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61-70


    0061她会是我的(加更5)

    ‘陷阱’

    毛苗和苏桐进来的时候,正是DJ将气氛弄到最疯狂的时候。看到DJ指尖华丽的飞舞,苏桐忍不住有些着迷。

    一个巴丽在台上跳着妖娆的钢管舞,台下的男人微微有些疯狂,不过并没有电视里常见的暗中吹口哨举动,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自己心中的想法,可碍于身份却都没有怎么表现出来。

    即使有上去要有什么动作的,也会被‘陷阱’的人拦住。

    苏桐一直觉得‘陷阱’跟别的不一样,在这里可以疯狂,但是不可以无序。

    “小桐,有男人走过来了。”

    毛苗拉拉了苏桐的袖子。

    苏桐无语看去,灯光此时暗下来,她看不清楚男人的长相,可是身影看起来有些熟悉。

    “你说他是冲我们两个谁来的?”毛苗小声嘀咕,然后故意挺直了。

    苏桐掐了毛苗一把,让她弯下了腰。

    “两位小姐,不知我有没有荣幸请你们喝一杯。”

    男人的声音低沉,语气不带丝毫轻佻,举止投足见也像位十足的绅士,脸上的笑容舒适,让人不禁有好感。

    “你是上次喝皇家礼的那个人。”毛苗心直口快的说出来。

    男人笑了笑,大方道:“我姓蒋,名槿澜,和苏小姐应该算是旧识了。”

    苏桐惊㊣(2)讶的看着蒋槿澜,没想到他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毛苗看着两人,觉得似乎有些粉红色的泡泡要冒出来。为什么每次苏桐遇到帅哥的时候,她都不在她身边。

    毛苗有些哀怨。

    不过她可不做电灯泡,所以在三人坐下没多久,毛苗就借口溜掉了。随后坐在吧台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每一个经过的男人,调酒师有些郁结,因为她独独没有看他。

    郗箫韶来到‘陷阱’的时候,苏桐已经喝得两颊微红,美眸潋滟,双唇泛着水泽,而她眼前的男人显然眸色有些不对。

    等苏桐起身上洗手间的时候,郗箫韶走到苏桐的位置坐下。

    蒋槿澜挑眉,有些疑惑这位不请自来的美少年。

    “不许你碰桐桐。”

    蒋槿澜沾了一口皇家礼,道:“我认识她的时间不比你少,你认识她的那天我也在。”

    那天她在吧外讲电话,绚丽的灯光都没有遮住她的光芒,浓妆妩媚长裙柔美,当时他也在,只是他在树下,而他在里面。

    不同的是,那天晚上他没有鼓起勇气和苏桐打招呼。

    蓝宝石的光芒闪过,郗箫韶抬头,嗤笑道:“那又怎么样?”他的老师只能是他的。

    “我也有平等竞争的权利。”

    郗箫韶有几分慵懒的靠在卡座上,优雅得像一只豹子。

    郗萧韶一脸自信道:“她会是我的。”

    苏桐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到有人从她的位置上起来,以为是蒋槿澜的朋友,她也没在意。等走近了看才知道,那个人居然是郗箫韶。

    这个死孩子,她总算是找到他了!

    他再不出现,吴教授非把她交出去顶罪不可,他也不想想他郗箫韶什么身份!

    0062我在(加更6,万字更新!)

    “苏老师,好久不见。”郗箫韶说完,余光得意的扫了蒋槿澜一眼。

    苏桐美眸瞪着郗箫韶道:“你为什么不去学校上课?”

    蒋槿澜看到苏桐的反应,微微皱眉。

    郗箫韶理所当然的道:“我在等苏老师找我回去啊,苏老师怎么现在才来。”那双眼带着几分怨气。

    苏桐话一噎,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郗箫韶笑得像只战胜的优雅豹子。

    等苏桐反应过来这其中逻辑的不对后,郗箫韶已经和蒋槿澜说上话了。

    基于蒋槿澜在场,所以苏桐也不好发作。但是那双美眸每每看郗箫韶,都有几分不好的味道,让郗箫韶忍不住反省,是不是这次玩得太过头了。

    段萧明潇洒的从‘寻他’里走出来,脸上的不同寻常的红晕让风吹散,脚步自然清贵。

    “段先生,我们老板想请你喝一杯。”

    段萧明看着远处的车子,道:“不去。”

    谁知道他会不会做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来,本来他以为只有漂亮女人走在路上才是危险的,现在看来像他这么风流倜傥的男人走在路上也是危险的。

    以后一定要告诉三子,就他那张脸出来的时候一定要戴面具。

    现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那两人有些为难,段萧明不为所动。

    段家家训,凡段家子弟,不可受任何威逼利诱!

    车里的人似乎看出段萧明的不乐意,挥了一下手,拦住段萧明去向的人便退了下去,段萧明甩头走了。

    “BOSS,要不要派人再把段先生‘请回来。’”

    车里传来男子冷硬的声音,“不必了,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动他。”

    “是!”

    BOSS找了这个人两年,这次好不容易找到,难道就这么轻易的放他走?

    陷阱里,喝得差不多的时候,毛苗也回来了。

    “郗箫韶?”毛苗有些不肯定。

    郗箫韶知道毛苗是小桐的闺蜜,笑容得体有礼的道:“我是郗箫韶,这位一定是苏学姐经常提到的毛苗小姐吧?”

    毛苗揪了揪苏桐的衣服,很不争气的脸红了。

    苏桐气结,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生气。

    “毛苗,很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郗箫韶道:“我送你们吧,刚好我也要回学校。”

    苏桐要拒绝,毛苗飞速点头。

    这个重色轻友的。

    蒋槿澜看着苏桐三人,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回来出现在苏桐身边。

    郗箫韶将苏桐和毛苗送回宿舍,走的时候也是微笑的看两人上楼,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苏㊣(3)桐正觉得奇怪的时候,手机短信响起。

    “苏老师,这是晚安吻。”旁边还有一个红唇。

    苏桐无奈的笑了笑,收起手机。

    第二天,苏桐来到班级点名的时候,郗箫韶的位置上依旧是空的。

    “郗箫韶”苏桐没有抬头,心中只希望有奇迹出现。

    “苏老师,我在。”

    门口,蓝宝石闪着华丽的光芒,郗箫韶华丽如泉的声音响起,身后金色的光芒围绕,半长发丝桀骜飞扬。

    给读者的话:

    三少华丽丽的又出现了,喜欢三少的亲,给下收藏吧,要不金砖吧,要不票票?要不留言吧!

    0063苦涩

    “苏老师,我在。”

    门口,蓝宝石闪着华丽的光芒,郗箫韶华丽如泉的声音响起,身后金色的光芒围绕,半长发丝桀骜飞扬。

    郗箫韶站上讲台,对着苏桐道:“苏老师,我为给您带来的工作麻烦道歉。”

    那双眸深情款款看着苏桐,清亮华丽的嗓音就像醉人钢琴曲般,话语中的谦逊和神情上的暧昧,让苏桐不知该作何反应。

    “老师,所有人可都看着呢。”

    苏桐脸一红,这才想起自己是在讲台上。

    “郗箫韶同学,你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郗箫韶嘴角勾起,在苏桐看得见的视线里,从侧面看正经十足的脸上,露出莞尔笑容。

    “回去座位上吧。”

    看到这样的郗箫韶,苏桐忽然有些手足无措。

    点完名后,苏桐再一次落荒而逃。

    回到办公室,李明天奇怪的看着苏桐,见她似乎有几分魂不守舍。

    “苏桐,你没事吧?”

    苏桐摇了摇头,道:“没事”

    话是这样所,可是苏桐的电话铃声响起了许久,李明天都没看到苏桐有反应。

    “苏桐,你电话响了。”

    苏桐脸发烫,手忙脚乱的从包包里拿出手机,跑出办公室。

    那一串电话号码刺疼了苏桐的眼睛,即使她从手机上删去,可是过去三年她早已将它刻入脑海。

    他们已经半个月没有说话了,起初的几天秦萧扬每天都会给她几乎不下十个电话,可是她都没有接。后来,秦萧扬换成了每天三个电话。

    早午晚。

    今天提前了,苏桐说不清楚自己心中是怎么想的。这半个月来,每次想起秦萧扬,她的心都会痛。有时候心痛到她都无法呼吸,只能麻木的让自己去忘记。

    一曲《阳春白雪》每每都能让她想起站在樱花树下的男子,笑意幽然,温柔清澈的眼眸看着她,仿若看着整个世界。

    电话铃声停了。

    苏桐克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咸咸的,带着苦涩。

    她觉得自己已经配不上萧扬了,就在刚才她看着郗箫韶,对他的一言一语竟然毫无抵抗力。萧扬,萧扬,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面对你?

    苏桐靠着墙,看着那一片片发黄飘落的梧桐叶,视线模糊。

    “你哭了?”

    郗箫韶下完课过来,却看到苏桐靠在墙上,美丽的脸庞挂着泪珠,那泪珠就像小溪一样,不断的往下流,一滴一滴。

    苏桐看着郗箫韶,沙哑着声音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

    “我是喜欢萧扬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苏桐带着哭㊣(3)腔,字字指责。

    郗箫韶看着苏桐,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痛。

    他以为她去找他,就说明了她也是会想他的,原来不是。

    “在这里哭很丢人的,起来吧,换个地方哭。”郗箫韶轻柔笑着,苏桐没看到,那个俊美的少年眼中尽是受伤。

    “不要你管,你让我怎么面对萧扬。”苏桐声声斥责。

    郗箫韶要拉过苏桐的手顿时,脸上露出几分苦笑。

    “我们本不是一路人,你这样耍我,觉得好玩吗?”

    郗箫韶沉默,一向伶牙俐齿的他此刻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给读者的话:

    亲,怎么可以各种沉默。霸王可耻啊!掀桌子!

    0064相信我

    苏桐回到人文院办,看着策划书,手中不甘的将他们撕成碎片。

    一个身影站在窗外,蓝宝石的光芒闪过,半长的发丝飘动,听着女子的哭泣声,脚步渐渐走远。

    苏桐爬在桌上,苍白的小脸挂着泪珠。

    电话铃声响起,可桌上的人却没有睁开眼。

    一个半小时过去,苏桐睁开眼,哭过的眼睛有些干涩几乎睁不开眼看外面的阳光。

    苏桐打开手机,看到一条未读短信。

    “小桐,我在你楼下,能来见我吗?”

    苏桐拿起包包,跑到楼下,那个面容如玉的男子正站在阳光下,朝她微微笑着。

    “小桐,你终于肯见我了。”秦萧扬难掩心中激动。

    “你一直在这里等着?”苏桐有些不敢置信。

    秦萧扬苦笑道:“你不见我,我就只能等了。”

    苏桐又急又气道:“傻瓜,你干嘛不上去找我!”

    秦萧扬苦笑道:“我怕你不愿意见我。”

    苏桐含着眼泪,脸上露出笑容。

    两个身影相伴的走远,直到樱花林才停下。楼上,一道目光跟着两人渐渐走远,眸中露出点点受伤。

    傻瓜,你只看见他等了你一个半小时,却不见我足足等了你两个半小时。

    郗箫韶摇了摇头,走出人文学院。

    因为秦萧扬身份的关系,S大里知道他们关系的人不多。依旧是那间简陋的饮料店,苏桐点了一杯红茶,而秦萧扬点了一杯水。

    秦萧扬开口道:“这半个月来我想了很多,有些话我想问你。”

    苏桐轻声应了一下。

    “那天雨里,我看到你和箫韶在一起。”秦萧扬此刻觉得自己的词汇匮乏。

    苏桐将红茶放下,道:“不止是上次,还有上上次,上上上次……”

    这些事情她不希望别人告诉他,她宁愿自己说出来。即使她已经配不上萧扬,她也要第一时间知道。

    秦萧扬听着苏桐的话,脸色变了又变,脑海中想起了那些照片。

    “什么,你今天没见到萧扬?”郗画梅听着林雪的电话,脸色变得难看。

    林雪道:“阿姨,也许是萧扬有事耽误了,一会我打电话给他。”

    空气中熏香萦绕,淡淡的梅香泛着清冷,郗画梅忍不住揉着自己的额头,这清冷的梅香都无法让她压下心里的波澜。

    “小雪,萧扬这孩子一向不会食言,你再等等。”

    林雪点了点头,一身白裙飘动,微笑着道:“我明白的阿姨,今晚我会和萧扬一起回去的。”

    郗画梅挂了电话,拿出当晚的照片,她该去找那个女人再好好谈谈了,上一次是她仁慈㊣(3),才会让这个女人又不知廉耻的来勾引她儿子!

    “萧扬,如果你觉得我配不上你,我也想让你亲自告诉我。”苏桐说完,静静的看着秦萧扬,等他开口。

    秦萧扬笑着道:“小桐,你是我认定一辈子的人,我相信你。再说,要说配不上,也该是我配不上你,毕竟我还是有婚约在身的人。”

    秦萧扬说得有些苦涩。

    苏桐知道,秦萧扬一向高傲,他的成果让所有人都忘了他有多努力。这样卑微的话,她还是第一次听到秦萧扬说。

    苏桐心里感动,微微一笑,道:“我们一起吃饭吧。”

    给读者的话:

    亲,别激动。没有更大的刺激,桐桐岂能果断分手!要相信,光明就要来了。嗷嗷,别霸王啊,亲

    0065撂倒

    齐木北第十次被撂倒。

    郗箫韶只微微喘息,指着剩下两个人道:“你们俩,再来!”

    齐木北无论如何是起不来了,他刚才爬起来都是勉强,完全就是当沙包的料。

    “尽然!”

    莫尽然连一抽,带动伤口让他人不住龇牙,“三少,你这是欲求不满吗?让兄弟几个为你找几个嫩模消消火好了。”

    郗箫韶一记左勾拳将莫尽然狠狠的撂在地上!

    “尽然,你真是不会说话,三少的样子分明是春风正得意。”

    啪!

    一记右勾拳,梁英杰光荣的面朝下倒地。

    “三少,那个佛山无影腿漂亮啊。”齐木北说风凉话。

    “过来,我教你。”

    齐木北招架不住,连忙呼救,“别、别、别……然子,英子!救命啊!三少,我错了……我错了……哎呦!”

    莫尽然和梁英杰看着,都觉得疼。不过这个时候谁上去谁是笨蛋,三少是自小真枪实弹喂出来,他们不过是小打小闹,细皮嫩的哪里受得住。

    打了一会,郗箫韶终于累了躺在地上喘息。

    莫尽然满脸同情的看着齐木北,一个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拿着手机过来给他,一看是自家老大的电话,莫尽然忍着痛走到角落。

    “爸,我现在回不去。”

    “恩,我正和三少在一起呢。”

    “知道了,我会找机会探三少口风的。”

    “爸,你也别催太紧了,这件事毕竟不像上次那件事那么容易。”

    “恩恩,我知道。放心吧,三少知道上次那件事是你做的,你放心吧。”

    电话那头又说了几句,莫尽然都是压低着声音回答,见郗箫韶站起来连忙挂了电话过来。

    晚上苏桐回到宿舍,毛苗正坐在电脑前看僵尸片。

    电影里,林正英演的毛家道士正用一把桃木剑从天灵刺入僵尸体内,随后那个僵尸哀嚎了几声倒在地上嗝屁了。

    毛苗看得津津有味,宿舍关着灯乌起码黑。

    苏桐打开灯,骤然而来的光亮让毛苗差点没从椅子上滚下来。

    “吓死我了!”

    苏桐心想能吓死你才怪,笑着道:“怎么还没睡?”

    毛苗紧紧盯着电脑里那倒在地上的僵尸看,许久才悠悠然道:“这个演僵尸的人真敬业,死了那么久了连动都没动一下。”

    苏桐囧。

    毛苗的看点果然跟别人不一样。

    毛苗关掉电脑,这才想起来苏桐问了她什么。

    “小桐,我打你电话你一直关机,张老师让我告诉你,她那份学校新生晚会的策划书丢了,让你把你的那份复印一下,然后㊣(3)交给她。”

    苏桐点了点头,随后脸顿时成苦瓜样。

    毛苗下了一跳道:“小桐,怎么了?”

    “我、我那份,被我撕了。”策划书不比其它,一个晚上重新写一份的可能几乎没有。

    毛苗也跟着成了苦瓜脸,“我听说,张老师不是什么善茬,她当着我的面说很着急的明天要。”

    苏桐抓起包包跑出了宿舍,她今天撕的时候那些碎片应该还在休息室的。

    苏桐霍的一下子打开休息室的门,愕然的发现一个身影正坐在休息室里,神情认真手中拿着胶水一小片一小片的沾着策划书。

    给读者的话:

    本来握爪日更1W的,泪流满面,亲居然留言都不肯+_+。。。掀桌子,果断滚去睡觉

    0066浑身是伤

    郗箫韶没想到大晚上了苏桐还会过来,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他本来想贴好了偷偷放着就好的。

    “你……”苏桐咬唇,一时间竟然什么也说不出。

    郗箫韶放下胶,俊脸微红道:“反正我睡不着,所以就无聊顺便过来看看。”

    苏桐听到郗箫韶这样说,只觉得满心愧疚。

    “今天,对不起。”

    郗箫韶一楞,见苏桐低头咬唇,白皙的侧脸柔弱妩媚。

    “今天有什么事情发生吗?”郗箫韶此时已经恢复了狐狸样,打趣说着。

    “去!”苏桐放下包,尴尬的气氛就这样消失。

    “你粘到哪里了?”

    “第三页。”

    “我要是不来,你一个人粘到天亮也弄不完。”

    “那正好,我本来就打算今晚不睡觉的。”

    “好端端的干嘛不睡觉,对身体不好。”

    “今天被人伤透了心,哪有心情睡觉。”

    “郗箫韶!你给我正经一点!”

    “好好好,我就是觉得这碎纸放着破坏环境,所以忍不住想把它们粘起来。”

    “你就满嘴跑火车吧你,你要是今晚不睡觉,明天怎么去上课。”

    “……我打算明天不去的。”

    苏桐果断的拿包砸了过去。

    然后一阵哀嚎的声音响起,顺便还有一道纸张破碎的声音。

    “……苏老师,这是我一个晚上的成果。”

    “你都知道我是老师,所以我命令你重新再粘一遍。”苏桐很厚颜无耻。

    “是,老师。只是老师不知道打算怎么报答我?”

    “你郗大少爷还缺什么?”

    “我缺一个给我暖床的人,以前的少爷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都有自己的暖床丫头,所以我想……我就是想想。”

    “……”

    天快亮的时候两人终于大功告成,郗箫韶第一个醒来,阳光洒下,窗外梧桐树吡诉郑髦挚啾+_+


61-7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