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71-80


    0071苏棋兰

    苏桐本来觉得不合适,而是经不住张老师劝说,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跟张老师来到薛家。

    “小桐,来,我们坐这边。”

    小桐两个字让角落处的两人同时抬眼看去。

    苏桐走进来,看到的是一身白色衬衫的秦萧扬和一身白色长裙的林雪相视而坐,两人愕然的看着她,才子佳人。

    “小桐,怎么不过来。”

    苏桐将视线漠然的转回来,在张老师所指的位置坐下。

    苏启兰今日难得的休息,坐在小院中手捏着棋子思绪不受控制的回到了那个还年少的时光。

    “棋兰,听说你的棋下得是最好的,和我下下吧?”

    那个时候他们都在军区工作,她是宣传部的成员文艺兵,一天从团里出来,郗凯国拦住了她。

    年轻气盛的她,不屑的瞪了郗凯国一眼,凉凉道:“就凭你,没兴趣。”

    “没关系,有趣就行了。”

    她当时一时没听明白,事后才缓缓听懂。那时,他们已经不知道一起下了多少盘棋了。毫无例外的,他都败得一塌糊涂。

    她从没见过有人这么执着,一个大男人天天都惨败给她,却还天天来。原本还有兴致在旁边看的人,早已经失了兴致。

    “喂,这样输,你不怕丢人?”

    “嘿嘿不怕,输给自己老婆有什么怕的。”

    郗凯国说得自然,她却面红耳赤。

    “棋兰,这么多年过去了,难得你还有下棋的习惯。”

    郗画梅声音的出现,打断了苏启兰的回忆。手中的棋子落地,碎成两半。看起来卑微无用。

    “你今天来做什么?”苏启兰坐着,淡淡出声。

    郗画梅走过去,一脸嫌弃,也没有坐的打算。

    “我今天来是想让你好好管教你女儿的。”

    说别的可以,但是提到苏桐却是苏启兰最大的骄傲,她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被人这样指责。

    “我想小桐的事情不用你多费心,她很好。”

    “是,你是把她管教得很好,她勾引男人的手段就跟你当年一样好!”郗画梅几乎要吼出声来。

    当年苏棋兰差点破坏了郗家和段家的交情,让郗济国和孙香琴至今还对苏棋兰这个名字愤怒不已。

    苏启兰脸色微白,却冷嘲的道:“那也是因为你没管教好你儿子!这几年我看在眼里,是你儿子缠着我女儿不放!要说管教的话,我还想请你好好的管教你儿子!”

    郗画梅脸色比苏启兰更加难看,她当然知道是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可是她不甘心,不甘心每次都是因为苏家的女人。

    她是何等骄傲的人,却因为自己儿子不听话,㊣(3)让人说得哑口无言。

    苏启兰将那两半棋子捡起来,站着冷冷的道:“我这里不欢迎你,麻烦你走!”

    郗画梅看着苏启兰转身进房中,气得一向镇定的面容有些扭曲。

    苏启兰走入屋里,听到棋子被人扫落在地。

    苏桐和张老师吃完,走出薛家,远远的看到秦萧扬和林雪正在不远处等她。

    “张老师,我还有点事,晚一点再回院办找您。”

    张老师也是过来人,早已看出了点点端倪,也没说什么便自己先走了。

    给读者的话:

    亲,我是要金砖好呢,还是要金砖好呢,还是要金砖好呢?看,我都没脾气了(╯)╭

    0072齐萧迪

    见张老师一走,秦萧扬便大步的走过来。林雪跟在秦萧扬身后,费力的小跑。

    “小桐,你听我解释。”

    苏桐微微睁开秦萧扬握着她的手,淡淡道:“你说,我听着。”

    林雪这时才跟上来,连忙开口道:“苏桐,你误会了,我和萧扬没什么的。”

    苏桐看着林雪,一身素白如仙子,秦萧扬白色衬衫,冷俊的容颜尘嚣不染,看起来她就像个局外人,一个多余的人。

    “萧扬,这里不适合说话,我们换个地方吧。”林雪看了看周围,出声提醒。

    秦萧扬这才发觉,便轻声的让小桐和他去了旁边的饮料店。

    这一刻苏桐才知道,她不断的弥漫在心中的失望是什么。

    她和秦萧扬在一起三年,在公开场合没有牵过手,除了周围走得极近的人,不然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就连偶尔说话,都要担心被人发现。

    自从那次电话摔坏了以后,他们仅有的联系方式就消失了,就好像天地间再也找不到他一样。只是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他们互相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一直在等,等秦萧扬像当年樱花树下一样,为她再冲动一次。

    “小桐,萧扬和我打算假装订婚,拖延一段时间好好劝劝郗阿姨的。”林雪小声的说着。

    苏桐看着林雪,觉得她很可怜。

    这个打算,为什么不是萧扬亲口告诉她。

    秦萧扬拉起苏桐的手,道:“小桐,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劝服我妈的。”

    苏桐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个冷俊的男子紧张的拉着她,她心软了。就如这过去三年,他每次夜里给她打电话,告诉她他想她一样。

    林雪看着两人的手,心如刀割。

    心里的点点不甘从心底跑了出来,她比苏桐多爱了他十几年,凭什么最后退出的是她!她不甘心。

    “你们好好聊聊,我先走了。”

    林雪走后,秦萧扬跟苏桐说了很多,苏桐都是静静听着,时不时的微微一笑,几声附和。

    郗箫韶拿着笔,修长的握着手轻轻勾勒,构图结束,一个女子的容颜展现。油彩被那双手娴熟的上色,郗箫韶口中叼着一只画笔,一旁的调色盘里颜色五彩缤纷。

    “三哥,你在画什么,都画了一天了。”

    视频里,齐萧笛好奇的睁大眼睛,奈何电脑视频范围有限,他没办法看清郗箫韶在画什么,只能着急着干瞪眼。

    齐萧笛,名门五公子之一,也是最后一个萧字辈成员。

    齐萧笛的爷爷齐天青和郗济国是革命老战友,两人十五年前才取得联系,那时齐萧笛刚好出生,就也占了一个萧字。㊣(3)

    齐萧笛自小在英国长大,满嘴的鸟语,对中国古文化倒是近乎痴迷,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洋人哪懂得什么是风雅,要论风雅文化还是要看中国。

    齐萧笛虽然现在才十五岁,但是已经在考古界颇有声名了,他最擅长的是鉴定唐朝的古玩。总之,萧字辈里,他才是最畸形的。

    “画好了!”郗箫韶扔掉画笔,嘴角勾起,笑得像只偷食的狐狸。

    “我要看,我要看!”齐萧笛在视频里大喊。

    郗箫韶耳微红,用鸟语说着道:“小孩子不懂别嘴!你那边很晚了,该睡觉了!”啪,掐掉视频,丝毫不愧疚某个小孩陪了他一整天。

    “桐桐,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看着自己画的画,郗箫韶双颊泛红,身体微微发热。

    给读者的话:

    齐萧迪,最后一个萧字辈。

    我没脾气,霸王不可耻,默念一万遍中……掀桌子!

    0073恨其不兴

    省军区大院,门口的石狮子威武狰狞,内外好几层岗哨让这个地方显得更加神秘。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木都颇为讲究,平常人来了这里,只怕会以为自己穿越了。

    “,有没有想念孙儿啊?”

    孙香琴本已是风霜白发,这一刻却笑得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候。

    “曹先生说那贾府的宝玉是天降的顽石,我看你才是!”曹先生是孙香琴对曹雪芹的敬称,书香世家一向对文人敬重。

    郗箫韶扶着孙香琴坐下,玩世不恭的道:“那孙儿倒是愿意在那太虚幻境中不出来,这样乐得自在潇洒。”

    孙香琴抿唇轻笑,对郗箫韶仿似孩子的话语也没放在心上。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只羡鸳鸯不羡仙!”

    孙香琴道:“好了,我说不过你,好久没听你吹萧了,什么时候再给来一曲啊。”

    郗箫韶的萧是孙香琴的最爱,谁说她的孙儿不学无术,这萧啊,就已经是无人能比了。可惜从这孩子上大学后,就再也不肯吹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之后问他原因,他只来了一句,以后只为知己吹箫一曲。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郗箫韶煞有其事的摇摇头道:“不了,萧声带殇,孙儿今日给来一出新奇的。”

    “哦,有什么?”孙香琴忍不住好奇。

    郗箫韶神秘道:“先闭上眼睛,孙儿吹几下,看能不能听出来。”

    音符一起,清脆的乐声嘹亮悠扬,时而却又低沉婉转,音色优美。曲乐多变,时而如清笛作响,又时而如鼓瑟鸣耳。

    “呦,三子,你什么时候学的陶笛。”

    千年风雅陶笛,早富盛名。

    孙香琴听得入迷,竟也忘了要猜,林萧音声音传来了才惊醒过来。

    “箫韶,来,过来,把那陶笛拿给看看。”

    郗箫韶踹了林萧音一脚,才道:“,别理四儿这个不识货的,这是埙,哪里是陶笛。”

    “埙?”

    段萧明也伸出脑袋,他也以为是陶笛呢。

    郗箫韶得意洋洋的道:“陶笛是产自意大利的,你们可看清楚这后面可没有哨口。”

    时常说的千年风雅陶笛,该说的是埙才对。只是国人被洋货洗脑,也有点分不清自己的东西。郗箫韶倒是觉得,这中国的埙不知道比陶笛风雅多少倍。

    林雪站在一旁,笑着道:“箫韶,这埙寻常百姓学学就好,你学来做什么?”埙通俗易学,即使没有音乐基础,也可以多练掌握,自然入不了林雪的眼。

    秦萧扬淡漠的看着郗箫韶,心中亦同意林雪的看法。

    孙香琴却板着脸,正㊣(3)色道:“这寻常百姓都知道的东西,你们却反而不知道,这叫孤陋寡闻!我看百姓寻常家留下的,那才是真正中国文化传承的东西,你们更应该好好学。钢琴再好,也比不上这一方古琴。”

    林雪身子一缩,哪里想到不过是一句话,却会让孙香琴这么大反应。

    郗箫韶见大家脸色都有些不对,连忙亲昵的搂着孙香琴,顽皮的道:“好,孙儿从今日起就丢了钢琴,以后只当那翩翩如玉的公子,为弹得一方古琴。”

    本是沉重的气氛,因为这一句顿时笑声四起,就连孙香琴都没忍住。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

    郗箫韶知道,孙香琴不过是痛惜中国文化流失,子孙眼里只有洋人之物罢了。音乐无国界,孙香琴虽然出身传统书香世家,但这个道理又何尝不懂。

    0074吹箫(加更1)

    用过晚膳后,郗箫韶来到庭院里,摘得一片夹竹桃,放在唇上轻轻吹着。

    “三子,你还记得这个啊。”

    林萧音也摘了一片夹竹桃,放在唇上,和郗箫韶吹得一样的曲子。

    郗箫韶睨着林萧音,笑着道:“自然记得,再怎么说这也是本少爷亲自写的曲子。”

    林萧音因为郗箫韶的厚脸皮,甩手丢掉口中的竹扬响起。

    《词谱》卷二十五引《列仙传拾遗》:“萧史善吹箫,作鸾凤之响。秦穆公有女弄玉,善吹箫,公以妻之,遂教弄玉作凤鸣。居十数年,凤凰来止。公为作凤台,夫妇止其上。数年,弄玉乘凤,萧史乘龙去。”

    凤凰台上,萧史以萧乐博得秦穆公小女儿弄玉芳心,婚后萧史执手教弄玉吹箫,两人神仙眷侣让世人艳羡不已。

    苏桐听着萧曲,脸微红。

    郗箫韶知道苏桐明白他吹这首萧曲的意思,双眸含笑,修长指尖轻点,优美的萧曲节奏加快,顿时变得轻快欢乐。

    随着曲风的转变,缠绵的空气缓缓散开,透出几分清新畅快。

    郗箫韶吹完,手执着萧把玩。

    苏桐笑着道:“你这个样子倒是有㊣(2)几分乐师的风骨。”

    翩翩长发半垂,执手玩萧。

    “怎么样,是不是开始觉得我比秦萧扬好。”

    苏桐对于郗箫韶的臭屁报以翻白眼的态度。

    “你的脸皮还真是厚得没有上限。”

    “那也是因为面对桐桐,”郗箫韶露出几分羞涩的样子,仿若不谙世事的少年,委屈的道:“谁叫桐桐总是让人忍不住。”

    苏桐随手拿起策划书,朝郗箫韶砸了过去。

    郗箫韶稳稳记住,随后嬉皮笑脸的递给苏桐,让她继续砸。

    两人玩闹了一会,苏桐电话铃声响起。

    苏桐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怎么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妈”

    “小桐,我是你吴叔,你妈昏倒了,你快过来!”吴叔的声音很着急。

    苏桐挂完电话,郗箫韶已经替她拿起包,车钥匙也早已准备好。

    A大附属医院,苏启兰缓缓醒来,知道自己在A大附属后,便闹好要出院。吴叔正急得团团转,想不明白苏启兰都这个样子了,怎么还闹。

    “妈,妈!你怎么了?”

    苏启兰现在脸色苍白,看着苏桐道:“小桐,你告诉妈,你是不是没听妈的话!”苏启兰有些声嘶力竭。

    苏桐着急眼泪直直打转道:“妈,没有啊,妈,你先好好休息,我一定听话,妈。”

    郗箫韶不忍苏桐这样,开口道:“阿姨,苏老师最听您的话了,您也知道她的为人。”

    “是你?”

    郗箫韶得体的道:“苏阿姨,你好,我是苏老师的学生,我叫郗箫韶。”

    原来是郗家的人,难怪会有这一身的清贵之气。她上次看见他送小桐回来,就知道这人是大家养出来的人,没想到竟然是郗家!

    竟然是郗家!

    0077警告

    “小桐,我们走!”苏启兰看也没看郗箫韶,直接拉着苏桐就要走。

    “妈,你身体……”

    “我说走!”

    郗箫韶道:“苏阿姨,您现在身体不适应该先住院,否则苏老师无法安心的。”

    “我苏家的事情!不用你来管!”

    苏启兰声音冷厉,让苏桐和郗箫韶都怔住。

    “妈”

    “小桐,妈跟你说过多少次,这种世家公子我们招惹不起!你还说你听话!”

    苏桐记得眼泪都下来,她从来没有看过苏启兰这个样子,见郗箫韶还要说什么,苏桐赶紧将他推走。

    郗箫韶见苏桐都快哭成泪人,只能守在医院门口,却是无论如何不肯再离开。

    苏桐和苏启兰走出医院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入秋后天气转凉,苏桐正担心拦不到车,却看到医院门口一个身影倚在柱上,半长发丝桀骜,蓝宝石熠熠闪烁。

    “苏阿姨,让我送你们回去吧,现在那么晚了,你们多少不方便。”

    苏启兰冷着脸不回答。

    最后郗箫韶将苏桐三人送回去,苏启兰也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苏桐含着泪让郗箫韶先回去。

    晚上苏启兰在屋里休息,苏桐都不敢进去。

    吴叔拍了拍苏桐的肩,让她别担心。

    苏桐抱着肩,在房间里坐了一夜。双眼通红,越想越不甘心,凭什么她们与人无争,麻烦却还总是找上她们,让她们不得安生。

    苏桐拿出手机,今天妈会昏倒,医生说是受了刺激。妈不用上班,一定是有人来过,那个人苏桐就是用脚豆想也能想到是谁。

    “喂,小桐。”

    苏桐冷冷的道:“萧扬,我今天只想告诉你,如果你妈对我有意见的话,最好让她直接来找我,而不是来找我妈。她明知道我妈身体不好,还来刺激我妈!她到底安了什么心!”

    “小桐,苏阿姨没事吧?”

    “没事,只是我妈不愿意住院。”苏桐说完有些不甘心,心底仿佛无限悲伤,“萧扬,你妈有什么不满冲我苏桐来,她一个大人物不适合干这种打小报告的事。”

    秦萧扬微微皱眉,虽然知道是自己母亲做错了,但是苏桐这样说让他对苏桐微微有些失望。

    “我知道了,夜深了,小桐你早点休息吧。”

    “萧扬,这么晚了你还和说讲电话呢。”郗画梅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

    郗画梅猜也知道萧扬一定又是给那个贱女人打了。

    秦萧扬打开门,语气有些硬的道:“妈,你是不是去找苏阿姨了。”

    郗画梅冷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那个贱女人一定会告诉你。”

    ㊣(3)“妈,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妈你今天是不是和苏阿姨说了什么?”

    “萧扬!你这是在质问妈吗?!”郗画梅没想到秦萧扬居然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来责问她。

    “我不是这个意思,苏阿姨身体不好,妈你这样做会害了苏阿姨。”

    郗画梅道:“哼,她既然敢让她女儿做这种事,就该知道迟早会有人找上门!”

    “妈,我跟你说过了,我喜欢小桐,这辈子也只会喜欢小桐一个人。”

    “哼,喜欢,我看你本就不知道她这个人!你以为她有多好吗?!她不过是贪图富贵,勾引你不成,又去勾引郗箫韶!”

    给读者的话:

    桐桐对萧扬的态度,开始变了……亲们,收藏吧,给砖吧,给票票吧,霸王可耻啊!

    0078完胜

    “妈,小桐不是这样的人,她和箫韶只是师生关系。”秦萧扬劝着,心底却是有些底气不足的。

    “哼,师生关系,我看只有你才会以为他们是师生关系!你看看这些照片,这是我让私家侦探去拍的!”郗画梅说完,扔出一叠照片。

    “妈,你怎么能派人跟踪小桐呢?!”

    “我要是不派人跟她,你就会一直被蒙在鼓里!这种女人,萧扬,本就不值得你喜欢!”

    秦萧扬看着那些照片再也无力反驳其它,那照片上苏桐被郗箫韶紧紧抱在怀里,衣衫凌乱。女子脸颊含羞,美眸潋滟,那神情里有他未曾看过的风情。

    “萧扬,听妈的话,跟小雪订婚,等你们结婚后就什么都好了。”

    秦萧扬沉默道:“妈,我喜欢小桐,这一点是不会变的。”说完,秦萧扬将照片拿走,进了房间。

    郗画梅一边暗自怒自己儿子的不争气,另一边则希望林雪能够让萧扬喜欢,这样她就不用再心了。林雪这孩子也是不让人省心,动不动就想让她帮忙。自己喜欢的男人都看不住,别人怎么帮都是没用的。

    郗画梅转身进屋,看到墙上贴的婚纱照,神情有些黯然,今晚嘉磊又不会来住了。自从他升职了以后,就经常很晚回来,甚至不回来。

    第二天,苏桐早上出门的时候,刚走过拐弯处,就被人拉了过去。

    宝蓝色的光芒闪过,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唇舌已经被人堵上。

    火辣辣的吻让她有些发软,苏桐手抵着郗箫韶,软绵绵的推拒着,可是看起来美型的少年却将她牢牢的锁在自己和墙之间,膛厚实温暖。

    “苏老师,这个早安礼不错吧。”

    苏桐怒瞪了郗箫韶一眼,美眸含怒别有风情,看得郗箫韶又忍不住想继续。

    “你放手。”苏桐呼气微喘,郗箫韶的眸色转浓。

    “没良心的,人家昨晚可在这里守了你一夜。”

    苏桐没好气道:“我又没让你守。”话是这样说,可是心里却还是泛起丝丝感动。

    “也是,是学生我自作多情了。”

    听着郗箫韶哀怨的语气,苏桐忍不住笑了起来。

    “走了,还耍宝!”

    “遵命!”

    两人一前一后,最后苏桐选了一处吃早点的地方坐下。

    “这里就只有这些了,你要是吃不惯也没办法了。”

    郗箫韶嘴角勾起,苏桐的神情分明是等着看他笑话。郗箫韶端起那碗豆腐脑,几口解决,顺便又喊了一碗。

    苏桐用很古怪的眼神看着郗箫韶,直当他是外星人来溜地球。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否则别怪我㊣(3)做出坏事来。”

    老板娘将豆腐脑放下,郗箫韶冲人家彬彬有礼的说了句谢谢,清贵少年,华丽声线,让人家老板娘羞红了脸。

    苏桐无语的但了郗箫韶一眼,也跟着吃起了早点。

    “我送你。”

    “不用,我坐公车就好了。”

    “好啊,我也跟你坐公车。”

    “郗箫韶!”

    “我送你。”

    “……”

    最后的结果是郗箫韶完胜。

    给读者的话:

    桐华说,一个作者最大的幸福是文有人看,有人评论,有人订阅……看完后,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剧,泪流。果然,因为人家是大神吗。

    0079争执

    新生典礼一天天逼近,苏桐头大的发现能用的人居然越来越少。年轻的学弟学妹倒是都很积极,可是能派上用场的却很少。

    不知道任务是怎么分配的,最后苏桐居然成了场务负责人。

    舞台的布置和节目的编排全成了她的责任,苏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场务方面她本就一窍不通,更别提要领导了。

    苏桐音乐还懂一点,但是涉及到设计画画这些东西,就是手忙脚乱。

    大二的时候苏桐本着好学的态度,在校选课选课时报了素描。结果好不容易学会了构图,却总是犯反透视的错,同班同学里,就她反透视得最厉害。

    最后,苏桐光荣的收获了大学里最低的一次分数,63分.

    “学姐,这一幕的时候灯光从这个角度打,然后用三种颜色切换……”

    苏桐很认真的在听,最后紧皱起眉,道:“这不过是一场次的节目,如果灯光这样换的话,到时候记不记得住是一回事,看得人也会眼花缭乱。”

    “学姐,我想这里可以用画幕的形式。”

    苏桐有几分烦躁的打断道:“到时候是露天舞台,我们只能搭一次台,条件上不能这样换,到时候不知会弄乱布置,也会浪费许多不必要的材料。”

    苏桐手机响起,是张老师的电话。

    “你们再重新想想,我们的舞台大小和场地都要考虑进去。还有,这是新生晚会,别忘了和节目单上的节目想衬托。”

    苏桐出去接电话,立马有人将笔重重的摔在桌上。

    习小雨(大二)道:“真以为她是专家啊,还不是什么都不懂。真不知道张老师怎么会派一个策划部的人来做我们场务组的事情。”

    沈意幽(大二)道:“是啊,有本事她自己来设计,不会还说那么多风凉话。”

    聂思园(大三)冷声道:“大家别管她,我们自己设计我们的,反正到时候是张老师做决定又不是她!”

    陈起宋(大一)则尴尬的笑一笑,其实他们真的是设计得不够好。

    苏桐接完电话,心里不禁沉重起来。

    新生晚会本来是极其重要的事情,但是今天偏偏遇上了学校百年校庆,学生会这边本就挪不开人手,最后学校只能决定,让学生自己安排晚会,高年级的同学帮忙提点就好。这一点她又不能明说,否则传出去不知道新生们会怎么想。

    叮

    另一只手机响起,苏桐不用看也知道是郗箫韶这个死孩子。

    “苏老师,不知道有没有空一起吃顿饭。”

    苏桐看了眼休息室方向,道:“不了,中午我要整理一些资料。”如果不把往届做的拿出㊣(3)来,估计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些学弟学妹满脑袋都是那种明星演唱会的场景,本就不切实际。

    郗箫韶皱眉,听得出苏桐语气中的疲惫。

    “就算再忙也要吃饭吧,我去接你!”郗箫韶说完果断挂掉电话。

    苏桐大惊,郗箫韶要是过来,那一定会被误会的。

    “大家都先去休息吧,下午再过来。”

    几人刚走,郗箫韶就过来了。

    见苏桐不知正低头看着什么,郗箫韶进来的时候特地放轻脚步,那娟秀的眉头紧紧凝着,红唇微咬,郗箫韶邪恶的想,这种表情很像做某些事情的时候会有的。

    0080条件做我女朋友

    “这是你设计的?”得益于一米八几的身高,郗箫韶很容易就看清楚了苏桐手中的东西。

    苏桐转过头来,两眼放光的看着郗箫韶。

    郗箫韶嘴角勾起,显然很享受美人专注热切的注视。

    苏桐笑着道:“箫韶,你好像会很多东西?”

    软软的‘箫韶’两个字,让郗箫韶受用无穷。

    “苏老师,你还是第一次这样叫我呢。”

    苏桐脸一红,她刚才喊出来的时候,已经仿佛自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称呼上的变化。

    “你会不会这些?”

    郗箫韶发丝轻扬,桃花眼眸含笑玩味的道:“边吃边聊?”

    苏桐拿起包,迅速的道:“没问题!”

    吃饭的时候,郗箫韶特地为苏桐点了一条鱼,然后两人又要了一道青菜。

    “这里的剁椒鱼味道不错。”郗箫韶很殷勤的给苏桐夹菜。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吃鱼?苏桐不解,很配合的吃下。

    “箫韶,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郗箫韶朝苏桐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就是不说话,埋头苦吃。

    苏桐狠狠的戳了一下鱼嘴巴,那力道要是落到人身上,应该也挺疼。

    见苏桐将筷子放到嘴边,郗箫韶缓缓道:“苏老师,你是想间接接吻吗?”

    苏桐嘴里含着筷子,拔出来也不是放进去也不是。

    郗箫韶仿似故意的一般,用筷子很温柔的沾了一下鱼嘴巴,然后放入自己口中细细品尝。

    苏桐双颊泛红,因为郗箫韶这个样子看起来很像在猥亵那条鱼。

    “郗箫韶,我吃饱了,你可以回答了吧。”

    郗箫韶悠悠然的继续吃着,那意思就是,他大少爷还没吃饱。

    这个死孩子!

    “吃饱了。”在苏桐即将爆发的时候,郗箫韶终于放下筷子。

    “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老师请问。”郗箫韶正襟危坐。

    “……”苏桐陪笑着道:“你是不是会很多东西?”

    郗箫韶想了想,认真的点头。

    “那场务那些东西你觉得怎么样?”

    郗箫韶笑容一扬,俊美非凡,“那些东西嘛,不偏不巧正好是我最擅长的。”

    “你帮我?”苏桐问得底气不足。

    “好”

    那么好商量,苏桐心中疑惑。

    “条件是做我的女朋友。”

    苏桐笑容敛下,冷冷的看着郗箫韶。

    “对不起,我没时间陪你玩。”

    郗箫韶眯起眼睛,耳朵上的蓝宝石泛着冷光,狭长的眼眸闪过几分怒意,不过被极好的掩下。

    苏桐拿起包㊣(3),道:“学院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好,我送你。”

    “不用。”苏桐拒绝。

    郗箫韶没什么表示,只是跟在苏桐后面,送她回去。

    下午,苏桐拿着花名册来到化工学院点名,点到郗箫韶的时候,他很配合,没有以往的为难。

    “三少,今天怎么那么配合,是不是终于降服美人了?”莫尽然笑声调侃。

    郗箫韶似笑非笑的道:“放学后一起去俱乐部锻炼。”

    三人一听,立马一脸苦瓜样,上次‘被锻炼’的成果他们还记忆犹新呢。

    看来三少这次真的是欲求不满了。

    郗箫韶眼睛紧紧盯着那道身影,直到再也看不见。

    苏桐从后门经过的时候,身体都可以感受到那道紧紧追随着她的目光。


71-8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