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123-127


    0123小屁孩

    苏桐道:“没有,睡吧。很晚了。”

    郗萧韶看着苏桐的侧脸,下车,不过片刻车门关上,随后一件衣服盖在苏桐身上。

    将车顶关上,狭小的空间里,仿佛独有的一方天地一般。看着苏桐的侧脸,郗萧韶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温馨甜蜜。

    天微微亮起的时候,苏桐醒过来,却见郗萧韶已经不在车里。

    去哪了?

    苏桐从车上下来,看了看周围,没过多久,就看到郗萧韶出现在视线里。

    “怎么了,不吃?”

    见苏桐漱口完,却没有动早餐,郗萧韶忍不住开口。

    苏桐拿着水摇了摇头,笑着道:“萧韶,你知道你第一次给我的感觉是什么吗?”

    郗萧韶笑着道:“一定是英俊潇洒,俊美不凡。”

    苏桐瞪了眼郗萧韶,美眸初动,一字一顿道:“是一个小屁孩!”

    小、小屁孩!?

    郗萧韶纵然知道不是他自己答案,但是也没想过会是这个答案。

    “小屁孩?苏老师,不如你现在就试试我是不是个小屁孩。”说完,郗萧韶对苏桐各种打量,那眼神尽是se情的味道。

    苏桐不甘的瞪了郗萧韶一眼,低吼道:“你给我正经点!”

    郗萧韶笑着喝了一口水,心情愉悦。

    “不错,你的确是会很多东西,可是比起萧扬,你更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因为出身的关系,你处处夺人眼球。可是萧韶,加入有一日你不再是郗家的大少爷,那你还剩下什么?你的能力我知道,可是你从来都是玩乐的态度,在我眼里,你就像是一个孩子。”苏桐说完,微微叹气。

    无论是她,还是萧扬,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可是对于郗萧韶来说,却是不同的,他得天独厚,很多东西不用他自己开口就已经送到他面前。

    也是因为这样,他失去了很多努力奋斗的机会,对事情都是抱着玩乐的态度,她不希望他这样子。

    一个人再多的光芒,如果没有一个坚实的立脚点,总有一天这些光芒会散掉,再无人欣赏,到时候就被会人说不过是仗着家世的公子哥。

    “这么说,在苏老师眼里我还不是个一无是处的孩子?”郗萧韶狭长的眼眸喊着笑意,眉目轻佻,发丝微扬。

    苏桐给了郗萧韶一个笑脸,也不打击他的自恋道:“是啊,不是一无是处的孩子!”

    “恩,那我就知道了。”郗萧韶煞有其事的点头。

    “吃早点吧,我觉得这些馄饨不错。”郗萧韶说着,替苏桐打开盖子。

    苏桐接过,知道刚才自己说话可能太重了,也不急着郗萧韶能接受,不过他没有冷脸反驳说明他至少不会在问题面前选择逃避。

    “怎么样?”

    “很好吃。”苏桐由衷赞赏,这馄饨吃到嘴里,顺滑无比,咬下去皮上的弹齿间都能感觉到,汁鲜美浓腻,真的很好吃。

    郗萧韶见苏桐吃得开心,也自己拿起来吃。

    苏桐道:“喂,我还以为这种路边摊的东西,你会嫌弃。”

    “这算什么,我曾经三天都没吃过东西,这些对我来说很美味。”郗萧韶不在意的说着。

    苏桐余光看着郗萧韶的侧脸,嘴角微扬。

    这碗馄饨,真的很香。

    两人吃完后,郗萧韶带苏桐回去,老规矩,学校不远处苏桐先换了衣服下车,然后郗萧韶去停好车,再入校。

    由于十一就快到了,所以从今天起苏桐就开始忙新生晚会的时候。一定要再十一之前定稿,然后十一之后排练,最后开演。幸好吴教授出差了,不然苏桐这不知道自己要忙成什么样子。

    该死的苗苗,关键的时候一定开溜!

    苏桐拿着资料来到人文休息室,郗萧韶已经过来了,正在认真的指导他们修改。

    那资料她刚才才给他的,他不会那么快就弄好了吧?

    苏桐轻轻的走过去,郗萧韶朝她微微一笑,然后继续指导。

    郗萧韶小的时候,聂思圆刚好抬头,看到这一幕狠狠的瞪了苏桐一眼。

    苏桐无视,做自己的事情。

    等都指导得差不多了,郗萧韶才走过来,和苏桐说话。

    “苏老师,打算怎么报答我?”郗萧韶挤眉弄眼。

    苏桐拿起资料,拍了郗萧韶一下,无视。

    一上午悄然过去,等习小雨等人改完,拿来给苏桐看的时候,设计安排方面都已经弄得很好了。

    “学姐,我们一起吃个饭吧?算是庆祝我们初有所成。”沈意幽提议。

    苏桐算是看出什么叫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不过如果你没空的话,我们可以和萧韶一起过去,最近都是萧韶帮的我们。”聂思圆在一旁开口,言下之意是她苏桐可有可无。

    苏桐微嘲道:“我还有事,你们去吧。”聂思圆不想看到她,她又何尝不是不想看到她们。

    苏桐说完,拿起包走了出去。

    聂思圆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就要拉过郗萧韶,却见他微微一笑,道:“我学院里还有事情,先走了。”

    聂思圆脸色一顿白一顿青。

    沈意幽和习小雨则瞪了聂思圆一眼,都是她,如果不是她惹怒了学姐,郗学长也不会说不去!

    “意幽,起宋,我们自己去吃饭!”

    陈起宋有㊣(5)些尴尬,不过还是被沈意幽拉走了。

    聂思圆走出休息室,从下往下看,郗萧韶正拉着苏桐的手,将她带到梧桐林。看到这一幕,聂思圆眸中闪过几分算计,原来,没想到他们之间居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下子,可是有好戏看了。

    “生气了?”

    “没有。”苏桐道:“只是没必要和她生气。”

    “说得对,就算是生气,也只能是对我生气。”郗萧韶附和,说得好像很有道理。

    苏桐白了郗萧韶一眼,他倒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对了,过天彩排,你来吗?”苏桐询问,如果郗萧韶在的话,现场还能指导。

    郗萧韶道:“苏老师让我去,我一定去。”

    苏桐脸微红,不理郗萧韶,手接住一片梧桐档木窒蓿趺囱伎床坏健

    “三哥……”

    “被吵!”郗萧韶拿着书,正看到**部分。

    齐萧迪很挫败的趴在桌子上,狠狠的捶着桌子,他要回祖国的怀抱!

    “不许弄声音。”郗萧韶一动也不动,不过声音却是有些不对。

    这个姿势不错。

    这个也不错。

    郗萧韶拿笔圈着,耳泛红,白皙的面容透出几分热气。想起他想做的事情,郗萧韶就觉得自己有些气血上涌。

    “三哥,什么声音?”齐萧迪耳朵很灵,他好像听到什么体滴落的声音。

    “很晚了,小孩子该睡觉了!”

    啪的一声,郗萧韶盖下电脑屏幕。

    俊美的脸上,耳泛红,鼻子下面两行红色的体正在滴滴的往下掉。郗萧韶用手抹了一下鼻子上的血,继续坐下来看,那书发开,看得某人浑身发热。

    他一定要好好学,好让苏老师满意。

    “萧扬,你明天有空吗?”明天是星期三,她记得他是有休息的。

    萧扬紧皱起眉头,道:“什么事?”

    ㊣(5)“是关于苏桐,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谈谈。”

    提到苏桐个,秦萧扬神情微缓。

    “明天中午,‘萧’见”说完,秦萧扬直接挂了电话。

    林雪对于秦萧扬的态度已经习惯了,现在她要做的是挽回萧扬的心,看了这些照片,萧扬一定不会再喜欢那个女人了!

    —

    苏桐刚进家门,就听到苏启兰咳嗽的声音。

    “妈,你怎么了。”苏桐连忙给苏启兰倒了杯水。

    “没事。”苏启兰喝过水,有些疲惫的说着。

    苏桐扶苏启兰坐下,走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地上扔着一些补品。

    “将这些扔出去!咳咳,咳咳咳……”苏启兰面容憔悴,地上的那些补品让她显得有些激动。

    苏桐连忙蹲下身,将东西捡起来。

    “妈,你休息一下,我这就丢掉。”不用想,苏桐也猜到是谁来过了。

    这种事情,一年下来几乎每个月都会发生一次,苏桐拿出手机,打出那个自己最不想打的电话。

    127各种爱爱

    电话刚打通,那头就传来急切的声音,“桐桐……”

    苏桐接着电话,面容如染了冰霜。

    “聂先生,麻烦你以后不要来了,我妈的身体经不起折腾!”苏桐冷声道:“还有,你的补品不是我们这种小老百姓接受得了的,请你以后你也别让人送了!”

    —

    “爸,是不是找不到资金注入?”聂若宜见聂荣脸色不好,轻声询问。

    聂荣摆了摆手,道:“资金周转的事情你不用心了,你刚回来,这几天先好好休息吧。”

    “是,爸。”聂若宜点头。

    刚才那个电话看来是给苏阿姨的。聂若宜心中明白,没有说破。

    苏桐调整好心情才走回屋子,苏启兰此时正坐在院子里下棋。面上的神情安宁,看起来已经好了。

    “小桐,来,过来,陪妈下一盘。”

    苏桐难得见苏启兰肯邀她对弈,便坐下来拿起棋子,对弈。

    夜黑风高,毛苗郁闷的坐在宿舍里,老妈的电话怎么打都打不通,不是说今天回来。

    毛苗趴在桌上,摆弄着音乐盒,有一下没一下的。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喂,老妈!”

    “苗苗,妈有事先不回去了,明天去学校接你!”苗母的声音传来,声音很年轻,也很好听。

    毛苗手拨这音乐盒,拿着手机委屈道:“有异没母,我都三个月没见到你了。”

    “乖,反正你始终是我女儿,跑不掉,他们不一样嘛。”

    毛苗翻着白眼道:“知道了,我始终是你女儿嘛。你去吧,反正我也没回家,早猜到了你会这样做!”

    “果然是知母莫若女,乖女儿,妈这次给你带了礼物,明天见!”

    说完,嘟的一声电话挂了。

    毛苗想到明天就能见到妈,看音乐盒的心情也不那么郁闷了。从包中拿出一个小人,捏着念咒,再放开,小人升起。

    “大人,有什么吩咐?”

    “去看看超市关门了没有,我肚子饿了。”

    “……大人,音乐盒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毛苗转过头,睨着道:“是不是我不解决,你就打算不让我吃饭了。”

    “……不是。”其实大人,你饭已经吃过了。

    “那还不去?”毛苗打开电脑,决定边吃零食边看僵尸片,是个好主意,“对了,顺便帮我看看校门口的阿婆今天有没有出来卖东西。”

    “……是,大人。”如果上一任大人还在的话,一定不会让大人这样做的!阿贝心里想。

    —

    郊外别墅里,楚飞麟面容沉坐在书房里,看着桌上的照片,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起!

    “段宁心!你居然骗我!”

    听到房中的怒吼,管家面露苦涩。

    先生对宁心小姐的心思,所有人的都看在眼里,已经三天了,先生甚至派人去找,可是都没有宁心小姐的消息,这次宁心小姐真的触及了先生的底线。

    “喂,楚先生吗?”

    楚飞麟接着电话,面容冷。

    “恩。”

    “我们已经查到段宁心小姐的行踪了。”电话那头,传来消息。

    “哪里?”楚飞麟几乎将手中的钢笔这段,一身的黑色西服让他看起来透着森。

    “段小姐是三天前离开的,去了H市。在H市的蓬莱酒店住了两晚,现在应该还在H市。”电话那头的人谨慎的将收集到的消息汇报出来。

    虽然楚飞麟如今的产业已经漂白,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楚飞麟以前是做军火生意的,在黑道势力依旧不小。

    楚飞麟挂了电话,手中的钢笔折断。

    断了的一头扎进掌心里,他的嘴角微微弯起,如果不看那眸中的冰冷的话,甚至可以感觉出笑容中的温柔。

    心儿,你越想躲我,我就越要找到你!

    “先生,蒋先生来电话。”门外,管家敲门。

    蒋先生来电话,说明有重要事情.先生曾经交代过,无论他在做什么,只要是蒋先生电话,一定要接进去。

    蒋槿澜?

    “进来。”

    楚飞麟接过电话,听了蒋槿澜的话后,眉头微微皱起。

    “我要离开S省一段时间,这件事情我回来处理。”

    蒋槿澜听得出楚飞麟语气中的不对,没说什么便挂了电话。

    “花溪,送我去H市,”楚飞麟打电话给自己的私人直升飞机机长,“是,马上出发。”

    段宁心!

    就是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

    “小高,你说,我是拿着行李搬去你家好呢?还是搬去你家好呢?”林萧音手中拿着《playboy》,脚放在会议室的桌上,没有抬头发问。

    高小然将会议记录弄好,道:“经理,这是今天会议的重点。”

    林萧音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看得目不转睛。

    高小然微不可闻的皱起秀眉。

    “小高,你说我们试试这个怎么样?”林萧音一脸期冀的将杂志翻过去,上面一个男人被绑在椅子上,女人浑身**双腿成跨坐姿势要坐到男人大腿上,画片令人浮想连篇。

    “既然经理有事要忙,我先下去。”高小然面无表情说着。

    林萧音一脸可惜的收到杂志道:“我决定了,我整个人搬过去就好了,太多东西,我怕压伤你。”想起郗萧韶那天的回答,林萧音就觉得他有必要提前将事情都安排好,然后和他的小秘书过幸福小日子就好。

    高小然看也没看林萧音一眼,直接走出会议室。

    “小高,我这两天就搬过去!”林萧音开口。

    段林郗三家子弟,虽然不是各个伸手都像郗萧韶那么好,但是开几把锁这种低级事情还是会的。林萧音看着杂志,继续浮想联翩,会议室的资料放在桌上,很孤单。

    星期三,是学校例行会议的日子,因为吴教授不在,所以苏桐暂时替他出席。由于这种会议基本上就是一种形式,所以很多教授都是让自己的助理出席,这一点已经见怪不怪了。

    苏桐第一次去,还略微有些不习惯,不过在看到李明天后,心里安定了不少。

    会议结束的时候,张老师对苏桐道:“小桐,新生晚会的常务安排我看了,没问题,做得很好。”

    苏桐心里松了口气,虽然心中开心,但是面上依旧是谦虚的笑了笑。

    苏桐走出会议室,却看到了聂思圆。

    “苏桐,你站住!”

    苏桐本想装作没听见,但是现在大家刚出来,如果她装作没听见的话,不合适。

    “什么事?”

    聂思圆站在苏桐面前,故意看了眼李明天,道:“我告诉你,林雪和秦萧扬学长已经选好日子订婚了,你没有机会!”

    原来是说这个,苏桐冷嘲,淡漠道:“还有其它事吗?”

    聂思圆气结,“你不要装得不在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心想要破坏林雪和秦学长的关系!”

    “既然没事,那我先走了。”说完,苏桐转身离开。

    身后,李明天很想跟苏桐说酷,但是碍于聂思圆在,跟在苏桐身后也走了。

    “小桐,今天中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李明天追上来,说得有些不好意思。

    苏桐笑了笑,她一直知道李明天的意思,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不了,我中午约了人。”

    李明天尴尬的笑了笑,有些失落道:“不好意思,那我先走了。”

    “恩”

    苏桐看着李明天的背影,微微摇头。

    “你舍不得?约了谁?”

    郗萧韶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带着几分醋意。

    苏桐转身,此时会议室出来的老师已经都走了,偌大的门口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你怎么来了?”

    郗萧韶咬牙道:“我再不来,你就要跟人跑了!”

    苏桐别了郗萧韶一眼,没好气的笑着道:“你说什么呢,不过是一顿饭而已。”

    “哼,别说你不知道他的意思。”郗萧韶显然不开心苏桐这样被人到处觊觎。

    “知道又怎么样。”苏桐笑了笑,随后朝前走。

    这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

    郗萧韶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知道又怎么样,反正苏老师是他的!

    “不走?”

    “桐桐,我们去吃饭吧。”郗萧韶跟在苏桐身后,“我知道有一家店的驴火锅不错。”

    “好啊。”

    郗萧韶笑得像一只狡诈的狐狸,他昨晚看资料的时候顺便看了一下膳食,这驴火锅据说那方面的功效不错。

    萧

    “萧扬。”

    秦萧扬今日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神情淡漠,看起来微微有点威慑的感觉,让人不敢靠近。可是在林雪看来,她喜欢的男人就是要这样的,无论在哪里都是高人一等。

    “萧扬,你试试看这个菜。这是我让徐师傅特地做的。”林雪说着,将一片鱼夹道秦萧扬盘子里。

    看着鱼,秦萧扬只想起一个人。

    “你想跟我说什么?”秦萧扬坐下,并没有动筷子。

    林雪道:“我们先吃饭吧,吃完再说。”

    “不用了,我吃过了。”秦萧扬淡漠的开口。

    林雪口中的冰露顿时失了味道,本来令她喜欢的甘甜,现在却苦涩无比。就连来了都不愿意和她一起吃,就连来了都要先吃完再来吗?!

    难道他就那么讨厌她吗?!

    可是再讨厌她,她也是喜欢他的呀,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

    “你找我来什么事,你昨天说是关于小桐。”虽然看得出林雪脸色不对,但是秦萧扬无动于衷,他就是要让林雪看清楚,他秦萧扬是不可能喜欢她的。

    “你心里就只有小桐?”林雪问得很轻。

    “我早说过了。”

    “萧扬,你心里有没有一丝喜欢过我?”林雪拿着勺子,那握住勺柄的地方因为用力已经泛白。

    秦萧扬微微皱眉,淡漠道:“没有”

    林雪嘴角露出一个笑容,眸中却是深深的悲痛,好像什么东西永远失去了一样。

    “今天找你过来,我想让你看一些东西。”

    说完,林雪笑着将照片拿出来放在桌上。

    照片上,黑色长裙的女子仿佛是降落人间的灵,干净妩媚。脸上的潮红泛着诱人的光芒,腰肢被人握住紧紧贴住,那种让人脸红心跳的氛围,令人浮想联翩。

    “萧扬,你喜欢她,可是她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喜欢你。”林雪说着,声音不像以往的轻柔,倒是带着几分嘲讽,和看戏的意味。

    “你从哪里得来的?”由于拍摄的角度问题,并没有看到抱住她的男子是谁。

    可是耳朵上点点蓝色的光芒,让秦萧扬绷紧了脸。

    “我从哪来得到的不重要,萧扬,重要的是这照片是真的。”林雪说着,很满意秦萧扬已经变了脸。

    “这照片从哪里来的?”秦萧扬声音微冷,不善的看着林雪。

    看着秦萧扬看自己的眼神,林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刀子在一片片刮开一样,疼得她忍不住皱起自己的脸。放在桌上的手微微颤抖,弹钢琴的手不自觉的抓着桌面,那指甲和桌面触碰传来的声音,引起秦萧扬的注意。

    “小雪,你怎么了?”秦萧扬声音缓和发问。

    林雪听到声音,看向秦萧扬,他正关心的看着自己,原来他并不是讨厌自己的。

    “这件事情我会自己查,你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秦萧扬本想转身就走,可是身后林雪沉重的呼吸声却让他停下了脚步。

    “我送你回去。”

    “好。”林雪站起来,扶着秦萧扬,嘴角露出笑容。

    桌上的照片被秦萧扬带走,他并不知道,这底片还在林雪手里。

    “苏老师,这个味道怎么样?”郗萧韶吃着,边问。

    苏桐点头,道:“很好,没想到驴火锅怎么好吃。”

    “那苏老师多吃点。”郗萧韶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各㊣(10)种邪恶的想法闪过,连笑容也点上了点色情的味道。

    —

    段萧明看着邀请函上的地址微微皱眉,这次的会议设在诺亚方舟。身为公司的董事,他不能不出席,更何况,今天唐军委书记也会到,如果不去的话,到时候说不过去。

    诺亚方舟,其实一如上次。

    一进入,人就有种渺小的感觉。

    手工地毯已经全部都换上新的,段萧明觉得,这诺亚方舟的老板一定是很喜欢黑色和红色,因为这诺亚方舟的壁画和很多花艺还有摆设都是这两种颜色为主。不过因为设计和搭配上的巧妙,整个酒店并没有单调的感觉,反而有种古老沉重的气息透出。

    莫怪,很多大型的会议都会选在这个地方。

    段萧明今天是一身白色的西服,挺拔的身姿,英俊的面容让他看起来斯文清贵。

    最顶楼的房间里,伊尔修?怒风看着监视器里的人,喝了一口手中的拉菲。那一身白色的人走进来,就像是一个天使闯入他的世界一样,进来了,就再也别想飞出去。

    给读者的话:

    ‘怒风’这个姓氏是出自《魔兽世界》里的人物,是一个很古老的姓了,刚好很配伊尔修的伯爵身份。


123-12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