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21-30


    0021她是狐狸?

    “啊!”苏桐的手机掉落在地上,分成两半,人已经被人带走。

    秦萧扬拿着电话,神情习惯的有些淡漠,此时他正接着郗画梅的电话。

    “妈,小桐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郗画梅没想到自小听话的秦萧扬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反驳她,“萧扬,你给我挺清楚,妈决不允许你跟这种女人在一起!你知不知道她都背着你做了什么?!”

    秦萧扬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神经,“妈,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小桐我了解她,她是个好女孩。”

    郗画梅怒斥道:“好女孩怎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还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萧扬,你不要被她骗了!她就跟她妈一样,是个狐狸!”

    秦萧扬有几分不耐,但还是耐着子道:“妈,我喜欢小桐,她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在一起三年,我了解她的为人。”

    郗画梅道:“我看你是当局者迷!萧扬,你别忘了,你还有林雪。难道你打算辜负林雪吗?”

    秦萧扬眉头微皱,他并不喜欢林雪,只是林雪一厢情愿的喜欢他。

    “妈,你给我些时间。”

    郗画梅握着电话,心里很是不甘。她派人调查过,是他儿子自己追求的人家,如果不是这样,她还能说点其它。可是这是她儿子的问题,她连去见苏桐的理由都没有。

    母女两都是一个货色!

    齐子明今天让身边的人连刀都带了,无论怎么样,他今天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他郗箫韶有什么了不起的,别人怕他,他可不怕!

    “你们今天给我看好了,要是再出岔子,你们就给我滚!”

    苏桐惊恐的看着明晃晃的刀,抓紧身上的衣服。这里是后巷,旁边只有一站微弱的路灯,平时就几乎没有人烟,现在已经半夜就更加没有人。

    “这皮肤比‘风流’的小姐还好,还会弹钢琴,惹得本少刚才差点没上去按住你。乖乖听话,以后跟着有,我的钱绝对比他多。”

    几声难听的笑声响起,苏桐别开头,心中俱是恐惧。

    “哭了,哈哈哈,这才有味道!”

    说完,齐子明的手已经附上了苏桐的,推开Bra用力的揉捏这苏桐的,手下的触感让齐子明忍不住低吟。羞愤的感觉让苏桐用力挣扎,可是现在四肢都被人按住。

    齐子明没想到苏桐居然那么不配合,手都已经青了还在挣扎。

    “啪!”

    齐子明狠狠的扇了苏桐一巴掌。

    “你最好乖乖配合本少,不然我把你扔去给别人LJ!”齐子明低头,吻着苏桐的脖颈。

    湿湿的口水带着酒味道,让苏桐忍不住作呕。

    ㊣(3)苏桐脑海中不知为什么闪过的却是郗箫韶的脸,泪水不断留下来,想喊但是嘴巴却被齐子明死死摁住,那掌上的味道让她直直反胃。

    “放开她!”

    郗箫韶在台面一直等不到苏桐,想到她可能是从后台走,这才过来,没想到却看到这一幕。中怒火冲天。

    站在身旁的几人都冲过去,苏桐余光只看到明晃晃的刀,透过微弱的灯光,郗箫韶半长的发丝利落的来回起落,随着他的动作,那张俊美还不够成熟的脸,露出狠辣的神情。此刻的他更像是黑暗的王者,而不是俊美的天神。

    一道闷哼传来,苏桐心里一紧。

    齐子明没想到郗箫韶的身手居然这么了得,这种身手他只在那些特种部队的人身上看过。上次他以为他只是练过,所以这次特地多带了几个人。可是现在还不到五分钟,人已经全部倒下了。

    齐子明哪里知道,郗箫韶寒暑假都是被郗老爷子送去和特种部队作伴,这几个人如果不拿刀的话对他来说本两分钟都不用。

    郗济国说过,郗家的男儿一定要有血!

    “三少,我不敢了,你、你……啊!”

    昏暗中,苏桐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声,齐子明嘶声裂肺的喊了起来。

    郗箫韶折断手后,又嫌弃的狠狠踢了齐子明一脚,狠辣干脆。

    苏桐有几分害怕的看着郗箫韶,可是下一刻,郗箫韶脸上已经又是迷人欠扁的笑容。

    0022萧韶,亦是凤凰

    “你、你流血了。”

    苏桐拉过郗箫韶的手,眼泪直流。

    郗箫韶将苏桐的衣服拉好,可春光还是毫无阻碍的入眼。见她受惊的样子,郗箫韶也自觉的不在这个时候骚扰她。

    “走吧。”

    现在是夏天,郗箫韶即使想脱衣服给苏桐盖住,也没多余的衣服可脱。

    苏桐跟着郗箫韶走出后巷,快到前面时停下脚步,神情为难。

    郗箫韶看了苏桐一眼,笑了出声,“这个样子出去,的确是容易引人犯罪。”

    苏桐不甘心的瞪了郗箫韶一眼,他还说,难道她自己不知道吗?!刚才的恐慌不安,因为这个人的出现,此刻都平复了下来。

    “来吧。”郗箫韶双手成拥抱的姿势,等着苏桐自动‘投怀送抱’。

    看着郗箫韶脸上不正经的笑容,苏桐红了脸,但是看了看外面的人,她的确是没有更好的选择。

    郗箫韶抱得美人归,脸上的笑容那灿烂。

    将苏桐抱进车里,郗箫韶站起来,耳朵上的蓝宝石闪了一下。郗箫韶冷眼朝闪光的地方瞪去,正在偷拍的人被这个凶狠冷漠的眼神一瞪,差点没丢掉自己的相机。

    三少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目光,私家侦探落荒而逃!

    苏桐坐在车内,才完全松下了心。

    郗箫韶的车是一辆敞篷车,不过看起来是自己改装的。颜色样子不是很拉风,但是绝对属于低调的奢华类型。在如今动手拼装DIY的风尚引领下,这辆车看起来很时髦。

    “你流血了。”苏桐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更加肯定。

    “恩,一点点。”郗箫韶说得有些龇牙咧嘴。

    苏桐紧张的看着郗箫韶,才发现他的口上的确是有血迹渗出。

    “没事的,只是小伤,不过可能要麻烦你帮我包扎一下。”郗箫韶边疼边笑,笑得实在是有些难看。

    苏桐破涕为笑,看郗箫韶的伤口还在不断的流血,微微心疼。

    “你应该去医院。”

    郗箫韶将车停在一个沙滩旁,夜晚的沙滩黑暗没有人烟。

    “不能去医院,要是去了医院,会有人知道。”这里的医院几乎都有他的资料,医院是不能去了。

    苏桐眼泪酸酸的流下,“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没关系,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找上你。”郗箫韶狭长漂亮双眼透出笑意。

    苏桐拿起自己的包包,去沙滩旁边一家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东西过来。衣服让她用手遮掩一下,顶多是凌乱点,让人有了胡思乱想的证据,但是不会露点。

    幸好跟妈说过,毛苗回来她今晚要住校,不然一定没法交待。

    ㊣(3)苏桐回来的时候,郗箫韶刚挂电话,上身**。苏桐不小心看了一眼,脸微红的别开。

    由于伤在前,所以郗箫韶不好自己包扎,只能是苏桐过来。

    苏桐在郗箫韶的指引下替他消毒,然后再用纱布包扎。由于车的空间并不算大,所以苏桐动的时候脸时不时会碰到郗箫韶。车窗关着,郗箫韶的呼吸就在她头顶上。

    等苏桐忙完,整个已经出汗了。

    细嫩白皙的脸上布着汗珠,呼吸微微有些凝重,眸光潋滟,从他的角度下去看,弧度妩媚妖娆。

    郗箫韶眸色微沉,单手搂住苏桐,腰肢盈盈一握,郗箫韶顺势压下去。苏桐有些紧张的想抵住郗箫韶的身子,可是手碰到纱布便缩了回来,手中怕伤了她,美丽的脸蛋有些不知所措。

    郗箫韶低低笑起,笑声仿佛从腔里发出来。

    “我叫郗箫韶。”

    被吻住的时候,苏桐听到郗箫韶华丽的嗓音透着热度响起。

    古云:箫韶九成,有凤来仪。

    箫韶,亦是凤凰。

    给读者的话:亲们应该还记得凤栖梧桐吧O(∩_∩)O~,一个是凤凰,一个是梧桐,注定JQ不断,咔咔!还有,郗大少爷,你也别欺负过头了,小心桐桐发火。

    0023我受伤了

    苏桐几乎沉溺在郗箫韶的吻中,如果不是他的手在不规矩的乱动的话。

    郗箫韶从T恤底下进入,轻揉着苏桐的柔软。那手中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发生轻叹,唇舌更是不放过的热吻着苏桐。

    苏桐瞪了郗箫韶一眼,却只看到那双如狐狸般的眼眸透出光,随后冲她坏坏笑着。

    郗箫韶的手恋恋不舍的收回来,还有些意犹未尽。

    苏桐缩在椅子背上,在她看来,现在的郗箫韶比刚才的齐子明还要危险。

    郗箫韶轻舔了一下薄唇,“我受伤了。”说罢,眼睛下垂。

    苏桐不明所以的跟着他看下去,唰的一下子面红耳赤。

    他说的是那里。

    苏桐恨不得拿包砸死郗箫韶,但是看他身上的伤又觉得愧疚跟心疼。如果不是她,他也不会伤成这样,而且还不能上医院。

    医院里,郗画梅挂完电话后,秦萧扬便烦躁的又给苏桐打了电话,可是苏桐的电话却关机了。看了看时间,苏桐也许睡觉了,秦萧扬收起手机,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

    天渐亮的时候,苏桐才迷迷糊糊的醒来,睁眼一看,差点没让她跳起来。

    是S大大门!

    “这个惊喜你还满意吧?”郗箫韶靠近苏桐,磁的声音有几分婉转。

    苏桐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郗箫韶的样子,羞怒的低吼道:“我这样怎么出去!”说完,苏桐用自己的包将脸遮住,以防有人路过看到。

    郗箫韶很满意于苏桐现在的姿势,就跟躺在他怀中没两样。

    “既然送你来了,自然会保证万无一失。”

    苏桐惊愕的看向后座的衣服,他什么时候去买的。而且连内衣裤都有!

    “快换吧,听说这个学校纪律很严,再不进去,你可能要倒霉了。”

    苏桐咬牙跨到后座上,心里暗想,遇到你已经是倒霉了!

    幸好这辆车别的地方很时髦,玻璃窗膜贴得倒是够严实,就连前面也被遮盖了起来,苏桐蹲下身子,幸好后座够宽敞。

    苏桐换好后,郗箫韶才回过头看她。

    “看来很合身。”明明是赞叹的话,苏桐却听出了其它味道来。

    苏桐脸一红,别扭道:“谢谢”

    “不用谢。”

    听到这句带笑的声音,苏桐抓起包包飞速的跑下车。重重的关上车门。

    “三子,我就说你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原来是来看医生的。”段萧明坐在椅子上,看着家庭医生给箫韶包扎伤口,口不饶人。

    段萧明和郗箫韶差不多大,是段家的长子,段宁心(常年在外)的大哥,这两年刚回国。如果要严格说的话,段萧明会㊣(3)大一些,不过因为常年在国外,所以他被郗箫韶无良的挤到了第四位。

    郗箫韶笑着道:“怎么能这样说呢,包扎伤口只是顺便,主要当然是来看你。”

    家庭医生不小心碰了某个地方,却看见郗箫韶咧嘴。

    段萧明立马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一下子就要拉开郗箫韶的裤子。

    “你还会害臊?”段萧明表示怀疑。

    郗箫韶握住他已经伸进去的手,咧嘴道:“我怕你是同恋!”

    段萧明一下子伸回手道:“切,我就是同恋也不会搞你!”

    “三子,来说说,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上次那个女孩,看她那么柔弱你好歹也温柔一点。”那里都受伤了,这得多用力啊。

    段萧明想得很邪恶。

    郗箫韶只是笑着,丢人的事情他没有拿出来分享的打算。

    “你怎么知道我不温柔?”

    “大哥”段萧明还在嬉笑着,就见秦萧扬出现在了身后。

    刚才段萧明的话他一个不落的听了进去,可是他不愿意去想,不愿意相信段萧明口中的那个女孩是苏桐。

    “外公让我带你回去。”

    郗箫韶狠狠的瞪了段萧明一眼,一定是这个嘴大的说出去的。段萧明觉得自己很委屈,他真的是一个字都没说。

    给读者的话:段萧明,有一个萧字辈了哦。求金砖、求票票,求留言。握爪!居然求留言,鄙视自己!

    0024致爱丽丝(加更)

    苏桐刚走进校门没多久,就看到毛苗从北门进来。看起来真的可以用蓬头垢面来形容,昨天还扎得好看的发型,现在就跟鸟巢一样富有个。

    身上的衣服还有些划痕,鞋子很脏沾了很大一层灰。

    苏桐想起昨晚她遇到的情景,慌忙跑过去,扶住苗苗,“苗苗,你没事吧!”

    毛苗一看是苏桐,心里松了口气。

    丫的,她一定要让那个厂家加钱!那么猛的东西,那些钱她连成本都不够。

    “没事,我昨晚出门了而已。”

    苏桐也跟着松了口气,她差点忘了苗苗和她不一样。她高三还曾经看过苗苗一下子撂倒三个男人,还把他们海扁了一顿。

    “小桐,嘻嘻,我可是闻出你身上有男人的味道哦,老实交代你昨晚去哪里了?”毛苗回到宿舍稍微休息后,就开始对小桐‘严刑逼问’。

    苏桐闪躲着道:“你以为自己是狗鼻子,男人味道,你看你是想男人想疯了!”

    毛苗一把扑住,又闻了闻,得意洋洋的下定论,“肯定有,你看你还脸红了。秦大帅哥终于忍不住了,要是我,身下有这么一个美女,也早吃干净了!”说罢,毛苗很坏的挤弄着眉毛。

    苏桐脸红的拍了一下毛苗道:“你不要瞎说,我昨晚回家了,今天刚回来的。你看我还换衣㊣(2)服了。”

    毛苗摇着头,道:“小桐,说谎可不是好孩子,昨晚伯母可是给我打电话了。”

    苏桐顿时囧了,怎么会那么巧。

    “我就是和男人出去了,毛天师有何赐教啊?”

    “当然是要做法收了你这个妖女!然后严刑逼供,让你昨晚的事情细致又详尽的讲给我听。”毛苗的神情那个荡漾,苏桐忍不住笑了。

    “好了,别闹了,那么八卦,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对付你的爱丽丝吧!”苏桐已经知道了毛苗昨晚经历的事情。

    毛苗看着苏桐走出宿舍,无力的倒了下去。

    那个小女孩哪里像爱丽丝啊,简直是恶魔。昨晚要不是她机灵,恐怕就要留在工厂里永远陪她玩了。

    苏桐去了化工学院一趟,了解一下自己要做的事情,然后回自己系办办了一下手续,等事情都办完已经快12点半了。

    昨晚妈打电话来过,她的手机昨晚又摔坏了,妈肯定很担心。

    苏桐回家一趟,苏启兰已经出门去了。虽然苏启兰身体不好,但是也在一些小机构教人弹琴。苏桐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妈会那么多东西。

    尤其是围棋。

    看着家里的那一盘棋,苏桐嘴角扬起。

    妈这些年来一直都会自己下棋,有时能做一天,日子也算过得有声有色。

    苏桐眼眸一转,跑到隔壁。

    “吴叔,你帮我跟我妈说一声,我回来过了。还有手机昨晚不小心被我摔坏了,今晚我会回来陪妈和吴叔吃饭的。”

    吴叔当然知道苏桐这是在给他和苏启兰制造机会,只能苦笑答应。

    他知道她心里早就有人了,这种事情勉强是不会幸福的,如今能在她身边陪伴,他已经很满足了。

    0025对峙

    省军区大院

    门口依旧是哨兵森严保护,一路的竹子让这里清幽了不少。

    郗家里,郗济国和孙香琴这老一辈,还有晚一辈的郗画梅、秦嘉磊、最小辈的秦萧扬、林萧音、段萧明、段宁心、林雪都在。

    郗老爷子坐在金丝楠木靠椅上,面色铁青。

    “你去那种地方,还被人拍了照片。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那些杂志报纸有多能写,有多少人盼着郗家出丑,你还那么不知检点!”郗画梅仗着自己长辈身份,开始教训。

    郗箫韶知道这个姑姑一向对自己不满,她的心思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姑姑,请注意你长辈身份,还有你的用词。不知检点这个词是用在什么人身上的你应该比我清楚,而郗家的脸也用不着你来担心。”郗箫韶冷声说着。

    “你这是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吗?!”

    秦萧扬见郗画梅将照片拿出来,脸色也有些难看。

    “妈,你少说两句。”

    “住嘴!”郗画梅将照片拿出,道:“爸,你看看这些照片,这是被一个小记者拍到的。”

    “如果不是萧扬出面,这些照片早就被人等上报了。郗家的颜面都被你丢光了。这个女人和你分手,又和箫韶在一起,本就是水杨花!”

    “姑姑!你在胡说什么!”

    “妈!小桐不是那样的人!”

    “阿姨,小桐姐不是你说的那样。”段宁心也忍不住开口了。

    他们几个人都是一起长大的,他和秦萧扬的关系比和自己大哥段萧明的还要,所以苏桐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些。

    “都住嘴!”龙头手杖吭的一声撞击在地摊上,郗济国冷声开口。

    “你看看你哪里有长辈的样子!随便一两张照片就能让你回来这样说箫韶!你给我回去反省!”

    秦嘉磊搂住郗画梅道:“爸,画梅她也是一时紧张,您不要生气。”

    郗画梅不甘心,不就是因为郗箫韶是嫡孙,所以郗济国就偏袒他。她儿子比郗箫韶好多少倍,说什么最后郗家也不能落入郗箫韶手里,只要她还是郗家人,她就要让郗济国明白,她即使嫁出去了,也还是能为郗家出力的!

    “爷爷,您不要生气。”郗箫韶扶着郗济国上楼,朝其他人使了使眼色。

    那些照片躺在地上,照片上郗箫韶搂着苏桐,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照片。即使只是看见侧脸,也能看得出那个女子极美,而且气质出众,身姿妙曼。

    只是,刚才阿姨说他们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段萧明等人心中都隐隐有些担心。

    “萧扬,没事的,郗爷爷只是一时生气而已。”林雪㊣(3)上前安慰。

    秦萧扬推开林雪的手,淡淡道:“恩,我知道。医院还有事,我回去了。”

    “你不留下来吃饭吗?”是郗阿姨说萧扬今天会在郗家,所以她才过来的。

    “萧扬,人家小雪特地过来,你怎么能说走就走。”郗画梅拉着林雪,笑着开口。

    秦萧扬默然,他知道母亲是为他好。

    林雪从小就喜欢秦萧扬,虽然秦萧扬格有些冷淡,但她能感觉出他很照顾她。那个苏桐不过才认识萧扬三年,凭什么和她争萧扬,她是不会输的。

    更何况,她还有郗阿姨的支持。

    0026樱花飘落

    午饭过后,秦萧扬便推说工作忙要走了。

    “萧扬”军区大院外,林雪轻声开口。

    秦萧扬停下脚步,微微皱眉。

    林雪道:“萧扬,你今晚有空吗?”

    “今晚我有事。”

    林雪心里有些失望,却是笑着道:“你有事那就算了,明天呢?”

    “明天我也有事。”秦萧扬淡漠的说着。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对她一向只有兄妹之情,本就没有其它感情。他照顾她也只是把她当妹妹,没想到她会误会。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林雪脸色微白,长长的头发飘起,白裙迎风流转,看起来令人怜惜。

    秦萧扬叹了口气,道:“小雪,你知道的,我只喜欢小桐,她才是我认定的人。现在不会变,以后也不会。”

    林雪白了脸,泪水不断滑落下来,“我知道,我只是忘了而已。你走吧,路上小心。”说罢,林雪便跑了进去。

    秦萧扬看了林雪一眼,挺拔傲然的身姿毫不回头的离开。

    段宁心看着这一幕,神情黯然。

    曾经她也是这样跑着离开的,以为他会追上来却没有。她喝醉了躺在路边,醒来后便看到楚飞麟站在她床边。

    楚飞麟对她真的很好,好到她每次都想放下行李箱留在他身边。可是他越是对她好,她便越觉得难受。为什么对她好的那个人不是他,他不是说过,要和她一生一世在一起吗?

    短信铃声响起,段宁心知道一定是楚飞麟的短信。

    想起他一个令黑白两道闻声色变的大男人,为了她特地去学发短信,她就觉得好笑。

    “宁心,累了就回来。对不起,飞麟。”

    段宁心眼眶湿湿的,他就是那么好,好到即使他那样暴的对她,她也舍不得离开他。可是她心里没有他。

    奖学金的事情还是没有下来,苏桐握紧自己用350块钱新买的手机,心里万分难受。秦萧扬那天出现在食堂的时候,她就该意识到,奖学金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了。

    可是她还是抱着希望。

    S大的奖学金一向丰厚,以她的成绩,7000的奖学金是没问题的。可是现在却没有了。

    苏桐离开系主任办公室的时候,系主任的看她的样子都透着不屑。幸好这留校的事情手续还算顺利,不然她怎么跟妈交待。

    本来她打算大学毕业后就找一份工作的,可是妈希望她留在学校工作。好一点的学校,都要求研究生毕业,所以她只能申请保研。为了以后方便留校,她并没有选择外面的学校而是选择留在S大。

    研究生是不需要交学费的,生活费每个月都有补贴㊣(3)。只要她能再找一份工作,那么还能有钱帮衬家里。

    苏桐看了一眼外面的梧桐树林,对自己笑了笑,想让自己振奋一下。

    “小桐”

    苏桐转过头,有那么一瞬间分不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

    “小桐,我妈是不是为难你了。”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小桐站在办公室外,神情悲伤,却努力笑着。

    苏桐苦笑,“萧扬,你应该知道你妈并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见苏桐的样子,秦萧扬有些心痛,温柔的抱住苏桐,“小桐,相信我。”

    苏桐靠在他前,笑着道:“如果你妈不同意呢,你还会坚持吗?”她知道萧扬很听***话,在这件事情上,她不会责备他。

    她知道,一个女人要撑起秦家有多不容易。

    秦萧扬缓缓抱紧苏桐道:“我会劝服我妈的,这件事情交给我好吗?”

    苏桐轻轻点头,角落处,不知道谁遗落了一瓣樱花花瓣。

    0027谈谈

    “小桐,大新闻啊。”苏桐回到宿舍,就看到毛苗兴致昂扬的看着校内的八卦论坛。

    苏桐见毛苗盘着腿,吃着薯片,还边摇头的样子,配合着道:“又有什么让我们毛大小姐惊讶了?”

    “就是那个齐子明,和我们同届的,你不认识就算了。”

    她何止认识,他们还有不少交集,提起齐子明,她就想起郗箫韶。她总觉得,郗箫韶和秦萧扬似乎有些相似。

    “他爸不是那个什么局的科长吗?没想到有人举报他贪污受贿,落马了。还有可能被双规。”毛苗表示很开心,她入学的第一天动手打的人就是齐子明。

    要是因为毛母亲也是S省名人的缘故,齐子明肯定跟她没完。

    “这就叫恶人有恶报。”毛苗说得头头是道的,却见苏桐似乎没在听。

    “小桐?”

    “恩?”

    “你在想男人?”

    苏桐气结,手中枕头招呼。

    毛苗抓住枕头,笑嘻嘻着道:“你在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苏桐觉得自己之所以对郗箫韶那么不一样,是不是因为他和秦萧扬有些像,所以才对他忍不住有好感。

    “还能想什么,当然是你说什么我想什么咯。”苏桐没好气的白了毛苗一眼。

    毛苗做昏倒装,道:“完了完了,这一眼真是让我恨不得立马拜倒在苏小姐裙下。”

    苏桐气结,抓起枕头,又是一顿招呼。

    “苏小姐饶命啊,快看,这还有一条八卦评论。”

    苏桐没好气道:“是什么?”

    “听说是因为这个齐子明得罪了什么人,所以连累他父亲,才会被人掀底的。”毛苗啧啧的摇头,这政坛果然是黑得很啊。

    听到这句,苏桐抓起包包,跑出了宿舍。

    毛苗气愤的瞪着苏桐,她还没说完呢,后面还说,好像齐子明得罪的人是郗箫韶。所以才会短短几天,就发生这么喜剧的一幕。

    苏桐跑出来才发现,自己本就没有郗箫韶的电话号码。她直觉的想去‘陷阱’找他,但是现在是白天,PUB通常九点半才开门。

    苏桐有些失望,不知不觉她走到了校园的梧桐树林下,快7月份了。

    S省的气候四季宜人,虽然快七月份了但天气也不炎热,在梧桐树下还有清凉的感觉。想起那晚她替他买纱布回来的时候,看到他刚挂了电话。

    会是他吗?

    苏桐心里很想立马见到郗箫韶,想问他是不是他做的,如果是的话,她想说声谢谢。如果不是的话,她希望能和他交个朋友,虽然他看起来还有些孩子气,但是却仿佛能看懂她。

    人生一知己难求㊣(3),苏桐看着梧桐洹7路鹨部醇恢狈锘似芟⒃谖嗤┥希览鲎彻邸

    凤栖梧桐,就如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一样。

    “在想什么?”

    清澈的嗓音让苏桐猛的转头。

    “怎么了?”秦萧扬没想到苏桐反应那么大,微微讶异。

    她还以为是他……

    心底微微失落,不过看到秦萧扬没走,她还是很开心的,“没什么,你刚才不是说要走了吗?”

    阳光洒下来,将她的脸衬得格外夺目。白皙吹弹可破的肌肤散发着光芒,干净诱人,就是这种感觉,让秦萧扬当年在后台第一眼看见苏桐时,心中就认定是她。

    “小桐,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谈谈。”秦萧扬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温柔,不希望伤害苏桐。

    苏桐道:“恩,我也想找你谈谈。”

    给读者的话:

    萧扬,其实真的也是个好男人,可惜不够坚持。

    0028段林郗苏

    午后的校园安静宁和,更何况快期末考了,平时玩闹的学生也都乖乖的在自习室里自习。在大学校园里,往往期末的时候会发现很多帅哥美女突然出现。

    大家都有一个说法,帅哥和美女都是宅出来的,这让很多人宅得心安理得,自娱自乐。

    期末的时候打印店往往也很忙碌,各种资料满天飞。

    迎面一个学弟脚步欢快,好不容易才从很挤的打印店里拿着资料出来,脸上神情愉悦,手中的U盘像硬币一样被他抛来抛去,随后低头得瑟了一眼手中的资料。

    “啊!老板,我打错了!”

    学弟面容惨淡的又冲进了人挤人的打印店。

    苏桐忍不住笑了,“哈哈哈,这一定是大一的学弟。”

    这种事大一做过一次后,以后就再也不会了。那打印店几乎可以将人挤成饼,这种经历是可怕的。

    “那么多年,学校还是只有三家打印店。”秦萧扬笑得有几分无奈。这挤打印店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美好的记忆。

    苏桐睨着秦萧扬道:“你秦大少应该不用自己亲自来吧?”只怕会有很多美女将资料自动送上门。

    秦萧扬笑着道:“头三年的确是这样子的,不过后三年我都是自己来的。”

    苏桐脸微红,笑着道:“这么说是委屈了秦大才子。”

    “不委屈。”

    几句轻松的对话聊开后,坐在饮料店里,两人也显得不那么严肃。

    秦萧扬只要了一杯水,苏桐知道,秦萧扬是颇为讲究的人,这里的饮料他喝得不合口,常见他喝的咖啡也是牙买加的蓝山咖啡。

    蓝山,被称为男人专享的咖啡。气质忧郁,深沉,不张扬,适合气质型有涵养的男人。

    而秦萧扬就属于这一种。

    虽然有时候苏桐觉得秦萧扬过于讲究,但是这也不算什么缺点。

    苏桐要了一杯红茶,等着秦萧扬先开口。

    “小桐……”

    私家侦探将照片交给郗画梅,拿了钱就走了。郗画梅打开照片,果然看到郗箫韶和苏桐在一起。而且两个人都是衣衫不整,郗箫韶还紧紧抱着苏桐。

    郗画梅用力的将照片扔在桌上,脸上的神情愤怒。

    这个女人,和那个女人就是一个货色!

    苏启兰刚上完课回来,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豪华轿车。

    牌照是白底黑字SK开头。

    白底黑字,是军方的车。S代表S省,K则是省军区专用字母,是他们。

    苏启兰口微闷,只希望不是来找自己的。

    “棋兰。”

    冷漠的声音在车门打开时响起,苏启兰看向郗画梅,他们的㊣(3)过去和现在仿若隔世。

    段琴竹、苏棋兰、林书菊、郗画梅。

    琴棋书画,梅兰竹菊。

    当年的段林郗苏四大家族几乎同时得一女,当时四家人一商量,决定将四人的名字合在一起,也希望四家永远携手互相扶持。

    可惜,他们的关系就像这名字的刻意一样,有的是顺理成章,有的却让人觉得有些怪。四家,终究是只剩下三家,除了郗家在S省外。段家常年在国外,而林家也在其它的省。这四个女子的命运,也随着四家的变化而改变。

    最近这几年,段、林、郗三家因为各自孩子的出世,才又渐渐走到了一起。

    “我们有二十年不见了,你打算一直躲着我们吗?”郗画梅冷冷的说着。

    0029一定会喜欢上我

    苏启兰头微低,如果可以她宁可永远不见他们。

    “我们现在身份不同,你来我去都不合适。”苏启兰说得很轻。

    郗画梅没想到苏棋兰老了那么多,当年她们四个人中,就数她的样貌最为出众,苏老爷子自豪的同时也头疼不已。

    郗画梅叹气道:“就算这样,你也不必将名字改了。”本来想说的话,看到苏棋兰这个样子,她也有些不忍。

    苏启兰身子一怔,“我不想让父亲失望。”

    苏棋兰,该属于当年那个才貌并济的女子,她永远都是笑着面对生活,心中有自己的向往,勇敢而坚强,就像现在的桐桐,而不是如今的苏启兰。

    郗画梅听到这句,语气又变得淡漠,“不请我进去坐吗?”

    苏启兰看了看自己平房,更加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父亲的话还历历在耳,别人可以看不起你,但是你不能看不起自己。

    “进来吧。”苏启兰抬起头,看着郗画梅。

    郗画梅一怔,觉得苏启兰的双眼就像当年一样,散发着夺目的光芒。

    饮料店里,苏桐和秦萧扬将事情说开后,才觉得原来许多事情都不过是巧合造成的误会,而他们也各自有隐瞒。

    “小桐,你要是缺钱的话可以开口告诉我,那种地方毕竟不安全。也不适合你去。”秦萧扬拉着苏桐的手柔声说着。

    听到秦萧扬这样说,苏桐有些不舒服。

    苏桐道:“那里的人都不错的,而且我自己挣的钱已经够用了。”

    人不该靠泪水博取同情,而应该靠汗水赢得掌声。每个人都会遇到困难,一旦遇到困难就接受别人帮助,久而久之就会变成习惯。她不想纵容自己,她想笑着迎接挑战。

    秦萧扬叹气道:“不管怎么样,遇到什么困难你都可以告诉我,我来帮你。”

    苏桐笑着道:“知道了,你不是还要赶回医院吗?”

    秦萧扬笑着等苏桐饮料喝完了才离开,而他自己的那杯水却一口没碰。

    郗箫韶看着门口两人的身影,眼眸微眯,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桐。心中莫名的点点愤怒,让他自己都觉得不对劲。

    苏桐闲庭信步的漫步在梧桐路上,两旁的梧桐树叶子沙沙作响,就像一首美妙的钢琴曲。见前面没人,苏桐闭上眼睛,侧耳倾听。

    莎莎的声音就像画家的画笔,又像大自然的合唱。

    美妙极了。

    苏桐忍不住走了几步,脚步轻快扭转。

    郗箫韶看着苏桐闭着眼睛一步步靠近,笑得跟诡计得逞的狐狸一样。

    苏桐轻快转身,裙摆飞扬,干净美丽的容颜笑容粲然,笑声就像钢琴的声音一样,㊣(3)悦耳动听。

    “啊!”

    苏桐睁开眼,愣愣的任由郗箫韶搂着她的腰。

    郗箫韶嘴角勾起,得意的笑着道:“这次可是你自己送过来的。”

    苏桐脸一红,低吼道:“你放手!”

    “不放!”郗箫韶抱得更紧,鼻尖不知道闻着什么,笑容璀璨的道:“我要得到你,因为我喜欢你。”

    苏桐白了郗箫韶一眼,“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郗箫韶并不介意苏桐的态度,反而勾起她的下巴,用低沉华丽的嗓音缓缓道:“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

    给读者的话:

    嗷嗷,我们的郗大少爷终于很臭屁的喊出口号了~~求金砖,就票票,就收藏!

    0030被踢了

    苏桐从没见过郗箫韶用那么认真的眼神看她,顿时满脸通红。

    “你先放开我。”

    郗箫韶笑着放开。

    苏桐看着郗箫韶,认真的道:“你不要开玩笑了,郗箫韶。”

    “桐桐,我没开玩笑,我是认真的。”郗箫韶脸上笑着,但双眸透着认真。

    苏桐瞪了郗箫韶一眼,道:“我知道你故意逗我玩的,你说,你和秦萧扬什么关系?”

    听到苏桐提秦萧扬,郗箫韶面上露出几分不悦。

    “他是我姑姑的儿子。”

    苏桐道:“我就说,你们怎么感觉有点像。”

    那周身萦绕的清贵气质,她只在两个人身上感觉过,一个是秦萧扬,一个就是郗箫韶。

    郗箫韶不悦道:“我是我,他是他。”

    苏桐才不理郗箫韶,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翻了个白眼。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才大二吧,以后叫我学姐,不要桐桐、桐桐的,没礼貌。”桐桐是她妈妈叫的,就连秦萧扬也只是叫她小桐而已。

    郗箫韶有几分孩子气的道:“我就叫你桐桐。”

    “不行,只能叫学姐。”

    郗箫韶看着苏桐双眸喷火的样子,如狐狸般狭长的眼眸闪过一丝光。今天她穿的是紧身的T恤和牛仔裤,凹凸有致的身材非常惹火。干净的脸庞,眼角带着点点妩媚,青涩又勾人的美矛盾的结合在一起,反而令人欲罢不能。

    郗箫韶手成投降样,道:“好,以后我叫你……学姐。”

    长长的尾音让苏桐脸微红,身上**皮疙瘩忍不住跳起来。

    “明少的事情是你让人干的吧?”

    郗箫韶摊手道:“只是顺手罢了。”莫尽然的父亲刚好是他上级,也就一个电话的事。

    苏桐认真道:“谢谢。”

    对她来说天大的事情却只是郗箫韶一个电话,虽然觉得命运有时有些不公平,不过世上哪有那么多公平的事情。

    郗箫韶靠近一步,挤眉弄眼的恶劣道:“如果想谢我的话,有很多种方法。”

    苏桐气结的,也不客气的挑眉挑衅道:“你确信你下面没问题?”

    郗箫韶笑容一滞,低声恶狠狠的瞪着苏桐。

    苏桐摆手道:“没话说了吧?那学弟,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着苏桐得意的神情,郗箫韶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将苏桐就地正法,居然怀疑他不行。

    “不如我们现在试试。”

    苏桐被郗箫韶重重的抵在树上,俊美的面容邪肆的看着她,眸中的火透着点点热度。他的呼吸喷在她脸上,有种热热的感觉。

    苏桐不自觉的吞了一下㊣(3)口水,双眸潋滟。

    “你这是在折磨我。”郗箫韶声音微哑,但是却没有其它动作。

    苏桐脸一红,慌忙推开郗箫韶。

    见郗箫韶一个不小心躺在地上,苏桐走过去,恶狠狠的踢了他一脚。那一脚踢得不轻,所以郗箫韶痛呼了一声。

    “谢谢!”

    苏桐走远了又转身说了一句,然后拿着包包大步走了。

    郗箫韶耍赖般的躺在地上,看着阳光透过梧桐树叶,用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嘴角缓缓勾起一个笑容。


21-3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