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113-117


    0113捉奸?

    两人说完,郗萧韶便送苏桐回去。

    不想让苏桐为难,所以郗萧韶在梧桐林下便和苏桐分开。

    苏桐回到宿舍,进去时,宿管阿姨热情的和苏桐打了个招呼。见苏桐上楼后,宿管阿姨朝窗外看了一眼,果不其然看到一个身影在外面,见苏桐进门后才转身离开。

    回到宿舍,苏桐打开门,就见毛苗抱着枕头,一个人黑着灯在电脑的荧光里发呆。

    “苗苗,怎么不开灯。”

    突然听到声音,毛苗吓了一跳!

    见毛苗一脸凶神恶煞的看着她,苏桐不解,“苗苗,怎么了?”

    “我今晚遇到了一个卑鄙无耻的人!她抢了我的生意!”由于毛苗只看到一丝长发,所以她以为那个人是女的。

    “那不是正好,不用你毛天师出手。”苏桐打趣道。

    “不一样,”毛苗愤愤握拳,咬牙:“那明明是我的生意,我都收了钱了,那就是我的!”

    “好好好,你的,那毛天师你打算怎么办?”苏桐拿过被毛苗蹂躏得快牺牲的枕头。

    毛苗眨了眨眼,松开拳头,一脸茫然的不解道:“什么怎么办?”

    “你不说被抢走了,当然是想办法抢回来。”

    “我才不要!抢就抢了呗,人家都抢了我还要回来做什么!”

    苏桐一把将枕头扔到毛苗头上。

    “你可真有骨气啊你!”

    毛苗龇牙咧嘴的朝苏桐露出一个笑容,随后拿着黑色符道:“小桐,这黑色符真是那个郗大才子画的?”

    “应该是。”

    毛苗顿时对郗萧韶爱不释手。

    “小桐,你说为什么每次这种人都让你遇上,我怎么就遇不到呢?”

    苏桐拿睡衣的动作一顿,道:“去,说什么呢你!”

    “小桐,你帮我问问他还有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也分我一个。”

    苏桐抓起床上的枕头,直接扔过去。

    “你个女色鬼!”

    毛苗委屈的接住枕头,幽怨委屈道:“人家才没她那么丑。”

    “……”

    ‘陷阱’

    舞池里,男女疯狂斗舞,DJ情绪也受了感染,和往常不同的是音乐劲爆十足。

    “老板,聂二小姐来了。”听到聂二小姐四个字,蒋槿澜微微皱眉。

    聂思圆正在吧台上喝酒,看到蒋槿澜回来,立马走了过来。

    “蒋大哥!”

    蒋槿澜微微一笑,道:“思圆,你怎么来了?”

    聂思圆很自然的挽过蒋槿澜,笑着道:“蒋大哥难道还不知道我来的目的吗?”

    “是你姐?”

    “当然了,”聂思圆替蒋槿澜倒了杯酒道:“我姐说你这次突然回来S省,她很担心,想问问你怎么这么久了都没和她联系。”

    蒋槿澜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手抽回来,道:“我刚回来,手头上的事情多,而且都是那些事,自然不好打扰你姐。”

    聂思圆有些失望的道:“蒋大哥,我姐的心意你又不是不明白,何必一直拒绝她。”

    “我和你姐只是普通朋友。”

    “如果只是普通朋友,你怎么会回来S省,这里你本就没有亲戚朋友,只有我姐一个!”

    蒋槿澜一直都居住在香港,是最近半年才来的S省。

    “我姐说,她跟你说过如果你想找她就要回到S省,她现在在美国,你却回来了,难道意思还不明显吗?蒋大哥,你就别否认了,你是回来等我姐的对不对?”聂思圆笑得一脸暧昧。

    蒋槿澜笑着摇头,他回来只为了一个人。

    蒋槿澜道:“思圆,我和你姐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们会自己处理的。”

    聂思圆拿起包包,笑着道:“好,我不管,我就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蒋槿澜将酒杯中的酒倒入喉中,心中闪过几分无奈。

    聂若宜,他感激她,但不爱她。

    走得时候聂思圆站在门口,故意大声道:“蒋大哥,我姐说她下个月回来!”

    蒋槿澜将酒杯放下,眸色微敛。

    “老板,山本先生来了。”一个黑色西服的男人,在蒋槿澜耳旁轻声开口。

    蒋槿澜眸中闪过杀意,抬眸已如以往般的儒雅文质彬彬,挺拔的身姿离开陷阱。

    第二日,因为是星期六,所以校园显得格外安静。

    樱花林的樱花早已凋谢,七日樱花花期吸引了很多人,如今谢了,看起来倒有几分清冷。

    一大早,苏桐就站在校门口,等着公车。

    “小桐”

    车窗要下来,苏桐一看,是蒋槿澜。

    “槿澜,你今天来这里是有事吗?”苏桐不解。

    蒋槿澜笑着下车,打开车门,道:“自然有事,这其中最大的一件事,也是唯一的一件事,就是接小桐回家。”

    苏桐轻笑,也不矫情坐进车里。

    蒋槿澜上车,道:“我这辆车还是第一次能有美女上来,一会开车我可要小心了。”

    “这么说,还真是我的荣幸了。”

    蒋槿澜为人幽默,一路上跟苏桐说了不少这过去一些年的见闻,其中不乏夸张,但真的是逗人开心的一**宝。

    “美丽的女士,我们到了。”蒋槿澜低沉着声音开口。

    苏桐开车下去,却见蒋槿澜来到后车厢,从后车厢里拿出一些菜来。苏桐这才注意到,今天蒋槿澜穿的是一身休闲服饰。

    “你、你带了菜来?”

    蒋槿澜笑着道:“我跟阿姨打过招呼了,要来吃饭。我怕阿姨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所以只能自己带了。”说完,蒋槿澜还露出几分无奈。

    苏桐投降无奈道:“我说不过你,我们进去吧。”

    苏桐进了院子,敲了敲门,却不见苏启兰开门,正奇怪呢,就见蒋槿澜拿了院子里石桌上的一张纸条过来。

    小桐,妈有事出去,你记得自己好好吃饭,妈明天就回来。

    苏桐皱眉,妈怎么也不告诉她一声。

    “怎么办?”蒋槿澜一脸惆怅道:“我的鱼都快需要做人工呼吸了。”

    苏桐好笑的看了蒋槿澜一眼,道:“蒋先生特地过来,我怎么能让蒋先生失望而归,不如由我下厨,不知道蒋先生意下如何?”

    蒋槿澜犹豫了一下,才缓缓的笑着道:“恩,这古人说得好,塞文失马焉知非福,看来我今天是要有口福了。”

    --我是分割线--

    “萧韶,上哪去?”郗济国一早起来锻炼身体,刚回来就看到郗萧韶鬼鬼祟祟的要出去。

    郗萧韶转过身,笑着道:“爷爷,锻炼身体呢。”

    “哼,锻炼身体!”郗济国坐在石凳上,道:“我看让你出去住就是错误的决定!天天来去匆匆,你看自己像什么样!”

    “爷爷,别动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值得了。”郗萧韶在郗济国身旁坐下。

    “你还知道关心你爷爷?”郗济国语气生硬,手拄着龙头拐杖,面容板着眸中闪过笑意。

    “我怎么可能不关心爷爷,我不止是关心爷爷,我还最听爷爷的话了,你看,爷爷昨晚让我回来我不是回来了吗。”

    郗济国叹了口气,这个孙子他是真的心狠不起来。

    “你呀,是我郗家唯一的血脉,爷爷是希望你成材好报效国家。”

    “你是我郗济国的嫡孙,难道我心里还不清楚你的能力吗?萧韶,以后郗家要靠你呀。”

    郗萧韶笑着道:“爷爷,你放心吧,孙儿不会让你失望的!”

    郗济国看着郗萧韶的军礼,脸上露出几分怀念。

    “去吧,不过今晚记得回来。”老将军一声令下。

    “是!”

    看着郗萧韶的背影,郗济国叹了口气。

    苏兄,岁月不饶人啊,十年人事如今已是几番新。

    “萧韶,你去哪里?”林雪和秦萧扬过来,就看到郗萧韶的身影。

    郗萧韶笑着道:“我出门有事,今晚见!”说罢,就上车发动了车子。

    车子驰去,秦萧扬面色难看。

    而林㊣(7)雪,她本该开心郗萧韶去找苏桐的,缠住苏桐,好让苏桐和秦萧扬再无瓜葛的,只是心中却忍不住有些失落。

    苏桐刚将东西都收拾好,已经十点半了。

    考虑到蒋槿澜下午有事,苏桐就想早点准备。

    苏桐刚要起身去厨房,就听到包包里手机想起来。

    “我接个电话。”

    苏桐从包里拿出手机,走到院子里。蒋槿澜看了眼苏桐桌上的另一只手机,喝了口茶,眸中明暗不清。

    “苏老师,你在哪里?”

    苏桐眼眸微眯,嘴角微扬道:“郗萧韶同学,星期六我不上班的。”

    “正好我也不上课。”郗萧韶玩世不恭的声音传来。

    苏桐皱眉,想了想,“萧韶,你是大三的学生,星期六应该要上校选课,怎么会没课?”

    “调课了。”

    苏桐似笑非笑,道:“原来和上次一样,调课了是吧?”

    “等等,我想想,”郗萧韶沉思了片刻,恍然大悟道:“对了,我想起来,校选课我是免修的。”

    “郗萧韶,你敢翘课!”

    “老师不上班,我这个当学生的只好陪着下课咯。”郗萧韶说得有几分无赖,他的苏老师生气起来连声音都好听了不少。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苏桐不好意思的转头,刚才她声音有点大了。

    “喂,我不跟你说了,你好好去上课。”说罢,苏桐就将电话挂了。

    郗萧韶合上手机,眼眸微敛,以他敏锐的感觉来说,他的苏老师有什么事瞒着他。

    郗萧韶当机立断打电话给吴叔,获取情报。

    给读者的话:

    萧韶,矮油,乃这是在干嘛的说~咳咳,加更了1000,过几天万字哈,别着急。

    0114男人醋火PK

    获取完情报后,郗萧韶就开车迅速的去了苏桐家,路上山本太郎给他打了个电话,要听他‘寻他’不过被郗萧韶以有要事要处理给回绝了。

    刚到乌衣巷,萧韶就看到了让他很不爽的银色保时捷。

    “槿澜,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在那边等着吧。”

    刚进院子,郗萧韶就听到了苏桐好听的声音。

    槿澜,居然叫得那么亲密。

    刚才还郗萧韶,郗萧韶的叫他!

    郗萧韶心里直冒酸气,不过脸上依旧是清贵俊美的神情。一身的阿玛尼衬托出他修长挺拔的身姿,半场的发丝桀骜,蓝宝石散发着金蓝光芒。

    “桐桐”

    听到声音,苏桐以为是自己错觉,蒋槿澜则皱起眉头。

    又听到一声,苏桐终于停下动作,随后朝外面看了一眼,郗萧韶正笑容满面的和她打招呼。

    这个死孩子,怎么来了?!

    好啊,居然又翘课!

    苏桐去开门。

    蒋槿澜站在苏桐身后,毫不意外的收到郗萧韶挑衅的目光,蒋槿澜自认修为涵养充足,但是遇到郗萧韶的眼神,还是忍不住情绪有些波动。

    “郗萧韶,你怎么在这里?”苏桐见到郗萧韶,第一句就是这个。

    蒋槿澜眉目轻轻一扬,让郗萧韶恨不得一把搂住眼前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苏老师,我看你不在学校,以为你脚又不舒服,所以特地过来看你。”

    苏桐见郗萧韶摆明了不会走的意思,只能无力道:“我的脚没事了,先进来吧。”这里都是街坊邻居,要是被看到了又不知道会说些什么。

    趁着蒋槿澜转身的时候,郗萧韶一把从身后搂住苏桐,然后迅速的亲了她一下。

    蒋槿澜似乎察觉到什么转身。

    郗萧韶飞速放开,不过收回去的手却有意慢了半拍。

    苏桐双颊泛红,美眸怒瞪了郗萧韶一眼,又怕蒋槿澜看出什么,只能若无其事的微微一笑。

    “苏老师,我帮你吧。”

    说罢,郗萧韶也不等苏桐拒绝,就自己走进厨房。

    难得今天苏阿姨不在,他一定要把握机会。

    “喂,你这样冒失过来,要是让我妈看见了怎么办?!”苏桐拿着刀,一脸狰狞。

    郗萧韶抬手投降,小心的看着刀以防苏桐伤到她自己。

    “不会的,我问过吴叔了,他说今天苏阿姨不在家。”说罢,小心翼翼的拿回苏桐的刀。

    “你居然连吴叔都收买。”苏桐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

    郗萧韶靠在墙壁上,笑得有些得意道:“过奖,不过是举手之劳。”

    “你会下厨?”

    “不会”

    “那你进来做什么?”

    郗萧韶狭长眼眸微眯,仿似狐狸般似笑非笑道:“你是希望我在这里面对你,还是希望我出去面对他?”

    “……”

    “郗萧韶,你不会就不要乱动!”

    “好啊,不过你以后要叫我萧韶……我、我手滑,它就掉下去了……”

    苏桐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地上的菜,道:“你是留下面对现在的我,还是出去面对他?”

    一分钟后

    郗萧韶和蒋槿澜面对面而坐,两人看对方的眼神都算不上友善。

    半小时后,终于在快十二点的时候,苏桐将菜做好。

    蒋槿澜自觉的进厨房帮忙拿其它东西,而郗萧韶则在苏桐‘温柔’的眼神下乖乖的去洗手。

    走的时候,郗萧韶回头看了一眼,看两人默契的身影,心底有些不爽。

    “桐桐,”郗萧韶眸中带着笑意,眉目轻挑的:“家里洗手间在哪里?”

    蒋槿澜拿着碗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对着刚要进厨房的苏桐温和道:“小桐,你把菜端出来,我告诉他好了。”

    苏桐道谢。

    “蒋先生,你的生意好像一点也不忙?”

    郗萧韶走在前,蒋槿澜走在后。

    “再忙抽出时间来追心爱的人也是应该的。”蒋槿澜四两拨千斤。

    “应该是应该,不过如果明知道追不到还追,那就是浪费时间了。蒋先生时间那么宝贵,还是趁早回去的好。”郗萧韶洗完手,侧开身,朝蒋槿澜挑眉,轮到你了。

    “这才刚开始,郗大少爷又怎么知道败的一定是我,而不是你呢?”蒋槿澜洗着手。

    “因为我一定会让桐桐喜欢上我。”郗萧韶笃定。

    “我们拭目以待。”

    苏桐看着站在洗手间攀谈‘甚欢’的两人有些无语,就算是要交朋友,也没必要待在洗手间吧。

    “饭菜准备好了!”

    “吃饭!”

    “吃饭!”

    两人异口同声,看着洗手间的微微狭窄的门,眸中的光芒闪过。

    “蒋先生,你会你可要多吃点,桐桐的手艺很好。”郗萧韶有意堵心蒋槿澜。

    “我吃过,的确很好,郗大少爷没吃过一定要好好尝尝。”

    蒋槿澜朝门口走去。

    郗萧韶也朝门口走去。

    蒋槿澜温和笑着道:“郗大少爷真幽默。”看来他遇到对手了。

    郗萧韶笑容得体,“蒋先生客气了。”早知道他练过,刚才就没必要手下留情。

    “你们在聊什么?聊得那么开心。”

    苏桐见两人笑着几乎同时出来,有些疑惑。

    ㊣(5)两人心照不宣的面上称兄道弟,胡乱诌了几句。

    苏桐本来还担心两人一起吃饭会闹点什么,没想到却都是相谈甚欢。

    蒋槿澜在外闯荡多年,见过的人和事广,谈吐上让人觉得亲切舒服。而郗萧韶出身大家,自然也是不凡。两人虽然有些心里的小九九,不过很多话题还是能聊到一块去的。

    吃完饭,郗萧韶自觉地坐在沙发上当地主老大。

    蒋槿澜帮忙收拾了一下,也坐在沙发上。

    看着厨房忙碌的身影,郗萧韶嘴角微扬。他的桐桐无论什么时候看,都那么美好。

    “郗大少爷,这样看着异,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蒋槿澜温和开口,儒雅依旧。

    郗萧韶虽然为人我行我素,不过大敌当前,还是要先解决外忧。

    如果蒋槿澜是个草包也就算了,偏偏他刚才的表现很对他胃口,这样的人无论怎么样都要从桐桐身边赶走。毛爷爷他老人家说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所以一切黑暗势力都要扼杀在摇篮里!

    “你信不信,我比你更了解桐桐?”。

    蒋槿澜挑眉,示意他说下去。

    郗萧韶如一只慵懒的豹子般靠在沙发上,嘴角扬起道:“不信的话,我们拭目以待!”

    0115入香闺

    “小高,我想你。”电话刚接通,林萧音的声音就传来。

    高小然皱起眉,看了看表,下午两点。

    “经理,有什么吩咐吗?”总经理秘书是没有星期六日假日这一说法的,几乎是随时待命。

    “有,”林萧音一只手玩着笔,脑袋放在桌上,眸中闪过光,对着电话道:“我约了一个客户下午两点半见面,昨天我忘了告诉你了,你帮我现在去‘杯莫停’预定位置,顺便把菜点了,我立马就过去。”

    电话里声音听起来正经十足,的确是像林萧音工作时的语气。

    高小然微微皱眉,这么晚了还约客户见面。

    “好的。”

    挂掉电话,林萧音来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工作了一早上的无聊心情终于得到了舒缓,小秘书,我来了!

    高小然到‘杯莫停’的时候已经两点十分了。

    她提前打电话预定过位置,和以前一样,菜色也已经挑了几样,只差酒和开胃菜没有选。

    “高小姐,林先生已经到了,这边请。”

    高小然皱眉,他到了?

    门打开,高小然就看到林萧音坐在位置上,笑容满面的看着她。

    “小高,我等了你10分钟了。”声音有些哀怨。

    高小然面部表情的看着林萧音,公事公办道:“经理要见客户,我先回去了。”

    林萧音道:“小高,我今天看了一早上的财务报表,脑袋好晕。”

    “那是经理的职责。”

    “所以小高我觉得我不适合待在这个职位上,我要是辞职了,你养我好不好?”林萧音一脸期冀。

    “经理,什么活都不干等吃的人我们通常称为废物。”高小然依旧面无表情。

    林萧音歪了一下脑袋,“这样啊?”

    “经理,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小高,现在不是在兴什么废物回收利用吗?要不你把我捡回家吧?也许你能挖掘出我的其它用处来。”林萧音将自己思考的结果说出来。

    高小然看了眼桌上吃剩一般的菜,面无表情的转身,然后打开门离开。

    林萧音也站起身,刚好他也吃得差不多了。

    看着自顾打开车门坐在自己副座上的林萧音,高小然道:“经理,你的车在旁边。”

    “吃饱就困,小高,疲劳驾驶很容易出事的。”

    “下车。”高小然语气微微波动。

    林萧音挺起十二分神,他家小秘书生气了。

    “小高,下午3点半有董事会议,记得准时出现。再见!”

    看着车扬长而去,林萧音风中凌乱,他的美男计怎么始终不见效果。不过小高生气的时候真好看,身材也很不错。

    林萧音转身回自己车上,车还未开动,就看到杯莫停里走出一抹靓丽的身影,那个不是唐军委书记的女儿唐丝柔。?

    来了,这么快?

    林萧音当即拿出手机,拨出号码,“喂,三子,你猜我看到了谁?”

    郗萧韶兴致不高,“我现在有事,今晚再说!”说完,啪的一下子电话挂了。

    林萧音挑眉,眸中露出几分玩味,这下子有戏看了。

    午饭过后,蒋槿澜下午有事,所以先走了。

    对于两人各自的宣誓,双方都处于拭目以待的时期,拒不认输。

    蒋槿澜自认为已经是经历过风浪的人,不会那么轻易被激起,可是面对这个小他5岁的郗萧韶,他还是忍不住慎重。

    “桐桐,你明天打算做什么?”

    苏桐瞪了郗萧韶一眼,道:“叫我苏桐,或者小桐。”

    “可是我觉得桐桐好听。”

    苏桐对于郗萧韶把麻当家常便饭的做法报以嗤之以鼻的态度。

    郗萧韶嘴角扬起,道:“苏老师,我们的策划好像差不多只差最后修改了。”

    苏桐囧。

    他的意思不就是只差他的那部分。

    这个死孩子,看他的眼神就知道心术不正。

    “好啊,等你弄好了我请你吃饭。”

    郗萧韶哀怨的看了苏桐一眼,随后眼睛又亮起来。

    “你亲手做?”

    苏桐复囧。

    郗萧韶笑得像只得意的狐狸,那样子摆明了是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商量的。

    “只能是你和我,不许有别人。”郗萧韶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苏桐没好气的瞪了郗萧韶一眼,他以为她像他那么无赖吗?!

    “好,不过你要是敢弄砸了,”苏桐眼眸微敛,道:“哼哼,郗萧韶,我就让你补考。”好像,他们的期中检测也快到了。

    S大一学期有期中考和期末考两次考试,两次考试的成绩期中占50(百分号),期末百分40(百分号),平时10(百分号)。如果期中挂了,期末被挂的可能极高,挂科只能补考,补考如果不过,就要悲催的重修。

    没有一个学生愿意看同一个老师,讲同一门课两次。

    “遵命!”郗萧韶笑得那个荡漾。

    遵命完,苏桐就愕然的看着郗萧韶在她家的沙发坐下,一动不动。

    通常一个自觉的客人不是应该在事情谈完后,和主人说再见吗?

    “萧韶,你今天没事情吗?”苏桐问得很委婉。

    郗萧韶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俨然成了半个主人,“今天星期六,我不忙。”

    ㊣(5)“你不回家吗?”苏桐已经不那么委婉了。

    郗萧韶看着苏桐,嘴角微扬,半长的发丝微微凌乱,完美的弧线散发着淡淡夺目光芒。

    “桐桐,你是在赶我走吗?”

    轻柔的声音华丽悠扬,点点磁撩人心弦。

    苏桐脸微红,微微别开脸道:“没有。”

    郗萧韶做起什么,自得道:“桐桐,我还没来过你家,带我参观一下吧!”

    看着笑容灿烂的郗萧韶,苏桐恨不得掐死他!

    “这一间是谁的房间?”郗萧韶倚在一间房的门口。

    “是我的。”苏桐没好气,看郗萧韶的样子,摆明了是猜到了。

    见郗萧韶自来熟的推门,苏桐不动声色的看好戏。

    “桐桐,锁上了。”

    苏桐挑眉,嘴角扬起,意思是:就是锁上了,你能奈我何,就是不给你开。

    “幸好这个锁不难开。”

    苏桐愕然的看着郗萧韶从容优雅的从口袋里不紧不慢的抽出一条细钢丝。

    嘎吱一声。

    门开了。

    0116相处

    开这种锁对于他来说本不是什么难事,特种兵训练必备科目之一。

    “喂,你是来做贼的啊你!”苏桐连忙冲过去,护犊子一般的想阻止郗萧韶进去!

    郗萧韶不紧不慢的推开门,迈开脚进去,然后伸开双手,欢迎苏桐随时扑倒他。

    “下流!”

    苏桐脸微红的美眸瞪着郗萧韶。

    “我还可以更下流。”郗萧韶笑得很得意。

    苏桐后退一步,紧张的看着郗萧韶。

    “哪,你别过来,我喊一声,这里、这里……吴叔……”

    “哈哈哈!”郗萧韶倚在门上,声音清亮华丽悦耳。

    “苏老师,虽然我的确很想把你那个什么,但是不会是现在那个什么,那个什么什么的时候也要等你愿意。”他不是君子,但是也不干小人的事情。

    苏桐窘。

    “苏老师,我真的只是想参观一下这个房子而已。”郗萧韶难得的有几分正经。

    “你知道,我从没有几乎参观那么简单的房子。”

    苏桐白了郗萧韶一眼,她才不信他大少爷有这份闲心。

    郗萧韶眸中含笑,他当然没有这份好奇心,不过要全然进入苏老师的房间,必然要找一个十足又好听的理由。而且,参观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房间,任何人都阻挡不了他。

    “你门都开了,难道我还能说不让你进!”苏桐没好气。

    “那苏老师,我就不客气了。”

    看着郗萧韶走进去,苏桐才觉得,她的房间真的有些小。

    一米八几的身姿,站在房间中,一切都显得有些拥挤。男子步伐优雅清贵,和房中的清雅混合在一起,倒是相衬得宜。

    “你喜欢daydream的曲子?”

    说到钢琴,苏桐是由衷的喜欢。

    “恩,他的曲子……”

    “就像在抒写生活,有悲有愁,有离有聚。”

    郗萧韶说完,打开琴盖,指尖华美跳动,一首daydream缓缓流淌而出。

    苏桐看着钢琴前的男子,心中震撼十足。

    她从不知道,有人能将daydream弹得如此传神,而且那音符就好像嵌入指尖一样,每一个音符都是自然流露出来,流畅无比,每一个八度都很自然的滑动而出。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更好了?”郗萧韶弹完,朝苏桐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

    “喂,我没说让你碰我的钢琴!”苏桐拉起郗萧韶的手,打算将他的手挪开。

    郗萧韶任由苏桐握住,在她用力时紧握住,随后另一只手搂住苏桐的腰肢,只听一阵剧烈的钢琴声响起,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扇起,苏桐抬眸,郗萧韶正笑着看她。

    狭长的眼眸桃色流转,薄唇坏笑。

    “桐桐,我还是喜欢你主动。”

    说完,郗萧韶在苏桐反应过来之前,吻住她的唇瓣,轻轻厮摩,如蜻蜓点水丝丝撩拨。

    苏桐仿佛受了蛊惑,只觉得心跳加速,呼吸微微紧张,看着眼前放大的俊美面容,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郗萧韶心中含笑,看来他的目标快要实现了。

    还有,原来他的苏老师也是很容易受诱惑的,他以后要多多努力。

    “喂,你、你起来。”声音很轻。

    吻完后,郗萧韶还是压着苏桐,笑得像只吃饱的狐狸。

    “不想起。”

    苏桐眸微垂,脸颊含羞。

    郗萧韶看着苏桐的样子,心猿意马。

    准备要再偷食一次时,苏桐看准时机,脚用力踢了下去!

    “学弟,你的吻挤还有待提高!我还有事要出门,不招待你了!你自己随意!”说完,苏桐拿起包包,真的转身离开。

    郗萧韶捂着自己的受伤的地方,咬牙,她是不是真的要他断子绝孙!

    幸好位置偏了。

    “喂,今晚我要回去见大哥,我要走了。你放手!”段宁心无语,他一个大男人,居然死死的抱着她不让走。

    楚飞麟就是不放。

    “心儿,今天别回去了,留下来陪我。”楚飞麟开始上下其手。

    段宁心将楚飞麟的头抬起,道:“飞麟,不行!今晚必须回去,我大哥说今晚要见我,要是我不回去,他一定会告诉爸妈的。”段家父母虽然都是常驻国外的外交官,但是对一双儿女的管教还是极其严格的。

    而段萧明这个大哥,虽然对段宁心很宠溺,但是原则问题不容有失。

    “就让他说去,刚好我去提亲。”楚飞麟亲吻着段宁心,听着她的呼吸渐渐凌乱。

    段宁心身上的温度缓缓升起,提亲?曾经他也说过要向爸妈提亲,可是给了她诺言的人,却消失不见了。

    “心儿,你嫁给我。”楚飞麟轻声的在段宁心耳边说着。

    段宁心眸色微闪,笑着轻吻了一下楚飞麟。

    “我先走了!要是回去晚了,我跟你算账!”说完,段宁心推开楚飞麟,穿好衣服。

    “心儿,你……”

    段宁心拿着衣服的手一顿,富有转头看向楚飞麟,笑容灿烂。

    “怎么了?”

    楚飞麟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我派人送你回去吧。”

    段宁心好笑的睨了楚飞麟一眼,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郗家那些守卫都是什么眼力,你的车还没靠近军区,就被扣下了!”

    楚飞麟笑㊣(5)了笑,道:“也是。”

    “我自己回去吧,这样也好交代,就说我去旅游了,反正他们也习惯了。”段宁心没心没肺的说着。

    楚飞麟道:“心儿,你搬出来,和我一起住怎么样?”

    段宁心拿起行李箱,给自己上了淡妆,笑着道:“不怎么样,我喜欢自己一个人!我走了!”不再见。

    楚飞麟并没有注意到段宁心笑容上的不对,虽然心中失望,不过这三年来他也已经习惯了。

    段宁心拦了一辆出租车,这辆车是管家特地替她叫来的。

    从窗户上看着段宁心离开,楚飞麟嘴角微扬。

    至少刚才他替结婚事情的时候,她没有向以前那样冷冷拒绝。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如果一个三年不够,那么他可以再等一个三年。

    段宁心回到郗家,一进门就看到林雪正站在门口,神色有些憔悴。

    “小雪,怎么站在这里?”

    “宁心,你回来了,我、我在等萧扬。”林雪说得有些脸红。

    段宁心看着林雪憔悴的样子,叹了口气道:“你要等也不必在这里等啊,进去吧。”

    看着远处依旧打着电话的秦萧扬,林雪低头,轻声道:“……好。”

    0117第一最好不想见

    晚饭的时候,苏桐手捧着《苏菲的世界》,泡了杯菊花茶加上几颗枸杞,坐在窗台上,悠然的看着时不时纤指翻动,自得其乐得很。

    看到苏菲因为读了一封《对女人的看法》的信后,突然觉得自己的房间很凌乱,苏桐忍不住扬起嘴角。她完全可以想象,苏菲会怎么不待见自己的房间,最后再把房间一一的收拾好。

    读到苏菲说,从今以后她要把一切收拾的井然有序,苏桐由衷的觉得在某个年纪,我们都是喜欢对自己宣誓的,然后无语的发现自己不断的破坏着自己的誓言。

    苏桐摇头,继续看下去。

    手机铃声响起。

    苏桐微微皱眉,这个时候谁会给她打电话?

    不舍得放下手中的书,苏桐喝了一口茶,结果,冰了个透心凉。

    是萧扬。

    苏桐皱起眉头,手机的光芒还在闪烁,在微暗的天色下发出有些刺目的光芒。

    苏桐拿起手机,随后又放下。

    不过片刻,手机铃声又响起,只是铃声还没结束,电话就挂了。

    这样也好。

    就像仓央嘉措的《十戒诗》写的那样:第一最好不相见……

    拿起《苏菲的世界》,苏桐靠在窗台上,静静的看着跟随着苏菲调入另一个世界,脸上笑容淡淡,却美丽动人。

    “萧扬哥,怎么了?”段宁心站在门口,见萧扬走进来。

    秦萧扬收起自己的手机,脸上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打了个电话,不过通了没人接。”

    段宁心道:“是给苏桐打的?”

    秦萧扬露出一个苦笑,道:“恩。”

    段宁心叹了口气,道:“萧扬哥,你和林雪已经要订婚了,该放手就放手吧。”在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好。

    她这几次给苏桐打过电话,苏桐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不想再和萧扬这样纠缠下去。苏桐不接他电话也对,如今看来,倒是萧扬哥自己放不下了。

    “宁心,连你也觉得我该放弃吗?”秦萧扬声音中透着几分不甘。

    段宁心道:“放开执着,对双方都是一种解脱。”

    秦萧扬看着段宁心,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道:“那你呢,宁心?你能忘得了顾应景吗?你放得开他吗?”段宁心的事情他都知道,这三年来,他知道段宁心心中还是一直想着顾应景。

    段宁心脸色微变,张了张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宁心,得到了再放手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喜欢小桐。”秦萧扬苦笑,道:“我知道妈不会同意的,但是我会努力劝服妈的。”

    段宁心开口,道:“如果你真的喜欢苏桐,你应该……”

    “萧扬!”

    林雪的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段宁心的话。

    秦萧扬脸上的暖和之色褪色,换上平时面对陌生人时惯有的淡漠。

    “萧扬,叔叔和阿姨正在找你呢。”说罢,拉着秦萧扬走了。

    段宁心微微皱眉,林雪刚才是有意打断她的话。曾经年少的他们,如今都长大了,各有心思。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响起顾应景,段宁心心中微微抽疼。

    手机铃声响起,段宁心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楚飞麟三个字,那心中的点点疼痛似乎得到了缓解。

    “宁心,今晚我在‘相思’等你。”

    相思,是他们相遇的地方。

    段宁心将手机扣上,拆开手机,拔出手机卡,走到夹竹桃下,将手机卡埋起来。

    “宁心!”

    段萧明的声音传来,段宁心起身进去。

    今晚秦嘉磊郗画梅还有林雪的父母林其璧和周君如都来了,目的是想在郗老爷子郗济国和孙香琴的见证下,宣布林雪和秦萧扬的订婚日子。

    林其璧和周君如以往只有过年来拜年的时候才会来郗家,这次来还显得有几分拘谨。郗家宅子外面守卫森严,里面如古时候的幽幽古宅一样,书香卷气十足,这墙壁上挂着的名画气势恢弘,彰显大家之风。

    下人也都是有规有矩,谦逊有礼,和商家的感觉大不相同。

    许是为了缓和气氛,孙香琴率先开口。

    “这自小啊,我就喜欢小雪这孩子,乖巧伶俐又知书达礼和当下的女孩子啊,大不一样。”

    林其璧和周君如都含笑的点头,半句话也不敢。

    郗画梅笑着道:“是啊,而且林雪这孩子的子温和,就适合萧扬的子。”

    “不错。萧扬,你可不要以为是订婚就不重视,这订婚啊跟结婚是一样的,只不过当下你们都流行要订婚,咱也不是那么守旧,就让你们先订婚。这选个日子,把婚礼也办了。”孙香琴说这话时,余光特地看了郗萧韶一眼。

    见郗萧韶神情和往常无意,孙香琴心中赞许,拿得起放得下才是她郗家的男儿。

    秦萧扬心里纵然再不愿意,也不会当面忤逆孙香琴,更何况郗画梅一直在给他使眼色。

    “外婆放心,萧扬明白。”

    “不是明白,是要好好对待小雪,知道吗?”

    林雪双颊泛红,微微低着头,但是脸上的欢喜却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的。

    “妈,这你放心好了,萧扬自小就会照顾人,哪里能欺负小雪。”郗画梅不忘夸奖萧扬。

    郗萧韶抬眸扫了郗画梅一眼,脸上的笑容不变,反㊣(5)正姑姑的话他早就听习惯了,爱怎么说怎么说去。

    林雪羞得耳泛红,心中却是大喜。

    萧扬没有反对,只要订了婚,他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孙香琴和郗画梅说完话后,段萧明这些晚辈便开始慢慢的说话,气氛也渐渐活跃起来。为了不想打扰年轻人的气氛,吃完饭后,孙香琴郗济国这些晚辈就去了另一处,留下大堂给郗萧韶他们。

    “萧扬,今天你一定要多喝点,我可是特地带了拉菲过来庆祝!”段萧明拿出上次顺来的拉菲,借花献佛。

    下人们早就已经将高脚杯拿上来了,段宁心拿过酒,给大家一一满上。

    “没想到我们也走到了这一步!”林萧音装得有些悲戚,道:“从今天起,我们就都是男人了!我们长大了!”说完,喝了一大口酒。

    “去!”

    “去!你个幼儿园没毕业的!”郗萧韶嘴巴最毒。

    “三子,本来我还想着就你一个处男了,结果没想到你也开荤了。”林萧音道:“来,为我们长大的一步干杯!”

    郗萧韶好笑的拿起高脚杯,轻轻晃动瓶子,让拉菲的香气萦绕鼻尖,随后喝了一口。

    听到林萧音的话,秦萧扬微微皱眉。

    给读者的话:

    给读者的话:明天万字更新,亲们,新年快乐!2012.1.21-inTJ

113-11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