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31-40


    0031善本目的

    吴教授交代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所以苏桐今天在学校无事可做。而说要她作陪的苗苗也不知疯哪里去了,苏桐决定先回家陪妈和吴叔吃饭。

    苏桐回到家,苏启兰正板着一张脸,吴叔则在给她使眼色。

    苏桐就像平常一样,放下包包。

    洗完手过来看了眼桌上的菜,幸福的道:“哇,妈,今天做了那么多好吃的。”

    “小桐,你说,你是不是没听妈的话?”苏启兰看着笑容,神情严肃。

    苏桐拉着苏启兰的手,有些委屈的道:“妈,你怎么啦,女儿什么时候不听你的话了,不信你问问吴叔。”

    苏启兰拍了拍苏桐的手,叹了口气道:“妈知道你听话,但是妈也担心你年轻不懂事,忘记妈的忠告。”

    苏桐心里一噔,微微有些紧张。

    “不会的妈,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苏启兰看着苏桐的脸,小桐自小漂亮出众怕她做错事情,所以她也管得严,现在上了大学,许多地方都看不到了,她怎么能不担心。

    “小桐,我们只是普通人家的人,不要想高攀别人。即使让你高攀上了,他们薄情寡随时也会抛弃你,到时候受伤的还是你自己。你知道吗?”苏启兰说得有些切恨,由衷的劝着苏桐。

    苏桐有些害怕,因为苏启兰脸色不太好。

    “妈,你放心吧,我真的知道该怎么做的。妈,你不要动气,我们吃饭吧,你看菜都快凉了。”

    看苏启兰这个样子,苏桐眼眶湿湿的。

    吴叔也是不忍心,适时开口道:“是啊,启兰,小桐有多懂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要心了,吃饭吧。”

    苏启兰笑了笑,并不打算将今天郗画梅来过的事情告诉苏桐。

    “吃饭吧,这是妈特地给你做的。”

    苏桐拿着碗,开心的道:“我就知道妈对我最好了。”

    余光看着妈明显没有胃口,苏桐心里万般不是滋味,连香喷喷的菜到了嘴里也变得苦涩。

    省军区大院

    三层的阁楼灯火通明,热闹的人声让夜晚添上了几分温馨。夹竹桃在院子里摇曳,一旁的白菊盛开,淡淡的幽香飘散。

    “,这是我爸特地让我送过来的,他说这是他一个朋友知道您喜欢,特地送来给他的。”林雪将一本珍贵的善本送给孙香琴。

    “呦,这可是明成祖时期的善本啊,我可是听说几乎绝迹了。”孙香琴爱不释手。

    明成祖说的是明朝第三代皇帝朱棣。

    林雪笑着道:“是啊,知道您喜欢所以我爸才让我送过来。不过可惜这只是誊抄的,真正的善本下落不明。”

    ㊣(3)孙香琴是越看林雪越满意,道:“能有誊抄本就难得了,小雪这么懂事,不会是为我这个老太婆吧?”

    林雪脸红低头。

    一旁段萧明等都是心思剔透的人,都齐齐的看着秦萧扬打趣。而郗箫韶则倚在一旁,也跟着漫不经心的看着秦萧扬。

    可秦萧扬却没有丝毫表示,甚至连一个表情都没有,就好像在说的事情跟他无关一样。

    孙香琴看得出秦萧扬无意,可惜了林雪这好孩子。她虽然不勉强,不过最后还是要看画梅的意思。

    “得,这善本就先放在这里几天,等我看完了,就让人你送回去。”

    听到这句,林雪脸色微变。

    如果孙香琴收下了,那就是说她是支持的,可是刚才还表示很喜欢的人,现在却只说借几天。林雪自小在郗家玩闹,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差距。

    “好啊,不着急的,郗可以慢慢看。”

    就连称呼,林雪也换成了郗。

    郗箫韶站起身,随意的拿过善本,看了一眼,打趣的一脸不信道:“,这明成祖的善本可是少之又少,您到时候真的舍得还吗?”

    一句话顿时把房间里的人都逗乐了,林雪感激的看了郗箫韶一眼,而秦萧扬则面露不悦。

    给读者的话:

    所以,我们的郗大少爷又有一点可取之处,怜香惜玉~~O(∩_∩)O~

    0032不悦烦躁

    饭后洗完碗,苏桐便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支着脑袋看外面的天空。想起吴叔说的,苏桐心中忍不住气愤。

    郗画梅居然来找妈说事,有本事就当面和她说,这样暗地里来是什么意思。看不出来,她堂堂一个医院的副院长,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她明知道妈的身体不好,还挑这个时候来。

    手机响了一声,苏桐拿出手机,是秦萧扬的短信。

    “睡了吗?”

    “没呢。”

    “在做什么?”

    “在看星星,你呢?”

    “和你一样。”

    “萧扬,你妈今天来找我妈了。”

    这条短信发出去后,苏桐的手指都微微发烫。

    过了大概五分钟,短信铃声才又响起,“阿姨没事吧?”

    “没事,不过我妈身体不好,不能受刺激。所以,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希望你妈可以直接跟我说。”苏桐语气生硬,心中的怒意未消。

    “恩,我知道了,对不起。”

    “没关系,你又不知道。”

    “明天有空吗?”

    秦萧扬打完发送出去,抬头就看到郗箫韶正看着他,面露不善。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秦萧扬淡淡开口。

    郗箫韶冷笑着道:“如果你不喜欢小雪的话,最好跟她说清楚,你这样耗着,只会伤她的心。”

    秦萧扬冷着脸道:“我和她的事情,还轮到你管。”

    “轮不到我管,就不要在我面前那样对小雪!”郗箫韶怒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看她什么时候那么委曲求全过!”

    秦萧扬道:“我没让她这么做,我已经跟她说过了,我并不喜欢她,是她自己不放手的!”

    郗箫韶将拳头握得很紧,目光冷冷的看着秦萧扬,“所以你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刚才如果不是我开口,你就打算让她自己一个人面对吗?!”

    “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秦萧扬冷漠说着,紧紧握着手机。

    郗箫韶冷笑道:“你还真是绝情,如果不是小雪选择了你,我一定不会让你这样伤害她。”

    秦萧扬道:“哼!你知道就好,她的事情一切与人无尤,是她自己的选择!”说罢,秦萧扬走进房中。

    打开手机,短信传来。

    “我明天要陪苗苗,系里也有些事情,恐怕没时间。”苏桐说完,还加了个囧囧的表情。

    “没关系。晚上我给你打电话。”秦萧扬加了个笑脸。

    秦萧扬收起手机,脸色微沉。

    那天的照片他还历历在目,他相信苏桐不会背叛他,可是他觉得苏桐有些事情还是没有说出来。他最不敢问㊣(3)的是她和郗箫韶的关系。

    郗箫韶那天的话让他紧紧蹙起眉头,三年来他认真守护,迟迟不敢越雷池半步,他郗箫韶凭什么一下子就夺走了。

    院子里夹竹桃和白菊相称,清幽得让人忘怀。

    郗箫韶不甘的握紧拳头,抬眸,林雪已经站在角落处,白色的纱裙就像白菊一样,将她衬托得更加出尘脱俗。

    “小雪。”

    林雪惨淡的笑着道:“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箫韶,谢谢你。”

    郗箫韶笑着道:“没事的,他刚才那些话也不是认真的,你不要在意。”

    林雪黯然道:“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可是我从小就喜欢他。”

    “小雪”郗箫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

    林雪抬头笑着道:“没事的,很晚了,我要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郗箫韶靠在墙壁上,想着刚才和秦萧扬发短信的人,心里有些不悦和烦躁。

    0033助理(加更1)

    “小高,想我了吗?”林萧音很不正经的在临睡前给他的小秘书打电话。

    高小然把电话拿得远远的,漠然的看了一眼时钟,12点整。

    高小然拿着杯子替自己倒了杯水,轻轻喝了一口,直到电话里没声音了,才重新放在耳边,用一沉不变的语调道:“经理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没有,就是想你……嘟。”

    林萧音‘了’字还没说出口,高小然就将电话挂了。

    唉,他的小秘书什么时候才能接纳他,林萧音哀怨入梦,顺便做了个香甜的梦。

    难得的一个星期六,苏桐记得自己明明是跟妈说要出来陪苗苗玩的,结果居然是帮她折五角星。

    “苗苗,你画的这个是什么?”

    毛苗有些心虚的放下毛笔,拿起一道空白符,龇牙笑着道:“你也觉得这画不太像符对不对?”

    苏桐白目,她还以为她在专心画水草。

    毛苗放弃了,一直给她提供符和工具的钟叔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些她又都不擅长。符有金木火土冰五种,毛苗最擅长的是冰符,最不会画得也是冰符。

    “小桐,不然这样吧,你先帮我折好这些五角星,以后我再画符补上。”

    苏桐哼哼的笑了两声,睨着毛苗,“哦,你画符的时候不用拆开五角星?”以为她傻吗?

    毛苗道:“当然要,到时候再叫你帮我折一遍不就好了。”

    苏桐气结,一下子把桌上的五角星都朝毛苗砸去,亏她说得出口。

    毛苗因为身份的缘故,所以许多事情都为人所不解,大家觉得她怪怪的所以不愿意和她交往。苏桐知道,毛苗只是不擅长和人交往而已,其实她也是孤单的。

    虽然毛苗没说什么,但是如果有时间,她时常会多陪陪毛苗,过节的时候也会尽量留在宿舍里陪她过,实在不行,就先陪陪她然后再回家。

    看到毛苗笑得那么开心,苏桐也觉得很开心。

    “小桐,今晚我们去‘陷阱’吧?”

    苏桐眉毛一抽,道:“你不是不想出门。”

    毛苗委屈的道:“不是我不想出门,是出门太挤嘛。”

    苏桐不理会毛苗这一套,没好气的道:“那你打算怎么办,以后出门都用瞬间转移吗?”

    毛苗不解的眨了眨眼睛,“瞬间转移是什么东西?”

    苏桐无语。

    “喂,三少,听说吴绝顶给给自己新派了一个助理。”莫尽然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吴绝顶说的是吴教授,因为他是化工系的教授,而且又是秃顶,所以被带上了‘聪明绝顶’的帽子。

    郗箫韶正躺在沙滩上,㊣(3)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恩。”

    “这个助理好像还是个尤物哦。”齐木北也在电话里兴奋的吼着。

    郗箫韶依旧兴致不浓,“你们说完了?说完我就挂了。”

    “别呀,我们打电话给你,是想让你今晚出来一起去‘陷阱’”

    郗箫韶本来想拒绝的,不过想起莫尽然上次刚帮了他,这样拒绝说不过去。

    “好,没问题。”

    虽然郗箫韶不是喜欢寻欢作乐的人,但他在这个圈子里,无论喜不喜欢都要接受,既然这样他何不把每件事都当成享受,而且,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又凭什么要求别人。

    “那我们等你,今晚我会叫几个嫩模过去,还有那个July哦。”

    郗箫韶笑了笑,又和他们闲扯了几句才将电话挂掉。

    看着头顶的阳光,郗箫韶想起那日在梧桐树下的事情,嘴角不自觉扬起。

    学姐,的确是个不错的称呼呢。

    0034酒吧相遇(加更2)

    一路上毛苗不知道发了几次火,有时候苏桐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就会说一两句。

    毛苗道:“不行,不帮!动不动就说香港台湾寻亲,又不给报销,不干!”

    苏桐没想到毛苗一路上都是在做在这种事,愕然后,也没再说什么。

    ‘陷阱’

    DJ正用指尖控制着整个吧的气氛。苏桐一直羡慕DJ,漂亮的手指美丽的弧度,就能轻易的让别人情绪翻腾变化。

    一名好的DJ需要又丰富的情感,而且要有充足的想象力,对每首歌的CUE点还要掌控得当。苏桐看过报道,知道很多DJ都是因为兴趣而坚持着,他们过的几乎都是黑白颠倒的日子。

    这世上,能这样坚持的又有多少。

    “小桐,我过去那边一下。”

    苏桐朝毛苗所说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正坐在角落处,见她们望去,还拿起手中的皇家礼朝她们打招呼。

    “去吧去吧。”苏桐无奈的白了毛苗一眼,顺便推了她一把。

    男人看到苏桐的举动,朝苏桐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苏桐有些尴尬,毛苗走过去的时候,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又拐了个弯朝另一个方向去了。苏桐无奈,毛苗不仅是个花痴,还是个见异思迁的花痴。

    “三少,这一支可是皇家礼50年,我刚买来的,你尝尝。”这是齐木北的声音。

    郗箫韶看了眼,笑着道:“我不喜欢,你们喝吧。”

    梁英杰第一个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尝了一口,神情陶醉。皇家礼被称为世界上最完美、最珍贵的苏格兰调和威士忌,他这个神情大家并不奇怪。

    连在吧里喝酒都要那么奢侈。

    苏桐有些犹豫要不要过去打招呼,不过她还没想完,门口就走进来一群漂亮女人。说是女人还有些勉强,虽然有些身姿很妖娆丰腴,但是看起来年纪都不大。

    其中一个,苏桐曾经在车展上见过。

    “July,这边!”梁英杰第一个看到。

    郗箫韶转过身。

    苏桐身子一僵。

    郗箫韶眸中光芒一闪,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到苏桐,嘴角缓缓勾起,挺拔修长的身材站了起来。

    苏桐微微有些紧张。

    July以为郗箫韶是来迎接她的,面上都是欣喜,可是郗箫韶走到跟前却没有看她一眼,而是直接错过身去。

    “学姐,怎么也在这里?”

    淡淡的酒,低沉华丽的嗓音让苏桐微微有些迷乱。

    “我、我陪朋友来的。”苏桐想指给郗箫韶看,但是脑袋转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毛苗的身影。

    “找不到㊣(3)了吗?”郗箫韶笑得宛若狐狸,桃花眼为挑,头低低的道:“那学姐就当是为我来的好了。”

    苏桐后退一步,满脸通红道:“你不要以为喝了酒就可以胡说!”

    “三少,她是谁啊!?”July见郗箫韶居然在和别的女人打闹,心中冒酸的依靠过来。

    郗箫韶不着边际的错开July靠过来的手,朝苏桐笑得意味深长。

    苏桐叹了口气,抬头,准备说点什么。

    “是你!”苏桐还没说,July已经用手指着她,美眸生怒的说着。

    苏桐嘴角一抽,她不记得他们认识,再看郗箫韶正是一脸看好戏的神情。

    给读者的话:

    求各种东东~~求收藏啊!!!

    0035‘情侣’

    苏桐嘴角一抽,她不记得他们认识,再看郗箫韶正是一脸看好戏的神情。

    “这位小姐,我和三少只是在打招呼而已。”苏桐知道解释很苍白,但也好过任人宰割。

    July紧紧拉住郗箫韶的胳膊,道:“那上次呢,上次你们还一起喝‘黑夜之吻’和‘天使之吻’。”

    苏桐上次就觉得这酒的名字有些不对,看来真的让她猜中了。

    这个该死的郗箫韶!

    郗箫韶看得出苏桐看他是,美眸中的不满,正等着看好戏等她反击。

    苏桐想了想上次的情景,又看了看郗箫韶,笑靥如花道:“哦,我就说三少怎么好端端的请我喝天使之吻,原来是因为这位小姐。”

    July有些茫然,“你在说什么?”苏桐的嗓音悦耳好听,让她忍不住想听下去。

    苏桐叹气道:“上次三少是在借酒浇愁,我看得出来是因为他喜欢的女人离开他,今天才知道原来这个人是小姐你。”

    不同苏桐说,July也想到,三少请她喝天使之吻一定也是因为自己。说得也是,上次他们看起来也不像情侣,July对苏桐的目光顿时友善了许多。

    郗箫韶眯着眼,对于苏桐的说法表示出几分意外。

    “三少,对不起嘛,上次是我不对。”July抓紧时机。

    郗箫韶嘴角微扬,仿若绅士一般,磁的嗓音淡淡道:“July,我和学姐有话要说,你先过去。”

    July知道郗箫韶的为人,也不敢再说什么,便走过去。只是三步一回头,随时准备抓奸的样子让苏桐有些忍俊不禁。

    “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July一走,郗箫韶便有几分咬牙切齿的低声说。

    苏桐笑得得意道:“三少自己不是说过,报答可以用很多种方法吗?我选这一种。”

    今晚的灯光柔和,苏桐一身简单的休闲服,头发简单盘起,卷卷的发尾微微蓬松。整个人透着清凉又有些妩媚简单的感觉。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吻你。”

    苏桐一怔,愣愣的看着郗箫韶,此时他正紧紧盯着她的唇瓣,呼吸微热。

    “下流!”苏桐满脸羞红,恨不得拍死郗箫韶。

    郗箫韶低低笑起,眸抬起,清亮十足,道:“陪我喝杯酒?”

    苏桐睨着他道:“这里可没有皇家礼,只能喝啤酒。”

    郗箫韶笑着道:“至少啤酒是真品。”

    “你怎么知道那支皇家礼是假的?”

    郗箫韶莞尔。

    用来调和皇家礼50年的每一款威士忌都酝酿了50年以上,全世界仅有255瓶,它们装瓶后用金银质地的㊣(3)瓶盖封存,逐一编号。亚太地区从今年5月份才开始上市,怎么可能随意就买到一瓶真货。

    苏桐发现,越接近郗箫韶,就越发现他有许多闪光的地方,就像天之骄子一样,却又没有他们身上的自负高傲。

    “今天怎么来这里?”他可是知道她辞职了。

    苏桐拿着酒,醉眼微迷的道:“不是为你而来的吗?”

    郗箫韶笑着接口道:“看来我还没猜错。”

    “学弟那么聪明,怎么会猜错呢。”苏桐低头调侃。

    郗箫韶看着苏桐的样子,嘴角缓缓扬起。

    0036赌场情缘

    诺亚方舟酒店。

    段萧明走进来,总算相信这家酒店只是挂着酒店名行赌场事的酒店赌场。

    “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礼宾生充分发挥白金五星级酒店(中国承认的最高酒店等级)该有的服务,笑容舒适,举止得体。

    段萧明指尖夹着一张白金卡,递给礼宾生。

    看到国内唯一的一张白金卡,礼宾生连忙打电话给大堂经理,商务处和总机也都知道,让他们BOSS盼了两年的白金卡终于出现了。

    段萧明明显觉得礼宾生的眼神和态度都变了,不是变得更加有礼,而是更加亲切,就像他和他很熟一样,段萧明只当这是诺亚方舟的对白金卡会员的特别服务,也没有多想。

    这张白金卡,是他两年前在赌城拉斯维加斯一个男人给他的,那个男人好像叫伊尔什么怒风,还告诉他如果回国想玩的话,可以来这家酒店找他。

    反正就一张卡收着也不碍事,他就收下了,一直以为这诺亚方舟不过是一家酒店,他兴致不高,今天见了一个客户才知道原来这诺亚方舟是一家赌场。

    能在S省开一家赌场,可见这背后老板势力有多大。

    段萧明由礼宾生领着,气派的手工地毯从门口一路铺开,中间的红色花纹妖冶生姿。一进门就是一扇棕红色的木质大门,那门大约有五米高,人站在地下显得十分渺小。

    “先生,这边请。”

    段萧明看了眼大门,走进去的时候心嘎登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这种感觉就跟两年前一样,那天他去金殿赌场(赌城拉斯维加斯标志之一)本想玩几把就走,却被一个手法极其漂亮的赌客吸引住,看了几把都是那个赌客赢。

    当时他在拉斯维加斯也小有名气,遇到高手自然会忍不住,所以看到有人退下来,他便上去接下。他记得当时别的人都很愕然,但是他却很镇定。

    结果段萧明输得很惨,连自己的初吻都被一个男人给夺走了,之后的事情他不想记起!

    总之,就是这件事让他决定回国,离那个男人远远的他,他又不是同恋!

    “先生,请在这里稍等,我们老板已经乘专机过来了。”礼宾生语气有些难得的激动。

    段萧明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我是来玩的,可没说要见你们老板。”

    礼宾生愕然,随即又发挥专业水准微笑道:“段先生,这是我们专程为您准备的拉菲,请您品尝。”

    拉菲是拥有世界顶级品质的知名葡萄酒,是目前世界上最贵一瓶葡萄酒的纪录保持者。

    段萧明见对方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知道,而且还将拉菲拿出来,就觉㊣(3)得这地方一定不能待,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段先生,我们老板还有十分钟就到了,请您稍等。”三米高的门口,一个穿黑衣男人挡住段萧明的去路。

    段萧明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道:“只要我想走,还没见过谁能得拦住我的。”

    那黑衣人顿时觉得有些棘手,老板吩咐一定让他留下。

    “段先生,得罪了!”

    段萧明眸色微冷,礼宾生退开,看着段萧明干净利落的解决一个又一个。

    “这瓶拉菲我拿走了,谢谢款待。”段萧明拉了拉自己的西服,大摇大摆的走了。

    飞机上,收到酒店传来的消息,男人沉了脸。

    给读者的话:

    那个,咳咳,这文里会一段BL,希望大家也能喜欢。到目前为止,已经四萧了,大家没忘吧?

    0037失约

    郗箫韶和苏桐喝了一会就回去了,毕竟他是和齐木北他们出来的,不适合这样甩手走,虽然美色当前,不过他不着急,他一定会让她喜欢上他。

    “哇塞,小桐,刚才那个一定是帅哥。”毛苗眯起眼睛,却也只能看了个大概。

    苏桐懒得理她,如果说那是郗箫韶,她一定又要大声小叫了。

    “你干什么去了?”

    毛苗道:“当然是看帅哥去了。”

    苏桐明褒暗贬的笑着道:“你的爱好真是简单唯一。”

    毛苗听得很受用,“没办法,谁叫它是稀罕物呢。”

    “是啊,已经没有帅哥可以如毛大小姐的眼了。”

    毛苗给了苏桐一个嘻嘻的表情。

    毛苗见苏桐时不时的拿手机看,有些好奇道:“你在等秦萧扬的电话?”

    苏桐尴尬的收起手机,笑着大方承认道:“是啊,他说要给我打电话的。”她怕这地方太吵会听不到电话铃声。

    毛苗道:“傻呀你,你给他打回去不就好了。”对于苏桐和秦萧扬她还是挺看好的。

    苏桐笑了笑,不好意思道:“也是哦。”

    毛苗瞪了苏桐一眼,抢过手机,直接帮苏桐打了过去。

    “小桐,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一会再给你打过去。”秦萧扬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毛苗看着苏桐刚要说话,电话里就又传来一个女声,“萧扬,你尝尝这个。”

    “他说一会给你打。”毛苗有些暗骂自己干嘛不早点挂电话。

    苏桐笑了笑,道:“没事的,那个应该是林雪,他跟我解释过了。”

    毛苗放下心,笑容灿烂的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会生气呢。”

    苏桐握紧手机,只觉得心中疲惫,嘴角弯起白着毛苗道:“你有那么小气吗?走吧,今晚你也喝了不少了。”

    毛苗道:“也是,再晚就麻烦了。”

    “怎么了?”林雪见秦萧扬挂完电话,眉头微皱,有些担心的发问。

    秦萧扬收起电话,道:“没事,你吃吧。”

    刚才电话里声音嘈杂,虽然他挂了,但是依旧能听到PUB里特有的声音。

    林雪笑着道:“如果你着急的话就先走吧,吃了这些我的胃已经不疼了。”

    秦萧扬道:“你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去。”今晚把事情说开了,小雪以后应该不会再缠着他了。

    林雪心里甜甜的,她就知道萧扬还是关心她的。

    林雪手机响了一下,看短信,原来是郗阿姨的。林雪将今晚的情况告诉郗画梅,余光偷偷看了秦萧扬。

    郗画梅之所以一心想撮合秦萧扬和林雪,是因为林雪的父亲是商㊣(3)业局的人,而母亲又是医疗器械方面的大商家,和他们结亲对秦家来讲百利而无一害。而且林家同时书香世家,也和郗家的家世想配。

    秦萧扬和林雪吃完饭,还没走,郗画梅就打电话给秦萧扬让她将林雪带回家来休息。理由是林雪身体不舒服,现在去医院孤单一人不好,他们都是医生,不如自己给林雪看,她已经给林家打过电话了。

    郗画梅知道秦萧扬一向不会逆她的意。

    看着时间一分一分走过12点,苏桐的心空空的,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这种感觉让她很疲惫。

    “小桐,你怎么还没睡?”毛苗难得的在12点还保持清醒。

    “就睡了。”苏桐躺在床上,咬牙生气的将手机关机。

    0038三十七条短信

    星期天,苏桐整天都窝在家里,手机关机。

    苏桐家住在乌衣巷,虽然这里都是平房,但环境清幽,很多人在这里住了一辈子,舍不得离开。这里虽然位于市中心,但却又脱离市中心。

    苏桐躺在房间里,看着外面的天空。月光照下来,朦朦胧胧,让人不不清夜色。窗外叶子莎莎作响,就像校园里梧桐树林的声音。窗台上雏菊绽放,让苏桐低闷的心情有些缓解。

    她始终记得那个下午,那个如樱花瓣般突然降临的男子,冷峻的脸庞对她微微一笑。

    萧扬给人的感觉透着冷傲,就像寒风中独立的凌梅。萧扬虽然出身好,但是事事往往亲力亲为,他的努力让所有在他身边的人忍不住为他折服。

    那三年,无论学校举办什么大型的活动,她都能看到萧扬的身影。为了他,她时常会混个身份去帮忙,看着台上的他如聚光灯般吸引所有目光。

    萧扬的身影留在了许多女生心中,也许是萧扬的冷峻造成,她几乎没看到他有什么情书,他们的关系也没有刻意去公开,她起初不在意。

    后来等知道秦萧扬身份后,在意也无济于事。

    他是那样的夺目,为了配得上他,她努力的追赶,却时常觉得他离自己很遥远。

    萧扬,萧扬。

    念着这个名字,苏桐心疼不已。

    他的压力他的努力她都历历在目,她说过会陪着他,在他孤单寂寞的时候。

    苏桐将自己卷缩成一团,泪水点点滑下。

    仿佛有什么东西永远在他们中间,她无论怎么追赶,都只能看着他的背影。

    秦萧扬给苏桐打电话,可她手机却一直关机。

    秦萧扬握着发烫的手机,一遍一遍的打,可是苏桐的电话始终关机。

    以往无论多晚,无论什么时候,苏桐都不会关机的。她说会等,就是会等。从没有像现在一样仿佛从人间蒸发,秦萧扬心里着急,平常的冷静此刻全然崩溃。

    “小桐,对不起。昨晚我失约了。”

    “小桐,你在哪里?”

    “小桐,我不是故意的,昨晚小雪身体不舒服。”

    “小桐……”

    苏桐开机的时候,短信的颤动几乎让她握不住手机。手机一直响个不停,直到停下了苏桐才打开收件箱。

    37条短信。

    苏桐一条条打开,泪水不断留下,她能感觉得到他现在的不安,也能感觉到他内心的苦涩和无奈。

    最后一条苏桐打开,再也忍不住的哭出了声音。

    “小桐,我想你了。”

    等到情绪平复了以后,苏桐才拿起手机,给秦萧扬回过去。

    “萧㊣(3)扬,我也想你。”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秦萧扬从未觉得自己如此激动,打开短信,上面的字让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

    “秦先生?”

    秦萧扬除了医生外,还有其它的事业。现在他正在自己的公司巡察,秘书看到他脸色的变化不解的开口。

    秦萧扬走出办公室,拿出手机给苏桐打了过去。

    “小桐。”

    “恩”

    电话里轻柔的声音让秦萧扬嘴角扬起,“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晚上苏桐轻快的回学校,浑身洋溢着令人睁不开眼的幸福光芒。樱花树下,一个身影懒洋洋的靠在树上,晚风吹拂,那身影一动不动。

    给读者的话:

    为避免大家忘了萧字辈已经出现的四位公子,我稍微提一下。

    第一位是秦萧扬:咳咳,可怜的灰。

    第二位是段萧明:他的伴侣会是男,赌场情缘那章。

    第三位郗萧韶:我们华丽丽的男主殿下。

    第四位林萧音:他的小秘书大家应该不会忘吧。

    第五位:暂时保密O(∩_∩)O~

    名字比较多,希望大家别混了。都是有讲究的,暂时记住这四位公子和桐桐、苗苗应该就没有阅读上的障碍了。其它长辈出现了,我会标注一下的。

    0039发怒

    晚上苏桐轻快的回学校,浑身洋溢着令人睁不开眼的幸福光芒。樱花树下,一个身影懒洋洋的靠在树上,晚风吹拂,那身影一动不动。

    苏桐似乎看到蓝宝石的光芒闪了一下,停下来才发现旁边立着一个身影,那身影的主人现在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苏桐一时奇怪道:“你怎么在这里?”

    郗箫韶挑眉道:“这里是学校。”

    苏桐吐了吐舌头,她差点忘了,他也是S大的学生。

    “你继续看风景吧,晚安!”苏桐摆了摆手。

    郗箫韶看着苏桐毫不留恋的样子,心里很不舒服。本来闲适的心情,也被破坏殆尽。

    “我心情不好!”

    苏桐没走几步,郗箫韶突然大步走上来,拉着她的手臂不放开。

    苏桐看着郗箫韶,满眼尽是无奈,“拜托,现在已经很晚了,应该回去睡觉。”

    郗箫韶不管,反正在她眼里他不过是个任的学弟。

    “你想怎么样?”苏桐妥协。

    郗箫韶脸上扬起笑容,俊美非凡,“不知道。”

    苏桐气结,美眸狠狠的瞪着她。她刚去喝秦萧扬喝了东西,现在脸还红红的,双唇潋滟,明眸透着妩媚,身上的粉色长裙将她的皮肤衬得粉嫩好看。

    长发微扬,郗箫韶不受控制的轻轻拂动苏桐的长发。

    爱一个人,没有**才是不正常。

    郗箫韶不明白,秦萧扬怎么舍得三年都不碰苏桐。从他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揉入自己体内,让所有人都不发觊觎。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美?”

    郗箫韶眸微垂,苏桐没有看到他眼里的**。

    苏桐笑了笑,只以为在吧里的玩笑般,“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下流?”

    低低的笑声带着醉人的嗓音,“我还可以更下流。”

    苏桐只看到蓝宝石的光芒一闪,仿若黑夜里绽放的蓝色妖姬,冷艳妖冶。

    “……嗯”

    娴熟的**手段,让苏桐只能抵在树上,毫无反抗能力。

    郗箫韶仿若疯了一般,不断的亲吻着苏桐,口中的一丝一毫都不放过捻转,勾着苏桐的舌头与他共舞。修长的手抚上苏桐的身子。

    手下的曲线是那样完美,薄薄的长裙几乎没有什么阻挡作用,他几乎可以感受到这具身躯的柔软娇嫩诱人。郗箫韶看着苏桐染上水汽的眼眸,眸中闪过邪气。

    手从后背一路向上,推开bra不断的揉捏掌下的美好,腿间已经坚硬直直的抵着苏桐的柔软。

    “啪!”

    清脆的掌声在清风中响起,让郗箫韶有些清醒过来,察觉到自己做了㊣(3)什么,郗箫韶微微愣住,心中却没有丝毫后悔和懊恼。

    “郗箫韶!你当我是什么?!”苏桐怒的拉紧自己的衣服。

    “我不是你吧里随便找的女人!请你自重!”说罢,苏桐愤怒的走了。

    郗箫韶看着苏桐的背影愣了很久,眼中闪过片刻迷茫,有些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可是又仿佛不清楚。

    郗箫韶只知道他不喜欢她和别的男人调笑,不喜欢她为秦萧扬流泪不开心。他一直以为自己喜欢林雪,可是林雪说喜欢秦萧扬的时候他也只是失落,却没有愤怒。但只是听苏桐提别的男人,他机会觉得不舒服,甚至会发怒。

    0040放手,我不爱你。

    转眼放暑假,苏桐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郗箫韶。

    而秦萧扬则时不时的会和她见面,日子就好像回到了以前。苏桐在暑假期间找了几份家教,剩下的时间则看看资料,她申请的保研虽然通过了,不过S大以严谨著称,最后的时候还有一个面试。

    按理说面试的都是自己老师,应该没什么难度,但苏桐还是将书看了一遍,她不想在自己擅长的地方出差错。

    毛苗暑假一放,她就提着行李箱去了苗疆,说是要去请教一些人。本来毛苗想让苏桐一起去的,不过苏桐说没空她就自己去了。

    八月中旬的时候,秦萧扬说医院要派人去国外交流,他要离开一段时间。

    转眼快到九月份,苏桐看了看手机,秦萧扬已经离开快十五天了,因为是外派交流,各方面都安排得很紧,所以苏桐也不好打电话打扰。她知道萧扬是忙起来就忘了时间的人,所以虽然希望他能给她打个电话,但是也只能忍着。

    “小桐,苗苗电话。”

    “哦”苏桐飞奔过来。

    电话刚拿起来,毛苗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苏桐静静听着,时不时的和她附和,笑声传遍整个房间。

    郊外别墅里

    楚飞麟真的恨不得掐死那个坐在自己眼前的女人,“你怎么来了?”楚飞麟的语㊣(2)气阳怪气的。

    段宁心吃着楚飞麟亲自做的饭,笑得没心没肺道:“肚子饿了。”

    楚飞麟听到段宁心这样说,心顿时软了。刚才他还没起床,就接到段宁心电话,他紧张了半天害怕是自己做梦。

    “楚飞麟,我现在在你家门口,一分钟之内给我开门,还有我饿了!”

    电话里,段宁心的声音犹如天籁。

    楚飞麟也顾不得自己只穿着裤衩,抛出房间就去开门,别墅里的下人一看先生这个动作,就知道一定是宁心小姐来了。

    “吃饱了,帮我把东西拿上来,我去洗澡。”

    楚飞麟认命的将段宁心的东西拿上楼,段宁心刚进房间,就被楚飞麟狠狠的压在门上。

    “我没洗澡……脏。”段宁心喘着气,手抓着楚飞麟的头发,娇吟着出声。

    楚飞麟将段宁心一把抱起,朝浴室走去,一路上上下其手,不放过任何机会。段宁心的身体有多敏感他知道,所以不过片刻,段宁心纠缠着让他快点。

    楚飞麟有意惩罚她的狠心,偏偏不满足她。

    “心儿不是说要洗澡吗?”沙哑的声音让段宁心情动不已。

    “一会……再洗。”见楚飞麟迟迟不满足她,段宁心半睁着眼,蹭着楚飞麟撒娇的道:“飞麟……你进来。”

    一句话成功让楚飞麟丢盔卸甲,将自己狠狠的埋在段宁心体内。

    “说你要留下!”

    段宁心承受着楚飞麟的冲击,破碎的呻吟声点点从粉嫩的唇中吐出,但是却一句话都不说。

    两人都到**后,段宁心靠在楚飞麟怀里,身上汗湿淋漓。

    “飞麟”

    “恩?”楚飞麟最喜欢的就是段宁心现在的温顺。

    “放手吧,我不爱你。”段宁心说得很平静。

31-4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