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41-50


    0041“报答”

    楚飞麟怒的抱紧段宁心,“你今天主动来见我,就是想和我说这个!?”原本以为他等了三年,她终于肯主动来一次,没想到却是这样。

    段宁心看着楚飞麟,眸色平静,仿佛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段宁心!你永远都只知道对自己好!”楚飞麟抓住段宁心的手腕,没有平时的怜惜,那力度带来的疼痛让段宁心皱起了眉。

    “随你怎么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

    楚飞麟真的恨不得掐死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可是他舍不得,从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自己再也逃不了了,他注定一辈子都栽在这个女人手里。

    像以往无数次一样,楚飞麟抱紧段宁心,“心儿,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要的,我都可以给。”

    段宁心淡淡一笑,道:“我要顾应景。”

    顾应景,这个名字成功让楚飞麟冷了脸,为什么他用了三年时间都抵不过他的一年。到底要用几个三年,她才能看见他!

    段宁心看着楚飞麟的脸色,叹了口气,重新笑着道:“我要喝水,口渴。”

    楚飞麟冷冷的看着段宁心,终究还是心软的起来,给她倒水看她喝下。

    第二天段宁心起床后,便给苏桐打了个电话。

    “小桐。”秦萧扬身边那么多女人,她就只喜欢小桐。

    “宁心,你回来?”

    段宁心道:“是啊,不回来怎么见你。”

    一旁的楚飞麟听到是女人的声音,紧皱的眉头才松了下来。

    段宁心犹豫的道:“小桐,什么时候有空?”

    苏桐:“这几天不行,快要开始了,学校的事情比较多。”而且她又是策划部的部长,新生开学有她忙的。

    段宁心心里一紧,道:“小桐,你这几天出来一下吧,我有话要跟你说。是关于我大哥的。”

    苏桐皱起眉头,道:“好,我看看时间再跟你联系。”明天可能可以抽出些时间来。

    “能不能……啊!楚飞麟,你放手!我在讲电话!”受不住楚飞麟的狼手,段宁心大叫。

    苏桐将电话拿开一米远,有些远目状。再拿回来,电话那边已经挂了。

    苏桐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看来宁心姐是又找到能整治她的人了。她记得她明明说要去旅游的,一个视旅行如命的人,怎么会轻易停下脚步呢。

    “小桐,这个放哪?”一个学弟搬着桌子,询问。

    苏桐也没来得及多想段宁心电话里的事情,就又忙活起来。虽然她是策划部的人,但是今天办公室主任不在,新生欢迎的桌椅纸笔人员什么的就变成要㊣(3)她来安排了。

    等苏桐忙完办公室这边的事情,吴教授那边又要她去领花名册,还有交代一些事情。

    本来苏桐应该先熟悉一下花名册的,但是晚上拿着花名册的时候,看了还不到一页,她就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窗外的风吹进来,自动翻开了花名册,最终在某一页停了下来。

    化工学院三年级3班郗箫韶

    省军区大院,郗箫韶刚从特种部队那边回来,一心想着怎么躲过开学的日子,天知道他都要累垮了。那帮老A,差点没把他整死!

    不过幸好,他也狠狠的‘报答’了他们一番,估计能让他们怀念一段日子了,他下手可一点都不轻。

    0042订婚!

    “学姐,外联部那边说今年新生欢迎晚会的费用,要你签字核实才行。”一个学弟怯生生的说着。

    苏桐头大了一圈。

    “学姐,我们是化工学院的,吴教授说让你帮忙接一下新一届的化工新生。”

    苏桐的头大了两圈。

    苏桐收着东西,同时将一份的文件递出,“小雨,办公室的事情就是这样了,剩下的就由你负责。”

    “……”

    毛苗一身狼狈回来博取苏桐同情的时候,就看到她几乎要被一群学弟学妹给淹死了。从外面看,她家小桐始终镇定自若,漂亮的脸让很多学弟都脸红着跟她说话,而学妹们各种神情都有。

    “小桐!”

    毛苗大声喊了一声,苏桐仿佛看到了救星,也很激动的抱住毛苗。

    “苗苗,你回来简直太好了!”

    毛苗笑着推出苏桐的怀抱,道:“嘿嘿,我还有事。”

    苏桐眯起眼睛,带着警告:“你要是敢走试试!”然后恶狠狠的把毛苗拉过来,将她抱住。

    从外人看,这两人关系真是好。

    玻璃窗外,一个宝蓝色的光芒闪过,半场的头发利落扬起,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度后,消失在实现中。那带着桃花的双眼隐隐有些笑意。

    “萧扬,你先回家。”秦萧扬刚下飞机,就会郗画梅一个电话叫了回去。

    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很晚了,秦萧扬皱眉终究还是没给苏桐打电话。想着明天去学校给她一个惊喜。

    秦萧扬回到家,却看到林雪也在,不止是林雪,林其璧和周君如也都在,就连很少回家的父亲秦嘉磊也在。

    林雪看他的眼神带着羞意,秦萧扬则冷着脸,只有在和长辈打招呼的时候才有些缓和。林雪脸色微白,郗画梅则皱眉看了秦萧扬一眼。

    秦萧扬听着郗画梅和林其璧的谈话,才知道他们要公开他们订婚的消息,然后将日子选定。

    “妈,订婚的事情我想过段时间在商议。”

    郗画梅征求秦萧扬意见,没想到他居然是说这样的话。

    “萧扬,你林叔叔和林阿姨特地过来,你这孩子怎么还说这种话。再说,你不也喜欢小雪吗?妈知道你是怕太匆忙委屈了小雪,可是你放心,这日子是我和你林阿姨一起定的。”

    秦萧扬握紧自己的手,冲动的想要开口直接拒绝,但是最后终究还是妥协了。

    “萧扬,你在生气吗?”话还没谈完,秦萧扬就出来了,这让郗画梅脸色变得难看,则秦嘉磊则也没说什么。

    林雪跟着跑出来。

    “没有。”冷漠的话语像一把刀,让林雪白了脸,那淡淡的仙气也变得有些哀㊣(3)愁。

    “萧扬,我知道的,你不喜欢我。我们可以先订婚,这样也可以给你时间争取郗阿姨承认小桐。”林雪心如刀割,苏桐的名字让她内心堆积了一点点黑色。

    秦萧扬看了林雪一眼,走进去,继续听郗画梅他们讨论订婚的事情。

    林雪看着秦萧扬的背影,泪水不甘心的留下来。她比苏桐早七年喜欢秦萧扬,她不会输的!也不会将秦萧扬让出去!

    终于到了9月1号迎接新生的日子。

    苏桐忙得差点把脚当手用,新生一批一批的进来,各种意外情况都有可能发生,熬了一下午终于有时间休息,苏桐想起段宁心的电话。

    电话拿出来,号码拨出去,那边还没通,就见一个学妹突然大声喊了起来。

    “哇塞!你们快来看,秦学长和林学姐要订婚了!”

    【随时更新】:全书人物谱

    【人物谱——实时更新】

    四大家族之首郗家(S省):[郗济国(郗济国同胞郗邦国已死),孙香琴]——[J省:郗凯国,段琴竹-郗萧韶]——[郗画梅(郗邦国之女),秦嘉磊-秦萧扬]

    四大家族之段家(国外):[段沧海,已去世]——[段父,段母,木有名字]——[段萧明-伊尔修·怒风]、[段宁心-楚飞麟]

    四大家族之林家(J省):[林启邦,林]——[林父,林母,木有名字]——[林萧音-高小然]

    四大家族之苏家[已凋落]:[苏崇国,苏母均去世]——[苏启兰,聂荣,已离异]`[苏启兰还有三个兄弟姐妹,不过都死了。]——苏桐

    聂家(Y省):[聂元臻,聂]——[聂荣,李梦娇]——聂思圆、[聂若宜,蒋槿澜,还未成]。(随身管家:连海升——连昂)

    蒋家(TW省):[蒋云涛,蒋过世]——[蒋父蒋母均过世]——蒋槿澜

    毛家(驱魔捉鬼世家,H港):[毛业,田敏忧]——[毛苗(随身小鬼阿宝、阿贝、小君)、玄夙昂](毛家有一个祖辈流落在外,毛简)

    普通林家[和四大家族无关]:[林其璧、周君如]——林雪

    山口组(R国):山口龙一——山口天虎,山口天鹰,山口天狼(山本太郎)、山口樱(其它人物暂未出现)

    其它配角:谷诗韵、应锦书(父:应尚河)、唐国栋、唐丝柔……

    以上就是全书的主要人物关系脉络了,有什么遗漏某非之后再补充。

    ——无耻分割线—少于1000不让发——于是……

    【关于家族图谱——实时更新】

    弱弱罗嗦一句:四大家族的恩怨不是因为苏启兰,囧,真的不是。他们的恩怨无关任何感情,苏启兰也只是受害者而已。总之,总之,看下去就知道了。

    四大家族之首郗家(S省):[郗济国,孙香琴]——[J省:郗凯国,段琴竹-郗萧韶]——[郗画梅,秦嘉磊-秦萧扬]

    四大家族之段家:[段父,段沧海;段母,木有名字]段萧明-伊尔修·怒风、段宁心(H市相遇)-楚飞麟[段家父母是外交官,常驻国外,老爷子还在,不过不管事。]

    四大家族之林家:林萧音[父母在别的省,独子]-高小然

    四大家族之苏家[已凋落]:[苏崇国]——苏启兰,苏桐(后来属于聂家)。

    聂家:[聂元臻-Y省][聂荣,李梦娇]——聂思圆、聂若宜。(随身管家:连海升,连昂)

    蒋家:蒋槿澜,待补充

    毛家(捉鬼世家):[毛业,田敏忧]——毛苗(阿宝、阿贝、小君)(毛家有一个祖辈流落在外,毛简)

    普通林家[和四大家族无关]:[林其璧、周君如]——林雪

    山口组:山口龙一、山口天狼(山本太郎)、山口樱(其它人物暂未出现)

    其它配角:谷诗韵、应锦书(父:应尚河)、唐国栋、唐丝柔……

    等完结了会给大家一个完整的家族谱的,现在只能维持随时更新。

    ——无耻分割线——

    【关于家族图谱——实时更新】

    弱弱罗嗦一句:四大家族的恩怨不是因为苏启兰,囧,真的不是。他们的恩怨无关任何感情,苏启兰也只是受害者而已。总之,总之,看下去就知道了。

    四大家族之首郗家(S省):[郗济国,孙香琴]——[J省:郗凯国,段琴竹-郗萧韶]——[郗画梅,秦嘉磊-秦萧扬]

    四大家族之段家:[段父,段沧海;段母,木有名字]段萧明-伊尔修·怒风、段宁心(H市相遇)-楚飞麟[段家父母是外交官,常驻国外,老爷子还在,不过不管事。]

    四大家族之林家:林萧音[父母在别的省,独子]-高小然

    四大家族之苏家[已凋落]:[苏崇国]——苏启兰,苏桐(后来属于聂家)。

    ㊣(4)聂家:[聂元臻-Y省][聂荣,李梦娇]——聂思圆、聂若宜。(随身管家:连海升,连昂)

    蒋家:蒋槿澜,待补充

    毛家(捉鬼世家):[毛业,田敏忧]——毛苗(阿宝、阿贝、小君)(毛家有一个祖辈流落在外,毛简)

    普通林家[和四大家族无关]:[林其璧、周君如]——林雪

    山口组:山口龙一、山口天狼(山本太郎)、山口樱(其它人物暂未出现)

    其它配角:谷诗韵、应锦书(父:应尚河)、唐国栋、唐丝柔……

    等完结了会给大家一个完整的家族谱的,现在只能维持随时更新。

    0043苏桐发威

    这个消息像炸弹一样在小小的休息室里炸开,等大家都拿过报纸看后,才突然有人转头过来看苏桐,然后小声的让所有人都住口。

    这几天的忙碌都没能让苏桐变脸的,可这一句却让苏桐脸色瞬间苍白。

    “喂,小桐吗?”电话里,段宁心的声音传来。

    苏桐麻木站起来,笑了笑,视线模糊,“我出去接个电话。”

    看到那个笑容,虽然很美,但是休息室里的人仿佛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哀恸,那份报纸不知道被谁撕碎,休息室里陷入沉默。

    苏桐没有听清段心宁说的什么,她只知道订婚、秦萧扬、林雪这三个词拔空了她所有的力气和思绪。

    苏桐听完电话,将电话放进口袋里。抬头看了眼天空,早上还晴朗湛蓝的天空,现在却是乌云密布。

    “学姐,时间到了我们该去迎接新生了。”一个学妹过来冷冷的说着。

    苏桐低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让那个学妹有些害怕。

    “学姐,你既然当了小三,就该猜到有今天的后果啊。”那个小学妹又不甘心的说了一句。

    苏桐笑了笑,那笑容透着冰冷,“是什么让你有权利对我说这些话!我是你学姐,就算不是你学姐,我也是你的部长!”

    那学妹一下子哭了出来,苏桐冷漠的看了她一眼㊣(2),眼睛干涩,抬头高傲的走进休息室,休息室里的人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现在都站在门口。

    苏桐见大家都有些怕她,冰冷的神情有些缓和,道:“拿东西吧,下午还有新生要过来。下午可能要下雨,你们三个人去借一下雨伞。”

    学弟学妹们都去了,苏桐知道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带着同情,也有的带着鄙夷,不过什么都好,她不需要同情。

    下午的新生迎接还算顺利,眼看雨就要下来了,苏桐也连忙帮太晚来新生搬行李。

    轰!

    一道雷电的声音下来,冰冷的雨水啪啪的打下来。

    一个学妹将雨伞松了上来,苏桐见有人没有便递给了她,那个小学妹抬头才知道原来是刚才说她的那个。

    “学姐,对不起。”那个学妹又不争气的哭了,她只是听说,不过她现在觉得苏桐学姐不是这样的人。

    苏桐知道刚才自己太严厉了,微微一笑,但是却什么也没说。她能做的只是这样了,开口安慰是怎么也做不到了。

    雨打了一滴在手上,苏桐回头道:“桌椅先别收了,都进去避雨,赶紧!”

    学弟和学妹们听到话,赶紧放下桌椅连忙帮行礼什么的都收进去,带着新来的人去避雨。苏桐看着人一个个从自己眼前走过去,突然有些再也迈不开步子。

    雨倾盆落下,打在身上很疼。

    雨水顺着发丝滴滴落下,苏桐睁开眼,看着模糊的天地有些不知所措。

    “你在做什么?!”

    一声怒斥传来,雨停了吗?苏桐眼睛聚焦,半长的头发滴着水,蓝宝石的光芒有些幽暗,却依旧好看得令人侧目,苏桐最后落在那双狭长的眼眸上。

    0044学姐,不久见!

    那双眸中尽是怜惜。

    苏桐目光顿时清明,秦萧扬要和别人订婚,她不是早有准备吗?

    见苏桐皱眉看着他,郗箫韶笑着道:“怎么,是不是突然发现我比以前更加英俊了?”

    苏桐笑了出来,没好气道:“是啊,学弟的确是比以前更加俊美了。”美字苏桐特地用重重的音说着。

    郗箫韶拿着伞,嘴角微抽的道:“我为你淋雨,你还这样说。”

    “要我报答你吗?”苏桐笑得有几分妩媚。

    郗箫韶愣住,似乎想看苏桐说的是真是假,雨打在雨伞上那声音大得几乎听不清楚对方的话,得益于雨伞够小,所以两人贴得很近。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看起来有多诱人。”湿透的衣服,曲线凹凸明显。

    苏桐笑了笑,依旧道:“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有多下流。”

    郗箫韶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有毛病了,明明那么刺耳难听的词,他却觉得很好听。明明不是什么表扬的话,他却听得心花怒放。

    “也许我的嘴巴知道。”

    郗箫韶自认脸皮天下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

    风吹过,微微有些冷,倾盆的大雨让人只能模糊看到两个背影。可是秦萧扬知道,那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人,是苏桐和郗箫韶。

    他从未见过苏桐这个样子,似乎所有的矜持都放开,用尽全身力气回应,手也紧紧抱着郗箫韶。秦萧扬放下伞,雨水顺着他打落下来,他想冲上前去拉开两人,但是却害怕,害怕看到他们两个人的默契。

    苏桐气喘吁吁的结束,而郗箫韶则又有些喘息。

    苏桐看着郗箫韶脸红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没想到你也会脸红。”

    悦耳的笑声,让郗箫韶脸更加红。拜托,他人生的所有初吻都在她身上了,她也负点责任好不好。

    “那是因为热的。”

    苏桐更是不可遏制的笑起来,“喂,你这种花花公子随便和人接一两个吻有什么关系,怎么还这种反应。”

    郗箫韶连耳都热了,“谁跟你说我是花花公子的!?”

    苏桐扫了一眼郗箫韶,那意思不言而喻。

    郗箫韶郁结,可是好像说出她是他的初吻这种话又很丢人。他寒暑假就被抓去训练,平时还有爷爷管着,要是去酒店什么的还要防偷拍,哪有机会当什么花花公子。

    即使有,那些人也不过是他逢场作戏罢了。

    “雨停了。”苏桐好心提醒。

    郗箫韶有些恨这那么容易停的雨。

    苏桐看了眼郗箫韶,然后轻轻别开眼。不止是她的衣服湿了,郗箫韶的衣服也是湿的。靠得㊣(3)太近,那种浑身上下充斥的力量感透过薄薄的衬衫,传出几分热度。苏桐几乎可以看清,他前的肌,上次的伤并没有给他留下伤疤。

    想起那晚他抱着她入睡,苏桐有些不自在。

    “雨停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郗箫韶没想到苏桐这么干脆,顿时有些生气,见苏桐停下,心中有些泛喜。

    “喂,下不为例!再见!”不能老是这样被人吃豆腐,在这样下去,她怕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

    “不对,我们最好是不见!”

    郗箫韶意味深长的道:“学姐,我们不久还会再见的。”

    0045有失颜面

    省内军区大院

    郗老爷子手中拿着一块墨玉(属于和田玉,和田玉亦是中国的‘国石’)细细琢磨,上面纹理出众的美人须让郗老爷子频频点头称赞。

    在这年轻一辈中,也只有他孙儿有这样的眼光。

    虽然萧字辈的共有五个人,可是其它人都知道,郗老爷子是怕郗箫韶这独苗不好养,所以才让他们都冠了萧字。

    但是五人自小关系就好,也不在意这一点。而郗箫韶为人又容易相处,所以在林萧音等人看来,有这样一个弟弟或是哥哥也是很不错的。其它两家势力都不如郗家,老一辈的将军也只有郗济国还能说得上话,亲上加亲的事情自然不会拒绝。

    “爷爷,怎么样,这玉不错吧。”郗箫韶贼兮兮的走进郗济国的书房。

    郗济国放下刚才还爱不释手的玉,脸一板,手拿过旁边的沉香木。

    “这玉可是孙儿特地为爷爷磨的,爷爷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就拿去给黎叔。”郗箫韶下猛料。

    郗济国放下沉香木,道:“怎么,你给人家打成那个样子,就想拿这样一块玉去寒碜人家吗?!”

    郗箫韶笑得跟狐狸一样。

    郗济国虽然气愤,但是心底是为郗箫韶自豪的,不过他不打算夸这个洋洋得意的小子。

    “他们陪你训练了两个月,你就是拿拳头招呼人家的吗?!”

    郗箫韶笑着道:“爷爷,这不是你教的嘛。军人就该用拳头说话。”

    郗济国看过黎叔送来的成果,知道郗箫韶有报仇的嫌疑。

    “那你把人家的武器缴了做什么?”对军人来说武器被缴,是一种羞耻。

    郗箫韶道:“哪里是缴,我那是看他们伤重,所以替他们拿的。”谁叫他们第一天就让给他下马威。

    郗济国冷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郗箫韶道:“爷爷,再开学我就是大三了,我想住在学校里。”

    郗济国立马摆脸色,手中的龙头拐杖弄出吓人的声音来。

    郗箫韶察言观色的道:“这样,一个礼拜我在学校住三天,四天回家?爷爷,我长大了,需要个人空间。”

    郗济国看着郗箫韶,转眼他的孙儿都快二十一了,是该自己独自闯荡一下了。

    见郗济国面色缓和,郗箫韶就知道有戏了。

    “好吧,不过你小子要是敢闯祸,我定饶不了你!”

    “遵命!”郗箫韶弄了个标准的军礼。

    徐叔正要关门,却看见郗箫韶偷偷的溜了过来。

    “少爷,这是后门。”

    郗箫韶道:“徐叔,这都什么年代了,没事的。”

    “少爷,让首长和夫人看见了,你㊣(3)又要挨罚了。”

    郗箫韶自小顽劣不堪,被郗济国没少罚跪青石砖,额外的‘训练’也不少。

    “徐叔,没人看见的。”

    “箫韶,你又要做什么?!”秦萧扬的声音响起。

    郗箫韶回头,身后林萧音,段萧明也都看着他,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三子,说吧,给我们什么好处?”林萧音先开口。

    “没好处。”郗箫韶摆明了耍无赖。

    “这可不好,三子,敢从后门走,这很严重。”段萧明有模有样的说着。

    秦萧扬冷着脸道:“你已经不小了,不要再做这些有失颜面的事情!”

    0046轮不到你管

    郗箫韶看到秦萧扬就知道,他今晚是冲他来的。

    郗箫韶冷嘲道:“你和姑姑怕失颜面,我可不怕。再怎么失,也比失信于人好。”

    段萧明和林萧音笑容一顿,因为他们察觉出了这其中的火药味。

    秦萧扬冷声道:“我和小桐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手。”

    “你的事情我可没兴趣。”郗箫韶也冷下了脸。

    他知道秦萧扬对他不满,可是他又何尝不是。自小所有就拿他和秦萧扬对比,都要他向秦萧扬学习,他们越是这样,他便越不顺他们的意。

    他们要他进B大,他偏偏要进S大,他不信他郗箫韶会输给他。

    连一起长大的林雪都选得是秦萧扬,他秦萧扬活得委屈,他郗箫韶也不痛快!

    “没兴趣?哼!我知道你对我不满,可是你不该对小桐下手!”秦萧扬冷怒的说着。

    郗箫韶冷笑道:“我和小桐的事情好像也轮不到你管吧。”

    林萧音和段萧明相互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的担忧。

    三大家决不允许兄弟之间因为一个女人而起争执,若是让郗爷爷或是郗知道了,这后果不堪设想。

    “箫韶,你冷静点,有什么话好好说。”

    “是啊,萧扬,你是大哥,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就好了。不要因为误会有什么不快的。”段萧明出声劝着。

    秦萧扬冷冷的看着郗箫韶。

    他自认为什么都比郗箫韶优秀,除了家世,如果不是因为家世不如他,他何止是有今天的成就!

    “我走了。”郗箫韶转身,直接从后门离开。

    秦萧扬生怒的握紧自己的手,也铁青着一张脸进了房间。郗家三道门,他只能进去两道,第三道就因为他不是嫡孙,所以只能止步。

    段萧明和林萧音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希望这两人没什么问题,不然以后就麻烦了。郗老爷子的脾气他们都是见识过的,到时候就是父亲过来只怕都没用。

    第二天,因为昨晚有些失眠,所以苏桐赶到化工学院的时候迎接新生的工作已经开始了。看到井然有序的场面,苏桐有些愣住。

    “你好,我是你们吴教授叫过来帮忙的助理,请问这里谁负责新生招待?”

    齐木北听到助理两个字,眼睛顿时一亮,抬头看去。

    果然是声音好听,人也长得漂亮。

    那晚PUB吧的灯光不亮,加上苏桐又画着妆,所以齐木北一下子被认出来。

    “助教,你好,我叫齐木北,是化工学院的学生。”齐木北看得眼睛都要直了。

    苏桐今天穿着正式的职业装,白皙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材让她看起来整㊣(3)个人都透着诱惑。黑色的职业装反而让她有些感撩人。

    苏桐微微一笑,耐心道:“请问你们新生接待的负责人是谁?”齐木北这个名字她看过。

    齐木北还在发晕,一旁的黎一已经过来了。

    “学姐,是我负责的,这是这次新生报道情况。”

    黎一见苏桐没有什么疑问,心里松了口气。郗箫韶吩咐说不能让她知道是他弄的,也不知道他搞什么,不过算了,他愿意来参加新生报道而且还那么积极,很难得了。

    苏桐跟着黎一过去,郗箫韶忙完新生事情后,就去院办不知道忙活什么,直到苏桐离开他都没有回来。

    而齐木北则很嘴巴大的将新来的助教的情况传遍了整个学院。

    0047蒋槿澜

    晚上,苏桐没有回宿舍,她和秦萧扬的事情毛苗是知道的,她不想让她担心所以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说没事后,就回了家。

    苏桐还没进屋,就发现自家邮箱上着一张明信片。

    苏桐看到明信片,笑容扬起。这张时不时会出现的明信片给了她很多惊喜,从他们搬来这里的第二年,就时常收到一个叫蒋槿澜的人寄来的明信片。算了算,大概已经有五年了。

    苏桐打开明信片,惊讶的发现这次明信片上的邮戳居然是云南香格里拉。

    以往都是国外,这次怎么是国内了。

    苏桐拿进来,道:“妈,蒋槿澜又寄名片来了。不过这次的邮戳是国内的。”

    苏启兰笑了笑道:“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这次他回国,希望能见见。”

    听到苏启兰这样说,苏桐有些讶异。

    苏桐不知道的是,苏启兰之所以能找到那么好的幼教工作,都是这个人暗中帮忙,而且有一张银行卡里也定期有人打钱过来,虽然她没拿出来用,但是还是很感激有人这么帮他们。

    起初她还有些担心这人是另有目的,不过这些年下来人家连要见面这一点都没提出来过,所以苏启兰也就放下了心。

    苏桐将明信片收起来,这已经是第三个放满的纸箱了。

    苏桐拿出手机,这才发现手机进水,又用不了了。心中的苦涩顿时不可遏制的涌了上来,苏桐坐在钢琴前,指尖缓缓的弹奏着《daydream》(中文译名:白日梦)。

    毛苗收到苏桐的短信,想安慰苏桐几句,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自己乱七八糟的箱子里拿出一个音乐盒来,毛苗打开,一首《爱丽丝》在宿舍里响起。

    察觉到周围的不对,毛苗一个翻身,利落的拿出五角星。

    随后指尖一点,五角星升起,发出绿色的光。毛苗发现五角星里的灵体还是一直挑动,不禁皱眉,立马两道冰符升起,随后封住了音乐盒。

    音乐盒封上,瓶子里的五角星都恢复了正常。

    毛苗觉得无趣的将音乐盒扔出去,算了,这种什么生化武器她不懂,还是乖乖交上去吧。虽然好奇,但是也不能拿命来拼。

    虽然毛家声明在外,不过到了毛苗这里能传承下来的已经不多了,对于这种还未现行就要用两道冰符镇压的灵体,毛苗表示出十足的贪生怕死。

    要是她会玄光术就好了,这样就能知道小桐在做什么了,毛苗懊恼,早知道当年就好好学。

    一首曲子弹完,苏桐收拾好心情,懊恼的发现,她居然没有带花名册回来。苏桐吐了口气,朝后重重的倒在床上,两眼看着窗外,㊣(3)有些出神。

    不知想到了什么,苏桐抬手碰了碰自己的唇瓣,随后拿起枕头将自己蒙起来,夜晚静悄悄的过去。

    第二天天亮,苏桐起床将自己打扮好,看着镜子里一身职业装利落干净的自己,苏桐很满意,这份助教的工作她一定不能搞砸了。

    吴教授说过,如果她做得好的话,以后就很有可能留校。

    给读者的话:

    推经典好书:《一旨封妃二旨封后》(穿越)、《老倌无敌,一受成王》(**)、《和亲状元》(**)

    0048落荒而逃

    第二天,基于齐木北的大嘴巴,所以整个三年级几乎都知道他们来了一个漂亮的助教导员。不过先在哪个班就不知道了,所以大家都在期待着。

    苏桐踩着高跟鞋,深吸口气,走进三班。

    她的工作是在吴教授上课之前先点完名,然后将他们的作业收起来,还有平时的成绩管理,还有一些资料的发放收集等。

    明媚的阳光将整个教室弄得暖洋洋的,苏桐走进去,看到窗台上放着一瓶雏菊,开得很好看。

    九月份的雏菊,花语是心中的爱。

    苏桐喜欢这种小小的,却生机勃勃的花种,而且往往它们的花语也很好听。

    苏桐踩着漂亮的高跟走进三班,面带微笑,脸上的淡妆让她看起来明显动人,眼角的妩媚微波流转。好看的职业装穿在她身上,透着感撩人的味道。

    齐木北三人已经忍不住窃窃私语了。

    郗箫韶则紧盯着台上的苏桐,面带微笑,桃花般的眼眸透着几分热切。听到齐木北在耳旁说少女香气,少妇风情,他差点没掐死他们。

    虽然夸奖得很得体,但是他就是不允许他们这样议论。

    “大家好,我叫苏桐,以后就是你们的代理导员。”苏桐微微一笑,继续道:“不过你们私底下可以叫我学姐,因为我也是S大的大四毕业生。”

    台下窃窃私语,苏桐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转身的时候,修长白皙的美腿画着美丽的弧度,郗箫韶发现,他恨不得现在就上去将台上的女人拉下来,然后做点更下流的事情。

    苏桐还是点名,点到第三页看到郗箫韶三个字的时候,她的心咯噔了一下。只希望不会那么巧,希望这个郗箫韶不会是她认识的郗箫韶。

    “齐木北”

    “到!”

    苏桐深吸口气,道:“郗箫韶”

    郗箫韶淡笑不出声。

    苏桐没有抬头,只是又喊了一声,“郗箫韶”难道他没来?

    “郗箫韶没来吗?”苏桐抬头。

    齐木北看着笑得像狐狸的郗箫韶,推了他几把,示意他开口。

    郗箫韶看着苏桐,毫无阻拦的看到苏桐美眸中冒出的怒火。

    “郗箫韶没来,那就下一个。”那个死孩子!她分明已经看到他了。

    郗箫韶这才懒洋洋的站起来,嘴角微扬,笑得有几分意味深长缓缓的道:“老师,我在这里。”

    刻意压低的嗓音透着华丽的磁,苏桐想起那次在酒吧他的声音,脸微红。

    “郗箫韶,你刚才没有听到我叫你吗?”

    郗箫韶笑着道:“老师,刚才你叫得不够大声,所以我没听清楚。”

    ㊣(3)大家都有些奇怪,今天的郗大少爷是不是耳朵聋了,导员的声音他们听得一清二楚,他居然说没听清楚。

    单纯的同学没有多想。

    苏桐也没有多想,只是看着郗箫韶的眼睛,她就有些不自在。

    苏桐稳住自己的声音,道:“你坐下吧,下一个,莫尽然。”

    一分钟后,苏桐已经全点完名了。

    郗箫韶的目光依旧紧紧的盯着她,得益于苏桐没有那么厚的脸皮,所以走的时候,郗箫韶看出了几分落荒而逃的迹象。

    0049我是郗萧韶

    苏桐回到她暂任助教期间的办公室,办公室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苏桐深呼吸,让自己泛红的耳稍作休息。

    苏桐不要怕,没什么好不自在的,你们现在是老师和学生,就算不是,你们也是学姐和学弟,没什么好避讳,你们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苏桐心里一紧,屏住呼吸不做声。

    “老师,我是郗箫韶。”

    门外,恶劣含笑的声音响起。

    苏桐咬牙,就是知道你是郗箫韶所以坚决不开门。

    “奇怪,难道老师不在吗?”

    门外,郗箫韶疑惑,苏桐听到这句,缓缓松了口气。她现在只希望他赶紧走,前天自己的疯狂的举动她是抱着反正以后不会见的想法做的,昨天刚庆幸没遇到,今天居然就遇上了。

    “开门看看好了。”

    听到这句,苏桐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那门明明锁着,可是听到门上传来的点点金属声音,还是让她紧张到了极致。

    “开了”

    咯噔

    苏桐几乎要屏住呼吸。

    门缓缓打开,郗箫韶就是化成灰她都认识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身后的阳光将他围住,耳朵上的蓝宝石散发着光芒,他真个人看起来干净俊美,宛若工笔雕刻的天神。

    “㊣(2)原来老师在呀?”郗箫韶笑得很单纯,很顺脚的把门关上。

    苏桐听到郗箫韶的声音,只觉得瞬间天神的形象分崩离析,换上的是一只好色装纯白绵羊的狐狸。

    苏桐朝后退了几步,才一脸镇定的道:“郗箫韶同学,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郗箫韶一步步走近,眸中含笑的紧紧盯着苏桐。

    “我有些生活上的问题,想请教老师。”导员还负责生活,他可是很清楚的。

    苏桐紧紧握住自己手中的笔,朝后又退了几步。

    “什么问题?”

    郗箫韶走近几步,看着苏桐身后的桌子笑得不怀好意。

    “我没有住过校,所以想和老师讨论一下,应该准备哪些东西。”这个理由名正言顺。

    苏桐朝后退直到碰到桌子才停下来。

    “郗箫韶同学,我会准备一张单子给你的,你先回去上课好吗?”

    郗箫韶走近,两手撑在桌上,近距离的看着苏桐。

    “桐桐,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的。”

    看着紧关的门,苏桐别开头道:“郗箫韶同学,请叫我老师或者学姐。”

    “好啊,那你也叫我箫韶。”

    苏桐几乎不敢呼吸,郗箫韶靠得极尽。她也不敢挣扎,她怕一挣扎隔壁办公室会有声音,关着门又弄出声音来,如果被人发现,她几乎可以想象她完全可以不混了。

    “箫韶”极轻的声音让郗箫韶身体一怔,苏桐红着脸,抵住郗箫韶的身体道:“麻烦你起来好吗,这样会让人误会。”

    郗箫韶看着苏桐通红的脖颈,仿佛玩上了瘾,低头吻了一下,在苏桐反击时,迅速的后退。

    苏桐身子一颤,美眸又羞又怒,用力推开郗箫韶,可是他却自己后退了。

    苏桐一个不稳,朝前扑了下去。

    0050真假

    “啊!”

    苏桐只觉得腰被人搂住,脸靠在厚实发烫的前,幸免了与地面亲密接触。

    郗箫韶搂住苏桐,享受这难得的福利。

    苏桐还没站稳,只听门磕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苏桐,在吗?”

    门开的一瞬见,郗箫韶带着苏桐一个转身来到了门后,然后迅速的替她整理好衣服,并放开手。

    “在”苏桐瞪着郗箫韶,柔柔出声。

    李明天听到声音,才发现门后有两个人。

    “箫韶,你怎么在这里?”李明天有些惊讶。

    郗箫韶笑着道:“李学长,是这样的。以后我想住在学校,你知道我没住过宿,所以过来问问苏老师,需要准备些什么。”

    李明天一直对郗箫韶印象不错,听到他这样说便来了句,“那你可问对人了,以前你苏老师可是我们的生活委员。你有问题可以多问问苏老师,以后要记得多配合她的工作。”

    郗箫韶人员很好,如果他帮忙的话,随苏桐熟悉班级很有好处。

    苏桐看着郗箫韶的笑脸,恨不得拿起包包拍死这个死孩子!

    郗箫韶看了苏桐一眼,很有礼貌的道:“会的,苏老师,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见苏桐没有说话,李明天不解的看向苏桐。

    苏桐笑着道:“合作愉快。”

    在郗箫韶的角度看来,苏桐这句话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郗箫韶心情大好的离开办公室。

    “箫韶,你不会是想先下手为强吧。”齐木北看到郗箫韶从办公室里出来,凉凉的说着。

    莫尽然道:“箫韶,我怎么觉得你笑得那么荡。”

    郗箫韶白了莫尽然一眼,道:“去,本少怎么笑都是风姿卓越。”

    梁英杰摇了摇头。

    铃声响起,郗箫韶心情大好的去上课。现在吴教授念经一样的声音,听在他耳朵里都变得美好。就连吴教授的秃顶,他都觉得越看越顺眼。

    “箫韶,你中邪了,吴教授的课你居然还能屹立不倒。”

    郗箫韶道:“你懂什么,这叫训练意志力,这点耐心都没有,以后怎么成事。”

    莫尽然弄了一个呕吐的表情,实际上他觉得郗箫韶思春了。

    梁英杰道:“箫韶,你不会真看上那个新来的助教了吧?”

    郗箫韶笑容弯起,连眸中都透着笑意。

    莫尽然冲着郗箫韶的目光看去,他实在是不觉得吴教授的秃顶有什么好笑的。

    “完了,箫韶,你一出马还给不给我们兄弟活路了。”

    齐木北放弃道:“等你玩完了,记得给我们玩玩。”

    郗箫㊣(3)韶睨了齐木北一眼,颇有些居高临下的道:“她和你们玩的那些嫩模不一样,嘴巴都给我放干净点。”

    莫尽然哗然,“箫韶,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郗箫韶笑着道:“难道还有假吗?”

    这边四个人窃窃私语,课堂又是一片安静,吴教授自然是能发现的。

    “郗箫韶!你起来解释一下什么是电活聚合物。”吴教授一直对这种世家子弟不好好上学很有意见。

    郗箫韶站起来笑着道:“电活聚合物是一类能够在外电场诱导下,通过材料内部结构改变可产生多种形式力学响应的材料。”

    吴教授没想到郗箫韶能说出来,只能道:“坐下,既然知道就更要好好听课了。”

    齐木北等人偷偷给郗箫韶竖了个大拇指,摇着头,他郗大少得天独厚,老天爷偏心,没办法。

41-5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