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51-60


    0051‘萧’(加更1)

    李明天见苏桐紧握笔,那笔就好像要被她生生折断一样,忍不住抬头看了苏桐几眼,却见她都是面带微笑,和以往神情无异,心中不免有些发毛。

    李明天和苏桐一样,是过来化工学院当助教导员的,只不过他们所在的系不一样,但是李明天曾经给吴教授当过代理导员,对苏桐现在所面对的学生也是有接触的,所以他才认识郗箫韶。

    “苏桐,你没事吧?”

    苏桐抬眸,依旧微笑着道:“没事。”只是恨不得掐死某个死孩子而已!

    李明天看了看笔,又看了看苏桐,有些难以消化苏桐的回答。

    一早上好不容易熬过去,苏桐离开办公室,就又看到郗箫韶挡在自己面前。

    “苏老师,一起吃个饭吧?”郗箫韶彬彬有礼。

    可是苏桐脑海中却只有一个想法:禽兽都是衣冠的。

    “你是学生,我是老师,一起吃饭不合适。”苏桐挑眉回答。

    “老师和学生促进感情,怎么会不合适呢?而且,我还有问题想顺便请教老师。”郗箫韶说得有模有样。

    苏桐看出来了,郗箫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

    “走吧,我们去食堂。”

    郗箫韶笑得像只狐狸,幽幽的道:“恩,去食堂,然后所有人就都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了。”

    苏桐顿住,她居然忘了食堂是公共场所。

    “郗箫韶,我和你只是普通关系。”

    郗箫韶笑着道:“知道,是很普通的那种,就跟他们一样。”

    苏桐听着前半句还很满意,再看后半句郗箫韶所指,顿时窘迫又羞愤。所谓的他们,是一对热情相拥吻着的情侣。这在大学校园里并不难见,可是这一刻苏桐还是红了脸。

    苏桐放弃挣扎,反正不就是吃一顿饭的事情。

    “苏老师,请上车。”郗箫韶替苏桐打车门。

    偌大的停车场,就他的车最显眼,苏桐叹了口气,这孩子真是到哪都能吸引人眼球。

    叮

    手机铃声响起,苏桐坐在车上拿出手机,是秦萧扬的短信。

    “小桐,我想你。”

    苏桐的心抽疼,那五个字让她脸上露出几分自嘲。郗箫韶替苏桐关上车门,从他角度向下看,刚好够看清楚手机上的信息。

    郗箫韶面色微冷,却是不动声色。

    苏桐将短信删除,握着手机神情呆愣,双眸也不知道看着什么。最后,苏桐翻开电话本,手指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秦萧扬的电话号码。

    等苏桐将手机收起才发现他们早就已经道餐厅了,郗箫韶正坐在一旁笑着等她。

    苏桐有些尴尬,最后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3),只能朝郗箫韶露出一个笑容,表示歉意。郗箫韶接受了也笑了笑,下车替苏桐打开车门。

    秦萧扬迟迟等不到苏桐回复,眉头紧皱,心中仿佛空了一片。

    “萧扬,怎么了?”林雪有些担心的发问。

    秦萧扬收起手机,道:“没事,走吧。”

    “萧扬,要不要叫郗阿姨也一起出来吃午饭。”对于萧扬能主动约她吃饭,而且是去郗家专用的餐厅,林雪开心得不能自已。

    苏桐下车抬头,门楣上是一只萧,就如古代放在案架上的一样,流苏垂下,很有古风韵味。

    ‘萧’

    苏桐心一揪,不动声色的跟着郗箫韶上楼。

    给读者的话: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差阳错,可怜的桐桐,你要挺住!求金砖求票票求收藏!

    0052自取其辱

    苏桐上楼,才知道这里别有洞天。这个餐厅位于很偏僻的地方,但是四周的建筑都是极其讲究的,可见并不是什么被人遗忘的角落。

    棕红色的木质建筑,墙上挂着的都是山水墨画,桌子是极有古味的长方桌,所有的窗帘都是深色,但画作却是从梅兰竹菊拍开,而且金线描边。拉上窗帘,光线依旧能透进来,而且散发出点点暖色。

    坐在床边,苏桐朝院子里看了一眼,是满满的紫竹,紫竹旁是一条小溪流,还能看到小鱼在淌洋,一旁还有石凳,一套古色的茶具放在石桌上,紫竹し艉芎谩!臂锷睾芤笄凇

    苏桐看着桌上的菜色,不禁有些咂舌。

    看得出来这些菜都是做得十分致,一小盘的切丝里,她只能看出有桔梗,其它的她看不出来不过却大致能猜出。致的菜色都是小小的一盘,苏桐心里直叹,不过是简单的一顿饭却如此讲究。

    苏桐道:“吃吧,食不言寝不语。”

    郗箫韶莞尔一笑,道:“原来你家也有这个规定,我倒觉得这个规定一点都不合理,吃饭的时候不说平时哪有机会说。”

    其实也有,不过都是关在书房说,但是在书房说每次都太正式,郗箫韶由衷的不喜欢。

    苏桐没好气的道:“是啊,是啊,赶紧吃吧。”

    这么致的一顿饭,她是怕要是说话的话,会没胃口。毕竟这些菜实在是让她有些消受不起,容易消化不良。

    郗箫韶笑了笑,也低头吃起来。

    突然苏桐动作一顿。

    楼下脚步声一步步上来,听得出是两人的声音,女孩子轻声的说着话,那柔柔的声音苏桐一听就能认出来。

    郗箫韶也听出来了,连忙放下筷子,脸上都是笑意的站起来。

    “小雪。”

    林雪刚走上来,就看到郗箫韶,脸上露出笑容。

    苏桐看着林雪,觉得她真的很美,气质也出众,就像外面的紫竹林一样带着仙气,而她却是那样的格格不入。这里的一切都太过致,对她来说本就不合适。

    苏桐抬眸,秦萧扬正愣愣的看着他,那神情比她还惊讶。

    “小桐?”

    苏桐站起身,不小心碰翻了银耳冰露,冰凉的感觉让她心中一紧,更加手忙脚乱起来。郗箫韶看见了,连忙走过来,拿起桌上的湿帕就要替苏桐擦拭。

    “怎么那㊣(3)么不小心。”

    苏桐狠狠的拍开郗箫韶的手,她知道自己有多狼狈。

    “小桐,你也来了。”

    苏桐听到林雪的声音,停下动作,脸上的笑容得体。

    郗箫韶仿似没有看见一脸冰冷的秦萧扬一样,笑着道:“小雪,你和小桐认识?”

    林雪笑着看向秦萧扬,道:“是啊,萧扬怎么不和小桐打招呼。”

    苏桐觉得自己很可笑,送上来自取其辱,她还以为郗箫韶是个任的孩子,原来他也可以如此沉稳的说话,可以那么热切又矜持的看着别人。

    “小桐”

    听到秦萧扬的声音,苏桐再也忍不住,拿起包跑了出来。

    0053联手

    “小桐!”

    秦萧扬想拉住苏桐,可是却被她一个踉跄给错开身。

    郗箫韶想跟跟上去,在看到林雪受伤的眼神后,还是不忍心,看着秦萧扬追上去。

    “小桐!”

    身后,秦萧扬的声音是那么近,但是却又那么远,苏桐拿着包用尽全身力气跑出来。她是不是该庆幸,这个餐厅不像以前的院落一样要走三道门。

    “小桐!”

    眼看苏桐要摔倒,秦萧扬慌忙一把拉住,将苏桐抱入怀中。

    “萧扬,放开我。”苏桐的声音带着点点哀求。

    秦萧扬心顿时抽疼,手放开,一向冷静的他却不知该如何和苏桐解释今天的事情。

    “小桐,我今天带小雪来只是想和她说一下我们订婚的事情。”

    手机铃声响起,苏桐仿似抓住最后一稻草一样,着急的拿出手机。

    “苗苗。”

    苏桐从地上捡起掉落的东西,笑着和毛苗打电话。仿佛没有看到秦萧扬在眼前一样,站起来拿着包自然的转身离开。

    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却能看得出一脸笑容走得自然的女子,浑身都在颤抖。低低的悦耳的嗓音仿似压抑着什么,看似自然却不堪一击。

    秦萧扬握紧自己的拳头,这时林雪也已经跑了出来。

    “萧扬,你去追她吧,我没事的。”林雪善解人意地说着。

    秦萧扬冷冷的转身进了‘萧’,林雪在后面跟上。

    笑着挂完毛苗的电话,苏桐抬头,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但却又好像什么都想。

    苏桐觉得自己很可笑,她刚才本就是落荒而逃。

    她不是不会做梦的女孩子,每个女孩子都梦想着有一天能遇到自己的白马王子,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她曾经以为秦萧扬就是,所以知道他的身份后她也还是和她在一起,她相信两个相爱的人足以战胜一切困难。

    再后来遇到郗箫韶,他的出现总是能给她带来惊喜,而且总能在她有难的时候出现。就像古代的骑士一样,即便少女有了心爱的王子,也还是会忍不住心生向往。

    下午茶的时候,郗画梅约了林雪出来。

    林雪看起来脸色并不太好,甚至有几分憔悴,那浑身的仙气微微波动,染上了几分哀愁。

    “小雪,怎么了,有什么委屈告诉伯母。”郗画梅拉着小雪说着。

    林雪犹豫了半天才道:“今天中午我和萧扬去‘萧’吃饭,遇到了苏桐。”

    提到苏桐,郗画梅就变了脸色,“她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是箫韶带她去的。”

    “难道他不知道㊣(3)那是郗家人才能用的地方吗?!他这是胡闹!”她们特地选了隔音效果好的包间,所以郗画梅大声说也不怕有人听见。

    林雪到了杯茶水放到郗画梅面前,道:“阿姨,您别生气,这里的不错,您喝喝看。”

    林雪知道,郗画梅最喜欢喝的是君山银针。

    君山银针是我国著名黄茶之一。

    始干唐代,清代纳入贡茶。君山银针茶香气清高,味醇甘爽,汤黄澄高,芽壮多毫,条真匀齐,着淡黄色茸毫。冲泡后,芽竖悬汤中冲升水面,徐徐下沉,再升再沉,三起三落,蔚成趣观。君山银针采摘也多有讲究,乃我国十大顶级名茶之一。

    郗画梅喝了一口,神情微缓道:“萧扬这孩子只是一时被那个水杨花的女人迷住了,你放心,郗阿姨会支持你,你也别伤心了。”

    林雪听到郗画梅的话,心里又燃起了希望,只要郗阿姨一直支持她,那她就不会输给苏桐。

    推经典好书:《一旨封妃二旨封后》(穿越)、《老倌无敌,一受成王》(**)、《和亲状元》(**)

    给读者的话:

    桐桐,抱住,呜呜,求金砖求收藏求票票。。。。还有,留言呢(╯)╭木有留言,木有动力啊

    0054没什么可生气

    “小高,你说这个苏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萧扬和三子闹成这个样子,林萧音很好奇。

    高小然公事公办的将一份文件拿出来道:“林经理,请签字。“

    林萧音拿着笔,继续支着脑袋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三子在家里发火。”

    高小然面无表情,只是盯着文件看。

    “这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了,这两人肯定要倒霉的。唉,小高,怎么办,我到时候应该跑去哪里躲起来才好?”

    高小然面无表情的看了林萧音一眼,随后垂眸,推出文件。

    林萧音将笔放下,道:“小高,要不我搬去和你住吧?”

    高小然掀眸,“经理,请签字。”

    林萧音笑了笑,道:“小高,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高小然看着林萧音,面无表情。林萧音嘿嘿一笑,终于拿起笔豪爽的签了下去。高小然收起文件夹,开门,离开。

    林萧音撑着脑袋想,有什么办法才能让他的小秘书主动扑倒他呢?

    下午苏桐回到学校,院里便来了电话说让她回去一趟。

    苏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回了学院。苏桐是人文社会科学学院的,主修社会学,中文课程也是必修,所以她的文笔一向不错,也是因为这样,当初的策划部长才一心要把她拉近策划部。

    后来,她遇到秦萧扬。

    “小桐,你的奖学金下来了。”系主任这次依旧是面色不善,看着苏桐的眼睛也仿佛要展现她的高人一等一样。

    无论系主任的表情怎么样,苏桐的心情是愉悦的。

    “谢谢主任。”苏桐保持该有的礼仪。

    系主任显然并不满意院里的决定,开口道:“这次是有人帮你,不要以为每次犯错都有人帮你撑着,还是自身检点点好。”

    苏桐知道系主任口中说的有人是指秦萧扬,她很想拍着桌子说,她苏桐不稀罕。可是不行,她只能接受。

    “如果主任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不能反抗,但是至少能做到不卑微。

    看到苏桐脸上的神色,那样冷静,系主任也不禁有些讶异,随后不耐烦的挥手让苏桐走。

    苏桐走出办公室,电话便想起,原来是策划部的事情。本来她完全可以辞了策划部的事情,但是大三的学弟学妹都没有能用得上手的,没办法她只能都帮衬着点。

    原来是迎接新生的事情。

    迎接新生每年都有,苏桐忙了两年也知道工作有多繁重。

    “恩,我会帮忙的,放心吧。”

    电话里传来激动的声音,苏桐笑了笑,忙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晚上,苏桐回家的时㊣(3)候,一个人影正倚在墙上,双腿交叠,蓝宝石的光芒闪过,半长的发丝随着他头的偏转,飞扬而起。

    苏桐叹了口气,走过去,看了眼皱眉没有人经过才低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郗箫韶笑得很好看,“我担心你在生气。”

    “我有什么可生气的。”苏桐白目。

    他本来就只是和她闹着玩而已,只是中午的那种场合,她控制不住自己。事后想想,她实在是没有什么理由生他的气。

    郗箫韶看到苏桐这样,心中闪过愉悦,他就知道桐桐深明大义。

    给读者的话:

    三少,你傻啊。不生气,自然是因为谁都不在乎,摇头。我家的傻孩子,(╯)╭

    0055不适合

    他本来就只是和她闹着玩而已,只是中午的那种场合,她控制不住自己。事后想想,她实在是没有什么理由生他的气。

    郗箫韶看到苏桐这样,心中闪过愉悦,他就知道桐桐深明大义。

    “不生气就好,否则我还打算,就在这里站一夜等你原谅了。”郗箫韶说得有几分哀怨,那脸上的神情不禁把苏桐逗乐了。

    “以后不要带我去那种地方了,不合适。”苏桐道。

    郗箫韶笑着道:“其实我也不喜欢那种地方,不过萧明他们总是带过去,我以为你们都喜欢这种调调的。”

    “得了吧,那种地方吃起来只会消化不良。”苏桐不禁吐槽。

    郗箫韶道:“和我想的一样,给你。”

    苏桐疑惑,低头一看,才知道是一款手机。

    “给我做什么?”

    “你的手机上次不是摔坏了吗?我本来想买给你的,不过后来放假了没机会给你。”郗箫韶笑着说。

    苏桐道:“不用了,我已经有了。”那手机看起来普通,但是却很舒服。

    郗箫韶恶劣的道:“谁的?”

    苏桐疑惑,一时没明白过来。

    郗箫韶笑得犹如狐狸一般,桃花眼眸泛着暧昧的光芒。

    苏桐顿时脸红,拿起包包狠狠的砸向郗箫韶,郗箫韶也不闪躲,任由她打着。在苏桐终于累了的时候,郗箫韶一把抓住苏桐拿包的手,将她抵在墙上。

    “你放手。”苏桐低吼,妈就在里面,而且这里夜深人静的,要是被人发现说什么都解释不清楚。

    郗箫韶笑着低头,苏桐紧张,但是眼眸瞪着他,那意思就是:你要是敢的话,你就死定了!

    郗箫韶笑了起来,修长的手指偷偷的将那手机仿佛苏桐的包包中,然后低头轻吻了一下苏桐的额头,才站起身来。

    苏桐看着郗箫韶得意的样子。

    一咬牙,鞋跟狠狠的朝郗箫韶的脚剁下去。

    那可是高跟鞋啊,饶是郗箫韶铜皮铁骨,那也是疼得一脸扭曲。苏桐甩了甩头发,拿起包包大步的走进大门。

    她已经警告过他了,以后再对她动手动脚就别怪她不客气。

    郗箫韶虽然疼,但是心情愉悦,缓缓拖着自己受伤的脚很不优雅的离开乌衣巷。

    苏启兰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辆车停在自家门口。看那孩子的穿着举止,她就知道这定然是大家养出来的,她只希望他不是来找小桐的。

    这种大家的孩子,她们高攀不起,也不愿意高攀!

    可恶,苏桐看着自己的白皙衬衫,后背因为抵在墙上都被弄脏了,苏桐洗完澡,正要将衣服拿去洗,就看到苏启兰从门口回㊣(3)来。

    “妈”

    苏启兰看了一眼苏桐手里的衣服,不动声色道:“小桐,还没吃饭怎么就洗澡了?”

    苏桐将衣服放下,替苏启兰拿过包,解释道:“哦,那衬衫后背弄脏了,所以就脱下来洗洗。”

    苏启兰叹了口气,接过苏桐递过来的水。

    “小桐啊,你记住妈的话,有一些人我们高攀不起。”说完,苏启兰忍不住咳嗽。

    苏桐连忙替苏启兰顺气,道:“妈,你放心,我有分寸的。”

    看着苏启兰将水喝下,面色缓和,苏桐才放下心。

    0056不搭理你

    今天来‘陷阱’的人都发现,今晚‘陷阱’不接待客人。

    听说是‘陷阱’的老板回来了。

    ‘陷阱’是一家高级酒吧,很多人都是这里的常客,不少客人都是S省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听说吧里今晚不招待客人,也只是询问了几句,便开车离开,一点不纠缠多问。

    ‘陷阱’所在的那条街叫金凤街,整条街的店面听说都是这个人的,可见他势力有多大。有人说,这‘陷阱’的老板早年是混黑社会的,不过后来漂白了。因为资金雄厚,所以就买下了整条金凤街,在金凤街混的人没有不知道这个人的。

    只是具体叫什么不是很多人知道,但是都知道姓蒋。

    第二天苏桐来到学校,奖学金的事情下来后,她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苏桐今日依旧是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白皙滑嫩的皮肤和黑色形成对比,形成极致的诱惑。

    莫尽然不止是第一次感慨,就算是**玩,也遇不到这么好的苗子啊。

    可是这句话他不敢说,因为旁边的郗箫韶。

    苏桐走进门的那一刻,就能感觉到有一道目光紧紧的追随着自己,那目光透着热度。苏桐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点名册上,口齿清晰的念着每一个名字。听到名字后,很多人都是立马反应的。

    悦耳动听的声音就像她的钢琴一样,让人入迷。

    “郗箫韶”苏桐自然的喊着,心里却是有些紧张的。

    她一个混了四年的老油条,居然害怕这个死孩子!

    苏桐又喊了一遍,“郗箫韶”

    郗箫韶就是喜欢看她有怒不能言,只能用美眸传递的样子,那双喷火的美眸将她衬托得极具诱惑,总是让他心动不已。

    “老师,我在这。”

    以为郗箫韶故意刁难,很多人都偷偷笑出了声。

    苏桐看也不看郗箫韶道:“郗箫韶同学,下次请说到。”

    “是,老师。”

    苏桐翻了一页花名册,因为太用力,纸破裂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响起。

    苏桐虽然很镇定的将所有名字都点完了,但是大家也都有了一个意识,郗箫韶把这个小老师惹怒了,看她差点要把花名册撕破。

    郗箫韶坐在最后一排,苏桐走的时候要经过他的位置。

    看着那双白皙修长的腿踩着细高跟走来,郗箫韶恨不得冲上去告诉她,这一身衣服穿起来让她的一举一动都该死的感。

    “学姐”

    苏桐被郗箫韶突然的出现下了一跳,怒道:“你做什么,赶紧回去上课。”教师里,吴教授的声音已经响起了。

    “今天中午一起吃饭?”

    苏桐着急,道:“你㊣(3)赶紧进去。”

    “你不答应我就不进去”郗箫韶继续耍无赖。

    苏桐咬牙,愤愤的瞪了眼郗箫韶道:“我答应了,你赶紧进去!”

    郗箫韶心满意足的走了进去,临走的时候,还对苏桐暧昧的挤眉弄眼,用很色情的目光上下打量了苏桐一眼。

    最后停在口上。

    苏桐皮笑不笑的看着郗箫韶走进去,然后踩着细高跟离开化工学院。

    她很忙,才没空搭理那个死孩子,爱吃饭自己吃去。

    给读者的话:

    桐桐,你以为你能躲得过去吗?吼吼吼,这是表现我亲妈的时候了,吼吼吼\(^o^)/

    0057我找到你了(加更1)

    中午的时候,郗箫韶被齐木北等人骂了好久的有异没人,郗箫韶照单全收,还厚脸皮的说了自己几句,然后直接直奔办公室。

    “箫韶,怎么了?”

    郗箫韶看着空空的位置,“李老师,苏老师呢?”

    李明天道:“哦,她刚才就走了,说是她部门有事,今天下午也不过来了。”

    郗箫韶抓着门,面带微笑的离开办公室。

    好啊,居然放他鸽子。

    学校并没有强制说助教一定要留在办公室,只要将教授交代的事情做完就可以了。当然,具体的还是以各自教授的规定为主,而吴教授的规定就是,只管结果,过程怎么样都好,苏桐很喜欢吴教授这一点。

    这样她就有很多自由的时间。

    今年新生晚会,虽然每个院里都会举办,但是全校还会统一的一次。全校的先开始,然后才是各个学院。

    苏桐这次负责的是学校的,和苏桐一起商议的老师知道苏桐的能力,所以基本上前期的时候都完全交给了苏桐,让苏桐敲定了策划以后再拿给她看。

    郗箫韶到的时候,苏桐正打着通知的文件,大概内容就是告诉每个学院晚会举办时间,然后让他们送节目上来等等。

    苏桐时不时凝眉,干净妩媚的小脸透着柔色,白皙的指尖敲打着字,那动作就像弹钢琴一样好看。

    郗箫韶看了一会,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拿起手机,拨了号码。

    苏桐刚打完最后一个字,正要伸懒腰休息,就听到手机铃声响起,那铃声正是肖邦的《即兴幻想曲》。

    苏桐奇怪的找了一圈,最后发现,那声音是从自己包包里传出来的。

    苏桐打开自己的包包,发现一只粉红色的小巧手机。

    “苏老师,你在哪里呀?我怎么找不到你。”

    果然,苏桐黑了一张脸。

    苏桐坐在桌上,笑意悠然,道:“郗箫韶同学,苏老师今天中午有事,就不陪你玩闹了,你乖,记得好好吃饭。”

    说完,苏桐拿开电话俨然嫣然笑起,那笑容美丽动人,远胜窗外的阳光。

    郗箫韶看着苏桐的动作,嘴角勾起,道:“可是老师不陪我吃饭,我吃不下。”

    “这样啊,可是老师我有事没办法陪你,怎么办呢?”

    “老师你在哪里,要不我买东西过去,我们一起吃吧?”

    苏桐拿开电话,朝里吐了吐舌头,那舌头粉嫩潋滟,看得郗箫韶心猿意马。

    “不了,等你找到我再说吧。郗箫韶同学,再见!”

    苏桐心情大好的挂掉电话,拿起包包,将手机放进去。反正只是一直普通的手机,对他来说㊣(3)也不算什么,特地拿去还就显得她小家子气了。

    苏桐一个漂亮动作,从桌上跳下来。黑色的套裙微微掀起,妙曼的身姿凹凸有致,高跟鞋妖冶的发出声音。

    苏桐转身,抬头,随后定格。

    郗箫韶将手机放入裤袋里,桃花眼带笑,有几分邪气的看着苏桐,那仿若偷腥成功的嘴角缓缓的扬起弧度。

    “苏老师,我找到你了。”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票票,求金砖……求留言。亲,偶木有苦劳也有辛劳,木有辛劳也有疲劳啊(╯)╭

    0058生气了(加更2)

    华丽的嗓音似乎有意流转,听到耳朵里,有几分酥酥麻麻的感觉。

    苏桐脸一红,刚才的欢快笑意,这一刻都让她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不用说,她刚才听电话的时候他一定都看到了。

    “苏老师,吃饭啊?”郗箫韶走近,仿似很自然的问着。

    苏桐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郗箫韶笑得眼眸弯起,道:“被人放了鸽子,如果还找不到人,那岂不是很丢人。”

    苏桐脸一红,道:“我有事情要忙,忘了跟你说了。”

    郗箫韶头微低,似乎想让苏桐自行惭愧,居然在他面前说谎。

    “看来我来得刚好,苏老师事情也忙完了,可以一起吃饭了吧?”

    苏桐很怀疑,他到底是怎么知道她的事情的。有时候明明觉得他不过是个任的孩子,可是有些时候又觉得他明得有些过头。

    “苏老师,走吧。”

    郗箫韶作势就要拿过苏桐的包,苏桐拒绝,这里是学校要是让人看见了影响不好。

    郗箫韶也不勉强。

    到了停车场,郗箫韶才拿过苏桐的包,苏桐见这里没什么人,也不和郗箫韶争。只是看不出来,他还是个体贴的人。

    郗箫韶道:“去哪里?”

    苏桐靠在车上,不理他。

    郗箫韶看着喷㊣(2)火的苏桐,笑意悠然,最后车子在一家很普通的餐馆门口停下。

    “吃什么?”

    苏桐闹完别扭,现在的确是有些饿了。萧扬是个注重品质的人,通常去的都是上档次的地方,所以她几乎没点过菜。现在郗箫韶问苏桐还有几分不适应,不过倒是能随口说出一道菜来。

    “你喜欢吃鱼?”郗箫韶点完菜,笑着说。

    苏桐不否认。

    一顿饭下来,两人说说笑笑倒也颇为愉悦。

    下午的时候,郗画梅想起林雪所说的话,心中疑惑,郗箫韶怎么会和苏桐走到一块?郗画梅拿起电话,打给了学校。

    虽然郗画梅是医院的副院长,但是S大的人却都知道她,因为这里的两栋楼都是秦家捐赠的,而秦大公子又是他们S大的风云人物,加上郗家的势力,自然对她交代的事情也都上心。

    虽然很多学校都说是公有化,但是没有民间的赞助,许多东西只靠公家的那些钱本不够,更何况那些钱往往是雁过拔毛,真正要靠的还是这些人。他们的地位就跟学校的董事一样,学校的领导不会傻傻的去得罪。

    电话接到人文学院,一查郗画梅才知道,苏桐居然当了化工学院的助教!

    怪不得他们会在一起,果然是那个女人教出来的女人,就连做的事情都没什么两样!郗画梅冷脸的挂上电话。

    “郗箫韶,你以后不要来人文院办找我,让人看到了对你我都不好。”下车的时候,苏桐说了一句。

    郗箫韶脸色微敛,笑容消失不再。

    难道她觉得他只会给她带来麻烦吗?还是说她的眼里还是只有秦萧扬。

    苏桐见郗箫韶没理他,只当他小孩子脾气,“我走了!”

    苏桐刚下车,郗箫韶直接开车走人。

    0059找男人吗?(加更3)

    那日郗箫韶的样子,苏桐只以为是他闹小孩子脾气,也没有怎么在意。

    可是几天过去,郗箫韶都没有来上课,苏桐点了好几次名都没有点到他。身为助教,她有责任保证学生都到场,苏桐拿出手机给郗箫韶打电话,可是电话通了郗箫韶就是不接。

    吴教授还记得上次郗箫韶的表现,正觉得他是可造之才,这连续几天都没来,吴教授也不乐意了。

    “苏桐,你去把郗箫韶给我找来。”

    苏桐拿出花名册来,结果他郗大少爷除了名字以外,什么都没有!

    什么人啊,自以为是国家重要领导人吗,连别都没有!

    如果是平常人,电话打不通大可以来一次家纺,再损一点直接告诉家长,就不信家里人还治不了,可如今什么消息都没有,叫她从哪里找起。

    苏桐叹了口气,拿起新生晚会的策划名单来,微微发愣。

    秦萧扬人如其名,在音乐方面几乎都有涉及,尤其是萧,新生晚会上,总会听到秦萧扬的箫声,当然,还有林雪的钢琴声。

    苏桐看着名册,心里烦躁。

    很少人知道她苏桐也会弹琴,很少人知道她苏桐的琴声一点都不起林雪差。可是三年来,她从没有上过台,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不想,不想和林雪一起被人比较㊣(2)。

    有时候秦萧扬也会和林雪合奏,那是她会选择在后台帮忙,不去听不去看。

    她就是这么一个小气的人。

    她只希望自己喜欢的人也只喜欢她,希望他能陪伴在自己身边,希望他能在让她安心。苏桐烦躁的将节目单收起来,该死的郗箫韶!

    他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三天过去,苏桐还是没有看到郗箫韶。

    已经一个礼拜了,按照学校的规定,普通人早回被勒令退学了。

    电话铃声响起,苏桐神经一怔,连忙手忙脚乱的翻自己的包包。

    “小桐。”

    原来是苗苗,苏桐有些失望。

    “苗苗,怎么,打算过来帮我忙了?”苏桐调侃,这个毛苗一听说她是新生晚会的策划人,就跑得连尾巴都不见。

    毛苗笑得很卑微道:“嘿嘿,你知道的,我不适合那种地方,那种地方人太多,东西也多。”

    苏桐翻了个白眼,道:“毛天师,请你记住你的身份好不好,说这种话你也不嫌丢人。”

    “是是,丢人,没关系,只丢我的人。只要不丢苏老师的人就好。”

    “找我什么事,赶紧说,不说我挂了。”苏桐没好气的出声威胁。

    毛苗贼兮兮道:“小桐,你今晚有没有空啊?”

    苏桐眼角一抽,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没空”

    “小桐,你别骗我了,我早就打听清楚了,今晚策划部放假,吴教授那边也没事。”毛苗说得得意。

    苏桐本来是真的在骗毛苗的,不过毛苗一个电话倒是提醒了她,她还有一个地方可以找郗箫韶。

    “今晚不行,我要去‘陷阱’找人。”

    “找男人吗!?”

    电话里,毛苗的声音鬼哭狼嚎的,苏桐忍不住将电话拿远。

    0060赌什么(加更4)

    “是啊是啊,找男人,你要不要来?”在身边有一群厚脸皮的带领下,苏桐说出这种话也显得无比自然。

    “好啊好啊。”毛苗开始流口水,完全忘了自己打电话的初衷。

    苏桐暗暗握爪,毛苗果然上钩了。

    “拿好,今晚九点半‘陷阱’见!拜拜”苏桐眼明手快的挂电话。

    有人说过,朋友就是用来卖的,她很同意。

    毛苗愕然的看着电话,怎么到最后是她跟着她跑,而不是她跟着她跑?不是应该她跟着她跑的吗?

    段萧明觉得如果他再不找个地方发泄毒瘾的话,他一定会疯掉的。

    上次进了诺亚方舟,明明已经看到赌桌了,可是却没能上去赌两把,这一点让他很介怀。段萧明公然甩开一身后的人,靠自己还算利落的身手,放了一群董事的鸽子。

    ‘寻他’是一家同恋吧,段萧明在美国待久了,对这种事情也持开放态度。听说‘寻他’最近来了一个赌神,很多人都被吸引了过去,他今天就是来探探情况的。

    段萧明玩的是德州扑克牌。

    就是电视港片里经常演的那种能耍帅的打发,如果不明白请想象一下周润发大哥。

    德州扑克一共有52张扑克牌,没有王牌。每个玩家分两张牌作为“底牌”,五张由荷官陆续朝上发㊣(2)出的公共牌。在牌局开始的时候,每个玩家都会发得两张面朝下的底牌。在经过所有的押注圈以后,若仍不能分出胜负,游戏则会进入“摊牌”阶段,也就是让所剩的玩家亮出各自的底牌以较高下,持大牌者获胜。《感谢百度大婶》

    德州扑克是一种技巧非常强的扑克游戏,有一定的运气成分,但玩家之间主要还是要靠斗智力、耍手腕、动脑筋,学会容易,但是玩不容易,因此吸引了很多人。

    段萧明说明来意后,经过身份检查,便有人引他去了后座。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在玩了,段萧明这边的赌客公共牌是梅花2、方块9和黑桃K,他看到他的底牌有一张是一张梅花9,如果另一张梅花J,那么再来一张Q就能连成顺子。这样他有很大的赢面,不过也很有可能输,因为已经凑不出同花了。

    从段萧明的角度看,那个拿牌的人手法极其漂亮,修长指骨分明的手拿着牌,浑身透着慵懒,看起来似乎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输。

    那张牌段萧明想看,但是那个人似乎知道他想看一眼,死活挡住。

    段萧明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吸引住的,总之他就那样干着急的站在后面,然后看着荷官又发了一张牌。

    糟糕,对面那个人不会是同花顺吧!

    直觉的,段萧明觉得他这边的这人才是个中高手,他不希望他就这样输掉。

    “厉害,又赢了!”

    对面那个人明明差一张牌就是同花顺了,可惜最后一张是红桃K,而不是红桃J。

    段萧明心里跃跃欲试,在没有人上去挑战的时候,他坐在了位置上。

    “我来。”

    男人笑了笑,道:“好啊。”

    段萧明愣住。

    “这次我们赌什么?”

    男人长相英俊,鼻梁高挺,双眸温柔的看着段萧明。


51-6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