不小心。

    一张张照片翻下去,在一张照片上秦萧扬停下了手。

    郗箫韶手搂着一个女人,举止亲密。虽然那个女人脸上画着浓妆,穿着黑色V领长裙,但他认得出来,那个人正是苏桐。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秦萧扬将照片收起来放在牛皮纸袋里,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否则小桐怎么会穿成这样,而且出现在‘陷阱’。

    看了下日期,那个晚上他正向主任请假回学校看苏桐,那天星期三,是小桐去做家教的日子。

    虽然是这样想,但是秦萧扬的眉头还是忍不住皱起。

    省军区大院

    郗济国真在整理着稀有的善本,这件事情郗老爷子从不假人手。虽然现在已经不需要晒书,但是在书卷里,他能想起当年的许多事情来。

    一张照片从一本古铜色封面的善本里掉了出来。

    郗济国捡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四个人,脸上露出几分追思。

    原本段、林、郗、苏四家世交,如今只剩下段、林、郗三家,苏家一直是三家的禁忌,所以也甚少人知道还有一个苏家。郗济国叹了口气,将那相片收起来,龙头手杖苍劲健拔,一如郗老爷子的气势。

    刚到宿舍门口,宿舍的门就自己打开了。毛苗在时这样的场景并不稀奇,所以苏桐自然的走进去,然后看着门又自动关上。

    ㊣(3)苏桐艰难的从门的方向将自己的头扒回来,毛苗已经抓着她的手,满脸担心。

    “苏桐,灭绝又叫你过去做什么?”

    系主任是个老女人,为人又刻薄,所以很多人都暗中喊她灭绝师太。毛苗在大学这三年,三门课都是挂在这个系主任手上,对她就更加没好感了。

    “没什么,她只是告诉我要跟着吴教授好好干而已。”剩下的话苏桐没有多说。

    她和秦萧扬在食堂出现的事情已经传遍了S大,系主任知道也不奇怪。这次的话和上次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奖学金的事情还是迟迟没有下来。

    苏桐心里觉得万分难受。

    “这么说你可以一直留在学校了?!”毛苗兴奋的大叫。

    苏桐被毛苗感染,笑着道:“毛大小姐打算怎么报答我?”

    毛苗是个爱热闹的人,毛阿姨又常年出差在外,家里只有毛苗一个人。以往偶尔暑假她都会故去和毛苗一起住,现在快上大四了,毛苗自然不希望她去外面实习。

    “你请我吃饭!”毛苗说罢拿上苏桐的包包。

    苏桐知道毛苗这些日子不容易,所以虽然现在时间还早不到饭点,她也不反对跟她去了。

    0017苏棋兰

    两人最后吃了‘三多土豆粉’,这是毛苗挑了半天的结果。

    看了看时间,毛苗飞快的拿起自己的包,道:“小桐,天快黑了,我要走了!”说完,毛苗飞奔,等不及苏桐说一句话。

    苏桐摇头,不知该为毛苗风风火火的子感慨,还是该笑她一个驱魔世家的传人不敢在晚上出门。

    这个不出门的原因毛苗倒是和她解释过,说是麻烦,因为会有太多东西找她帮忙。苏桐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但是有一次毛苗给她偷偷喷了牛眼泪,她一个晚上都不敢睁眼。

    手机响起,苏桐看了一下。

    “小桐,我在校门口。萧扬”

    苏桐笑了笑,拿起包包朝校门跑去。还未到校门口,苏桐就听了下来,身后是他们相遇的樱花树林,身前是林雪和秦萧扬说笑的场景。

    她知道她不该多想,但是看到这一幕,她的心忍不住有些触痛。

    郗箫韶依靠在樱花树下,眸半掀,却看到了苏桐的身影。刚想走过去打招呼,就看到苏桐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包,目光看着前方。

    郗箫韶停下脚步,继续靠在樱花树上,看着苏桐的目光微微皱起眉。

    见林雪走了,苏桐才迈开脚步跟上去。

    “萧扬!”

    秦萧扬帮苏桐将包包拿过去,温柔笑着道:“我听说化工系的吴教授留你当助理了?”

    “你消息还真灵通。”苏桐有些哀怨,她本来想自己说的。

    秦萧扬搂过苏桐,笑着道:“走吧,我们去吃饭。”

    苏桐刚想说她已经吃过了,不过抬头,秦萧扬已经替她打开了车门。

    苏桐笑着低头做了进去。

    秦萧扬的车兰博基尼,因为苏桐说过她喜欢天空的颜色,所以秦萧扬在买的时候选了天蓝色。车内还放着好看的雏菊,生机勃勃,也是她喜欢的。

    “今晚有空吗?”秦萧扬询问。

    今天是星期三,是要去酒吧弹琴的日子。

    苏桐歪着头,眯着眼睛道:“你忘了今天星期三,我要去做家教?”

    酒吧的工作是不能做了,今天弹完她应该就会辞职了,虽然只做了一个月很舍不得,不过没办,她还是再重新找一份家教吧。

    在苏桐看不到的地方,秦萧扬眉头微皱。

    秦萧扬带她去的是一家普通的餐厅,点了一道柠檬鱼。

    这道柠檬鱼是他和苏桐第一次来时,苏桐点的。不过因为后来知道苏桐不太喜欢酸,所以秦萧扬特地要求少加些柠檬。

    苏桐喜欢看秦萧扬吃饭,他的动作很优雅,举止投足都有种说不出的清俊气质。秦萧扬是子比较冷淡的人,只有她才知道,其㊣(3)实秦萧扬也有温柔热情的一面。

    “你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宁心还是没接。

    郗萧韶皱眉的将电话挂上,准备打电话给苏桐,只是电话还没打,就看到段萧明来点提醒。

    “喂,萧韶,有宁心的消息了吗?”段萧明是段宁心的大哥,段家长子。

    郗萧韶用玩世不恭的语气道:“没有,你知道她,她回来了却没回家,只能是去那里了。”

    “是啊。”段萧明有些感慨,他这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感情问题永远处理不好,之前是和顾应景,现在是和楚飞麟。

    想起楚飞麟的身份,段萧明眸中闪过几分担忧。

    两人又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郗萧韶看着远处,握紧手机,有几分出神。

    A大附属医院,郗画梅身为副院长工作的繁忙可想而知。今天她寻房的时候听到有人讨论郗箫韶来过的事情,立即让人调出监控录像给她。

    他来医院做什么?

    郗画梅见郗箫韶进了医院,然后便去了一间病房,一会就出来了。他来医院看的是谁。

    郗画梅心中疑问,就打开电脑查询了一下,跳出的名字让她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看着电脑上的那张照片,就算她化成灰她也认得出她是谁。

    苏棋兰

    郗画梅看了一下病人家属一栏,上面的名字是苏桐。苏桐两个字让郗画梅眼中闪过冷厉的光芒,果然是那个女人生的,就连勾引人的手段都比别人强!

    郗画梅拿出电话,打给了私家侦探。

    给读者的话:咔咔,郗画梅和苏棋兰名字都是有将就的,亲们应该看出来了吧,她们的名字背后还有一个秘密,不久就揭晓!求金砖、求票票、求打赏、求收藏O(∩_∩)O~

    0018我要干坏事

    PUB里

    苏桐已经和经理说了今天是最后一天来上班的事情,经理出声挽留希望她留下,可是苏桐主意已定,最后经理只能遗憾的说欢迎她以后随时过来。

    苏桐从经理办公室走出来,走廊里的灯光微暗,欧式风格的装修,让这条路看起来有些高贵的感觉,苏桐不止一次的想,办公室的装修品味和吧里全然不同,真不知道这吧的幕后老板是谁。

    “啊!”

    一个拐角处,苏桐被人拉了进去。

    苏桐被人按在墙上,“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清亮磁的声音带着几分恶劣的邪笑。

    郗箫韶靠得极尽,只要苏桐一挣扎就会碰到他。

    “你放开我。”苏桐脸红的推开郗箫韶,干嘛每次都跟JQ犯一样,突然出现。

    苏桐的身高刚好到郗箫韶的唇瓣处,只要他低头,就可以轻易的吻住苏桐的双唇。

    “不止不放,我还要干坏事。”充满邪气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苏桐紧贴着墙,怒瞪着郗箫韶。

    “我们并不是很熟!”甚至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郗箫韶笑着抬起苏桐的下巴,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是吗?”

    苏桐心中警铃大响,还没来得及反抗,唇瓣已经被人含住。有力的舌头长驱直入,虽然苏桐生气于郗箫韶的行为,但不得不说他的吻技真的很高超。见苏桐呼吸微紧,郗箫韶笑着伸手搂住苏桐的腰,口紧紧的抵着她的柔软。

    他真是爱死这种感觉了。

    苏桐已经快呼吸不过来了,可是郗箫韶却是越吻越激烈,脑袋晕晕的,shen下一个硬硬的东西抵着他。

    “下流!”苏桐狠狠一抬脚,顶了上去。

    饶是郗箫韶身手了得,也防不住这一下,当即退了出来,手捂着自己的下体。

    苏桐见郗箫韶的样子,知道自己下手重了,反而有几分不知所措。

    郗箫韶疼得脸都快抽了,“你知不知道男人这里最脆弱,我会有心理影的。”

    苏桐又急又气,哪有人这个时候还这么不正经的。不过看他真的疼得厉害,苏桐只能脸红着低头憋笑。

    “不过如果能吃到你,这样来一次也值得。”恶劣的声音死不改。

    “你个色情狂!”苏桐怒吼着走了。

    郊外别墅里,手工地毯上,衣服凌乱的躺着。

    “喊我的名字。”男人沙ya的声音带着几分急促传来。

    身下的女人早已被男人折磨得毫无抵抗能力,此时只能希望他早点结束这温柔令人疯狂的折磨。

    段宁心抱紧身上的男人,让他更深入的guan穿,“飞麟,飞麟!”

    看着段宁心不自觉弓起身子,口中不断娇yin,楚飞麟更是血气上涌,狠狠的zhan有她。

    “说你爱我。”huan爱过后,楚飞麟抱着段宁心在她耳旁柔声说着,沉沉的嗓音让段宁心忍不住嘤了一声。

    段宁心在楚飞麟怀里蹭了蹭,闭上眼睛睡觉。

    楚飞麟虽然失望,但是手依旧抱紧她,温柔一吻,“不要紧,慢慢来,我可以等。”三年了,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让她忘记心中的人。

    楚飞麟有时候真的很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放手,要这样互相折磨。

    手机铃声响起,段宁心睁开眼,推开身后的男人,虽然身下有些不适,但是并不妨碍她起身穿衣服。行李箱大开凌乱的躺在地上,看得出来是被人随意扔出去的。

    段宁心是个旅游爱好者,常年在外游览,段家父母身为外交官常年在国外,因为段郗两家的关系,她平时回S省就住在郗家。

    或者,在楚飞麟家。

    “你就这样走了?”楚飞麟口气中有些怒气。

    段宁心动作一顿,淡淡道:“一个月了,我该回去了。”这是她呆得最久的一次。

    见段宁心这样漠然的穿着衣服,楚飞麟心中的失望和怒火不可遏制的上来。起床一把拉过段宁心,㊣(4)暴怒的将她的衣服撕碎,分开她的双腿,狠狠的冲刺进去。

    段宁心小脸皱成一团,没有丝毫湿run的yong道,承受着火辣的痛楚。

    “你在做什么!混蛋!楚飞麟,你给我出去!”

    “说你爱我,说!”楚飞麟面容沉。

    段宁心咬紧唇瓣,身子承受着楚飞麟的力度,眼角泪水滑下。看到这行泪水,楚飞麟眼睛刺痛,心儿,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再对我漫不经心。

    给读者的话:今天万字更新!么么所有亲!

    0019风情(万字更新!)

    郗箫韶心情很好的跟在苏桐后面,虽然还是很疼,不过看苏桐的反应秦萧扬应该还没碰过她。

    ‘陷阱’里,齐木北、梁英杰、莫尽然都已经喝了好几瓶酒了,才看到郗箫韶过来,而且是从吧台的后面进来。

    “三少,你不会又去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吧?”莫尽然有些不怀好意的问着。

    梁英杰凉凉的道:“那还用说,我们的三少把我们晾在这里晒干,一定是有原因的。”

    齐木北道:“而这个原因嘛,当然是美女咯。”

    郗箫韶狠狠的瞪了不正经的三个人一眼,笑得有些荡漾的道:“就算是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语气中尽是挑衅。

    “好啊!让我们干坐在这里,你却一个人去逍遥!”

    “这几瓶酒是你的了!”齐木北拿出三瓶啤酒放了上去。

    莫尽然则负责盯梢。

    郗箫韶拿起一瓶道:“你们这是嫉妒的,为了兄弟们,我是多少都要喝啊。”

    看郗箫韶的样子,把三个人气的,明明是他不对说得好像他有多委屈一样。

    齐木北、梁英杰和莫尽然三个人是郗箫韶的好友,在同一个专业也在同一个班,虽然三个人各有点不纯的心思,但是人倒是真的不错,所以郗箫韶也和他们保持着朋友关系。

    郗家的身份摆在那里,他想找个真的没什么目的的朋友,也是难事。

    反正人生就是难得糊涂,再说他郗箫韶也不是什么单纯的主,多结交几个以后兴许也用得上。

    “三少,台上弹琴的那个人不错嘛。”莫尽然两眼放光的看着。

    何止是不错,简直是极品!

    齐木北和梁英杰一下子将莫尽然拉开。

    今晚的她画的是淡妆,在喧闹的‘陷阱’里,即使灯光五光十色的打在她脸上,她也是一脸宁静,指尖琴音跳动,独自陶醉,但是眼睛含笑却又清清冷冷的看着台下的疯狂。

    身上依旧是一身红色的V领长裙,他刚才近看过,腰肢部分收紧,完好的勾勒出她的身材,凹凸有致,白皙细嫩。

    “眼睛带媚,脸看起来却很干净。”莫尽然由衷赞叹。

    齐木北点头道:“有少妇的风情,但是也有少女的香气。”

    楚英杰也跟着点头,只是还没说话,就被郗箫韶狠狠的拍了一下。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郗箫韶将酒放在三人面前,不让他们继续说话,再说下去他怕他会忍不住出手教训这三个人。

    毛苗和苏桐分开,并没有回宿舍,而是去清理不干净的东西。

    毛苗自认不是什么热心肠的人,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只是有时候需要有东西陪她㊣(3)热闹而已,看着手上的发着绿光的星星,毛苗露出愉悦的笑容。

    这个星星是超度灵体用的,如果是为非作恶的,她会直接消灭,不会留下来给自己添麻烦。

    这里是一处废旧的工厂,厂主说二战期间曾经有德国人来过这里,后来那些德国人莫名其妙的死了,而这个地方就被改建成了工厂,最近几年时常有人说在工厂里看见一个外国小女孩,每次那个小女孩出现,就会有人死。

    特别是今天。

    从德国人消失到现在,6月13号的今天一定会有人死,现在消息封锁不住了,所以他们才让人千方百计联系毛家的人。

    0020奇怪的感觉

    “毛小姐,真的没问题吗?”厂方的人怎么想也没想到,这毛家的传人居然是个女娃,而且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娃。

    在他们的印象里,这毛家的人应该都是林正英那个样子的,或者说,即使林正英自己来了,他们都不会觉得奇怪,但是看着毛苗他们就是觉得和天师不搭。

    毛苗看着工厂,她竟然没有感觉到丝毫怨气。但是这里的墙壁不断渗水,空气冷,外面的热气丝毫透不进来,的确是有东西在这里。

    “不相信不要紧,到时候记得给我钱就好了。”

    厂房还没说话,毛苗突然将他推开,然后一道兵符出现在她手中,兵符飞出,贴在墙壁上!

    “你们都出去,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不许进来!”

    厂房看到一道符平白无故的出现在她手上,还有刚才那一手,哪里还敢怀疑。

    “毛天师,你自便!我们走了!”

    毛苗还是很严肃的看着周围,厂方的人一走,毛苗脸上立马露出一个奸诈的笑容来,那么好骗!

    不过这里的确是不简单,只是她不喜欢有人对她指指点点。看着罗盘上的指针挑动,毛苗收起玩闹,谨慎的查探。

    一曲肖邦的《幻想即兴曲》在‘陷阱’里响着。

    肖邦的曲子情感丰富,细腻感人,肖邦本人亦被称为‘钢琴诗人’可见他的钢琴曲子旋律有多优美,几乎所有弹钢琴的人都会试上一两首肖邦,但是往往只能望洋兴叹,似乎总弹不出其中的情感来。

    《幻想即兴曲》的曲调华丽而富有诗意,像一场美丽的梦,迷失在爱情和幻想之中,有对未来的憧憬,亦在寻找希望的火种。

    苏桐弹完,吧里就响起热烈的掌声。苏桐脸红的站起来下台,被那么多人盯着,她还真不习惯。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美。”华丽的嗓音轻佻的在苏桐耳旁响起。

    不知什么时候,郗箫韶已经甩开三人,自己来到台下站在苏桐身边。

    苏桐脸一红,怒瞪着这个仿佛登徒浪子一样的郗箫韶,“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下流!”

    郗箫韶嘴角一抽,这个词怎么听怎么让他高兴不起来。

    他也知道自己很奇怪,可是没办法他就是忍不住想逗弄她,就像着了魔一样,有时甚至会无缘无故想起她。

    “桐桐,你这样知道我有多伤心吗?”郗箫韶低着嗓子,深情款款的看着苏桐。

    苏桐恨得牙痒痒的,要不是在酒吧里,她一定一掌扇死这个男人。桐桐,他恶不恶心。他怎么知道她叫苏桐,算了,不管他怎么知道的,反正她该走了。

    苏桐拿起包包,去后台换衣服,甩也不甩郗箫韶,㊣(3)换完衣服后直接从后台走了。后台的路鲜少有人走,这里乌起码黑的,有些不安全。

    看着暗淡的灯光,想起了第一次他们相见的场景,想起那个火辣辣的吻,苏桐忍不住红了脸。

    唇上的感觉还残留着,就是秦萧扬都没有这样过,他每次都是很温柔的吻她。苏桐想到秦萧扬,就能想起那天的樱花。

    樱花的花语是纯洁美好,就像他们爱情俩的回忆一样。

    给他打个电话。

    不然自己一个人走在后巷也挺恐怖的,特别是想起毛苗,苏桐更觉得毛骨悚然。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苏桐有些失落,先回学校明天再找他算账!

    苏桐没注意到她打电话的时候身后有两个身影已经靠近她。

11-2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