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132-136


    132我是你的

    苏桐噗嗤一笑,心中甜甜的,这个死孩子。

    “麻。”

    “我想吻你。”

    “我也想,可惜不行。”反正短信离得远。

    “我已经在吻你了。”

    苏桐打开窗户,什么也没看到,短信再次传来。

    “我先吻你的唇,轻轻的含住,有一点点热度慢慢的从口传来,然后再慢慢的分开你的小口,探进去……”

    愈发**的描写让苏桐红了脸,一时没忍住的打电话过去。

    “郗萧韶,你住口!”

    “我说什么?”电话里,郗萧韶恶劣的声音传来。

    苏桐一噎,他的确是没说什么,只是发了短信而已。

    “我想想,我想起来了,我说我想吻你,我会先吻住你的唇,轻轻的含住,有一点点热度慢慢的从口……”

    “郗萧韶,你住口!”苏桐连呼吸都急了。

    “自己想象的确是色情了一点,桐桐,要不你给我一个晚安吻,我听着呢。”

    苏桐耳都红了,想挂了电话。

    “算了,还是我先给吧。谁叫我是等不及的那个。”

    说完,苏桐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亲吻的声音。

    “郗萧韶!你下流!”

    苏桐满脸发烫的挂了电话。

    刚挂完,短信又来了。

    “我洗澡去,冷水澡,笑一笑。”

    苏桐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怒,不过经这样一闹,心里的那片愁云倒是散了不少。

    天亮,苏桐梳洗好从家里出来,刚入小道,就看到一道身影等着自己。

    “这么早就来报道?”苏桐戏谑。

    “想抱得美人归,当然要早。”

    看着苏桐今日的穿着,郗萧韶心中有些邪恶的念头闪过。

    “油腔滑调。”

    两人一起去吃了早餐,依旧是再普通不过的早点,见郗萧韶吃得津津有味,苏桐忍不住弯起嘴角。

    “今天可能要预排,多吃点吧。”

    “恩”郗萧韶笑着接过。

    那摆摊的老板娘送过东西来,看到两人眉目间的动作,都忍不住羡煞红了脸。

    两人到校的时候还早,因为郗萧韶早上头两节有课,苏桐就先去了舞台和张老师一起安排事情。

    在看开场走位的时候,苏桐正好站在高处,不经意间看见了山本太郎的身影。

    他此时正在和别人说话,那人看起来不像是学生,对山本太郎极其恭敬,似乎犯了什么错。

    “你说对方在你们十人眼下无声无息的抢走了盒子?!”山本太郎声音中透着杀意。

    “是的,请少主责罚。”

    山本太郎面容冷,若不是此刻在S大,他真的会打死这个废物!

    “立马派人去找,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是,少主!”

    山本太郎眸中露出闪过狠,没想到居然出了意外。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山本太郎猛的抬眸看过去!

    冰冷,煞。

    苏桐一怔,慌忙收回眼!

    神态自若的看着学弟学妹走位,手中却没有来的透出薄薄细汗。

    山本太郎给她的感觉总是不舒服,特别是他看郗萧韶的眼神,萧韶怎么会认识他?而且,他们看起来似乎早就认识。

    苏桐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诺亚方舟

    段萧明依约前来,刚进门,就被上次的男人尽责的请进去。

    “请问,你是?”

    “段先生可以叫我卓涯。”

    说完,卓涯就恭敬的请段萧明跟他走。

    段萧明刚走进大门,就几乎被眼前的场景镇住。

    三日前,还是开放式的等候区,现在已经被玻璃隔起,说是玻璃,不如说是镜子更合适,因为本无法看到隔离区里的东西,只能看到自己。

    “这……”

    “段先生不必紧张,这是我们专门为段先生的需要设计的。段先生,请。”

    他现在逃还来不来得及?!

    这可是顶级酒店啊,说改造就改造,说设计就设计,他真以为他家钱多吗?!这镜子,不,这玻璃,得多烧钱啊。

    段萧明还未走进,门就自动无声打开。

    这门……

    败家子啊!

    如果他是这酒店的BOSS,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因为客人随口一句话,就这样改变酒店大堂的!

    “怎么了?”

    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段萧明收回依依不舍的目光,神态自若的走进去。

    反正败的是别人家的,不关他的事。

    最好一会他多败一点,这样他才可以连本带利的把以前的账要回来。

    郗萧韶上完课就过来,现场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有来当观众的也有来走来预排的。苏桐站在高高的地方,黑色的职业套裙,微卷的长发披散,微风拂过。

    她镇定自若的指挥,白皙绝美的容颜透着冷艳风情,却又淡纯如水。

    如果不是有那么多人看着,郗萧韶一定会将台上的人拉下来,让别人再也看不到分毫。

    “萧韶似乎很在意这位老师。”

    “山本君怎么也来了?”郗萧韶不动声色微微含笑。

    山本太郎柔柔道:“我听说贵校最近百年校庆,所以过来看看。”

    “这是新生晚会,校庆还要过些日子。”

    “哦,这样。㊣(5)”山本太郎微微一笑,不甚在意。

    “萧韶。”苏桐的声音传来。

    虽然苏桐的声音很轻几乎微不可闻,在郗萧韶听来却是悦耳动听。

    “山本先生,你也来了。”苏桐得体的打着招呼。

    对于苏桐从山本君换成了山本先生,山本太郎眸色流转并未纠正。

    “苏老师不必在意我,我今日只是凑热闹的罢了。”

    苏桐微微一笑寒暄后,转头看向郗萧韶,道:“萧韶同学,你来得正好,张老师正四处找你,灯光方面大家都想听听你意见。”

    “山本君,我先过去你自便。”

    山本太郎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眼眸微敛。

    在山本太郎看不见的地方,两只手十指交扣。郗萧韶察觉到苏桐的不安,也紧紧握住她的手。

    他的苏老师也察觉到了吗?郗萧韶眸中闪过一丝冷色。

    “小雪,这边!”

    听到聂思圆的声音,苏桐微微皱眉,手更是抓紧郗萧韶,丝毫都不松开。

    郗萧韶虽然愉悦苏桐的表现,却忍不住为她心疼。

    “我是你的,永远都是。”

    郗萧韶不动声色的搂住苏桐的腰肢,一个转身挡住仅有的视线。

    给读者的话:

    挠头,最近太忙了,累死+_+。。。那个,昨晚倒头就睡了,所以没更,加更补偿亲哈O(∩_∩)O~

    133我是认真的来

    苏桐脸微红,心里却深深震撼,她不用说什么,他却都懂。

    见到郗萧韶的第一眼,她就该知道,她再也放不开了。

    只有郗萧韶看到了她心中掩藏的疯狂和叛逆,这个少年每一次的惊喜,都让她越陷越深。她可以任,可以一个眼眸,就让他明白她的心思。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吻我。”苏桐开口,双眸潋滟。

    不远处舞台上人声鼎沸,甚至有人在喊苏桐的名字,可是郗萧韶如何放得开。他怀中的女子,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说着最动人的情话。

    “相信我。”郗萧韶轻吻苏桐,不敢再加深。

    天知道,他每次要凭借多大的毅力才能让自己不越过那雷池一步。

    焦灼的两人,此刻世界只有彼此。

    “你们有看到苏桐吗?”张老师的声音清晰传来。

    旖旎的气息,听着这句话,苏桐忍不住低低笑了出声。张老师着急找她的神情一定很彩,可是她却在这里要求萧韶吻她。

    “我还没吻够。”见苏桐笑出声,郗萧韶更加抱紧苏桐,声音压低,微微暗哑。

    苏桐笑着手指轻轻抵住郗萧韶的唇瓣,“乖,正事要紧。”

    郗萧韶咬牙气结,他的苏老师一定是故意的!

    “我的也是正事。”郗萧韶说完,吻住苏桐。

    苏桐嘴角勾起,就再任一次好了。

    等苏桐再次出现在视线时,有好几个学弟学妹围了上来,连张老师都朝她走过来了。苏桐暗中糟糕,张老师的脸看起来和和蔼可亲完全攀不上关系。

    —

    诺亚方舟

    段萧明推出自己所有的筹码,俨然是孤注一掷。

    “最后一把?”伊尔修?怒风淡笑发问。

    “恩,最后一把!”段萧明双眼放光的示意发牌。

    伊尔修笑了笑,也把自己所有的筹码都推了出去。

    紧张的盯着自己的牌,三张公共牌表明双方都极有可能是同花顺。

    伊尔修抬手,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双眼看着段萧明没放过他脸上的一丝一毫神情。

    “同花顺”

    磁声音淡淡宣布。

    段萧明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是同花顺。

    他要赢只有一个选择,皇家同花顺!

    目前段萧明牌面上是黑桃K、Q、J,他还需要一张黑桃A和黑桃10。

    段萧明翻开一张,是黑桃10!

    看出段萧明的紧张和兴奋,伊尔修嘴角扬起笑容。

    一定要是黑桃A,段萧明深吸口气,翻开最后一张牌!

    “黑桃A!”

    “我赢了!”

    段萧明脸上的紧张化成兴奋,看着伊尔修,那眼神带着得意洋洋。

    他可是皇家同花顺!

    所谓赌三分靠技巧,七分靠运气。

    这是他这三年来,运气最好的一次!

    “你赢了,这些都归你。”伊尔修淡笑开口,桌上的钱对他来说本不值一提。

    没想到只是赢一次,就让小东西那么开心。

    段萧明对钱也不在意,段家又不缺钱,这次他要的不过是争回一口气。

    “这些就当是我今天来这里的费用吧。怒风先生,我们后会无期!”说完,段萧明骄傲的走出诺亚方舟。

    “伯爵大人,这样好吗?”卓涯开口。

    伊尔修嘴角的笑容还没有收起,酒店外,那抹身影光芒四。

    “所有的赌客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冷漠说完,伊尔修转身上了楼。

    共同弱点?

    卓涯不明白。

    叮,电梯门关上。

    伊尔修眸中闪过一抹光,明知越不可为却越加想为之,只为追求刺激。

    这几次的较量,他已经成功唤醒了段萧明心底掩藏的冒险因子,今日的胜仗,更是让他尝到了甜头刺激,不出十天,他一定会再次出现。

    而放眼整个S省,能和他较量的只有自己。

    伊尔修嘴角扬起,他要做的只是静静等猎物上钩。

    —

    “萧韶,你也过来了?”林雪意外的看见郗萧韶的身影。

    郗萧韶见林雪脸色苍白,不由道:“你身体不舒服就在家多休息,出来做什么?”

    “我没事的,”林雪笑了笑,低着头,道:“我今天来是跟张老师说晚会我不能上了。”说完,林雪不自觉的掩了掩自己的手。

    “小雪,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休息,其它的不要多想。”

    林雪看着郗萧韶,眼眶微湿,无论什么时候,都只有他关心自己。

    “萧韶,对不起。”林雪声音带着哭腔。

    郗萧韶笑着道:“没关系,下次不要做傻事了。”

    看了眼远处的苏桐,郗萧韶道:“我还有事,你自己小心点。”

    林雪含笑点头,再抬头想说点什么,郗萧韶已经大步朝前走去。林雪追上去几步,本想跟着,却看到远处苏桐正含笑的和郗萧韶对望。

    林雪心中的兴奋点点冷却,他也变了。

    林雪跟张老师说了自己的情况,碍于林雪身份,苏老师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面上的神情却是算不上和善。

    “这节目都要彩排了,才说不能上。”张老师那笔,将林雪的节目划掉。

    这次节目有其它领导来看,琴类必不可少。

    古㊣(5)琴、古筝都有人演奏,怎么可能独独少了钢琴。

    “苏桐,你过来一下。”

    苏桐眼角直跳,张老师现在叫她都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

    苏桐听完张老师的话,忍不住也黑了脸。

    她上哪里去找一个可以代替林雪的钢琴手!

    “小桐,这次的晚会很重要,你要好好把握。”

    苏桐有些为难道:“张老师,这还有七天就开始了,现在找……”

    “我知道有难度,学生你比我熟悉,这件事交给你我也放心。慢慢来,S大的钢琴也是声誉在外,你去找应该不难找到。”

    “我知道了,张老师。”苏桐心中微叹,谁说学校单纯。

    如今,哪里都不单纯。

    “怎么了?”

    趁着休息时间,郗萧韶偷偷的过来。

    “有没有偷情的味道?”郗萧韶手指勾着苏桐手心,华丽低沉嗓音悦耳如乐。

    苏桐嘴角微弯,握紧自己的手,不让那食指乱动。

    “别乱来,让别人发现了不好。”

    “我是很认真的来。”

    给读者的话:

    月票,我要月票,有亲不知道什么是月票不?月票是非常珍贵的,每个月只有1-5张票

    134麻,郗公子第一

    苏桐几乎可以感受到郗萧韶的呼吸。

    在外人看来,苏桐和郗萧韶仿佛说着什么,可是细看,又觉得那气氛似乎透着不该有的甜蜜。

    “小桐,你过来一下。”张老师微微皱眉开口。

    苏桐拍了郗萧韶的手,走过去继续忙碌。

    郗萧韶有几分幽怨的看着苏桐,见她不回头,只好乖乖的上去继续干他的活。

    山本太郎看着几人之间的动静,眸中闪过一丝光。

    蓝色的宝石在阳光下熠熠夺目,泛着点点幽光,清贵神秘。

    忙了一天总算是把预排的事情做完,大家各自散去,郗萧韶被几个人围着,各种无奈的希望苏桐出来救他。

    奈何,他都冲出包围圈了,还是没有看到苏桐人影。

    郗萧韶心里一惊,快步走出人群,四处看山本太郎,也没有他的身影!

    郗萧韶连忙拿出手机,拨打苏桐电话。

    该死,他怎么可以大意!

    “喂,桐桐!”

    苏桐看了连昂一眼,虽然听出郗萧韶声音里的紧张,但现在不方便发问。

    “萧韶同学,我先回家了,明天见!”

    听到苏桐仿似玩笑的称呼和语气,郗萧韶一颗心松了下来。

    “休想!学生今晚可还有事情要请教。”郗萧韶看着远处走来的山本太郎,眸色微冷。

    “有什么问题明天再说吧。”

    说完,苏桐挂了电话。

    “萧韶,一起吃饭吧?”依旧是温柔到无害的声音。

    郗萧韶露出玩世不恭的一面,道:“好啊,我请客。”

    山本太郎笑着点头,两人一起去了寻他。

    见苏桐挂完电话,连昂将另一只电话递给她。

    “孙小姐,首长打电话找您。”

    苏桐接过电话,虽然极力控制,但是因为情绪的压抑还是露出了颤音。

    “喂,爷爷。”

    电话那头,只听得到呼吸声。

    许久,苏桐才听到电话里传来冷硬又宠爱的声音,像极了小时候的记忆。

    “丫头,你就不肯回来看爷爷一眼吗?”

    “爷爷……”苏桐声音沙哑,眸中酸酸的。

    “爷爷只想再见你一面。”

    苏桐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是桐桐不孝,”苏桐紧握着电话,“爷爷,对不起。”

    聂元臻拿着电话,苍老的身躯也是微微颤抖。

    他膝下就她一个孙女,当年就算再生气,如今也只剩下无尽的思念了。

    “你的房间,爷爷一直给你留着,只是东西桐桐应该都不喜欢了,那都是小时候的。爷爷真糊涂。”

    苏桐手中尽是眼泪,“不会的,只要是爷爷给桐桐准备的,桐桐都会喜欢。爷爷,过几天我就回去陪您,是桐桐不孝。”

    聂元臻听到这一句,竟也是眼中酸涩。

    “爷爷等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桐觉得心酸和后悔,爷爷那最后四个字她分明听出了哽咽来,当年浴血奋战的将士,如今也不过是一位期盼儿孙满堂的老人。

    连昂一向知进退,此时他也不适合说任何话,行了一礼后就离开了。

    苏桐擦干眼泪,一会还要陪妈吃饭,不能让妈看出不对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苏启兰有些走神,苏桐也没有开口。每年这段时间,苏启兰都会这样,她也习惯了。

    “妈,爸今晚怎么好像没胃口。”聂思圆不解的发问。

    李梦娇瞪了自己女儿一眼,道:“难道你忘了,再过几天是你爸爸父亲的生日。”其实她是无所谓,只是荣一直放不开。

    现在是老爷子不肯承认他们,又不是他们抛弃老爷子。

    “妈,那是爷爷。”聂若宜开口。

    李梦娇正想骂聂若宜,却被聂思圆偷偷踢了一脚。

    “梦娇,他是我爸,也是你爸!”聂荣厉声开口。

    李梦娇这些年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看到聂荣这几天的表现她心里就已经不满了。

    “我知道!这些年你早就对我不满!当年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赶出聂家!不会和那个女人分开始不是!”

    聂思圆吓得不敢说什么。

    聂若宜放下碗,无奈道:“妈,你冷静一点。”

    “我怎么冷静!这些年我受了多少起!聂荣,我告诉你,我李梦娇为你也牺牲了不少,不是只有你伟大!”

    聂荣快步走过来,一脸郁,李梦娇啊的一声,以为他要抬手打自己。

    却见聂荣拿起桌上的碗,狠狠的摔在墙上!

    啪!

    碗支离破碎的掉落在地,“是我窝囊,没用!”

    说完,聂荣转身离开聂家。

    李梦娇一下子哇的哭了出来,聂思圆乱成一团,聂若宜看着每年几乎都要上演一次的戏码,心微微麻木。

    只是,麻木,不代表不疼。

    “妈,我们好久下棋了,一会陪我下棋怎么样?”吃完饭,苏桐提议。

    苏启兰笑着道:“怎么突然想起来要下棋?”

    “妈不是常说,棋能修身吗?”

    苏启兰笑着点头,也是,现在下棋也能舒缓一下心情。

    “桐桐,一会下完棋,给妈弹首琴吧。”

    苏桐笑着道:“好啊,妈想听什么?”

    “《夕阳箫歌》”即《浔阳曲》。㊣(5)

    苏桐和苏启兰下棋的时候发现,今晚,妈的心乱了。

    苏桐弹着《夕阳箫歌》,弹到一半的时候,苏启兰就说累要休息,苏桐便停了下来。

    苏启兰并未忽略苏桐弹这首曲子时脸上闪过的笑意,在苏桐身上她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等苏启兰回房休息,苏桐才连忙拿出手机开机。

    果不其然,上面已经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幸好刚才关机了。

    苏桐给郗萧韶打过去,躲在被窝里。

    “喂”

    听得出苏桐刻意压低的声音,郗萧韶笑着道:“苏老师,偷情的感觉真好。”

    苏桐恨不得锤死电话里的郗萧韶。

    “是啊,俗话不是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吗。”

    郗萧韶笑着道:“我要桐桐一个人就好了,是妻又是妾。”偷味道应该更不错。

    “想得美。”苏桐轻声说着,脸微红,有些失了底气。

    两人又甜丝丝的说了快一个小时话,才依依不舍的打算挂电话。

    “明天早上我去接你。”

    “恩”

    “晚安”说完,郗萧韶对着电话给了个晚安吻。

    苏桐轻笑,却是怎么也做不出来。

    天下麻,郗萧韶认第一,绝对没有人任第二。

    给读者的话:

    加更了2000,抱歉昨晚辛苦等的亲。么么WM,宝宝,小宠,青,幕幕,亭亭,sonw~3Q

    135钢琴手人选

    深更半夜

    高小然翻了个身,腰下仿佛压到了什么。以为是错觉,高小然没在意,没过多久,一条手臂缓缓的搂住了她的腰肢。

    “小高,你真香。”

    高小然刚睁开眼,就看到林萧音扑在自己身上,满身酒气的对着她呢喃。

    “哦,门锁了,我就进来了。”

    “林萧音,你给我起来!”高小然推着林萧音,可是他却依旧趴在她身上,还上下其手。

    “然然,你给我嘛。”林萧音有些撒泼,声线低沉磁。

    高小然看得出林萧音醉了,就跟他们第一次相见一样,醉得很迷人。

    这个男人的出现,打乱了她所有的阵脚。

    “萧音,你醉了。”高小然淡淡说着。

    林萧音的双手双脚压住高小然,对她笑得很灿烂,那双眸紧紧的跟着她,从眉梢一路上下,被衣领挡住的春光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然然,挡住了。”林萧音声音透着委屈。

    “乖,你放开我,放开我就不会挡住了。”对于酒醉中的林萧音,只能用哄。

    林萧音一笑,放开压制的一只手,就要脱掉高小然的睡裙。

    高小然手一自由,立马动手推林萧音,她也是练过的,这力气和娇柔的外表成反比。

    林萧音以为美食当前,谁知道一时不慎,就跌落下床。

    “然然!”

    高小然坐起来,迅速的拿过一旁的外套,等她站起来的时候,林萧音也爬起来了。

    “林萧音,这里是我家,请你离开,还有,没有我的同意,我不想再看到你出现在这里。”

    高小然冷淡说着,没有看到林萧音眼中一闪而过的清明。

    “然然,你又不要我了。”林萧音倒在床上,自顾脱着衣服。

    西装,领带,白衬衣……

    “不过没关系,我要你就好了。”

    **着上身,林萧音脸上笑容迷人深邃。

    高小然心中一松,再回过神,已经被人一把拉入怀中,口的热度和她的柔软撞在了一起。

    “然然,我爱你,真的爱你。”

    林萧音吻住高小然,轻轻厮摩,修长的手慢慢的掀起高小然的睡衣。

    她的敏感点,他一清二楚,即使那一次已经在记忆深处驻扎,也无法抑制心底的思念。

    高小然放弃了挣扎,呼吸渐渐凉乱,美眸迷离。

    一室缠绵,旖旎风光。

    天亮,林萧音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人,脑袋有些抽疼。

    门打开。

    一身正装的女人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经理,离会议开始时间还有十分钟。”

    林萧音眨了眨眼睛,似乎无法将眼前这个正经的女人,和昨晚热情如火的人融合在一起,她怎么可以一醒来就翻脸不认人。

    “我头痛,小高,替我通知,会议取消。”林萧音倒头就睡。

    可是他还没有完全闭上眼睛,就有一套衣服扔了过来。

    “五分钟后,车库见。”高小然不多说废话。

    林萧音拿过衣服,嘴角扬起,这是以前的那套。

    “小高,我怎么会在你这里,头好疼,我昨晚是不是被人打了,还有,为什么我全身上下都没穿衣服,小高……”

    声音不断传来,高小然在听到为什么三个字时,脚步一顿,面无表情的冷静出现一丝裂痕。

    接下来的两天,林萧音过得水深火热,每天都加班到凌晨3、4点,仿佛一夜间所有的工作都突然多出了好几倍。

    “小高,已经凌晨2点了。”林萧音出声提醒。

    高小然面无表情道:“经理,这是明天要谈的合约。”

    “小高,熬夜对女人不好,这样吧,这合约还有其它的我自己来,你先回去休息,明天我放你半天假。”林萧音虽然很想高小然陪他,不过还是舍不得。

    高小然看了两眼充血的林萧音一眼,放下文件道:“多谢经理。”

    转身打开门,离开的时候见林萧音认真看文件,高小然眸中闪过淡淡的笑意。

    林萧音松了口气,见高小然离开,自己也悄悄的溜了。

    —

    两天了,已经两天了,明天就是国庆假期了,她还是没有找到钢琴手来代替。

    明明S大的钢琴手很有名,可是就是没有人肯答应演出。

    苏桐看着名单上最后一个名字,决定再试试。

    “绮梦,新生晚会有一个钢琴演出,你……”

    苏桐话未说完,小学妹已经开口,“学姐,你是不是想让我替林雪学姐钢琴演奏?”

    苏桐有些尴尬,学音乐的人都是有些清高的,说是替只怕会不乐意。

    “也不是替,本来新生晚会应该是由学姐来表演的在,只是弹钢琴的学姐刚好受伤了,所以只能麻烦学妹。”

    绮梦见到苏桐第一眼,就觉得外界传闻和她本人不搭,听她的话,也知道是有人故意抹黑。

    “学姐,不是我不帮你,是我不能帮。”绮梦道:“整个S大,钢琴弹得上手的估计都不会答应你的要求,毕竟那个人是林雪学姐。”

    苏桐脸色一僵,是啊,林雪被称为钢琴公主,谁会那么不自量力去挑战她。

    “还在烦恼钢琴师的事情?”郗萧韶从背后搂住苏桐,鼻尖嗅着发梢香味。

    “恩,我想有人在背后搞鬼。㊣(5)”苏桐说出心里的猜想。

    这世上不会所有人都买同一个人的账,这两天她找了很多人竟没有人答应,这背后定然有人在搞鬼。

    “我想也是。”郗萧韶说得有些漫不经心。

    苏桐眼睛一亮,道:“萧韶,不如你上吧?”

    郗萧韶搂紧苏桐,轻轻咬住她耳朵,“不行,那晚我有其它事情。”

    “什么事情?”苏桐微微闪躲。

    “秘密。”听到声音,郗萧韶放开手,道:“苏老师,其实还有一个人选,这个人选比任何人都完美。”

    苏桐转身期冀的看着郗萧韶,“谁?”

    “你”

    苏桐看着郗萧韶玩味如狐狸般的笑容,呼吸一滞道:“不行!”

    “为什么?”

    苏桐微微别开眼,那双灼热深沉的眼眸,让她有些不自在。

    没有为什么,只是直觉的觉得不行。

    “桐桐,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有多夺目。”

    郗萧韶嘴角勾起笑容,眸中含笑,可是苏桐却看到其中掩藏的点点暗色。

    给读者的话:

    月票,求月票,本月冲榜,求月票。金砖、推荐票,收藏,都求~

    136情断华尔兹

    “我想看到真正的你,我想看你为我疯狂,为我放开你自己。”

    “就算是为我弹奏一曲,好吗?”

    他说为我弹奏一曲,为我……

    金色的阳光让他看起来是那样的完美,耳朵上的蓝宝石幽蓝绽放,轻扬的发丝桀骜,此刻他看起来不似初始时的青涩少年,更像一直优雅的豹子,看似懒散,却对猎物志在必得。

    “好。”

    郗萧韶脸上露出笑容,他认定的人必须都是他的。

    转眼十一国庆,预排终于结束。

    由于钢琴手确定得太晚,所以名单还在苏桐这里,没来得及上交,自然也没来得及参加排练。

    不过真正的彩排在国庆期间,到时候再把自己的节目送上也是来得及的。

    看着节目单上,用黑色水笔写的苏桐两个字,苏桐心里微微有些紧张。那两个字写得极为漂亮,是萧韶拉着她的手写的,掌中仿佛依旧残留的力量,让她缓缓安下了心。

    之前林雪选的是CelesteAida,一首外国名曲,苏桐想了想,还是换上了自己喜欢的古曲。

    作为有名的学府之一,对于新生,她还是希望多让他们接触古曲。中国古文化正在被人遗忘,其实那些古曲听起来并不比外国名曲逊色,只是接触得少,再加上周围充斥的流行音乐氛围,让许多人误会了这些美妙的曲子。

    每一首古曲,都有一段故事。

    听着曲子,每一个音符仿佛都被注入了生命,无论听多少遍都觉得意犹未尽,不似快餐流行乐曲那般容易令人觉得乏味单调。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听得自以为风度翩翩的诗句,苏桐忍不住扬起嘴角,转头看去,却见郗萧韶接着摇头晃脑道:“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你不是说今晚要回去?”苏桐好笑的调侃这个突然又出现的男子。

    郗萧韶坐在苏桐身旁,道:“是要回去,不过要先讨赏。”

    “讨赏?”苏桐眯起眼,春光潋滟,“讨什么赏?”

    郗萧韶笑得得意,双眸不掩饰自己的热切,“当然是‘相濡以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赏。”

    苏桐脸一红,“没个正经!”

    “苏老师,你不会想赖账吧?”郗萧韶双手搂住苏桐。

    “赖什么账?”苏桐好笑的看着郗萧韶,摆明了就是不认。

    郗萧韶轻咬苏桐的耳朵,“我不管,这几天我一定要得到你。”

    磁的声音,带着缠绵之意。

    苏桐心中轻颤,耳微红,笑着不泄露心底的紧张道:“有本事你就来拿。”

    郗萧韶恨不得立马付诸实践,可是只能愤愤的吻住苏桐在宣泄心底的那份躁动,脑海中的画面让他吻得很急切,连苏桐有些不受控制。不过还在关键时刻有人还记得要回家,所以一场火热只能戛然而止。

    “我送你回去。”

    苏桐看着面色潮红的郗萧韶,呼吸也是微微凌乱,“不用,我还有点事情,你先走吧。”

    郗萧韶也怕自己中途会做坏事,没坚持也就先回去了。

    郗萧韶一走,苏桐就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脸,脸上的热度几乎能把自己烫伤。

    她从未想过,会有人这般大胆的求欢,而她更想不到的是,虽然羞涩,但是心中却隐隐期待。

    回到家里。

    苏桐还未进门,就看到一抹身影站在门口不远处。

    “小桐。”还是聂荣先开的口。

    苏桐叹息,一天的好心情就这样被破坏了。

    “聂先生,有什么事吗?”苏桐语气淡漠。

    聂荣心中苦涩,对苏桐多年的亏欠让他每每见到她都底气不足。

    “小桐,我是为你爷爷生日的事情来的。”虽然她不认他这个爸,但爷爷她还是认的。

    苏桐听说是为爷爷的事情来,脸上的淡漠散去了一些。

    “我会去见爷爷的。”

    “真的?”聂荣喜气难掩。

    苏桐见聂荣的样子,心中复杂,“聂先生,如果没事的话,我进去了。”

    聂荣口张了又张,最后苦笑着道:“没事了,我走了。”

    看到聂荣离开,苏启兰转身,离开窗边。

    “妈,我回来了。”

    苏启兰走出房间,面色不佳,“他又来了?”

    苏桐不欲隐瞒道:“恩,来说爷爷的事情。”

    “你答应了?”如果不是答应了,桐桐又怎么会主动提他来的事情。

    苏桐吐了吐舌头,挽着苏启兰的胳膊,半撒娇道:“妈,爷爷年事也大了,身为孙女,我回去看他一趟是应该的。”

    苏启兰纵然对聂家有恨,但是主要的矛头还是对聂荣,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想到这十几年来聂元臻孤身一人,苏启兰心软松口。

    “去吧,早去早回。记住,你姓苏,不姓聂。”当年她不顾反对让桐桐姓苏,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知道聂元臻还是没有放弃。

    苏桐松了口气,笑着道:“多谢妈!”

    苏启兰也无奈的露出一个笑容,这孩子,夹在他们中间这么多年,也是难为她。

    —

    郗萧韶回到郗家,迎门就是林萧音和段萧明似笑非笑的神情。

    “怎么,都失恋了?”

    “呸,乌鸦嘴,我家小高不知道多好!”

    段萧㊣(5)明脑海中闪过伊尔修,有些僵硬的道:“瞎说什么。”

    郗萧韶有趣的打量了段萧明一眼,却见他神态自若。

    “三子,你别得意。”林萧音有几分玩世不恭的道:“你以为那么同意我们兄弟二人就会来迎接你。”

    郗萧韶挑眉,看着段萧明。

    段萧明微微一笑,斯文俊秀,“进去就知道了。”

    郗萧韶跟着两人进去,低头了鼻子,糟糕,刚才那句把二子给得罪了。否则搁平时,段萧明早把事情告诉他了,不过看起来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萧韶,好久不见。”唐丝柔盈盈一笑,声音柔媚悦耳。

    郗萧韶笑容一滞,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林萧音的笑容那么贱!

    —

    夜色最容易让人沉醉,段宁心喝着FROZEN,眼眸微微有些迷离。似乎,很久之前,也有人带着她去酒吧,不顾她的反对,硬是带着她领舞,不对,不是领舞,是献舞。

    一支彩华丽的华尔兹。

    跳完,全场鼓掌,掌声震耳欲聋,但他的声音却穿透她的耳膜,字字敲入她的心。

    “看来我们郎才女貌,很合适。”

    她面上一烫,猛的放开他的手。

    “现在才放开,迟了。”

    耳旁尽是起哄的声音,她抬眸便万劫不复的掉入他灼热的视线中,再无法自拔。

    应景,为什么,为什么今晚没有你。

    段宁心一口喝尽手中的FROZEN,那个一心让她着迷的顾应景已经不在了。

    从他开枪的那一刻起,就不在了。

    给读者的话:

    晚安,亲们

132-136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