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91-100


    0091相思意

    “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和小雪从小一起长大,她的事情我不能不管。”郗箫韶柔声解释。

    苏桐道:“郗箫韶!你放开我。你和林雪的事情我不关心,那是你们的事情,请你不要来骚扰我。如果你想玩的话,请你找别人!”

    郗箫韶俊容微敛,中莫名的气上来,道:“玩?!你一直以为我在玩?”

    苏桐微微一笑,道:“难道不是吗?我知道,是因为酒吧里我耍了你,让你觉得违逆了你大少爷的意,所以你觉得新奇,你只是一时兴起。我不会怪你,反正我从来也没有当真过,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干扰我!”

    郗箫韶眸中含怒,原来她一直都当自己是在玩。早知道她一直忽视他,但是没想到他做的所有事情在她看来都是在玩!

    “那你呢?”郗箫韶看着苏桐,愤愤的发问。

    苏桐微微一笑,不在意的道:“我?我从来没有招惹过你。”

    “没有?!”

    郗箫韶一手按住苏桐的手,一手夹住苏桐的下巴。他虽然看起来是美感少年,但是力量却是极大。

    “那这个呢”郗箫韶邪气的说完,随后一口吻住苏桐。

    该死!

    他想念死了这个味道,他的苏老师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美味。苏桐被郗箫韶扣住,丝毫反应不得。郗箫韶侵犯着她口中的每一处,温柔至极,让她想起了每一次的拥吻。

    郗箫韶察觉出苏桐的柔软,微微喘息,低着声音道:“你看,你并不是没感觉,不是吗?”

    苏桐一时清醒过来,怒瞪着郗箫韶。

    郗箫韶没想到苏桐居然这样看他,那眼中尽是控诉。

    “如果你对我真的没感觉,你怎么会回应我?!还是说你不过是在欲拒还迎,考验我的耐?”郗箫韶说着,低头就要再吻住苏桐的唇

    “郗箫韶!你混蛋!”苏桐用力甩开郗箫韶的手,眼中含着泪。

    “你给我滚!你滚!”

    郗箫韶看着这样的苏桐愣住了,她不再笑了,可是那眼中的泪却让他觉得心疼。郗箫韶心中尽是懊恼,他怎么可以这样伤害他的苏老师。

    关门的声音响起,苏桐靠在门上,身子滑下,靠在门上。将头埋在手臂里,眼泪默默流下。

    她到底在干什么,不是说好了,要笑着面对一切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手机铃声响起,苏桐一看是张老师。

    “……”

    “张老师,好的,我知道,你放心。”

    苏桐挂完电话,站起来擦干眼泪,趁着还没有下个去洗手间洗了一下脸,然后补了一点妆。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没㊣(3)有人会发现她眼中的红丝。

    人文院办

    聂思圆看着苏桐,眼中不屑的拿着自己所想的设计交上去。

    苏桐看了一眼,皱眉道:“你所负责的这部分节目属于古典类的表演,如果用这种灯光配合的话,会破坏气氛。而且这首《相思意》是比较缠绵的曲子,不适合在小品后衔接,会破坏气氛,最好是两个换一下顺序。”

    聂思圆冷冷的拿过,随后继续去修改。

    聂思圆走过的时候,看了习小雨一眼,示意她上去。

    给读者的话:

    选《相思意》是有原因滴,聪明的亲应该知道非想表达滴意思吧。

    0092不要只会嚼舌!

    习小雨点了点头,眼中闪过几分嘲讽,随后将东西叫过去,“学姐,这是我重新安排的场幕变化,你看看。”

    苏桐一直觉得习小雨是个不错的孩子,而且有上进心,所以看的时候也是极尽认真。

    苏桐看着小雨所写,皱起眉头道:“小雨,我上次说过了,一定要结合舞台的实际情况来设计,我们是在露天舞台上,这样做本不行!”

    习小雨什么也没说,种种的拿过自己的设计,然后不高兴的下去了。

    苏桐看着几个人,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她以往都是跟着看,并未自己亲手设计过。学妹学弟也都不熟悉,而她又找不到人帮忙。

    苏桐站起身,去外面透了几口气,想将心中的烦闷疏散掉。她知道这次的事情定然是有人故意刁难,她最擅长的音乐部分交给了别人,偏偏给她这最生疏的一部分。

    苏桐转身进休息室,只是还没进去就听到聂思圆他们在讨论她。

    “装得好像自己是专家一样,本就什么都不懂!哼,她懂什么是灯光吗?!她连想都想不出来怎么知道不行!”这是习小雨的声音。

    聂思圆道:“哼,她也不过是狐假虎威,我听说啊,如果她做不好这些的话,就会影响她的实习成绩,装腔作势!”

    沈意幽道:“哼,原来是让我们帮她完成实习任务!真是无耻,这种人要是进了学校,那S大不是什么人都能进了!”

    陈起宋觉得几人说得有些过分,忍不住开口道:“其实我觉得学姐说得也是有些道理的,毕竟我们都是新人,这些设计的确是有些欠缺。”

    “陈起宋,你什么意思!她就没说你,你当然这样替她说话。哼,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听说她还勾引过秦萧扬学长,不要脸,可惜秦萧扬学长和林雪学姐订婚了,没她的事情。”聂思圆冷嘲的说着。

    “聂学姐,你……”陈起宋突然停下,看着站在门口的苏桐。

    聂思圆见几人都变了脸色,也猜到一定是苏桐站在门口了。

    “哼,敢做就不要怕人说。”聂思圆嘲讽的说着。

    苏桐走过来,神情冰冷,高跟鞋的声音让习小雨等人有些胆颤。

    “学姐,我们、我们是无心的,你、你不要介意。”沈意幽先开口。

    苏桐站在聂思圆面前,冷冷的看着她,那周身的气势让聂思圆微微有些怯场。

    苏桐笑着道:“聂学妹,我知道你一向不服我。你一心想做负责人,可惜张老师选了我。”

    “聂学妹说得没错,勾引人的确是不要脸,尤其是还破坏人家家庭!自以为是公主,其实不过是私生女罢了!”

    ㊣(3)这两年她已经够忍耐聂思圆了,既然她不给她留余地,她何必一直退让!

    聂思圆变了脸,想反驳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口,最后哭出了声音。

    苏桐冷冷的道:“哼,哭,又是哭,聂思圆,你除了哭你还能做什么?!”

    “学姐……”习小雨有些害怕。

    苏桐深吸口气,道:“今天就做到这,你们都回去吧好好修改,明天再继续。”

    苏桐正要走,却见聂思圆走上来,指着她道:“那也是你妈自己没用,所以你们才会被赶出来!”

    苏桐冷笑,那眸中的光芒是从未有过的冰冷,“是吗?那为什么这些年每年你爸都不在家里过年?哼,你以为他是去了哪里?”

    聂思圆脸色惨白,不会的,爸是因为生意忙在国外回不来,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苏桐道:“如果你们不服我,大可以叫张老师换人,不要只会躲在背后嚼舌!”

    给读者的话:

    其实,桐桐身份和家世也很不简单,握爪,既然是高干文,就要做好恩怨纠葛的准备。么么所有乖乖的亲。

    0093不放

    苏桐走出人文学院,看着偌大的校园,突然不知道该去哪里。

    手机铃声传来,苏桐一看,是系主任的电话。苏桐不用猜也知道大概是什么事情,为了留校,她不敢轻易得罪她。

    苏桐知道她应该接,可是还是咬牙切了电话。

    苏桐走出S大,上了公车。公车上很挤,每个人神情不一,有疲惫,有兴奋,有不舍,还有……迷茫。

    苏桐看着公交车路过一个个风景,心中空荡荡的。

    她一直在努力,努力的走好每一步。大家都放纵的时候,她还是会约束自己。因为她知道,这一刻的快意很有可能会让以后后悔。

    自小妈为了不寄人篱下,拼命的辛苦工作,独自抚养她。

    为了不让妈心,她也习惯了当个乖乖女,学着承担事情。她的成绩一直很好,因为她知道这样会让妈在别人面前更好的抬起头。她是单亲家庭,是非多。如果她不比别人付出更大的努力,取得更好的结果,妈就会让人非议。

    这次留校的事情,虽然妈没说什么,但是她看得出来,妈很开心。

    “乘客朋友们,乌衣巷到了,请您从后门下车,下车请当心,开门请走好。”(……原谅我情不自禁的把这句话写全了,囧)

    公交车报着站,苏桐连忙下车。

    下车的时候一个不小心高跟鞋没有踩稳,苏桐脚崴了下去!

    剧痛从脚腕处传来,身后要下车的将早已不耐烦,苏桐拿着包包,小心翼翼的走到旁边让出道来。车上的人下车,公交车飞驰而去,灰尘扬了她一身。

    苏桐一时不备,被眯了眼,嘴巴也吸进了一些,苏桐忍不住咳嗽起来。

    有些撕心裂肺。

    听到喇叭声,苏桐投过指缝看了一眼,司机一脸焦急的踩刹车,对她忙挥手。

    苏桐想走,可是脚一动,身子就倒了下去!

    “危险!”

    郗箫韶一把拉过苏桐。

    他本来不想出现的,只是她看起来让他心疼。

    苏桐挣扎站起来,惊魂甫定,就推开郗箫韶的手,轻声道:“谢谢。”

    郗箫韶跟上苏桐,道:“你的脚都这样,不要逞强了!”

    苏桐抬眸看了郗箫韶一眼,那眼中的消沉悲伤让郗箫韶愣住。发丝凌乱,沾染上灰尘,身上的衣服也蹭到了东西,看起来很是狼狈。

    “郗箫韶,你放过我。”苏桐的声音很轻很轻。

    郗箫韶愣住,眸中闪过几分黯然。

    苏桐忍着脚痛走着,郗箫韶跟在她身后。丝毫不管自己停在路边的车已经妨碍了交通,正被人狂摁喇叭。

    走了几步,苏桐停了下来。

    ㊣(3)郗箫韶停住,只见苏桐将高跟鞋脱下来,然后光着脚走。路上的人频频侧目,一个职业套裙的美女,浑身狼狈,白皙的脚踩地,神情悠然自怡。

    郗箫韶嘴角微扬,他就知道他的苏老师内心其实也是任,不在乎别人目光的人。

    虽然校园里的她看起来文静乖巧,但是她骨子里的那点叛逆又怎么能掩饰得住,从某种程度上讲,其实他们是一类人。

    正因为早看出这一点,所以他忍不住的想挑逗她,看她为他放下伪装的样子。

    一个尖刺的东西扎进脚底,苏桐紧紧皱起眉。

    郗箫韶走过去一把抱起苏桐。

    “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下。”郗箫韶率先开口,进一步发挥他无赖的特质。

    苏桐冷着脸,美眸微怒的看着郗箫韶。

    郗箫韶低头看了苏桐一眼,微微皱眉,他的老师春光似乎有些跑了,将她放下来,朝一家店走去。

    苏桐以为郗箫韶终于放弃,抬脚往前走,没走几步却见郗箫韶拿着一件薄薄的外套出现。

    微风浮动,发丝轻扬。

    给读者的话:

    累死了=_=,先更这些,回来如果有力再加更。顶锅盖~郗萧韶很绕吗?萧跟箫,我打的时候还真大意,捂脸

    0094对不起

    郗箫韶道:“是我的错,我保证不动手动脚。”

    苏桐依旧冷着脸,朝前走。

    郗箫韶一把抱起苏桐,随后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盖好,套裙抱起来容易露点。我可不想你的好让被人看见。”

    饶是苏桐再冷脸,也还是忍不住耳泛红。

    “你不是说不动手动脚。”

    “那不一样,我说的动手动脚是另一种。”郗箫韶抱着苏桐,赖皮的解释。

    “你放我下来。”

    “不放!”郗箫韶眼眸含笑,坚决的说着。

    他可不傻,他才不会对这个女人放手。

    原来抱着自己喜欢的人是这种感觉,郗箫韶有些舍不得放手。

    苏桐看着郗箫韶轻车熟路的走进乌衣巷,脸上闪过几分不自然的神色。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顾及到苏桐的脚,郗箫韶会选择走错路,然后多多的占便宜。

    眼看就要进入乌衣巷,苏桐道:“你放下我,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郗箫韶笑容一滞,停下脚步深深的看了苏桐一眼,随后快步的走进乌衣巷。

    “你快放我下来!”苏桐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郗箫韶仿佛赌气一样,就是不放,任由苏桐挣扎。

    到门口的时候,苏桐有几分哀求的道:“你放我下来,我不想让我妈误会。”

    郗箫韶听到这一句,心中有些恨苏桐的没良心。但是终究是心软,那双含笑的美眸已经染上了点点泪花。

    “对不起。”郗箫韶心底微涩,放下苏桐。

    苏桐看着自家门口,没有进去,而是走到一旁将高跟鞋穿上。看了眼郗箫韶,咬牙的将头发解下来松开,然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拿出包里的小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

    郗箫韶本来是玩味的看着,见苏桐红着脸装作没事的整理,心疼了起来。

    他知道桐桐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在马路上即使再狼狈她都会高傲的走着,不让别人看出软弱。可是在自家门口,本该是修复伤口的地方,她却软弱得狼狈伪装。

    苏桐假装没有看到郗箫韶的眼神,转身走进家里。

    郗箫韶靠在墙上,看了眼旁边的房子,那里似乎是吴叔的家。看得出上次苏阿姨对他有成见,要想攻破苏阿姨,还是应该走‘曲线救国’的路线。

    苏桐走进家里,苏启兰正在准备晚饭。

    “妈,我回来了。”

    “桐桐,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苏启兰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苏桐朝墙上的镜子笑了笑,随后走进厨房。

    “今天没什么事我就早点回来了,妈,我来吧。”苏桐拿过苏启兰手中的东西。

    苏启兰道:“㊣(3)小桐,你在学校要好好干,你一个女孩子如果能留校的话,工作稳定有了保障,再找个人成家,妈就放心了。”

    “妈,你说什么呢。留校这种事情又不是我能说得算的。”苏桐仿似无意的开完笑,手中切着东西。

    “桐桐,妈可不许你这么没信心。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桐桐的能力我这个当妈的难道还不清楚吗?”

    苏桐笑了笑道:“妈,其实以我的成绩出去找一份好的工作并不难。”

    苏启兰道:“外面的工作哪有学校好,妈不希望你去还要和别人勾心斗角,处处看人脸色。桐桐,在学校好好干。”

    苏桐微微一笑。

    “小桐,刀,小心手!”

    给读者的话:

    真疼

    0095杯莫停

    嘶

    刀子切下去,手指上顿时有了一道血口。

    “桐桐,是不是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不小心。”

    苏桐将手拿到水下冲了冲,贴上邦迪。

    “哎呀,妈,还不是你跟我说话说的。能有什么事,好了,你出去外面等着吧,我一会就好了。”苏桐说着,嬉笑着将苏启兰推出去。

    苏启兰没好气的笑着走出厨房。

    厨房里,苏桐神情黯然,去外面工作的事情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向妈提起了,可是每次妈都是不赞同的反应。

    吃过晚饭,苏桐回到房间,拿出新生晚会的资料。想打电话给往届的学长帮忙,电话还没打就想起来那个学长已经去了日本。

    同届的各自都在忙实习,这样打扰他们不合适。

    苏桐不甘的打开资料,临阵磨枪不快也亮。

    ‘杯莫停’是S省的高档餐厅,这里是包厢都是会员制。如果不是身份足够的话,本拿不到这家店的卡。

    一走进‘杯莫停’,就会被它的设计所吸引。

    不同于的当下的餐厅,这里一进门就是一片小池塘,上面荷叶飘香,竹子摇曳沾上点点露珠。池中,花枝挺立绿叶摇摆,淡淡的水汽蒙着一层。

    园内古曲飘扬,一首杭州丝竹《霓裳曲》,温润典雅,清丽飘逸,如月色写照。

    竹帘半散,掀开猛然一看,毫无准备的会误以为闯入了仙家圣地。

    “三少,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我这里?”说话的是杯莫停的老板顾应景,此时他手中正拿着洞庭湖碧螺春,轻沾一口。

    “顾老板不欢迎吗?”

    “哪能啊,这杯莫停要是没有三少,也不会有今日的风光。”顾应景笑着道:“三少平时甚少来走动,今日来了不会是为了找我叙旧吧?”

    郗箫韶笑了笑,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桌上。

    “这是谁?”看着照片上的人,顾应景不解。

    郗箫韶慵懒的靠在坐上,手中的茶杯转动,道:“如果顾老板不知道这人是谁,那我倒是知道他是谁的人了。”这是跟在齐子明身边的人,上次动手的时候他就察觉出他们身手的不同。

    顾应景不动声色的放下茶杯,淡淡道:“哦,是谁的人?”

    “楚飞麟。”

    顾应景垂下的眸中闪过一道芒色,面上道:“也许吧,如果三少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派人去查。”

    “那就多谢顾老板了。”

    等郗箫韶走了,顾应景才拿起桌上照片,看着看着便陷入沉思,三年不见,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了。

    “老板。”

    敲门声传来,顾应景猛的惊醒,额头上已尽是㊣(3)冷汗。

    第二天,郗箫韶来到学校,才知道苏桐今天不来。想到她昨天扭伤了脚,郗箫韶有些不放心。

    “箫韶!”

    林雪早在门外,见郗箫韶出来,连忙迎上去。

    郗箫韶有些意外,道:“小雪,你怎么在这里?”

    林雪笑着道:“当然是特地来等你的。”

    “有什么事吗?”

    林雪道:“我们边走边聊吧。”

    郗箫韶看了看时间,道:“我还有事,今晚回去再说吧。”今天是回家的日子,秦萧扬会过来,林雪自然也会在。

    林雪微微愣住,以往的郗箫韶只要她说有事,一定会义无反顾的跟着她询问的,今天她主动来找,她没有在他脸上看到欣喜若狂,反而是有点难查的不耐烦。

    “箫韶!你是不是去找那个苏桐!”林雪突然开口。

    郗箫韶停下脚步,面色微冷。

    0096够了!

    “箫韶!你是不是去找那个苏桐!”林雪突然开口。

    郗箫韶停下脚步,面色微冷。

    看到郗箫韶冷着脸,林雪心中更是不快,为什么苏桐总是在妨碍她!她喜欢的萧扬因为她,假装跟她订婚!自小宠她的萧韶,今天对她态度不复以往!

    “箫韶,那个苏桐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她不止是挑拨你们兄弟的关系,而且本就是水杨花!”

    郗箫韶看着林雪,有些失望,但是却依旧耐着子道:“小雪,她从来没有挑拨过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我主动追她的,我不希望你以后再说这样的话。”

    看着自己比自己小,却从小照顾自己的萧韶,林雪更加不甘心,不甘心这份宠爱被苏桐夺走。

    “我不是瞎说的!郗阿姨派了私家侦探,亲眼看到她……”林雪见郗箫韶冷着脸,没有再说下去。

    “你说,我姑姑派私家侦探查她?!”

    林雪吞吞吐吐的道:“其实我也不清楚,是郗阿姨担心你们兄弟会被苏桐这个女人的外表骗了,所以才派人跟着她的。箫韶,你听我说,那个女人本就是水……”

    “够了!”郗箫韶甩开林雪的手,语气有些强硬的道:“小雪,这种话不是你该说的!你已经和萧扬订婚了,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回去说,你这样过来对谁影响都不好。”说着这句话,郗箫韶有些顿住,因为他的苏老师就总是用这句话来堵他的。

    郗箫韶脸上露出几分无奈,没良心的女人果然是巴不得甩开他呢。

    “箫韶,我、我没有,我只是……”林雪说着有些哽咽。

    郗箫韶道:“小雪,我知道你只是关心我,只是够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回去吧。”说完,郗箫韶转身离开。

    林雪站在原地,看着郗箫韶的背影,有些不甘。

    看到他和苏桐在一起她应该开心的,可是她却高兴不起来。

    “萧扬,你在哪里?”

    林雪听着电话里萧扬的声音,有几分暗的情绪渐渐散开。

    林雪柔声道:“哦,你在医院,我去找你吧。我今天下午没课。”

    “不用了,我还有工作要做。”说完,秦萧扬就挂下了电话。

    林雪笑容消失,那周身的仙气微微波动,稍稍扭曲。

    “喂,郗阿姨吗?”林雪重新拿起电话。

    郗画梅现在正在烦医院的事情,见林雪打电话过来,不禁皱起眉。可是想到林雪的父母,又耐着子接了起来。

    “郗阿姨,我是小雪。”林雪给自己打气。

    郗画梅笑着道:“小雪,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林雪柔柔的笑着道:“㊣(3)郗阿姨上次不是说过,黄杨木雕苍松形笔筒珍贵难得吗?最近我刚好看到了一个,所以想约郗阿姨什么时候有空过来,一起去看看。”

    郗画梅道:“还是小雪有心,萧扬工作忙,本顾得上我这些喜好。”

    “萧扬没空,郗阿姨,不是还有小雪吗?”林雪说着脸颊微微泛红。

    郗画梅笑着和林雪说了几句,最后两人约好了时间才挂了电话。

    给读者的话:

    萧韶并没有犹豫不决,只是从小到大在乎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不在乎,啦啦,不过萧韶态度会越来越明确的

    0097惊‘喜’(加更1)

    苏启兰回到家,还没有进家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白衬衫黑色西装裤的男人,左右徘徊。那眼睛看的方向分明是她家,苏启兰皱眉,小桐又招惹了什么人回来。

    “你好,请问是苏阿姨吗?”蒋槿澜有礼有节的开口。

    苏启兰皱眉道,语气不善道:“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

    蒋槿澜知道一些苏启兰的事情,所以对于她的态度并不意外,当初如果不是他没有表现出恶意,估计苏启兰是一点也不会接受他的善意的。

    “苏阿姨,你好,我是蒋槿澜。很抱歉,晚辈这么晚才来拜访您。”蒋槿澜本就生得斯文,说这话的时候更是显得文气,让人讨厌不起来。

    “你就是蒋先生?!”苏启兰没想到眼前这年轻英俊的人就是蒋槿澜。

    “苏阿姨,你叫我槿澜就行了。”蒋槿澜笑着说。

    苏启兰点点头,不错,文质彬彬,谦逊有礼,现在这样的年轻不多了。

    “来,先进来坐。”

    蒋槿澜笑着跟着苏启兰进屋,苏桐正在房间里,听到有陌生的声音心中还讶异连忙走下楼来,没想到居然是蒋槿澜。

    “桐桐,来,过来,看谁来了!”

    “苏阿姨,我和桐桐已经认识过了。”

    苏启兰笑着抱怨道:“桐桐,你在哪和蒋先生认识的,也不跟我说一声。”

    苏桐心中暗自糟糕,正要抬头示意蒋槿澜,却见他已经开了口。

    “苏阿姨,你不要怪桐桐,上次我来的时候您不在,是我让她先别说的,就是想给苏阿姨一个惊喜。”

    苏桐心中松了一口气,要是让妈知道她去PUB就死定了。

    苏桐朝蒋槿澜感激一笑。

    “蒋先生,您怎么能由着桐桐这样胡闹呢。”

    苏桐吐了吐舌头,好吧,妈想怎么说都可以。

    蒋槿澜余光正好看见苏桐的动作,笑着道:“苏阿姨,你要是再蒋先生蒋先生的叫,晚辈以后可不敢来了。”

    蒋槿澜为人幽默,没几句话就让苏启兰改了口。

    苏启兰看得出来,蒋槿澜对苏桐有意思。虽然她一直拒绝苏桐和那些世家公子交往,但是如果是蒋槿澜的话,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而且这么多年了,足以让她看清蒋槿澜这个人对桐桐的心。

    “好,那阿姨以后就叫你槿澜。对了,桐桐,你今天怎么没去学校?”苏启兰说着,刚好想起来。

    苏桐走过来,道:“哦,昨天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扭了脚,原本以为没事,今天早上起来疼得厉害,所以我就请假了。”

    苏启兰皱眉道:“桐桐,怎么那么不小心。快上医院看看。”

    ㊣(3)苏桐道:“妈,没事的,已经好多了。”现在去医院动则都要上百,这点扭伤休息一下也就好了。

    “桐桐,这脚扭伤可大可小,要是不小心的话,以后成了李铁拐可就难看了。”蒋槿澜说得滑稽,让苏桐和苏启兰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蒋槿澜说着,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

    “槿澜,你来就来,怎么还送东西。”苏启兰皱眉。

    蒋槿澜道:“阿姨,现在桐桐脚扭伤了,我这一份礼既当见面礼又当探望礼,可是一点都不亏,您要是不要的话,下次我还要再带一份。”

    0098你还不走!(加更2)

    “槿澜,你来就来,怎么还送东西。”苏启兰皱眉。

    蒋槿澜道:“阿姨,现在桐桐脚扭伤了,我这一份礼既当见面礼又当探望礼,可是一点都不亏,您要是不要的话,下次我还要再带一份。”

    蒋槿澜看了眼苏桐,她今日穿得极为休闲,和他上次见的大有不同。披肩的长发垂落,发尾微卷,透着随意。干净白皙的面容胭脂不染,却美得出尘。

    “阿姨,要是你信得过我的话,就让我带桐桐上医院吧。”蒋槿澜开口。

    苏启兰看得出蒋槿澜的心意,也想让苏桐和蒋槿澜单独相处。

    “阿姨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桐桐,你去医院好好看看,别留下什么病。”苏启兰开口。

    苏桐也没有多想,对于蒋槿澜她总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大哥哥一样。

    “好,那就多谢了。”

    蒋槿澜笑着道:“能为美女服务,我高兴还来不及。”

    “苏老师,你不是说等我送你上医院吗?”一道清亮的声音突然响起,宝蓝色的光芒透着丝丝冷光。

    少年桃眼微挑,透着几分玩味。一身阿玛尼手工致裁缝的休闲服装仿佛替他量身定做的一般,清贵俊逸,修身合适。

    “苏阿姨,你好。”郗箫韶仿佛没有看到苏启兰的冷脸,依旧笑着打招呼。

    蒋槿澜故作不认识的道:“这位是?”

    “我们家小,招待不下你们郗家的人。”苏启兰淡漠说着,不发火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苏桐皱眉,她从没见过妈这样和人说话。

    仅有的两次都是对郗箫韶。

    怎么听苏启兰的口气,好像认识他的家人一样,郗箫韶心中疑惑。

    “郗箫韶,你闹够了没有?!”

    “苏阿姨,苏老师的脚是因为我才扭伤的,所以送她去医院的事情自然应该我来做。”郗箫韶笑着道。

    苏桐听完,脸色顿变。

    蒋槿澜皱起眉。

    苏启兰冷声道:“桐桐!这是怎么回事?!”虽然这个少年口中一直喊着苏老师,但是他眼里的情愫过于明显,怎么可能瞒过她。

    “妈,不是这样的,”苏桐情急道:“是我昨天下公车的时候,不小心自己摔倒的。和他没有关系。”

    郗箫韶嘴角微扬,最后一句听起来更像是在偏袒他。

    “桐桐,你跟我保证过什么?!”苏启兰眼中尽是怒意,责备的看着苏桐。

    “你怎么又和郗家的人纠缠不清!你想气死妈是不是!?啊!桐桐,你怎么会那么不听话,你怎么可以那么不听话!”苏启兰越说越激动,面色越来越难看。

    “妈,妈!我真的没有,你相信㊣(3)我!”苏桐连忙安抚苏启兰。

    郗箫韶看到苏桐这个样子,心中再也不忍道:“苏阿姨,你误会桐桐了,是我追着她不放,和她没有关系。她的确是没有违背您的意思,她从没有答应过我什么。”

    看来苏启兰这里,他还要慢慢来。

    “你走!我家不欢迎你!你给我走!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郗家人!”苏启兰情绪激动。

    蒋槿澜道:“苏阿姨,您不要激动,身体要紧。”

    苏桐哭着道:“郗箫韶,你还不走!”

    郗箫韶看了苏桐一眼,黯然的起身离开。

    0099女人,先得身再得心(加更3)

    “妈,你怎么样?”苏桐连忙给苏启兰倒了一杯水。

    苏启兰冷着脸,但是终究是接过了水。

    苏桐知道这次自己说了谎,妈不会那么容易原谅她的。蒋槿澜看了苏桐一眼,示意她先进屋,苏启兰这边交给她。

    苏桐看了眼苏启兰,知道自己的确是不适合在这里,便走回了房中。

    时间一分一秒,苏桐坐在房中心乱如麻。看着桌上新生晚会的资料,苏桐生气的将他们全部都扫到了地上,一个不慎,水杯掉了下去,发出巨大的声响。

    “桐桐,你没事吧?”蒋槿澜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苏桐深吸了口气,让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不对。

    “哦,没有,我就是不小心弄掉了水杯。”

    蒋槿澜一向善解人意,也不多追问。

    “苏阿姨已经没事了,你放心。”

    拿着水杯,手上的伤一时不慎撕开,丝丝的疼痛传入苏桐心里。

    “槿澜,谢谢你。”苏桐将东西收拾好,打开门。

    “没关系,放心吧,苏阿姨只是太关心你了,所谓关心则乱,一会就好了。”蒋槿澜小声说着。

    苏桐微微一笑,眸中的干净笑意让蒋槿澜不自觉燃起笑意。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能有那么干净眼眸的人,心灵必定也是纯真乐观的。

    一整天苏启兰都没有和苏桐说话,苏桐知道妈生气,所以也只是乖乖的做着事情,没有再说什么。

    “三少,哎呦!你、你轻点!”莫尽然大喊。

    郗箫韶一个劲的攻击,没有停下来,手中的软剑甩得如雪花片一样,让莫尽然看得心惊,每次被甩到,虽然穿着防护服,但是依旧疼到里去了。

    “三少啊,你这欲求不满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齐木北哀嚎,他觉得在这样下去,他还没完成父亲的交待就壮烈牺牲。

    “是啊,三少,我这一身的细皮嫩正以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梁英杰趴在地上,出去的气比进来的多。

    郗箫韶将头盔摘下,看着地上装死的三人,满头黑线。

    “起来!”他还没发泄够呢。

    “不起。”齐木北三人表示零的战斗力。

    郗箫韶将手中的软剑弄得噼里啪啦响,地上的三人听得胆战心惊。

    “三少,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换一种追求方法?”

    郗箫韶扬眉。

    齐木北立马爬起来,道:“是啊,追女孩最重要的是对症下药。”

    “怎么对症下药?”郗箫韶笑着很温和。

    “……”齐木北低低的道:“通常,我会先送东西,然后她们就过来了。”

    “遇到不过㊣(3)来的呢?”

    “……”放弃。

    齐木北继续躺在地上装死,换莫尽然上。

    “其实三少,要我说呀,这女人啊都喜欢那些浪漫的调调。你就挑一个节日,然后给她来个惊喜,让她知道你对她的心,就好了。”莫尽然笑着挤眉弄眼。

    郗箫韶握紧软剑,脸上微微一笑道:“最近的一个节日好像是在十月份。”

    “……”莫尽然吞了吞口水,道:“9月27日世界旅游日算不算?”

    “你说呢?!”

    莫尽然找个角落的地方躺下画圈,换梁英杰上。

    “其实啊,要我说,对付女人最有效的办法是先得她的身,再慢慢的得她的心。”

    0100冲啊!(加更4)

    “其实啊,要我说,对付女人最有效的办法是先得她的身,再慢慢的得她的心。”

    梁英杰坐起来,甩了甩自己凌乱的头发。

    郗箫韶弯了弯软剑,很好,柔韧还不错。

    “给她来点药,还怕她不乖乖就范吗?”

    莫尽然和齐木北其实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没说出来罢了。在他们看来,三少也不过是一时对那个苏老师感兴趣,对他们来说女人也就那回事,何必较真。

    “你们两也同意?”

    莫尽然和齐木北用手表示,他们很同意。

    郗箫韶将软剑丢下,动了动手腕,嘴角扬起,眸中冷的道:“来,我们练练搏击。”

    “三少,我们开玩笑的!!”

    “我也是开玩笑的,放心,只是练练,不当真。”

    当真就没命了!

    莫尽然、齐木北、梁英杰:“……”

    “救命啊!”他要跟他爸说,三少疯了,他宁可一天见一个叔叔阿姨,也不想上学了。

    半小时过去……

    莫尽然三人打得疲力竭气喘吁吁,见郗箫韶停下来,三人连忙站成一线。虽然他们总是挨打,但是不代表他们没有两把刷子。

    今天他们联手,一定要把郗箫韶打趴下!

    虽然兄弟是打出来的,但是没理由他们总充当挨打的角色啊!

    三人联手,对了一下眼神,齐齐朝郗萧韶打过去!

    “山本先生,怎么停下来了?”林其璧(林雪的父亲)有些疑惑的问着山本太郎。

    山本太郎透过楼上的玻璃,看着下面,脸上的笑容温柔。

    “他的拳法很漂亮,力道十足,是个中高手。如果不是他未尽力,那三人连他的身都靠近不了,林先生,想不到你们国家还有血的人在。”

    林其璧笑容微沉,山本太郎这句话已经超出了他们生意合作伙伴的范围。

    林其璧道:“山本先生,中国武术博大深,虽然我不曾研究,但是也知道许多国家的拳术源自中国。”

    R国的自由搏击、柔道和空手道都深受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空手道,日本国际拳道学联盟理事长大西荣三在《我所创建的国际柔道学》一文中曾提及其出处。据可靠考究,现今流行于冲绳县的空手道刚柔流正是源于福建福州。

    山本太郎板起脸,随后又笑了出来,眸中的冷掩下。

    “林先生,我这次来,主要是有一个合作项目想和你商议。”

    林其璧察觉出山本太郎话语后面的不悦,心中也是有几分忐忑。逞这种民族大义做什么,到最后吃亏的还不是自己!

    校武场上,齐木北三人躺在地上㊣(3),是再也不想起来了。

    “三少,我想明白了,等我回去我一定好好找个人来学,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把你打趴下!”莫尽然愤愤的说着。

    郗箫韶心里的郁结疏散,笑得温和道:“好啊,不过在你打趴下我之前,我会先让你趴个够。”

    莫尽然默默反省,这种话他应该烂在肚子里。

    “三少你不打了?”齐木北眼睛一亮。

    郗箫韶将头盔摘下,半长的头发扬起,俊美非凡。

    “我决定不戴防护服和你们打。”

    “三少,这样不好吧?”虽然是这样说着,但是三人的眼睛顿时雪亮如芒,迅速从地上爬起来。

    “来吧。”郗箫韶扔下防护服,依旧是笑意悠然。

    “兄弟们!报仇雪恨的时候来了,冲啊!”

91-10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