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101-107


    0101R国人

    事实证明,口号喊得再响,油也不一定加得起来,毕竟有些东西是无药可救的,坦然面对才是王道。

    齐木北三人躺在地上,他们已经死心了。

    不就是陪打吗?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想当年那些名垂千古哪一个不是历尽屈辱。

    郗箫韶也累了,虽然他拳脚了得,但是这么长时间打下来又是三人围攻,身上挂彩挂了不少,有的还被软剑划出了伤。

    “山本先生,很高兴我们两国能有机会合作这个项目。”林其璧道:“山本先生,这里有一处地方你一定喜欢,不知山本先生肯不肯赏脸?”

    山本太郎站起身,点头柔柔一笑。

    转身的时候,余光看到方才的那漂亮的拳法。

    是他?

    俊美修长,浑身的肌透着力量,拳脚干净利落。手臂上的几道血痕让这美感染上禁忌的颜色,山本太郎觉得浑身都兴奋了起来。

    “山本先生?”

    林其璧奇怪,山本太郎怎么老看着下面的人。林其璧走过来,讶异,那不是箫韶?!

    “林先生,今天中午我还有事,抱歉。”说完,山本太郎从楼梯上走下去。

    林其璧没想到山本太郎居然这么不给他面子,心中有几分不满。

    从上往下看,不过一会儿,山本太郎已经走了过去,和场上的人攀谈了起来。林其璧皱眉,箫韶怎么会在这里?而且,看起来山本太郎似乎和箫韶认识。

    林其璧看着郗箫韶,忍不住叹气自家女儿的不争气。

    偏偏喜欢那个秦萧扬!

    如果能和郗箫韶在一起,那他以后的仕途就更加顺利了!无论怎么样,一个嫡孙一个旁系,谁更重要本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小雪和萧扬还没订婚,他再劝劝小雪,还有希望。

    “箫韶,没想到能够再看到你。”山本太郎柔柔一笑。

    山本太郎是属于长相柔的那种人,长发齐肩整齐垂下,修长的鹅蛋脸男女皆宜,肤色偏白,看起来是个很美的人。

    可是这都是忽略他的双眼不看,那双眼中的时不时透出的锐利贪婪,让这层美染上了色。

    “原来是山本先生。”郗箫韶礼貌笑着。

    山本太郎柔柔笑着道:“箫韶,叫我山本或是太郎吧。”

    R国人一般都叫姓加上称谓(如君,桑……)只有,非常熟的人才叫名字,一般是家人(长辈叫晚辈)或者大亲友之间。

    郗箫韶道:“我叫你山本君吧。”

    “好”山本太郎柔柔笑着,狩猎的时候最忌心急,好的东西更应该慢慢享受得到的过程。

    晚上的时候,苏桐一个人在房间㊣(3)里,看着那些灯光类的资料轻轻的揉着额头。

    苏桐看着,耳旁一阵箫声传来。

    苏桐一怔走到窗旁看下去,白衣少年手中执笑,桃色眼眸含笑的看着他。

    苏桐愤愤的跺了跺脚,怎么又来了!

    要是让妈听到她就死定了。

    苏桐连忙跑了下去,苏启兰在房间还没有出来。

    “苏老师”郗箫韶笑得有几分恶劣,手中玩着竹萧。

    “郗箫韶,你闹够了没有,要是让我妈知道,我没法交代!”苏桐一把拉过郗箫韶,将他按在墙上,头紧张的看着自己家门口。

    郗箫韶鼻尖轻动,很香。

    给读者的话:

    通常R国人是称为J(Japanese)人的,不过非一懒,直接就带着拼音上了。

    0102往事成空

    郗箫韶很享受自己膛上的那只细嫩修长的手。

    “我想你,双脚不受控制的就来了。”

    察觉到手中的热度,苏桐手一缩,却被郗箫韶握住。

    “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我的这里。”郗箫韶指了指自己的膛。

    “你下流,无赖!”苏桐气得双颊泛红。

    郗箫韶嘴角扬起,笑着道:“我还可以更下流,这里前后没人,你不会真以为我是柳下惠吧。”

    苏桐后退一步,戒备的看着郗箫韶,她现在身上穿的是睡衣。

    “郗箫韶,我告诉你,我是你学姐,还是你的老师!你最好不要再乱来,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郗箫韶手中把玩这竹萧,狐狸般的眼眸笑得有些玩味。

    “老师,你这样威胁学生我可以告你哦。”

    苏桐早见识过了郗箫韶的无敌大脸皮,冷冷的道:“你今晚来做什么?!”

    “赏月”想起蒋槿澜还在她家里,他当然不放心,不过看桐桐那么快出来,蒋槿澜应该是走了。

    苏桐美眸生怒道:“那你慢慢赏!”今天白天的事,妈还没消气呢!

    郗箫韶笑着道:“好啊,我边吹箫边赏,苏老师窗户外面的地方不错。”

    苏桐停下脚步,在郗箫韶以为她要转身的时候,又朝前走,毫不犹豫回家。月色下,微卷的头发扬起,白色的睡衣仿佛让月色镀上了一层华纱,妙曼身姿摇曳,美得惊心。

    苏桐一回到房中,就握紧自己的手,指甲几乎要潜入掌中。连日来的满腹委屈,早已让她心烦不已,郗箫韶那个死孩子还过来捣乱!

    一阵箫声响起,如清风般的《良宵引》在黑夜中响起。

    苏桐捂着耳朵权当没听到。

    苏启兰此刻正在房中休息,听到箫声后微微皱眉。

    是《良宵引》。

    “棋兰,你今天新学了一首曲子,好像是叫、叫《良宵引》,吹给你听听好不好?”

    “不要,你棋都不会,我才不信你会吹箫!”

    “我是专门学的,这次保证可以。这首曲子就适合晚上的时候吹,你学过琴,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吹得好不好吗?你听听看吧?”

    少年执拗的不让她走,手中拿着竹萧,一双眼睛希冀的看着她,希望她点头。

    “只此一次?”

    “只此一次!”少年拿过竹萧,耳微红,又小声的道:“不过是今晚,如果今晚不行,明晚后晚我再继续试。”

    她气结,双颊微红的听着他吹完。

    悠扬的曲子,平静宁和,勾起片片被遗忘的记忆。

    箫声罢,苏启兰才从记忆中回来,可是却久㊣(3)久的无法释怀。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李煜《子夜歌》)

    见曲子没有再响起,苏桐微微皱眉,在她看来郗箫韶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才对。苏桐躺在床上,看了看表七点半。

    苏桐看着天花板,过了一会,看了看表,八点。

    苏桐坐起身,将枕头抱在怀中,拿过桌上的资料认真的看起来。

    唰唰,纸张翻过三页。

    苏桐低头看了一下表,八点四十。

    看了眼窗上的雏菊,苏桐咬牙,放下手中的资料,换了衣服拿上包包。

    苏启兰房门口,苏桐深吸口气,用毫无异样的语气道:“妈,我想起学校有点事要回去一趟,你早点休息。”

    给读者的话:

    囧,发现了文中苏家的一个BUG,明天改。

    0103绝不放手

    苏桐从家里走出来,多走出了几步才四处寻找郗箫韶的身影。不远处,树。

    毛苗嘴角微扬,假装没看到。

    一个暗处,绿色的灵体越来越多,毛苗终于停下脚步。

    “哇塞,这个美女正点啊,我先上!”

    “你靠后,老大都还没来呢。”

    “老大,正点妞啊。”一个瘦不拉几的男人色色的说着。

    彪形大汉笑得猥琐道:“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这么一个极品,美女,今晚就让我陪你玩玩。”

    毛苗本来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突然转头,朝那个大汉笑了一笑。

    “你想怎么玩?”

    那大汉吓了一跳,一群鬼都撞到了后面的墙上。压得东倒西歪,有的还扁了。

    “怎么,你们都是鬼了,难道还怕我一个人吗?”毛苗见他们还是没靠近,笑着道:“做人的时候没用,做鬼也是有色心没色胆的鬼。”

    “老大,她怎么不怕我们?”瘦如猴的一个男人问了问。

    “不是啊,她怎么能看到我们?”

    “美女,你想要怎么玩啊?”

    毛苗嘴角微扬,脱下长长的红色外套,看得几个人直流口水。

    公车上,苏桐好笑的看着郗箫韶僵直的脸。

    “苏老师,很好笑吗?”郗箫韶有几分咬牙切齿。

    苏桐拉着扶手,本来冷冰冰的脸染上笑意。明眸初动,让人看了也无法生出责备。

    郗萧韶本来还想说苏桐几句,可是司机却突然一个刹车。

    “小心!”

    郗萧韶眼明手快紧紧抱住苏桐。

    苏桐抬头,整车的人都有些暧昧羡慕的看着她。

    公车上司机突然刹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个反应。

    “放手啊。”苏桐满脸通红。

    郗萧韶也是尴尬万分,耳也跟着泛红。

    “你的手……”

    郗萧韶放下手的时候,苏桐看到敞开的袖口里有点点血迹。

    郗萧韶将手掩在身后,笑着道:“没事,找人切磋了一下,难免的。”

    苏桐垂眸,没有再说话。

    公车的大灯在转弯时照向了角落处,郗萧韶无意抬头朝窗外看了一眼,随后眉头微皱,眸中闪过几丝光芒。

    “美女,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居然遇到毛家的人,出门没看鬼历啊!

    车灯从毛苗的脸上照过,此时她心情很好。

    “毛天师,有没有什么需要小的效劳?”彪形大汉眼力比较好。

    毛苗将手中五角星抛来抛去,看得几只鬼胆战心惊。

    “关于武原区外郊的那间废弃工厂,你们知道多少?”

    “我、我们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几只鬼看起来闪闪躲躲。

    毛苗笑了笑,将一个录音机拿出,道:“既然你们不知道,那我只有超度你们了。”

    “别、别,毛天师,如果你去过的话你就知道那里的东西和我们不一样。”那个彪形大汉连忙阻止。

    开什么玩笑,替他们超度就是送他们上西天,他们就是不肯上西天才留在这里的。

    毛苗眉头轻蹙,“怎么个不一样法?”

    “毛天师,那些那些不是鬼啊。”说完,有几只还抖了抖。

    不是鬼?

    怪不得她用罗盘总是无法确的找到她,而且也不怕黄色符。

    “你是说,不止是一个?”

    “不知道、不知道!”一阵风吹过来,毛苗眯了一下眼,再看,那几只鬼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不甘心的跺一下脚,毛苗将东西收好。

    如果问不出她在那里的原因的话,以那个废物男人估计给他五十日都没有勇气引不出她来。到时候,死的会是他们一家。

    毛苗懊恼的将东西收起来,只能下次再来了。

    “阿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不用每次都把脸弄得那么绿,我看得见你!不过你知道,我是不会答应的。”毛苗边收东西,边说着。

    绿光消失,毛苗没心没肺的走回学校。

    回到宿舍,毛苗很惊讶的发现苏桐居然也在宿舍。

    “桐桐,救命啊!”毛苗放下东西,抱紧苏桐。

    苏桐浑身**皮疙瘩直起,“苗苗,又怎么了?”

    毛苗可怜楚楚的道:“小桐,人家不想去面对她。”

    “……”苏桐白了毛苗一眼,没好气的道:“苗苗,你一定是毛家的不合格产品,没经过质量检查就跑出来的。”

    毛苗委屈的道:“知道还说,很伤人的。”

    “……”苏桐满头黑线,顺了顺气才道:“今晚又出去做什么了?”

    “我的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晚你怎么会在这里?”今天她不是说要回家吗?

    苏桐㊣(5)昵了毛苗一眼,哼哼,她的事不重要,不重要就不会每次回来都这副样子了?!

    “呵呵,小桐,你怎么会在这里?”

    “学校有点事,所以就回来了,还能有什么原因。”苏桐没好气的回答。

    毛苗道:“小桐,你说谎!我可是看见了,我看见有人送你回来。快说,他是谁!?”

    “毛天师,你有这八卦的功夫,早就把你那狗爬的字练好了。”

    “这种事情讲究天分的嘛,你知道……不许转移话题,快说,那个人是谁?我可是看到了长发哦,而且背影还有点熟悉。”

    苏桐瞪了毛苗一眼,道:“猜到就猜到了,做什么这副表情。”

    毛苗眼冒金星,“真的是郗大帅哥!?”

    “是啊,是啊。”

    “快说,你们是什么关系?”毛苗紧紧盯着苏桐,不让她逃走。

    苏桐终于忍不住的拿起桌上的资料狠狠的砸向毛苗。

    “别砸!”毛苗用手挡着,随后又弹出头道:“如果一定要砸的话,也要回答完再砸。”

    苏桐笑了出来,放下资料还是没舍得砸下去。

    “什么什么关系,你的脑袋成天都在想什么。”

    “你别管我的脑袋,如果你们没什么关系,怎么会在一起?”毛苗的八卦细胞一起跳了起来。

    苏桐知道,如果让毛苗知道点星火的话,以后她肯定每天都被严刑逼供。

    “还不是因为你的黑色符。”

    毛苗从八卦状态变为狗腿状态,“那桐桐你多努力,这件事关乎到我的命。他想要什么你就尽量配合,不用跟我客气。”

    她可是听过郗大才子大名的,应该会比小桐画的好。

    “……”

    苏桐叹了口气,交友之前大家都以为自己找到了知己,交了之后才发现,这个知己往往和损友是等号关系。

    0107我是你的人

    打闹了一会后,苏桐终于成功的让毛苗恢复了正常状态。

    其实毛苗是个孤单的人,能这样放下心事打打闹闹的时候不多。苏桐还记得刚认识毛苗时,她眼中尽是冷漠,那是她们也是一个宿舍,忘了有多少次,夜里她都会看到毛苗自己一个人睁着眼睛无法入睡。

    “小桐,新生晚会的事情怎么样了?”毛苗有些小声的发问。

    其实她知道问出来一定是找死,不过,有求于人自动送上门也是应该的。

    苏桐瞪了毛苗一眼,随后笑着很温柔的道:“苗苗,你好像答应过我要来帮忙的?”而且,还在第二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毛苗头一缩,飞快的冲进浴室。

    “小桐,我要洗澡睡觉了!今天特别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算了,反正还有几天了,不着急。

    苏桐咬牙只能无奈笑着摇了摇头,刚想叮嘱些什么,手中电话响起。

    看着手机上的那个号码,苏桐手紧紧的握住资料,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喂,你好。”

    “孙小姐,您好,好久不见。”电话里,男人的声音带着恭敬。

    是很久,有十几年了吧。

    苏桐微微一笑,道:“连昂,有事吗?”

    听到苏桐喊出自己的名字连昂微微顿了顿,才道:“孙小姐,下个月是首长生日,首长希望您能过来给他庆生。”

    苏桐心中叹息,除了这事,爷爷也不会派人找她了。

    “连昂,你知道,我妈不会同意的。”

    连昂道:“孙小姐,请恕我多嘴,首长如今年事已高,孙小姐十几年没有回来了,首长每年都盼着能见上小姐一面。”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声音,连昂又道:“孙小姐如果愿意来的话,请联系我。夫人那边,我会派人另外交代的。”

    所谓的另外交代,只怕是用非常手段。

    苏桐说再考虑考虑,便挂了电话。拿起资料,心中烦躁不已。

    林家

    林其璧想起那天在俱乐部看到郗萧韶的事情,昔日的想法又浮现回来。

    “小雪,你过来一下。”

    林雪从钢琴前站起来,走到林其璧身旁道:“爸,怎么了?”

    周君如也觉得奇怪,平时这个时候林其璧早就回书房了,怎么这会了还有空在客厅里听小雪弹琴。

    “小雪,关于和秦萧扬订婚的事情,你要不要再慎重考虑一下。”林其璧想到郗萧韶还是觉得不甘心。

    “爸,你在说什么呢?”林雪知道她爸一直不满意她选择秦萧扬这件事。

    “老林,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对自己女儿还吞吞吐吐的吗?”周君如也猜到了林其璧要说什么,在一旁帮衬开口。

    林其璧得到妻子的赞同,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他本也是个俊朗的人,出自书香门第,虽然到了中年,但笑起来也有几分儒雅亲切。

    林其璧放低声音道:“小雪,你对萧扬的心爸都看在眼里,可是你也看到了,萧扬这孩子对你总是不冷不热的。倒是萧韶,从小到大都囔着说喜欢你,你现在说要订婚了,他也支持你。你说,他的心意和萧扬比,乖女儿,你还看不出该选谁吗?”

    周君如收到林其璧的眼神示意,也跟着开口道:“是啊,小雪,爸妈也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女人一辈子不就是找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嫁了吗?一句话说得好,与其嫁给自己喜欢的,不如嫁给喜欢自己的。更何况,萧韶那孩子可不止是喜欢你那么简单!”

    林雪别开脸,不看林其璧和周君如,她知道他们的打算,可是她就是喜欢萧扬,只喜欢萧扬。

    周君如摆起脸,冷声道:“小雪,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我和你爸熬了一辈子,不就是希望你能嫁个好人家。那秦萧扬再好,他的心也不在你身上!你怎么就看不明白呢?!”

    林雪低头不说话,说得好听,真正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这是她自己的幸福,她说什么也不能任由他们来纵。

    林其璧叹了口气,继续好声好气的道:“小雪,你再考虑考虑,这订婚的日子还没定,你还有机会。”

    “爸,妈,我只喜欢萧扬,这个是不会变的!我也只想嫁给他,请你们不要再干涉我!”林雪说完直接转身回房间,拒绝交谈。

    见林雪的态度,林其璧和周君如脸色都变得难看,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和郗家结上亲,最后居然竹篮打水一场空!

    真是不识好歹!

    房间里,林雪拿出手机,房间的灯关着,周围一片黑暗,只有手机的光入她的眼眸。

    林雪犹豫了一下,打出电话。

    电话通了!

    林雪心里激动,声音温柔的道:“萧扬”

    “恩”电话里,声音淡漠,听得出有些不耐烦。

    “萧扬,你还在医院吗?”

    秦萧扬握着萧,眉头轻蹙,对林雪的电话更加反感。

    “有事吗?”

    淡漠的语气让林雪兴中的兴奋渐渐的冷去下去。

    “我就是想听你的声音。”林雪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羞涩的说着。

    秦萧扬皱眉,道:“没什么事的话,早点休息吧。”

    林雪心中虽然失望,不过依旧强笑着道:“好,萧扬,你也早点休息,不要工作太晚了,对身体不好。”

    “恩”

    简单淡漠的一个字让林雪觉得心中酸酸的,一个字也说不出。

    见那边一直没有声音,秦萧扬烦躁的将电话挂了。

    “萧扬,这么晚了,在给谁打电话呢?”郗画梅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秦萧扬微微皱眉,道:“是小雪。”

    “你们就快订婚了,记得多沟通对日子如果有什么看法的话,及时跟妈啊。”郗画梅叮嘱。

    “妈,我知道,爸还没回来吗?”秦萧扬闭着眼靠在椅背上,语气不变,但眉头却紧紧皱起。

    郗画梅翻着书的动作一顿,随后自然的道:“你爸刚升职不久,手上的工作多,白天哪忙得过来。”

    “妈你也别等爸了,早点休息吧。”最近爸回来得越来越晚,难为妈一直等着。

    “恩,妈知道,你先休息吧。”郗画梅心中泛着暖意。

    秋日的阳光透着暖意,照在梧桐叶上看起来金光闪闪,好看极了。

    让人忍不住有一个好心情。

    苏桐踩着细细的高跟,微笑着走进化工系。

    苏桐每次都会提前十分钟来到教室,陆陆续续进来的同学和她打着招呼。

    上课第一遍铃响起。

    苏桐看了看教室,果然只有一个位置空着!

    “苏老师,早啊!”

    门口,修长的身影盖下来,郗萧韶微笑着,眼眸看着苏桐,耳朵上的蓝宝石散发着幽幽蓝光。

    苏桐道:“早,上课了,先回坐上吧。”

    苏桐刚要点名,就见吴教授让她出去一趟。

    原来是吴教授要出差一段时间,十一以后才回来,这是她这个月最后一次点名。想到这一点,苏桐心里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打开花名册,几张黑色符掉了出来,除了黑色符,一旁还有一只叠好的青蛙,鼓鼓的脸颊特地被人用心画出来,肚子上还覆盖着一行字,“生气就会跟我一样,再也合不上嘴巴。”

    苏桐忍不住笑了出来,将东西小心的放在一旁,谁知道居然还有一张纸条。

    “笑的时候,记得合上嘴巴。”可爱的字体鼓鼓的,让苏桐想起了自己现在的样子,顿时双颊微红,有恼怒的将纸条放在一旁。

    “三少,你又做了什么,你看苏老师的表情都狰狞了。”齐木北良心建议,要是他再欲求不满,他们就惨了。

    “三少,你悠着点,不为你自己考虑,也要为我们考虑啊。”莫尽然比较实在一点。

    梁英杰还要说话,就见苏桐眼睛已经扫了过来。

    “梁英杰”

    梁英杰端正坐好,帅气道:“到!”

    “三少,苏老师居然知道我的名字耶。”梁英杰说得那个得意,那个荡漾。

    郗萧韶笑得像只狐狸,道:“今晚你们有没有什么安排?”

    “……”三人一起抖了一下,端正坐好。

    这种只会用武力威胁别人的人最讨厌了,他们才不要理他。还是苏老师比较和蔼可亲,又年轻貌美,又有味道又纯情。

    点完名,苏桐走出教室,路过后门的时候,郗萧韶笑得像一只得逞的狐狸般看着她。

    苏桐双颊微红,用很轻的声音道:“谢谢”

    郗萧韶很受用,安分的听完了一堂课。

    下课的时候,郗萧韶飞也似的去了苏桐办公室。

    门打开李明天抬头,见是郗萧韶,“萧韶,宿舍的事情怎么样了?”

    郗萧韶礼貌回答:“已经差不多了,只是还有点事情要向苏老师请教。”

    “苏老师不在,她刚走,你要是有什么问题,问我也……”李明天还没说完,就见郗萧韶消失在门口。

    哎,果然是人走茶凉,没人理。

    李明天化悲愤为力量,埋头苦读。

    梧桐林下,苏桐拿着花名册朝人文学院走去,细细的高跟鞋,一步一步,款款生姿,如花摇曳。

    “苏老师!”

    一道清亮磁的声音传来,苏桐转头,一片梧桐然道:“我走可以,不过前提是,你们可以赢过我身后的人。”

    郗萧韶眉毛挑起,眸中含笑,原来他的苏老师已经猜到了。

    “我更喜欢听你说,我是你的人。”郗萧韶走上来的时候,轻声的贴着苏桐耳旁说。


101-10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