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128-131


    128情意浓+涟漪

    段萧明跟着很多人寒暄着,一起走进会议室。

    因为段家和郗家的关系,所以段萧明无论走到哪里都十分抢眼,加上自身良好的涵养,很多人也是有心结交。

    上次迎接过段萧明的前台经理对段萧明更是客气,不过却也是规规矩矩的来,并没有做出其它的事情,段萧明心中的警惕稍稍放下。不过在看到会议室门口的黑衣人时,段萧明心中的戒备又忍不住升起来。

    屏幕上看到段萧明脸上的变化,伊尔修忍不住笑了起来。

    果然就跟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他对周围都习惯的防备着,明明知道危险却还是闯进来。

    小东西,进来了,就别想出去。

    他还记得那个吻,尝过了以后他就不打算放手。居然让他找了两年才找到,看来小东西是有意躲着他。

    会议终于结束,段萧明看着不远处的大门,中松了口气。

    “段先生,我们老板有情。”来人很客气的说着。

    快走出大门的时候,有人拦住了段萧明的去处。来人一身黑色西服,面上的笑容平和有礼,很多人看到这人拦住段萧明都有些讶异,不过那种讶异似乎更多是因为没想到段萧明居然认识这个黑衣人。

    段萧明虽然看起来属于俊秀型,但是并不表示他柔弱。

    “对不起,我想我不认识你们老板。”段萧明开口。

    “段先生,认不认识,不如先见了我们老板再说。”说完,就见一个身影缓缓出现在远处,一步一步走近段萧明。

    明明是不紧不慢的步伐,但是段萧明却不禁心生警戒。

    男人一身黑色西服,一双蓝色的眸子尤为明显,高挺的鼻梁,如鹰的双眸散发着芒色,英俊如雕刻的面容五官完美,微长的发丝被整齐的整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古老书画中走出的伯爵。

    那一举一动,都透着傲然贵气,却又绅士十足。

    “段先生,难道已经忘记我了吗?”外国男子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声音悦耳磁。

    段萧明眉头微皱,没想到又遇到了他。

    “怒风先生,我想我们并不熟。”段萧明只想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

    “说得也是,段先生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再来一局?”伊尔修?怒风含笑开口。

    “在这里?”段萧明心中直痒痒,老实说他早就想痛痛快快来一局了,只是一直没机会,也没找到对手。

    看出段萧明的犹豫,伊尔修不动声色道:“地方随你选。”

    段萧明想起上次在寻他的经历,决定这地方一定要慎之又慎。

    段萧明看了诺亚方舟的大堂一眼,随后眸光一亮道:“那里!我们在那里来一局!”

    伊尔修看了眼那等候区,笑了笑,道:“好,不过我需要让人准备一下,三天后如何?”

    段萧明有些踌躇,毕竟这种自己送上门的行为实在是再愚蠢不过了,但是他心中的兴致已经被挑起来了,如果不来的话,他又不甘心。

    实际上,他恨不得现在立马再来一局!

    “好!三天后见!”

    “那我等着段先生。”伊尔修嘴角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一举一动真的是像足了欧洲古画里走出的伯爵绅士。

    段萧明一走,伊尔修就收起方才的温雅,露出冷硬的一面,“去准备吧。”

    “是,伯爵大人。”

    —

    苏桐和郗萧韶吃完饭,郗萧韶就送苏桐回去。本该在校门口还有段距离的地方放下苏桐,可是郗萧韶居然直接开进了停车场。

    苏桐眯起眼,看着郗萧韶,有几分危险的道:“郗萧韶,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郗萧韶笑容灿烂,道:“苏老师,今天的奖励还没给我呢。”

    苏桐道:“学生今天又没做什么事情,老师为什么要奖励?”

    “说得对,”郗萧韶一把搂过苏桐的腰,唇瓣轻触苏桐的双唇,华丽的嗓音微微低沉沙哑,“不过今天老师做错了事情,是不是该罚?”

    郗萧韶说着,已经让苏桐坐到了他腿上。

    苏桐呼吸微乱,却是笑着道:“老师做错了什么?”

    “趁学生不在勾引别人,一定是学生没有满足你。”郗萧韶时不时的含住苏桐的唇瓣,灼热的呼吸喷在苏桐脸上。

    “是吗?”苏桐微微喘息,眸光泛着光泽,看起来妩媚又妖娆。

    郗萧韶再也忍不住,重重的吻住苏桐的唇瓣,舌头长驱直入,没有以往的耐。少年呼吸不断的加快,口中的动作带着侵略的力度让苏桐有些承受不住,忍不住将头后仰。

    郗萧韶抬手,撑住苏桐的,另一只手不规矩的将苏桐的上衣推上去,手触碰到那团柔软的时候,两人都忍不住的发出叹息,苏桐满脸通红,想让郗萧韶助手,可是浑身仿佛都没有了+力气,所有的感觉都被口腔中的动作带走。

    “我要疯了。”郗萧韶使劲的揉捏着手中的柔软,那手中的感觉比他想象的要好上千百倍,郗萧韶声音喘息,舌头不停的勾着苏桐的小舌,“苏老师,你会把我逼疯的。”

    听着最动人的情话,苏桐身体微微发热,口中不自觉的回应。

    柔弱的手抬起,握住郗萧韶的手,不让他的手乱动。

    郗萧韶轻轻的要了苏桐一口,惩罚她居然阻止他的动作。不过他也知道太心急了,如果现在就得到桐桐,对她来说不够尊重,而且,这种事情应该是两个人一起享受,不应有半分委屈。

    苏桐和郗萧韶十指交扣,仿佛知道他的不甘心,眸中含笑回应。苏桐的回应令郗萧韶喉咙深处忍不住发出点点羞人的声音。

    苏桐满脸通红,在快呼吸不过来时,郗萧韶才放开她。

    “别动。”郗萧韶先开口,声音暗哑,身下是怎样的狼狈他自己最清楚。

    苏桐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郗萧韶的敏感,忍不住嘴角扬起,眸中露出笑容,配上微微凌乱的呼吸,看得郗萧韶是又爱又恨。

    “不许笑。”郗萧韶咬牙,低声说着。

    苏桐一动不动坐在郗萧韶腿上,触碰到身下硬硬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红了脸,也不敢将笑容溢出声。

    “苏老师还想不想学吹箫?”郗萧韶觉得自己好了一些之后,恶劣的出声。

    苏桐狠狠的掐了郗萧韶一下,满脸通红的起来,做回自己位置上,将衣服拉好。幸好这里是偏僻的停车场角落,否则他们都别想见人了。

    “我说的是乐器,难道苏老师不学了?”郗萧韶特意解释。

    “不学!”说完,苏桐开车门下去。

    郗萧韶笑了出声,身后的笑声让苏桐忍不住加快脚步,这个死孩子!

    “苏老师,等我一下!”郗萧韶锁好车后,追上苏桐。

    苏桐有意加快脚步,不理郗萧韶。

    郗萧韶刚要快步追上去,裤袋中的手机铃声传来。

    山本太郎。

    郗萧韶上次拿过山本太郎的名片后就没给他打过电话,没想到他却能查到他电话,看来的确是有几分能力。

    “喂,山本君。”

    “萧韶,你现在哪里?”山本太郎站在S大门口,打着电话。

    今日山本太郎穿的是一身休闲的服装,站在S大门口,柔的长相让他看起来那女皆宜,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有的男生都忍不住多看几眼,不过看清是男人后扫兴的走了。

    “我在你们学校门口,你今天方便吗?”

    郗萧韶微微皱眉,他来学校做什么。

    “我今天有些事情,等做完再过去找你。”郗萧韶开口。

    “好,萧韶,我等你。”

    柔柔的声音透着温柔,郗萧韶眸色微冷,口中笑着应允。

    苏桐见郗萧韶没跟来,还觉得有点奇怪,刚拿出手机,就见郗萧韶慢慢悠悠的出现在她视线里。苏桐眼眸微眯,好啊,原来是故意的。苏桐转身进了院办,收起手机。

    “苏小姐。”

    苏桐刚进院办,还没有上楼,就被人喊住。

    “山本君?”苏桐有些讶异在这里看见山本太郎。

    “苏桐,这是山本先生,你们认识?”系主任对苏桐难得的有笑容。

    苏桐点头道:“我和山本先生有一面之缘。”

    看得出不是一面之缘那么简单,系主任道:“苏桐,山本先生今天是过来了解我们院的情况的,就由你给山本先生介绍吧。”如果能让山本先生满意得话,那么他们院今年就会得到更多的赞助。

    也就不会总是落后于其它院。

    苏桐知道,山本太郎不简单,看系主任的引擎样子就猜到一定又是有关赞助。人文学院在S大并不受重视,各项经费总是落后于其它院,院里的老师总是会想方设法的从社会募集资金。

    “好,山本先生,里面请。”身为学院的一份子,她有义务出一份力。

    山本太郎柔柔一笑,“麻烦苏小姐了。”

    苏桐礼貌的笑了笑,对于这个山本太郎,她无法像对其他人一样,总感觉这个男人深不可测,内心不自然的戒备。

    郗萧韶悠悠达达的走到院办,一路上都在想着用什么样的形势拐他的苏老师上床比较好。每每想到一处,郗萧韶都觉得自己浑身发热,耳微红。走近院办,郗萧韶刚要上楼,就听到某个房间传出柔柔的声音,那声音呢哝好听,是桐桐。

    苏桐正说到今年学院取得的成绩,就见门一下子打开。

    郗萧韶出现在门口,那脸上的笑容不正经依旧,可是苏桐看见,刚才郗萧韶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眸中分明闪过一丝冷色。

    “苏老师,原来你在这里。”

    系主任认识郗萧韶,本来姓训斥的话也变成了恭维。

    “萧韶,你来了。”

    听到柔柔的声音,苏桐忍不住皱眉,山本太郎的目光太过于明显,她终于知道自己对他的不喜欢源自于哪里。

    “老师,接待山本先生的事交给我好了。”郗萧韶苏桐微微一笑。

    苏桐回以一个笑容。

    那系主任看出自己不适合在这里,也就找了个借口走了。

    “萧韶,你不是化工学院的吗?”山本太郎柔柔开口。

    郗萧韶道:“我过来帮苏老师的忙。”说完,郗萧韶毫不避讳的搂住苏桐的腰,而苏桐看着山本太郎,并未拒绝郗萧韶的动作。

    郗萧韶是她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她都不会示弱。

    山本太郎看着那腰上的手,柔柔一笑,道:“萧韶不是要给我介绍着院里的情况吗?开始吧。”

    在山本太郎看不见的地方,郗萧韶微微皱眉。

    他一定不能让桐桐牵扯进来。

    似乎察觉到郗萧韶心里的波澜,苏桐偷偷伸手握住郗萧韶的㊣(9)手,十指交扣,你侬我侬。

    山本太郎始终笑着,掩下的眸中冷狠辣。

    —

    S省蓝天机场

    “妈!这里!”毛苗挥着手。

    远处,两道身影依偎着,看起来极其恩爱。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们是夫妻,都艳羡不已。

    “苗苗,你怎么又变丑了?”一道女人的声音传来,娇媚入骨,尾音微微拉长,透着几分撒娇的意思,身子靠在身后的男人身上有些嫌弃的看着毛苗。

    毛苗狠狠的瞪了自己的老妈一眼,她老人家天天在温室里带着,哪里像她成天风吹日晒雨淋!

    “这位小姐就是毛苗吗?”

    毛苗听到声音,抬头,不错儒雅,风度翩翩,笑容亲切温柔,长相斯文,身材完美,这次的情人至少可以打95分。

    男人任由毛苗打量,田敏忧则不好意思的朝他吐了吐舌头,男人宠溺的一眼,示意她无事。

    “叔叔好,我是毛苗。”毛苗打量完,很有礼貌的自我介绍。

    不错,让她这么打量都没有说什么,说明修养和涵养好。不过话又说回来,修养不好的估计也受不住老妈这人。

    只是不知道这次能维持多久。

    田敏忧见介绍完,靠在男人前,撒娇的道:“苗苗,我都要累死了,你安排好司机没有?”

    男人笑着没有开口,显然田敏忧已经交代过,不让他安排。

    毛苗甩掉一身**皮疙瘩,认命的没好气道:“田大小姐,前天就为您准备好了,请随小的来。”

    “恩,乖,亲爱的,我们走。”

    毛苗看着前面款款走着的女人,各种想挥拳头!

    给读者的话:

    咳咳,等非变成superman会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好吧,毛苗一家都是宝。

    129契阔斋+自杀

    田敏忧腿刚跨进车里,阿宝和阿贝就热情的飘过来想和田敏忧抱抱。却被田敏忧眼明手快的塞进了缝里,美眸更是怒瞪!

    “敏敏,怎么了?”开着车门的男人发问。

    田敏忧声音温柔,目光凶狠的看着阿宝和阿贝,“没事,苗苗这孩子一向不懂得整理,我稍微整理一下后座。”

    阿宝和阿贝把自己缩成饼,挤在缝里,一动也不敢动。

    田敏忧脸上重新露出柔媚的笑容,看阿宝和阿贝的眼神也顿时充满了爱。

    “敏敏辛苦了。”男人低沉磁的声音透着宠溺连连。

    本来看着好戏偷笑的毛苗,顿时被麻得起了一身**皮疙瘩。

    男人搂着田敏忧,仿似无意的看了缝隙一眼,眸中闪过点点光。

    驾驶座上,小君了后视镜一眼,眉头微微皱起。

    “小君,开车吧。”毛苗开口。

    车子离开,国内出发的机场门口,一头白色长发的男子,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男子神情淡漠,丝毫不在意。

    —

    S大

    “萧韶,你也一起来吧。”山本太郎柔柔开口,目光温柔的看着郗萧韶。

    山本太郎作为学院的贵宾,领导们自然想方设法的请他吃饭。系主任才刚开完口,没想到山本太郎没提答不答应,却是直接问郗萧韶。

    “不了,我还有事。”

    系主任顿时有些紧张,可是左右都是不能得罪的人。

    想看苏桐,却见她站在一旁,低着头,本就无法向她使眼色。

    山本太郎笑了笑,道:“那下次吧。”

    “恩”

    看着领导将山本太郎恭敬的送出去,苏桐心中有些不悦。

    郗萧韶亦然,只是如今社会风气如此,要想改变岂是一朝一夕的事。

    “我想吻你。”郗萧韶转头看着苏桐,目光灼热,声音微哑。

    苏桐握紧郗萧韶的手,脸颊泛红,却是坚定的道:“我也是。”

    她能感觉到郗萧韶心中的不安,就像她方才看山本太郎时心中的不安一样,不问不急,能做的就是告诉你,我在。

    热切的吻让苏桐几乎无法呼吸,郗萧韶的喘息声从来没有那么急切过,呼吸的急切勾住她的心跳,让她浑身都颤抖起来。

    “桐桐,你的味道真甜。”

    苏桐此时脑海一片混乱,只知道那磁华丽的嗓音像钢琴声一样,让她即使不懂曲调也有了情。

    看着怀中人眸色迷离的被他压在办公桌上,郗萧韶恨不得就在这里要了她。

    苏桐能察觉到身下抵着自己的硬物有多急切,窗外阳光就在不远处,想到两人如今的姿势,苏桐满脸通红。想推开郗萧韶,可是又无力推开,只能任他埋伏在自己前平息喘息。

    浅提轻送徐徐动,唯恐力大将伊伤。

    郗萧韶想起书中所说,刚压抑下去的欲念又单刀直入的往身下堆积。

    “萧韶……”沙哑的声音让苏桐自己都觉得羞耻万分,可是她的腰好酸,而且万一窗外有人路过,一定看到他们的样子的。

    郗萧韶也知道,只是情难自抑。

    “再等一会。”

    苏桐翻了个白眼,无力的任由郗萧韶抱着。

    郗萧韶平息了以后,心中暗暗发誓,他一定要尽快把他的苏老师拐上床,否则他迟早会因为欲求不满而死!

    “桐桐,我忍得好辛苦。”两人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郗萧韶突然搂住苏桐,在她耳旁咬着。

    苏桐身子微软,心中是又羞又怒,却又忍不住笑出来,“郗同学,老师现在还有事,不陪你闹了,你自己去洗凉水澡去啊。”

    郗萧韶不依,轻吻苏桐的耳垂,道:“学生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等着和苏老师深入讨教。”

    “可是老师现在很忙,不如郗同学去找别的老师讨教怎么样?”

    郗萧韶恨得牙痒痒的,他的苏老师故意装作听不懂。

    “不好,学生只要你。”说罢,手不规矩的乱动。

    “郗萧韶……别……”苏桐连忙拦住郗萧韶的手,可是哪里抵抗得住他的力气。

    眼看郗萧韶的手就要深入裙底,苏桐微微闪躲,断断续续的闷哼声从身后传来,让苏桐身子一热。

    “手……手机响了。”

    “别管。”郗萧韶简直爱死了手中柔软的触感。

    手机的铃声让苏桐恢复几分清明,手毫不客气的重重的拍了一下郗萧韶的脸,郗萧韶满目哀怨,抽回自己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手,看着苏桐打开门,双颊泛红,唇瓣潋滟的接电话。

    第一步让桐桐放下心防,成功了三成,失败了七成!

    郗萧韶郁结。

    “真的?!”苏桐的声音透着兴奋,朝郗萧韶对着口型。

    我先走,楼上交给你。

    郗萧韶更郁结,笑着和苏桐再见。

    苏桐转身刚走,郗萧韶也拿出手机,倚在门上,嘴角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打了个电话。

    “三子,我们正要去吃饭。”莫尽然的声音传来,上课的人吃饭晚也是各种伤不起。

    郗萧韶声音平和,“刚好我也没吃,一起吧,我请客。”

    如果现在就跟他们说去练武场,一定跑得一个都不剩。

    “好,去哪里?”

    “杯莫停”

    听到‘杯莫停’三个字,本来觉得有些危险的齐木北和梁英杰眼睛立马亮了,心智瞬间下降成负。

    杯莫停里,顾应景的得力助手接到郗萧韶电话,立马准备了一间VIP包厢,据郗萧韶的私人要求,还特地开放了练武场。

    —

    秦萧扬将林雪送回家,林雪下车,却见秦萧扬依旧坐在车上。

    “萧扬,不进来坐吗?”

    秦萧扬淡漠道:“好了,我要去公司一趟。”

    林雪脸色苍白,看起来非常柔弱,仿佛随时可能晕倒。

    “萧扬,你就那么讨厌我?”声音很轻。

    “不是。”秦萧扬皱眉心中闪过一个厌恶。

    “再过几天我们就要订婚了,难道你连我爸妈的面你都不见吗?!”林雪呼吸困难,捂着心口。

    “我说了,我还有事。”秦萧扬明显已经不耐,直接开车离开。

    车子离开的瞬间,林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净了,心疼得让她的脸看起来有几分狰狞。林雪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坚硬的指甲嵌入掌中,让她猛的放开。

    她的手。

    最近爸的朋友要过来,她答应了要弹琴的。

    林雪推开门,只有周君如在家。

    “小雪,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周君如连忙扶过小雪。

    林雪抱住周君如,痛哭起来。这些日子一来的委屈和痛苦都尽数发泄,从小到大的希冀,都破灭了。

    “是不是萧扬欺负你了?”周君如安慰着小雪,连声发问。

    林雪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可是这样子,分明又给了周君如答案。

    “早跟你说,不要嫁给萧扬那小子!你就是不听!现在怎么样,你在乎他,他本就不将你放在眼里!”周君如的声音变大,让林雪愣愣的植株了眼泪。

    “小雪,听妈的话,趁现在还来得及,去找萧韶说清楚。”周君如没有看到林雪身子的颤抖,继续道:“萧韶从小就喜欢你,那天去郗家他也不替你说话了,他对你一定还有意思。你抓紧时间,不然再过几天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林雪浑身发冷,声音颤抖,“妈,你在说什么?”脆弱的声音,仿佛风吹一下就会碎掉。

    “难道不是吗?郗萧韶比那个秦萧扬不知道好多少!也就是我的女儿傻,才会嫡孙不选,选了个旁系!”周君如说到后面,越想越不甘心!

    “妈,我的婚姻不是交易!我喜欢秦萧扬,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林雪声音冰冷,脸色惨白,一身的雪色长裙,让她看起来有些吓人。

    “你是怎么跟你妈说话的!啪!”

    林雪一下子摔在沙发上,抬眸,爸回来了。

    “你这孩子!怎么就是不听劝,我告诉你,那秦萧扬本就不喜欢你!你给我看清楚!你知道人家现在都是怎么说你吗?!啊!净丢我的脸!萧韶那可是郗家的嫡孙,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林其璧愤愤说着,周君如安抚似的拿过他手中的公文包。

    “消消火,这孩子只是一时想不通而已,你也别气了。小雪,还不快给你爸倒杯谁来。”周君如使眼色。

    林雪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从沙发上做起来,回房。

    “这孩子!你看你都把她宠成什么样了!”

    周君如道:“怎么是我宠的,女儿难道你没分吗?!”

    林雪躲在房间里,听着外面的争吵,脸上的笑容不断扩大,身子却是越发冰冷。

    她学琴,只因为小时候萧扬夸说她弹琴的样子好看,像个仙子。

    她的悟不高,学钢琴的时候只能苦练,不断的找旋律找感觉。想过放弃,可是萧韶一直陪着她,教她怎么找感觉,教她弹一些有趣的曲子,让她真正的爱上了钢琴。

    81个琴键,就像81个灵,想着他们的跳动,就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和美好。

    这句话是萧韶说的,她一直喜欢这些灵,却一次也没为他弹过。

    郗萧韶和她的点点滴滴,让林雪心中微暖。

    林雪拿出手机,拨通了郗萧韶的电话。

    “喂,萧韶。”林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柔,好听。

    郗萧韶做了个暂停的动作。

    莫尽然三人却使了眼色,开玩笑,他说暂停就暂停,兄弟们,上!

    “萧韶,我……”

    林雪还没说完,就听郗萧韶道:“小雪,我一会给你打回去。”说完,挂了电话。

    do!

    低八度的声音传来,就像一把锤子击中了林雪的心。

    以前只要她的电话,萧韶无论做什么都会接的,他也变了吗?

    如果她出事,他,或者他,还会不会回来。

    林雪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就像是病床上的公主一样,醒来,王子就会在身边。

    —

    晚上,苏桐刚从毛苗家出来,就接到郗萧韶的电话。

    “苏老师,学生饿了。”

    苏桐脸上露出笑容,故意道:“饿了不会自己去找吃的吗?”

    “没有苏老师在,学生吃不下。”郗萧韶脸上勾起笑容,狭长的眼眸散着光芒,“学生很想你。”

    磁华丽的嗓音,像黑夜里调皮捣蛋的灵,让苏桐微微红了脸。

    “我也想你。”

    郗萧韶坏坏的道:“学生已经做好被苏老师吃的准备了。”

    苏桐脸一红,美眸一瞪。

    这个死孩子!

    满脑袋都是龌龊思想!

    “我已经吃饱了,你自己慢慢吃吧!”

    “那可不行,”郗萧韶连忙笑着道:“老师如果不来的话,学生吃不下。那样会饿肚子,肚子饿了,就没办法做坏事了。”

    “那不是刚好。”

    “不好,这样桐桐就吃不到我了。”

    “……”

    郗萧韶龇牙咧嘴,“桐桐,人家想你了。想得我浑身疼。”

    苏桐皱眉,“你又去打架了?”

    “切磋。”郗萧韶笑着但是不敢笑出声,“你知道,我自己不能上医院的。”

    苏桐美眸生怒,这个死孩子!

    他以为他是铜皮铁骨吗?!没事就动不动和别人切磋,要是哪天被人切磋掉了,那就彻底没了!

    “你在哪里?”

    郗萧韶心中甜丝丝的道:“在‘契阔斋’,等你。”

    苏桐挂完电话,心中生怒,嘴角却忍不住扬起笑容。

    ‘契阔斋’取“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持子之手,与子偕老。”之意,菜肴以鸳鸯相思锅最为有名,去那的人无比是慕名而往。

    郗萧韶凭着一点点交情,在契阔斋得到了最好的位置。

    契阔斋里,菜色伴随古曲飘香,古香古色,一进来,有种穿越时空,回㊣(10)到了不语含情的时代,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甜丝丝的,那笑容因为脸颊上的绯红显得尤为好看。

    郗萧韶看着鸳鸯相思锅,想象着一会桐桐吃完后的神情,就觉得口中干渴。

    可惜没把那本书带来,不然趁这个时间就可以多学习一点。

    郗萧韶刚要下菜,手机就响起了。

    郗萧韶笑容扬起,华丽的嗓音透着笑意,道:“桐桐,你想……”

    “萧韶……”电话里,柔弱的声音传来,随后砰的一声巨响,是人体落地的声音,惊得郗萧韶猛地站起来。

    “小雪!”

    “小雪!”

    郗萧韶连忙挂了电话,再打,可是电话响了又停,停了又响,都没有人接。

    郗萧韶匆忙走出‘契阔斋’。

    苏桐还没进门,就看到郗萧韶匆忙走出来,“萧……”想喊,可是郗萧韶已经上了车,开车离去。

    130我明白

    苏桐愣住,看郗萧韶的神情,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

    “喂,萧韶,我看见你刚……”

    “桐桐,我有点事,先离开,一会就回来,你等我。”说完,郗萧韶有些紧张苏桐的反应。

    苏桐看着契阔斋的牌匾,笑着道:“恩,我等你,你去吧,路上小心。”

    郗萧韶挂了电话,他不敢跟苏桐说他是因为林雪,一会回来他会解释,但是现在他担心桐桐会生气。

    苏桐刚走进契阔斋,说了郗萧韶的名字后,就有人领她去了包厢。

    契阔斋里,此时的古曲正是《凤求凰》

    听着曲子,苏桐微笑着耐心等着。

    手机铃声响起,以为是郗萧韶,苏桐接起来。

    “萧……”

    “小桐”电话里,微冷的声音独有的语调,是秦萧扬。

    “萧扬,怎么了?”苏桐淡淡发问。

    秦萧扬握紧手机,神智有些恍惚,他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多酒。鸳鸯相思锅虽然好吃,可是自己一个人吃却只有苦涩的味道。契阔斋,小桐提过,可是他从没有带她来过。

    “小桐,我想见你,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小桐,你在哪里?”

    苏桐微微皱眉,听声音,秦萧扬喝酒了。

    “萧扬,你喝醉了,好好休息吧。”

    “我没醉,小桐,我想见你。”秦萧扬心中苦笑,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清醒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小桐,我知道,我以前太懦弱,以后不会了。小桐,我真的很想你。”

    听着秦萧扬的话,苏桐心中微微反感。

    “萧扬,我们已经结束了。”苏桐道:“你和林雪以后好好过吧,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说完,苏桐挂了电话。

    电话刚挂,铃声又响起,以为又是秦萧扬,苏桐正打算挂了,却看到来电显是一个陌生号码。

    苏桐接起,“喂,你好。”

    厢内,《凤求凰》已到尾音,美妙的音乐让苏桐沉闷的心情有些缓解。

    “苏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电话里,聂思圆的声音传来。

    苏桐紧皱起眉,面容敛下,神情微冷。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下雪她自杀!你为什么不放过他们,你勾引郗萧韶还不够,你还要夺走小雪的幸福!”聂思圆只差破口大骂。

    林雪自杀。

    刚才萧韶看来是因为这件事去的。

    苏桐冷笑,道:“聂思圆,你是在替林雪出气,还是在替自己鸣不平?我就觉得奇怪,以你的格,怎么可能会为别人出头。我不妨告诉你,我就是要和郗萧韶在一起,让你永远没有机会!你越是嫉妒,我就越开心。”

    “你胡说什么?!”聂思圆拿着电话,眼神有些慌乱,“你!如果不是你,小雪怎么会自杀。”

    “你的好友自杀危在旦夕,你还有空打电话,”苏桐眸色冰冷,声音带嘲,“啧啧,我真是怀疑,你接近林雪是不是另有目的。该不会,是为了郗萧韶吧。”

    “你说什么!你个贱人!”聂思圆声音听得出有些心虚。

    苏桐冷嘲,对聂思圆已经失了耐。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以后不要打电话过来了。还有,我贱?哼,这个字我更想送给你,就这样,我没心思看你自取其辱。”说完,苏桐啪的一下子挂了电话。

    聂若宜在楼梯上,看着聂思圆手握电话,一脸恨意,微微皱眉。

    挂完电话,苏桐心中万般复杂,好像被什么压着一口气样,呼吸不过来。

    “小姐,请问还上菜吗?”

    苏桐看了下没动过的鸳鸯相思锅,勉强扯出一个笑容,道:“不用了,我等人。”

    “好”

    苏桐坐起来,自己慢慢的吃着,想也知道,他是来不了了。

    秦萧扬给苏桐打过去,可是电话却占线,等他想再打,郗画梅的电话却打进来,告诉他林雪自杀的消息。秦萧扬挂完电话,从契阔斋里出来,没有看到,与他正对的另一个包厢里坐着他日思夜想的人。

    “萧扬!你怎么现在才来!”郗画梅一看到萧扬,就大声开口。

    林雪自杀,林其璧和周君如第一个要怪的就是秦萧扬,如果郗画梅都不出声训斥,那他们即使面上没有表现,心中也是有气的。

    “你去见客户了?”闻到就起,郗画梅先将后路说好。

    秦萧扬点头,看向林其璧,道:“林叔叔,小雪怎么样了。”

    林其璧见秦萧扬双眼充血,知道他也是没休息好,现在一定是见着客户赶过来,心中的气也顺了不少。

    “已经没事了,你们年轻人有什么事要好好说,过几天就要订婚了,林叔知道你工作忙,可是再忙也不能不顾家啊,你进去多陪陪她吧。”

    秦萧扬点头。

    周君如看着秦萧扬,眸中却是闪过不甘,但是看向郗画梅时,已经尽数掩下。

    秦萧扬走近专属病房,看到郗萧韶正坐在旁边。

    郗萧韶见秦萧扬进来,朝他做了过去,脸色难看。

    “如果你不喜欢小雪,当初就该拒绝。”

    “我早说过我不喜欢她,是她咎由自取。”秦萧扬看到郗萧韶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郗萧韶恨不得一拳挥过去,可是又怕吵醒林雪。

    “你们就要订婚了,你好自为之。”说完,郗萧韶离开病房。

    因为林雪自杀的事情不能让外界知道,所里病房外除了郗画梅,和林家两位以外没有其他人,郗萧韶打完招呼离开后,就连忙拿起电话打给苏桐。

    现在已经九点半了,早过了晚饭时间。

    “萧扬,你来了。”林雪笑得很温柔,她就知道,他们还是关心她的。

    “为什么这样做?”秦萧扬语气淡漠,甚至没有坐下来。

    林雪柔柔一笑,脸色依旧苍白,手腕上的殷红恐怕是唯一的颜色。

    “萧扬,你在说什么?”

    “我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伤口不深,她本就是为了引起注意。

    “难道萧扬你还不明白吗?”林雪笑着声音很轻,那周身的淡淡仙气依旧,只是眼中早就染上了黑暗的气息。

    秦萧扬淡漠道:“我记得我说过,我们只是假订婚。”

    “我不同意。”

    秦萧扬嘴角勾起为不可见的弧度,“你以为这件事你可以决定吗?”

    手腕上的伤害隐隐作痛,但是却比不过她心里的痛。

    林雪道:“你别忘了我手上的照片,如果我将这些拿出来,那你和苏桐的事情就无法瞒住,你别忘了,郗阿姨是不会同意你和苏桐在一起的,不止是郗阿姨不会同意,整个郗家都不会同意,到时候,受苦的人会是谁,我想你心里清楚。”

    秦萧扬蹙起眉头,似乎突然看不懂眼前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妹妹。

    “我一直都只当你是妹妹。”

    “不,萧扬,”林雪看到秦萧扬那陌生的目光,微微闪躲声音微动,透着斥责道:“你知道的,我一直想当你的新娘。”

    “小雪”秦萧扬坐下来,看着林雪的样子,作为兄长的愧疚也点点萦绕心头。

    温柔的声音,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

    “萧扬”

    “小雪,不要闹了。”秦萧扬觉得分外疲惫,“我只当你是妹妹,从未对你有其它想法,你和我在一起只会受委屈。你不是想去维也纳吗?我替你安排,好不好?”

    “你要我走?”林雪不敢置信。

    “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对你我都比较好。”秦萧扬声音已经沉了下来。

    “我不走,我不走。萧扬,我们先订婚,订完婚我们一起去好不好?”林雪从床上起来,紧紧的拉住秦萧扬的手。

    “我走了。医院还有事。”秦萧扬漠然起身,抽回自己的手。

    秦萧扬抽回手时,那别自己隔开的地方,又再次传来剧痛,林雪痛呼了一声,可是秦萧扬却连回头都没有直接走了。

    林雪疼得脸色更加惨白,门再次打开,林雪抬头,原来是妈。

    “小雪,下次不许再做傻事,知道吗?”

    林雪轻轻点头,眸中失去光芒,有些失魂落魄的道:“妈,我不会再做傻事了。妈,郗阿姨还在吗?”

    周君如道:“她和萧扬刚走,是萧扬让我进来陪你的。”

    “萧扬真好。”

    听到林雪这句话,周君如一肚子的火,还有准备的劝说词都只能悉数吞下。

    苏桐吃到七八分饱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苏桐嘴角扬起,就是故意不接。

    虽然她不生气,可是不代表可以轻易放过他。

    郗萧韶打了两个电话,可是电话那头都没有人接,心里顿时有些紧张。

    郗萧韶开着车,心里的不安让他不断的踩着油门,转眼已经到了“契阔斋”门口。

    这是第三个电话了,郗萧韶听着音乐,心里渐渐沉下谷底。

    “桐桐!”

    苏桐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的急切喊声让她忍不住将电话拿离耳旁。

    “郗大少爷,我可是足足等了你两个半小时啊。”

    听到电话里长长的尾音,带着几分婉转,郗萧韶紧张的心缓缓松了下来,停车,优雅的下车,走到门口用口型问了问服务员,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郗萧韶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来,让门口的女服务员看得都红了脸。

    “我错了,一会桐桐想怎么罚都行。”郗萧韶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苏桐道:“这可是你说的。”说完,苏桐就挂了电话。

    郗萧韶听到电话挂掉,就加快脚步的朝包厢走去,站在门口,看着紧闭的包厢门,郗萧韶面容愉悦,总算是有惊无险。

    郗萧韶礼貌的敲了一下门,只为给苏桐一个惊喜。

    可是敲了半响,都没有声音,郗萧韶以为苏桐故意不给他开门,便拿出常备的小钢丝,准备行窃贼之事。

    “郗少爷”一道男生,听起来有些犹豫。

    郗萧韶转身,没好气道:“什么事?”

    “里面的那位小姐已经走了。”

    “什么时候走的?!”郗萧韶问着,门也应声开了。

    “就在郗少爷进来的时候。”男服务员说得有些小心,因为郗萧韶的样子不算和善。

    郗萧韶镇定自若的收回钢丝,随后快步的走出契阔斋。

    郗萧韶拿出手机,飞快的拨出号码,电话通了,但是没人接。

    “郗少爷。”

    “做什么?”看着契阔斋的服务生,郗萧韶没好气。

    “刚才那位小姐落了手机在餐厅里。”服务生将手机恭敬的交给郗萧韶。

    郗萧韶看着手机,眉毛一抽,桐桐是摆明了不接他电话了。服务生见郗萧韶面色不善㊣(9),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看着站在‘契阔斋’门口着急的郗萧韶,苏桐嘴角忍不住弯起。

    她不怪她,不过林雪的事情她还是希望是他告诉她的,可是却是聂思圆,心里说不在意却是不可能的。

    郗萧韶拿出电话,又打了苏桐另一个电话。

    关机!

    郗萧韶紧紧皱起眉头,看了眼“契阔斋”的牌匾,该死!

    他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来,这么晚了,桐桐会不会遇到危险?

    郗萧韶坐在车里,心第一次慌乱。

    看着车尾灯消失在视线之内,苏桐拿出手机,开机,随后一个键一个键的拨着号码,什么时候这个号码已经铭记于心了。最后一个7字还没摁出,手机已经震动了起来,苏桐嘴角缓缓扬起。

    离开的一刻,她竟然也思念了。

    郗萧韶心跳微微加速,紧张的感觉再次提起,电话通了。

    “喂”苏桐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郗萧韶道:“你在哪?”

    苏桐扬眉,靠着契阔斋外的树旁,声音带着几分诱惑,“你猜?猜不到,明天也别想见到我。”

    郗萧韶紧张的心缓缓落下,眸中光芒闪过,电话里,音乐有曲子传来。

    郗萧韶将车倒回去,嘴角露出笑容,“如果猜到了呢?”

    苏桐道:“可以考虑不生气。”

    郗萧韶先是气结,随后又露出一个笑容。

    “不用考虑了。”

    话音刚落,苏桐就见到一辆车停在自己眼前,是一辆拉风的DIY时尚敞篷车。

    郗萧韶看着树下那个身影,打开车门,走过去。

    “小雪出事了……”

    苏桐伸出食指抵住郗萧韶的双唇,眸光潋滟,微凉的手和呼吸的热度相称。

    给读者的话:

    本书不出演狗血情节,男女主继续爱爱中~

    131我知君心似我心

    “我知道,林雪自杀,你过去看她。”苏桐说得平静。

    郗萧韶咬住苏桐的食指,惹来她轻颤,苏桐微微皱眉别了郗萧韶一眼。

    “下次,无论什么事情,我都要你亲口告诉我。”

    郗萧韶握住苏桐的手,想吻住她,却被苏桐狡黠的挣脱开。

    “今晚做错了事,没有奖励。”

    郗萧韶打算耍赖,可惜苏桐摇着手指头,含笑着又进了契阔斋。

    郗萧韶眸光含怨,不过谁叫他的确是做错事了,只能认罚了。

    不过,怎么罚,当然不能只由老师决定!郗萧韶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

    —

    “大人,天黑了。”阿宝很尽责的提醒。

    毛苗睨了阿宝一眼,“那又怎么样?”

    阿贝扯了扯毛苗衣角,小声道:“大人,天黑就该工作了。”

    毛苗继续百无聊赖,看着前方紧闭的房门,朝阿宝勾了勾手指。

    “大人,要出发了?”阿宝眼睛亮起。

    “你说,他们关在房间里做什么?”毛苗眯着眼。

    阿宝脸一红,即使他是男人,他也有些难以启齿,何况,他是未开荤就翘辫子的男人。

    “大人,我去看看?”阿贝跃跃欲试。

    毛苗一掌将阿贝拍飞,看着他的灵体在天花板上扁了一圈又掉下来。

    “笨鬼,不用看,猜难道还猜不出来吗?!”毛苗拿出音乐盒,阿宝和阿白靠过来,“所以我说,你们真是太丢我的脸了。”

    阿宝和阿贝此时正专注于音乐盒,也不去计较到底是谁丢谁脸的问题。

    “把她叫出来。”毛苗说得一点也不害臊。

    “……是。”大人真丢脸。

    “小樱,没事了,你出来吧。”阿宝开口。

    毛苗鄙夷,难道这样的话会比她的符有用,真是开玩……

    “大人,你想问什么问吧。”

    毛苗清了清嗓子,道:“你问问她,她为什么会在音乐盒里,又为什么留在工厂里不肯走。”反正闲着无事,听听故事也好。

    “大人!”

    毛苗掐指念咒,手中小纸人飞起,迅速将阿宝和阿宝拉回来!

    “抓住她!”

    “放开我!放开我!”小女孩在阵符中拼命挣扎。

    毛苗两指并起,咬破手指,对准小女孩的眉心,迅速点了一下。红光一闪,小女孩昏倒在阵符之中。

    “大人!”毛苗身形微晃。

    “无事,阿宝,过来。”毛苗一手扶着桌子,一手在空中画着,随后小纸人仿佛有了实体一般动气。

    “去!”

    小纸人进入阵法中,贴在小女孩额头上。

    阿贝看着毛苗,随时准备奉献出自己的怀抱。

    小君听到动静从楼上下来,见到毛苗的样子微微皱眉,手不动声色的在毛苗周围弄了个结界,不让气外泄。从外面看,结界中是毛苗趴在桌上睡觉的样子。小君弄好后,上楼,装作从来都没出现过。

    “大人,她在动。”阿贝大惊。

    毛苗口中念着咒,还要顾着阿宝,听阿贝这样说,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难道她自己看不见吗?!

    察觉到阿宝灵体开始虚弱,毛苗连忙将小纸人召回。

    阿宝从小纸人中出来,脸色苍白,瑟瑟发抖,灵体若隐若现。

    糟糕!

    毛苗没想到这次对阿宝伤害那么大,附灵术是利用灵体从其它灵体中提取记忆。没想到这个小女孩已经被她用阵法镇住,居然还能伤得了阿宝。阿贝扶过阿宝,让毛苗替他定魂归位。

    灵体不再若隐若现后,毛苗拿出五角星,将阿宝收起,让他先好好休息。

    记忆已经提取到了,暂时不着急。

    “大人,怎么了?”阿贝紧张兮兮的看着毛苗皱眉。

    毛苗眉头皱得更紧,脸色看起来似乎都青了,即使阿贝的灵体也忍不住想发抖。

    “我、我饿了。”

    阿贝眨了眨眼睛,想确定是他耳朵出了问题,还是他耳朵出了问题。

    “我饿了。”毛苗不负所望的又说了一遍。

    阿贝嘴巴张开,哈了一声,“我去做饭。”

    毛苗点头,心满意足的收起星灵。

    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分明没有半丝怨气力量却极为强大,看来她死前极有可能被人动了手脚化解了怨气,但为何依旧死而不散?这一切只有等阿宝恢复,才能回答了。

    毛苗撑着桌子,站起身,脑袋有些发晕。

    她一定要找机会休假!

    再这样下去,她迟早要和阿宝他们作伴!

    —

    “槿澜。”聂若宜看着月色下温雅的男子,轻声开口。

    “若宜,怎么回来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蒋槿澜没想到聂若宜会突然出现在酒吧里。

    “若是跟你提前说了,你会来接我?”

    蒋槿澜笑着道:“自然是会去接你,我一直当你是……”

    聂若宜掩下脸上的僵硬,笑着打断道:“好了,我就是不想麻烦你所以才不告诉你的,你生意繁忙,我哪好意思打扰你。”

    蒋槿澜眉头为不可闻的蹙起。

    “不打算请我喝几杯?”聂若宜主动勾住蒋槿澜的手臂,将他拉近‘陷阱’里。

    蒋槿澜刚要抽出手臂说清楚,就见聂思圆从陷阱里走出来。

    “蒋大哥,我姐今晚可是迫不及待的就来了,一会她要是喝醉了,你可要照顾着点她。”说完,聂思圆朝聂若宜使了使颜色。

    “思圆,你个丫头片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你们看,我姐这是害羞了!”

    聂若宜倚在蒋槿澜怀中,脸颊微红。

    蒋槿澜面上微微笑着,看着他们打闹。

    喝酒的时候,有几人打闹着说要让蒋槿澜吻聂若宜,不过蒋槿澜都是微笑有礼的将话题引开了,玩闹久了也就知道蒋槿澜的意思,几人也没有再开口,虽然聂思圆不断示意,但是话题依旧跑得很远。

    聂思圆暗中别了那几个人一眼,面容含笑,“姐,这次蒋大哥为你回来,难道你没有什么表示?”

    借着酒气,聂若宜双颊泛红,笑靥如花,看着蒋槿澜的眼神迷离,却有一点点破碎。

    “小孩子,瞎说什么,今晚是庆祝我回来的,不要把心思都放你蒋大哥身上,否则我就要怀疑你这个妹妹想挖我墙角了。”聂若宜看着蒋槿澜,她多希望自己醉了,可惜她太清醒。

    她也以为槿澜是因为记得当年的话,所以回来。

    可是,原来不是。

    “好嘛,姐,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好了,来,我们喝酒!”聂思圆小孩子心,听不出话中藏着的失落。

    蒋槿澜微微笑着,喝过聂若宜递过来的酒。

    聂若宜喝下手中的酒,看了眼蒋槿澜,微微一笑,垂下的眸中闪过几分暗色。

    —

    契阔斋里,郗萧韶虽然很想各种流氓,奈何他的苏老师就像是知道他的预谋一样,每次他的火苗一起就被当场扑掉,冷得足够瑟瑟发抖。

    “我自己回去。”苏桐笑着看郗萧韶打开门。

    郗萧韶哀怨,显然是不情愿。

    苏桐笑着道:“这里是S省的主干道,我打车回去,没有危险。”

    “不行!”郗萧韶咬牙,他今晚什么都没吃到。

    苏桐看着郗萧韶,眼眸眯起,眸中含笑,水泽的双唇潋滟,看得郗萧韶口干舌燥。

    “学生应该听老师的话,否则就是不乖哦。”苏桐心中叹息,看来想让郗萧韶先走是不可能了。

    “学生是应该听,不过身为男朋友不能听。”

    苏桐好笑的看着郗萧韶耍赖的样子,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郗萧韶脸上的笑容扬起。

    苏桐走到郗萧韶面前,在他的注视下,主动捧住郗萧韶的脸,将自己的双唇送上去。郗萧韶乐得心里开了花,自然是顺杆向上爬,深入纠缠。

    舌腔被捕获,双舌勾缠的那一刻,两人都很不住喘息。

    身体的热度仿佛预示着某种欲念,就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下次……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恩,不会有下次。”

    “你的我的。”

    “你也是我的。”

    动人的情话在喘息间吐出,郗萧韶爱死了怀中的人,他知道不用过多的解释,只需要让彼此安心,知道只属于彼此,天地难分。

    契阔斋的乐曲还在悠扬响起,车内的两人却显得有些凌乱。

    “别……晚了……我该回去了,不然……嗯……我妈会担心。”苏桐仰着脖颈,手无力的阻止着不断侵略的少年,“下、下次……萧韶……”

    郗萧韶艰难的替苏桐将衣服拉下,唇舌重新吻住苏桐。

    “好,就下次。”

    苏桐双颊泛红,郗萧韶此时眼中的灼热再清楚不过,刚才自己说的话让自己都羞耻万分,可是却不后悔。

    “苏老师,下次,一定不放过你。”

    华丽的嗓音带着几分压抑,天知道,再这样下去他迟早被自己给憋死。

    反正他从没想过当君子。

    郗萧韶送苏桐回去,在小道上是忍不住又吻了苏桐一下才放她走。

    看着苏桐进了屋子,郗萧韶才转身离开。

    郗萧韶离开不久,屋子的门打开,苏桐走出来,面色微微有些凝重。

    今晚妈不在家,她没有告诉郗萧韶,本想让郗萧韶先离开,可是那死孩子怎么说都不听。

    “孙小姐。”

    三道身影出现在苏桐面前,爷爷还是派人来了,刚才在契阔斋她就看见了。

    “连昂,爷爷最近还好吗?”苏桐声音很轻,这个称呼许久没喊过了。

    连昂摇了摇头,恭敬道:“孙小姐,首长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如果不是这样,首长也不会派我来。”

    连昂是聂元臻手下得力副将连海生的儿子,聂元臻几乎把他当成自己孙子来看待。若不是真的事态严重,连昂也不会特地从Y省赶来S省。

    “医生怎么说?”

    连昂道:“孙小姐,您应该知道,首长得的是心病。少爷已经被逐出聂家,如今首长只有孙小姐一个亲人,孙小姐难道忍心让首长晚年还孤身一人吗?”

    苏桐心中复杂。

    爷爷对她好她知道,只是妈如果知道她去给爷爷贺寿,一定又会生气。

    “连昂,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决定了,我会联系你的。”

    连昂道:“孙小姐,我出来前跟首长保证过,一定会带孙小姐回去。孙小姐,夜深了,请早点休息。”

    如果被别人这样威胁,苏桐定然气愤不已。

    可是面对爷爷,她生气不起来。

    是她不孝在先,十几年了,她都没有回去看过爷爷。往年生日也只是寄礼物,连电话都没打。

    树道铮胂舻虾闷娴姆⑽省

    郗萧韶向无头苍蝇一样,不断的在自己的书房里打转。

    “找重要东西。”

    在齐萧迪看不到的地方,郗萧韶耳微红。

    “三哥,你跟说说大嫂是个什么样的人吧?我以后见她的时候也好准备礼物。”

    “没空。”

    郗萧韶很忙。

    齐萧迪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好奇,三哥最近的举动越来越不对。

    “找到了!”

    郗萧韶手捧着几本书,如宝贝似的。

    “找到了!?我也要看!”

    “不给你看。”郗萧韶将书放在远处,不让齐萧迪看见。

    “三哥你再不让我看,我就告诉阿姨,说你看色情书。”齐萧迪出声威胁。

    郗萧韶露出大大的笑容道:“你阿姨就是有空也该是找我,怎么会有空找你!”

    “我要看,三哥,我要看!”

    “给你看也行,不过下次别想让我给你带东西。”郗萧韶挑眉,回敬威胁。

    齐萧迪对古物近乎着迷,郗萧韶经常会替㊣(10)他带一些东西,顺便做点投资。

    齐萧迪郁闷做鬼脸道:“我睡了!”

    “晚安”

    “不对,我刚……”他才刚起床!

    啪,郗萧韶很不给面子直接将视频切了。

    拿出手里的书,郗萧韶笑得邪恶。

    如果把这些整理成一本书,然后每次试上一种应该不错,恩,还要再另外弄一本,把试过的进行修改升级。

    要不再多来一本,这一本专门放髓。

    三本,天地人。刚刚好,符合中华传统文化发展习惯。

    房中,正在走神的苏桐觉得身子一抖,心中有些古怪的感觉,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就好像有人正在暗中盯着她的感觉一样。

    苏桐想起身倒杯热水,手机铃声响起。

    原来是短信。

    “我想你了。”


128-13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