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118-122


    0118致爱丽丝

    不过大家都知道林萧音只要一碰红酒就死,所以就算心中再不悦也无法说什么。

    “小雪,我敬你。”段萧明发挥二哥的角色。

    林萧音,段宁心一一敬过去,再到郗萧韶时,林雪不知为何心里微微紧张,看到他和其他人一样的动作和神情时,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今晚的愉悦让她心底这点失望很快便消失不见。

    随后段晓明和林萧音又闹腾了几下秦萧扬,便挪到院子里东南西北扯了,最后在地球引力之下,扯到了女人身上。

    林雪被段宁心拉去私聊,所以林萧音说话完全没有禁忌。

    “等等,差点忘了萧迪!这么好的话题不能没有他。”林萧音抬手看了一下表,算了算,嘀咕道:“现在是纽约时间凌晨四点,恩,还早,他应该还没睡。”

    郗萧韶耳力好,听到林萧音的嘀咕,嘴角扬起玩味的笑容,夺过林萧音的电话,在段萧明还没来及阻止时飞快的拨了出去!

    -

    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毛苗皱眉的看着手中的音乐盒。

    如果不是出了意外的话,今天就是第五天,也是最后一天了。

    毛苗将音乐盒打开,一首《致爱丽丝》缓缓响起。

    “毛天师,真是多亏了你,这厂里已经没事了。”厂方负责人对毛苗感恩戴德。

    毛苗将音乐盒合上,有些烦厂房的人在这里唧唧歪歪。

    “不必谢,反正不是我做的。”

    厂方负责人笑着道:“毛天师,啊不,毛小姐,何必谦虚呢,如果不是毛小姐的话,谁还能有这个本事。”

    毛苗打开罗盘,上面的针一动不动,平静得有些不平常。

    枉死城在夜间开放,新的孤魂野鬼都会在晚上被鬼差带走,这里地处艮卦,无乾坤之向,加上久被鬼魂所居,气十足,是灵怪最喜的地方之一,以往来时多多少少还能看到一些,可是今晚却都消失了。

    就连她一路上走来,也没有遇到鬼。

    “毛天师,不知方不方便再给我几道符?”厂房的负责人开口。

    毛苗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个绿色的五角星,道:“好啊,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打折。”

    打折?

    厂房的负责人嘴角微抽,他付了那么多钱,没想到只是多要几张符都要另外交钱。

    “好,要多少毛小姐尽管开口。”没办法,只有毛家的符能抵挡住。

    “这是我的名片,等我算好了,我会打电话给你的。”说完,毛苗拿出一张名片给厂房的负责人。

    厂方负责人看着手中的名片,笑得有几分不自然。那张名片通体黑色透明,上面用烫金的字写着毛苗,周围一个金色符围绕,看起来肃然森冷。

    “毛天师,你的电话?”

    毛苗淡淡道:“你低头不就看见了。”

    厂方负责人一低头,那本来画着符的地方,居然真的出现了一个电话号码。

    “毛天师,这、这……刚才……”

    毛苗道:“收好,这张名片你死后也能用得上。”

    “是、是”厂方负责人真的认真收起名片,竟然丝毫都不介意毛苗刚才的话,“毛天师,我还有事先走了,我们再联系。”说完,匆匆的走了。

    毛苗看着厂房负责人的步伐,嘴角露出淡淡的冷嘲。

    该来的,始终是躲不过的。

    毛苗将一个小纸人放在地上,手划了一个阵,手中的五角星升起,口中默念咒。

    小纸人在阵中渐渐动了起来,五角星发的绿色光芒越来越盛。

    光芒最夺目时,小纸人嗖的一下子飞了一起来,快速的转动后停在空中,那头朝毛苗点了点,双手如翅膀版扇动。

    “去吧。”

    毛苗说了一句,就见那个小纸人一下子飞进了工厂里。

    毛苗将罗盘拿出,在工厂四周走动。

    静谧到近乎诡异的黑夜,只有毛苗的脚步声响起,远处叶子明明在动,可是就是听不到一丝声音,整个世界仿佛都会收进了怪物口中,那种等待被嚼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不小心踩到了一枯的树枝,清脆的断裂声传来。

    毛苗吓了一跳,深吸口气,又朝远处更黑暗的地方走去。

    到了,就是这里。

    毛苗停下,将音乐盒放在地上,手中拿出两张黑色符分别在乾坤两个方位,其它六卦象各方一枚铜钱,红线牵引最后缠绕在音乐盒的合身上。毛苗抬手,看了眼月光,咬破自己的手指。

    疼痛让她微微皱起眉头。

    她就知道不能好心,这次又是亏本生意。

    讲血滴在阵法中,毛苗抬手打开音乐盒。

    《致爱丽丝》缓缓响起,风平浪静的四周突然开始动了起来,叶子沙沙作响,动静越来越大,就好像有人在旁边搬山倒树一样。阵法八卦象周围金色光芒闪现,一个阵法隐隐约约的出现在光芒之中,音乐盒慢慢的升起,但是却在阵法中出不来。

    音乐盒的力量越来越大,几乎要冲出阵法。

    毛苗看着阵法几乎要被冲破,心情也变得不好,怒道:“虽然我打不过你,不过要消灭你并不难!”

    音乐盒吭的一下子突然合上,随后掉落在阵法之中。

    “哼,不让我管,我偏要管!”

    毛苗闭上眼睛,食指中指并起,口中默念咒,音㊣(5)乐盒打开,音乐响起。耳旁的声音越来越大,风不断的怒吼!如鬼泣的声音不断传来,几乎要将毛苗吞没,毛苗咬牙,心中继续默念咒语。

    “你走!我只要妈妈!”

    小女孩的声音终于响起,毛苗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出来了就好。

    毛苗放开手,睁开眼阵法中,音乐盒里,一个小女孩的身影若隐若现。

    毛苗道:“你妈妈已经消失了,你当晚看见了。”

    “你胡说!”

    小女孩表情狰狞,毛苗一时不慎跌倒在地。

    见小女孩的样子,毛苗连忙将阵法固定住,不让她冲出来。

    音乐盒中,小女孩不断的挣扎,如果她继续挣扎的话完全可以冲出来。

    毛苗正着急时,那个小纸人给了回来,一下子冲到了毛苗怀中,紧紧的贴在她耳朵上。

    听完小纸人的话,毛苗开口,“没事了,你回去吧。”

    说完拿出五角星,打算将灵体收回来。

    小纸人却飞起来,不停的在小女孩周围转圈圈,就是不愿意停下。毛苗没好气的等着小纸人,不用说,一定是不愿意回去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新年快乐!O(∩_∩)O~

    0119银发男子

    “如果你有办法劝服她,我就让你白天再回去。”毛苗抛出条件,对小孩子她最没有办法。

    小纸人拍手,一直点头。

    毛苗大人说话的直白他们都知道,这个灵体虽然可怕,不过也只是个小女孩,好好说话就好了。

    “大人,可以了。”小纸人的声音传入毛苗耳中。

    毛苗不信的看着音乐盒,却见音乐盒真的安安静静的落下,只是一下子合上了。

    “喂!”好不容易出来,怎么能这样就缩回去!

    小纸人飞到毛苗面前,道:“大人,她只是个小女孩,她已经答应跟你回去了,不过她说她今晚不想和你说话。”

    毛苗将信将疑,道:“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今晚就当是你帮我的福利吧,明天记得自己回去。”

    说完毛苗拿起音乐盒,收起阵法,转身朝身后伸手扔了几张普通黄色软纸黄色符,走了。

    风阵阵,一人一纸一音乐盒消失在黑夜中。

    许久后,一丝银光在阵法周围闪过,一道身影出现阵法周围,抬手在空中虚画了个圈,阵法周围亮起,银色光圈光芒夺目。

    本来已经消失的阵法,居然又发出金色光芒!

    银发飞扬,光芒逝去,身影也消失在阵法周围。

    —

    “大人,我有一个朋友想认识你。”回去路上,阿宝开口。

    哦,阿宝也就是附在小纸人身上的灵体,不过现在已经出来了,成了一只鬼飘荡在毛苗周围。

    毛苗装作没听见,这么晚了,早回去睡觉才是。

    “大人,你以前很热心的。”阿宝委屈开口。

    “别乱飘,我头晕。”毛苗将阿宝拍飞。

    阿宝飞回来,“……大人,你嫌弃我了。”阿宝很委屈。

    “是啊。”毛苗合上天眼,收起牛眼泪。

    今晚她看得灵异东西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再增加视觉收入。

    听到毛苗的回答,阿宝风中凌乱了。在毛苗面前将自己撕裂成了一条条,然后随风飘走,最后飘够了,又把自己拼回来,装好。

    “大人,我们再逛逛吧!”阿宝很兴奋,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这次不行下次。

    “恩,欢迎你去郗家大院逛。”

    阿宝立马吓得脸色惨白,就跟糊了白色漆一样。

    郗家,所有的鬼都不会去逛的。

    “大人,你不厚道。”阿宝哀怨。

    “我知道。”

    “那是你……。”

    “……不用你提醒。”

    “他比你恐怖多了……大人,我什么都没说,我回去了!”嗖的一声,阿宝消失回五角星里。

    毛苗收起五角星,回学校!

    不过,回学校好无聊。

    毛苗眼睛一眨,露出顽皮的一面,拿出手机。

    手机铃声响起,苏桐放下书,拿过来看了下,露出笑容。

    “小桐!”

    苏桐稍稍将电话拿开,调侃道:“毛天师,怎么今晚有空给我打电话?”

    毛苗晚上手机通常关机,要找她几乎是不可能。

    “那当然是想你了嘛。”毛苗各种借口信手拈来。

    “来我家?”苏桐毫不费力的猜出毛苗的想法。

    毛苗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眉开眼笑,道:“好啊!不过你要来接我。”

    “是,一定去接你。”苏桐笑着挂了电话。

    换好衣服后,苏桐便锁好门走到乌衣巷尽头接毛苗,不过片刻,毛苗便出现在视线之内。

    “小桐,一日不见我想死你了!”

    苏桐嫌弃的推开毛苗,后退好几步道:“这位小姐,我还像不认识你。”

    “小桐,苏阿姨睡了没有?”毛苗挽住苏桐的手,各种开心。

    “我妈今晚不在家。”

    “太好了!”毛苗称手道贺,真是天助我也,“小桐,你应该还不困吧。”

    上次毛苗这样问她的时候,通常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

    “很困,其实我刚才睡到一半了,被你吵醒的。”苏桐对借口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小桐,说谎是会遭报应的!”

    “没关系,反正不是现世报。”

    “难道你忍心看我一个人吗?”毛苗使出终极杀手锏。

    这句话说出来,苏桐更加确信,毛苗的目的正在朝某些不好的方向发展。

    “……忍心”

    “小桐~”毛苗楚楚可怜。

    “我投降。”苏桐举白旗,心中叹了口气,暗暗发誓她下辈子再交闺蜜一定要擦亮自己的双眼。

    ——

    “喂,四哥。”电话那头,软绵绵的极其好听的少年声音传来,听得出是在睡梦中被人吵醒。

    林萧音有些疑惑的看着郗萧韶,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拿着自己的电话,放在他的耳边。

    “萧迪?”林萧音开口。

    “四哥,你知不知道现在是美国时间几点啊?”齐萧迪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四点。”

    “是凌晨四点!”少年尖锐的声音让段萧明都忍不住皱眉。

    “哦,还早,你还没睡吧。”林萧音看着郗萧韶脸上的笑容,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不对,这电话是他打的!

    “小弟,你听我说。”林萧音清了清嗓子,毕竟真的是他自己理亏。

    “今天大哥订婚了,我们觉得不㊣(5)能少你一个,所以他们就让我做代表给你打电话。”

    电话那头只听一阵翻动的声音,随后齐萧迪的声音传来,“大哥订婚了?!是不是上次那个女的?宁心姐给我看过照片,是个美女啊!”

    林萧音这一刻恨不得进电话里掐死齐萧迪。

    段萧明入口的酒差点喷出来。

    “不是。”

    冷冽的声音让齐萧迪打了个寒颤,这是大哥的声音。

    “大哥,恭喜你订婚,过些日子我就回去看未来大嫂。”齐萧迪笑着说。

    “不必了,很晚了,早点睡吧。”说完,秦萧扬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后,林萧音踢了踢段萧明,用眼色朝郗萧韶使了使。

    “今晚就这样吧,都累了。”秦萧扬淡漠的说着,随后离开院子。

    不知道是不是段萧明多想,他总觉得刚才秦萧扬走的时候,看了郗萧韶一眼那眼神带着几分敌意。

    郗萧韶喝了口手中的红酒,酒香在齿间流动。

    “我们继续?”

    林萧音摇了摇头,萧扬的态度这么明显,不知道郗阿姨是怎么想的。

    段萧明拿过拉菲,给郗萧韶倒了半杯,道:“三子,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听得出段萧明话中有话,林萧音也跟着坐了下来。

    “什么什么打算?”郗萧韶修长的手拿着高脚杯,那杯子在月色下,散发着迷人的光离。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O(∩_∩)O~

    0120装蒜

    “少跟我们装蒜!”林萧音拿过郗萧韶手中的杯子,询问道:“你跟那个苏桐怎么样了?”

    郗萧韶挑眉看了眼林萧音,他的消息倒是灵通,连桐桐的名字都知道。

    “不要这样看我,郗阿姨都请私家侦探了,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林萧音解释。

    说到私家侦探,郗萧韶眸中闪过一丝冷色。

    他的事情自有他自己解决。

    “她还没答应呢。”郗萧韶淡淡的说了一句。

    段萧明疑惑道:“没答应?那你之前……”之前他不是还说什么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如果在一起了她又还没答应这是怎么回事。

    郗萧韶嘴角微扬,道:“我是故意的。”

    林萧音一把搂过郗萧韶脖子,道:“三子,你这可不厚道。”

    “就是故意的。”故意让秦萧扬误会,故意看他反应。

    如果他要是能够一直坚持的话,那他得到桐桐的可能就会变小,可是秦萧扬的态度给了他十足的把握,桐桐迟早会喜欢上他。

    “三子,你老实说,你不会是当真了吧?”段萧明神情有些严肃,压低了声音。

    “不是当真,是本来就是真的。”郗萧韶一把推开林萧音。

    “喂,三子!”林萧音急了。

    “三子,你考虑清楚。”段萧明微微皱眉。

    郗萧韶站起身,朝身后挥了挥手,他要去休息了。

    林萧音和段萧明各自看了一眼,将手中的红酒喝光,也各自散了。这四个走了两个,还有什么意思。

    林雪和段宁心在另一处庭院中。

    段宁心静静的听林雪说着,思绪有些飘离。

    “宁心,我婚礼你当我的伴娘好不好?”林雪脸上是幸福的笑意。

    “好啊,我一定会回来的。”

    “真可惜,你明天又要走了,不然的话,我们可以好好玩上几天。”林雪有些失望。

    “呵,就算是我不走,你也不会陪我的,你呀,还不天天跟着大哥。”

    林雪微微低头,耳发热。

    “对了,不知道萧扬他们喝完了没有?”林雪开口。

    “放心吧,我哥他们有分寸的。”

    “不行,我去看看。”林雪说完,就走了。

    段宁心摇头,林雪这么着急,看来对大哥是真的很重视。只是看大哥的态度,似乎并不乐观。

    她也该走了。

    段宁心起身回去收拾。

    林雪来到院落的时候,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小雪,萧扬呢?”郗画梅的声音传来。

    “刚才还在这里,现在不知道去了哪。”林雪走过来。

    郗画梅道:“萧扬最近是越来越不懂事了,这和他们说完,也不知道带你进来见见他外婆和他外公。”只有多接触,才能让他们明白,她的儿子比郗萧韶不知道强多少倍!

    说什么郗家也不能让他毁了。

    “郗阿姨,你别着急,我去找找看。萧扬应该是喝多了,所以去暂时休息了吧。”

    “去吧去吧。”郗画梅对林雪是越看越满意。

    林雪走到秦萧扬的房间,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人回应。

    “萧扬?”

    秦萧扬听到外面的声音,眉头紧紧皱起,心中闪过几丝厌恶。

    “萧扬,郗阿姨找你。”林雪轻柔的声音再度传来。

    林雪站在门口有几分踌躇,过了片刻,房间里传来声音,随后门打开。

    林雪抬头,却只看到秦萧扬转身的身影,他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没关系,他们就要订婚了,一定会好起来的。

    林雪跟在秦萧扬身后,走上楼。

    —

    “小桐,我们关灯好不好?”毛苗笑得贼兮兮的朝苏桐说着。

    苏桐道:“好啊,这样比计较有恐怖片的气氛。”

    “……”她只是觉得这样比较有听故事的气氛而已。

    想拉住苏桐,让她先别关灯,不过苏桐已经眼明手快的把灯关了。

    “小桐,一会儿见到什么你千万别害怕,还有我,知道吗?”毛苗先给苏桐一个心理准备,普通人看到别的东西都是会害怕的。

    苏桐点了点头,她心中其实也是真的有些害怕。

    “那,我给你喷牛眼泪了。”毛苗拿出牛眼泪准备喷。

    苏桐深吸口气,牛眼泪喷了过来。

    喷完,苏桐刚睁开眼就看到毛苗正飞快的把牛眼泪扔进包包里。

    “苗苗”微微拉长的尾音,透着几分威胁的意思。

    “呵,我可以开天眼,一样能看见的,最近牛眼泪比较少,所以我们要省着用。”

    “那也不差这一点点。”苏桐说完,从毛苗包里拿出牛眼泪,然后朝毛苗喷了过去。

    毛苗悲戚的自己收回牛眼泪,为什么她不能只听故事。

    算了,反正见多了,也不差这一次。

    毛苗闭上眼睛,口中默念咒,随后两指竖起,“开!”

    苏桐紧张的看着音乐盒,呼吸都要停下。

    一分钟过去,音乐盒一动不动。

    毛苗笑了笑,口中又念咒,“开!”

    音乐盒继续毫无动静。

    苏桐囧道:“我们自己打开不就好了?”

    “再让我试试。”毛苗说完,又来了一次。

    苏桐兴致渐失,时不时懒懒的掀眼皮看毛苗一眼。

    ㊣(5)毛苗怒瞪着音乐盒,伸手打开。

    哼!

    以为她不用道术,就不能打开它吗?!

    音乐盒是开了,不过只有曲子响起,什么都没有。

    苏桐坐直身子,紧紧的盯着桌上的音乐盒。

    一首致爱丽丝结束了,两首致爱丽丝结束了……

    “苗苗,夜深了,睡吧。”她早该猜到苗苗是毛家的不合格产品。

    “好吧。”

    这么不给面子,毛苗也没了听故事的兴致,随手一抛把音乐盒扔在了角落。掉落的时候,毛苗没注意到,那音乐盒啪的自己关上。

    星期日,苏启兰回来,看到毛苗后又是一阵接待。

    毛苗面上对着苏启兰各种客气,然后回房间后对着苏桐各种不把自己当外人。

    —

    “寻他”

    郗萧韶刚走到门口,山本太郎就迎面走来。

    “萧韶,欢迎过来。”山本太郎依旧是保持着礼节。

    郗萧韶笑了笑,昨晚山本太郎就给他打电话,他没接到,今天早上刚醒来,山本太郎又给他打了电话。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O(∩_∩)O~

    0121再见PUB

    “山本君客气了,我们是朋友,何必说这种话。”

    “你说得对。”

    寻他里,一对对同恋人偎依而坐,不难看出他们的关系。有的是散着坐的,时不时会朝郗萧韶打眼神,看看他的意思。

    郗萧韶依旧是慵懒的坐在卡坐上,玩味的看着周围。

    “萧韶难道不好奇我让你来做什么?”

    郗萧韶拿起桌上的红酒,道:“当然好奇。”

    俊美微微青涩的脸让山本太郎有些转不开眼,不过眼下并不是做这些的时候,迟早有一日他会带走他。

    “上次萧韶你向我询问了黑色符的事情,我想我查到谁有了,如果萧韶有兴趣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去拜访他。”山本太郎柔柔的声音就像清风一样。

    “是吗?”郗萧韶坐起身,脸上露出兴趣道:“这世上真的有这种东西?我还以为不过是他们装神弄鬼用的。”

    山本太郎听到郗萧韶这样说,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这种公子哥,不过是因为兴趣罢了,玩起来不分轻重,以为什么都是可以窥视的。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约了他下午见,你有空的话,我们可以一起过去。”

    郗萧韶喝了口酒,道:“好啊,我当然有空!”

    吃过晚饭,苏桐和毛苗就回到了学校。

    因为十一国庆快到了,所以事情也多了起来。

    苏桐刚回到宿舍,就感觉到手机在震。

    打开一看,居然是秦萧扬的未接来电,苏桐叹了口气,随后又将手机放进包里。

    刚把东西收拾好,手机铃声又响起了。

    是另一个电话。

    “桐桐,有没有想我啊?”郗萧韶无赖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苏桐翻了个白眼,道:“有事吗?”没事的话她很忙。

    “当然有,我想你了。”郗萧韶已经把麻当饭吃了。

    “那就是没事,我先挂了。”苏桐说完,就真的挂了。

    郗萧韶愕然的看着电话,他被挂电话了,而且是毫不犹豫的被人挂电话了,还是被桐桐挂的。

    他自认为他郗萧韶没有俘获美人心,至少也让美人动心了才对。

    郗萧韶收起电话,看着眼前的女生宿舍楼,眼眸微微眯起。

    苏桐刚洗了一个头,就听到有人敲门,喊着毛苗开门,不过那毛苗那孩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谁啊?”

    “是我,陈阿姨。”

    原来是宿管。

    苏桐打开门,头发还半湿,滴着水。

    “陈阿姨,怎么了?”平时宿管是不会上来的。

    “苏桐,楼下有人找你,说是手机丢了没办法打你电话。”陈阿姨见苏桐微微皱眉,又道:“那孩子人很不错,每次都送你回来,看你上楼了才安心。我还以为你们是那个关系,没想到他是你学生。”

    “我下去看看,谢谢陈阿姨。”

    苏桐随意又擦了一下头发,锁上宿舍门便下去了。

    “苏老师。”郗萧韶挡着陈阿姨的面,很有礼貌喊。

    苏桐面上也是笑一笑,见陈阿姨进去了,才将郗萧韶一把拉出宿舍楼。

    “苏老师,陈阿姨人真好。”

    苏桐囧。

    他到底收买了多少人。

    “郗萧韶,算你狠。”苏桐有几分咬牙切齿。

    郗萧韶笑得像一只狐狸,“多谢苏老师夸奖。”

    苏桐此时头发半干,透出几分风情,看得郗萧韶耳微微泛红,随后微微别开眼。

    出来都出来了,苏桐只能认栽。而且,明天开始新生晚会的事情就要定稿了,就当是哄这个死孩子好了!

    “苏老师,我今晚没吃饱。”郗萧韶可怜兮兮的开口。

    苏桐没好气的道:“难道是郗家的饭菜还不够你吃?”

    “够是够,不过我今晚吃的时候,舌头上都是苏老师的味道,所以没吃饱。”郗萧韶嘴角扬起。

    “我回去了。”苏桐转身就走。

    郗萧韶道:“桐桐,看看我手中的东西。”

    才不理那个死孩子!

    苏桐继续朝前走,身后一阵清脆的声音在作响,听起来很像是钥匙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拿的?”苏桐看着郗萧韶手中的钥匙,除了气愤外真的是很无语。

    “刚才。”郗萧韶将晃动了一下手中的钥匙。

    是刚才郗萧韶给她开门的时候,她还以为他是不小心碰了她一下,所以没在意。

    “苏老师,陪我吃夜宵吧?”

    苏桐无语的拿过自己的钥匙,明明是一身清贵的人,可是会的手艺怎么都那么什么。

    吃过宵夜,郗萧韶将苏桐送回来,苏桐上楼的时候想起陈阿姨的话,心中微微疑惑,忍不住又从楼上下来,借口找陈阿姨有事,来到宿管办公室的窗户旁,苏桐看去,一道身影正转身离开,半长的发丝桀骜飞扬。

    “苏桐,他是个不错的孩子。”陈阿姨含笑开口。

    苏桐满脸通红,走出宿管办公室。

    回到宿舍,苏桐看着桌上的资料,心中千头万绪,到最后居然只剩下郗萧韶三个字。

    想起他们初识的日子,还有后来的一切,苏桐自己都哭笑不得。

    看了看时间,心在是九点半。

    到陷阱的话,也差不多是十点的样子。

    一个念头闪过,苏桐心跳微微㊣(5)加速,美眸中眸色流转。

    两分钟后。

    苏桐站起来,拿出当晚的衣服,找了个借口离开宿舍楼,朝陷阱去了。

    如果,如果,今晚他真的也出现在那里的话,那么她就豁出去!

    苏桐心中就像被人充了气一样,这个荒谬的念头让她神洋溢,这些日子来的小心翼翼仿佛都得到了释放。

    ‘陷阱’

    许久没有来这里了,苏桐还有些想念。

    刚走入‘陷阱’,就被里面疯狂的气氛所感染,苏桐此时是一身黑色V领长裙,妩媚却又透出清纯,脸上的浓妆也没能遮住那一身的清澈气质。

    DJ据气氛调整着歌曲的CUE,让节奏有一次的升腾起来,苏桐坐在角落,安静得仿佛要和黑夜融合为一体。

    看着疯狂的巴丽,苏桐心里的紧张激动微微的缓和下来。

    DJ放完曲子,酒吧恢复暂时的平静,钢琴师上去弹琴。

    苏桐拿起酒杯的手微微一顿,今晚的钢琴曲是《daydream》,不自觉的让她想起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苏桐迷恋的听着歌曲,察觉到前方正有人朝自己走来。

    由于远处的灯光不够明亮,所以苏桐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是呼吸莫名的急促起来。

    给读者的话:

    4O(∩_∩)O~

    0122今晚不回去

    头发短平干净利落,不是他。

    “小桐,真的是你。”蒋槿澜的声音传来。

    苏桐笑着道:“槿澜,你也来了。”

    蒋槿澜没有告诉苏桐这里是他的,他想以后再慢慢告诉她,不想让她为了感激他而接受他。

    “恩,我朋友是这里的老板所以我回来后,经常过来。”听到这句话,远处要跟过来的两个人停下了脚步。

    “原来是这样。”苏桐笑着道:“槿澜,你不用陪我,我坐一会就走,你去忙你的吧。”

    蒋槿澜和苏桐说了几句就做了。

    蒋槿澜走后,苏桐心中微微有些失望,是她自己想多了,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

    苏桐吐了吐舌头,脸微微发烫,也只有她会有这种疯狂的想法,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

    苏桐拿起包包去吧台结账,然后准备走人。

    转身,撞上一个人!

    ——

    “抱歉!”

    苏桐连忙道歉,抬头,愕然的看着郗萧韶。

    郗萧韶见苏桐的神情,仿佛看见了什么不敢置信的事情,不禁恶劣的道:“苏老师,现在投怀送抱也是来得及的。”

    “你怎么在这里!?”苏桐后退一步,心跳加速。

    “苏老师在这里,所以我在这里。”郗萧韶刚才送完苏桐,看时间还早,便想过来一趟。

    “我先走了!”苏桐抬脚就跑。

    郗萧韶连忙跟上,在门口的地方拉住苏桐。

    “桐桐,你怎么了?”他怎么看她满脸通红,好像还很紧张的样子。

    “没事,我先回去了。”

    郗萧韶拉着苏桐,看着她的样子,响起他们第一次相遇,他强吻她的场景,心中跃跃欲试。

    “桐桐,这身衣服很适合你。”郗萧韶说完,抬手便搂住了苏桐的腰肢。

    该死,她的味道他怎么都唱不够。

    就像是初尝禁果的孩子一样,一旦开始了,就停不下来,对禁果的**还一天天不断的加深。

    苏桐看着郗萧韶靠近,脑海中同样想起那天的场景。

    还没等她自己反应过来,脚已经快她自己一步做出反应了!

    “小桐!”

    苏桐的脚还没有碰到,就听到蒋槿澜的声音,两人同时抬头看去。

    苏桐满脸通红,而郗萧韶显然对于自己被人打扰了很不满意。

    “郗萧韶,你想对小桐做什么?!”蒋槿澜走过去。

    郗萧韶搂着苏桐,“当然是做男女朋友之间该做的事情。”

    苏桐脚狠狠的踩了郗萧韶一下,然后推开他的手,看到郗萧韶皱起的眉头,苏桐心情大好。

    郗萧韶刚后退一步,刚才在蒋槿澜身后的两个保镖就已经上来,一左一右打算带走郗萧韶。

    “槿澜,刚才他只是和我闹着玩的,没什么事。”苏桐怕蒋槿澜和郗萧韶闹起来,连忙开口。

    “错了,我不是闹着玩的,我是认真的。”郗萧韶拒不承认。

    苏桐狠狠的瞪了郗萧韶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这样开玩笑。

    蒋槿澜沉着脸,四个保镖已经将郗萧韶包围,吧里的客人都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都纷纷停了下来。

    “我说了,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郗萧韶毫不在意的又说了一次,通吃朝苏桐微微一笑。

    “郗萧韶!”苏桐压低声音,示意郗萧韶。

    “我是认真的,一直都是。”

    郗萧韶趁机搂住苏桐,华丽磁的嗓音就像钢琴的声音一样,不住的撩拨着苏桐的心。腰肢被人搂住,随后唇瓣被轻吻了一下,随后放开。

    四人没想到郗萧韶还不死心,一时间都朝郗萧韶过来。

    苏桐看着郗萧韶,心中百感交集。

    笨蛋!

    她知道他是真心的,她知道!

    “槿澜,你让他们停手,真的是误会。”苏桐连忙走过来。

    蒋槿澜看着苏桐的样子,微微皱眉,难道就因为那一次他没有出现,所以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吗?

    苏桐看着郗萧韶的动作,每一下都干净利落,丝毫不像俊美清贵的少年。

    在她开口的时候,已经有三个人趴下了。

    而最后的一个显然是保镖头领,所以还能和郗萧韶切磋。

    一看郗萧韶停手,苏桐连忙走过去。

    “萧韶,你怎么样?”苏桐声音微颤。

    “没事。”郗萧韶拉过苏桐就走,受伤的淤青和嘴角的点点血迹,刺痛了苏桐的眼。

    “你该上医院。”苏桐开口。

    郗萧韶将苏桐拉过来,在一个树旁躲着。

    “嘘”郗萧韶压着苏桐,轻声开口,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刚才苏桐过来扶他的时候,似乎有闪光灯闪了一下,但愿是他多想。

    等了片刻,都没有人出现,郗萧韶才转过来脸来看苏桐。

    “打架而已,我已经习惯了,没事。”轻柔的声音就像冰泉一样,留过心尖。

    苏桐道:“还不起来。”

    郗萧韶放开手,他怕再下去,他的桐桐就该生气了。

    “走吧,我们去买药。”

    郗萧韶本来还有些担忧,当即笑着道:“好,我知道一个地方有。”

    苏桐看到郗萧韶的笑脸,心中的一角柔软甜蜜。

    哼,不过她才不那么早告诉他,如果现在让㊣(5)他知道她接受他了,他还不得瑟死。

    苏桐嘴角扬起,走在前面。

    郗萧韶替苏桐开车门,让人来到上次的沙滩,沙滩远处有一家药店,苏桐买了药回来替郗萧韶处理了一下伤口。

    郗萧韶见苏桐始终是一个神情,不像上次一样,会脸红,心中觉得奇怪,难道是他做得太过了,所以苏老师对他完全没有感觉了?

    “抬手。”

    郗萧韶抬手。

    苏桐大半个身子都在郗萧韶这边,但是动作和神情却都没有什么不一样,也没有什么窘迫的样子。

    “好了。”

    郗萧韶道:“回学校?”

    苏桐道:“不回去了,今晚就在这里过吧。”

    反正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再说现在都这个点了,要是让人看到他们两个一起,郗萧韶还这个样子,到时候怎么解释都说不清楚。

    郗萧韶没有表现出雀跃。

    相反,因为苏桐说出了他心中的打算,他反而有些不安。

    “苏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说?”郗萧韶问得小心翼翼。

    在暗处,苏桐嘴角微扬,这个死孩子还知道害怕。

    给读者的话:

    万字更新!亲们,新年快乐!祝大家龙年吉祥,学业和事业都顺利!

118-12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